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輪姦

然後有人拿出數位像機,拍了我跟那女的裸照。

如果等等你們敢跑或是不聽話,我一定把照片散出去。

如果只弄大奶妹會有點不公平,我們在她(另一個女的)裡面放冰塊。另一個又提出更惡毒的建議。這時候我反而有點慶幸我不用塞冰塊。

他們對那女的比較粗魯,要她像狗一樣的趴在桌上,開始把冰塊一顆顆的塞進去,現在輪我看著那女的被凌虐,心裡反而有一絲絲報復的快感,誰叫她剛剛跟那些人一起玩弄我,現在比我還慘吧!

ㄜㄜ…..好冰…..ㄚㄚ…..不要了…..ㄜㄜ…..我會壞掉的…….ㄜㄜ…….

但那男的還是不斷的放入冰塊,本來小小的小穴,瞬間已經被冰塊給撐開,但他還是不斷的要填滿小穴,似乎只要有一點點空隙都要塞滿。

不要了….ㄚㄚ…….好冰……不行了……ㄚㄚ……不要了……..

那男的好不容易停了,而她的小穴口早已經濕淋淋的一片,分不清楚是冰塊水還是淫水。

她從桌上下來以極不自然的方式走動著。

用力夾緊,掉一塊再給你塞兩塊。

好冰…我….夾不緊…….不過沒有人理她。

大奶娃…..等等再跟你好好玩。他們把跳蛋重新的塞入我的小穴裡,劇烈的震動讓我連站都有問題,更何況是走呢?

他們一左一又一前一後的包圍著我們離開KTV。他們牽著我的手,把我帶到一加快炒店門口。那裡來來往往都是人,我泛紅的臉頰,拼命克制的高潮,讓我一付魂不守舍的樣子。

他們叫了些東西在那裡吃,我跟那女的都不知道要怎麼辦,坐下去一定很慘,不坐又很奇怪。最後被強逼著坐下。我不知道那女的感覺,只是她的表情很嫵媚,似乎很享受期中。而我一坐下去跳蛋就刺激著我的G點,馬上全身又是一陣陣的蘇麻。路過的人都投以異樣的眼神看我,我雙頰悱紅,看起來讓人很想咬一口。

坐我旁邊的人問我:大奶娃有感覺了喔!把腿打開。他把電力打開的更大,那嗡嗡的聲音隱隱約約的從桌下傳來。有些男的聽到還笑了出來。

他的手摸著我的陰核,不停的搓揉著。我大口的喘著氣,深怕會這樣就叫出來,但我知道淫水已經又氾濫成災了。

他拿出他的手,在燈光下閃閃發光。妳看都是你的淫水,很想被人幹了吧?跟我到外面,他拉著我走倒後面的小巷子。淫水已經順著大腿流下,而體內的跳蛋絲毫沒有疲憊的樣子,還是不斷的震動。

好不容易走到巷內我已經氣喘須須。

把裙子掀起來,他摸著我的胸部說道,他的手甚至無法完全抓住我的胸部。

他看著小穴還動手扯著那外露的電線,隨著他一扯我的身體開始顫抖,總覺得要站不住了,而淫水也大量的流出。

我還沒幹過這麼騷的女的,還沒怎麼弄就濕成這樣,他脫下長褲要我幫他吹,起先我不肯,但他搓揉著我的陰核讓我全身無力,他就直挺挺的往我口中塞入。雖然他不是太巨大,但也把我的嘴都填的滿滿的,他不斷的往前頂,他抓著我的頭不讓我跑走,他也一點都不管我的感覺,幾次被頂到喉嚨都快不能呼吸了,他還是不斷的頂。

眼睛看著我!淫蕩點阿!連這都要我交。用舌頭舔阿,好像濱崎步在吹喔!真漂亮。在這暗巷中他就不停的在我口中抽送,不久他低吼一聲全部射在我口裡,一股噁心難聞的氣味直撲而來,但他還在我口中享受著,我只能讓他從口中緩緩流出。

之後他把精液全塗在我胸部上,還不斷說著這養顏美容之類的話。他又依著原路回到那家快炒店。

他一進去那些男的都用很調侃的語氣說什麼我去進補了,養顏美容,不用吃飯了,反正等等會把我餵飽。

他們一點都不覺得自己說的太大聲,隔壁有幾桌都在看我們。

你們有沒有覺得大奶娃很像濱崎步?剛剛那個男的說著。

怪不得我覺得她很眼熟,我還以為是以前叫過的傳播咧!每個人一人一句的說著。

之後他們開著車帶一行人往三芝的舊家過去。共開兩台車,我這一台除了我還有三個男的,另一台也是。

我當然坐後座,一個男的坐我旁邊。一進到車裡,那幾個男的獸慾似乎再也壓抑不住,我的背心已經硬生生的被撕破,裙子也被高高的掀起,而他的手一把把我的內褲扯下,雖然我已經知道會這樣但我仍害怕不已。

