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夕陽紅

我將汪姐抱進臥室,輕輕放在床上,將她全身的衣物慢慢地脫掉,汪姐全身的肌膚比洪姐白皙,身材雖然沒有洪姐豐滿,但雙乳卻比洪姐大一些,乳頭比洪姐大、黑,小腹雖然柔軟但比較平坦,小腹上白皙的肌膚上有淡淡的妊娠紋,小腹下的體毛很濃密,飽滿的墳起處中間隱隱約約可以看見突出的陰核,已經激情難耐的陰道口及大腿間早已一片濕潤了。

我脫下汪姐的衣物後,迅速的脫掉自己身上的衣服,趴到汪姐的身上,一隻手握住她豐滿柔軟的乳房,任意的搓揉,一隻手伸在她小腹濃密的體毛下撫摸、挑逗著凸起發脹的陰核。

腦海裡只剩下對肉慾渴求的汪姐,兩隻手在我背部撫摸、捏抓了一會,終於忍不住的伸向我貼在她小腹上的粗硬肉棒,握著套弄了幾下後,塞進她淫水氾濫的肉屄中,我順勢用力的將已經硬的發脹的肉棒擠進她濕潤而緊密的陰道裡,然後開始不停大力的衝刺起來,汪姐的嘴裡隨著我每次的衝刺而發出“嗯,嗯”的叫春聲……

我用力的衝刺了幾十次後,原本雙手不停在我頸背上撫摸、抓捏,雙腿盤在我大腿上的汪姐突然雙手緊緊扣入我的背肌裡,而她的雙腿也用力的夾緊我的大腿,她的陰道裡突然如一張小嘴吸吮般夾緊我粗硬的肉棒不停的蠕動著,她的嘴裡的呻吟也變成“啊……噢”,然後如斷線的木偶,全身鬆軟的癱軟在床上。

正在汪姐體內抽插中的肉棒,被陰道內肉摺如吸吮般蠕動、擠壓,龜頭變得敏感,又被陰道裡突然射出的熱流,我忍不住的將肉棒頂進陰道深處,一陣如觸電般的酥麻感,讓粗硬的肉棒瞬間膨脹後又禁不住的射出一股股精液,讓身下原本全身已癱軟的汪姐用力的將手指抓扣著我的頸背,而兩人激烈的情慾動作也進入尾聲,只剩下兩人仍然糾纏的雙唇和彼此環抱在對方背脊的雙手仍然在延續著男女歡愛後的柔情蜜意。

不知道經過多久,被壓在我身下的汪姐,睜開她那雙如剛醒般朦朧的眼神看著我,她的兩隻手在我的腦後、臉頰上溫柔地撫摸,她聲音輕柔的說:「小弟,你第一次和女人做……?」

「汪姐,我沒經驗,是不是表現的不好……」我吻著汪姐的臉頰,兩隻手在她柔軟的乳房上揉捏著。

「小傻瓜,汪姐的年紀大,又很久都沒做了,你第一次這樣就能讓汪姐很滿足了,只是你的第一次卻給汪姐這種老女人……」汪姐的神情混雜著欣喜又虧疚般的回吻著我。

「汪姐,我喜歡妳,我很高興我的第一次是和妳,而且,現在我還想要再和妳做第二次……」停留在汪姐身體裡那剛噴發過的肉棒又開始變硬,我的腰部又開始上下的抽插起來了。

由於剛剛噴發過,所以這一次我支撐的時間很久,因為越來越熟練,讓汪姐的呻吟聲不斷;甚至我還試用了幾種在網路上看過的姿勢,讓汪姐陰道內的熱流又噴發了幾次,直到最後我又在她體內再次噴發一股股精液時,汪姐的神智已瀕臨昏迷狀態了;而經過連續兩次爆發的我,也疲倦的趴在汪姐身上入睡了。

迷迷糊糊中感覺身下的人似乎在騷動著,我睜開眼睛看到已經醒來的汪姐,雙手抱著我輕輕地想側翻,她看見我也醒來,有些羞赧的說:「小弟,天都快亮了,本來想讓你多睡一會兒,沒想到卻吵醒你…」

我抬頭看到床尾外辦公桌上的電子鬧鐘顯示著是清晨5點45分,我翻下汪姐的身上,抱著汪姐坐起來後又將她緊緊摟著,我的手捧著汪姐豐滿而有些下垂的乳房輕輕捏揉,笑嘻嘻的看著她又逐漸羞紅的臉說:「汪姐,謝謝妳讓我由男孩變成懂得怎麼愛妳的男人,謝謝妳帶給我一個美好的夜晚。」

