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媽玉婷的寬容與愛

那年的我大約15歲,上學的學校因為在鎮上所以一直是寄宿在舅舅家的。

我的舅舅是一名鐵路工,一年有半年時間是不在家裡的,那個時候條件比較艱苦,我一直和表妹擠一個床上,表妹比我小4歲,但是下面要寫的不是我表妹而是我舅媽,那年她應該是35樣子吧。

舅媽乾的是鎮上文化館的工作,相對比較注意外表,在那個年代就用上了香水,穿的也很時髦。

因為舅舅家沒有男孩子,我又長期寄宿在他們家,所以舅媽和舅舅對我都很好,當是自己孩子一樣寵著。

由於舅舅長期不在家,所以有的時候舅媽會讓我和表妹一起睡她的大床,她們一個被窩,我自己單獨一個被窩。

雖然那時候我已經十四五歲的樣子,但是那時候吃的比較差一點,相應的發育也比較晚,所以看著還像小孩子吧,舅媽也就沒把我當成大男孩或者異性區別開來。

但其實我的心裡那個時候已經慢慢開始變化了,喜歡看舅媽穿漂亮裙子,有的時候她在房間換衣服讓我們轉過去的時候,我會略微轉頭去偷看,發展到後來趴窗戶上偷看她洗澡。

舅舅那時候只要一回來,舅媽她就會早早催我們吃飯睡覺,突然有一天醒過來我發現舅舅正壓著舅媽身上,他的屁股翹的好高,舅媽發出一種低沈的喘息聲,我突然就頓悟了一樣,這個就是人家說的日尻,那瞬間我知道自己長大了。

有了這方面的認識以後我就開始更加關注舅媽,也經常找機會和她親近,有一次又是舅舅出去乾活,我記得那年的冬天非常冷,南方又不用暖氣,我就藉口說冷,一起鑽到了舅媽和表妹的被窩裡面一起睡,但是她們睡一頭我睡另外一頭,舅媽怕我冷把我的腳底抱著壓身體下取暖,當時就覺得雙腳觸碰到了一團暖暖的肉上了,好軟好飄的感覺,我知道那個是舅媽的奶子。

不想到還好,想到了這點下面的JJ瞬間就站立了起來,這個時候舅媽可能覺得睡的不舒服想側身翻下,但是無意中觸碰到了我的JJ,碰到的時候她驚愕了下,很小聲。

現在想來可能她是驚訝於我在那個年紀已經有大人這個能力吧,已經長大了,但是我被她這樣一碰以後就感覺硬的更厲害了。

後來迷迷糊糊的好久才睡著,那一晚是我第一次遺精,夢境中我抱著裸體的舅媽一直在親,具體也不知道在親甚麼。

第二天醒來我發現內褲濕嗒嗒的,好害怕,以為這個是尿床了,緊張的不得了,舅媽進來喊我起床的時候發現了,但沒說我甚麼,就笑笑說了下「小鬼頭變小大人了」。

從那次夢遺了以後,舅媽也似乎意識到了我的身體已經開始發育了,會有意無意地避開我一點,比如以前房間她都是內褲加內衣跑來跑去的,我還記得那個時候的內褲是比較保守的三角褲,現在都會套一件棉布的兩段式的睡衣。

舅舅回來她們睡一起的時候會弄個屏風擋在床前,但是那個時候我偷窺的興趣和癮已經越來越大了,基本每天都要去守著點蹲在窗外,但是有一天舅媽在洗澡,我趴在窗外看得興致勃勃的時候,不小心就摔了一跤。

隨著哎喲一聲,舅媽在裡面驚恐的喊了下甚麼人?就在我馬上要逃離現場之前,【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她套了件衣服出來就把我堵住了,看到是我,舅媽也吃了一驚,問我誰叫你這麼做的。

當時我的腦子裡面就害怕地想到她要告訴我爸媽了或者告訴舅舅了,我要沒有臉面了,舅媽可能也看到我的害怕了,語氣舒緩了一點又問我偷看多久了,問我想乾嘛,我支支吾吾的回答了『就想喜歡看舅媽的身體,舅媽很漂亮』之類的。

