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調教之前後

於此之際,三田村插進來了。在插入的同時,綾子的下半身出現幾乎使身體完全溶化的搔癢感。

三田村開始緩慢抽插。

「你看吧。」

三田村把綾子的身體抬到九十度左右,讓她看胯下的情形。

綾子張大眼睛凝視。冒出白煙的陰莖,在濕淋淋的肉洞裡,像活塞運動一般進進出出。

「啊……在 面了………」

綾子的聲音顫抖。

「什麼在裡面?」

「你的……」

「我說過,不要再神氣了。究竟我的什麼東西在裡面暱?」

「你…的陰莖…在陰戶內……」

綾子興奮到極點,用啜泣聲音說:

「啊…好…」

每當三田村插入時,呼吸感到困難,體內充滿快感。就那樣頂在子宮 上扭動時,身體產生如溶化般的性感,不由得發出啜泣聲。

陰莖拔出去時,膨脹的龜頭,發生強大摩擦,觸電般的快感使綾子全身痙攣。

三田村看見這種情形,又猛烈插入。綾子的快感衝向腦頂,逼她登上性高潮。

「啊…不行啦…要 了… 了……」

綾子哭著達到性高潮,然後是連續的 出來,也可以說是被三田村弄得 出來。

綾子本身已經不知 了多少次,然後當三田村猛烈抽插,使綾子感到身體快爆烈時,三田村開始噴射。很久沒有這種感受的綾子,又衝向性高潮的最高峰。

一星期後,綾子手拿三田村給她的名片,在電話前猶豫不決。

那天晚上三田村把名片交給綾子,說:

「我還想見到你。請給我電話吧。」

名片上果然印著綾子猜想的一流企業名稱。

把綾子視為奴隸的三田村,遊戲後又恢復平時的和藹 吻,態度也溫和了,像是在證明當初他所說的這是一種遊戲。

一星期後的現在,並不是有特殊的理由。如果不到一星期,綾子怕讓對方覺得太急,是不是綾子已迫不及待了。另外就是希望在同樣的星期五,這樣的理由使綾子等了一個禮拜。

面對電話猶豫的綾子,腦海裡不斷浮現那一夜的性交場面。

一周以來,每想到那件事,綾子的身體就產生熾熱的火焰,甚至感到搔癢難耐。

現在被從身體深處燃燒的火煽動,綾子慢慢壓下按鍵。

對方是三田村本人接電話。

「我是綾子………」

在打電話之前想過了很多次,當聽到三田村的聲音時,又覺得行為下賤,感到很可恥,以致說不出話來。

「是綾子小姐嗎?」

大概是忌諱身旁的人聽到,三田村用低沈而急促的聲音問。

「是………」

「我一直在等你的電話。」

綾子羞得臉頰火熱。

「既然要打電話,我真希望你能早一點打來。」

三田村更壓低聲音說:

「很抱歉,不能見你了。」

意外的回答使綾子不如該說什麼。

「沒關係………」

說完便急忙掛斷電話。

綾子心情紊亂,原以為打電話去,三田村就會欣然答應。

好像一記當頭棒喝,產生強烈的自我厭惡感。

怎麼會做出如此無恥的事……。心裡充滿後悔和屈辱感。甚至對這樣的自己十分生氣。

不知道就這樣站了多久,雙手壓在電話上時,電話鈴響了起來。

先鎮定心情,再拿起電話筒。打電話來的是杏子。

「怎麼樣?上一次說的話決定了嗎?」

「什麼?………」

「真是的,就是我要介紹男人給你的事呀。有人一定要認識你,就是作家宇野光太郎,你也聽過這人的名字吧。」

「嗯………」

提起宇野光太郎,雖然不是色情作家,但他的小說裡一定有色情的場面。沒有見過本人,但綾子曾在雜誌上看過他的色情連載小說。

「我對他提起你的事,他說一定要見你。」

不僅如此,杏子也決定了綾子和宇野見面的時間和地點。

「杏子,不能這樣。我還沒有………」

杏子似乎要打破綾子的困惑,繼續說:

「我知道,但還沒有確定……你是說還在猶豫吧……這種事不是思考就能決定的。要不要試試看,就得看你能不能看開這件事。」

「這………」

「嘻嘻,綾子,不是已經有前科了嗎?」

杏子笑著指出綾子內心的困惑。綾子還以為杏子是指她們之間的同性戀。

「竟然在酒廊找到男人,綾子也很了不起哪。」

為什麼杏子知道三田村的事……綾子感到驚訝的同時,也顯得慌張。

「對方是三田村先生,對不對?」

「可是……你為什麼………」

「他是我的客人呀。」

杏子說出使綾子難以相信的事。

竟然為了試一試綾子會不會受到男人的引誘,把這件事告訴三田村,然後從美鈴那裡打聽出和綾子見面的時間與地點。美鈴也在知情的情形下,帶著也是杏子店裡的客人的北村一起去見綾子。

這樣的結果,發生那件事………。

「三田村先生好像很滿意綾子,所以才會給你名片。只是我對他說,對方是有丈夫的人,不可以太深入。不過,當時還不知道你會不會打電話 他,但是綾子,最好不要只對一個男人涉入太深。三田村好像戀戀不忘,但過去都是我介紹女人給他,所以他會聽我的話。」

不只如此,杏子還知道三田村和綾子發生關係的情況。

「我想會不會對你造成很大的打擊,我也想過一星期後打電話給你。就在這時候,聽說你打電話給他,所以立刻打電話給你。嘻嘻,你大概也忘不了那天晚上的事吧。」

綾子覺得自己的心事被識破,感到慌張。雖然一切都是預謀的,接受三田村的誘惑是綾子自己,不能對杏子生氣………。

*** *** *** *** ***

第三章 困綁之樂

比約定的時間稍早抵達旅館。

此時的綾子還在猶豫。站在旅館前,一直沒有勇氣進去。

這是一個有溫暖陽光的春天下午。和舒適的氣候相反,綾子緊張得幾乎有些噁心。

這時候看到路那一邊有一家咖啡廳,綾子突然感到口渴,就經過十字路口,走進咖啡廳。

靠在窗邊位置坐下時,不如為何感到輕鬆。

三天前,杏子在電話裡說出綾子和三田村發生的事後,又勸她和色情作家宇野光太郎交往。

當時綾子既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可是,杏子似乎以為答應了。也可以說綾子已和三田村發生關係,所以必然也會再答應和宇野交往………。說完約定的時間和地點後就單方面的掛斷電話。