「你…你這麼壞,剛懂得這種事…就學會戲弄人,…讓汪姐起來穿好衣服,……」汪姐輕輕掙扎著,她看著床上凌亂的衣服,又低頭看著仍然有些狼籍潮濕的下體,又逐漸羞紅了臉。

「汪姐,妳先洗個澡後,吃完早餐後再回樓上換衣服,好嗎?」我討好的扶著她下床。

看著滿臉羞窘全身赤裸裸的汪姐走入浴室後,不久,浴室裡傳來她沖洗身體的水流聲,我推開虛掩的浴室門走進浴室裡,正站在蓮蓬下淋濕全身的汪姐看見全身赤裸的我,雙頰又羞赧地泛紅了,我走到她身前,雙手將她摟緊。

溫熱的水舒服的灑落在兩人身上,汪姐雖然嬌羞欲滴,卻仍如傳統小女人服伺他的男人一樣,體貼的為我清洗全身,只有在清洗到我已又昂首怒目的男根時,羞窘地遲疑了一下後,才紅著臉絆絆磕磕的繼續幫我清洗身體。

兩個人回到臥室後,我只圍條浴巾離開臥室,走進廚房準備早餐,不久,汪姐也穿好衣服,坐在餐廳的椅子上。

當我將兩盤早餐端到餐桌上的時候,看到汪姐正痴痴的注視著餐桌上那瓶幾乎將喝光的紅酒,她發覺我的目光後,又滿臉羞赧的說:「小弟,汪姐昨晚不該硬要你陪我喝酒,讓我們酒後失去理智……」

「不,我應該感謝汪姐能回來陪我喝完這瓶酒,才能讓我度過一生最美好的夜晚……」我邊吃著早餐邊陪著汪姐說話。

「小弟,汪姐平常看你總是漫不經心的個性,昨晚是什麼原因讓你也想喝酒呢?」吃完盤子裡的早餐後,汪姐又問起那瓶酒的事情。

「汪姐,事情是這樣,………」我告訴汪姐說,昨天下午洪姐放假,要我陪她出去逛街買衣服,後來去參觀洪姐的家,結果在洪姐的家裡,發生了像汪姐和我那晚在樓梯間跌倒般的偶然事情,雖然我有請求洪姐原諒,但洪姐沒有回答,卻只讓我先回家。我回家後心情很煩悶,所以想喝酒解悶……等等。

「小弟,你說美珠約妳去逛街買衣服,還帶你去她家?」汪姐聽到我說完事情後,遲疑了一下後問著我。

看到我滿臉通紅的點點頭後,汪姐又說:「小弟,美珠的個性潑辣又油滑世故,在公司裡是出名的,而且聽說因為婚姻失敗的原因,她對男人有些偏見和憎恨,所以平時和男人說話總是話中帶刺的消遣男人;她住的地方除了同組幾個交情較好姐妹外,也都不要讓外人知道的;可是昨天卻特別來找你陪她去逛街買衣服,還帶你去她家,……小弟,你和她發生這件事,你要怎麼解決?」

「汪姐,我就是不知道如何解決,昨晚才會想喝酒……,汪姐,洪姐昨天逛街後,要帶我去她家時,笑著說我是小傻瓜,還開玩笑的說她如果把我吃掉,問我會不會害怕;…汪姐,我喜歡妳,而且感謝老天成全,讓我和妳能有一個這一生最重要、最美好的結局……汪姐,這輩子妳就是我的老婆……所以,如果今天洪姐再來找我,我會很明確的告訴她,我和妳的關係,我希望她能祝福我們,如果她不能原諒我,我願意用她最滿意的方法補償她……」

「小弟,你千萬不要衝動,你不能把我們的關係說出來。昨晚是汪姐酒後糊塗,才和你…雖然你是汪姐的男人了,但汪姐的年齡和你差距太大了,你還這麼年輕,汪姐都覺得和你一起是害了你,汪姐這一輩子最多只能和你偷偷摸摸的當你的地下情人。你和美珠的事,汪姐今天會幫你注意美珠的言行和心情;假如美珠今天沒找你,晚上你再把這事情更詳細的說給汪姐聽,……或許美珠只是口頭上嚇嚇你這個整天只會躲在家裡的小傻瓜……好了,汪姐要先回家趕著準備上班了。」

我一直等到汪姐確定出門後,才坐在辦公桌前,開啟監視系統的記錄影片,詳細的觀察昨天白天洪姐的所有的記錄細節後,又詳細的檢視昨天晚上汪姐的所有的細節和表情。午飯後,我依然如往昔一樣,睡完午休後,就出去收發網拍的貨品。

