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善良的人妻社工

此時,肥陳亦取代了旺叔的位置,手指不停地逗弄著嘉怡的小豆豆,並用肥大的舌頭輕舔著她的菊花蕾,還不時輕輕在菊花蕾上吸啜。連綿不絕的快感,不停的襲向嘉怡,使她實在有一點受不了,並且開始有點暈眩的感覺,但是嘉怡又捨不得把自已從快感中抽離.肥陳繼而用舌頭向嘉怡的屁眼,一下一下用力地插去,就像真的要把舌頭插進嘉怡的肛門內。

肥陳的每一下攻擊,對嘉怡來說,就像是一下一下的雷擊,徹底震撼了整體感觀神經。

嘉怡終於忘情地呻吟起來:「唔﹍﹍啊﹍﹍到了﹍﹍我﹍﹍到了﹍﹍啊﹍﹍好﹍﹍舒服﹍﹍真美﹍﹍啊﹍﹍美﹍﹍啊﹍﹍」

這是嘉怡有生已來,第一次真真正正感受到性高潮,到達了高潮的嘉怡,陰精不斷由下體湧出,就像河塘缺堤一樣,一發不可收拾。

旺叔看到眼前的情景,也實在按捺不住,亦顧不了嘉怡的感受,只懂按著她的頭,用粗大的陽具在嘉怡的小咀內用力抽插,不到數十下,亦將熱燙燙的精液,全數射進嘉怡的口中。此時,嘉怡思想上已徹底崩潰,身體亦因體力透支,眼前一黑,身體橫跌在肥陳的床上,咀角還慢慢流著旺叔射進她口中的精液。肥陳兩人亦同時稍作休息,相互對望了一眼,心想今天不知走了什麼運,竟然會飛來艷福,兩人臉上同時展現了一個滿意的笑容,他倆休息了一會,只見赤條條的睡美人還在自已身旁,兩人那會放過天賜良機,於是再次伸手探頭,向嘉怡美麗的身體上下其手。

