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夕陽紅

我回到二樓住家後,不久就接到監視器公司的電話,說施工人員已經來到了樓下大門外,我看到牆壁上的鐘已經下午2點了。

因為早上已經將細節都談妥,而且監視器公司派來施工的師傅很專業,所以工程進度很快,也許施工的機具聲音太吵雜,剛施工不久我就接到汪姐的詢問電話。因為樓梯間檢視系統可以在各戶安裝即時監視螢幕,這關係到每戶的意願,我在電話中向汪姐說要我要立即上樓親自向她報告。

我進到汪姐的臥房後,看到她仍然半臥半坐的靠在床頭,也許剛才我的表白更強硬、更堅定,她似乎有些怕直接面對著我,一看到我進臥室,臉上有些羞赧的低著頭。

當我向她說明是樓梯間在施工安裝監視系統的原因時,她終於抬起頭,臉色變的有些蒼白,眼神很複雜,但是聲音卻很冷淡的說:「小弟,你怎麼真的又亂花錢,你這樣做不會讓汪姐感激你,反而只會讓汪姐認為你太不成熟了,也會讓汪姐原本對你的好感消失,你讓汪姐太失望了!」

「小弟,你有沒有想到,也許妳去世的父母和汪姐一樣,為了怕他們死後,你的生活受委曲,盡量將省吃儉用的錢留給你,而你卻只為了討好一個剛認識,卻還不知道是好是壞的老女人,把父母生前留給你生活的錢,就這樣隨便亂花,萬一那個女人不喜歡你,或是只想利用你,你有沒有想到,到時候你的錢都花光了,你以後要怎麼生活呢?」

「小弟,汪姐只是因為剛搬來,不熟悉環境才會受傷的,以後熟悉、習慣了,再注意一些就不會再發生了,現在工程才剛開始做,你可以去要他們停下來,說我們不想做了,這樣你也許可以減少損失一些錢,……」

「汪姐,工程不可能取消不做的,都有訂契約的,取消契約是要給兩倍工程款的賠償金。汪姐,即使妳會認為我不成熟,即使讓妳討厭我,但是我還是會做,我不想看到我喜歡的人受到任何傷害。我還年輕,錢花光了,我再努力賺錢就還會有錢,心愛的人受到傷害,卻會終身遺憾,而且不管妳說的對方不喜歡我了、或是只想利用我,我只會在乎我當時有沒有為對方全心的付出。」

「汪姐,撇開我和妳之間的私人感情問題,為了這棟大樓每一戶住家的安全,在樓梯間安裝燈光和監視系統,妳說是不是有需要呢?」

「這…這…為了住戶的安全,在樓梯間是應該安裝燈光和監視系統,但是要由大家一起出錢,也不能只由你出錢。」汪姐慢慢地被我引導到有關公共安全的議題了。

「汪姐,那我先出錢,等以後其他幾戶有有人住了,到時候我再讓妳和其他住戶分攤出錢,好嗎?如果汪姐沒有其他問題,那我下樓去監工了。」我又擺出一臉撲克牌老K般的臉孔了。

「小弟,你…你…」汪姐突然臉上露出欲言又止的神情。

「汪姐還有其他的問題嗎?」

「小弟,汪姐…汪姐想上衛生間,想請你…幫忙……」看到汪姐憋的滿臉通紅,我雙手迅速抱起她,快步的走進浴室裡……。

抱著汪姐回臥室時,汪姐早就沒有剛才罵我那種氣勢了;想到剛才在浴室裡,汪姐不得不要我幫她脫下內褲的香豔畫面,和她那滿臉尷尬和羞赧的情形,我心裡樂不可支的笑開懷了。

將汪姐放到床邊坐好後,我告訴她要下樓監工,等一下安裝到她家的時候會再和師傅一起進來,我轉身要離開時,汪姐吶吶的說:「小弟,以後不要再亂花錢,不然汪姐真的會為你擔心,……」

「汪姐,不然從今以後我的錢都讓汪姐幫我管,好嗎?」我回頭笑嘻嘻地說。

洪姐回到家時,樓梯間的監視系統已經安裝好了,為了方便各戶的守望相助;安裝在每戶客廳裡的即時監視螢幕,除了可以監視整個樓梯間之外,還可以切換成與各戶之間的即時視訊。