回到家後已經下午4點左右了,我先發一則短信給汪姐說,我會做好晚餐,並等她回來一起吃晚飯。

傍晚將近6點時,汪姐回到家了,她一進門就滿臉笑容,和昨晚回來時的一臉失意,簡直判若兩人,我向前擁抱她親吻時,她也只是雙頰羞紅了一下,就親密的貼著我親吻,吻完了她還讓兩人的臉頰廝磨一下。當她換上我拿給她的室內拖鞋,坐在沙發上時,還拍拍身邊的沙發示意我坐在她身邊。

我在她身邊坐下後,汪姐整個人就靠過來,她的頭斜靠在我的肩胛上,身體柔軟地靠在我的胸懷裡,滿臉愜意地用手輕撫著我的臉頰說:「小弟,謝謝你,姐姐能認識你真好!姐姐今天很高興!」

「姐,今天是不是發生什麼事,讓妳這麼興奮?妳都忙碌奔波了一整天,應該很累了,也很餓了,我們邊吃邊聊,好嗎?」我摟著她的腰,另一隻手解開她粉紅色套裝上衣胸前的釦子後,將手伸入她的胸衣裡,把玩著她豐滿柔軟的乳房和如黑葡萄般的乳頭…

「你這小色鬼,昨晚剛學會這種事情,也讓你玩一整晚了,還這麼色!姐姐還不餓,現在姐姐很高興,你讓姐姐先靜靜地躺著回味一下今天快樂的心情…」汪姐紅著臉嬌羞的瞥了我一眼,又閉上雙眼,卻把她的手蓋在我正在撫弄乳房的手背上。

我撫摸把玩了一陣,覺得不過癮,於是將她的頭部移到我的手臂上,讓她斜躺在我的胸前,將她豐滿柔軟的乳房撈出胸衣外,我俯下頭一口含著豐滿的乳房吸吮起來。

不久,汪姐似乎被我吸吮的有些動情,嘴裡開始發出輕微的呻吟聲,她的手不停地在我的頭上無意識地撫摸著,她的身體也不安般的扭動,兩腿輕輕地相互交叉搓揉著,讓我也動情的開始解開她上衣全部的釦子。

「不…不要鬧了,汪姐跑一整天,全身還髒,喔…小弟,放開姐姐,讓姐起來…姐晚上…再給你…嗯…小弟…」汪姐兩眼迷離,微弱地掙扎著。

「老婆,叫我一聲好聽的,我就放妳起來。」我故意用胸部擠壓摩擦著汪姐豐滿的乳房。

「小……老公,好吧…你就是會欺負人家,這麼快就會學壞…嗯…人家錯了…你是好人,…不,你是汪姐的好老公…嗯…讓姊起來吧……」在汪姐輕輕扭著身體掙扎著求饒中,最後,我才扶著滿臉酡紅的汪姐坐起來,她扣好上衣的釦子後,紅著臉嬌窘的瞪了我一眼。

我和汪姐坐在餐廳邊吃晚餐邊聊著,汪姐興奮的說著今天的情形。她說從早上她踏進公司要參加激勵會報時,每一個碰見她的同事就一直誇獎稱讚她今天臉上的氣色特別光亮,肌膚似乎也變得特別嬌豔欲滴,還問她是不是好事發生了;當時她一一否認,汪姐甚至還故意說起她昨天跑遠途卻被舊鄰居嘲諷的頹喪心情。

這時候他們公司裡一位對面相很有研究的中階職位男同事經過,也插口告訴汪姐說,他看到汪姐臉上的氣色可以肯定的說,汪姐昨晚一定是碰到她這一輩子的大貴人,而且這個人是她的真命天子,他說汪姐昨晚一定有奇遇,因為汪姐身上已經有很濃厚的貴氣了。那位同事還要汪姐注意,說那個貴人的氣息太強,汪姐一個人沒辦法承受,最好再有一兩個人來一起和她分擔承受。

汪姐當時還以為平時大家在說笑和打趣,所以並不在意;可是開完會不久,汪姐就接到一通陌生女人的電話,說有些理財保險方面的事情想請教,問汪姐是否有空去她家一趟。

汪姐說她和洪姐一起去到那個陌生女人的家後,才知道對方是公司分派給汪姐去收費的一個客戶介紹的,這個自動上門的客戶是一個正要退休的公教人員,想用退休金做一些退休理財的投資。

最後在經過汪姐及洪姐兩人詳細分析和解說後,這位將退休的女人立即簽訂了一張類似零存整付的保單,而且還熱心的立即幫忙聯絡介紹幾個要好的同事。汪姐很興奮的說,今天她和洪姐就共同做了三張大單,而且那些新客戶告訴她和洪姐說,明後天去收保費時會再幫忙介紹一些親友。

