老婆的兩個表妹

這下樂怡更加懷疑了,看看兩個表妹,又轉過頭來看看我,「他什麼時候說過了?還真怪,你兩個搗蛋鬼,今天怎麼那麼聽你姐夫的話,開口閉口都是姐夫姐夫的,是不是他又教訓你們了?」

哎呀,我終於鬆了口氣,幸好樂怡只是害怕我對她兩個表妹不好,而沒有想到更為不正常的關係,所以這個問題終於矇混過關了。

晚上睡覺,樂怡跟我商量,「老公,後勤處組織員工夏令營,你幫我照顧好兩個小傢伙好不好,可不能欺負她們?」

一聽到樂怡要出去,心裡竟然莫名的高興,這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事情。我一直不放心樂怡一個人外跑,老婆長得漂亮總是有點不放心,這次卻希望她早點走似的,「她們欺負我怎麼辦?她們會不會自己爬上我的床,到時候我可將她們就地正法了哦!」

「你敢嗎?我讓你去你都不敢,現在她們就在隔壁,有膽量現在就去,我絕不阻攔,說不定她們還是光著屁股睡覺呢。」

「去去去,除非今天晚上你把我搾乾了,否則,哼……」

「那就來吧,誰怕誰,今天不把你搾乾我就睡地上。」

老子馬上揮槍上馬,被兩個小美女逗了一個下午,雖然在小手裡發射了一次,畢竟不是很過癮,哪有肉穴搞的過癮呢。

「等等,老公,門沒有關嚴。」

「沒事,她們早就睡了,燈光都沒有,怕什麼?是不是害怕老公的肉棒,找借口拖延時間啊,看樣子你今天不行。」

樂怡性交很厲害,今天雖然兩個表妹在隔壁,可以忍受著,可被我狠狠地捅了幾下肉穴,什麼都忘掉了。

「噢‥‥噢‥‥啊‥‥對‥‥對‥‥用力‥‥用力‥‥頂住‥‥頂住‥‥啊‥‥天啊‥‥唔‥‥好樣‥‥啊‥‥好大的雞巴‥‥啊‥‥塞得‥‥好滿‥‥唔‥‥妹妹‥‥好脹‥‥好爽‥‥唔‥‥我要‥‥咬住它‥‥唔‥‥嗯嗯‥‥哎喲‥‥抓抓我‥‥我的奶‥‥奶子‥‥啊‥‥對‥‥用力‥‥干‥‥干死‥‥我吧‥‥干‥‥頂‥‥噓‥‥噓‥‥快、快‥‥媽呀‥‥」

媽的,樂怡叫得那麼淫蕩,我怎麼反而滿腦子是樂茹和樂茜雪白的肉體,一點都進入不了狀態,竟然還對老婆風騷的叫床聲生出一些莫名的反感來。

突然聽到房門「吱」地開了一些,老婆只顧著叫床,當然沒有注意到,可是門外有隱約的急促呼吸聲,讓我發現兩個小美女竟然在門外偷看,這可是一個很大的刺激,讓我雄風立起,哪能在美女偷看的時候出醜呢,該我表現的時候來了。

「怡怡,你的肉穴已經開始流水了,是不是已經開始發騷了,要不要哥哥好好地捅捅你啊?」

「流水了還不快點進攻,難道要等河流枯竭嗎?」

「好,我進攻,」將肉棒一插到底,然後全部抽出,再一插到底,每次插入都要加上一句「我進攻」。

為了照顧門外的兩個小美女,有時我故意將大肉棒抽出,將龜頭停在樂怡的肉穴口上,這樣門外的兩個小美女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她們姐夫的肉棒可不小啊,比下午在她們手上可是又大了一號了。

這種停留還有一個副產品,那就是挑逗樂怡,每次在穴口停留,樂怡都將屁股上台,想自己把我的肉棒套進肉穴,快感加上短暫的空虛,讓樂怡大喊大叫,我估計不僅是她的兩個表妹,就是隔壁的鄰居也能清楚的聽到。

