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娘

此事千真萬確,當中只有一些情節的修飾,但有九成是完全真實的。

大家好,我叫太保,今年34歲,香港人。我算是早婚的那種,結婚那年我才23歲,我跟太太詠姿是中學同學,之後我入了理工大學,她便在中文大學,畢業後,工作了幾年,我們感情很穩定,便索性結婚。我們二人都是對方的初戀情人,亦是唯一的情人,至少我單方面肯定是。我太太最好的朋友叫美君,是她大學同學,我們偶然也會一同外出玩,我覺得美君很漂亮,說話很溫柔而且擁有一雙雪白的美腿。

其實太太詠姿也算是美人,眼大大,長頭髮,膚色雖不算白,但身材適中。我還記得年幼時跟她們出街,以一「拖」二,總是惹來不少艷羨目光。

在我認識美君後大約兩年多,我發現我公司的同事原來是她的表哥,所以有一次我們三人外出時,詠姿沒有同來。

記得那天,我們到酒吧喝酒,那時候還可以吸菸,我才知道美君也會偶然抽一根。喝過數杯後的美君跟平時判若兩人,她抽著菸時是風情萬種的。我問她為什麼跟詠姿外出時不見她喝酒抽菸,她說詠姿性格古板,討厭人抽菸喝酒。我倒問她那為什麼她們還是這麼好朋友,她便沒說

那天晚上很開心,我們三人什麼都談,各人的秘密都說了,美君更大談自己的性史,當她說她也蠻喜歡口交時,我差不多暈倒過去。那刻我們十分親暱,她是那種不介意有身體接觸的女生,說話時會握著我手臂,但都只是友好。但我卻完全被這個「開放的她」迷倒。夜了,我們合夥叫的士回家,在車上我輕輕倚著她,十分享受,大家都有八分醉意,誰不知她在途中輕聲說了一句:「我們沒可能的。」我的心也碎了。

這件事件間接促成了我和詠姿早些結婚。那時,太太當然邀請了美君當伴娘,那天這伴娘美極了,穿著白色的低胸長裙,她那雪白的肌膚和完美的乳房令全場雄性動物都為之窒息。那刻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少女都不喜歡叫比自己美的朋友當伴娘,因為隨時自己老公都被勾引了。

當然,美君跟詠姿非常要好,而美君為人正直,所以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除了結婚前的一晚,我無意間入錯房間,看見美君在試穿襪帶絲襪,我沒有看到甚麼,只是看到她穿絲襪的美態,那性感的影像陪伴我了不少自慰的日子。記得那刻美君面泛粉紅,多麼美艷

轉眼間已是十年,我已經是一對子女的父親,詠姿跟往惜依舊,但為著照顧小孩,她已甚少打扮,不再化妝了。這些日子以來,不經不覺間我和美君及她表哥英奇成為了好友,每週末都會一起,有時是喝酒談天,有時是尋找美食,這是我在婚姻及子女以外的唯一社交。

美君倒很體諒我,雖然她跟太太仍然是很好的朋友,我跟她說的話她從不對太太轉述。而正因為每次英奇也會出現,所以漸漸我也不會跟太太說美君也在一起。有時候美君可能相約了詠姿在明天吃飯,也絕口不提跟我見過面。

這樣的關係給我很多的幻想,還好英奇的存在令我和美君的關係在十年來還是朋友。有時我想,如果沒有英奇,美君肯定不會單獨和我一起吧~她自己不是說過嗎!

十年來,看見美君由青春可人的美少女,變成今天成熟風韻的真女人,我心中的愛意一直沒有消減,每次英奇相約我喝酒,我總是希望會見到美君。在她身邊,偶然輕撫她的手臂、膊頭,我已經覺得很幸福了。有時候,如果我好運,還會見到她走光,讓我一覽那隱藏的世外桃園,人間美景。

至於美君的另一半,自從兩年前她跟那有婦之夫分手後,已經很久沒有拍拖了。她總是說找不到合適的對象,還要求我介紹她男生呢?難道她真的不知道我深愛的人是她,又怎會介紹給他人呢~

她常常說自己開始老了,現在不找到合適對象,生育的時鐘正在跳呢!我每次都給她鼓勵,說她仍然是最美麗的,我沒說謊!有時候我會衷心希望她能找到如意郎君,我不能給她幸福,也希望別人能夠呢。但是說到要我大方介紹,那是沒可能了!!!