汪姐說,她進入保險公司到現在,還沒有碰見這樣的好事,就是連簽完單回公司的途中,洪姐也一直說,像這種天外飛來的熱心客戶她在保險業那麼久了也不曾遇見過,如果不是天天和汪姐在一起,真的會相信早上那位男同事說汪姐昨晚一定和貴人發生什麼好事,洪姐還開玩笑要汪姐一定要把身上的貴人氣也分一些給她享受。

汪姐也跟洪姐開玩笑說,昨晚回家在樓梯間時,倒是無意間有碰到二樓林小弟的身體,汪姐向洪姐開玩笑要洪姐也故意來找我多碰幾下身體,說不定也能簽到幾張超大的保單,汪姐說她注意到洪姐的神情變得很奇怪,讓她就不敢再向洪姐多開玩笑了。

「小弟,汪姐很幸運能搬來和你認識,也很感謝你帶給汪姐好運,本來早上汪姐對昨晚和你的事情,在心裡有些排斥,觀念還不能接受,不過現在汪姐也認命了,反正昨晚都被你這個小壞蛋欺負一整晚了。」吃完晚飯後,汪姐和我一起在廚房清洗餐具,汪姐滿臉羞紅,深情的看著我說。

「老婆,應該說昨晚我能很榮幸的把我完整的處男貞操獻給妳,……對了,今天是客戶直接找妳的,為什麼妳還要帶著洪姐一起去呢?」

「汪姐以前業績不夠的時候,都是美珠把業績分一些給我,才勉強達到基本業績,也才能讓汪姐有口飯吃,現在好不容易有這種機會,汪姐當然要回報給她,而且昨天你和美珠的事,早上汪姐要趕上班,沒時間向你問詳細的情形,可是你已經是汪姐的男人了,汪姐總是要想辦法為你處裡你的風流債呀!」汪姐將餐具收拾好,回眸的對我瞟個媚眼。

「老婆,我是被洪姐強吻才一時失去理智的,而且最後也沒有和她怎樣了,怎麼能冤枉我說是我的風流債呢?她平時對我凶巴巴的,我每一次我遇見她就頭疼;而且,萬一昨天下午真的和洪姐發生發生什麼事,昨晚我真的就被她關在她家了,昨晚也就沒有福氣和老婆……。」我和汪姐回到客廳後,摟著她坐在沙發上,我的手又開始在汪姐的身上不規矩了。

「小弟,美珠昨天有說要把你關在她家?等一等!早上你也說美珠笑你是小傻瓜,還說她要把你吃掉,小弟,你把昨天她來找你起一直到最後她讓你回家的整個事情經過,再詳詳細細的說一遍給汪姐聽聽。」橫躺在我懷裡的汪姐坐直起來,用充滿疑問的眼神看著我。

於是我將昨天洪姐開始約我出去逛街起,擇要的再說一次,說完後,汪姐看了我一會兒後,忽然用手摸了摸我的臉後,又在我的臉頰上吻了一下,笑著說:「小弟,人家美珠說你是個小傻瓜,還真是沒說錯,人家美珠都明明白白的告訴你說要吃定你了,你還傻愣愣地陪著她出去。」

汪姐滿臉笑嘻嘻的摸著我的臉,深情的說:「我的傻男人,你可不知道美珠的個性,聽說她從離婚後就對男人很有偏見,甚至聽說她很討厭男人;平常雖然對待男客戶滿臉嘻嘻哈哈,可是如果對方對她有什麼不良言語或舉止,她會馬上就翻臉,甚至不惜放棄可以簽單的機會。」

「而且她騎機車可是從來不載男人的,早上你說她昨天用機車載你去逛街,我心裡就覺得怪怪的,也就只有你這個傻男人還傻不啷噹的;而且人家美珠都還一再向你明白的暗示她喜歡你,可惜你一點也不會表示,難怪她會把你帶到她家強吻你。」

「好了,現在你都和美珠脫光光的滾上床了,還告訴她說你會負責了,所以現在汪姐也沒辦法能幫你了,你和她的事情就自己去負責吧!」汪姐滿臉看好戲的表情對著我直笑。

「老婆,妳怎麼能這樣呢?你的老公都差一點就被別的女人仙人跳了,妳不幫忙也罷,還有心情在旁邊看笑話,好像不怕你老公會被別的女人搶去當老公,老婆,妳不怕你老公到時會變心或……」我用力的把汪姐緊緊抱入懷裡,我的雙手又開始剝她上衣的釦子了,汪姐卻一直發笑,輕輕地的掙扎著。