「唔‥‥嗯‥‥好丈夫‥‥好哥哥‥‥好好‥‥美‥‥好大‥‥大的‥‥唔‥‥雞巴‥‥唔‥‥用力‥‥用力‥‥啊‥‥我‥‥來‥‥來‥‥啊‥‥妹‥‥快‥‥來‥‥了‥‥」

我也學著樂怡叫床,主要還是給門外的兩個小美女聽,這時候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門外的小美女身上,腦子裡已經把肉棒下面的樂怡當成了她們姐妹了。

「唔‥‥妹‥‥妹‥‥哥哥的‥‥等‥‥啊‥‥雞巴被‥‥妹‥‥妹‥‥妹咬得好‥‥舒服‥‥妹‥‥的洞‥‥好美‥‥噢‥‥」

「啊,好哥哥‥‥用力‥‥‥‥哎呀‥‥心‥‥愛‥‥的‥‥你‥‥真‥‥好‥‥我‥‥痛‥‥快‥‥死‥‥了‥‥唔‥‥唔‥‥」

「怡怡,妹妹,哥哥的肉棒歷不厲害啊?怡怡,騷貨?」

「唔‥‥唔 ‥‥我‥‥要‥‥死了‥‥好哥哥‥‥啊‥‥你‥‥要‥‥我的命‥‥ 要命‥‥的‥‥東西‥‥又‥‥粗‥‥又‥‥長‥‥堅硬‥‥如鐵‥‥搗‥‥得‥‥我‥‥肉穴發燙了‥‥啊‥‥唔‥‥心肝‥‥寶貝‥‥我‥‥我‥‥太快活‥‥啦‥‥哥哥‥‥不行‥‥了‥‥唔‥‥妹妹……來………………了……嗯…………」

門外急促的呼吸聲越來越明顯,我害怕樂怡平靜下來很可能會發現,於是猛烈地抽送,每次都將龜頭頂在樂怡的子宮口上,然後扭動屁股,讓龜頭摩擦樂怡的子宮口,我最喜歡這種快感,每次都能讓我很快發射。

「老婆。怡怡,騷貨,我要來了,這次要射滿你的肉穴,」再猛烈地衝擊了幾十下,突然感到從屁眼到雞巴龜頭眼只見的肌肉全部猛烈地收縮了幾下,控制不住的精液就直射樂怡的子宮。

樂怡本來很疲憊,但突然感受到了猛烈強勁的噴射,「哥哥,你射了好多啊,很燙哦,怡怡的小穴都裝不下了,流出來了,啊,又要換床單了,」

射精後還真是很累,同時為了檔住樂怡的視線,我全身都趴在樂怡身上,然後扭過手臂,伸出大拇指對著門擺動幾下,當然是告訴兩個小美女我已經發現她們了,另一個意思是告訴她們姐夫很厲害的。

被抓到的樂茹、樂茜馬上躡手躡腳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間,當然肯定是一個不眠之夜了,哪有處女經得起那樣的挑逗。

老婆的兩個表妹3(激情公交)

「樂茹、樂茜,姐姐走了,你們要聽姐夫的話,但是要是他欺負你們,等我回來告訴我,看我饒不了他。老公,不准欺負我的兩個寶貝妹妹啊!拜拜!」

送樂怡下樓後,房間裡就剩下了我們三個人,竟然都莫名其妙地沉默著。

「哎呀,我今天上午還要交班,你們兩個在家自己玩一個上午好不好?對了,你們哪個能不能幫我洗一下床單,本來你們姐姐要洗的,可是突然改成一大早就走,總不能讓我洗吧?行不行哪,兩個大美女?」

雖然沒有一個人答應我,但同時伸手接過了床單,卻馬上在床單上尋找什麼,發現了幾個大板塊,還拿到鼻子面前聞了聞,然後聳了聳鼻子,「姐夫,上面怎麼一股怪味道啊,是不是你和姐姐昨天晚上留下的?」