洪姐是透過即時視訊呼叫我的,她那招牌式的嬌笑聲,從揚聲器內大聲的擴散在整個客廳中:「林小弟呀,洪姐還真佩服你敗家的手段和速度,嘻嘻嘻!就這麼一天又敗掉這麼多錢了;不過洪姐還是要稱讚、獎勵你一下,這叫啥的保全系統還真不錯,只要有人在樓下打開大門,整棟大樓的樓梯間燈光就自動開啟,監視器裡也看的清清楚楚的,這套設備對整棟大樓的居住安全太有幫助了,嘻嘻嘻!連洪姐都想要搬過來這裡住了,小弟,你是這棟大樓的元老,不如你幫洪姐問問看其他空戶的屋主是誰?要不要出售或出租呢?」

洪姐在第三天早上的上班後,由汪姐打電話告訴我說,她已經可以下床用腳輕輕地著地了,而且只要不要站立或行走的太久就可以了。

放下電話後,我坐在臥室的辦公桌前檢測著整間房子裡的隱藏式監視系統效果,為了隱私及安全,隱藏式監視系統是獨立封閉的主機,測試後,我對那些專業師傅的施工成果非常的滿意,尤其那些隱藏式鏡頭的裝設位置,就是連知情的我,從外觀上也無法看到鏡頭的位置,而且鏡頭焦距的熱感式自動追蹤功能,讓拍攝的畫面非常清晰細膩。

監視系統測試後,我打開信箱回答幾個網拍者的問題和檢查訂單的數量,這時室內電話鈴聲又響起,我拿起電話後,電話中傳來洪姐那嬌媚的笑聲:「林小弟,在家嗎?專門上門請教的大美女在樓下門外了,嘻嘻嘻!…」我抬頭看看牆上的鐘顯示著剛過早上10點。

洪姐進入我家後,看到只穿著內衣短褲的我,正在整理要寄出的物品時,她臉上的小黑痣又帶著媚惑般的笑聲說:「林小弟,看起來你還真像個專業販賣網拍的人。嘻嘻嘻!洪姐臨時不請自來的,會不會耽誤到你的生意呢?」

「洪姐,小弟說過了,隨時都歡迎妳來。…洪姐今天怎麼這麼早就回來呢?」洪姐坐在沙發後,我從冰箱裡拿出一瓶果汁,倒了一杯放在她的面前後,我也坐到沙發上。

「小弟,那天不是跟你說過了,洪姐對你做網拍的事很有興趣,所以特別來想你請教網拍的情形,嘻嘻嘻!洪姐這年紀的人對電腦一竅不通,聽說網拍的市場很大,而且洪姐又只對賺錢很有興趣,嘻嘻嘻!所以只好來請教了……」洪姐妖魅般的小黑痣配合著她嬌媚的笑聲,又開始誘惑著我內心中獸性本能般的邪念。

我先試探性的詢問洪姐對電腦理解的程度後,再慢慢的解說著網拍的情形;為了讓她實際的了解,所以我請她進到我臥室裡,兩人坐在辦公桌前。我先打開螢幕後再關機,然後先告訴她整套電腦的組成架構,……

洪姐的個性很外向、活潑,而且多年的生活歷練,讓她很會觀言察色,可惜她似乎連初中都沒讀完的樣子,對很多知識的認識總是一知半解,這讓她在學習電腦過程中,造成很大的障礙,雖然我反覆的解說,她仍然一知半解;而在邊學邊聊中,我知道她的年齡比汪姐年輕三、四歲,已經離婚多年了,而且沒有小孩,現在一個人住在一間大約20平方米的出租套房,因為個性活潑,又很有衝勁,業績還不錯,所以經濟情況還過得去。

當我向她解說完一個段落,拿起杯子喝著茶時,她看到桌上的電子鬧鐘顯示著11點27分的時候,用手肘抵了我的手臂笑著說:「小弟,謝謝你這麼詳細的教導,從現在起,你就是洪姐的老師了,洪姐一有時間就會來賴定你,嘻嘻嘻!快中午了,洪姐要先出去幫樓上的汪姐買些吃的。對了,洪姐來找你學網拍的事情,你可要幫洪姐保密,你知道洪姐說的保密的意思吧!嘻嘻嘻!」

