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爹手記

這時我注意到她說話蠻沒遮攔的,就她這個氣質,我對她是讀什麼樣的學校也大略地知道了。

在和她柔軟的胸部親密接觸摩擦一段時間後,她再度起身,拿起沖水器往我身上衝水,接著她將雙手弄滿肥皂,一寸寸很仔細地按摩著我。

我忽然伸出手握住她懸在半空中的乳房,十分粗魯地搓弄著,可是她像是所有的客人都會如此一樣,她並沒有任何動作。

「很滑軟,不知咬在嘴上的感覺如何。」我心神蕩漾著。

然後更進一步雙手齊出,在她身上恣意愛撫,或是臉頰,或是豐臀,或是小穴,她卻依然不動聲色地幫我搓洗。

一看見她都不做出任何動作,我索性把雙手的目標都對準在她的小溝中,我一手提著她的陰唇,另一手指則往內部更深處摸索。

我輕巧地用食指拇指捏住她的小核,又中指深入她的深處去摩擦著。

她受我這一連串的刺激,全身逐漸酥軟下來,癱躺在我身旁。

「你喜歡這樣嗎?」我慢慢地問她。

「對… 就是那裡… 大力一點,再大力一點… 」她喘息著。

我照著她所想,更靈活地捏著她勃起的小肉核。

同時我也起身,抓住她潔皙的腿,一手一隻腳地撐開她那裡,將臉靠過去中間,伸出舌頭去舔舐著她,亦不時地用手指伸進去,或轉或抵,讓她盈滿愛液而濕滑。

「就是這樣… 就是這樣… 啊… 啊… 」

她職業性地配合著我,死命壓住我的後腦勺,硬抵住她的中央地帶,口開著極大地啊啊吟叫出聲。

一會兒後,身體內的躁熱不允許我繼續口交下去,我的私處挺硬,飢渴的訊息一遍遍地傳來,它需要她的愛撫,它需要她將它含住,用潮濕而柔軟的嘴唇去摩擦它。

於是慾火焚身的我將手伸出抓住她的雙乳,食指和拇指捏住乳頭,藉著反身躺下的勢子將她提起,然後抱住她的頭抵到我的私處。

「該你了… 」我說「不會不知道怎麼弄吧?」

她瞪了我一眼,「你還真是我見過中最莫名其妙的傢伙。」

她再度用手握住我那裡,使直立在空氣中許久的陰莖再度溫暖,那種舒服的感覺真是好久沒有感受過了,比起進入體內抽送的感覺顯然較為舒服,我比較著前不久和太太行房時的枯燥感。

「我知道你想這樣。」她「ㄐㄧ 、ㄐㄧ 」地嬌笑著。

她接著上下來回地搓弄那兒的尖端,一次又一次,令人渾然忘我,今夕是何年。

每當粉紅的尖端露出,她便用伸出舌頭輕舔了一下,可是絲毫都沒有一點難堪的面容。

「呼… 」我氣息急促「… 在歡場打滾過的技巧果然就是不同… 」

緊接著下去,她將頭整個低下含住整根,在口腔中堅硬的陰莖和她靈活的舌頭激烈地互相糾纏。

她的舌尖就像是油漆刷,不間斷地觸及我那裡,然後上下起伏著她的頭,伸長的舌板舔冰棒似的刺激那裡的中部,口唇一遍遍地滑過尖端,甚至用門齒掠過粉紅尖端底部的傘狀部位,令我神經興奮導致全身抽動。