「老公…哈哈…人家怕癢…哈哈哈,……饒了我吧……哈哈,…讓人家把話……哈哈哈,…把話說完啦……哈哈,…饒了…我……哈哈…哈,…」我一邊將汪姐的上衣都剝光光,一邊用手騷著她的腋下和腰部,汪姐笑的全身軟綿綿地躺在我的胸懷裡,不斷的求饒……

「你這傻老公,人家美珠都被你把她抱在床上全身衣服脫光光,美珠的清白都讓你糟蹋完了,你還這麼沒良心的說她是別的女人,你這樣說如果讓美珠知道,會不會很傷心呢?再說你只是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小傻瓜,美珠何必要對你仙人跳。」被我剝光上衣的汪姐,毫不在意的躺在我懷裡,雙手伸進我的衣服裡,輕輕地撫摸我的胸膛,一臉滿足的笑著。

「而且,汪姐知道自己年齡和學歷的條件,這輩子是無法光明正大的當你的女人,所以汪姐更怕有別的年輕女人把我心愛的小男人搶走;可是,如果美珠真心喜歡你,汪姐倒是很歡迎、很放心;美珠年紀雖然比我年輕幾歲,但也大你20歲上下了,而且她書讀的不多,學歷比我低,所以和我一樣,一輩子只能和你做個沒有名份的地下情人。」汪姐看見我的手因為專心聽她說話而只靜靜擁抱著在她的小腹上,她牽著我的手放在他豐滿柔軟的乳房上,輕輕的撫摸著。

「傻老公,美珠雖然書讀的不多,又有些潑辣,但她愛恨分明,又沒什麼心機,對朋友很有義氣,汪姐這幾年還能在保險公司工作,最大的因素是有她的幫忙;早上汪姐聽那位分區經理說我如果要和我生命中的真命天子長長久久,就一定要找人來和我一起分享和承受,……老公,你別笑我傻嘛,有些事情不能說是迷信,就像昨晚汪姐和你的事,沒有人知道,但是為什麼那位同事能一眼就看出來呢?…老公,汪姐…你先抱汪姐…去洗澡…汪姐想了……」汪姐的臉頰有些動情般的泛紅了,她牽著我的手撫摸她乳房的動作也越大了,兩眼的眼神也已變的迷濛般的看著我……

抱著汪姐進入臥室裡的浴室內時,她的激情也稍微消退了,洗澡時,她仍然和早上一樣,體貼的為我沖水、塗抹沐浴乳,只是碰到我已經變成粗硬而頻頻昂頭撒潑的肉棒時,不僅不像早上那麼尷尬,還故意用手套著擼了幾下,滿臉春情的瞥著我,笑的特別嬌媚;我也不甘示弱的用嘴在她豐滿而有些下垂的乳房上用力的吸了幾口,還捏著那黑葡萄般的大乳頭玩弄著,弄得她含羞帶喜的不停討饒著;而汪姐服伺我洗完澡後,她才將盤成頭髻長及覆胸的頭髮解開,我這才第一次看到她長髮的樣子。

我看著眼前的汪姐,長著鵝蛋臉上彎彎柔細的眉毛下,閃爍著一雙如睡夢初醒的眼神;而小巧挺直的鼻樑下,搭配著飽滿的雙唇;兩邊因春情未退而酡紅的臉頰邊,垂下著覆蓋到豐滿而微微下墬乳房上的長髮,讓我眼睛如痴呆般的愣住了,直到含羞帶喜的汪姐用肩膀頂了我一下,我才如夢中清醒般的回魂。

我雙手緊緊地將汪姐抱著,在她臉上連續不停的吻著:「老婆,妳…妳真美,我好愛妳…我太幸運了…老婆……」

「汪姐都是老女人了,也早就不美了,就只有你這個傻男人才會把汪姐當作寶,…好了好了,汪姐現在都是你的女人了,以後常常有你看的,別再發瘋了,看你這…壞死了…汪姐身體還沒洗好呢?…乖,讓汪姐先把身體洗完再……」被我緊緊抱著的汪姐,滿臉春情,一隻手在我背上輕輕地拍撫著,一隻手輕輕握著我貼在她小腹上脹的發痛的粗硬肉棒緩緩地套弄著。

「老婆,我忍不住了…給我…喔…」汪姐剛把她身上的泡沫沖洗乾淨,我就從她的背後將她抱著,她柔順的隨我將她靠在浴缸旁,讓她俯下身體,雙手頂在浴缸邊緣後,迫不及待的將我粗硬的肉棒從她的後面進入到她的身體裡,我舒服的呼出一口氣來…

