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調教之前後

在性高潮的餘韻尚未消失之前,新的性感又來臨,綾子再度被迫來到性高潮頂點,形成一直停留在性高潮的狀態。

當宇野的手指和陰莖終於離開綾子的身體時,綾子幾乎要進入昏迷狀態。

「你有這樣美麗、高雅的臉孔,沒想到這麼好色。還記得你剛才說過的話嗎?」

宇野一面笑,一面看仍舊在快感之中的綾子。

「我不知道………」

像撒嬌似地轉開臉的綾子,好像夢囈般的還記得自己在性高潮的風暴中說的淫語。

「你忘記了,我就告訴你吧。」

「你說『我是真正好色的人』或『最喜歡性交』,聽起來像是你的真心話。」

「不要說了……」

宇野說的沒錯。忍受強烈的羞恥感時,終於解開困綁她的繩子。

取下保險套的宇野,再度插入陰戶內,抱起綾子的上身,一面抽插,一面要綾子看。

綾子張開眼睛看,濕濡的陰唇包夾進出的陰莖,那是非常淫猥的景色。陰莖沾上蜜汁,發出濕潤光澤。

「啊……好…………」

興奮的聲音帶著顫抖,綾子不由得抱緊宇野的身體。

*** *** *** *** ***

 第二天,杏子打來電話。

「宇野先生說,綾子有相當大的被虐待狂氣質…………。」

「杏子,他把一切都告訴你了嗎?」

「是我問他的。」

「但也太過分了,連這種話都說……而且你也不告訴我關於宇野先生的事。」

「對不起,這不是故意的。但對結果來說,不是很好嗎?綾子本身也有那種性質,既然要有外遇,有那樣的刺激不是很好嗎?」」

經杏子如是說,綾子也就不能再埋怨了。

「在這方面,我店裡的客戶中,與眾不同的還很多。綾子,只要你有意思, 要我介紹多少都不成問題。」

「真是的……我和你這樣說話,我會越來越被你帶壞。」

「你已經走上這條路了。」

聽到杏子的笑聲,綾子也不由得苦笑。

自此以後,每個月會有一、二次和杏子介紹的男人發生性關係。綾子本身對自己有這種潛在性格,幾乎不敢相信,可是一旦取下淑女的外衣時,就再也無法剎車了。是只有自己這樣,還是所有女人皆然,綾子本人也不清楚…………。

然而,和發生關係的男人,絕不會再見第二次面。

最初是為避免發生感情,到後來綾子覺得每次改變男人能得到新鮮的期盼和刺激,認為這樣更能帶給自己快樂。

杏子介紹的男人是一如她所言,大部分是有虐待嗜好的人,而綾子也對那種刺激越來越感到興奮。

不過,其中也有不困綁, 有奇特嗜好的人。

有一位不滿四十歲的政治家,進入旅館時,立刻要有夫之婦的綾子換上他帶來的高中女生制服,然後姦淫。

看到打扮成高中女生模樣的綾子,就會異常興奮,把綾子推倒在床上,撩起學生制服,吸吮乳房,又匆忙的拉起裙子和脫下三角褲,隨即便插入,根本沒有前戲。當綾子表示痛時,很快就射精了。

對男人而言,姦淫穿學生服的處女,也許很能興奮。但唯有這次,使綾子想起和丈夫不能滿足的性行為。

丈夫好像一點也沒有發覺綾子的外遇。在性生活方面仍舊不能使綾子滿足,但確實是溫柔的丈夫。綾子也在這樣的丈夫面前,表演一個 慧妻子。犯罪的份以及性慾的不滿得到解決的份,都變成更體貼的照顧丈夫和兒子。

就這樣過了三個月。其間,有幾個男人從綾子的身上過去。

綾子每一次和以前一樣,坐在咖啡廳靠窗邊的位置,喝著咖啡看對面旅館的大門口。

那是一個初夏的午後。

在陽光照耀下的旅館門口有陽光反射。因為有人進出時,旋轉門的玻璃會轉動的關係。

和杏子第一次介紹的男人……作家宇野光太郎見面時,在來到旅館前仍舊迷惑的綾子,就是這個旋轉門使她下最後的決心。

在那旋轉門裡面,有一個丈夫不認識的綾子。當從旋轉門走出來時,綾子又成為 淑的妻子…………。

看到那旋轉門轉動時,綾子開始覺得那是很簡單的事。

拿起桌上的帳單站起來。

走出咖啡廳,經過十字路口,到達旅館,推動旋轉門走進去。

杏子說今天的對象是叫今井的女子大學副教授,年齡三十多歲。

在旅館大廳看到口袋上露出紅手帕的男人,仔細觀察時,有一副娃娃臉孔,看起來倒像個學生。

大學老師又是這種外表的人,會有虐待狂的嗜好嗎?