*** *** *** *** ***

怎料數月前,我記得是五月八日星期五晚上,我和英奇、美君三人如常到居酒屋喝酒,這天有喜事,英奇要結婚了!我們晚飯時喝了八瓶清酒,離開時還未到十一時,美君這晚異常興奮,堅持要再往蘭桂坊喝酒。我們在那兒走遍了三家酒館,二時正左右我們已經多喝三支紅酒了。

正當我們想繼續,一個電話把英奇叫走了,他的未婚妻在通緝他呢!我想倒不如散了,便結了帳,離開了。如常,英奇住在附近,美君和我同路,我們便又合夥乘的士。

在車上,我們談起英奇結婚後我們很難如此一起喝酒談天了,美君又感歎自己還是孤單一人,我便說:

「又怎會想到我們三人你是最後一位結婚呢?你是條件最好的呢!」

「我這個人太笨了,所以沒人喜歡,現在老了,香港又女多男少,沒機會吧!」

「都怪你之前跟那有婦之夫浪費了時候及機會吧~」

「現在就連有婦之夫也沒有呢!」

「誰說的?!這裡便有一個!」

「對了,那,這位先生,有興趣嗎?」說著美君手叉著腰,擺出嫵媚的表情,還單了一下眼。

我也玩著伸手往她耳珠輕扭了一下,說:「這麼悄的熟女,我一定要!來,當我的情婦,以後跟了我吧,哈哈哈哈!」

美君不服輸,轉過頭來嘗試咬我手指,我作狀避不開,放在她嘴前,怎料她不但沒有咬下去,反而溫柔地啜了起來。可能是酒精的催化,大家這刻都凝住了,我還是繼續讓美君啜下去,她也不停地舔,其時她蒙起了眼,以迷人的目光望著我。

我彷彿不懂反應下去,身體不由自主的靠向她,用左手放在她的大腿上。【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這天晚上,美君穿了一條綠色窄身短裙,黑色絲襪褲,高跟鞋,上身是件黑色沒袖的及冷外套,健康又性感。

我終於把手從她口中拿出來,慢慢把頭伸向美君,看看她什麼反應。但見她全程望著我眼精,輕輕咬著嘴唇。在我即將接觸她時,她垂了頭,好像是羞愧的表情,我用手輕輕托起,對她說:「只是今晚,什麼都不要想,好嗎?」

美君輕輕點頭,我便把整個人壓向她,在她嘴唇上吻下去。這麼多年來,這個嘴唇,我幻想吻下去不只一百次,原來感覺是這樣的,她的味道原來是這樣的。

「原來你真的是這麼甜,比我幻想中好一千倍~」

「……怎麼??……你還是對我……」我對美君的慾望實在太大了,我還未讓她說下去已經又把她吻起來了。我深想,美君的所有東西都是美好的,便大口大口的吸她的口水,這令美君說:「幹嘛這樣吃人家的口水,口渴嗎,壞蛋!!」

為防司機聽到,我輕聲在她耳邊說:「美君的所有液體我都喜歡喝~」這樣一說似乎觸動了她,她「啊」了一聲,雙腿便夾起來,像尿急似的。

「哎唷~這樣……現在我們怎麼辦?」

我捉住她的手放在我大腿中間,她熟練地在我那處隔著褲在磨擦,還說:「你死定了~我是你的伴娘!!」這樣的一句話令我慾火大增,便拉下褲煉,鐵般硬的肉棒彈了出來。美君「哇」了一聲便開始幫我口交。這刻我又想起了多年前她說過給別人口交的故事,想到這刻我終於有幸享受她的溫柔,實在是不敢相信。

「噗唧、噗唧、噗唧、噗唧」美君含著肉棒的聲音雖然細聲,但在我耳中,這個美若天仙的女神在為我作如此淫穢的事,實在是太興奮了。我不自覺地望向司機面前的倒後鏡,看見司機不停在鏡中偷望,他一定是發現了後座怎麼少了一個人頭呢。這時大約清晨兩點半,我想司機應該見慣我們這些癡男怨女在偷歡吧!!