洪姐走後,我開啟隱藏式監視系統裡的資料夾,檢視記錄下來的影片文件後,對於這套系統的功能和錄下的影片更加滿意,尤其將洪姐在影片中定格放大檢視,連眼角那若有若無的魚尾紋都清晰可見,甚至包括她臉頰上,刻意藉著化妝隱藏的幾顆淡淡的小雀斑也看的到。看完所有錄影文件後,我把沒有用的紀錄文件刪除掉;然後帶著要寄出的貨品,提著折疊式腳踏車離開家裡。

汪姐的腳傷在經過五天的休養後,已經完全復原,也開始出去工作了,而照顧她的洪姐也搬回自己的租屋處了。也許汪姐的保守個性和傳統的道德觀念讓她仍然無法讓她自己釋懷,她有些刻意的避免直接和我見面,但是每天總會透過電話或保全系統的即時視訊問候幾句,然後最後總是在她欲言又止的情形下結束通話;雖然她也幾次表示,為了感謝我,希望能請我和洪姐吃頓飯,但是被我婉轉的拒絕了。

倒是洪姐這幾天總是天天到我家報到,理由她是一定要學會網路拍賣,因為她有一些開工廠當老闆的客戶,答應要讓她以大盤商的優惠價格進貨。可惜她對電腦的學習進度總在迷迷糊糊,無法突破入門階段;不過因為每天見面,她對我的學歷和知識似乎越來越信服;因為學習電腦過程中兩人難免要手把手的指導練習操作,洪姐對待我的言語和動作也越來越開放、大膽;也許因為兩人年齡上的差距,也是讓她對我毫無顧忌的原因吧。

這一天早上起來時,很難得的發覺手機上有汪姐傳給我一封短信,說要回她原來的城市找舊鄰居敘敘舊,順便看看能否招攬到保險,所以會晚一點才回家。

因為天氣越來越熱,所以起床後只穿上小短褲,吃完早餐後我開始檢查、把玩著昨天廠商寄過來的全智能手錶。不久,對講機又響起洪姐的聲音:「林小弟,衰哥小老師,大美女姐姐來報到了,快開門!嘻嘻嘻!」我邊按下大門電子鎖,邊抬頭看到牆壁上的時鐘顯示著早上10點47分。

洪姐打開門後,我發現她並沒有穿著平常拜訪客戶時常穿的套裝,而是有些低胸的小紅點白色短洋裝,尤其洋裝外套著一件粉紅色短披風,讓她那中年婦人的豐滿胸部,顯露出深深的乳溝,嘴角上的小黑痣襯托在畫著淡妝帶著笑意的臉上,散發出更強烈的妖魅風情。

我抬頭看了她一眼,仍然假裝不在意的整理我的貨品,笑著說:「洪姐今天怎麼穿這麼漂亮,外表看起來都快變成比我年輕的辣妹了。對了,今天洪姐怎麼都快中午了才要來學網拍呢?」

「什麼辣妹?辣你的頭啦,嘻嘻嘻!洪姐都這年紀了,當辣妹的媽還差不多。天天都穿那套拜訪客戶的制服,穿的洪姐都快成老太婆了,昨天洪姐好不容易簽個大單,所以今天放自己一天假,就當獎勵自己了;而且今天洪姐算要賴定你了,反正很久沒有好好的把你當冤大頭,中午洪姐就在你這裡吃定你了。嘻嘻嘻!」洪姐走到我身邊,看著我整理貨品後,扭著臀部頂了我一下,還笑嘻嘻的拍拍我赤裸的肩背。

「今天洪姐不學電腦了?」我用眼睛飄了他一眼

「早上不學了,有你這個冤大頭在,吃完午飯後,下午再學吧!嘻嘻嘻!小弟,洪姐也不會白白吃定你,你的豪華大冰箱裡有什麼?洪姐幫你弄些好吃的,中午就當是洪姐請你的謝師宴了,嘻嘻嘻!現在你先自己忙吧。」洪姐又扭著身體走進廚房了。

「哇!小弟呀!我說你還真是敢享受,你這豪華大冰箱裡面真是琳瑯滿目、應有盡有,真不愧洪姐稱讚的豪華大冰箱,嘻嘻嘻!洪姐中午有口福了,喂,小弟,午餐你有沒有想吃什麼特定的口味?洪姐一定好好表演,讓你知道什麼是五星級料理師的廚藝,嘻嘻嘻!」