他一手將我的腿分開,我全身軟綿綿的任他擺佈,他馬上親著我的小穴,那種柔柔軟軟的感覺跟粗糙的手指完全不同,他的舌頭靈活的穿梭在小穴與陰核之間,每每掠過大小陰唇之間時,我總舒服的全身顫抖,也或許藥效發作了。我感覺到真正的舒服,不是一種刺激的感覺而是一種享受的感覺。

在他的挑逗下我已經失去了該有的矜持,全身不斷的挑逗著他,希望他能夠讓我享受更多,不久小穴已經濕漉漉的,而且也越來越癢。

我的呻吟聲越來越大,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會這麼開放,但是總有一股難以抑制的慾望,只能發出聲音才能釋放。

坐在駕駛座旁的人一直回頭觀看,最後他終於受不了也加入了我們的行列。

我全身像是著火般的躁熱又有不知名的酥癢感從體內竄出,我扭動著身體來減輕這種感覺,而我內心知道我好享有人能夠狠狠的抽插我,用任何東西都可以,只要能讓我滿足,哪怕是在我體內射精我都會接受。

我拉著其中一個人的手,要他好好愛撫我的胸部,甚至我主動搓揉著乳頭跟胸部,而另一隻手還押著男人的頭不願意他離開,我的雙腿也打的更開,整個座椅弄得濕濕的,分不清楚是淫水還是口水。

喂,你們再這樣搞她我怎麼開車阿?靠,她叫的超騷的,我都忍不住了。

你看她的樣子之後才會更忍不住,胸部超讚,又大又軟又挺,看她那付想挨操的樣子……光看就快射了。

大奶娃,想要被幹嗎?

我不想承認,但我真的很想。

我只是搖搖頭。

那我們不弄了喔!

不要….

不要什麼?要說清楚。

不要停…..說完時我覺得內心的矜持完全消失,我只覺得想要有人快點操我。

想被操嗎?

想……

那你要求我們。

求求你們快點操我、我想……想要被操…用什麼都可以…….快點…..我受不了了…快….

喂,路邊停一下吧!我們把她帶下去好好的幹她,讓她爽死。

一路上他們仍是不斷的挑逗我,但始終就是不肯操我。搞的我好難受。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把車停在一個小路裡,我也不知道是哪裡,馬上我被拉出車外。

全身軟軟的沒有力氣,要不是有他們拉著,我一定會摔在地上。

幹他把我車弄成這樣,怎麼都是水,你們剛在幹麻?

不要生氣不然讓你第一個上。

我在意識很模糊之下也不太知道他們到底說了什麼。

忽然有人抓著我的腰一下子直直刺進來,我被刺的雙腳無力的跪在地上。

哇,好緊,我還沒全部進去,哈哈,應該是我太大了。他在我體內硬頂,似乎要將所有都埋入他才甘心。

ㄚㄚ…不要了……會壞掉,不要進去了,ㄚㄚ….已經到底了….ㄚㄚ…..

但他根本不管還是一直進入,直到他的身體碰到我的臀部。

我就不信進不去…..好像有東西圈住我一樣,超爽。他說完之後很滿意的停留在我體內也不動。

而我則是陷入半迷流狀態,直到他在我體內抽插我才又有感覺。而且越來越舒服,全身似乎都要融化了一樣,而且好熱,但癢的感覺還是沒有減除,只能說減輕,我總覺得他搔不到癢處。

我要…..用力點…..繼續幹我……好癢…..幫我止癢….

靠超騷,又有一個加入戰局。他把陽具塞入我口中,抓著我的頭前後抽送著,另一隻手用力捏著我的胸部,那種又痛又癢的感覺讓我全身興奮不已。

另一個人也沒閒著,他開始玩我的屁眼,用手指沾著我的淫水,在那四周逗玩著。他一碰我的屁眼就不由自主的收縮小穴。

她屁眼很敏感喔,我感覺到他一收一放好像要高潮了。在幹著我的人說著。

那我們來玩雙打好了。

他們興致沖沖的把我坐在一個男的身上,他進入之後激烈的抽送,我已經被幹的分不清楚誰是誰,我只知道現在有人在裡面。

要去了…要洩了………快點……..

正當我高潮時,有一個男的從屁眼進入,沒有預警的用力插入,登時我的感覺又痛又爽,而高潮也持續的蔓延。

進去了,靠真是超緊,差點受不了。那個男的毫不留情的盡根沒入。

不要…..好痛……..但那種忽然的充實感,讓小穴不由得收縮。

說不要還在高潮?夾的這麼緊, 我都要被搾乾。在小穴裡的男人說著。

他們的陽具在我體內一抖一抖,隔著一層薄膜我感覺到他們故意這樣做的挑逗我,藥效依然在我體內發酵,即使下面都被填滿但是他們不動的話,我還是好癢,好想有人幫我止癢,所以只好哀求他們快動幫我止癢,不然我全身似乎都要被侵蝕了。我輕輕搖動著我的腰,總覺得在身體深處的一點一直不斷的搔癢著。

但身體都被抓住的很難靠著我自己來排遣那種感覺。

想要被操到自己動真是騷,插在我小穴的人說著。

剛剛不是還說不要又說痛現在自己又要被插真是騷,你要我們怎麼幹你?大聲說說的讓我們滿意就幹,不然就這樣放著。插在我屁眼的人附和著說。

是不是想要他們用力的插妳?那要大聲的說,不然誰會知道?快說,快求我! 我…好癢……快點……用力的插我……..