從這個角度望著躺在我身前的美君,我忍不住伸手往她臀部撫摸,那對藏在黑色絲襪底下的美腿,終於可以任我玩弄了。我接著慢慢伸向她腿內側,美君亦乖巧地緩緩張開雙腿,這個姿勢我只有在AV電影中看過呢~怎會是我完美的小美君??!!

在她腿內遊走了一會便終於到了那天堂地了!!原來那裡已經早濕透呢!!我用手指輕輕一撥,美君立即「噢」叫了一下。我彎下身在她正在忙碌的小嘴邊說:「你已經這麼濕潤了~你這淫蕩的伴娘,很喜歡吃人家新郎的肉根吧?!」

「嗯~我就是這麼淫蕩了,你怎樣懲罰人家呢?」

說到這裡,車已經差不多到美君家,但奈何大美人還跟著父母居住,怎麼辦?!我立即對司機說,把車駛往「九龍塘」(著名時鐘酒店的區域)去了。這時美君聽到我的安排,彷彿放下了心,便停了她的工作,幫我拉好褲鏈,坐直起來。司機見那個「消失」了的人頭回歸了,立即往鏡上一望,看見美君正在整頓衣服及束起凌亂的長髮。

然後,我們二人多年以來的第一次終於發生了,她拖著我的手把頭依偎著我肩膊,這感覺好像比起口交來得更震撼呢!我往美君望去,她對我的眼神彷彿變了另一個人似的。

來到了時鐘酒店,下車時,司機再一次向美君打量,還偷笑了。美君又不是無知少女,回頭向司機報以輕佻的笑容,好像在說「你管得了老娘開心!!」

我們二人都非常性急要入酒店,但我絕無此經驗,一時間都顯得很尷尬,還好,美君似乎熟識這裡運作,不一會便已經拿了房間

踏入房內,房門還未及自動關上,我已經把美君整個人抱起,她想脫下高跟鞋,但我示意她穿著來做,美君展現淫笑。我不停跟她接吻,去到後來,她問我為什麼這麼喜歡接吻,我便對她說:「我覺得這樣是跟你的心靈最接近的方法……」美君聽了以後,整個人更熱情起來,幫我脫光衣服,然後要我坐在床上觀看。之後她便把小外套除下,露出雪白的手臂跟胸口,徐徐地坐在椅子上,蹺著腿,用左手從高跟鞋輕撫到黑絲小腿,然後是大腿,再把裙子拉起,露出黑色小內褲。褲上明顯地有些乾了的白色液體,是先前流出的淫液吧。

我望著平常端莊的美人這刻竟然像成人電影的女角一般,亦忍不住拿出已經一柱擎天的肉棒在勃弄。這時美君又站起來,背向我,翹起屁股,把雙腿伸直,微微的拉起短裙,右手從前面伸入下面,在自己的陰核上挑撥。

我終於按捺不住,飛身把美君摟住,但她卻笑說:「我又不想做了~」

我當然不理會,抱起了她然後放她在床上,我把那雙近乎完美的長腿劈開,往她小穴一嗅,那強烈的成熟女性分泌實在是太香濃了,我迅速弄破了她的絲襪,瘋狂地在她陰唇上舔,大口大口的喝下她的淫水,轉眼間已經舔乾淨,但迅間美君又流出更多甘露呢。

美君看見我的迷戀,陰唇經舔玩後,整個人在發燒,自己把上衣及胸圍除下。便這樣,我十年以來朝思暮想的美人,終於跟我肉帛相見了。美君的乳房原來很豐滿,真沒想到瘦削的身子會有這麼大的奶子。我一直幻想她的乳頭是粉紅色,細小的,但原來她擁有一雙大的乳暈,顏色是淺啡色的。可能我已經中了毒吧,但我這刻覺得她的乳頭是最美的。

