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爹手記

妻子一邊動作著,眼睛卻一邊抬起來看著我,像是在嘲諷我。

自己的性感帶被人控制住的後果就是這樣,你根本沒辦法去抵抗這潮水橫流般的快感。

過了幾分鐘,太太的嘴脫離我,向上搜尋到我的嘴唇,和我猛烈地接吻。

我抱著她的臀部,彎下身子使她躺在地下,然後我準備將充滿攻擊性的肉棒送進她的體內,那個黏滑的肉壁啊!

一想到我在妻子肉洞中的感覺,我就似乎要失去理智,變成一個只知摩擦的野獸。

我將龜頭抵到她的表面,正要進一步深入時。

「嗯… 人家不要啦… 才過了十幾分鐘,你就想吃了人家,」太太故意用嬌聲引起我的注意「人家還想玩幾個鐘頭呢… 」

哇!這才是我認識的太太,出外像貴婦,照顧孩子像賢母,在床上則是蕩婦一個。

她翻身將我壓在地板上,然後調了一下位子,她含住我挺直的肉棒,雙腿跨在我的臉上。

都已經當了人家的媽媽還這樣。不過我喜歡,反正她從頭到腳都是我的。

再一次的快感傳入我的腦海中,我竟然不得不很佩服太太的舌頭功夫,我們原本是同時一起取悅對方,可是我卻被她舔弄的放開攻擊她的機會,我只是躺在地板上任由她動作。

「不行了,這樣滿足不了我,我一定要開始了。」

我在恍惚中喃喃自語。

這時太太給了我最強的一個刺激。

「嗚啊!」

我狂叫出聲,如同一隻野獸。我狂暴地起身,一把抓起太太的雙腿,就站立的姿勢,我筆直地插進她的陰道中。

太太的手環摟住我的頸子間,這一擊的力量幾乎使她失去重心。

我的手緩緩提起她的雙腿,使她整個人浮起,然後猛然落下,在她因地心引力而和肉棒緊緊密合之時,我的臀部使力往上一推。

「嗯啊… 」

可愛的歡叫聲,使我更加地發狂。

太太的雙腿纏繞著我的腰,如同一條籐蔓似的。

我再度往上一進,可是她卻已經激烈地運動起來了,藉由雙腿的夾緊,使她具有足夠的力量來活動。

看到她這樣的表現,我突然感動起來,這種閨房之樂本來就應該由兩人好好地營造,並且拋棄掉一切矜持,這樣在生理上才會獲得最佳的滿足,性才不是令人厭煩乃至於可怕的。

性生活雖然不是婚姻的全部,可是能有良好的「溝通」,至少能避免一些無謂的家庭危機。

我們以前又未嘗不是這樣子呢?

