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調教之前後

綾子的身體伸直,高跟鞋的鞋尖勉強可以著地。當然無法掩飾胸部,仍充滿新鮮的乳頭挺立,向上翹起。苦悶的扭動身體時,乳房隨之躍動。

「真是美妙的身體。你的老公好像不瞭解這個身體的妙處。」

綾子本身也許看到自己的身體,因為前面有很大的壁鏡。

雙手吊起在頭上的赤裸身體,只剩下黑色三角褲和吊襪帶及長絲襪,另外便是高跟鞋。

急忙彎曲一腿,扭動屁股。不然就能從透明三角褲看到裡面的陰毛。

「你穿的三角褲真夠性感。」

三田村從綾子背後抓住乳房。

「馬上脫掉是太可惜了……」

這樣在綾子耳邊細語,然後用嘴唇和舌頭搔癢綾子的脖子和耳垂,手掌也不停地揉搓豐滿乳房。

綾子拚命搖頭,呼吸也開始凌亂。身體上不由己的出現甜美的漣漪,向全身擴散。

三田村的動作,好像很粗暴,但事實不然。很巧妙地揉搓乳房的敏感帶,不用手指玩弄乳頭。

整個乳房很快便脹硬,乳頭因充血而突出,下半身也隨之出現麻痺般的甜炳遜═U腹部。

三田村在勃起的乳頭上又擰又捏。乳頭產生的強烈搔癢感,連動到子宮上,綾子開始喘氣,身體也像痙攣般的顫抖。

「哦…能看到陰毛了……」

「不要……」

綾子扭動屁股,可是映在鏡中的能透出黑色陰毛的三角褲,看在綾子的眼裡也覺得很性感。

於此之際,綾子又緊張得倒吸一口氣。因為三田村的勃起物刺在她的屁股上。有一股強烈電流使子宮感到搔癢。

三田村突然伸手抓三角褲前面,然後用力向上拉。

啊……

綾子感到慌張,拚命的彎曲身體。

「你看呀!」

「不,不要!」

綾子搖頭。此時,三角褲的前面變成很細的一條帶子,而且還深陷肉縫中,從兩側露出陰毛。

「看哪…看哪……」

三田村還有彈性的向上拉三角褲。

「啊……不要……啊………」

變成帶狀的三角褲開始伸縮,和肉縫發生摩擦。這樣使得綾子不由己的隨著三田村的節奏,淫蕩的扭動屁股。

「這樣扭動屁股是表示不要嗎?自然是不需要三角褲了。」

三田村說完,把綾子的三角褲從腳下脫去。

綾子的呼吸急促,一面扭動屁股,一面看鏡子。臉頰紅潤,不單是因為羞恥。

三田村的手強行進入綾子的大腿根內。

「不要!」

「奇怪?這是什麼東西?」

「別這樣子……」

「你說不要,但已這麼濕淋淋了。」

三田村在綾子的耳邊淫猥的說,綾子只是搖頭。

男人的手指在肉縫上摩擦時,還發出啾啾的聲音。綾子忍不住扭動屁股,表示下體的苦悶。

男人的手指突然滑入花蕊內。

「啊……」

綾子倒吸一口氣。但就在這剎那,確確實實的湧出快感。下半身如罹患惡寒般顫抖。

「喲……這樣的緊,還向裡面吸引……好像很飢渴哪。」

三田村說出露骨的話,手指開始抽插。抽插時,指腹在膣的上方摩擦,指尖碰到子宮口。

綾子已不能保持安靜,發出激動的哼聲,配合三田村的手指運動,淫蕩的扭動屁股。綾子本人已無法克制不這樣做了。

「受不了了嗎?」

「不……啊………」

