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調教之前後

和丈夫分開後, 坐上計程車時,正木又談起個展的事,並問綾子的感想。

本來在酒吧裡就問過,綾子還是重複相同的話。

「不對上次的事生氣嗎?」

正木說著,想握綾子的手,綾子立即抽回手,也把臉轉向另一邊。

綾子一方面生氣, 一方面心情也不好,但並不是完全對正木,是對竟然造成他們兩個人在一起的丈夫。

到達家裡時,綾子讓正木在客廳坐下後去準備酒菜。 然後丟下他走進臥室。

因為上一次的事情, 若和他面對面,就像是答應他的要求,而且這時候心跳的幾乎呼吸都困難。

把臥房的房門關上,綾子深深歎一 氣。

現在是和正木兩人在家裡, 想到這兒,心中就有強烈的恐懼感,和猛烈的心跳,使她站不住。

臥房旁邊是化 間,綾子走進化 間換衣服。

身上只剩下胸罩和三角褲時,突然想起那個夜晚正木插入時的感覺。

不但如此,身體裡又出現當時手指在體內摩擦的感覺,而產生搔癢感。

就在此時,突然感到背後有人,急忙回頭時,正木站在門口。

不由得想大喊,綾子倒吸一口氣。正木的下半身赤裸,而且陰莖勃起。

和那天晚上一樣,正木還露出非常認真的表情。 不過,綾子只是向正木 看一眼,然後瞪大眼睛盯著陰莖,身體好像遇到金箍咒動彈不得。

正木走過來。

「不行……不可以…………」

綾子軟弱無力的搖頭,喃喃地說。 不知為何,說不出拒絕對方的強硬的話。

綾子的手被抓住。

「這一次,讓你摸我的。」

說完拉綾子的手到陰莖上。

碰到火熱勃起的陰莖時,綾子立刻想收回手。 可是,當正木強行要她撫摸時,綾子已經無法拒絕。自己主動的握緊陰莖時,身體開始顫抖。

兩個人就當場倒下, 乳罩粗暴的被拉下,正木立即將臉貼在暴露出來的乳房上。

吸吮乳頭,用舌頭摩擦,同時用雙手揉摸乳房…………。

正木的身體向下游移,拉下三角褲,臉貼在綾子的胯下。

在自己的陰戶上感到光滑的舌頭時,綾子用顫抖的聲音說:

「不行,他會…………」

聲音卡在喉嚨裡。想推開正木的頭,但使不上力。

正木的舌頭在陰唇上不停轉動。 綾子的身上出現火花爆裂的快感,像電流一般傳遍全身。

可是,不知丈夫何時會回來。

要快一點……要快一點…………。

綾子在心裡懇求。 在強烈的恐懼感和快感夾攻之中,綾子這樣懇求時,也發覺自己心中期盼正木的到來。 同時也知道,一直排斥正木,是不想承認自己對這樣的男人產生關心。

正木呼吸急促,仍舊用舌頭舔。 不知過了多久,綾子扭動屁股,覺得過了好長的時間,擔心丈夫會突然出現,可是身體仍然那麼興奮。

「啊……快一點……快一點弄吧…………」

綾子都感覺得出自己很淫蕩的扭動屁股向正木要求。

正木抬起頭看綾子,而綾子的視線是盯在化 間的門上。

雙腿被分開,龜頭找到肉洞口,粗暴的侵入。

肉棒像跳動一樣,不停地做活塞運動。 綾子產生欲哭的那種美感,不由得開始啜泣。

正木不停地抽插, 拔出去時是緩慢的,但插入時是猛烈的,然後偶爾加旋轉的動作。

因為那種用力的動作, 使綾子的身體不得不向上挪動,最後使綾子的頭碰到牆壁。

正木有節奏的動作越來越快, 也越來越激烈,使綾子覺得陰莖像火車頭。

那種粗暴的感覺十分強烈,快感從子宮直接到達腦頂。 綾子仍舊注視現在已快看不清楚的化 間的門,不停地發出淫浪聲。

「啊……好……還要深一點…………」

身體達到興奮的極點,貪婪的追求男人。

肉棒回應綾子的要求,猛烈抽插。

「啊……就是這樣……受不了……快要死啦……沒有關係……用力吧……」

正木瘋狂的抽插,綾子覺得自己的陰唇火熱而麻痺。 真舒服,快感達到極點。

「啊…… 了…… 了…………」

「唔…………」

綾子在不斷痙攣中,正木的火熱肉棒更膨脹脈動,開始射精。 綾子的身體猛烈顫抖,也唯有此刻閉上眼睛,什麼都沒有看。

自從那夜以後,正木沒有再來綾子的家。

不知道丈夫是否發現就是他使正木和妻子單獨相處的那一夜以後, 正木和妻子有了婚外情。

綾子見丈夫從廁所回來,說:

「要不要再喝一杯咖啡?」

「嗯,好呀。」

丈夫說完便走進書房。

綾子為重新泡咖啡,把水壺放在瓦斯爐上。

正木沒有再來,但不表示兩人的關係已結束。 發生那次的事以後,兩個人更繼續幽會到現在。

開始時是利用旅館。 有夫之婦和單身而且是丈夫之好友偷情,有強烈的罪惡意識,也就更瘋狂的做愛。

綾子並不愛正木, 可是還會陷到此一地步,完全是為了正木的態度和性交的作風。

他的行為是男人的兇猛, 加上把女人的虛偽一件一件脫落,使身心為之赤裸,從而享受其中快感。

還有……綾子最迷正木的, 不是發生在旅館,而是第一次進入正木的房間裡時發生的。

那個公寓房間寬敞,分為工作室和私人房。

他的私人房整理得一絲不 , 雖然只有一間,但用家俱和萬年青等區隔成臥房、客廳、餐廳。

「你的房間很美。」

綾子坐在沙發上喝著正木泡的紅茶說:

「你為什麼不結婚呢?」

「想知道嗎?」

「當然想知道。因為你不像討厭女人的人。」

「這是在挖苦我嗎?」

正木苦笑道:

「那麼我告訴你,我的答案是,我只對有夫之婦有興趣。」

「那是不好的興趣。」

「對,是非常不好的興趣。」

「那麼,是不是和我以外的有夫之婦也做出這種不好的事呢?」

「我希望是那樣。 但說實話,你是第一個有夫之婦。所以只對有夫之婦有興趣。」

看到正木正經八百的這樣說,綾子感到困惑。 這種說法,簡直像愛情的告白,但心裡也很受用,就想更多聽聽你說什麼。

「那麼,以前的對象都是年輕女人嗎?」

「差不多吧。」

「你這樣的女人,為什麼找我這個有夫之婦呢?」

正木點燃一根煙,向天花板用力噴出去。

「有兩個理由。 第一個,因為你是有夫之婦。俗話不是說一盜二婢嗎?還有一個就是你太有魅力。而最重要的是………」

正木說到這兒,把嘴湊近綾子的耳邊,特意用悄悄話的口吻說:

「因為你好像特別喜歡那個。」

「你這個人太過分了。」

「可是,真的是如此。」

「不要說了………」

綾子瞪一眼正木。 正木用雙手抬起綾子的臉頰接吻。舌頭伸進來時,綾子感到羞赧,但心情更興奮,不由得也用舌頭迎接,還發出甜美的鼻音。

「你是喜歡那個吧。」

正木離開綾子的紅唇。

「那個是指什麼?」

「你別裝蒜了。那麼我來告訴你吧。」

正木又把嘴靠近綾子的耳邊,把性交的俗稱說了出來。

「不要………」

綾子用嬌柔的聲音說,同時感到身體火熱。

綾子很怕聽這句話。 綾子本人知道這件事,是經過杏子介紹的男人們,和他們玩虐待狂遊戲之後。

尤其是正木, 他在性行為中,會常說出這句話,說綾子的那裡有吸引力,或有蚯蚓在蠕動。 不但如此,還要綾子也要說出這句話,綾子說出來時,就會興奮得快要 出。

和丈夫結婚至今,丈夫在性交時,從未說過這種話。 始終是默默進行,把這種事情告訴正木,正木好像很驚訝。

「你不是喜歡嗎?」

正木用嘴唇在綾子的耳垂上摩擦,輕聲的聲音,同時把手伸入裙內。

「喜歡…………」

淫猥的氣氛使綾子的聲音有些沙啞。

「喜歡什麼?」

「 穴…………」

綾子說出時,全身立刻變成一團火。自己都能感覺出從陰唇溢出蜜汁。

「這就對了。今天,要教你這個喜歡 穴的太太很好玩的遊戲。」

正木露出有意的笑容,要求綾子當場脫衣物。 綾子有些猶豫,從窗戶射進來的陽光使室內很明亮。 可是看到正木脫衣服時,綾子也就背著他開始脫。正木要她全身赤裸,綾子就把最後的三角褲也脫下去。