旺叔首先俯身親吻著嘉怡的小咀,同時用手在嘉怡軟軟的乳房上用力抓弄。

肥陳亦在另一面發動了進攻,用口輕咬著嘉怡粉紅色的乳頭,並且伸手往嘉怡的小洞洞亂摸。

由於嘉怡早已濕的不能再濕了,肥陳便將他那粗大的陰莖對準了嘉怡的花瓣口很輕易的將肉棒插了進去。

「啊﹍﹍喔﹍﹍﹍你好好﹍﹍我﹍﹍好舒服﹍﹍你﹍﹍再進去一點﹍﹍」因和旺叔接吻,嘉怡同樣地發音模糊。

「嘉怡,妳﹍妳﹍﹍不愧是新娘子﹍﹍真的是有夠緊的﹍﹍又暖暖的﹍﹍」肥陳幾近嘶啞地說道。

「嘉怡,這樣妳舒不舒服啊?」一旁的旺叔問道。

「好﹍﹍好舒﹍﹍好舒服﹍﹍人家﹍﹍快﹍﹍快不行﹍﹍了!」嘉怡努力的發出細微的聲音。

「嘉怡,沒﹍﹍沒﹍﹍沒想到妳﹍﹍妳這麼﹍﹍這麼淫蕩。」嘉怡身上的肥陳說道。

「我﹍﹍我只想要﹍﹍你﹍進來﹍﹍快一點﹍﹍快﹍﹍」講不太出話的嘉怡索性不說了,努力的套動體內的肉棒,將自己完全毫無保留的呈現在二位叔叔的面前。

此時只聽得肥陳叫道:「不行了!嘉怡,妳的穴太緊了﹍﹍我快要﹍﹍快要﹍﹍射了!」話還沒說完,肥陳滾燙的精液便射在嘉怡充滿彈性的小穴中。

嘉怡低下頭去,吐出香舌和肥陳深吻起來,然後說道:「陳叔,我喜歡你!」

肥陳終於在嘉怡的體內射了精,但旺叔卻不讓倩如休息的繞到嘉怡後面:「肥陳,你們爽了那麼久,該換我了吧!」

於是肥陳退下在一旁,嘉怡則像隻母狗般地趴在地上:「旺叔,你快點,我﹍﹍我還要﹍﹍快點. 」

旺叔說:「總算輪到我了,這把年紀除了上妓女哪有年輕小姐可爽。」

便將一根硬硬的棒子抵在嘉怡屁股溝,輕輕的磨擦著。往上一挺便順勢進入,

「喔﹍。不愧是少年人我花錢都用不到這麼緊的。」旺叔說道。

此時旺叔賣力地做著活塞運動,嘉怡的慾火又被燃起。

「嘉怡,妳的屁股好大,腰好細﹍﹍真美﹍﹍!」旺叔不禁衷心地發出讚美。

「旺﹍﹍旺叔﹍﹍,您﹍﹍您﹍﹍啊﹍﹍嗯﹍﹍啊﹍﹍您欺負﹍﹍喔﹍﹍欺負人家。」嘉怡不自禁地快到了高潮,並才發覺到原來自己正在親吻肥陳的肉棒。

「嘉怡,妳﹍﹍把我的老二再舔乾淨一點. 」肥陳說道。

嘉怡努力地將肥陳沾滿精液和淫水的陰莖清理乾淨,可是後面的旺叔卻又不停地抽插著她的嫩穴,就在旺叔射精的一瞬間,終於,嘉怡高潮了!這是嘉怡從未有過的感覺,即便是和丈夫做愛也從未有過如此高潮,她感覺到了身為女人的美妙,也為身為女人而驕傲。隨著洞口流出的不知是那位伯伯的精液,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嘉怡也慢慢平靜下來,身旁的二位伯伯們已穿好衣服

嘉怡慢慢坐了起來,裝成帶點怒意,嘟著小咀說:「原來兩位大叔這麼壞,說只看看而已,卻把人家給﹍!」

旺叔急忙說:「不壞﹍﹍我們不壞﹍﹍,只因嘉怡實在太美,我們才忍不住﹍﹍」

肥陳亦搶著說:「是啊!嘉怡實在太美﹍﹍」

嘉怡面帶微笑說:「旺叔、陳叔,兩位別這麼緊張,我只是跟兩位說說笑。 」

嘉怡看見天色已不早了,於是一面跟他們說著,一面乏力地把衣衫穿回。

嘉怡微笑說:「旺叔、陳叔,我來的時候兩位幫了我忙,現在我又滿足了兩位的心願,我們算是扯平了。」

肥陳搶著說:「不對啊!嘉怡還欠我們一頓晚餐。」

嘉怡想了一想,然後在錢包拿出了一千元,對肥陳說:「陳叔,我還不知道甚麼時候會再來,請你先拿這些錢,跟旺叔吃一頓好的晚餐。若然,我再來的時候,我一定陪你們再吃一頓,請相信我!我現在要走了,兩位緊記要保重身體. 」

嘉怡稍頓了一下,紅著臉輕聲說:「旺叔、陳叔,其實剛才我也感覺很舒服﹍﹍多謝!」

嘉怡還探頭在他倆的臉上輕吻了一下,然後面帶滿足的笑容,轉身離去。

兩人只得目送著嘉怡美麗的身影慢慢走遠.