「啊…傻老公…慢慢來,嘶…慢慢地…噢…喔………哦哦…哼……老公…喔嗯……」我雙手握著汪姐因俯下身體如完整木瓜般豐滿而柔軟的乳房不停的搓揉,粗硬肉棒隨著她呻吟般的叫春聲,一下又一下用力的抽插著,直到汪姐最後一聲“嗯”聲呻吟,全身開始顫抖而癱軟無力時,我才暫時停下抽插,雙手緊緊地的抱住她的腰間,讓粗硬的肉棒深入在汪姐陰道內享受著如吸吮般的腔內肉摺蠕動。

「剛才好舒服,老公,你好棒,你還沒…,人家現在不行了,抱人家到床上再……」第一次高潮後的汪姐癱軟仰靠在我的懷裡,雙手勾著我的脖子,媚眼如絲般向我嗲聲嗲氣撒嬌著。

我抱著汪姐躺在床上後,躺在我身下的汪姐仍然雙手勾在我的脖子上,散開在床上的長髮,讓汪姐鵝蛋型古典的臉孔凸顯的更加豔麗,尤其春情未退而桃紅般的雙頰,微微張開的飽滿紅唇,讓我看的情慾更加高漲,我不停的吸吮著她飽滿的雙唇,雙手不停地在她豐滿柔軟的乳房捏揉……

汪姐柔順地握著我粗硬的肉棒,套了幾下,再讓我的粗硬進入她的身體內,然後她抬起雙腿盤在我的腰間,嬌聲在我的耳邊呢喃著:「老公,姐又想了……,你可以用力的……」

聽到汪姐嬌媚的渴求聲,我像一隻發春的雄獸,趴在她的身上不停地抽插、衝撞,不停的變換嘗試新的姿勢,讓汪姐嘴裡嬌媚的呻吟聲聲不斷,她柔軟的身軀也僵直、顫抖又癱軟的反覆了幾次,兩腿間溢出的淫水逐漸地在床單上畫出越來越多不規則的抽象畫,當我在汪姐體內不停抽插的粗硬,忍不住的在她陰道深處噴發時,汪姐的嬌媚呻吟聲也變成如沙啞的乾泣聲,而她的身體也如軟泥般的癱躺在我的身下。

噴發過後,我趴在汪姐身上,捧著她的臉不停地輕輕親吻著她有些乾燥的雙唇,隔了一會兒汪姐才緩緩地睜開她那帶著如夢幻般眼神的雙眼,露出疲憊的笑容,雙手虛弱地撫摸著我的臉頰說:「老公,剛才人家差一點就快樂死了,你剛才也快樂嗎?」

「老婆,我愛妳,看妳都那麼累了,妳先睡…。」我翻身側躺在汪姐身邊,讓她的頭枕著我的胳膊,我一隻手摟著她的腰間,手掌輕輕拍著她的背部。她看我對著她微笑後,疲倦地閉上雙眼,不久就睡著了,看著汪姐嫻雅般的睡容,我也閉上眼睛休息,不知不覺卻睡著了。

從睡眠中醒來,睜開眼睛,原來枕在我胳膊睡覺的汪姐,不知什麼時候她的臉已經貼著我的臉了。在粉紅色夜燈照耀下,看著近在眼前彎而細柔的眉毛下閉著眼睛的汪姐神韻,我心裡突然湧起無限疼惜般的柔情。

我悄悄地將摟在她腰際的手抬起,輕輕地撫摸著她幾乎貼靠在我胸膛上豐滿柔軟的乳房;也許這個輕微的騷動讓汪姐也睜開那如夢初醒的眼睛,她雖然羞赧地紅了臉,卻抬起她原本也放在我腰際的手,溫柔地握住我已稍興奮的男性器官輕輕地擼動著。

「人家睡多久了?現在是什麼時候了?」眼神如夢的汪姐吻了我的嘴唇後問著。

我抬眼看著牆上的時鐘後,微笑的吻了她說:「現在才深夜12點15分,妳身體還累嗎?我抱著妳再繼續睡,好嗎?」

「汪姐現在不累了,汪姐真的老了,剛才沒能讓你滿足,老公,現在人家可以……」汪姐有些誤解我話中的意思,以為我仍想再度索歡,她雖然滿臉酡紅,但握著我那已變成粗硬肉棒的手擼動的動作卻越大。

「老婆,妳哪裡老呢?妳只是今天上班時太勞累,而且整天也太興奮,剛才一下子心情鬆懈了,才會變成這樣,以後不要這麼拼了,我只要妳每天輕輕鬆鬆的過日子就好了。」我撫摸她乳房的手,逐漸的移到她柔軟的小腹上撫摸了一陣,又移到小腹下濃密體毛的飽滿墳起處,輕輕撫摸、搓揉…。

