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調教之前後

綾子來到美鈴面前感到困惑。以前和美鈴見面時,都是她一個人來的,但這一次美鈴有同伴,是一眼便可看出與她同業的年輕打扮的中年男子。

「沒關係。」美鈴羞赧的說:

「她是綾子,這位是北村先生,是我們的導播。」

美鈴為綾子和北村介紹。

從美鈴的表情,綾子立刻知道他們兩人不是普通的關係。

綾子和他們並排坐在長腳椅上。

「我們剛還談到你。」

美鈴看一看北村說。

美鈴和北村都喝雞尾酒,也要了同樣的酒。

「反正美鈴不會說我的好話吧。」

綾子向美鈴瞪一眼。

「喲….這是說你自己也有這種想法羅。」

「這個….你要猜猜看……..」

北村很快就介入兩個女人的談話。

「聽說綾子小姐從學生時代就很受男性的歡迎。」

「可是那時候的綾子,奇怪的很,好像不把任何男人看在眼裡。當然我不知道她心裡想什麼……..」

聽到美鈴如是說,北村問道:

「這是什麼意思呢?」

「我是說,實際上她並不討厭男人。很快就結婚是最好的證明吧。」

「原來如此。不過,有一半好像是你的嫉妒吧。」

「什麼嫉妒….太過分了……..」

美鈴發出高八度的音階瞪視北村。

「不過……..」

北村在露出笑容的綾子身上,評價般的打量著說:

「把這樣有魅力的太太變成〞灰姑娘夫人〞,真不瞭解你先生是什麼意思。」

發覺連這種事都談到,綾子有點不高興。

「到手的東西就失去美味,男人可能都如此吧。」

美鈴看著北村說。好像對他剛才那句話報一箭之仇……..。

「好像情況不妙了。」

北村苦笑,從高腳椅下來,好像三十六計逃為上策似地離開座位,可能是去廁所吧。

「你真不簡單哩。」

聽綾子這麼說,美鈴做出神秘的一笑,舉起酒杯,似乎在說你看出來了嗎?

「你覺得他如何?」

「給人的感覺很不錯呀。」

綾子心想: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但還是讚美好友的情人。美鈴一定也希望這樣的回答。

「單身嗎?」

「有妻子和兩個孩子….就是這樣的關係。」

如此說來,就能瞭解美鈴和北村剛才對話的意思了。

「可是你對他是認真的嗎?」

「還很難說….一半是順其自然,另一半我自己也不清楚。」

美鈴像自我嘲笑的發出笑聲。綾子覺得她是虛張聲勢,很可能美鈴比有妻室的北村更認真。

此時,綾子看到北村從廁所回來,就識相的對美鈴說:

「我是沒有關係的……..」

「對不起,下一次一定彌補。」

美鈴道歉時,也無法掩飾臉上的喜悅,挽起北村的手,又說一聲對不起就和北村一起離開酒廊。

變成一個人的綾子突然覺得不安,而且一個女人在這種地方喝酒也不像話。

如果同往常一樣和美鈴在一起,也就不會在意,適當的應付過來寒暄的男人,而且對方的形象若在她的允許範圍內,還會想到這個人有什麼樣的性愛動作,在幻想中享受冒險的快感。

雖然只是幻想,能有這樣大膽的幻想,若是以前的綾子,絕對不會有。

女人到了二十八歲會自然變成這樣,還是因為丈夫的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從佑介出生後,很顯然的,綾子的性慾品質有了變化。簡單地說,就是變貪婪了。

想要獲得更大快感的性愛……..