「洪姐,我都隨意,妳喜歡吃什麼妳就自己弄,反正小弟就等著品嚐洪姐的五星級料理了!」

「小…小弟,你這裡的瓦斯爐…怎…怎麼都沒瓦斯呢?」廚房裡傳來洪姐有些吱吱唔唔的疑問聲,我收拾好手裡的貨品後,走進廚房看到洪姐把一塊切的零零落落的牛肉放在平底鍋裡,她一隻手拿著平底鍋,一隻手在平台式流理台的開關上切換了好幾次。

我走到她身邊,用手在她那被洋裝繃緊的臀部上輕輕地拍了一下,笑著說:「洪姐,這套歐式流理台是會認主人的,還是小弟來吧!」我到外線瓦斯進來的總開關打開,讓外線的瓦斯進來。

「嘻嘻嘻!小弟,其實洪姐…洪姐這輩子,嘻嘻嘻!這輩子不曾下過廚房…嘻嘻嘻!不然這次洪姐就自動降級當你的試吃評審員,嘻嘻嘻!下次,下次換洪姐請你了。嘻嘻嘻!」洪姐有些面紅耳赤的站在我身邊,看我重新將那塊牛肉倒在砧台,熟練的剁成肉泥,自嘲的陪笑著。

我用臀部頂了洪姐,笑著說:「試吃評審員是要坐在評審席上,不是站在廚師旁邊偷學藝的,汪姐,請妳先到餐桌那裡坐了。」

花了十多分鐘,弄了兩盤肉絲炒飯、一盤炒豆芽、和青菜牛肉丸湯,洪姐看著擺在她前面的午餐,再看著我俐落的將筷子和湯匙擺好,她用湯匙搯起炒飯試吃了一口後,如看外星人般的看著我說:「哇塞,小弟,洪姐真的太小看你了,洪姐原來以為你只會當宅男、賣網拍,沒想到你做菜也是一把罩,哇,以後哪一個女人當你老婆可就有口福了,不過,嘻嘻嘻!中午這一餐倒是讓洪姐捷足先得了。」

「洪姐既然這麼羨慕,以後洪姐只要想當有口福的女人,小弟一定天天滿足洪姐的胃口。」看著洪姐那妖魅般的小黑痣,我心中跳了幾下,表面卻平靜地坐下來開始吃飯了。

「去去去,你這小壞蛋,洪姐年紀都可以當你的媽了,還想吃洪姐這老母雞的豆腐,嘻嘻嘻!你不怕到時反而讓洪姐吃掉你這隻小公雞……」洪姐說完,似乎才想到她話裡的曖昧語病,頓時滿臉羞紅的看了我一眼後,又低下頭吃吃的笑起來。

「好呀好呀!洪姐既然不怕,吃完飯後,我和洪姐整個下午再繼續來個公雞和母雞大作戰吧!」我假裝不知道她的語病,大聲的笑著說。

洪姐抬起頭看到我表情如常的和她邊說笑邊吃飯,她也繼續吃飯,但眼睛時常不自覺地偷偷瞟著我赤裸的身上而臉紅。

吃完飯後,當我收拾碗筷時,洪姐搶著也要做,兩個人的手在互搶碗筷碰觸時,洪姐的手卻突然如被電觸到般的縮回去,我笑著說:「洪姐,妳先去客廳坐著看電視,趁機也休息一下,下午妳還得學網拍課呀!」

「喔!」洪姐的眼神已經有些散渙而發痴般的看著我赤裸的胸膛,然後臉上變成羞紅的低下頭後,默默地走到客廳坐在沙發上,我發覺她的兩腿也有些發軟的感覺。

我將廚房收拾清潔後,走到客廳時,看見洪姐已經滿臉酡紅,雙眼如水般迷濛,因呼吸有些急喘而讓她中年婦人豐滿的胸部不停地起伏著,我微微笑著走進臥室裡,拿了一條毛巾被,走回客廳將毛巾被蓋在神智已經陷入昏睡中的洪姐身上後,然後我再回到臥室裡,將電腦及監視系統的螢幕開啟,我上網處理網拍的事情,偶而看著監視系統螢幕裡沈睡中的洪姐。