肥陳對旺叔說:「今天才知道,甚麼是「歲月不饒人」﹍﹍」

旺叔說:「不對!今天我才知道,甚麼是「財色兼收」哈哈﹍﹍

在嘉怡協助亞權找工作謀生後的兩個月,嘉怡接到亞權的電話,說為了感謝嘉怡的幫助,要請嘉怡吃飯。

嘉怡因先生出差還要兩星期才回國,晚上空閒時間較多,所以就答應了亞權的邀請,還好心地要亞權順道邀請肥陳及旺叔一起吃。

吃飯當晚,亞權從口袋中拿出一粒紅色膠囊放到飲料里,肥陳及旺叔看了就問是什麼東西,可別不小心跟著吃下肚。

亞權就解釋說:「這藥是種催情劑,只要一吃下肚,稍微挑逗一下,擔保嘉怡就會換了一個人似的,渴望被玩弄,渴望男人碩大的命根子,渴望男人滾燙的精液。而男人吃了也更容易勃起,更持久,並且會硬得跟鐵條一樣。待會放心地喝,等嘉怡藥效發作、欲火焚身、春心蕩漾時,別太猴急,要等她求我們,求我們用大雞巴搞她時才好好的幹她。」

沒多久,嘉怡穿著一件黃色無袖貼身的線織衫,把兩個肉包子一樣的乳房被衣服襯拖得十分明顯,再搭配一條膝上10公分的白色套裝窄裙,特別穿上絲襪修飾那本來已經很美的腿曲線,加上一雙黑色高跟鞋,仔細地看還會發現淡淡的彩妝。

亞權、肥陳及旺叔受到眼前的刺激,陽具立即暴脹了起來,看得兩眼發直地說:「嘉怡你今天真的特別美!」嘴上雖然這樣說,但心裡卻在想:「騷婊子,你這樣穿不是擺明引誘我們犯罪嗎?今天一定要幹死你!」四人在吃喝一陣以後,開使閒話家常,嘉怡問亞權說:「之前為你介紹的工作現在還習慣嗎?」亞權說:「我另外再找一份推銷員的工作,現在做得還不錯。」嘉怡好奇地問道:「推銷什麼東西?說不定我能光顧一下。」亞權說:「我現在推銷男女用的情趣用品,可以增進男女之間做愛時的刺激度。」亞權邊說邊拿出公文包,拿出樣品給嘉怡看。

「你老公經常到國外出差,放你一人在家,一定用得上的。這是最常見的電動按摩棒,你看看。」嘉怡害羞的拿在手上:「這做得好像喔!大小尺寸也差不多。要怎麼用?」「這是最陽春型的,必須自己動或有人幫忙抽插,尺寸也是小一號。你看,這只是最贊、最多人買的。」亞權一邊說一邊抓住嘉怡的小手,把足足有30公分長的電動按摩棒塞到嘉怡手上。

受到催情劑的影響,嘉怡清純的臉蛋呈現害羞的粉紅色,心想這麼大的按摩棒用兩只手都握不住,尤其是龜頭部份,足足有雞蛋那麼大,如果被這麼大支的肉棒插到自己的小穴中,小穴一定會脹到爆,一定會不斷地高潮!想著想著,下體開始分泌出潺潺的淫水,騷癢的感覺就越是強烈,大量淫水不斷分泌出來,經過濕透的內褲。

亞權看到嘉怡的反應,知道藥效開始發作了,這時嘉怡迷蒙的雙眼看不到平日的清純,只有濃濃的欲念。

亞權再拿出其它道具說:「嘉怡你看,這叫『羊眼圈』,是套在男人雞巴上的,做愛時它會在陰道內刷著,包你會爽死!」說著又拿給嘉怡。

看著嘉怡不斷的夾緊雙腿,亞權就向肥陳及旺叔使個眼色,然後對嘉怡說:「來!你幫肥陳及旺叔套上去看看。」說著肥陳及旺叔就把褲子全都脫掉,露出兩根脹的發黑的雞巴,嘉怡用力一握,只感覺到手中的兩根肉棒又硬又粗,而且好像還在強烈地脈動著,她以前從未見過這麼凶猛的肉棒。

