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異的亂倫換妻

我的第二任老婆小音真是個天生尤物,別看40好幾了,那性欲可真應了人們常說的那句話:30如狼,40如虎,50如金錢豹。每次我們肏屄時,她那瘋狂的動作、淫蕩的叫喊總是刺激的我興奮異常,結婚半年了,一到床上她就如膠似漆的粘在我身上,我還真有點招架不住。

她的兒子傑文18歲,8 月底去南京上大學,國慶日回來了,一進家母子就親密的擁抱在一起,雖然有點親密過度,但小音離婚3 年,母子相依為命,也是可以理解的。

因為有一個應酬,我喝了很多酒,晚上回到家就睡了。半夜,我渴醒了,迷迷糊糊去客廳喝水,經過兒子臥室,聽見裡面在說話,門開著一條小縫,我往裡一看,頓時酒意全消。只見她們母子赤身裸體在床上摟抱著。

“媽媽,都一個多月了沒肏你的屄了,想死我了。”

“媽媽也想兒子的大雞巴呀。”

“你喜歡被老公肏還是喜歡被兒子肏?”

“都喜歡呀,因為兩種感覺不同嘛。”

“有什麼不同?不都是用雞巴插屄嗎?”

“當然不一樣,被老公肏是被愛的快感,被你這個壞小子肏是母子淫亂的刺激。等你有了老婆就知道肏老婆和肏媽媽的不同了。”

“我現在就再體驗體驗肏媽媽的亂倫刺激。”說著,兒子翻身壓上媽媽。

“你都射了兩次了,不要命啦。”媽媽摟住兒子,語氣中透著疼愛和親昵。

“沒問題,上次我走的前一天,一天就肏了你6 次,要不是晚上你老公在,我還要肏幾次呢。”

“你真是頭小種驢。”媽媽握著兒子的雞巴喜愛的說。

“媽媽,你這頭騷母驢生下了我這個小騷驢,又被我的騷雞巴肏你的騷屄。”

“好兒子,想肏就快肏吧,他醒了就不好了。”

兒子跪起來,把媽媽的雙腿架在肩上。我清楚的看見她的屄張開著,水汪汪的,屄毛淩亂的粘在一起。兒子挺著雞巴抵在屄口上一插而進。只見雞巴在屄裡上下抽插,我心裡很不是滋味,但我抑制著沒出聲,悄悄的回到臥室。

我睡不著,想了很多,最後我想起了在網上看到的一篇關於亂倫的調查,那篇文章上說,當今社會亂倫的家庭大概占5%,而母子亂倫的又占其中的70% 以上,原因就是現在的獨生子和母親在心理上的相互依賴性太強,尤其是單親家庭,兒子往往年齡很大了還和母親在一起睡,而現在的孩子發育的又很早,在網上接觸很多色情的東西,忍不住的會對身邊的媽媽想入非非,進而實施性侵犯。做媽媽的出於溺愛,一般是訓誡、反抗無效後就順從了。想著她們母子淫蕩的情景,我突然有一種莫名其妙興奮,雞巴暴漲起來,我的換妻計畫看起來會順利實現的。

今天我和一個新客戶一起喝酒,因為我們剛成功的合作了一筆生意,【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所以酒興很高,不知不覺的都喝的有點多了,從生意談到女人,從女人談到自己的老婆,我們毫不顧忌的誇耀自己的老婆在床上如何浪,工夫如何好,說著說著就提出換著玩一玩。其實我真有點擔心小音接受不了,現在看來應該沒問題了,她既然能亂倫,當然也不會拒絕我的換妻了。

越想越興奮,我忍不住又去偷窺她們,只見兒子半靠在床頭,媽媽坐在他的身上上下起落,雞巴在屄裡進進出出,兒子一隻手捧著媽媽的大奶子嘬著,另一只手的食指扣進媽媽的屁眼。

“啊……啊……,小公驢兒,媽媽的花心被你的雞巴頂的好舒服。”

“騷母驢,你好會肏,肏的我也好爽呀。”

我貪婪的看著,不知不覺把門推開的大了許多。

“母驢好累,該小公驢兒上來肏了。”媽媽氣喘吁吁的轉身下來,突然看見了我站在門外,“哎呀”一聲楞住了,我也一楞,但很快回到了我的臥室。一會兒,小音也過來了。

“老公,對不起,和你結婚後我本來想結束的,可是……”

“沒關係,我可以理解你,這樣的事在很多家庭都有。”我摟過來她,輕輕的撫摩她的頭,好象在安慰一個做錯事感到害怕的孩子。

小音依偎著我套弄我的雞巴,我的腦海裡突然出現她握著兒子雞巴的景象,我的雞巴又暴漲了,我翻身壓在她身上,雞巴插了進去,她的屄裡還殘存著兒子的精液,粘粘滑滑的,我的腦海裡又浮現出兒子肏她的情景,感到一種從未有過的異樣的興奮,我瘋狂的肏著,她的屁股扭動著迎合我的抽插,可能怕兒子聽見,她壓抑的悶哼著。當她全身顫抖、肢體僵硬、陰道有節奏的收縮時,我也噴射了。

“老公,你真不怪我嗎?”