大約經過一個多小時後,我瞥見螢幕裡沈睡中的洪姐逐漸清醒的動起來,她掀開蓋在身上的毛巾被,抬頭看著四周後,兩隻手又在全身各處撫摸檢查了一遍,當我看到她站起來後,我立即迅速的關掉兩個螢幕,並閉起眼睛趴在辦公桌上。

不久,我聽到洪姐走進臥室輕微的腳步聲,又停了一會兒,洪姐用手輕輕地碰觸到我的肩背後又縮回去,停了一會兒後,她的手開始輕輕地搖晃著我的肩膀,溫柔而輕聲的叫著:「小弟,小弟!」

我抬起頭後用手揉揉雙眼,回頭看著洪姐說:「汪姐,妳醒來了,剛才看到妳疲倦的睡在沙發上,不敢吵醒妳,我就先進來想上網處理一些網拍的事情,卻沒想到一坐下來,突然感覺很累,不知不覺就睡著了。現在仍然感覺仍然全身無力的想再休息一下。洪姐,不如今天暫時先不要學網拍了,好嗎?」

洪姐的臉上仍然泛有些微的潮紅,本來眼神仍有些狐疑,聽了我的話後,眼神稍微和緩,她眼珠在眼眶內溜了一圈說:「好呀,小老師既然想偷懶,洪姐也只好配合了,可是,嘻嘻嘻!你想再睡覺休息,那讓洪姐這個學生孤伶伶怎麼辦?洪姐今天可是專門來賴定你這冤大頭的,而且,嘻嘻嘻!中午吃飯中,是誰誇口說整個下午要繼續公雞和母雞大作戰的遊戲呢?」

「洪姐既然這麼說了,好,反正現在才下午2點多而已,小弟今天就捨命陪洪姐了,洪姐接下來想做什麼?怎麼玩?小弟都奉陪了。」

「小弟,你說這話洪姐愛聽,這樣才像洪姐心中的敗家子嘛,嘻嘻嘻!洪姐也不會太為難你,今天剩下來的時間就陪著洪姐出去走走,什麼時候洪姐玩累了就會放你回家。嘻嘻嘻!」

「好,小弟我把家裡剩下的都帶在身上,等一下出去,只要洪姐要啥小弟就付錢,只要洪姐心裡高興就好!」我拿起床邊的衣服往身上穿了。

「小弟,本來洪姐看到你對汪姐捨盡家財的行為,還有點…吃味,嘻嘻嘻!現在聽到你這些話,洪姐心裡感動的都快哭……,可惜洪姐年紀大……,嘻嘻嘻!小傻瓜…,洪姐先到客廳等你了。」

我肩上斜掛著小背包和洪姐下樓,洪姐帶著我走向她停放機車的地方,說她們的交通工具就是機車,還告訴我說,其實在保險公司工作很辛苦,整天騎著機車拜訪客戶或做客戶服務,有時碰到急件或是搶大單,風吹、日曬、雨淋也要出去。我趁機問她做保險有多久了?當初為什麼會進入保險的行業?

洪姐很難得的沒有再用嬉笑的態度對待我,她說她今年已經快47歲了,幹保險也快25年了,當初也是和汪姐的情形差不多,因為離婚後,學歷低又無一技之長,才進保險業;她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忽然又瞥了我一眼,滿臉風情的笑著說:「林小弟呀,你一直打探洪姐的事,該不是真的對洪姐有興趣吧?嘻嘻嘻!可惜洪姐年紀太大了,你又太年輕了,不然你雖然有些敗家,但是中午吃飯時,洪姐對你還真的有點動心,嘻嘻嘻!小弟,如果洪姐說當時想要吃掉你,會不會嚇壞你!」

洪姐戴上安全帽後,又從她粉紅色機車的置物箱裡拿出一頂新安全帽給我,她聽到我說有機車駕照,但幾乎不曾騎過,她坐在前座,又笑著拍拍我的肩膀說:「嘻嘻嘻!虧你還是敗家的年輕人,這樣怎麼能“香車美人”呢?」

「沒關係呀,洪姐,至少現在小弟可以讓妳實現“粉紅車載帥老公”的美夢了,是嗎?」坐上後座的我,雙手用力環抱著洪姐腰間,用力地勒緊了一下,我感覺洪姐全身突然瞬間繃緊的抖了一下。