時間、意識、世界什麼都給忘了,我不知道她是否很快樂的陶醉在這上,不過我很興奮便是了。

她吸吮著我那裡直到我有一定程度的亢奮後,她停止下來,拿出保險套稍稍套在尖端,接著再一個低頭口交,將它完整地包覆起來。

她用嘴替我戴上保險套。

她起身,將兩腳跨開要坐上我那直立的陽具。

*** *** *** *** ***

頓悟

忽然因為陶醉而缺乏意識的腦中一陣嬰兒的哭聲響起,像閃電一樣從我腦中劃過,然後完全驅逐掉所有的快感。

緊接著太太半裸露的身軀抱著兒子 奶的情形浮現,眼神哀怨地轉過頭來凝視著我,淚光閃爍地似乎像是責備我不應該背叛她們母子兩人。

我開始心虛起來,就在她的濕潤處抵達我的尖端時,制止進一步的行動,完完全全地失去性趣。

我推開她坐起身子,大口地喘息著,我乍然明白這是一時的迷情,我對太太的感情還是沒變。

我完全是因為想報復太太的冷漠和賭氣來這兒。

可是一旦被太太發現的話,自小被寵慣的她不知會做出什麼可怕的事。

我的天,我還是愛我的太太的。

女服務生在一旁直盯著我看,不太清楚為何我在一般客人最期待的時候停止。

「怎麼?難道你不喜歡我嗎?」女服務生的口氣十分沮喪。「人家好不容易有了想和他做愛的對象,卻… 」

「對不起,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只是… 」

同時,我腦中不斷地浮起太太的指責,生氣的面容,哭泣的身影,想像中用力揮下的巴掌火熱地印在我的臉頰上。

她有點憐憫地看著我,用手撫摸著我的臉頰,試圖安慰我。

眼前的她竟然變成太太。

這時我心裡防線完全崩潰,像一個無助的小孩,不停地發抖著。

越想越害怕我嫖妓的事被太太知道。

只有將這一些荒謬的事情立刻結束掉,我的心才能平靜。

於是我遂起身,要女服務生幫我整理一下凌亂的衣服,而我馬上跳入池中洗去身上的肥皂泡以及女服務生的體香。

她帶著一臉疑惑地幫我處理。

「對不起,我想這樣對我的太太不好。沒關係,服務費照算就是了。」給人家這樣一個唐突,總得有義務向她言明。

「你真的是很奇怪的一個人耶,沒聽說來玩還擔心老婆的,既然這樣那就一開始便別來。」她噘著嘴,十足表現出十七八歲時的未經世故。

「我和我太太之間的事,你不會懂得的。」我拿起放在床上的浴袍,遞給女服務生。

整理好儀容的我如釋重負地呼出一口氣,看著她不知該如何的一張臉,我在她的俏臉上親了一下,心情十分愉快地對她說:「你很漂亮,技巧也很好,可是我不能對不起我的太太… 。」

她沒有回答我的話,只是呆呆地看著我這個奇怪的客人。

回到家中以後,已經午夜十二點多了。

打開大門,發現客廳的燈沒關。

「太太大概在等我吧,」我心中有點擔心地想著「等一下應該怎麼報告我的行蹤呢?」

最後我關上大門將鎖鎖住,舛測不安地走進去。

沒錯,太太正在裡面,穿著白色寬鬆的襯衫,傾斜身子抱著抱枕沈沈的睡著。

看見太太這樣,我感到有些歉意,於是便躡手躡腳地走過去,蹲下身子在她耳邊輕輕地說:「太太,睡在這邊會感冒喔… 」

「嗯… 」她被我驚醒,翻轉過身子然後揉揉惺忪的睡眼「你去那裡了?也不打個電話,害我好擔心你… 」

我不等她把話說完,已用手指摀住她的嘴唇,眼睛很溫柔地凝視著她,太太她也心有靈犀地一句話不說,就這樣我倆相互對望著。

過了好一會兒,我伸出雙手托起她的臉頰,親吻她的櫻唇。

將舌頭伸進去,在她的口中肆恣親觸,讓我能吸吮她的馥甜津液,而手也緩緩地伸進只穿著上衣她的胸脯,愛撫著她的乳房,去捏揉那迅速變硬的乳尖。

許久,我倆停止下任何動作,只是緊緊地擁抱著。

太太伏在我肩上喘息著說:「要不要進去房裡… 」

我搖搖頭:「等一下,這樣子就可以了。」

我深呼吸一口,「抱歉,我差點對不起你… 。」

太太她望著我,表示不解。

我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一把抱起她,走進房間中。

那天晚上,我們並沒有做愛,只是互相道出對這些日子來種種不愉快的擔憂,我們兩人最後才發現孩子的出生並不是我倆甜蜜生活的終結者,我們同樣可以過著樣以前一樣的生活,而且多個小成員,我倆的婚姻會更穩固而久遠。