偶爾產生使綾子本人感到困惑的情慾也不足為奇。可能是從丈夫身上得不到滿足所致吧。

綾子想著今晚就這樣回去吧。不過,由於美鈴和北村的關係,使她也有奇妙的興奮感。

美鈴和北村大概就這樣直接去旅館了。想到這兒,再加上酒意,覺得體內火熱。

於此之際,感到有視線。

這個視線是來自坐在美鈴和北村兩個高腳椅上距離的男人。

年齡約莫三十來歲,髮型和西裝都很整齊,沒有顯著個性的面貌,是一流企業上班族較多的典型。

只是看一眼綾子就做這樣的判斷後,綾子決定不理他。因為不喜歡這類型的男人。

於此之際,酒保把綾子面前幾乎是空的酒杯拿下去。沒有要酒就送上來一杯同樣的酒,說:

「是那位客人送的。」

覺得意外,向那個男人望去時,男人笑著舉起啤酒杯,向綾子做出乾杯的動作。

接受乾杯的話,又覺得自己太輕浮,完全不理睬又顯得小家子氣。

綾子在困惑中,只是微微點頭,而且大力的表示接受。

這時候,那個男人根據綾子的這種反應,來到綾子的身邊。

「我可以和你一起喝酒嗎?」

和大膽的動作相反,用很客氣的口吻說話。

他這種搭訕方式,並沒有引起綾子的好感。不理會坐在旁邊的男人時,大概聽到和美鈴的談話,又對綾子說:

「你是綾子小姐吧。我叫三田村。」

綾子向這個男人瞄一眼,意思是那又如何呢?

「” 灰姑娘夫人” 是很羅曼蒂克的說法哪!」

「羅曼蒂克……..」

這是綾子第一次開口說話。

「是。這還是我頭一次聽說。不過,從灰姑娘的故事猜想,去參加舞會或夜遊的有夫之婦,回家的時間受到限制,到某一個時間就必須趕回家,是不是這個意思呢?」

「為什麼這樣就算羅曼蒂克呢?」

「在有限的時間內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你不認為這裡就有羅曼蒂克存在嗎?」

綾子覺得他的說法太勉強。

「也許吧。會發生現在這種事….但算得上是羅曼克嗎?」

「羅曼蒂克是剛開始的。」

綾子的諷刺口吻似乎對這名男子不發生作用。綾子不由得產生反感,反而想向這個男人挑戰。

「那麼我要請教你,在這以後會有什麼樣的羅曼蒂克呢?」

「這個就交給我吧,絕對不會讓你感到無聊。」

「你好像很有信心,可是在床上還是有很無聊的男人。」

綾子多少有些酒意,說出連自己都訝異的話。

「這個請你放心。我想一定能讓你獲得從末有過的經驗。」

綾子感到躊躇。

此時,男人看綾子的眼神裡有著先前沒有的光彩。那種凶悍的感覺,使綾子聯想到男人在性愛的極點露出的光芒。

實際上,綾子並沒有看過男人那種眼光。

但不知為何,會有這樣的聯想。當有這樣的想法時,腦海裡出現美鈴和北村在床上做愛的情景,覺得身體飄飄欲仙,全身火熱。下體的搔癢感,使綾子本人也感到迷惑。

*** *** *** *** ***

第二章 淫猥的話

綾子對自己的情形感到不可思議。

三田村要她一起離開酒廊時,就跟著他走。坐計程車來到一看就知道是偷情男女專用的賓館前,沒有表示拒絕就走進去。其間,完全沒有想到丈夫和孩子….

綾子覺得這一切像個故事。

不過……..。

來到賓館房間的門前,終於知道這是事實的時候,突然好像聽到在一定時間以外沒有來過電話的丈夫打來電話的鈴聲,腦海裡也出現佑介驚醒後,喊著媽媽接電話的畫面,心中產生強烈的恐懼感。