洪姐的機車停在商店街前的停車場,她說某家百貨公司有件女裝,她很喜歡,趁著今天有空就找我來陪她看一看。正在說話時,我突然瞥見她前方外側一輛機車歪歪斜斜的衝過來,瞬間中我連忙將洪姐抱緊快速的轉了幾圈,我的背部卻撞在路邊的電線桿,而被我抱緊的洪姐,卻緊緊的壓在我的胸前。

看著機車歪歪斜斜遠離,我的身體前後都被壓擠的發痛而滿臉呲牙咧嘴,洪姐等到機車離去後,才驚魂未定的突然嚇醒,她看見我痛的皺著眉頭的臉,滿臉心疼的問我有沒有受傷,我倚靠著電線桿,讓疼痛感逐漸減輕後,誇張地扮著鬼臉對她苦笑著:「洪姐!表演英雄救美的男主角不容易呀,小弟肋骨差一點就被女主角胸部的兩顆大飛彈壓斷了。」

「洪姐就是要壓死你這小壞蛋,臉上都痛的快變型了,還要說瘋話!」洪姐突然臉紅的在我的手臂上擰了一下後,卻又要我轉身讓她看看背部有沒有受傷。

從百貨專櫃出來後,洪姐滿臉喜悅的載著我,還邊騎邊說著她做保戶服務碰到的趣事。剛才在百貨專櫃裡,洪姐試穿完她喜歡的那件淺紫色夏季洋裝出來,知道我已幫她結完帳後,她的心情就一直處在興奮中。離開商店街,騎上機車後,我問洪姐接下來她想去哪裡,她笑著說:「接下來要把你這個敗家的傻男人拐到洪姐的家關起來。嘻嘻嘻!」

「好呀好呀,但是關起來後,可要把我這樣和洪姐綁在一起,不然會被我偷跑了。」我把雙手又勒緊她的腰,臉頰貼在她的背部笑著說。

「小弟,不要這樣了,快放開!……」洪姐被我這個舉動嚇住了,她的身體忽然變的繃緊而僵硬,隔了一會,她幽幽地說:「小弟…,洪姐…覺得你今天怪怪的……」

「是呀,聽洪姐這麼一說,我自己也是這樣的感覺,好像從中午要吃飯前,就發覺自己怪怪的,好像一碰到妳的身體,就像被電觸到般麻麻地的,而且心裡感覺很煩躁,全身懶洋洋的,可是卻又好想一再去碰觸妳,我自己都覺得怕怕的。洪姐,不然妳現在載我回家吧,下次有時間,我再陪妳出來玩,好嗎?」我雙手又在洪姐的腰間勒緊了一次。

「小弟,你說你也是從吃午飯前……?唉!…反正都快到洪姐家了,洪姐至少也要請你到洪姐家喝杯茶,小弟,你自己要克制一點,不要到時真的會和洪姐一……!」

洪姐的家租在一棟蓋了12層高的電梯大樓中第四樓的其中一間小套房,因為剛才洪姐的話,所以雖然一起走,但我總是慢洪姐一步的距離,洪姐看見,本來想說什麼,但又沒說出口,不過她興奮的情緒也漸漸地消失了,只是輕輕嘆了一口氣。

走到一樓電梯門前,剛好有人從電梯出來,看到電梯已經都沒有人了,我伸手往電梯裡比個請的手勢,手指向電梯裡彈了幾次,請洪姐先上樓,我按著旁邊另一台電梯的門,洪姐張一張嘴後,又嘆了一口氣說:「洪姐的家在505。」

到達四樓電梯開門後,汪姐已經在電梯外等著了,看見電梯裡只有我一個人時,她伸出手用力把我拉出電梯外,邊走還邊嚷著:「小弟,洪姐只是嘴裡稍稍向你提醒說要自制一點,你就嚇成這樣,害的洪姐一下午的好心情都跑光光,你這白痴男人,真是要氣死洪姐了!」

洪姐打開她家的大門後,又把我用力的拉進房裡,關起門後,轉身把我逼在大門邊,她的兩手頂在我背後大門上,連鼻尖都快碰到我的鼻尖上,滿臉通紅的吼著:「小弟,也許就是春天這種鬼天氣的關係,洪姐今天也是和你一樣怪怪的,洪姐自己心裡也是怕自己控制不了,所以才提醒你,不然洪姐都47歲了,還怕你這種奶油小男生碰,你的身體挨到洪姐的身體,也許別人還會以為洪姐在佔你這個小傻瓜的便宜呢?好了,現在到洪姐家裡了,你不是想摸、想碰嗎?來呀!我…啊…嗯嗯……!」

