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異的亂倫換妻

傑文被這淫亂的場面刺激的滿臉通紅,抱著媽媽的大腿肏的更瘋狂了,突然,他“哇”的一聲大叫,在媽媽的屄裡噴射了。我們調換位置,我把暴漲的雞巴插進屄裡,傑文的精液被我的雞巴擠出來流淌在地板上,小音嘴裡塞進了傑文的濕漉漉的雞巴。

家庭淫亂持續到了淩晨兩點,大多數時間是我做場外指導觀看她們母子的花樣表演。我們三人赤身裸體在一張床上一直睡到中午,午飯也是光著身子吃的,因為我們之間不必在避諱什麼了。吃過飯在一起看電視,傑文躺在媽媽的大腿上摸屄,小音也拂弄兒子的雞巴。傑文的手機發出短促的丁冬聲,我知道是燕子按我的計畫發來的,我心裡一笑:“又有好戲了。”

傑文看過短信說:“燕子阿姨要我去幫忙裝一個軟體。”

而後穿上衣服就走了。我趕快到書房悄悄的給曹力打電話,說是來了幾個朋友要打麻將,讓他立刻趕過了。不到半小時,門鈴響了,小音趕快去穿衣服,我攔住她說:“不是別人,是曹力,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呀。”

曹力進門看見我們先是一楞,繼而大笑:“我肏,好浪漫呀。”

“你怎麼來了?傑文不是去你家了嗎?”小音問。

“哦,聽燕子說是幫她裝什麼軟體的。噯?不是要打麻將嗎,人呢?”曹力環顧著問我。

“誰打麻將,你們搞什麼鬼?”小音不解的看看我們。

“我是看傑文走了,給你個機會。”我壞壞的看著她和曹力笑。

“什麼機會?”小音似乎明白點什麼了,曖昧的一笑。

“我們兩個一起肏你呀。”我對曹力擠擠眼。

“好呀,前後兩老公,新舊一老婆,雙龍戲鳳呀。”曹力興奮的兩眼放光,立刻脫衣服。

我和曹力輪流肏著小音的時候,燕子和傑文的淫蕩戲也開場了。

燕子刻意穿了一件薄如蟬羽的睡衣,傑文的目光貪婪的在她全身遊動,她給傑文遞過飲料,傑文竟愣愣的毫無知覺。

“傻小子,看什麼呢?”燕子拿飲料在他眼前晃。

“哦……沒看什麼。”傑文神情有點慌。

“阿姨漂亮嗎?”燕子故意抖動幾下肩膀,奶子顫巍巍的充滿挑逗性。

“阿姨好漂亮。”傑文隱約感覺出燕子在誘惑他,神情鎮定下來。

“哪最漂亮?”燕子靠近傑文。

“當然是這裡啦。”傑文被誘惑的衝動了,大著膽子握住燕子的奶子。

“你個壞小子。”燕子嘿嘿笑著倒在沙發上。

“我今天就壞個樣子給你看。”傑文把燕子的睡衣撩起來,趴在燕子身上嘬住了粉紅色的乳頭,手掌撫弄著屄毛。燕子輕吟著扭動身體,傑文的舌尖遊遍她的雙奶,手指在兩片陰唇間滑動。舌尖順著小腹向下輕掃,手指插進了水汪汪的屄眼。燕子默契的配合著,高高的抬起雙腿,傑文的舌尖找到了圓潤的陰蒂旋轉撥弄。

“啊……啊……,好棒的舌功。”燕子被玩弄的全身酥、癢、麻、軟。

傑文很快的脫光衣服,把雞巴湊在燕子嘴邊:“給本少爺玩點口活。”

燕子含住他的龜頭,舌尖在冠狀溝環繞著掃動,在馬眼上撥弄。

“哇!好舒服。”傑文撮嘴擠眼的叫著。

燕子也玩起了九淺一深,淺嘬龜頭、深吞入喉,反復交替著。

“好阿姨,好口活,我服啦。”傑文舒服的全身打顫。

燕子仰靠在沙發上,張開雙腿:“小種驢,阿姨的屄好癢,快來肏我。”

傑文挺著雞巴一插而進,悶著頭一股勁的狂插。

“好個小種驢,肏死我了,肏死我了!”