沒想到舅媽也沒發多大的火,就說了句以後不准偷看了,不然告訴你爸媽,說完還幫我擦了擦身上碰到的髒東西。

因為這個時候舅媽是蹲著幫我擦洗的,她剛才著急跑出來裡面根本沒有穿胸罩,我往下一看一對白花花的奶子就在那裡,沾著口水,水分還來不及擦乾,停留在顏色並不是很深的乳頭那裡顯得那麼的誘人。

十四五歲的少年身體就是這樣奇妙,瞬間我下面就起立了,我的襠部對著的就是蹲下來的舅媽的聯邦,她一下就發現了我的勃起,愣了一下之後也意識到了自己走光了,還裝作生氣但又有些害羞地說讓你別看了還看,以後回去看你老媽的去。

我也不知道怎樣想的脫口而出就說媽媽沒有舅媽好看,女人不論處於甚麼年代和年紀喜歡聽好話的天性都是一樣一樣的,舅媽瞬間就樂的呵呵地笑,說小鬼頭年紀這麼小就會討好女人,長大了不得了要。

最後還囑咐了我不要對別人說出我偷看的這件事情,不然她真的要生氣。

差不多也是在那個時間,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學會上了手淫,真的是無師自通的情況下學會的,因為那個年代也沒有島國片可以學,電視更加不要說了,而我的幻想對象當然是舅媽了。

多的時候我每天都要找機會擼下,紙巾,毛巾,窗簾上都留下過子孫,終於有一天擼的正嗨的時候被舅媽發現了,我尷尬的停頓在那裡,人像僵掉了一樣,準備迎接一頓劈頭蓋臉的臭罵。

不過這次舅媽但並沒有罵我,卻輕聲的問我這樣多久了?我沒有回答,因為我不知道怎麼說。

「你知不知道這樣對身體很不好?而且不衛生?」

沒想到說到這裡舅媽握起了我的小JJ,翻開包皮指著那裡對我說:「男孩子這裡要清洗乾淨,你隨便擦很容易這裡生病的知不知道?」

當時的我根本沒心思聽舅媽說甚麼,就是覺得下體一陣觸電般的暖流從陰莖一直傳遞到了大腦,整個人都酥軟了一樣。

一般色情小說到這裡都會出現舅媽幫我打飛機或者吹喇叭的橋段了,但是這個對於一個小鎮上的普通婦女,又只有過一個性伴侶——舅舅的女人來說其實太不真實、太虛幻了,舅媽最後只說了句儘量克制,實在想要的時候再弄,弄過要自己洗乾淨,就離開了房間。

我們那個年代汲取性知識主要還是靠街角小店的老書店,有些黃色小抄本,運氣好一點的有些國外的雜誌以及島國的小漫畫本,大家普遍的做法是偷偷撕掉描寫性愛的那幾頁自己藏好,從隻言片語的文字中自己去領悟也理解性愛的過程和美妙,當然我也是這樣做的。

只是看過舅媽洗澡以後我對所有的女性的幻想最後都是她的身體,甚至對同齡的女同學都沒興趣,這也發展到現在我的審美觀一直是豐乳肥臀的女人,對排骨妹一向沒甚麼興趣。

事情就這樣在平平淡淡中過去了幾個月,終於有了一次突破,那次是我發燒,燒的挺厲害,舅媽為了方便照顧我就讓我去她床上一起睡。

雖然已經燒的我整個人全身發軟,但是有這樣的機會的到來還是讓我很興奮,我假裝全身難受,死命的靠近舅媽的身體,舅媽大概也是看我難受的很也就沒管那麼多。

舅媽是背向我睡的,我們的姿勢正好是一個做愛的後側入式,我雙手小心翼翼的攀上了舅媽的肚子,看她沒有反應就一路往上摸向了一直嚮往的奶子,觸碰到了的乳房的下邊緣的時候明顯感覺到舅媽抵抗了,她雙手交叉護在胸前沒讓我繼續往上摸,還說了句別鬧好好睡覺。