不久,側身相擁的汪姐呼吸逐漸沈重,她那如剛醒般的雙眼裡露出渴求的眼神看著我,她緊緊貼在我胸膛,不安的摩擦著她豐滿的雙乳,我抱著汪姐翻身成女上男下的姿勢後,她握著我的粗硬肉棒塞進已經淫水氾濫的肉洞裡,然後跨坐在我的小腹上,兩隻手拉著我的手去握著她有些下垂的乳房,她微微昂起頭,不停地扭擺著下體,讓深入在她體內的粗硬肉棒不斷摩擦著,她那長及覆胸的長髮隨著她身體的起伏飄動,配合著她嘴裡斷斷續續的叫春聲,真像個騎在馬上奔馳的女騎士。

我躺在汪姐的身下雙手把玩著她豐滿乳房,偶爾抬起頭吸吮著她兩顆如黑葡萄的乳頭,看著汪姐鵝蛋臉型上滿臉春情和微微張開的雙唇,挑起我更加興奮,我將手移到她濃密體毛下,用手指捏揉著她凸脹的陰核。正在扭動著腰肢的汪姐似乎受不了這刺激,嘴裡突然發出如痛苦般的哭嚎聲,她陰道內如失禁般,噴出一陣又一陣的熱流,灑在粗硬的肉棒上,陰道裡的肉褶又如小嘴般蠕動吸吮著粗脹的龜頭,汪姐也趴臥在我的身上,全身如打擺子般不停地痙攣著。

為了延長汪姐的快感,我一隻手輕輕撫摸著趴在我身上不停痙攣著的汪姐背脊,一隻手仍然輕重交替的在她如葡萄般的乳頭捏撚著,我的嘴也不停吸吮著她柔軟的雙唇。

趴在身上的汪姐在痙攣漸漸停止後,激情地回應著我的親吻,不久,仍被我輕重交替捏揉的陰核又敏感挑起她的肉慾渴求,緊貼在我身上的她,雙手環抱著我的頸後,又不停地扭動著她的下體,讓深入在她體內的粗硬在陰道裡不斷地摩擦、沖撞著,嘴裡也不停的哭嚎喊叫著;也許剛經歷的快感尚未消退,沒多久她的身體又開始不停地痙攣著,癱軟的趴臥在我的身上,嘴裡不停如哭嚎般的叫春聲也變成若有若無的呻吟聲,我那即將崩潰的敏感肉棒,終於無法控制的噴出一陣陣熱流……

從高潮逐漸回復平靜後,我和汪姐仍然繾綣在床上,我的嘴輪流含著那對如黑葡萄般的乳頭吸吮把玩著;半趴半坐騎在我小腹上的汪姐如慈母溺愛孩子般,輕輕撫麼著我的頭髮和臉頰,偶而還低下頭吻一下我的額頭。

「老公,你太年輕、太強了,人家早晚會被你這個小壞蛋折騰死了,難怪早上公司分區經理說你的氣息太強,說如果人家要和你長長久久,最好找人一起來承受你這個小魔頭的折騰。老公,人家白天向美珠開玩笑的說起你時,看她的神情和以往談到別的男人有很大的不同,也許她心裡和人家一樣在和自己內心在掙扎吧!」

「老婆,妳別自己編好夢了,我一想到洪姐那潑辣的樣子,心裡就七上八下,老婆,一般女人都怕自己的老公被別的女人搶走,哪有像妳一樣恨不得自己老公趕快被別的女人吃掉呢?」說完我嘴裡含起他胸前的黑葡萄用力的吸一口,另一隻手也狠狠地在那濃密的墳起處抓了一把,汪姐也嬌嗲的用手握著我已經變軟的肉棒套了兩下。

嬉鬧中,又挑我的起淫興,於是我爬起來,跪著將汪姐的雙腿分開抬放在肩上,將粗硬肉棒緩緩地的擠進她的體內,一隻手握著她豐滿柔軟的乳房輕重交互的玩弄,一隻手伸到她濃密墳起下,輕輕的捏撚著凸漲的陰核,我的腰部開始一次又一次慢進緩出地的抽動,汪姐似乎很喜歡這種滋味,眯著眼睛,雙手在我的臉頰輕輕地撫摸著,嘴裡也低聲的發出“噢嗚噢嗚”舒服般呻吟聲……

扭著腰抽插了幾十次後,我將肩膀上的雙腿放下後分開,我坐在一隻大腿根上,將另一支腿彎曲頂在我身上,然後繼續由慢漸快的抽插,汪姐的呻吟聲音也隨著逐漸高亢,最後,汪姐全身又不自主的顫抖,她雙手緊緊地勒著我的脖子時,讓我忍不住的也在她體內再度噴發了,……。