「把身體轉過來吧。」

聽到正木的要求,綾子用手掩乳房和下腹部後轉過身去。

「真漂亮。」

此時的正木也是赤裸。胯下物已勃起。

「不要這樣看嘛…………」

綾子羞得低下頭。

綾子對自己的肉體深具信心。 柔滑白皙的肌膚,不大不小的乳房,稍向上翹的乳頭, 沒有一點贅肉的細腰,美麗的雙腿曲線……正木以攝影師的眼光也會讚美綾子的身體。

此時,意外的聽正木說。

「你把雙手繞到背後吧。」

綾子抬起頭時,感到驚訝,因為正木的手裡拿一條繩子。

「有沒有綁過…………」

綾子無法說出曾經被綁過的經驗。 正木看到又低下頭的綾子,以為她受到驚嚇。

「夫妻間的性交很少用的,當然這是第一次羅。」

正木說完,來到綾子的背後,把她的雙手拉到後背上。

「這是…………」

「這是遊戲。虐待狂遊戲……至少聽過這件事吧。」

「啊…………」

綾子不由得發出哼聲,做出表面上的抗議。 雙手被結結實實的困綁,而且在乳房的上下也用繩子困綁,使乳房更突出。

身體被困綁的感覺,使得心裡也產生難耐的騷癢感。 已經知道這種快感的肉體,立刻出現被虐待的甜美感。

「怎麼樣?第一次被綁的感覺…………」

「不要………」

綾子羞得彎曲一隻腿掩飾下腹部。

「絕大多數的女人被綁時就會感到屈辱和不滿, 這也難怪,只要這樣被綁起來後,要如何處理全看我的了。」

「你要怎麼樣呢?」

綾子內心裡很興奮。

「這個嘛……首先要你發誓做奴隸吧。」

「奴隸…………」

綾子倒吸一口氣。看到正木從沙發下拿出騎馬用的皮鞭。

「這是說你已經是我的奴隸。調教奴隸的第一步就是用這個皮鞭。」

「不要粗暴…………」

綾子想不到正木會要求做虐待狂遊戲。 哀求的同時,綾子的心裡興奮得怦怦跳。 自從以應召女郎般的方式經驗過虐待狂遊戲的綾子,從此以後就忘不了被虐待的快感。

正木要綾子跪在他面前,把肉棒含在口中,表示這是做奴隸的儀式。

綾子故意做出猶豫的樣子,正木手上的皮鞭立刻飛過來,打在屁股上。

「啊…………」

綾子興奮得跪下。

正木的肉棒呈半勃起狀態,因為雙手被綁不能用手。 側著頭伸出舌頭在龜頭上舔,然後含在嘴內。

正木靜靜地看著綾子。綾子閉上眼睛,一面用舌頭舔,一面擺頭。

肉棒在嘴內很快便膨脹,幾乎要碰到喉管。 覺得頭昏腦脹,下半身開始火熱,不由已的淫蕩的扭動屁股。

「嘿嘿, 這樣舔男人的肉棒扭動屁股的女人就是好色的,我就是喜歡這樣的綾子。」

聽正木如是說,綾子更覺得自己是好色的淫蕩女人,於是更加興奮。

「可以了,做奴隸的誓言算通過了。」

正木讓綾子站起來。

「我要給你獎品,想要什麼呢?」

正木一面說,一面撫摸綾子的屁股。

「你的………」

綾子大膽的用自己的屁股在正木勃起的肉棒上摩擦。

「這個還不行,因為調教還沒有結束。」

「可是,我已經照你的話做過了。」

綾子故意用抗議的口吻說。

「很漂亮的屁股,一定會喜歡皮鞭。」

正木說完就把綾子拉到床上,讓她俯臥後雙腳也綁在床上。 綾子的雙腿形成八字。

「啊……不要打我…………」

綾子領悟到會用皮鞭抽打,興奮的哀求。 因為她已知道,這樣會更煽動男人的虐待狂慾望。

聽到抽打的聲音,屁股感到疼痛,綾子發出哼聲,同時扭動屁股。 可是身體被綁,不能如意的扭動,只能像小波浪般起伏。

皮鞭連續抽打。 每一次綾子都發出哼聲扭動屁股。感到屁股火燒般灼熱,但無法解決。

「你這樣扭動屁股做什麼?」

正木嘲笑的說著,用皮鞭的尖端在屁股上摩擦。

「不……還要…………」

綾子忍不住把屁股抬高到最大限,迫不及待地扭動。

「你好像熱起來了。」

正木再度揮動皮鞭。熱……屁股好像有火在燃燒。

「不行啦……饒了我吧…………」

綾子上氣不接下氣的說。與此同時,身體產生難以克制的顫抖。

「唔…………」

發出哼聲的同時,全身挺直,高潮感佔領肉體。

「你好像 出來了。第一次就這樣,你是有被虐待狂的體質了。」

正木多少有些驚訝,在火熱的屁股上撫摸時,綾子感到很舒服。

正木的手摸到陰唇。

「流出來的真多,像尿一樣,連床單都濕了。」

說些讓綾子害羞的話,還繼續玩弄花瓣。

此時,正木解開困綁雙腳的繩子,使她仰臥。

立刻又把她的雙腳困綁。

綾子這一次感到慌張, 雙膝分別被困綁,然後把繩子拉到枕邊的床架上拴住。

「啊……不要…………」

形成這樣淫邪的姿態,羞恥感使綾子的聲音沙啞。

「這樣子真好看。」

「啊……不要看…………」

綾子把臉轉過去。

「受到這樣的欣賞,覺得不錯吧。」

產生快要昏迷的感覺。 正木的聲音好像從水裡傳出來。陰戶上感到刺一般的視線。花芯不由得抽搐。

「這時候你會怨恨那條繩子吧,這種困綁的美妙感覺會上癮的。」

正木說的話好像咒文。他的手又把花瓣向左右分開。

「喲,過去沒有注意到,原來在這種地方還有黑痣。」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