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調教之前後

在耳朵上感受到杏子的火熱呼吸,和柔舌的愛撫。當乳房受到揉搓時,體內 的骨頭幾乎要溶化,綾子的呼吸開始急促。

在後背感受到杏子的乳房密接,屁股感受到陰毛的刺激,產生異常興奮,頭昏眼花,只能勉強站穩。

於此之際….杏子的手移動到綾子的下腹部,輕撫陰毛,手指滑入神秘的肉縫內。

綾子忍不住使身體後仰,電流般的快感使身體顫抖。杏子的手指在花瓣間撫摸,找到最敏感的陰核,在那裡巧妙地畫圓圈愛撫。

「唔….不要……..」

「綾子,看你已這樣溢出來了……..」

「不要說了……..」

綾子的聲音有些沙啞,很難過似地用雙手壓住胯下的杏子的手。如果讓她這樣繼續愛撫的話,可能真的無法站穩了。

「好像積壓不少慾求不滿。」

「因為……..」

「不要說了,把一切交給我吧。」

杏子笑著想把香皂塗在綾子身上,但綾子還是自己把香皂抹在自己身上,杏子也只好讓她自己洗了。

用淋浴沖洗身上的泡沫後,杏子將淋浴沖在綾子身上。然後神秘兮兮的說:

「淋浴是很美妙的。」

同時把雙腿分開,讓水沖到胯下。

「啊….唔……..」

在浴室裡響起亢奮的哼聲,杏子仰起的臉上露出苦悶的表情。

「綾子,我也給你弄。」

綾子還在猶豫時,篷頭已來到她的胯下。

熱水打在肉縫和花瓣上,湧出甜美的搔癢感。

「不….不要啦……..」

綾子發出顫抖聲音,像摔倒般蹲下去。

「你真敏感,難怪會慾求不滿。」

杏子笑著抱起綾子。

「現在我們兩個女人到床上好好享受吧。」

杏子的唇貼在綾子的耳朵上訴說,然後輕咬綾子的耳垂。

「啊……..」

綾子的身體猛然顫抖一下,不由得抱緊杏子……..。

*** *** *** *** ***

穿上浴袍,走出浴室的綾子,就坐在化 台前開始化 。

在淋浴前….今晚也準時在七點半丈夫打來電話。

每一次都是兒子佑介接聽電話。佑介把這一天在幼稚園發生的事情向父親報告後道晚安,然後睡覺已成為一種慣例。

丈夫每天在固定的時間打來電話,是因為想聽獨生子的聲音,並不是找綾子談事情。

丈夫對綾子的關心是自從佑介出生後明顯的不同了。並不是漠不關心,但已經是次要的感覺,如果解釋為喜歡孩子,也許無話可說,但綾子還是無法釋懷。

綾子認為孩子是孩子,夫妻有夫妻的關懷方式。

取代佑介接聽電話時,丈夫還繼續談兒子的話題。

「聽說佑介賽跑比賽得冠軍。」

「大概是吧。」

「我的運動神經不行,大概是你的血統吧。」

「是嗎……..」

「不管什麼,得到第一名是好事。」

喜歡孩子的丈夫好像很高興的樣子。

「你今天晚上是……..」

「哦,今天晚上和客戶有約,然後可能還要應酬,大概會很晚吧。」

「是嗎……..」

「這是為工作,沒有辦法的,這個禮拜天晚上我還是會想辦法,不能讓佑介說我是騙子。好吧……..」

丈夫說完就掛斷電話。

這一次的星期天,決定全家去狄斯耐樂園。過去好幾次都因為丈夫工作的關係,沒有實現。

佑介固然重要,那麼我該怎麼辦呢?