嘉怡一邊把羊眼圈套到肉棒上,一邊在想:「好久沒跟老公做愛了,好希望這是老公的肉棒。」

「這是跳蛋……這是印度神油……這是雙頭龍……」亞權滔滔不絕地介紹各式各樣嘉怡連聽都沒聽過、想都沒想過的情趣用品。

嘉怡已經漸漸被亞權的言語及藥效弄得情欲高漲,全身發熱整個腦袋一片空白。

亞權、肥陳、旺叔三人看見嘉怡媚眼如絲,臉紅紅的一直盯著黑色按摩棒及戴著羊眼圈的雞巴瞧著,現出無限嬌羞的表情,立刻圍繞在嘉怡身旁,肥陳在嘉怡耳朵旁邊溫柔地說:「嘉怡,要不要試試看?會很舒服的。放輕鬆,讓我們來服侍你。」在一旁的旺叔亦同時伸出右手,抓向嘉怡軟軟的乳球,並且慢慢搓揉起來。

意亂情迷的嘉怡還怎能承受這樣的挑逗呢?她雙腿一軟,身體自然地跌向肥陳的懷中,口中還不自覺的開始呻吟起來:「啊……嗯……」肥陳動手脫去嘉怡身上黃色無袖貼身的線織衫及白色套裝窄裙,露出那件飽滿的淺藍色蕾絲內衣,包著兩個至少D罩杯的姣好胸部。

亞權這時正拿著攝影機,在一旁拍攝嘉怡被奸淫的過程。

肥陳沒有停手地脫掉嘉怡淺藍色的蕾絲內衣,沒有穿胸罩的嘉怡此時雙手抱胸,全身只剩下一件誘人的淺藍色丁字褲,全身美好的肌膚和那個近乎完美比例的身材。

肥陳的手已經伸入了嘉怡的神秘花圃展探索,「呵呵!已經這麼濕了啊!」肥陳嘲笑地在嘉怡耳邊小聲的說著。

嘉怡本來白皙的臉頰,因為害羞已經變成了熟透的紅蘋果,讓人忍不住的想嘗一口。

肥陳靈活的手指持續地在嘉怡因為潮濕而變得透明的內褲上畫著圓圈,慢慢地濕透了的淺藍色內褲被逐漸褪了下來,掛在小腿上。

旺叔臉伏在嘉怡的胸脯上,用粗大的手掌抓起她的大奶子又搓又揉,然後把奶頭含在嘴裡,就吸吮起來,把奶頭咬起來又放開,弄得她嫩白的奶子晃動著,「啊嗯……啊嗯……」嘉怡這時突然開使發出明顯的呻吟聲。

旺叔露出他那根巨大的雞巴,青紫色的大龜頭就在嘉怡兩片肥美的陰唇上擠動,不進不出地剛好放在她的小穴口,把她的兩片陰唇撐開,使她的淫水像決堤的河水,止不住地往外流了出來。

吃了催情劑的單純少婦嘉怡,又怎麼受得了這樣的逗弄挑情,忍不住叫道:「啊……不要這樣逗人家……快……快插進去……喔……好哥哥……唔……」肥陳故意玩弄嘉怡的說:「嘉怡,你是不是喜歡被我們這樣輪奸?」「你們太壞了……把人家弄成這樣,還問人家……」嘉怡滿臉淫蕩著。

那支催情藥可真管用,把嘉怡變得這麼淫蕩:「快點插進來!人家快受不了……」「這可是你說的喔!」旺叔說完就把粗腰壓了下去:「噗滋∼∼」「啊……插得太深了……壞了……啊……人家雞邁破了……啊……」嘉怡全身繃緊,兩腿顫動著。

旺叔那支套著羊眼圈的大炮已經攻破了嘉怡小雞邁里的蜜洞,被旺叔這樣一個淫魔騎著、奸淫著。

「哦……哦……哦……好哥哥……親哥哥……你把人家的……小雞八……都快插破了……好美……嗯……唔……好麻……好麻……快幹破了……幹死我……啊……我要丟了……啊……我不行了……好羞人……啊……」嘉怡被旺叔插得失神亂叫,整個身體用力地弓了起來,胸部向前不斷挺起,使原本碩大的奶子更加壯觀,還隨著旺叔的抽插節奏抖動著。