我感到自己也要開始投入了,不然就比不上太太了。

這時反而少了強烈的交合念頭,我只想重新去認識我懷中的這個女人。

將她放在浴池邊,太太疲累地喘息著,微微閉起的眉頭似乎透露出剛才的性交的激烈。

「呼… 親愛的,怎麼了?」她上氣不接下氣地說話著。

我只是含情脈脈地凝視著她,然後一言不發慢慢地撫摸著她。

膿纖合度的身材,大小適中的美乳,粉紅的乳暈,高挺的乳頭,一一在我的手指間滑過,或是用手指夾住乳頭,或是用手握住她的雙乳,或是輕輕地摩娑平滑的小腹。

我敞開雙臂,同時愛撫著上半身和雙腿。

氣氛頓時緩和下來。

不知過了幾分鐘,喘息漸止的我和太太突然爆出笑聲。

「老了嗎?」太太清爽的笑靨照耀著我。

「老了。」我搖搖頭。

「喔!老公,不要這樣說,我會難過的。」太太起身來抱住我。

太太濕透的秀髮散亂在我的肩頭上。

我稍微偏過頭去親了一下,然後貼近她的耳際說:「老了,是你老了。」

「你這個人… 」太太抬起頭來看著我,鶯聲燕語卻嗔怒道。

我不等她說完,已經封住她的雙唇。

舌頭激烈地交纏在一塊,最後嬌柔的她失去防衛的力量,任由我肆恣蹂躪。

脫離她的唇,我移向她秀麗臉龐,含住她的耳垂,吻上她的額、她的眼、她的鼻尖,慢慢地我失落於她的腴頸,在她的肩頭上流連,迷失於她的乳溝之間。

她的氣味,好香、好馥。

這是第一次不僅肉體上融合為一,連我們的心靈、感覺都因為我的成長而緊密地結合在一起。

這也是第一次我感到我和她的作愛不是「爽」,而是「美」。

我將舌頭平放在她的乳頭上,利用舌尖上下地吻觸乳尖。

雙手滑過她的腹部,越過絨密的地方。

我再次分開她的雙腿。

是時候了,這一次真的是時候了。

「啊!不行,」妻子制止住我,「這一次和以前… 怎麼搞的都不同… 好美… 」

太太起身吻上我,嬌不勝羞地:「我不想就這樣在這種地方結束… 」

我回吻她。

「我也是… 」

我抱起了她,走回臥房中,然後兩人滑進平鋪的被單中。

尖端慢慢地游移在她濕淋淋的細縫凹陷處,然後稍稍挺進,微微地利用龜頭摩擦。

含住她的舌頭,吸吮著太太甜蜜的津液。

手掌或是夾揉她,或是溫柔地施力在她甜美的乳房上。

手指或是調皮地蜷曲她細密的陰毛,或是作成V字形貼緊住她的花瓣上,來回地輕撫著。

我倏然將身體上前頂去,比根軸膨脹的尖端摩擦過濕潤的肉壁,那種美麗的感覺一時間使我空白。

太太不由自主地向後退縮。

緩緩地退出,直到只剩下龜頭還在肉壁的密合裡。

運用一下臀部的技巧,我前後幅度不大地只用尖端磨娑溫暖的壁間,使的極軟的肉壁隨著我的運作而微微凹入浮起。

再次使力頂進去。

快感竄入我的脊髓,使我感到被有種不可知的暖潮包圍。

我再一次地抽出,恍惚中看見兩團黑色的毛髮分開,中間是鮮紅色的快感之泉,在昏黃的美術燈下閃爍陣陣柔和的光澤,然後兩團黑毛再次合併、分開、合併、分開、合併…

漸強的快感使我倆浮沈於性與愛、靈魂與肉慾交織而成的汪洋大海中。

「呼… 喔… 呼… 啊… 」混亂的鼻息加上厚重的聲調。

「嗯… 啊… 嗯… 啊… 」清細的嬌喘掩飾不住欲的滿足。

臀部的起伏已經是完全地達到急速。

「不… 要… 不要離… 離開我… 」妻子在恍惚中喘息地喊著。

雙腳像籐蔓一般纏繞在我的腰際,配合著我的韻律,逐漸加強。

在太太雙腳的束縛下,以及體力的耗失,我抽送的脈動漸感不支。

「不行了… 不行了… 」

我強烈地體內的躁動就要噴射。

雙掌抓住太太因興奮而膨脹的乳房,以此作支點,我更加深加力。

因做愛而濕滑的肉壁緊緊地夾住了我,當龜頭滑過時,激情的電流一陣陣地傳入我的腦中,喪失意識般地驅使我邁向愛慾的高潮。

「太… 太… 放… 放開… 要出… 要出來了… 」

我喘息地說,習慣性地通知太太,因這是以前我倆避孕的辦法。

「不讓… 不讓… 讓離開啊… 啊… 啊… 啊… 」