傑文昨晚射了好幾次,所以今天狂肏了好半天還沒有要射的感覺,他端起燕子的腿,燕子摟住他的脖子,身體成斜角,兩個人默契的配合著聳動身體,“啪、啪”聲、喘息聲、浪叫聲匯成了交響樂。兩個人都筋疲力盡了,燕子平平的趴在床上,翹起屁股,傑文騎坐在她屁股上又肏了好長時間,燕子又一次緊縮陰道大叫:“上天了!”

傑文也吼叫著噴射了。

事後,大家都知道了我們五人之間發生的一切,於是就開始了五人大聯歡,整個國慶長假,我們都沉浸在亂倫換妻的淫亂中。老婆小音的侄女芳芳和她的新婚老公小宋來我們裡旅遊度蜜月,住在我家。芳芳那豐乳圓臀、細腰長腿著實惹火,讓我淫心大發,小音看著小宋高大健壯的身軀也是春心蕩漾。我別有用心的把他們安排在那間陽台與客自回到廳陽臺相連的臥房,而且把窗簾拉的留下一條縫隙。

當我們在臥房,我就叫著芳芳的名字摟住小音,小音也叫著小宋的名字,我們很快進入角色投入的玩起來。芳芳的臥房裡傳來隱約的浪叫,我和小音停止遊戲,悄悄的從客廳的陽臺來到她們的窗根,從那條預先留下的縫隙往裡看。小宋正架著芳芳的腿,雞巴在屄裡進進出出。

“啊……啊……用力呀!我的屄好癢!”

“老公,你的雞巴頂住花心了,爽呀!”

芳芳圓滾滾的屁股一挺一挺的迎合和雞巴的抽插,淫水順著屁股溝往下淌,床單已經濕了一大片。看著她們熱火朝天的大肏,小音扶著窗臺彎下身翹起屁股,我摸了一下她的屄,早已水濕粘滑了,我扶住她的屁股把雞巴插進屄裡。

“啊!寶貝,我不行啦!”小宋大叫著趴在芳芳身上。

“討厭!人家剛來勁,你就不行了。”芳芳捶打著小宋的背。

“今天可能是累了,對不起寶貝了。”

“不嘛,我還要,我還要嘛!”

“你個小騷貨,這又不是在家,我可以和爸輪著肏你,你總要等我再硬了呀。”

“我等不的,我現在就要。”

“那你只好去找你姑夫肏吧。”

“我可不敢,你以為他們也象你爸媽那樣騷呀?”

“你以為不是嗎?從他們的眼神裡我已經看出來了,他們也是一對騷傢伙。”

“那咱們明天先分頭試探一下,看誰先上手。”

聽到這兒,我心裡一陣狂喜:有戲!情不自禁的狠狠的插小音。

“啊!頂死我了。”小音叫出了聲。

只見芳芳和小宋先是一楞,接著指指窗外相視一笑,迅速的開了陽臺的門。

“我說的沒錯吧,姑姑和姑夫也是性情中人呀。”小宋得意的朝芳芳瞥瞥嘴。

“哈哈,彼此彼此。不用明天試探了,現在就開始吧。”我從小音的屄裡抽出雞巴,一手摟著芳芳的肩,一手握住她的大奶子進了屋,小宋抱起小音也進了屋。

“芳芳,姑父讓你接著過癮。”我站在床邊架起芳芳的腿,她全身象羊脂玉一樣白皙滑潤,屄毛卻又黑又密,大大張開的粉色的陰唇上淫水混合著精液粘粘滑滑的,我雙手按壓在她的大奶子上,雞巴一挺插進屄裡。

“啊……姑父的雞巴好粗好硬。”芳芳淫蕩的看著我笑。

“比你公公的雞巴如何?”