洪姐本來是氣急敗壞的,但最後卻失控了,因為她頂在我背後門上的雙手滑掉,雙手緊張的抱緊我的頸後,讓她的嘴貼在我嘴唇上,不知怎麼的最後卻變成兩個人相互擁抱的親吻著,我的的舌頭也進入她的嘴裡挑逗著。在不知不覺中,我抱著全身逐漸發軟的洪姐,逐漸地移動到床邊,最後兩個人終於滾倒在床上了,………

激情中的洪姐,眼神散渙而渴望的看著我,炙熱的雙唇間如缺水的魚嘴,不停地張合著而發出輕微的呻吟聲,隨著我雙手從她的耳後輕輕地撫摸而緩緩移到她的頸肩,洪姐全身也不安的扭動著,當我的雙手隔著洋裝握著她豐滿柔軟的乳房捏揉著的時候,她的雙手在我的背部也不停的撫摸著,她嘴裡的呻吟聲也逐漸地升高。

我的嘴唇跟隨著雙手,輕輕地舔著洪姐的耳珠,呵著氣,然後用舌頭輕輕的摩擦著她的脖子後,如鳥般的啄吻著她的雙唇;我的雙手將洪姐的短洋裝掀到她的胸部上方,並將她半罩杯紫色胸衣也掀起,我的嘴移到她豐滿柔軟的乳房上,用力的將乳房吸吮著……

我一隻手不停地揉捏著她另一邊乳房,搓揉著乳房上暗紅色的乳頭,我另一隻手捏揉著洪姐有些發福柔軟的小腹上贅肉。思維陷入肉慾中的洪姐,她撫摸在我背部的雙手也迫不急待的掀開我的上衣,她的手指不停用力的抓扣著我背部的肌肉。

原本因動情卻瀕臨失去理智的我和早已沈迷在肉慾渴求中的紅姐,在不知不覺挑情翻滾中,兩人全身早已赤裸裸的相互糾纏著,當我的手在洪姐柔軟的小腹上不停的捏揉時,我的嘴唇由她的乳房上滑到她肚臍四周繞著舔吮,洪姐的全身不停的戰慄扭動著,她雙手茫亂的在我的肩膀和頭髮不停地抓、捏,她嘴裡不停的發出“哼…哼…噢…噢”般呻吟的叫春聲……

當我在洪姐小腹上捏揉的手,滑到她小腹下光潔飽滿如饅頭般的墳起部位時,正沈迷在肉慾渴求中的紅姐卻突然清醒,驚恐而激動的將我推開,讓瀕臨失去理智的我也猝然清醒,從洪姐身上翻滾到她身旁的床上,不停地喘息著…

「洪姐…對不起!我一時糊塗剛才差一點就把妳污辱了,謝謝妳能及時的推開我,我從來不曾和女人發生過這情形…,洪姐,我犯錯了,對不起妳,如果妳不能原諒,我會負責,會承擔我犯錯應得的後果!洪姐,我現在覺得很丟臉,我先回去了!」我快速的拿起我的衣服,穿上後,我向洪姐低頭行禮後,走向大門。

「站住!你…你說…你是第一次和女人做這種事?……唉…你…你先回去吧,洪姐現在心情很亂……」滿臉春情尚未消退的洪姐,赤裸的坐在床上,兩隻手掩蓋著她的三點部位叫住我,當她確認我還是第一次的“初哥”時,聲調和語氣卻變的怪怪的。

洪姐住家離我家大約不到5公里的路程,我離開洪姐住家後,搭著計程車回到家裡,已經是晚上七點多,進到廚房我打開冰箱,想為自己準備晚餐時,不經意的看見冰存在裡面的幾瓶中度酒精的紅酒,我想起中午和剛才洪姐家她那不由自主的脫序行為,於是我先將放在小背袋裡的幾小包PT-141吸入式催情粉拿出放進冰箱內最底層的小置物盒裡,並從小置物盒內拿出一個小瓶子,將小瓶子裡的液體分別在滴幾滴在一瓶紅酒內,然後將這瓶紅酒放在餐桌上,我做完善後工作以後,才開始準備晚餐。