此時只聽得旺叔叫道:「不行了……嘉怡,你的穴太緊了……我快要……快要……射了!」話沒說完,就聽到「滋滋、唧唧」的聲音,旺叔射精了!嘉怡叫了起來:「好燙……好燙……幹得我好爽呀……這下子真的會把人家肚子弄大……」旺叔滾燙的精液便射在嘉怡充滿彈性的小穴中。

肥陳在一旁看 嘉怡被旺叔奸淫的活春宮,早就忍不住了,再加上催情藥的作用,大雞巴已經脹得發黑發紫。

旺叔抽出來後,肥陳立刻靠上去,雞巴對準嘉怡濕淋淋的小穴,屁股一壓,整跟肉棒就插了進去!「哦……插破了……嗯……唔……大爛鳥……硬爛鳥……把人家小雞邁……幹破了……」肥陳把嘉怡壓著幹穴後,慢慢抱起嘉怡的嬌軀,二人面對面地坐著交媾。

肥陳緊緊摟住嘉怡下體,來回套入他的長雞巴,而害羞不已的嘉怡只好雙手緊緊摟住肥陳的頸部,雙眼微閉沈醉著。

肥陳抱著一個肌膚雪白的少婦美臀而淫笑著:「寶貝,這樣抱著相幹,爽不爽?」「死相,人家不知道啦!」「聽說偷情的婦女最喜歡被抱著相幹,難怪每個和我交配的婦女,被我抱著幹時特別害羞特別爽。」「太太,快看你的小水雞正在吃我的黑色大香腸。」嘉怡則看了一下自己緊小的陰道口,正一吞一吐著肥陳的黑雞巴,不禁害羞地把頭靠在他肩上。

嬌柔的嘉怡正被這種牛緊緊摟住,下面那可憐的小穴正被他狠狠插入穴心,也使她呻吟著叫春。

「啊……肥陳兄……你很厲害……塞得我很深……你好粗壯喔……快把人家的洞洞都幹破……啊……」嘉怡淫叫了起來:「啊……快把人家插破……快……快……快點……啊……」終于肥陳鎖不住精關,在最後十幾下猛插後把龜頭直接頂在嘉怡的子宮口,渾身抖動地射在陰道深處。

亞權把手上的攝影機交給旺叔說:「好好的拍,精彩的要來了。」亞權讓嘉怡頭墊著睡覺的枕頭,整個翻過來反身像狗一樣趴在床上,雙手被亞權拉到身後,像騎馬一樣就「啪啪啪」的插起來了。

亞權的巨長雞巴正一下下地侵入那青春洋溢的天真少婦的最深處,再抽拉出滴滴的淫水,沾飽了欲念然後又深深的侵入,快速地重復著抽插的動作,夾雜著碰撞著嘉怡臀部的「啪啪」聲。

嘉怡被逗弄得大聲嚷嚷:「呀……呀……受受……受不了了……老公……救我……老公……饒了我吧……不要弄了……快死了!」亞權淫蕩的說:「小淫娃,老公插得你爽不爽呀?」嘉怡性起了:「嗯……爽爽……爽好爽……弄死我吧!」亞權又問:「哪里爽呀?」嘉怡沒了主意:「老公……老公的大雞巴插得小妹我好爽呀!」「嘟……嘟……嘟……嘟……」嘉怡的袋子中傳來一陣手機鈴聲,肥陳拿了出來,一看來電顯示說:「小淫娃,你的真老公來電話了。」接著就按下接收鍵拿到嘉怡的耳邊。

「喂!我是嘉怡,……是老公喔……想你啊!停呀……不要……沒幹嘛……嗯嗯……啊啊……和朋友……友吃飯啊……回家再……再打給你……拜……」嘉怡急忙掛掉老公的電話,可是一不小心又按到服務中心主任的電話,把嘉怡又推入另一個情欲的深淵。