“不會的,而且,你們還可以繼續下去。”

“真的?”她似乎不相信的看著我,看到我肯定的點著頭,她摟著我高興的說,“老公,你真好。”

“我告訴你一件事,你會覺的老公更好。”

“什麼好事?”

“我和一個朋友商量好了換妻。”

“換妻?”她不解的看著我。

“就是讓他肏你,我肏他老婆。”

“這叫什麼事呀,我可不幹。”

“這有什麼?人生在世不就是找樂嗎,肏屄是最樂的事,只要雙方願意,不傷害別人就行。”

“我……我……我不幹。”我看出來她是願意的,只是在掩飾自己。

“老婆,別裝了,能和兒子肏就不能和別的男人肏嗎?”

“你壞,你壞!”他把頭埋進我的臂彎裡。

第二天,我和曹力通了電話。

“我這沒問題,我老婆燕子騷的很,我一說她就讓我給你打電話,昨天晚上就想讓你去呢,哈哈。”

“我老婆也沒問題。”

“那我們今天在一起吃個晚飯,先互相認識一下。”

“好的。”

下了班,小音給兒子打電話說我們去參加一個聚會要回去晚一點,我們就一起去飯店。曹力夫妻已經到了,一見面,小音和曹力似乎同時一楞,我想他們可能以前是認識的。席間,我去衛生間,曹力跟了過來。

“老兄,巧了。”

“我看出來了,你們認識。”

“何止認識,小音是我前妻。”

“那好呀,你們可以重溫舊情了。”

“我吃的是回頭老草,你可吃的是新鮮嫩草呀。”

“哈哈,你把老妻丟下,找了個20多歲的小嬌娘,沒想到還是便宜了我。今天可要和老妻玩點新花樣了。”我故意幸災樂禍的調侃他。

“別得便宜賣乖了。小音是竹筒屄,保證爽歪了你了,要不是燕子裝懷孕逼我,我才舍不的小音呢。”

吃過飯,我們一起去了曹力家。我附在小音耳邊小聲說:“去和你的前老公再續新歡吧。”

她看了曹力一眼“撲哧”笑了。

“你現在是我老公了,別糾纏別人的老婆了。”燕子拉著我去了臥室,我們脫衣上床,燕子撥弄我的雞巴說,“你的這根老騷棍很不錯嘛,又大又黑,我喜歡黑雞巴,性感。”

燕子身材非常好,奶子不太大,但尖挺挺的,乳頭向上翹著,小腹平平的,恥骨高高隆起,上面覆蓋著濃密、黑亮的屄毛,兩片肥白的大陰唇微微張開,桃花瓣似的小陰唇綻放著,我們迭壓成69式,我的舌尖在她的陰蒂、陰唇上掃動,又探進屄眼旋轉,她含著我的雞巴時而舌尖輕掃龜頭,時而整根套入。

“啊……屄好癢,快肏我!”她吐出雞巴扭動著身體叫起來。我轉過身,看到她雙腿大張、白臀高抬、屄眼洞開的騷樣,感到更加強烈的刺激,我黑大的雞巴對準她紅豔豔的屄眼插了進去,我不急不緩、九淺一深的插她,淺似嬰兒含乳,深如蛟龍入洞,她的淫欲越來越高漲,陰水沁出順屁股溝向下流淌,床單濕了一大片。

“好老公、親老公,使勁肏呀!”她的屁股一抬一抬的想讓雞巴插的更深。

我知道火候到了,發起了衝刺。在我快速而有力的抽插下,她搖頭晃臀,“啊……啊……”大叫。當我上氣不接下氣的時候,她大叫一聲“我上天了!”陰道收縮起來,我的雞巴被緊緊勒裹,我趕快停止抽插,提一口氣緊閉精關忍住沒有噴射。

“你真行,竟能忍著不射,雞巴還硬硬的呢。”她握住我的雞巴親我。

“小騷屄兒,我還要把你再送上天呢。”我把手指插進屄裡扣弄。

“我要你抱起來肏,”

“好的。”我站在地上,她雙臂摟住我的脖子,雙腿跨在我的腰間,我端著她的屁股向上挺動,她的奶子壓在我的胸上身體上下聳動,雞巴在屄裡進進出出。

“我們去看看他們吧。”她眼睛向外一瞥。

我端著她來到客廳,只見小音扶著沙發靠背彎著身體高抬屁股,曹力在後面摟著她的腰狂肏.