他們一前一後的抽插,隔著一層薄膜我覺得全身上下都被他們貫穿,不停的摩擦,有規律的滿足,深深的刺激著我的身體,忍不住跟著他們的律動,扭擺著我的身體。

不行了……會被刺穿…..ㄚㄚ…好爽…..用力……小穴好癢….ㄚㄚ…..用力幹我…..小穴要被幹…….ㄚㄚ…..好癢…..ㄚㄚ…..

幹..被人輪姦還這麼爽,看我怎麼操你。插在我屁眼的人開始快速抽插,我的胸部不停的隨著衝撞搖晃,另一個人雙手用力捏著我的乳房,不時掐著我的乳頭,我快要被搞道精神錯亂,全身都好敏感。

要死了….ㄚㄚ…..很快我的高潮就來了,不論是小穴還是屁眼都被噴出來的淫水弄得一團糟,但他們還在互相加油打氣,一直想要把我操到死為止,從來沒有這樣刺激的感覺。前後都被塞的滿滿好充實。

我只知道無意識的淫叫著,而他們則在相互加油擊掌叫好,有時候他們一起進入一起抽出,有時候一進一出,不論如何都在我體內掏弄著。

大奶妹快被操死了,你們真殘忍!那個男的用力的揉著我通紅的乳頭說著。

幹,很久沒幹過這種貨色了,喂,我想幹她屁眼跟你change。

喂,換我啦。你從剛剛幹到現在應該輪我吧!

他們把我放開,先是一個男的躺在地上,他扶著他漲的通紅的陰莖對準我的屁眼,用力一挺就進入我,雖然剛剛已經被進入過,但仍有一股疼痛的感覺,我想要逃,另外兩個人押著我的肩膀,讓我不僅不能動還

被牢牢的插入又深又爽,他們把我的雙腿盡可能的拉開,小穴口還微微張開,他們就看著我的下體品頭論足,也不動只是看。

看大奶娃被幹屁眼會不會潮吹。

說完之後他們押著我,而在我屁眼的人開始拼命的抽送,我覺得我全身要被他拆散了,又痛又爽,他的每一次進入與抽出都讓我不可克制的顫抖,不久,我洩了,而且還從小穴射出一道道水柱,隨著他的抽插水柱時大時小,這時另外兩個把手只伸進小穴裡不停的挖,似乎要把我全身都搾乾,源源不絕的水柱也不斷的噴射出來。

幹受不了了..在一聲低吼中,在屁眼裡的男的射了,滾燙的精液在我體內流竄,我全身僵硬的接受著精液的洗禮。

真爽……那男的還留在我體內不肯離開,直到精液流出來他才抽出他的陰莖。

靠真是騷,又潮吹還濕成這樣,原來他屁眼也很想被人操。

我說不出什麼,因為我還想要,難道我真的很淫蕩嗎?

他們把我像母狗一樣趴著,精液從屁眼裡流出。我忍不住的搖著臀部,我想要剛剛的高潮,我還沒滿足ㄚ。

我還要……快點幹我……

你把屁眼跟小穴打開,不然我們怎麼幹你?他的手把從屁眼流出的精液塗在小穴口,有些還滴到地上。

我伸手扳開小穴,連肉芽都清晰可見。

是你要我們幹的喔!他捉著他的陰莖在小穴口摩擦,就是不肯進入。

求求你…不要這樣對我了……我被他搞的淫欲難耐,有多條蟲在我體內翻騰,我再也不能多忍受一刻。

是你求我的喔。他說完就抓著我的腰,不斷的使勁抽插,完全是一種暴力入侵,他的衝撞每次都刺穿我的陰道直抵子宮口,一股酸麻不斷侵襲,我已經失去言語的能力,只在不斷的呻吟。

幹這騷貨超爽,洞還很緊又有彈性,胸部又大,超爽。

另一個人把陰莖塞入我口中,前後都被填滿了,他們十分有默契的一前一後,我因為失神,口水也在一次次的抽送中從口裡流出,不知是誰,又是抓我的胸部又是搓揉著陰核,我的小穴在高潮下不斷收縮,在這

種極度興奮的狀態下我終於昏過去,剩下發生什麼事我也不知道。

等到我醒來的時候,我已經躺在一張床上,有2個男的共擁我入眠,我全身都很酸痛,想動但動不了,我的身上傳來一陣陣的香味,他們應該有幫我洗澡吧!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