當我坐在餐廳慢條斯理的享受牛排晚餐時,大門的門鈴響起來,我抬頭看見牆上的掛鐘已經是晚上9點28分了。打開大門後,看到汪姐仍然粉紅色套裝,盤成圓髻的髮型,手裡提著女用小公事包,鵝蛋型的臉上顯露著奔波後疲憊的倦怠感。

「汪姐,忙到這麼晚才回來?看妳的神情這麼疲憊,快請進來!我正在吃晚飯,汪姐也應該還沒有吃吧?正好可以一起吃?」

「小弟,對不起,本來這麼晚了不應該打擾你,但剛走到你家門口時,卻仍忍不住的想來再看你一下…,所以……」汪姐有些羞澀的看著我一眼,又低下頭。

「汪姐,謝謝妳奔波了一天,剛回來還沒有踏入自己的家門,卻先關心我,汪姐先到餐廳裡坐,等一會兒,我們再邊吃邊聊吧。」

「小弟,你怎麼這麼晚才吃晚飯?桌上怎麼還擺著酒,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汪姐坐在餐桌的椅子上,看著餐桌上那瓶紅酒,向正在廚房煎煮牛排的我問著。

「這瓶酒……,對了,看汪姐的臉上疲憊的樣子,是不是今天業績不太滿意……」我將煎好的牛排放在汪姐的餐桌前,坐到自己椅子上,拿起刀叉切著牛排。

「小弟,汪姐真是一個差勁的女人,連以前曾經交情很好的鄰居好姐妹,汪姐都沒辦法讓她們認同我的工作,甚至對汪姐還明諷暗刺的,讓汪姐……唉!……汪姐回來經過到你家門口時才……,唉!汪姐真是一個沒有用的人……小弟,汪姐現在心情……小弟,既然你正想喝酒,也倒杯酒給汪姐吧!」汪姐吃了兩口牛排後,放下刀叉,神情頹然的說。

「汪姐,這酒是…是……,妳現在的心情狀態喝酒會……」

「小弟,汪姐很少喝酒,所以最多只喝兩杯,讓心裡的悶氣發洩一下而已,……小弟……」看著汪姐那古典的鵝蛋型臉孔和那雙像會牽引人進入夢幻的眼神,我拿了兩個高腳杯,倒了兩杯紅酒。

「汪姐,妳不要再自責了,在我心裡汪姐是一個為了家、為了兩個女兒而甘願獨自默默付出和承受的好女人,所以請汪姐不要對自己妄自菲薄……」

看著汪姐喝下半杯酒又吃了兩口沾著牛肉醬汁的通心麵後,我不斷好言的細訴著汪姐的優點,也許我的話讓她覺得正中心懷,汪姐喝完一杯紅酒後又要我再倒一杯…

看著喝完幾杯紅酒後,在微醉中的汪姐滿臉酡紅、呼吸急促,眯著渴望的雙眼看著我,我離開坐椅,走到她的身邊,雙手將她的頭擁抱靠在我的胸懷裡說:「汪姐,妳是我喜歡的女人,看到妳活的那麼辛苦,我心裡會很疼……」

汪姐神智雖然仍有些清醒,但她身體內不斷湧起的陣陣情慾,讓靠在我懷裡的汪姐似乎想壓抑而全身不停的顫抖……,最後她終於抬起頭雙眼迷離的望著我,她聲音有些顫抖的說:「小弟,吻我!」然後又閉上眼睛……

我低下頭,先在汪姐的額頭吻了一下後,又吻了她小巧的鼻尖,最後我的嘴的蓋住她的雙唇用力地吸吮著,汪姐的雙手也用力的抱住我的背部,我的手托起汪姐的腋下將她靠著餐桌,雙手掀開她的上衣,撫摸著她的背脊後解開她胸衣扣子,我的手滑到她豐滿而柔軟的雙乳搓揉著………

神智已經陷入情迷意亂的汪姐,身體逐漸發燙癱軟,雙手緊緊抱著我的脖子,她似乎已經無法控制體內的情慾,氣喘兮兮,雙眼飢渴般看著我說:「小弟,我想…抱姐進去……」

頁: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