最後為了尋回過去的甜蜜,我倆決定請假出去旅行,重新遊歷我倆第一次約會的餐廳,太太答應我求婚的地方,以及新婚蜜月的海濱旅館。

旅行很愉快,可是更愉快的還是當天夜裡。

我關上門,順手將房門反鎖。

太太已經迫不及待地伸出手環抱著我,我將頭低下去和她擁吻,雙手放在太太恰到好處豐滿的臀部。

我將舌頭伸過去,太太的嘴唇靠過來,吸吮冰棒一般地摩娑我的舌尖。

結實多汁的乳房壓的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我捏住她的肉臀,粗野地向上使力使我兩的下體更加貼緊。

「喔… 」我兩倒向一旁的沙發上。

我拉開太太胸前的衣服,美麗的乳房包裹在雪白的乳杯下令我目眩。

我伸出右手,慢慢地從下方伸入她的奶罩裡。

我五指收縮握緊,柔軟的乳房扭曲變形。

「唔… 」當我如把玩玉器般地愛撫她時,妻子微微張開口輕輕配合。

太太解開胸前的束縛,散發年輕、豐腴、性感的乳房裸露在我眼前。

我抓住胸罩的帶子,用力地將這個障礙往外扔開。

食指和中指夾住她的乳頭,從手指感受逐漸變硬,低下頭,伸出舌尖靈活地刺激她,然後將乳尖含入,開始吸吮起來。

太太含情脈脈地凝視我,雙手放在我的頭上,溫柔地觸摸頭髮。

侵佔兒子的權利,太太甜蜜的乳汁溢入我的口中。

她扭動柔軟的身軀,像是在減低強烈吸吮帶給她的快感。

我轉移目標,吻向她的更下方。

抱起太太的雙腿,我褪下她的裙子以及內褲。

濃密的陰毛遮住她的細縫,不時顫動的身軀使它更加散發誘惑。

我雙手的食指拇指捏住她的陰唇,被拉開的私處分泌出一種閃爍異樣光輝的愛液,勃起的紅潤肉核飢渴般地要我去捏弄她,去蹂躪她。

「啊… 」我將頭壓低,準備去吮弄她。

太太呼吸急促,「不要… 現在不要… 剛回來… 不太乾淨… 」

「有什麼關係?我就是想要… 」

「討厭啦!」太太瞪了我一眼,將我的頭推開。「你真是死相不改,都結婚那麼久了還這樣任性,又不像以前談戀愛時偷偷摸摸,怕人家知道。」

說完用手推開我,有點顛簸地站起身,走向浴室。

看著太太走進浴室,關上門。

我呆在那兒,不知該如何動作。

忽然門打開,太太探出頭來,一臉嬌笑地說:「親愛的… 怎麼還不進來呀… 人家… 人家快等不及了… 」

我不知道是怎樣走進浴室內的,只曉得進去後我的身體也赤裸了。

*** *** *** *** ***

二度蜜月之夜

那是一個圓形的浴池,記的當年和她到這兒度蜜月時,就是在這個蒸汽氤氳的浴室中,一邊洗澡,一邊接吻、愛撫。

她不知怎麼的,迅速地脫光衣服躺在浴池中,赤條條的身軀上佈滿著涓涓的水滴,酥軟的胸脯因為喘息而劇烈地上下起伏,纖細的雙手遮住高高舉起之雙腿間的性感部位,美妙地搓弄那兒,微微啟開的朱唇不間斷地呻吟著。