“燕子過癮了吧?”曹力看我們來了,對燕子說。

“你也美了吧,又肏上你的竹筒屄了。”燕子回了他一句。

“小音,你們是兩個舊夫妻一對新情人,有何感受?”我調侃他們說。

“美你的去吧,老牛吃嫩草。”小音抬起頭笑了。

“我這個新老公是頭大種牛,可把我肏爽了,你真有福,天天享受這頭大種牛。”燕子沖小音擠眉弄眼。

“她還享受小種驢呢。”我配合燕子調侃小音。

“去!肏你的小嫩屄兒去吧,別在這胡說了。”小音瞪我一眼阻止我說下去。

我端著燕子回到臥室,把她放倒在床邊,我站在地上舉著她的腿肏她。

“你剛才說的小種驢是什麼意思?”燕子問我。

我趴在她身上緩慢的抽插著繪聲繪色的把小音和兒子亂倫的情節講了一遍。

“哇塞!好刺激!”燕子聽的興奮起來。

“她兒子也可以說是你的兒子呀,想不想和他也亂一把?”

“當然想啦。不過他每次來看他爸爸見了我都很靦腆,我怎麼上手呀?”

“我有個辦法成全你。”我把已經想好的計畫告訴她。

“太好了,到時候看我的手段吧。”她越來越興奮,我也加快了速度,不一會兒她大叫著又一次高潮了,我猛插了幾下在她的陰道深處噴射了。

這時,客廳傳來小音尖聲浪叫:“啊……我來了!”

我和小音回到家已經11點多了,我們躺在床上回味剛才的情景,本已平復的興奮情緒又燃起火焰,小音說:“我要你象肏燕子一樣也抱起我來肏一次。”

說實在話,今天和燕子的一場激戰我已經筋疲力盡了,現在雖然雞巴又硬了,但還是覺得有點體力不支。

“知道你沒過足癮,讓你的小種驢肏你吧。”我故意逗她。

“你們兩個一起肏才過癮。”小音說這話沒有一絲的羞澀,看來經過換妻的洗禮她的淫蕩更徹底了。

“亂倫3P!好創意。”我立刻興奮了。我讓小音先過去,等火候到了再叫我。

兒子赤裸著在書房上網,小音悄悄的進去,兒子傑文知道她來了,但仍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腦:“媽媽,你來看,包你刺激。”

小音趴在兒子背上一看,一個40來歲的漂亮女人跪在地板上和一個男孩肏,嘴裡含著一個中年男人的雞巴。

“這是爸爸媽媽和兒子玩3P. ”傑文說。

看到這個畫面,小音淫蕩的欲望更加難於遏制,情不自禁的握住兒子硬棒棒的雞巴:“小種驢,想不想也這樣玩?”

“當然想啦,可是他……”兒子用手指一指我們的臥室。

“他個老騷驢早巴不得呢。”小音說著脫下睡衣。

“哇!我的幻想終於成了現實。”兒子興奮的跳起來抱起媽媽在地上打轉。

小音順勢摟住他的脖子,學著燕子的樣子把腿跨在兒子的腰間:“這樣可以插進來嗎?”

兒子無師自通的端起媽媽的屁股,雞巴在屁股溝裡胡亂的頂著,終於找到屄眼插進去,而後雙腿微屈用力的一下一下的挺著屁股,媽媽的身體隨著挺動上下顛簸。

“老公快來呀!”

聽到小音的喊叫,我知道她們已經進入狀況,便來到書房。

“你看,兒子也會這樣肏呢。”小音興奮的對我說。

“好的很,傑文,用力肏這頭騷母驢。”我拍拍他的肩。

傑文向我作一個調皮的鬼臉,屁股挺動的更有力了。一會兒工夫,她們都氣喘吁吁了,傑文把媽媽放倒在寫字臺上,把媽媽的雙腿扛在肩上,站在桌邊象推小車一樣肏著,小音的頭在桌子的另一邊垂下來,我湊上去,把雞巴塞進她的嘴裡。她更加興奮了,喉嚨裡發出“啊……啊……”的悶哼聲。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