我跳到床上抬起她雙腿,對著躺在床上的美君說:「寶貝,今天晚上將會很長,我要帶給你無盡的高潮,預備接我了!」

「還未!!……要帶套呢!」她說,「美君,你最瞭解我的秘密了,你是我第二個女人而已~」

「親愛的~我當然知道,但人家……危險呢……」

「噢~難怪~人家說排卵的女生特別「凶」呢,你今天這麼壞,原來是……」

「你去洗手間買吧,裡面有售賣機呢~」

「不,我慾火難消,你知道嗎,我聽說過排卵時直接插入,舒服很多的呢!!!」

說著我便把硬硬的龜頭放在陰唇前面磨擦,但美君還是不斷地說:「不行了~人家會懷孕的,你知道嗎~~快停止呀!!我認真的!!」但這刻我已被慾念迷惑,決意用勁突破最後防線,那刻的快感,那暖暖的包圍,加上眼前這副日夕思念的美人胚子,我立即跌入無盡快感深淵當中。

「噢呀!!!!!」第一下插入力用大了,美君一痛便叫了,我立即轉變溫柔,疼痛過後,強烈的快感直擊美君,她也終於忍不住說:「嘩~~~好舒服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力點呀~保保!!好呀!好呀!好呀!好呀!好呀!好呀!好呀!」

相識了十多年也從未見過如此溫柔騷軟的美君,更從未聽過她興奮的叫床聲,只聽到她不斷地叫著我的名字,好像在提醒自己正在跟誰交合似的。

「太保啊~你舒服嗎?人家從未試過不用套呢,你是第一個真正跟我結合的人啊~喜歡嗎?」

「美人~舒服得要死了!啊呀啊呀,你下面很緊呀~」

這個男上女下的「傳統」姿勢最能令女性興奮,加上美君已經一段時間單身,這刻她完全融入性愛快感當中,還未插到五分鐘,美君由先前很多說話:「大力點呀……你很粗壯呀……我要肉棒……不准射啊……啊……頂到那裡了……」

到後來突然靜了下來,我感覺到她呼吸急速,只能聽到她說:「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突然間美君整個人抽搐起來,雙眼發白,陰道收緊,很大聲地吟了一句:「噢!!!!!!!!!!!」

我用盡畢生功力才能把持得住,沒有洩了出來,因為我想跟美君的第一次長久些,但她這刻的神情和身體反應實在太厲害了,肉棒被陰唇緊夾,我也不自禁地叫了出來:「嘩!!!!!!!!!」

我深知如果不拔出來必定會爆槳,便索性藉機轉姿勢。美君剛剛高潮完,我便把她扶起作小狗的姿勢,我爬到她後面,首先用舌頭舔光她充了血的陰唇,這樣令到美君剛剛高潮後又有快感,她說:「……剛剛才來了,你想把人家弄死嗎?!」她挑逗的語氣令我充滿力量,放棄口交,把強壯的肉柱直插她下體

「噢?!!又來了??」美君配合地把雙手按在床上,雙腳蹲著,翹起屁股,以小狗式一下一下的迎接我的抽插。果然女性到了三十多歲,性慾開始旺盛,經驗豐富,又不害羞,這個年紀是最佳性伴呢。特別是美君,她的身形真的比任何成人電影女角好,豐滿的乳房、幼細的纖腰、熟透的臀肉、稍肥的大腿加上纖幼的小退和塗紅的腳甲,這樣才是真正的女人!!!那些年輕女模和她們像男生的曲線又怎能相比呢!!!!

美君看來很喜歡小狗式,聽到她不停地呻吟,合上眼睛在享受,我也彎了身,肚腩緊貼她的背脊,雙手不忙挪動她那對乳房,還不時輕輕佻撥她的乳頭

逐漸美君開始習慣這感覺,為了保持她高漲的情緒,我示意她轉姿勢,輕輕讓她坐在我的肉棒上面,女上男下的方式,美君頓時感到肉棒插得更深,又叫了出來。

「嘩!親愛的~頂到子宮了!!!」這句說話真動聽,我便發力地插她,美君的乳房在我面前不停的上下搖晃,頭也不停上下的搖,我雙手抓緊她的屁股,借力將她的腰部大力的搖,美君的陰核和我肉棒下的骨直接磨擦,這樣似乎又令到她步入另一個高潮。

