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調教之前後

聽到正木驚訝的聲音,綾子也向自己的陰戶看去。

「看吧。在花瓣的內側。」

的確在濕濡的粘 上, 有直徑二、三 米的黑痣?綾子本人也不知道那兒有黑痣。

「這是好色的痣。」

正木一面說,一面撫摸陰核。

綾子心想我是好色,所以才適合和你這樣的男人在一起。

強烈的快感使綾子發出哼聲,忍不住扭動屁股。

綾子看著咖啡滾動的氣泡,在心 想:

丈夫一定不知道我那兒有一顆黑痣, 而是丈夫以外的男人發現……這件事足以表示我們夫妻幾年來的生活狀態。

丈夫還在書房裡檢查出差的資料,還沒有從書房出來。

正木巧妙地玩弄陰核,使綾子難以忍耐時,奇妙地說:

「是不是想要這玩意了呢?」

那是有大小二個突出物的成年人玩具……電動假陽具。

綾子還是第一次看到實物。 大的突出物是模仿陰莖的形狀,旁邊有小的突出物,像小熊。

正木打開電開關笑著說:

「這個大的是對肉洞, 小熊是對陰核,兩個同時受到刺激,所以棒極了。」

綾子倒吸一口氣。

電動假陽具發出低沈的馬達聲。 陰莖型的扭動頭部和腰部,小熊也同時振動。

這個東西插入後曾發生什麼情形,不用說也明白。 以是這樣看身體就會顫抖,覺得陰唇也在抽搐。

正木用假陽貝頂在濕淋淋的花芯上,慢慢插入。

自從假陽具碰到那兒的剎那,綾子就叫出聲音來。 陽具在身體裡旋轉扭動,產生微妙的振動。身體裡不由得產生強烈性感,忍不住發出淫聲浪語。

加上刺激陰核的振動感, 產生火燒般的快感,和肉洞裡的快感連成一體。綾子發出慘叫般的聲音,瘋狂般的扭動全身。

不知 了多少次, 感覺已麻痺,但相反地只能知道 出的感覺,此時,連呼吸都感到痛苦。每一次都忍不住喊叫「要死了……要死了………」。

到最後,已經不是快感,而是痛苦的感覺。 假陽具終於停止拔出去後,仍舊留下強烈餘韻,身體不停地抽搐。

「你是第一次,大概過分刺激了。」

正木含笑的聲音好像從遠處傳來。 半昏迷的狀態,從他的手指的感觸醒過來。原來他在愛撫肛門。

「啊…那裡不要……」

綾子說著,身心依然感到狂熱。

手指慢慢侵入。 剎那間感到窒息,手指在肛門內蠕動,呼吸自然的變急促。和普通的快感不同,給予人一種困惑之感。

「怎麼樣?這種感覺也不喜歡嗎?」

「不……啊……身體覺得怪怪的……我該如何是好呢…………」

「是好吧?」

正木這樣問時,綾子立刻點頭。

「那麼,就在這裡試試看吧。」

綾子非常興奮的又點頭答應。

正木首先解開繩子,讓綾子採取狗爬姿勢。

綾子放鬆腹部肌肉,挺高屁股。 根據過去的經驗,知道這樣更強調屁股的成熟美,能煽動男人的慾火。而且綾子本身對這樣淫蕩的姿勢會更興奮。

此時,正木插進來,不是肛門,而是前面。 剛經過假陽具的刺激,現在對男人的真正陰莖感到非常溫順。

「啊……真舒服……好…………」

正木的動作使綾子陶醉,不由得說出真實的感觸。

「那裡好呢?」

「陰戶…………」

綾子對自己的回答也增加興奮。

「真是淫亂的太太。」

正木在綾子的體內扭動陰莖。

「都是你……啊……好…………」

這樣哭著表示快感時,正木從綾子的身體裡拔出去。

然後, 正如綾子的期盼,正木的手指摸到肛門,一面塗抹乳膏之類的東西……可能是凡士林……一面按摩。

肛門在抽 中逐漸鬆弛。 全身受到揉搓的感覺,同時肛門會受到姦淫的被虐待狂的期待,使綾子不由得扭動抵高的屁股。

正木用陰莖對正那裡。

「要輕一點…………」

「有夫之婦說的話倒像個處女。」

正木的龜頭侵入。

綾子抓住床單呻吟。 沒有感到疼痛,那裡經過擴張和插入的感覺,好像是興奮度的儀器,達到最高點後失去效用。

很快便達到性感的最高峰, 不過,和前面的陰戶產生的感覺不同,一種將要達到高潮感前的身心都極度昂奮的狀態……一直保持這樣的狀態。

當正木慢慢開始活動時,綾子已失去正常的狀態。

「啊……好……身體怪怪的……快要瘋了…………」

那正是瘋狂狀態, 一如正木所言,覺得自已像只母狗,至於後來的情形已記不得了,只是覺得嘴裡說出一些不堪入耳的話。

肛門性交能使女人產生強烈的淫蕩快感。

「關於正木的事…………」

丈夫從書房走出來,和綾子面對面喝咖啡時,像忽然想起來似地說:

「不願意的話,可以拒絕。」

綾子放下咖啡杯看丈夫。

「你說是我的關係嗎?」

「不是這個意思。但你不願意也就沒有辦法了。」

「這樣子不像你平常的作風。」

「為什麼……」

「如果是以前的你,就不會拒絕正木先生來家裡的吧。」

「怎麼回事? 你好像在鬧 扭。」

「我沒有鬧 扭。」

綾子感到慌張,但做出不在意的樣子轉過臉去。

「算了,關於正木的事,等我出差回來再說吧。」

正木的事……丈夫這句話使綾子感到震駭。

擔心丈夫發覺她驚慌的樣子, 急忙看丈夫時,丈夫根本不在意綾子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此時,丈夫拿起電動刮鬍刀開始刮鬍子。