但這也是剎那間的事,打開房門時,綾子倒吸一口氣。

因為三田村帶她進去的房間就像一間刑房。

在鐵檻裡的床鋪……前面的寬敞地方有婦產科的內診台,以及看來就可怕的黑皮包裝的木馬,牆壁上有大鏡子,以及X型的絞刑架,還有繩子或皮鞭等。

「這是…………」

「虐待狂遊戲專用房間。不知道綾子小姐有沒有經驗,但至少聽說過虐待狂遊戲吧。」

三田村把茫然佇立的綾子摟在懷內細語。

「什麼虐待狂遊戲,我可沒有那種嗜好。」

由於害怕和厭惡感,綾子甩開三田村的手。

「看起來好像是第一次,所以我說讓你體驗一下過去的經驗。」

三田村和先前不同,臉上露出粗曠的笑容,說話的口吻也變了。

「這是一種遊戲,是比一般的性交更刺激,充分運用肉體和精神的遊戲。」

綾子見三田村把掛在牆上的騎馬用皮鞭拿下來,感到恐懼,立刻向房門口跑去,可是三田村搶先她一步擋於門前。

「你想幹什麼!快讓開。不然我要大聲喊叫了。」

「請便。這裡是虐待狂專用的房間,即使聲音漏出去一點,這裡的人也會以為是吵鬧聲吧。」

三田村以勝利者的口吻說:

「既然知道了,就開始脫衣服吧。」

「不要!」

「你要知道,進入這個房間後,你就是奴隸,我就是主人。奴隸不聽主人的命令,會受到什麼處罰,如果你還不知道,我可以教你。」

三田村用馬鞭拍打自己的手掌,得意的笑著。

「不要!」

「那就乖乖的聽從我的命令吧。」

如果是自願還說得過去,被看成是奴隸,用命令要求脫衣服,簡直是屈辱。

綾子瞪視三田村,但立刻低下頭。後悔和不安使她的情緒低落和恐慌。

「還不快一點!」

三田村大吼,同時揮動馬鞭。

馬鞭在空中發出可怕的聲音,綾子嚇得全身發抖。

「不怕〞灰姑娘夫人〞門限時問過了嗎?」

三田村指出綾子的弱點。

回家太晚,不是只怕丈夫,如果佑介醒來上廁所,發現綾子不在的話……。

而且這兒已不是能安然回家的情況。如果拒絕對方的要求,可能會被鞭打,強迫脫衣服,像強姦一樣的被姦淫。

遭受到那樣的恥辱,不如早一點離開這個性癖異常的男人……可是那樣得先聽從男人的話。想到這兒,產生幾乎噁心的厭惡感。

綾子猶豫不決。

「你怎麼了?不管門限的時間嗎?那樣的話,我們痛快的玩一宿吧。」

不………

綾子被迫做決定。身體轉過去,背向三田村,脫去短大衣。

當用手拉到洋裝的衣 時,看到斜前方的壁鏡,綾子感到狼狠,因為三田村正在看鏡中的狀態。同時向她露出笑容,綾子不得不把臉轉開。

到此時才發覺三田村的居心。他沒有動手強迫脫綾子的衣服,就是要她演出脫衣舞,從三田村的淫猥笑容即可得到證明。

想到這兒,立起洋裝的雙手因恥辱而顫抖,全身開始火燒般灼熱。

在強烈的恥辱感中,脫下洋裝時,聽到三田村吹口哨的聲音。

「太美了!不像個有夫之婦……」

又興奮的說:

「穿的內衣很美,身材更是一級棒。」

沒想到性感的內衣會以這種方式討得男人歡心。

火熱的身體感到三田村的視線時,厭惡感使綾子的身體產生雞皮疙瘩。

「胸罩是多餘的。」

三田村很快就把綾子背後的胸罩掛勾解開。綾子急忙雙手抱於胸前時,乳罩被拉下去。

「啊………」

三田村抓到綾子掩飾胸前的手,強行從胸前拉開後,拿出手銬在手腕上。然後是另一隻手………。

「不!不要!」

雙手被扣在身前,仍舊用雙手掩飾胸部時,三田村把綾子拉到從天花板上垂下來有勾的鐵鏈下方。

用勾勾住銬上的鐵鏈,然後用滑車把綾子的雙手吊起……。

「不要……啊………」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