「是的又怎麼樣,你們不洗的話,我用洗衣機洗好了,洗還是不洗,一句話?」

「洗就洗唄,有沒有什麼好處?」

「想要什麼好處,只有你們的姐夫大人我能辦到的,一定照辦。」

「今天晚上請我們去看電影,好像正在上映大片《大開眼界》,是小湯哥演的,怎麼樣?」

「拷,太不划算了吧,洗個床單就讓我這麼破費。」

「誒,姐夫,你也是個大帥哥嗎,兩個大美女求你還不行,」說著兩個人都抓住了我的胳膊撒嬌,兩對嬌嫩的乳房在我胳膊上磨過來擦過去,這不是刺激我、引誘我犯罪了,哪還有不答應的道理,「好,晚上就去看電影,有兩個條件,第一當然是把床單洗乾淨,第二是今天你們做飯,怎麼樣?」

「好噎,你趕快去交你的班,午飯我們做給你吃,晚飯我們出去吃好不好,吃完了就可以去看電影,一舉兩得,怎麼樣?」

「好好,一切都依你們,我去上班了,不要玩過火!」

我打開門正準備走,「姐夫姐夫等一下,給你個獎品,」說著兩個小美女都跟我接了個長吻,我連忙環顧四周,幸好上下沒人,這可是在門口。不過給小美女接吻的滋味還真是舒服。

………………

「我回來了,飯有沒有做好啊!好像有一股香味嗎?喂喂喂,小茜,你能不能多穿點衣服,你姐夫我可是個很正常的男人也,老是這樣可是會出問題喲!」

樂茜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上身穿著樂怡的一件大領口夏季針織衫,裡面穿了一件性感的辦透明胸罩,沙發上的樂茜已經露出了那只僅僅由半透明胸罩兜著的右邊乳房,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就是左邊乳房也可以看到顏色較深的乳頭和乳暈。

更有甚者,樂茜下面就只穿了一件小丁字內褲,雪白的大屁股完全露在外面,我進門是她正好岔開雙腿,只見雙腿之間丁字內褲包裹著黑的一團陰毛,有一些還直接露出了內褲外面。老子的肉棒不自覺地抖了幾下,就開始起立向樂茜行禮了,好在小姑娘眼睛盯著電視,可是後面一句話讓我汗顏,「姐夫,是不是很具有誘惑力啊,你的小弟弟都站起來了?哈哈哈哈……」,竟然叢情大笑起來,老子只能轉移目標。

「小茹,還是你比較乖,給姐夫做了什麼好菜啊,啊…………」我的嘴巴張開就再也合不攏了。

沒想到平時比樂茜保留的樂茹這次厲害多了,在內陽台上做飯,竟然只穿一條圍裙,光著全身只穿一條圍裙在玻璃內陽台上做飯,除了便宜了我,那不是還被其他鄰居也看光了,這可不行。

「小茹,我的大姐,你也太大度了一點吧,」我伸頭到陽台窗戶外面四周望瞭望,還好沒有人看到,「趕快穿上衣服,你們都這樣,姐夫可不是一個君子,就是你們姐姐要砍我的頭,我也說不定會冒險的哦!」

樂茹還是比樂茜害羞一些,「我跟小茜打賭,看你看誰的時間長,看來是我贏了,我的衣服就在這,」樂茹從塑料桶蓋上拿起自己的衣服,「我在窗戶裡看到你回來才突然脫掉衣服的,讓你爽了一把吧!」說著就穿上衣服,但好像只有襯衫和短褲,也就是說她本來就沒有穿胸罩和內褲,那不還是騷貨一個嗎!