她在誘惑我。

「喔!你這個小壞蛋。」我衝進浴池中。

我托住她的脅下,將她撐離水池。

突然之間,太太高舉著的雙腿合攏起來,將我的頭扣住,使我的臉不得不貼住她的腹部。

就差那麼一點點,我的臉頰就黏在她黝黑絨密的三角形上。

「親愛的,我要你… 」太太早已經過人事,卻裝成一個害羞的少婦,嬌不勝羞地要我舔她。

「那個地方呀?」很「死相」的我,故意要她帶領我。

「那… 那裡… 」她一面說著,一面用手將我的頭往下壓。

那是一朵鮮紅色的玫瑰花,像清晨朝陽尚未升起時的早花,點點露珠沾濕了綻放的花瓣,鮮嫩的蜜汁吸引著蜜蜂進去採蜜。

我,就是那只遭受誘惑的蜜蜂。

我用嘴巴向她吹氣,陣陣涼風使太太不由地移動身軀,連帶使她的花瓣一開一合。

「喔!」我意亂情迷地低呼。將臉埋進她的深處。

綿密柔軟的絨毛輕輕地摩娑我的臉龐。

愛液像潮水一般地奔流出來。

手指捏住她的陰唇,我用舌頭伸進去溫柔地舔舐著,扳開她濕潤的花瓣,我將舌頭靠近去攻擊,深入,深入,再深入。

「啊!親愛的!」太太的雙腿鬆開,抓住我頭髮的手掌也放到地板上。

就是那個勃起的小肉核,只要我控制住它,太太就玩完了。

我移到縫隙的尖端,用手指捏住她。

「嗚… 」太太的身體猛然浮起,微微地呼出聲音。

「我就不相信你還不叫。」我惡作劇地想著。

於是趁著突如其來的浮起,我順勢含住她。

「啊… 」她清細地叫出聲音。

我滑動我的雙唇,配合著動作不停地吮動著小肉核,鼻尖因為我臉部的伸出而稍稍擠入肉縫中。溫熱的愛液從縫中沾上我的臉,和我的汗混合在一起,使我看起來就像一個跑完五千公尺長跑的運動員。

我的手往上伸去,輕輕地撫摸她的腹部,在她的肚臍上用食指緩緩地繞圈,搔癢的感覺從她的腹部、激情的電流從大腿深處襲進她的意識中,使得她的低喚聲更加迷人,聲聲都從她的深處發出,然後便有一聲短暫的吸氣聲隨之而來。

啊!你這個邪惡的小魔鬼!

我握住她的雙乳,已經失去愛憐地握揉著。

強烈的快感從一個小核和兩個乳房持續地襲進她混亂的意識中,每一道電流在她的體內爆炸,都使她嬌柔的身軀不由自主地往上浮起,放鬆的大腿再度繃緊。

我的吮弄使她的愛液沾滿了整個花瓣,濡濕她的整片陰毛,也使我陶醉在她的溫柔鄉中,使她自己迷失在一波波的慾海中。

是時候了。

我離開了她的身體,用手握住在水底下的陰莖,一邊慢慢地搓弄著,一邊將它靠近她。

等不及要和妻子實行活塞運動了。

左手抓住太太的右腿,準備將它送進去摩擦。

太太忽然起身給我一個迫不及待的擁抱,她溫熱和纖細的手指握住了我堅挺的肉棒,她的臉頰貼在我的臉頰上,飢渴的雙唇和舌頭不停地輕咬著我的耳尖。

「答應我,不要這麼快好不好。」太太的聲音很細,給我一種蕩魂蝕骨的酥軟。

她緊貼的身體體緩緩向下滑動,在我的身上不停地輕咬、吸吮。

她咬住我的乳頭,正如同我對她所做的用力地吸吮,使我的情慾更加高漲。

同時,她握住我的陰莖,慢慢地搓動。

當食指和拇指為成的圈環滑過我的龜頭時,一陣酥癢的感覺衝上我的大腦,同時使我的腹肌收縮。

膨脹的肉棒每隨著一次刺激,像是作簡諧運動一般地上下擺動。

太太整個人跪在浴池底,右手握住我的陰莖,開始吮弄我。

溫熱的口唇,纖細的手指,濕潤的唾液…

她在平板上用舌尖激情地滑動著,帽緣部份不斷地受到圓嘟嘴唇的玩弄。

右手靈活的五根手指在根狀部份前後地愛撫,左手捧著縮緊的陰囊,不時輕輕地揉捏睪丸。

肉棒在她的吸吮下更形堅挺,陰囊在靈活的撫弄下收緊。

我喘息著,不知不覺中左手按住她的頭,右手折端住矗直部份的根部,使她更方便給我口交。

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