我那個時候可能也是興奮的過了頭,不怕死地竟然又下手摸她屁股,說實話舅媽那個時候三十歲出頭經常跳舞身材確實很棒。

我的雙手輕輕的摩挲著她肥厚的臀肉,這次舅媽沒有明顯拒絕,我摸了幾下以後突然有個惡作劇的念頭,把褲子脫掉用JJ頂著舅媽睡覺,剛開始舅媽還沒覺察,但是我下面硬了起來以後她動了動想挪下身體沒想到一手下去碰到了一個堅硬小處男的陰莖。

舅媽下意識的想推開我,但是我又裝的渾身難受的很的樣子,她這時候輕聲地問我,是不是腦子裡面又亂想了?我裝的很費力的樣子說渾身難受,好燙。

接下來舅媽的反應讓我終身難忘,她說那你老實點別動舅媽幫你摸摸,但是你答應不可以和任何人說啊。

我興奮的直點頭,舅媽猶豫了一下,她的手守信地輕輕的捏起了我的小JJ雖然那個時候已經硬的翹起來了,但是尺寸還是很小的,她扯動著我的龜頭上的包皮上下套弄,當時那個滋味活了15年第一個女人真的在幫我擼,各種酥麻傳遍全身。

舅媽幫我套弄的時候我的兩隻手也不老實地下意識的去摸她,其實我是奔著她的胸去的,但是她一躲我反而不小心的摸到了她的屄。

那個時候我就已經知道那是女人尿尿也可以被插的地方,舅媽的身體我也早就看到過,黑黑的陰毛從陰唇外圈一直延伸到肛門外側,舅媽被我這一摸好像也懵了,凶了我一下說小孩子別亂摸,不聽話我就不幫你摸了啊。

接下來我就只能老老實實躺著繼續享受了,到底是小孩子,也就記得1、2分鐘的時間,小JJ激動的向舅媽吐出了人生第一次向女人噴射的口水,射得很高有些還噴到舅媽的臉上。

舅媽好像是埋怨似的說了句人小鬼大,怎麼這麼多呢。

。那次的發燒到了後來也還是沒因為舅媽的照顧而恢復,最後還是去了醫院掛鹽水,然後出院以後爸媽把我接回了自己家照顧。

這一回去就在家呆了一個月,我心裡那時候瘙癢難耐可想而知,剛讓舅媽可以接受我一點小動作了,而且她那雙第一次摸我陰莖給我擼的細滑小手讓我日思夜想,那些天幾乎每天在家想著舅媽的奶子、身體打飛機。

於是在我軟磨硬泡下媽媽終於又把我送到舅媽家,臨行前的一個晚上她還在跟我爸抱怨說兒子長大了竟然被別的女人拐跑了,我爸說我媽瞎說,肯定是以為我在那裡可以跟表妹玩才想著回去的,因為我也是這麼跟他們說的。

當我再次看到舅媽的時候,第一次知道了思念一個女人是甚麼樣的感覺,和想媽媽是完全不同的滋味。

當晚舅媽洗澡的時候我又忍不住去偷看了,不過這次沒有趴窗,那個時候條件差洗澡上廁所都是在一個房間解決的,就是洗澡上廁所的地方裝個簾子一拉,拿了臉盆和熱水瓶進去就可以了。

自從舅媽上次發現我偷看以後我膽子也大一點了,感覺她第一次沒罵我,是不是就是默許我這樣做了,在那之後我喜歡躲在簾子外面撩起一條小角偷窺,正看的血脈噴張的時候舅媽突然對著空氣說了句還沒看夠啊,又耍流氓了要。

我一驚,原來舅媽早就發現了的,我悻悻的退了回去,不過舅媽說了句讓我終身難忘的話:「幫我遞下衣服我忘記拿了。」

我那個小心臟緊張興奮的真的要撲通撲通就要跳出來,小心翼翼的撩開了簾子遞了過去,這次我故意把簾子撩大了一點,剎那間我日思夜想的那個身體就這樣呈現在我眼前,全身透白,一點點的水珠掛在高聳的雙鋒上,滑過平坦的小腹,直接延伸到下面黝黑茂密的森林。