突然一隻小手抓住了我的肉棒,「姐夫,沒想到吧,姐姐可是比我開放多了,哦哦哦,你的小弟弟比看到我的時候大多了,看來姐姐對你的刺激不小,要不要現在就把姐姐給解決了,我給你幫忙!哈哈哈……」

我都直冒汗,「開空調,吃飯?」

「姐夫,你還有胃口吃飯嗎?有膽量就把我們給吃了,」樂茜一隻手抓住我的肉棒,一隻手玩弄我的肉蛋;樂茹從後面將乳房隔著襯衫在我背上摩擦。哪個刺激當然是很爽,但明顯是約好了在耍我嗎,是不是認為我怕老婆就真的不敢把她們怎麼樣。

「你們住手,閉嘴,大家吃飯,休息,然後出去看電影,OK?」

看到我有點發脾氣,兩個小傢伙還是有些害怕,我又有些不好意思,「趕快吃飯,晚上出去看電影,然後請你們吃夜宵,好不好?來,姐夫親一個,」看到我並沒有不高興,樂茹和樂茜都很配合地抬起了頭,一人親吻了一下,這才好好地將一頓午飯解決。

「好,出發,看電影去了,」鎖好防盜門,三人就下樓去看電影。

樂茹突然從後面爬上我的背,「姐夫,你背我!」小美女倒是很輕,可是柔軟的大乳房頂在我背上讓我感到了不對,「小茹,你出門還不戴胸罩?」

「我的衣服顏色深,沒人看得到,胸罩罩得乳房悶死了,天氣這麼熱,我不想戴嗎?反正只有你一個人知道,怕什麼?」

我聯想起來在廚房樂茹當時也沒有穿內褲,所以懷疑地盯著她的腹部,「那內褲呢?」

樂茹還有點不好意思地擺了擺頭,「也沒有,我穿的是短褲,沒人會發現的。」

「姐姐,你沒有穿內褲?你只告訴我你不穿胸罩的,所以我也脫了,可是你沒有告訴我你連內褲也不穿,你騙人?姐夫,等我一下。」說著,樂茜往樓梯上下望了一眼,就蹲在樓梯上摸索了一會,「姐夫,我送一個禮物?」

「什麼東西,神神秘秘的?」

「你把眼睛閉上。」我當然只有照做,我怎麼感到自己越來越像一個木偶似的,被兩個小鬼耍的團團轉。突然感到一隻小手拉開了我短褲和內褲的鬆緊帶,我連忙睜開眼,就看到樂茜往我內褲裡塞了一團黑黑的東西。

「什麼東西,小鬼,你可不能那姐夫的雞巴開玩笑,出了問題,看你姐姐不要了你的小命」,說著我就準備伸手去拿出內褲裡面的東西。

樂茜連忙拉著了我的手,「姐夫,你我的小內褲,姐姐都沒有穿,我當然也不穿了,我沒有地方放,就暫時讓你幫我保管了,不准拿出來,就讓它在裡面好不好,」說著同時擺動身體撒嬌,沒有胸罩束縛的雙乳跟著左右擺動,乳頭和乳暈清晰可見。

「走走走,我們打個出租車好了。」

「姐夫,還是坐公交吧,省點錢給我買冷飲。」

公交車上,乘客看到一個帥哥帶著兩個小美女,真是羨慕死了。突然,樂茜輕輕在我耳邊說,「姐夫,剛才有個人碰了一下我的乳房,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我不想讓別人碰,你抱著我,我要把乳房藏在裡面,」說著樂茜就迎面抱住了我,一對乳房就頂在我的胸部上。

樂茹也有同樣的擔心,但胸前已經被樂茜佔據了,她就從我背後抱住了我,另一對乳房就頂在我背上,我估計當時不知有多少人給我投來了羨慕和嫉妒的目光。

隨著公交車行駛的抖動,四隻乳房分別在我的胸口和背部摩擦著,讓我萬分興奮,雙手不自覺地在樂茜背上撫摸著,有時候還乘沒人注意 的時候在樂茜的屁股上摸一把,僅僅被薄薄的紗裙包裹著的屁股,撫摸起來有很真實的肉感。