手拿電話筒的綾子,產生不滿感。

為工作當然無可厚非,也不想為此發牢騷。至少還有這樣的認識,可是也不能只想到佑介,應該考慮到妻子的心情,多多體諒妻子也是應該的。

一面化 ,一面想著丈夫打來的電話的綾子,又想起數日前和杏子的情景。

仰臥在床上的綾子,雙手放在胸前,一隻腿緊壓在另一隻腿上彎曲,掩飾下腹部。

「一切讓找來吧……..」

杏子輕聲說過後,把身體壓上來。兩人都是赤裸的,輕輕接吻後把舌頭伸入綾子的嘴內。

對女人和女人的接吻,綾子已經沒有任何排斥感。不僅如此,還產生神秘的倒錯感,興奮得連呼吸都感到困難。

最初是彼此用舌頭互探對方的吻。但逐漸變熱烈,不久後變成貪婪的狂熱深吻。

然後杏子採取四肢著地的姿勢,這樣騎跨在綾子身上。

乳頭和乳頭相互摩擦時,扭動上身讓彼此的乳頭微妙發生摩擦。

「啊……..」

一種難耐的搔癢感,使綾子忍不住發出哼聲,挺起胸部。

那是比男人的任何愛撫更溫柔、更細膩。互相摩擦的乳頭很快便勃起,隨著產生火燒般的強烈搔癢感。

” 啊….還要……..”