我看得眼睛一眨不眨,深怕會錯過這個美麗的畫面。

「還要看啊,還沒看夠啊你。」

舅媽半嗔半惱地凶了我下,但是我內心知道舅媽並沒有真生氣,我也不知道怎麼想的就回答了句舅媽太好看了,我一輩子都看不夠。

後來舅媽說我從小就是個情種,天生會討女孩子喜歡那種。

說歸說我還是退了出來,舅媽稀稀落落地在裡面穿好了衣服出來,仔細的看著我說看來身體是好了,又要動那個心思了。

舅媽說這句話的時候,不是厭惡的口吻也不是生氣,更像是在挑逗我,我什麼也沒說就上去抱住了舅媽,用力的去嗅舅媽身上好聞的肥皂的香味。

舅媽摸摸我的頭說道:「都是小大人了還要發嗲。」

這個時間我的小兄弟又情不自禁的起立了,它也在用力的往前伸展想去體會舅媽身體的溫暖,舅媽很快就察覺了,打趣的說道:「這個小傢伙比你更不老實更不聽話啊。」

沒想到舅媽剛說完就把手伸進了我的褲子裡,我當時都定在那裡了,沒想到我心中的舅媽會主動的去抓我的JJ,那個溫暖的手,舒服的套弄著我的龜頭,又是那種酥麻的電擊感傳遍我的全身。

「以後不要老偷看我洗澡,被人家看到不好,難受的時候舅媽幫你,聽到了嗎?」

我恩恩哼哼的答應著。

自動有了上次舅媽主動的給我擼過一次以後,我們的關係就一下子親近許多,在少男的心中這更像是種戀愛的感覺,可能那個時候我都當她是個大女朋友了。

這種感覺特別是舅舅回來以後尤為強烈,每當他們拉上簾子在後面做愛的時候,伴隨著舅媽的呻吟和舅舅低沈的喘息,我的心裡從好奇轉變到酸溜溜的感覺。

終於一週以後舅舅又出去工作了,我就像那種短暫分離的小夫妻,放學了就往回跑,見到舅媽就往她身上撲,舅媽呵呵地直笑,說怎麼像只發情的小狼狗,看看你難不難為情。

我也不顧這許多了,上手就想摸舅媽的乳房,舅媽啊的一聲,微怒道乾嘛這麼用力,捏的我好疼,看不出你人不大力氣到挺大的,正好我這兩天排練的腰酸背疼來給舅媽按按吧。

前面說過舅媽是文化館的,她們經常要鍛鍊形體。

怎麼按呢?我怯怯地問到,那個時候我哪懂一個女人讓你按摩,等於就是給了你一把打開她情慾大門的鑰匙,舅媽拉著我的手放她腰上說,就這裡給舅媽按幾下,當時我站在床沿,舅媽躺著,我就不痛不癢的用手掌給她按著,按了幾下我問道舅媽是這樣嗎?舒不舒服。

舅媽嗯了下,這個時候我也不知道哪裡冒出來壞心思了,按按以後拉開了她衣服兩隻手伸了進去直接接觸了她的後背,舅媽似乎沒有準備好,身子抖動了下,但是很快她的身體反應告訴我她不排斥,我也有節奏的從外到內圍住她的腰附近來回按,按了幾下以後覺得舅媽好像睡著了,我的雙手就開始慢慢往上一點一點的探索著,慢慢來到了胸罩的邊緣,那個時候的乳罩和現在的不同,都是布料的一般不像現在有鋼托那麼緊。

而且那個時候的我手也不大,能從乳罩下面慢慢伸進去摸,剛接觸到光滑的肌膚,舅媽就有反應了,「小色鬼又不老實了啊,讓你幫我按摩你倒又來亂摸了。」

不過這次舅媽說歸說,卻沒有讓我停止的意思,我頓了頓也就不管了繼續往上摸,終於手指觸碰到了中心點——她的乳頭。

那是個怎樣個美妙的東西啊,舅媽的乳頭挺大的,有點像棒棒糖一顆,圓圓的,我用手指來回搓捏把玩著,舅媽也似乎有了反應,因為我聽到了只有她和舅舅一起做那事時候才會發出的呻吟。