「你一直說不要,為什麼要這樣扭動屁股呢?這是表示還要我的手指抽插呀。」

「不……沒有……啊………」

這個男人為什麼這樣一面玩弄女人,一面說如此淫猥的話……。綾子雖然心生反感,但無法讓自己保持冷靜。

「你的身體已經很誠實了,只有說話還不夠誠實。」

三田村在綾子扭動的屁股上撫摸後,用手掌拍打二、三下。

「這個屁股真教人受不了……」

三田村說著,從綾子的肉洞裡拔出手指,拿起皮鞭抽打屁股。

「噢……不要打啦………」

綾子害怕至極,拚命扭動屁股。三田村瞄準這樣的屁股,連續揮動皮鞭。

打在屁股上的聲音和分不出是哼聲,抑或歎息聲混合在一起。

綾子不能正常說話了。在抽打的空隙,想求饒時,還來不及開口就被皮鞭抽打。雪白豐滿屁股上,立刻出現紅色鞭痕。

細腰和豐滿屁股不停地扭動。

綾子的雙手仍被手銬吊起,全身無力的把體重放在雙手上,呼吸時胸部如波浪般起伏。

被皮鞭抽打的屁股感到火熱……但和痛苦的感覺不同,反而湧出搔癢的性感,不由己的扭動屁股。

屁股被皮鞭抽打還產生類似的快感,綾子對自己的這種感覺感到不可思議。然後透過壁鏡,查看三田村的動態。

三田村已脫下衣服,身上只剩下內褲。全身無贅肉。

綾子的眼睛被內褲前面吸引,因為哪兒已高高隆起,幾乎要頂破內褲躍出。

在呼吸都困難的狀態,看到三田村脫去內褲露出的陰莖,身體不由得顫抖。

剎那間產生一條蛇抬起頭的錯覺。

說是粗大,不如說是顯得硬挺的陰莖向上翹起。擴張的龜頭,發出紅黑色光澤。

和丈夫的東西簡直不能比較。

如果那樣的東西插進來,在裡面抽插又攪動的話……。

只是想到這兒,子宮裡就感到火熱,身體又開始顫抖。

「你已經是有夫之婦,對男人的東西還這樣感到稀奇嗎?」

看三田村的笑容,綾子急忙轉過臉去。他好像知道綾子在觀看,也許是故意這樣讓她看的。

「說你感到稀奇,不如說是想要這個東西吧。」

好像看穿綾子的心事,三田村取笑綾子。

「你不要胡說………」

臉還是轉向側面,但綾子仍感到狼狽。

「在這裡是不用客氣的。你就坦白說〞請讓我吸吮主人的陰莖吧〞。」

「………」

綾子幾乎不敢相信三田村說的話,即使是玩笑話也未免太過分了。

「你說不出來嗎?」

「那是當然的呀……」

綾子緊張的瞪視對方,可是三田村非但不在意,臉上還露出得意的笑容。

「是嗎?我認為你一定會向我那樣請求的。」

「請求?我向你?不要開玩笑了………」

綾子已經氣過頭,反而能冷靜的觀察對方。只是自己的身體被吊起,不能以對等的立場說話,心裡難免有悔意………。

「好吧,不過,很快你就會知道了。」

三田村露出意義深遠的笑容,離開綾子走進可能是浴室的房間。

他要做什麼呢?綾子在不安中再度看壁鏡中的自己。

在旅館的刑房般房間裡,赤裸的雙手被吊起的赤裸模樣,和前不久與美鈴一起喝酒的自己,簡直不像同一個人。

第一次紅杏出牆竟然是這樣的………。

正在後悔時,看到三田村回來。但不知為何,手拿刮鬍刀。

「現在你該要求吸吮了吧。」

三田村說完,竟然把刮鬍刀放在綾子的下腹部上,說:

「不然,就只有把這兒的毛剃光了。」

「這………」

綾子說不出話來。

「那樣以後,你就很難向老公解釋了吧。」

「不要……你太卑鄙了吧。」

「卑鄙嗎?我並不是想利用有夫之婦的弱點,只是覺得剃光毛後的樣子也很好看,問題是你要不要吸吮而已。」

「我什麼都不要。」

即使很少向綾子要求做愛的丈夫,也不能保證不會有,如果讓丈夫看到光溜溜的下腹部………。

「求求你,不要再胡鬧了。」

三田村看到綾子開始哀求,露出得意的笑容。

「你的第一次請求,最好還是請求吸吮我的東西。」

「不要!……啊……等一等!」 綾子急忙說,因為三田村已開始剃毛,有二、三根毛落在地上。

「怎麼樣?要剃毛,還是要吸吮?」

「太過分……不要剃毛………」

綾子低下頭,聲音有些發抖。

「這是說你想要吸吮羅?」

三田村用手抬起綾子的臉。

「不要………」

綾子極力搖頭,擺脫三田村的手。此時,皮鞭抽打在屁股上。

「啊……別打了………」

綾子嚇得苦苦哀求。

「你這個人真麻煩。如果不想剃毛,就只有吸吮了。不是嗎?」

綾子轉過臉去,輕輕點頭,除此之外別無他法了。

「早該如此的。」

三田村這才放下吊起綾子的雙手,讓她當場跪下。把陰莖挺到綾子面前,要求她說那句話。

「該我……吸吮………」

綾子低下頭,屈辱感使她的聲音顫抖。

「不只這些吧。不要再神氣了,完完全全的說出來吧。」

「我已經記不得了。」

「那麼再教你一次。但再不說的話,就要剃毛了。」

這樣恐嚇後,三田村又說一次使綾子聽了就感到厭惡的話。

綾子覺得自己的頭腦已瘋狂,可是又無法逃避,只好閉上眼睛,強迫自己說出來。

「請讓我吸吮主人的陰莖吧………」

「好。開始吧。」

三田村的陰莖已沒有先前那樣勃起,綾子用帶手銬的雙手捧起那個東西,自暴自棄的含在口中,開始用舌頭戲弄。

綾子對丈夫也很少這樣做過。並不是綾子討厭,而是丈夫沒有這樣要求。

綾子本人並不討厭這件事。用嘴吸吮或用舌頭舔後,感到陰莖更雄偉勃起時,綾子也會興奮得使自己的那裡更歡悅。

可是,現在不能發生那種情形。應該不會的………。雖然這樣想,但覺得三田村的陰莖益發膨脹和勃起時,身體和自己的意志相反,開始產生興奮。

於此之時,三田村的身體向後退。

「大概是老公的教育不好。做為有夫之婦,不算是做得很好。只是美麗的太太把陰莖含在口中的表情和熱情值得讚美。你實際上,是喜歡這樣吸吮吧。」

綾子不得不從面前沾上唾液,發出濕潤光澤的肉棒轉開視線,因為被對方言中,感到狼狽,不願意讓對方看到自己都能感覺出來的興奮表情的情景完全照映出來。

「不要……不要………」

雙腳又讓分開到一百六十度左右,上身抬起四十五度。這是因為台上有轉盤,能調整雙腿和上身的角度。

綾子覺得體內有火。不用看鏡子也知道,現在是什麼樣的姿勢,恨不得有個地洞鑽進去。

「你看,不是很好看嗎?」

三田村開始揉搓乳房。

「全部都能看到了,是不是?」

三田村說著,向綾子的胯下摸去。

受到男人的手移動的影響,看鏡子的綾子立刻又把臉轉開。

「要看!」

三田村命令道。綾子拚命搖頭。

「一定要看!」

三田村抓住陰毛,用力拉。

「痛啊………」

綾子發出尖叫聲後看。強烈的差恥感,覺得頭昏眼花。雙眼已分開至極限。有陰毛裝飾的花瓣也完全綻放,還看到發出粉紅色光澤的濕濡肉洞。

三田村的手突然拉開花瓣。

「這裡是什麼?」

「不要!」

綾子的聲音發抖。三田村的手指拉開花瓣的同時,撫摸陰核。

「有夫之婦不可能不知道這名稱。」

綾子雖然感到強烈性感,但還是用力搖頭。

三田村開始用剃毛威脅。

綾子當然知道,可是對丈夫也沒有說過這樣的話。

「快說!這個叫什麼?」

「這……陰戶………」

綾子夢囈般的說出來。全身被火一般的羞恥感和異常興奮包圍………。

「你的陰戶想男人想得開始搔癢了吧!」

三田村故意這樣說後,把手指插入花心內。

「是不是很想我的陰莖了?」

一面說,一面用手指在子宮口上旋轉。

「啊……已經………」

屁股不由己的扭動。強烈的性感和三田村咒文般的話,終於使綾子的理性潰散。

「唔……用你的……來吧………」

「是要我插進去嗎?」

用發情的表情點頭的綾子已經不再猶豫,只是很想快點做那件事,得到舒服………。

三田村用勃起的龜頭在肉縫上輕輕摩擦。

「不要讓我焦急了……求求你………」

「太太……真厲害……簡直就是叫春的母狗。」

對不顧一切扭動屁股的綾子,三田村反而感到驚訝。繼續用龜頭在陰核和肉洞口上摩擦。

「你要說用我的陰莖插入你的陰戶內。」

「啊……用你的陰莖………」

綾子按三田村的話說了,同時覺得自己興奮得快要瘋狂。過去不曾說過的淫語,發生春藥的作用。如果是現在,任你無恥的話都能說出來,甚至於想變得更淫蕩。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