綾子忍不住挺起胸部的同時、心裡吶喊著。

杏子似乎已看出這種情形,使乳房與乳房更貼緊,上身繼續搖動。

被勾引起強烈性感,綾子的呼吸開始急促。

此時,杏子用舌頭在乳頭上由上向下舔。

「噢……..」

綾子的身體突然彈跳一下。杏子的舌頭圍著勃起的乳頭舔。手指以同樣的動作捏弄另一個乳頭。

「啊….啊……..」

綾子的頭向後仰。杏子更交互的把乳頭含在口中吸吭,或用舌尖撥弄。此時的綾子,不由得扭動下半身。呼吸也感到困難的樣子。

杏子的身體逐漸向下移動。好像用雙手和嘴唇在綾子的曲線上撫摸……」。

綾子此時當然也發覺她的企圖。本來就感到苦悶的裸體,好像點燃烈火。

不要….來到嘴邊的話又吞回去。

杏子的臉貼在綾子的下腹部上。

不要….這一次還是沒有說出來。心想的和身體的需求完全相反。

綾子的雙手抓緊床單,閉著眼睛轉過臉去。

吱嚕….杏子的舌頭滑入花瓣之間。

綾子的身體顫抖。

上半身向後仰的同時,開始喘氣。

杏子的舌頭找到陰核,以似接觸非接觸的感覺,溫柔的舔過去,有時又輕輕的彈一下。

綾子的身體已挺成拱形,無法再忍受強烈快感,發出啜泣般的哼聲,下半身也像波浪般起伏。

杏子並末強迫綾子把雙腿分開,等待綾子主動分開……..。

此時,在大腿根產生的甜美感不斷擴散,綾子也產生想分開雙腿的衝動。

所以當杏子的手摸到雙腿時,綾子便大膽的主動分開自己的雙腿。

杏子的舌頭不停地活動,逐漸變成攻擊態勢。

因為是同性之故,能完全理解女人的性感或敏感帶。刺激時有強弱的變化、舌頭微妙的在陰核上下左右或舔或彈,或在陰核上轉動。

這樣經過一段急躁時間,舌頭開始在陰核上用力摩擦時,綾子幾乎要 出來。

此時的綾子,經過一陣痙攣,性感達到極點般的啜泣著,同時迎接性高潮。

「你 出來了吧?」

杏子問著,同時改變身體的方向,形成六九式。杏子的神秘部分,完全呈現在綾子的臉上。

微微綻放的花瓣間,露出鮮紅色的肉縫,以及紅褐色的花瓣也完全濕濡。

杏子又在綾子的肉縫上舔。已經燃燒過一次的身體,再度點燃火焰。綾子像受到引誘,也伸出舌頭在杏子的肉洞上舔。

「啊….又……..」

綾子啜泣著,仰起上身顫抖時,杏子便停止使用舌頭。胯下壓在緩子的香唇上,要求使用舌頭。

綾子也不顧一切的伸出舌頭舔肉縫。

「啊….綾子….太好了……..」

杏子忍耐不住似地又用舌頭舔綾子的陰唇。

在如此的口交中,總是綾子先 出來。

經過數次這種情形,杏子才發出哼聲,第一次達到性高潮。在此之前,綾子不知已 了多少次……..。

杏子抬起身體,低頭笑著看仍在餘韻中,身體尚在抽搐的綾子。

「怎麼樣?多少得到一點滿足了嗎?可是,女人和女人是不會有結束的。」

杏子露出興奮的艷容,用手指從綾子的胸部到下腹部輕輕撫摸,到達濕淋淋的肉洞口時,手指第一次插進去。

「唔……..」

強烈的快感傳遍綾子的肉體。

杏子的手指在火熱、有搔癢感的肉洞內轉動。綾子的呼吸急促,不禁發出嗚咽聲。杏子的指尖在子宮口上摩擦。引起強烈的性感,綾子也忍不住淫蕩的扭動屁股。

「舒服嗎?」

「好….好….啊……..」

在那裡….還要用力….被杏子一根手指玩弄不斷扭動屁股的綾子,很快又達到性感的頂點。

「不行啦….要 …. 了……..」

發出顫抖的啜泣聲,全身隨之痙攣。

杏子發出嘻嘻笑聲。

「還在蠕動哪。」

杏子的手指仍在綾子的肉洞內。

「唔….不要啦……..」

從充滿羞恥感的綾子下體拔出手指後,杏子分開自己的花瓣給綾子看。

「怎麼樣?我的陰核很不錯吧。」

在此之前,綾子根本沒有從容的心去看,現在看了大吃一驚。勃起的陰核,一如杏子所言,達到小指的第一關節大小。

杏子分開綾子的雙腿,讓兩人的性器密接。就這樣旋轉屁股摩擦。杏子的陰核和綾子的陰核摩擦,產生麻痺般的快感。

兩個人互相擁抱,彼此摩擦陰核,就這樣不知幾次的達到高潮。

在無止境的同性戀後,疲倦的並排躺在床上時,透過蕾絲窗 射進臥室內的陽光已快要消失。

「綾子,你的身體比我想像的更好色。」

「怎麼可以說我好色……..」

「你是不是覺得還是男人的好?」

「杏子,你自己認為呢?」

「我嘛….還是覺得男人比較好。」

「噢….不過沒有想到杏子還有同性戀的嗜好。」

「我沒有這種嗜好。只是想誘惑一下慾求不滿的有夫之婦而已。」

「真是的….我還以為你有經驗……..」

用仍在興奮中的表情瞪一眼杏子。此時,杏子嗤嗤笑著,轉過身去,從床頭櫃拿出一支煙,用打火機點燃。然後轉過來看著綾子說:

「你想不想和老公以外的男人玩一玩呢?」

「你說什麼?」

因為太唐突,又是意外的話,綾子覺得驚訝。

「要我紅杏出牆嗎?」

「不願意嗎?」

「可是……..」

「我這樣說,綾子一定會說做不到。可是就這樣丈夫不能使你滿足,也不在乎嗎?一直在慾求不滿的情形下生活也可以嗎?」

「這……..」

連續的問題使綾子無法回答。

「如果你有這個意思,關於男人就交給我吧。我會介紹給你不會有後遺症的男人,放心吧。」

杏子露出神秘的笑容,用手指在仍舊沈緬於餘韻中的堅強乳頭上彈一下。

「啊……..」

綾子哼一聲,又仰起上身,從乳頭產生的甜美快感,如電流般傳到陰核上,不由得夾緊大腿。

*** *** *** *** ***

化 完畢後,綾子開始準備外出。

唯有這一次決定穿特別性感內衣。

黑色的半碗型乳罩,和同色的比基尼三角褲,兩者都是有刺繡的華麗絲織品。尤其三角褲的設計,是平時不會穿的近似蝴蝶型的三角褲。

然後穿上黑色長褲,用束腰的吊褲帶扣住。

穿這種內衣的樣子,連丈夫也沒有看過。從這樣的穿著能感受到瞞著丈夫和兒子去夜遊的刺激。不管會不會有外遇,也對秘密的冒險產生期待感。

洋裝是能顯示身體曲線的性感剪裁。上面穿一件短大衣,然後悄悄打開佑介的房門,可能是白天玩累了,已熟睡。

在玄關穿鞋時,突然想起美鈴曾說的〞灰姑娘夫人〞這句話。今天晚上綾子和美鈴在一家酒廊見面。

美鈴先來到酒廊。看到綾子後舉手示意。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