綾子覺得好笑,帶著微笑向那個男人走去時,男人發覺後,露出訝異的表情。

過去的男人,在這剎那也都做出同樣的表情。綾子已經知道,那是因為她的魅力。

今井立刻走向電梯。綾子跟在後面。

一起進入電梯時,有娃娃臉的今井,神經質的用連珠炮的 吻說:

「我要先進房間裡打開門鎖,你等一下再來。在這樣的旅館裡說不定會碰到什麼人,這樣比較好。」

今井好像比綾子更在乎別人的視線。

「知道了。」

綾子忍耐著笑意,正經八百的回答。

突然想起三個月前首度來這個旅館的情形。對自己的變化感到驚訝。

進入房內時,今井立刻要求脫衣服,他本人也匆匆忙忙的脫。那種樣子顯得很幼稚,綾子又感到好笑。這個男人好像膽子很小,性情又很急。

綾子沒有背向今井,脫衣服時故意讓他看到。實際上今井 年齡比綾子大,但綾子想挑逗這位看起來年齡很小的副教授。

看到身上只有內衣的綾子,今井又做出吃驚的表情。綾子穿黑色的極性感的內衣。

今井好像很滿意這種姿勢,而且喜形於色。

「只脫去乳罩和三角褲,吊襪帶和絲襪還是留下的好。」

「是…………」

綾子表現得很順從,尤其脫乳罩和三角褲的動作,故意做的很性感………。

露出陶醉眼神的今井,胯下之物已勃起。驚人的是和他娃娃臉相反的,有巨大的肉棒。

這一次輪到綾子露出陶醉的眼神。僅是如此,花芯裡就感到搔癢,立刻溢出火熱的蜜汁。

此時,今井打開皮包。從裡面拿出前端是穗狀的皮鞭,和有帶子的狗環,然後把狗環套在綾子的脖子上,牽著帶子,命令道:

「知道嗎?從現在起,你就是母狗。首先要跪下來,像母狗一樣的寒暄。」

綾子跪下時,皮鞭立刻打在肩上,綾子哼一聲,彎下上身。

「你還沒有回答。」

「啊……是…………」

「就用吸吮代替寒暄吧。」

「是…………」

綾子服從命令。

用雙手捧起巨大肉棒。然後伸出舌頭在嚇人的巨大傘狀的龜頭上舔。

一面用舌頭舔,同時想到這個東西插進來時……。身體不由得顫抖,頭昏眼花。

慢慢的把龜頭吞入口中。

要把嘴張開至極限才能進入,所以無法巧妙的運用舌頭。而且擺動頭用嘴揉搓時,會碰到喉管,感到呼吸困難。

雖然如此,還是拚命吸吮或揉搓時,開始如喝醉酒一樣興奮。

這樣舔一陣時,大概今井也有點忍耐不住,身體退後說;

「到床上,用狗趴姿勢,抬高屁股,讓我看到陰戶。」

綾子採取今井要求的姿勢,羞恥感使她的全身火熱。

「真是不要臉的母狗。只是吸吮陰莖,就這麼濕淋淋的。」

綾子當然知道這種情形,強烈羞恥感變成極度興奮,挺高的屁股忍不住要扭動。

龜頭突然頂在肉 上,上下摩擦。

「啊…………」

綾子發出顫抖聲音,淫蕩的扭動屁股。此時,今井的手指摸到肛門。

「有沒有肛門性交的經驗呢?」

用龜頭在陰唇上摩擦,用手指在肛門上揉搓。

「有……有…………」

在陰核產生的快感和肛門的奇怪性感,使綾子的聲音沙啞,忍不住扭動屁股。

「前面和後面比較,那裡比較好?」

「兩邊都好…………」

「真是貪婪的母狗。」

今井說完,就把陰莖插入陰戶內。但只把龜頭插入後就抽插,發出啾啾的淫猥聲音。

「啊……不能這樣…………」

綾子的聲音顫抖。

只肯在肉洞口活動的陰莖,使綾子急躁。

這樣抽插時,肉洞的深處搔癢得使綾子想哭。再加上龜頭的傘部勾住洞 的感覺,使綾子的下體顫抖。

「看你的樣子,已經想要了。但還不能給你。」

今井把龜頭拔出去,說:

「要先處罰這個淫亂的屁股。」

說完就用皮鞭抽打屁股,把俯臥的綾子綁在床上呈大字型,對著屁股連連抽打。

屁股火熱得搔癢…………。

被綁在床上形成大字型的綾子,產生倒錯的強烈性感,已經不能有規則的呼吸。產生火燒般的焦躁感。

鬆開困綁。

「你好像也不討厭皮鞭。」

反轉綾子的身體,使她仰臥後,今井看著表情興奮的綾子,笑著說:

「受不了吧。現在你手淫給我看。」

剎那間,綾子不知他在說什麼。

「我說,要你手淫給我看。」

「這…………」

綾子說不出話來。

「快手淫 我看。」

今井用力分開綾子的雙腿,就像表示不弄就用皮鞭抽打似地,用皮鞭的穗在大腿根上摩擦。綾子嚇壞了,只好戰戰兢兢的用手摸下腹部。

怎麼會在男人面前手淫…………。

產生強烈的羞恥感,但也同樣的感到興奮。

於此之際,腦海裡浮現旅館的旋轉門。

不停旋轉的門……。綾子進入裡面後,變成另一個綾子。拋棄 淑妻子的外表,偷偷享受性感的另一個女人…………。

就在今井的命令下,豎起雙膝,大膽的分開雙腿,用一隻手撫摸乳房,另一隻手撫摸陰唇。

然後在陰核上輕輕畫圓圈摩擦。

今井坐在椅子上,從正面凝視綾子的動作。

被凝視的羞恥感和刺激,使綾子更興奮,所以比自己一個人手淫時更快的有了快感,同時也湧出連自己都驚訝的火熱情慾。

「啊……好……啊…………」

陰核很快地發脹,快感益發強烈,流出的蜜汁流到會陰部和肛門上。

發出啜泣聲,綾子的屁股上下有節奏的扭動。

「不行啦……啊……快要 出來了…………」

「 吧!」

「啊…… 了…… 了…………」

產生全身顫抖的快感,同時夾緊雙腿,拚命扭動屁股的同時達到高潮。

「很好,母狗,爬到我這兒來。」

綾子聽到命令,抬起懶洋洋的身體,然後如狗一般爬下床鋪。

坐在椅上的今井,把雙腿放在扶手上,使巨大的肉棒直立。

「從陰莖舔到屁股洞。」

綾子受到狗一般的對待,還要做這種羞恥行為,可是還是產生快感和陶醉。

從陰莖到陰囊像搔癢似地舔過去,當第一次用舌頭舔男人的肛門時,今井用皮鞭在綾子的後背上輕輕滑動,像在表示弄不好就要抽打。

用舌尖在肛門上扭動時,巨大的肉棒彈跳似地打在臉上,綾子的興奮更形強烈。

他一定用這個巨大肉棒,在前後姦淫……綾子有這樣的期盼。希望狠狠地插入,也希望狠狠地 出來…………。

「啊……打我的屁股吧…………」

綾子主動地提出要求。

數日後的星期六,丈夫難得沒有上班留在家裡休息。但綾子還是決定找藉口外出。

如果丈夫不在家,她會把從幼稚園回來的兒子佑介送到娘家後外出。

佑介是下午三時左右回來。

綾子在一點鐘離開家。

這一次是綾子自己打破和發生關係的男人不見第二次的規定,而且瞞著杏子和那個女子大學副教授今井幽會。

綾子實在忘不了和今井的癡情。

在猛烈鞭打之後,還手淫給他看。綾子甚至還主動要求鞭打。這樣興奮到極點時,被那巨大肉棒在陰戶和肛門姦淫。

那種不能用言語形容的快感餘韻,一直到今天還沒有消失。不但如此,只要想到那件事,身體就出現火燒般的搔癢。

不過,要求再見面的是今井。綾子說不會和相同男人見第二次面,所以不答應時,今井還是說我等你,單方面的決定見面的時間和地點。

雖然是初夏的下午,但是天氣陰晴,在路上等候計程車時,想不到下了雨。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