當然,綾子在事後想拒絕也是可以的。

這三天以來,綾子並沒有那樣做,只是一直猶豫不決,就這樣到了今天,在猶豫不決的情形下還是來到這裡了。

綾子一面喝咖啡,一面向外看路那一邊的旅館。

在旅館的門口兩側有自動門,中間是旋轉門,每當有人進出時門就會旋轉……綾子呆望著,幻想自己推動那個門進入旅館的情形。

不斷旋轉的門……自己走進去,又走出來。這樣的場面不斷在腦海裡浮現。

如此一來,覺得現在猶豫不決的事,沒有什麼嚴重,反而是很簡單的事。

綾子站起來,覺得原來壓在心上的事情突然消失,腦海裡一片空白。

走出咖啡廳,溫柔的陽光突然覺得熱如夏天,發生輕度目眩。

就這樣又經過十字路 ,走到旅館前,推動旋轉門走進去。

就在這剎那,開始緊張,心怦怦跳動,幾乎無法站穩。

在旅館的前廳環視,覺得在那裡的所有男女都同時向她看過來。

而且,都看穿她的心,來這裡是和男人幹那件事的。想到這兒,心情開始退縮。

「宇野先生會戴一副墨鏡,西裝的胸 袋會插一條紅色手帕,很容易分辨。你從遠處看,如果不滿意的話就立刻離開。」

杏子說的話,這時候像走馬燈一樣出現在腦海裡。

和戴深褐色墨鏡的綾子一樣,對方也是要避開他人的眼光。

那個男人坐在大廳角落的椅子上,手拿週刊雜誌閱讀,偶然抬頭時,視線和綾子相遇。

那個男人好像立刻察覺出,在墨鏡的臉上出現驚訝的表情。

男人站起來,向電梯走去。

這也是杏子說過的情形。如果綾子對那個男人滿意就跟過去,那個男人應該等在電梯裡。

對方已經是中年,面貌予人嚴肅感,但也給人可靠的感覺。

綾子跟在那個男人身後走過去。這時候的感覺,和剛進入旅館的感覺不同……

男人走進電梯後,打開門等在那裡,綾子稍微低下頭走進去。心跳得幾乎連呼吸都困難。

電梯裡只有兩人。電梯的門關上,開始向上走。綾子覺得身體飄浮在空中,產生輕度目眩。

「是杏子小姐介紹的嗎?」男人問。

「是…」

綾子的聲音有點沙啞。

「我是宇野,請多多指教 」

綾子很生硬的點頭。已說好綾子是不必道出自己的名字。

「真想不到你是這樣有魅力的夫人………」

在宇野的 吻中,有著不是奉承的驚訝感。

綾子當然覺得很中聽。因緊張造成的呼吸困難,在此時完全消失。

一個有夫之婦和初見面的男人,發生僅有一次的關係,然後分手,她現在要做的就是過去做夢也想不到的不倫行為………。

此時,綾子又想起和三田村那一次的事,覺得都是夢中的世界。這時也覺得自己的心中開始有一份期待。

房間是雙人房。

彼此坐下時,宇野問道:

「要淋浴嗎?」

「出來前洗過了………」

說完後,綾子覺得自己的臉紅了。這種說法像是在說已決定發生關係……。

「我們先乾一杯吧。」

宇野從冰箱拿來一瓶啤酒,倒在酒杯裡。

「為了將來有一段快樂的時光………」

綾子聞言,帶著幾分難為情舉起酒杯。

「從杏子小姐那兒聽到你的事情時,說真的,我對你產生很大興趣。」

宇野看綾子時,露出興奮的表情說:

「有夫之婦就是讓人產生興趣,而且二十八歲的年齡也非常好。再者不談金錢也是好事,並不是我小器,因為這表示你是真正在找男人尋求快樂。」

綾子的臉頰又火熱起來。聽他這樣說,真不知該做什麼表情才好。

宇野站起來,說:「因此很可能和我相合。脫衣服吧,我會帶給你很多快樂。」

宇野直截了當的說過後,自己開始脫衣服。

綾子不知如何是好,雖然彼此是為尋求性樂趣,但多少也該有些氣氛才是。

這樣想著時,對室內的明亮度感到不舒服,窗戶只是有窗 而已。

「這裡太亮了…………」

綾子自言自語的說。

「我剛才不是說過嗎?如果有意思享受,就不能說這種話了。」

宇野沒有答應。沒辦法,綾子只好準備去浴室脫衣服。

「不行,要在這裡脫。」

宇野不讓綾子去浴室。

綾子只好背對宇野,當場開始脫衣服。按夾克背心、襯衫,迷你裙的順序脫去時,背後感到宇野的敏銳視線,身體不由得顫抖。

脫下褲襪,只剩下前面上半部是蕾絲的比基尼三角褲,脫去和三角褲成對的乳罩,然後用手掩飾胸部。

「真美,你有很性感的身體。」

聽到宇野在背後這樣說,綾子不由得緊張起來。

「把雙手送到背後來吧。」

宇野抓住綾子放在胸前的手,向背後扭轉過去。

為什麼?感到困惑和慌張的剎挪,後背碰到粗糙東西。轉過身體去看時,原來是一條繩子。

「不要!」

綾子拚命扭動身體,宇野不肯放鬆扭轉到背後的雙手。

「到這裡來,為什麼還說這種話暱?」

「那種事……我不要………」

綾子仍舊想反抗。

「說什麼不要?沒有聽杏子小姐說過嗎?」

「她說什麼了呢?」

「原來杏子小姐沒說,我還以為你答應 我困綁了。」

宇野的 吻變隨和,說出綾子意想不到的話。

「我沒有聽她說……請放開我的手吧………」

「你沒有被綁過嗎?…………」

「沒有!怎麼可能有…………」

綾子感到難堪,沒有辦法說有,也沒有必要說。而且沒有想到宇野和三田村有一樣的嗜好,實在是沒有料到的事。

「那麼經驗一次也不錯吧。」

「不要,不要做那種怪事!」

「做怪事嗎?真有意思。看來是更值得困綁,馬上綁起來,表演有夫之婦痛哭的場面吧。」

宇野說完,把綾子推倒在床上,使她俯臥後,騎在她的身上,強迫她的雙手扭轉到背後,用繩子困綁。

綾子反抗,但毫無作用。

不過,和三田村不同,對簡直像強姦的作風,使綾子產生屈辱感,不由得脫口而出敢粗暴就要控告的話語。然而,宇野只是一笑置之,認為現在的她根本無法做到這件事。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