被我撫摸的樂茜,輕輕地在我懷裡「嗯嗯」地呻吟著,這似乎又刺激了樂茹,她緊緊地抱住我,小手在我胸口撫摸,當然也可能摸到了樂茜的乳房。樂茹有時候故意扭動上身,這樣增加了乳房與我後備的摩擦,當然增加了她的快感了。

受到這樣的前後刺激,肉棒硬邦邦地挺立起來,強勁地頂在樂茜的小腹上,隨著公交車的挪動,在樂茜的小腹上摩擦。

樂茜顯然是感到了這種變化,在我耳邊輕輕地吐氣,「姐夫,你的小弟弟好硬啊,頂在我的小腹上,都把我推開了。你的雞巴頭是不是頂在我的小內褲上,別在上面流水啊,我說不定還要穿呢。要不要我給你摸摸?」

還沒等我有任何表示,樂茜的一隻小手就抓住了我的肉棒,輕輕地撫摸了起來;突然另一隻小手也伸了過來,那時樂茹從背後伸過來的,開始撫摸我的蛋蛋。幸好當時已經是傍晚,否則一定讓大家看到這麼激情的公開表演。

「姐夫,你把一隻手從後面伸到我裙子裡去,我要你進去摸我的光屁股,好不好媽?」

反正公交車裡面也沒有燈光,美女有這麼刺激的要求,我哪能不順從,右手沿著樂茜的腰插進她紗裙的鬆緊帶,就在樂怡光滑的大屁股上撫摸起來。

樂茜興奮地扭動著屁股,嘴巴裡不停地小聲呻吟,公交車發動機的聲音就像飛機一樣,所以完全掩蓋了樂茜的呻吟聲。

「姐夫,你摸的我好舒服哦!對,用手指頭摸中間那條溝,姐夫,你好壞呀,竟然用手指頭頂我的屁眼,你繼續頂好了,很舒服的。姐夫,我把收伸到你裡面去好不好?」也沒等我同意,樂茜就把一隻小手伸進了我的內褲,抓住挺立的肉棒就套弄起來,有時緊緊地頂在她的小腹上,再自己扭動屁股,讓小腹隔著衣服摩擦我的龜頭,真是舒服啊。

樂茜另一隻手又伸進我的內褲,繞到後面去摸我的屁股,可是樂茹的小腹緊緊地頂在我屁股上,所以樂茜去摸我的屁股自然就碰到了樂茹的小腹。發現姐姐的小腹阻止了自己的手,樂茜就企圖用力把自己的手插入到姐姐小腹和我的屁股中間。

這下可惹惱了樂茹,本來樂茜被我抱在前面,還被我撫摸得那麼舒服,不停地呻吟著,樂茹就一肚子的不高興,現在樂茜竟然還去搶她唯一佔據著的屁股,哪能不生氣。

突然樂茜「啊」了一聲,「姐姐,你幹什麼?你敢嗎捏我的乳頭?」原來不高興的樂茹,伸出另一隻手在樂茜的乳頭上狠狠地捏著。樂茜連忙抽出我屁股上的那隻手,抓住樂茹的乳房又揉又捏,兩個人竟然開始了捏乳大戰。

「你們兩個不要這樣,這是在公交車上!」

「閉上你的嘴!」樂茹終於找到另一個出氣筒,撫摸我肉蛋的那隻手把我兩隻肉蛋重重地捏了幾下。看來要給這個美女一點安慰了。

我收回樂茜背上的那隻手,反轉過去插到我屁股和樂茹的小腹之間,開始輕輕地在樂茹的小腹、陰毛上撫摸,有時候還故意往下一些,探出一根指頭在樂茹的小穴口上摩擦幾下,感受到我愛撫的樂茹,開始溫柔捏輕輕扭動屁股,撫摸蛋蛋也更溫柔了,就是在樂茜乳房上的小手也改成撫摸揉搓了,樂茜也開始溫柔的反擊。