太太話還未說完,卻已經先到達高潮而歇斯底里地嬌叫出聲,潮熱的愛液 洪般地流出,潤濕了我伸縮中的肉棒,多情的子宮已經為千萬隻精蟲打開了大門。

抽 的肉壁及高潮的愛液瞬間使我到達頂巔。

「要… 我要射了… 射… 射… 射了… 」

感受精液從輸精管打入尿道,就快衝出體外了。

我猛力將肉棒送進最深處,身體的熱量同時在此瞬間爆發出來,化成一陣陣的熱流奔向妻子的子宮。

「啊… 」

我和妻子不約而同地發出高潮的呼喊聲。

體內一陣一陣抽動的快感令我失去重心,趴倒在太太柔嫩的乳房上。

我似乎可以看到白稠的精液纏黏在子宮頸壁的情形,一團一團地堆積在陰道的深處,慢慢地擴散、擴散,流入子宮內去追尋卵子,去完成傳宗接代的神聖使命…

精液的熱度帶給太太潮水似的興奮,潮紅的臉頰閃耀著興奮的光澤;鬆開咬緊的牙齒,安詳寧靜的表情無法掩飾她的滿足、快樂。

看到妻子今晚的熱情,突然好感動,我終於重新找回以前那個令我心醉如癡的女人了。

「她是我的女人」我在心中狂喊「天,我要向您發誓,我真的,真的會永永遠遠地愛她,真的,我發誓… 」

床鋪是面向海洋的,我們兩人靜靜地躺著,享受著暴風雨過後的寧靜。

嫵媚的妻子窩在我的懷裡,如同一隻小貓地惹人愛憐。

曠遠的海浪拍擊著峭直的岩石,皎潔的月色從落地窗外斜斜地映照著昏暗的房間,那是一種無法言喻的幸福。

無由地凝視出神。

「怎麼會想去三溫暖呢?太太已經這麼令我滿意了,真是該死,應該連任何一刻都不可有背叛她的心理。」我暗自咬牙。

「在想什麼呢?」妻子用纖細的手指在我的胸膛上來回觸摸。

「呃… 沒有… 我沒有… 」像被太太看穿心事,我心跳加速。

「怎麼會沒有呢?難道不是三溫暖的事嗎?」太太很平靜地說出來。

怎麼她會知道…

「糟糕,完了,完了… 」我暗中驚訝她的消息之靈通。

妻子的聲調依然平靜。

「如果你敢做任何對不起我的事,你知道我會怎樣嗎?」太太口氣極緩極柔,可是每個字都像一把利劍刺入我的心臟。

「怎麼辦?是要抵死不承認還是認罪?」我有點慌亂。

太太向上移動她的身體,使我能看清她的面容。

「嘻… 」忽然太太嚴峻的口氣變緩,竟然嬌笑起來。

然後她靠近我,用她的紅唇封住我的回話:「我不相信你有那個膽量做出背叛我的事來… 達令… 」

她握住我的手掌,慢慢將我雙臂抬起,結實卻豐嫩的雙乳壓在胸膛,使我心花怒放,只可惜幾分鐘前剛做完,如果晚十幾分的話,我一定再把她壓在身體下,激烈地再做一次愛。

「唔… 」妻子的舌頭取得壓倒性的勝利,我只能被動地受她引導。

幸好她不知道…

放心了…

太太熱烈的擁吻下,我有點喘不過氣。

就在我的手臂被妻子握到床頭櫃時,我的手背碰到某個東西,如果不是曾經握過,很難猜到那是什麼東西。

但很糟的是我持有過。

我幾乎嚇昏,那是那間三溫暖的隔間門牌,當我急急忙忙跑出時順手帶出來的。

原來她早就知道了,可是為什麼…

妻子用手撐起她的身子,美麗的臉蛋似乎有些微怒,卻更多的幽怨。

看著我惶恐的臉,我身體的抖栗不停地傳到她身上。

她真是又好氣又好笑。

「以後還敢嗎… 」忽然變個表情,微笑地問我。

我的媽呀…

「老婆大人,以後不敢了… 」

*** *** *** *** ***

一年後某天下班回家,太太正在廚房中做飯,兒子在她能照顧到的範圍中練習走路。

我出其不意從後面摟住太太,在她紅潤的臉頰上吻一下。

「老婆,我們再生一個女兒給兒子當妹妹好嗎?」

太太她像極了一個天真的小女孩,像是早有此意而沒料到我會先提出地對我說:「當然好,當然好呀… 可是老公你… 你真的受的了不能和我一起的日子嗎?」

「我怎麼會受不了呢?」

我抱起兒子,他口中正以一種含混地聲音叫著「爸爸」。

我很開心地笑,我終於算是一個爸爸了。

嬌妻、幼子、家庭,這種感覺,真好。

「兒子啊,你喜不喜歡爸爸和媽媽再生個妹妹來陪你呢… 」

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