服務中心胡主任接到嘉怡電話時,亞權用力地抽插著嘉怡,嘉怡這時因為藥力正猛,全身滾燙,亞權又插的猛,不由得叫了起來:「啊……啊……亞權……停呀……不要再插我了……頂……頂死我了啦!」胡主任喂了幾聲,嘉怡都沒有響應,他以為是嘉怡和老公做愛時不小心按到電話,心裡想說可以聽聽美麗少婦嘉怡的叫床聲也不錯。

胡主任正欣賞嘉怡和老公做愛的叫床聲時,忽然聽到肥陳:「我剛剛查過了嘉怡皮包了,里面紀錄說今天是危險期唷!搞不好嘉怡還會懷孕呢!」胡主任這時才想起嘉怡的老公出國還沒回來,原來嘉怡是和其它男人偷情,還真淫蕩玩3P的遊戲,以後要找機會逮到嘉怡偷情的證據,脅迫嘉怡就范。

亞權:「嘿嘿!嘉怡,我就是要頂開你子宮才射精,你就替我生一個孩子,我就把精液全部射進你子宮里,幹大你的肚子!」嘉怡:「……不要……你不要把我……肚子幹大……人家還沒……替老公生小孩……就給你弄大肚子……怎麼向老公交代……」亞權聽了更加興奮,把大雞巴整跟抽出嘉怡的嫩穴,再狠狠的一插到底。

「啊……插太深了……壞了……啊……人家雞邁破了……啊……人家快被你幹死……啊……好哥哥……快……快幹我……啊……幹死我……啊嗯……人家快死了……啊……亞權……人家死了……受不了……哼……哦哦……嗯哦……」正當嘉怡被亞權奸得淫聲浪語的時後,亞權覺得自己快要射精了,就突然抽出雞巴在嘉怡小穴口上磨著,緩和一下射精的感覺。

正享受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插穴快感的嘉怡,突然有從云端跌落到地面的失落感,睜開水蒙蒙的媚眼,哀怨地說:「啊……你怎麼這樣……不要停嘛……人家還要……快點插進來……人家快受不了……不要再這樣逗人家……快……快插進去……喔……」亞權說:「不拔出來就會射在你里面喔!把你肚子弄大了,生出孩子來怎麼辦?」「啊……」嘉怡滿臉淫蕩急喘著說:「你們太壞了……把人家弄成這樣……還問人家……你們三個……都奸過人家……把又熱又濃的精液……射進人家子宮里……人家肚子里……不知道會懷誰的種……討厭,不說了!」亞權一聽嘉怡害修羞的表白,心中大爽,大雞巴又狠狠重重的幹了下去。

嘉怡半泣半吟著「啊……啊……美死了……快死了……啊……老公……你老婆快……被幹死了……啊……不行了……完蛋了……老公……快救我……人家雞邁……快被操破……啊啊……好舒服……啊……老公……對不起……人家真受不了……啊……人家快給幹死……啊哦……美死了……插太深了……啊……」亞權忍不住射精的快感,正做最後的沖刺,雞巴抽插得越來越快、越來越用力:「嘉怡我……忍……忍不住了……我們……一起高潮吧……」嘉怡已經被插得失了神,也沒了力氣,嘴裡拼命求饒:「不要在里面……不要射……啊……射死我了……完蛋了……真的會把人家肚子弄大……人家還沒過危險期……啊……嗯啊……不要緊……你就射在我里面……我喜歡你把我肚子搞大……啊……你搞大我的肚子吧……我替你生孩子……啊……射破我雞邁……」話沒說完,就聽到「滋滋」的聲音,亞權也射精了。

高潮過後,嘉怡蜷曲在亞權懷里睡著,肥陳和旺叔也悄悄地回去了。

半夜嘉怡醒來後,發現自己躺在亞權懷里,害羞地趕快起身,穿起衣服回家去,一路上不時有股暖暖的精液由雙腿間流下。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