這個時候我突然覺得特別自豪特別像一個男人,當然手指也隨著她喘息的頻率越來越加重。

此刻我已經失去了控制,另外一隻手也摸向了舅媽的屁股,我從小就覺得女人的屁股特別的美,到現在都喜歡白花花的圓潤大屁股,我想肯定是受了舅媽的影響。

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女人的逼到底是怎麼樣的結構怎麼玩的,以為屁股就是女人最後的一點秘密,所以我手也只摸到了她的屁股蛋蛋就不往下了,舅媽似乎很滿意我這次的動作,身體開始輕微顫抖,呻吟變成了哼哼聲,舅媽的屁股也慢慢的撅了起來迎合著身體的抖動。

如果換成現在的我,雙手肯定會下探到她的秘密花園裡,嘴巴會貼上那片溫暖的小嫩肉去舔去攪去細細含在嘴裡品位女人身上那塊最美味的嫩肉,但是那時候哪裡懂這些啊。

正當我猶豫不前的時候舅媽突然抓住了的手,把我的手一路往下帶,我的手摸到了她拉屎的那個地方,外面被一層毛包裹著,中間有一條溝,我的手指就來回在那條溝裡摩擦,這個時候舅媽輕聲的叫了出來,我以為我弄疼她了,停了下來。

舅媽急切的說道:「就那裡,舅媽那裡很癢,你幫我那樣揉揉。」

於是我就繼續剛才那樣重複著,男人和女人這點事情我覺得是天生的,玩了幾下以後我就摸索出原來那邊還有個洞,我的手指正好可以伸進去,我就一伸一抽的這樣玩著,玩著玩著舅媽下面似乎有水流出來了我還以為她要尿尿了,問她要不要上廁所,舅媽就說了三個字不要停。

此刻舅媽的褲子基本已經被我褪下了,此情此景作為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年如何能夠把持,我悄悄解開了自己的褲子,想像著舅舅趴在舅媽身上的樣子我也騎了上去,舅媽啊了一聲驚慌的坐了起來,問我幹嗎。

我說我也想和舅舅一樣和舅媽玩,舅媽呵呵呵地笑了出來,「這個不行,我是你舅媽,我們不好那樣做的,這個事情只有夫妻才能玩,你聽話,舅媽幫你下面弄弄。」

我當時哪裡敢過多的強求,只好撤了下來,不過這次舅媽幫我弄的時候也讓我摸她的奶,就這樣我們互相感受著對方身體帶來的刺激,我很快就一瀉千里。

那次以後我也常常會有意無意的問舅媽要不要按摩,舅媽呢也經常作為等價幫我打飛機,一直持續到我初中畢業去市裡上高中,然後舅舅單位倒閉了,他也搬回來了,我們也就沒有再繼續了,可能大家看的比較失望,不過這就是事實,我們沒有實質性的性關係,網上那種遍地乾姨媽,乾姐姐的我覺得多數都是編撰的,那個年代的婦女道德意識還是很強烈的,特別是亂倫這條紅線。

現在的舅媽身材已經明顯發福,有次去看望了下,我盯著她在廚房裡忙活,就覺得她裙子下面的屁股肯定又肥又軟,一天都在想著這個大臀,想著是否應該去試試看反應,還是不要去打擾她的生活了。

最後我還是沒能忍住,到了某個週末特地找了個藉口去了下舅舅家,上次見面還是過年吃飯,不過那個時候冬天穿的也多,這次看到舅媽頓時覺得眼前那個熟悉的肉體又回來了,還是那麼白,不過確實豐滿了許多,胸部脹脹的,中年婦女特有的那種木瓜奶,看得出來胸罩已經支撐不住那個重心,往下垂了。

中午的時候在舅舅家吃飯,好久沒去了,舅舅熱情的留我下來吃飯喝酒,邊吃飯邊回憶小時候開玩笑說那個時間一直住他們家怎樣怎樣的,還說從小就喜歡把我當半個兒子看待一樣。

不知不覺的我也喝高了,中間的時候去廚房洗手,舅舅家的廚房特別窄,只有1米多寬,只能容納一個人乾活,舅媽已經在洗碗,我喝點酒故意想從舅媽後面穿過去洗手。

我的身體側著,也就是我的正面疊加在舅媽的後面穿過去的時候,我故意裝的很擠的樣子,很緩慢地移動著,差不多對準舅媽的屁股的時候就把早已經勃起的JJ往她屁股上稍微頂了頂,我想舅媽肯定感覺到了我下面有反應了,微微側了下身體讓我過去了,還說喝這麼多啊,小心身體,你開車了,下午在這休息睡會再走吧。