三個人都感受到很大的刺激,尤其是中間的我,肉棒和肉蛋分別被兩個人的小手套弄撫摸著,四隻豐滿的乳房分別頂在我的前胸後背,隨著公交車的晃動不停地在磨擦,樂茜的小腹頂在我的龜頭上,雖然隔著幾層布,我還是感到樂茜腹部的肉感。

不知是不是因為在公交這個特殊的環境裡,我突然有發射的感覺,樂茜和樂茹都發現了我肉棒的變化,因為我全身肌肉都繃緊了。

「姐夫,是不是很興奮,要來了嗎?」我已經弄不清楚是誰在挑逗我,只是這兩個小美女都配合地加速套弄肉棒和揉搓肉蛋,同時加大了乳房在我身上的磨擦力度和幅度。

「啊!小茜,小茹,姐夫不行了,我要射出來了,怎麼辦?」

「你就射出來啊,姐夫你全部射在我內褲上,等一下我穿著,想想就好興奮哦!」樂茜現在是盡量的挑逗我,樂茹沒有說話,但加速了在妹妹乳房上的磨擦,因為其他地方她已經盡全力了,樂茜同樣猛烈地在姐姐的乳房上回擊。

「兩個騷女,姐夫不行了,射了,」我一隻手緊緊地頂在樂茜的屁眼上,另一只手緊緊地抓住樂茹的陰毛,突然就感到腹部肌肉猛烈收縮幾下,肉棒中間的通道就打開了,樂茹馬上將手掌握在龜頭前面,所以所有精液都射在她掌心,然後再流到內褲裡面。

「姐夫,你射了好多好多喲,我的小手都快被淹沒了,」樂茜挑逗地在我耳邊吹氣,聽到這些話的樂茹也把撫摸肉蛋的小手伸到龜頭上去摸了一下,立刻是滿手的精液,「姐夫,真厲害,比那天在你辦公室捨得還多,有沒有昨天射在姐姐小穴裡面多啊?」

發射後還真是很累,連個坐的地方都沒有,只能靠在兩個小美女身上,沒想到四隻乳房就把我扶得穩穩的。

「姐夫,我和姐姐手上都是你的精液,怎麼處理啊?」

「你愛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你用自己的內褲或者我的內褲擦好了。」

「什麼呀,我的內褲已經被你的精液濕透了,你自己的內褲還不是幾乎濕透了,你的短褲前面都濕了一大塊。」

「那你就在自己裙子上擦吧,你伸到裙子裡面擦在反面就沒人看到了。」

「也只能這樣了,」樂茜抽出沾滿精液的小手連忙插入自己的裙子裡面,樂茹也學著把抽出的手放到自己的短褲裡面,總算把兩個人滿手的精液給擦乾淨了,當然還是有一些濕漉漉的殘留了。

「嘎!」公交車終於到了電影院的那一站,我都兩腿發軟了,而且下面粘糊糊的,還真是有些不好受,好在有兩個小美女拉著,這樣也檔住了我短褲前面濕透的一大片。

老婆的兩個表妹4 (影院的角落上-兩個小美女的高潮)

什麼《大開眼界》,老子累的要死才沒有精力看,而且以前也看過,所以就找了一個比角落的位置坐下來就睡覺。兩個小美女倒是很喜歡,坐在我兩邊,有滋有味地看著電影,這倒讓我好不容易安靜地睡了一個多小時。

「姐夫,姐夫,別睡了,電影很好看呢?」 一股精液的味道撲鼻二來,一隻小手就捏住了我的鼻子,肯定是那只剛才被我射得滿手都是精液的手,就不知道到底是誰的。

「怎麼啦,怎麼啦,電影放玩了,那回家吧!」

「去你的,電影才放了一半呢,你起來跟我們一起看嗎?姐夫,你下面還是濕漉漉的,你把內褲脫了吧,反正旁邊沒人,我和姐姐幫你檔住兩邊。」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