“都是騷雞巴。”芳芳浪浪的笑著。

“我這騷雞巴今天要好好肏肏你的小騷屄兒。”說著我開始大抽大插起來。

“啊……啊……好姑父,用力肏呀,芳芳的小騷屄兒好爽。”

旁邊,小宋的雞巴在小音的嘴裡也暴漲了,小音的屄也被小宋舔的濕漉漉的浪水直流。

“好女婿,姑姑的屄癢死了,快把大雞巴插進去。”小音吐出雞巴,跪伏著翹起屁股。

小宋跪在她後面,抱著她的屁股把雞巴插進屄裡,隨著小宋的抽插,她的身體前後聳動,兩個大奶子也晃來晃去。

“好女婿,你的大雞巴肏的姑姑真過癮。芳芳你好福氣呀,有個大雞巴老公,還有個大雞巴老公公。啊……啊……你這個小老公肏死我了。”

“姑夫的雞巴也不錯呀,好粗呀,把我的屄都快撐破啦。”

兩個女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騷話,我和小宋你的肏著。突然,芳芳的手機響了,她接通電話:“是爸爸呀。我們在幹什麼?我們在肏屄呢。你們也在肏嗎?我聽見媽媽叫了。你是不是肏著媽媽的屄在想兒媳婦的屄呀?哈哈!你今天是肏不到了,我姑父正肏我呢。小宋在肏我姑姑呢。你要和我姑姑說話嗎?”

芳芳把電話給了小音。

“親家公你好。你兒子好能肏,我被他肏的爽死了。”

“姑姑的屄好緊好滑,肏的真過癮。”小宋湊在電話邊大聲說。

“什麼?你也想肏我?好呀,你們來吧,明天是週末,坐4 個小時的火車就到了。一言為定,等你們啦。”小音掛斷電話喜滋滋的說,“又有好玩的了。”

“你個老騷貨,恨不得全世界的男人都肏你。”我戲謔她說。

“你不騷嗎?看美的你,老牛吃嫩草,恨不的把兩個蛋都塞進侄女的嫩屄裡。”她回擊我說。

我一邊和小音開玩笑,一邊加快了速度,芳芳“啊……啊……”連聲叫起來,突然她的陰道有力的收縮起來,我知道她高潮了,就放慢速度,把雞巴抽出來,只插進龜頭,淺插9 下,再深插到底,如此反復,感覺她的陰道停止收縮,又大抽大插起來,芳芳很快又大叫著高潮了,我的雞巴被她的陰道有力的夾裹著忍不住噴射了。

這時,小音也啊啊叫著高潮了:“好女婿,我要!我要!我要你用騷精射我!”

小宋見狀,快速的狂肏一陣,大吼一聲也射了。

第二天晚上8 點多,我們從車站接來芳芳的公婆,公公老宋和他兒子一樣長的高高大大,但雞巴卻比小宋的黑的多,尤其那紫黑色的象乒乓球般的龜頭更顯得騷勁十足。婆婆桂珍是一個嬌小玲瓏的女人,兩大大奶子垂在胸前顯得和她的身材不太相稱,微微隆起的小腹下黃色的屄毛稀疏的捲曲著,兩片白白的肥肥的大陰唇緊緊的合攏著,乍看上去還真有點象小姑娘的屄。

“親家公,讓芳芳和她姑姑陪你玩,我和你兒子陪親家母玩。”

“好呀,我就來個老少雙飛燕。兒子,你和姑父給你媽來個雙龍入洞吧。”

芳芳躺在床上,小音跪伏在她身上翹起屁股,她把雙腿盤在小音的腰間,一上一下,一反一正兩個屄大張著,老宋跪著先把黑黑的雞巴挺進小音的屄裡。

“啊,親家姑,果然好屄,兒子,這就是我給你說過的竹筒屄,裡外一樣緊,肏這樣的屄要整根雞巴慢慢抽出再慢慢插入才能盡得其妙。”老宋一下一下的抽插,眯著眼搖頭晃腦的連稱,“妙不可言、妙不可言呀。”

“老爸,芳芳的屄都嫉妒的流酸水了。”

“哈哈,我的芳芳吃姑姑的醋啦。別急,你們每人50下,誰也不吃虧。”老宋從小音的屄裡抽出雞巴插進芳芳的屄裡。

小音“1 、2 、3 ……”的數著,數到50就大喊:“親家公,該我了,該我了。”