我看著舅媽嗔怪的神情,以及臉上的紅暈,我知道我們的故事很沒完。

因為很久不喝白的了,那天確實喝的有點多了,午飯後就在舅媽家午睡了會醒酒。

舅媽家在前幾年就翻建了兩層小樓,,不是當年的格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睡醒後嘴巴火辣辣的乾,就起來找水喝,路過舅媽的房間的時候我鬼使神差的停頓了下來,突然想到舅媽是不是應該也在午睡,能看到點甚麼呢?想到這莫名的下面就硬了起來,當年偷窺她洗澡的那個魔鬼一下子又回到了我腦中,於是躡手躡腳的推了下房間門,從縫隙中看到舅媽果然在午睡,人側躺著背對房門,身上披著一條毛巾毯,但是下半身沒有掩蓋。

舅媽雖然年紀變大了,但是人還是很要漂亮的,穿的睡衣相對這個年紀的中年婦女也算時尚的,是一件絲質的睡裙,淺藍色,雖然不是老婆這種吊帶的,不過也就到膝蓋上的長度,但這著樣兩條白花花的大腿也是能夠吸引住我,我急切的想調整角度看到大腿上面的風光,沒想到這個時候我電話響了,舅媽聽到聲音一下子做起來了,我那時候的窘迫難以形容,不過沒經過大腦思考,我脫口而出說要走了,過來打個招呼看你睡著了沒想喊你了。

舅媽哦一聲的答應著,我隨口而出舅媽你身材保養的真好,沒怎麼變化啊,舅媽開心的答應著哪裡有啊,現在都胖成甚麼樣了,都是皺紋了,就你嘴巴會說。

說歸說我明顯能感覺到她那瞬間還是有少女般的開心愉悅的,於是我打算試探下舅媽看,能否回憶起當年我們的遊戲。

我就順著說道哪裡呀,你看你的大腿又白又嫩我老婆的也沒你皮膚細了,說著話我很自然的進去坐到了床邊,一手輕微的拍了拍她的大腿。

舅媽沒有明顯的拒絕,我心裡暗自高興,說明她還記得我們當年的遊戲和經歷,舅媽一直這樣漂亮的,我繼續恭維著人也湊了上去想抱住她,不過她這下躲了過去用手擋了下:「別鬧,你都是當爸爸的人了,還這麼調皮。」

當下我也不好再繼續試探,只好寒暄作別。

只是走前舅媽說有空多來玩看看舅媽,我也不確定過了這麼多年可能是舅媽老了,應該有49歲了,還是不能接受一個成年男人對她的性幻想了。

那些天在家我也一直在想,是該放棄了呢,還是再嘗試看看有沒機會了。

又到了週末了,我又鬼使神差的支開了一切活動又去舅舅家了。

還是一樣留下來午飯,只是過程中我有意無意的給舅媽也敬酒,想讓她喝多一點,看會不會容易動情,另外也是給自己壯膽,說實話正常狀態下我還是心有餘悸不敢跨出那一步的。

酒過三巡以後,舅舅照樣被牌友約出去打麻將了,就留下我和舅媽,我們就邊聊天回憶當年邊喝著小酒,一頓家常嘮下來後舅媽臉色也紅潤起來了,和我訴說這這些年的日子,又說自己身體大不如前了,肩頸如何的不好。