第二天早上起來吃完早餐後,汪姐要離開前,我將家裡大門的鑰匙拿給汪姐說:「老婆,這是我們家的鑰匙,以後女主人隨時可以回家抽查家裡的小男人有沒有被別的女人拐走或吃掉了。」

「小壞蛋,人家恨不得最好今天你就讓那個“別的女人”進來把你整個人都吃光光,免得害人家每天晚上都被你折騰的全身的骨頭都快散掉了。」汪姐在我的臉頰上吻了幾下,就笑嘻嘻的離開了。

這天傍晚,我正在臥房辦公桌上處理網拍的事情時,聽到客廳傳來汪姐回來的聲音;接著就看見滿臉興奮的汪姐走進臥房裡,她走到我面前,立即抱著我熱情的親吻著說:「老公,人家真的不相信不行,你真的是人家這一生的大貴人,今天人家和美珠又簽了兩張大單,以後只要你在家能永遠疼惜人家就好,人家一定會更努力賺錢回來,相信我們的生活一定會越來越好的。」

「老婆,這是妳平時誠懇服務客戶累積下來的結果;對了,老婆,那一天陪洪姐去買衣服,我心裡就一直想為妳也買幾套好衣服,剛好今天我又一筆錢進來,所以就馬上去幫妳買了,這樣妳每天早上也不必匆匆的回到四樓換衣服再上班了,妳先試穿看看合不合身。」我牽著汪姐走到床邊,打開壁櫥後,告訴她說,以後那壁櫥是她專用的。

「老公,你怎麼一有錢就亂花,你賺錢也不容易,看你要先查資料,還要先自己花錢買來試用,然後還要上網去廣告,別人買了產品有問題,你還要幫人家解決,好不容易才賺一點錢,就這樣亂花掉,以後人家真的要好好地管制你的存款了。」

「好呀好呀,老婆,我明天就把我的存款簿和印章給妳保管,好嗎?」我將她按倒在床上,兩隻手又開始解開她上衣的釦子。

「你就是太年輕太強了,而且整天都呆在家裡,才會滿腦子只想這些事,每天都這樣,人家都要受不了,看來人家真的要趕快讓那個“別的女人”一起來應付你這個大色鬼了。」被我再次折騰後的汪姐,全身癱軟的抱著我,她慵懶的滿臉嬌態抱怨著。

「我就是被妳迷的神魂顛倒,所以只要靠近妳,才會不能自主的想要妳,老婆,我只想要妳,妳可不要整天只想把自己的男人推銷出去,何況那個“別的女人”說不定心裡恨的想撕掉我呢?」

「人家看美珠心裡真的有你了,今天人家看她臉色都有些憔悴了,好幾次她好像想問我什麼,卻又猶疑著,然後只是嘆著氣不開口,我想這兩天她一定沒睡好,對了,老公,不如我來試試好不好…」汪姐在吃晚飯時,又滿臉如惡作劇得逞般的露出詭異的笑容。

「老婆,看妳還笑的這麼邪惡,是不是妳心裡又胡思亂想些什麼壞主意?」

「我又能想到什麼壞主意?我現在只想到哪一天美珠真的和我家的傻男人睡在一起時候,會是多麼有趣的事情?還有哪一天美珠如果真的能和我住在一起陪著你這傻男人,我們家又會是多美好的畫面?嘻嘻嘻!……」臨睡前,汪姐靠在我的胸懷裡,似乎越想越得意的笑起來。

「老婆,妳別自己編好夢了,萬一到時真來搶你老公,妳不心疼?」看著汪姐胸前那兩顆黑葡萄在眼前搖晃著,我淫念又起的將汪姐壓在身下,……

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餐後,汪姐就興匆匆的出門了,我仍只穿著小短褲在臥室裡回覆網購者的意見,並整理一些新購入的貨品,這時這時室內電話鈴聲響起了,我拿起電話說:「你好,我姓林,請問……?」

「我…我是洪姐,我在樓下大門外,你……」電話裡的洪姐聲音有些沙啞,而且沒有往日那種招牌式的笑聲和潑辣。

「洪姐好,我開門了,請妳上來。」看著牆上的時鐘才早上9點35分,我仍然如往日的聲音對答著。

不一會兒,洪姐穿著那天我送給她的淺紫色夏季洋裝走進大門,我看見她臉上果然有些憔悴,而且眼睛紅紅的,嘴角上的小黑痣似乎更明顯的在向我挑釁著,我拿著一杯溫紅茶給她,笑著說:「洪姐好,好幾天沒看見妳了,今天怎麼這麼早就來學網拍呢?」

頁: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