老宋又把雞巴插進小音的屄裡,芳芳就數起數來。老宋的雞巴上上下下抽抽插插忙個不停。

親家母桂珍跪著,我仰在她的胯下,抱著她的屁股舔屄,小宋跪在她面前,她一會兒低頭含著我的雞巴套弄,一會兒又抬頭含住小宋的雞巴,也是上下忙活。

“啊……她姑父,舔的爽啊!”親家母浪叫著翻轉身扶著我的雞巴插進屄裡,跪趴在我身上,翹著屁股,小宋從屄口抹一把騷水塗抹在他媽媽的屁眼上,把雞巴插進去。我雙腿微曲用腳跟支撐著身體屁股一下一下的向上挺,小宋趴在他媽媽的背上屁股一下一下往前拱,兩根雞巴隔著一層肉膜在兩個洞眼裡進進出出的摩擦著。

“她姑父,用力肏!兒子使勁插!啊……啊……爽呀……”親家母大聲浪叫。

“親家公,好工夫,我被你肏死了!”小音騷浪的喊著。

“老爸,搗爛芳芳的花心啦!啊……呀!”芳芳先高潮了。

“親家公,我來了、我來了!啊……啊……我的屄屄在跳!”小音搖著頭閉著眼狂叫。

老宋猛插幾下,禁不住小音陰道的強烈夾裹,“哇耶!”大吼一聲在小音的屄裡一瀉如注。

“老爸,我也要、我也要!芳芳的屄也要喝老爸的騷精!”

老宋喘息著躺倒在一邊:“兒子,快來肏你的小浪貨。”

小音也翻身躺在老宋的身邊,臉上泛起滿足的紅暈。

小宋從媽媽的屁眼裡抽出雞巴壓在芳芳身上狂肏起來。

“啊……啊……肏死我!肏死我!芳芳上天了!”

她的高潮一浪接一浪的湧起。小宋連續狂插了幾百下,終於趴在芳芳身上不動了。

親家母坐直了身子,一會兒上上下下狂顛,一會兒扭動屁股旋轉,我的雞巴頂在子宮上研磨,龜頭酸癢酥麻,一股電流從脊柱沖上大腦,身體一挺噴射了。

接下來週六、周日兩天,老少三對騷夫妻除了吃飯睡覺,就玩著極盡淫蕩的亂倫遊戲,不過,我們三個男人不是每個回合都射精,而是大戰一回合就停下了說著粗俗的騷言浪語休息一會兒,然後再戰,最後,我們三個男人幾乎同時把精液噴射在親家母的屄裡、屁眼裡和嘴裡,算是為她送行了。芳芳她們在我家又住了一周,我每天都要肏她一次,當然啦,小音也每天被小宋肏的哇哇亂叫。五一節,我和老婆小音去南京。因為兒子傑文在南京上大學,下半年就畢業了,前幾天來電話說和女友李雪確定了戀愛關係。李雪的爸爸是南京一家集團公司的老總,他畢業後就去那家公司上班。我和小音很高興,傑文頻繁的更換了許多女友後,現在終於有了一個好的結果。我們這次去南京就是和李雪的父母見個面,把婚事定下來。

到達南京已是下午6 點,傑文和李雪接上我們就直接去了一家四星級酒店,李雪的父母已經在那裡等候了。雖是初次見面卻沒有什麼陌生感,彼此親熱的握手問候就入了席。

“今天我們在這裡為親家接風,也算是為兩個孩子訂婚吧。”李先生風度儒雅的舉杯。

酒過三旬,大家就很隨意的聊了起來。小音和李雪的媽媽愛蓮湊在一起悄悄的說著,邊說邊笑,還不時的一會兒看看我一會兒看看李先生,看的出她們的話和我們有關係。飯後回到家,這是一座二層的別墅,很氣派。我們被安排在二樓的一套臥房,愛蓮放好澡水對小音說:“親家母,你先洗澡吧。”

又對我說:“你也到我們臥房洗澡吧。”

說著把我領到另一套房間裡,為我放好水就出去了。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