聽到此,我心想真不是一個機會麼,我就雙手搭了到了舅媽的肩膀,淘氣的說道,小時候我還幫你按摩了,現在手藝更好了,再給你按按吧。

不知道是不酒精作用,舅媽這次沒有反對,說了句讓我血脈膨脹的話,說收拾下去樓上,樓下讓人看到像甚麼話呢。

我知道好戲要登場了,那時激動的心情比任何時候都要強烈,差不多跟我第一次破處時一樣激動。

到了樓上,我問舅媽家裡有沒有精油,舅媽說哪裡有這個呀,藥油倒是有。

我想藥油就藥油吧,好歹也是神油的一種,於是拿了藥油手心裡搓熱就給按了起來。

舅媽今天穿的是上下兩段的居家服,隨著我手心慢慢的揉搓看得出來舅媽享受的閉上了眼睛,我藉口藥油不好洗,大容易弄髒衣服,輕聲說道我給你把衣服解開吧。

舅媽沒說話,我就自己決定地掀起了她睡衣,那個我年少時熟悉的身材再次展現在我的眼前了,還是那麼的光滑,只是確實胖了,肉有些多,但這也正是這個年紀的女人的魅力所在,看到舅媽沒有反對我也不敢太過放肆,只是傳統的手法按摩了脖子以後順勢往下,用手背觸碰了下她的奶子,從背後看她的奶子因為大和下垂已經被壓在身下有些變形了。

舅媽不知道是真有點醉了還是故意不想面對這一切,一動沒動像睡著一樣,此刻我想再大膽的試探下,雙手握向了她的奶子,觸碰到的時候感受到她的身體一顫,原來是裝睡啊。

不過舅媽還是沒有拒絕這次,於是我膽子更大了,兩隻手開始遊走在那對我熟悉又陌生的雙峰上,手指觸碰到那乳頭時候還輕輕捏過,舅媽奶頭很大,比我老婆的要大一倍,摸著很有意思,幾下反覆以後舅媽的奶頭明顯硬了起來,我低下頭在她耳邊吹氣問道,按得你舒服嗎。

舅媽嗯嗯的囈語著似乎不願意中斷這個美妙的體驗,此刻我的陰莖也早已硬了起來,我換了下姿勢坐到了她屁股上,此刻正好頂上了她的肥穴,軟軟的,豐滿風韻的一塊肉的感覺傳導到了我全身,那種滋味,舅媽明顯也感覺到了我的意圖,她一下子回神過來,讓我別鬧,被人看到丟死人了。

我說道小時候舅媽經常幫我弄舒服了,我現在也想給你弄的舒服一點,好不好。

舅媽還是沒吭聲,我想她肯定是煎熬著,我想再突破點,於是一手拉過她的褲頭想往下拽,但是舅媽雙手拉著不放,我沒辦法,只能把她翻了過來,去咬去舔她的奶子,這樣她顧得了下面就顧不著上面了,想推開我,但是我感覺到她反抗的不是那麼堅決,我嘴巴裡面吞吐嘬著她的乳頭,感受到她抵抗越來越弱,呼吸越來越重了,我以為要得逞了,但是這個時候舅媽哭了起來,我一下子懵了,停在那裡,不知道幹甚麼。

舅媽緩了下說我都這麼大年紀了,你就別拉我下水了,你小時候舅媽看你難受和你玩,現在你都結婚有家庭了怎麼還能搞這個。

這一下子,我下面也突然軟了下來,理智也逐漸恢復了,我自己解釋的說道,我就想讓舅媽也舒服舒服,你小時候對我好我也想對你好。

「你個小鬼頭,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想甚麼,還和小時候一個樣子,沒好心思。」

舅媽的語氣並不是罵我到像是調情,氣氛緩和了下來了,我的手又不老實了,又開始摸了上去。

舅媽說道你怎麼要看上我這個老女人了,你現在外面要玩也是小姑娘的啊,我就把好聽的恭維熟女的話都說了一遍,說的舅媽似乎很開心。

「那還只是和小時候一樣,我幫你吧。」

舅媽開始幫我解皮帶,一隻手伸進了我的內褲,那個感覺真是美妙到說不出來,雖然我也已經玩過十多個女人了,但是心裡傳遞來的刺激真的是完全不同。

就這樣舅媽又用那隻手給我揉搓了起來,最後想要射的那剎那,我硬把她的嘴按了下來,就這樣闊別了20年後我的子孫們又回到了最開始的地方。

直到現在,我和舅媽也沒有發生過實質性的關係,只是有時候去看她,舅舅不在家的話,就會讓她再幫我用手弄舒服,對於她來說這是我們兩個相處最安全平衡的方式了,至於以後有沒有可能會發生甚麼,我想也是機會不大了,畢竟舅媽的年紀是一天比一天大了,身體可經不起折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