那種電動聲,使綾子想起昨天和正木的癡態。

昨天在他的工作室……在丈夫來之前……被困綁後用電動假陽具玩弄,而且同時在陰戶和肛門內插入…………。

正如正木說的「調教」, 綾子的身體經過他的開發,已不討厭這種行為,而且還會要求。

事後正木拿來相機說是要拍照。

綾子怕留下外遇的證據而拒絕。

此時,正木表示不照臉,只照身體,而且只照那個部分,做為紀念。

也許是受到電動假陽貝的玩弄, 身體裡仍有餘韻之故,綾子答應正木的要求。照相機是不會留下底片的拍立得也是原因之一。

在正木的要求下,赤裸的坐在沙發上,大膽的分開雙腿。 正木把相機靠在胯下,按快門。

在此瞬間,下體一陣搔癢,自己也感覺出淫液從裡面流出來。

「噢,流出來了……照相也很刺激吧。」

正木說的沒錯,覺得鏡頭像凝視那裡的眼睛。 按下快門的聲音,變成被舔或愛撫的感覺。

正木又命令綾子用手盡量分開花瓣。 綾子依言行事,那種無恥和視奸的刺激,更使她興奮,陶醉在目眩的快感之中…………。

「你怎麼發呆了?」

聽到丈夫的聲音,綾子醒過來。不如何時,電動刮鬍刀沒有聲音了。

「沒什麼…………」

綾子慌忙的想拿咖啡杯去廚時,丈夫突然抓住她的手。 過去從末看過這樣嚴肅可怕的表情。

「你…………」

綾子感到害怕。

被站起來的丈夫抱緊,強迫性的接吻,聽到咖啡杯落地破碎的聲音。

綾子發出哼聲。

丈夫把舌頭伸入嘴內。 和綾子的舌頭纏繞。用力吸吮舌頭,舌根都感到疼痛。丈夫就這樣把綾子壓倒在地上。

「啊…不要………」

綾子緊張而惶恐。 丈夫默默地撩起圍裙和裙子,粗暴的脫掉褲襪和三角褲,又用力分開雙腿。

「這…………」

綾子不由得別過臉去,觸到外面射進來的強烈陽光,感到一陣頭昏。 丈夫的手指拉開陰唇。

「不要這樣!」

綾子的聲音顫抖,拚命扭動屁股。

「在這個地方有黑痣…………」

做夢也想不到丈夫曾說這種話。

難道是……綾子緊張得有些目眩。

「過去一直都不知道…………」

丈夫自言自語,然後用舌頭舔。湧出甜美的搔癢感,綾子的下體跳動。

和過去的丈夫不一樣……。

過去也舔,但沒有這樣執著和貪婪的用舌頭在那兒玩弄。

綾子很快就開始啜泣,扭動屁股,達到高潮。

丈夫僅使了半身赤裸就立刻插入,然後是抽插。 過去從未有過如此粗暴的行可是,沒有正木的那種享受感,只有匆忙的動作。

雖然如此,綾子還是有性感。 疏遠很久的丈夫的性器,並沒有在中途萎縮,使綾子達到性高潮。

「啊……好……一起吧…………」

綾子抱緊丈夫,挺起屁股,丈夫又用力抽插。綾子感到第二次高潮。

「我要射了!」

丈夫的聲音使綾子又 一次。

精液噴射在身體深處,感到性高潮的餘韻…………。

*** *** *** *** ***

末 章

丈夫出去後,綾子走進臥房時,在梳 台上看到一紙白色信封。

心裡多少有些不安, 打開信封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氣……因為從裡面出來一張拍立得的照片…………。

那是女人性器的特寫。 塗上紅色指甲油的手指大膽分開花瓣,在花瓣上有二、三 米的黑痣。

信封內還有一張信紙。親愛的綾子:

你和正木的事情,從某一時期我就感到奇怪了。

所謂的某一時期……就是從正木不再來我們家的時候開始。 所以我就想起那一次去看正木的個展的夜晚, 你們兩人回到家裡後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不過在當時我還不敢確定。

可是,昨天和正木喝酒時,他拿出這張照片給我看。 正木可能以為這種特寫的照片,我看不出是哪個女人的。 而且他只是當做酒席上的一種餘興吧。

當然我看到那張照片, 也不以為是你的,只是發覺那裡有很大的黑痣,就向正木要了這張照片。 他猶豫不決,但我說要拿到其他的酒席上給別人看,堅持向他要。

我沒有責備你的意思,而且知道這個責任是在我自己的身上。

或許你會驚訝, 其實我知道杏子給你介紹男人而發生婚外情之事,還有那些男人都有虐待狂嗜好。說是我知道,不如說是我要求杏子這樣做。

說起為什麼這樣做, 是考慮到你的性的傾向,不過也需要先把我自己隱瞞你的事說出來,但要等到出差回來後再把一切事情告訴你。

總之,你和正木的事對我來說也是很意外。 準備出差回來後,要和正木談一談,然後把他和杏子請到家裡來開派對,一定是很愉快的派對。

對我們夫妻來說,必然是新的開始。

綾子看完信,茫然的佇立在那裡。

電話鈴在響。 這個電話應該是準備在丈夫出差期間,要盡情享受的正木打來的…………。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