「對對對~是這裡了,大力磨吧,我的寶貝,大力磨吧!!!!!!」這個姿勢令我也非常興奮,我腦海裡儘是美君淫蕩的表情和叫聲,我快要爆了:

「美人~我要在你裡面爆了!!!!!接住吧~」

美君聽到這句說話,突然醒來說:「不能啊!!!不能裡面射呀,會懷孕的呢!!拔出來吧,拔啦~~~~」

但是這刻我又怎會理會呢,反而加強了速度,同時更在她乳頭上吸啜,美君舒服透了,呼吸又變得急速,開始失神了:「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我知道她差不多到了,便再加速,希望同時達到高潮,美君好像看穿這想法竟然轉性說:

「呀!呀!呀!呀!太保,射吧,全部精液都射在我淫穴裡面吧,我要呀~要你熱騰騰的精呀!!!我們同一時間去吧!!!」美君淫蕩的叫。

聽到她變成這麼淫渴,我真的忍不住了,說:「差不多了,愛人,預備好沒有??!!」

「我也……我也……現在!!!!!!」

「啊!!!!!!!!!!!!!!!!!!!!!!!爆了!!!!!!!」我興奮的大叫,同時爆出大量的精液,美君體內感到熱力,把陰唇一縮,我又爆多許多精液,如此射了五、六次,我終於停止了抽搐,美君整個人好像沒有骨的躺在我上面,她的小穴還不停地流出精液,把半張床都塗烏了。

「呵……呵……呵……呵……呵……」突然整個房間都只有呼吸喘氣聲音,過了數分鐘休息,我摟住美君往她嘴上吻去,她溫柔地望著我,一點也不像喝醉了,竟然對我說:

「終於跟你真的做了~這麼多年的幻想成真了!」美君撫摸著我的面說,「什麼??!!!你對我有幻想??」

「對呀~這些年來,每次跟你們出來,回家後我總得幻想你來自慰啊!!」

「怎麼會啊??!!你是詠姿的好友,又是我的伴娘,怎會對我有意思呢,你那年不是說過我們沒可能嗎?」

「就是那次,我回家後不知多後悔,往後便越來越迷戀你了,好像是中了邪降一樣。但說了出來的話又怎可收回……」

「那你為什麼又會當我伴娘呢?這樣不是對自己太殘忍嗎??!!」我問。

「其實詠姿叫我當,起初我也不願,但我想,當伴娘可能有機會把你勾回來,怎麼你無動於衷呢?其實如果不是因為你,我也不會繼續跟詠姿做好友了,你自己不是問過嗎,我跟她這麼不同,她那麼守舊,我們怎能做好友呢?」

「你真傻!!你不知道那天你穿伴娘服多好看,你不知多少晚上我想著你那樣子來打手槍呢!!!」

「真的嗎?那以後你不需要打手槍了……」說著美君輕輕的爬到我下面,用口幫我又含住了,同時又說:「你……不是說過今晚不讓人家睡嗎?我要追回失去的時光呀!!」

之後我們又大戰了數回,還創了一晚六次的記錄。到了天亮,我送美君回家時,她已經要一拐一拐的行走了。

從此,美君便當了我情婦,除了我們會經常私下幽會之外,每週末她都會來找詠姿談天,然後會跟我們和小孩一同外出吃飯,在沒有人發覺時美君會在桌下伸她出的美腳來按摩我下體,當沒有人在看時,我們還會拖手或偷吻,多麼刺激。

但是這只維持了半年,因為在我們第一次的行房,美君懷了孕,數天前我才在醫院陪她接生,美君沒有對詠姿說誰是父親,詠姿亦沒追問。反而很感激我常常代她到醫院陪伴美君呢。

至於美君,她說既然十多年來也找不到代替我的男人,她也不後悔,反而一直想生兒育女,現在竟然能懷我的小孩,實在是很高興呢~我雖然不知道這齊人之福可以維持多久,但我必須快點寫完這個故事,因為我和伴娘的小孩又在哭了,我要去照顧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