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同樂

夏末的夜晚格外悶熱,松林屯的村民們都早早的入睡了。幾縷舒爽的清風撩動起村口一間普通民宅的窗簾,皎潔的月光透過撩起的窗簾縫隙灑進房中。正對著大炕的牆上貼著一張大紅的喜字,下方的桌案上擺著一對燃燒了一半的紅燭,房梁上掛著許多裝飾用的彩綢和絲帶,儼然是一派洞房花燭的景象。

洞房花燭,春色無邊。大炕上,一個豐滿肥熟的中年美婦屁股底下墊著一個枕頭,一雙玉腿大張,雙手捂著羞紅的俏臉,任憑一名英俊的少年壓在她那赤條條的雪白豐滿的肉體上,胯部在她肥軟膩熱、愛液淋漓的大腿間用力猛砸著。這竟是一對年齡相差懸殊的老妻少夫。

「小鸞……輕一點……不可以……」婦人嘴裡說著不要,可是一雙柔軟白皙的玉腿卻緊緊的纏繞在了少年的屁股,仿佛生怕少年離開。

「好媽媽……你夾的孩兒好緊……我們都拜了天地……還有什麼不可以的!」少年一邊操一邊不解的問道。

婦人鬆開捂著臉的雙手摟緊了少年,美目含情地注視著小鸞如癡如醉漲紅的臉龐,羞聲道:「小冤家……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媽已經十幾年沒做過了……你也不說溫柔點……」婦人成熟美豔的面龐隨之露了出來,赫然正是村裡守寡多年的中年寡婦淑芬,而在她身上耕耘的少年,正是她的親生兒子小鸞。

小鸞初嘗禁果那肯輕易甘休,他那深入母親體內的碩大龜頭,不時地狠撞到淑芬嬌嫩的子宮上,讓原本早已是過來人的淑芬又是痛又是愛。

「罷了,小冤家……一會可千萬別射在裡面……媽今天可是危險期……小壞蛋輕點……你還故意……撞……媽媽那裡……啊!……討厭!你又撞……媽媽不和你來了……」淑芬讓兒子輕點,可她自己卻把個圓潤肥嫩的大白屁股連連上抬,將她那個婦人的羞物和兒子貼得更緊了。

「媽媽!我好舒服……」小鸞的大肉棒發狂似的在媽媽充血腫漲的陰道裡深深地急速抽送,硬如頑石的大龜頭雨點般地猛力撞擊媽媽的子宮口。

「哎唷……輕一點……媽受不了……嗯……媽媽……要被你……插死了……喔……舒服死了……哎呀……你又要……啊!痛死媽媽了……小冤家你……你……壞死了……」淑芬又是羞又是痛,兒子這小冤家趁她肥臀迎湊之際,幾下死命地猛戳,硬是將大半個龜頭撐開了她這個親媽媽的子宮頸。

「啊!媽媽!孩兒快射了……」小鸞一邊喘著粗氣說,一邊伸手捧住了媽媽淑芬那豐滿圓大的肥臀,碩大的肉棒更加奮力地向媽媽肉體深處猛戳,幾乎要進入淑芬的子宮口裡。

與此同時淑芬也感到體內兒子的肉棒變得更加堅挺、粗大了,她知道兒子要射精了,低聲喊道:「快拔出去,射到外面!」

「媽媽!我……」兒子話音未落,一大股熱滾滾的初精已如開閘的洪水般地在媽媽成熟的子宮裡播撒。

「啊!好燙……好多……不行了……媽不行了……嗯哼……舒服死了……」

媽媽的子宮內被兒子射入的大量精液燙得不住痙攣,「嗯哼……媽到了…嗯……媽媽真快活……媽要死了……喔……」

淑芬因為高潮的到來而將嬌軀僵直地挺了起來,肥腴的陰戶裡一陣一陣地抽搐,子宮口一開一合的收縮,似要吐出什麼東西,卻又被兒子硬漲的大龜頭緊緊塞住。

兒子的粗大肉棒被高潮中的媽媽的陰道緊緊「咬」著,大龜頭又受到媽媽子宮頸的夾吮,腦中早已一片空白,只覺得精液不斷往媽媽的子宮裡噴射。足足過了半分多鐘,兒子才在媽媽體內停止了射精,乏力地趴在媽媽的肚皮上,喘息著一動也不動了。

良久,淑芬才從高潮的快感中平靜下來,感覺到兒子的大肉棒仍在她陰戶裡插著,只是已不象剛才那樣讓她「漲滿」了。那捧著她肥臀的雙手不知何時又撫上了她的胸部,正抓著她兩隻豐腴的尖聳的乳峰輕輕揉弄,時不時將一隻送進口中輕輕吮吸。

淑芬愛撫這小鸞汗津津的脊背,看著愛兒吸奶的憨樣,忍不住想起了他小的時候。

小鸞剛出生沒多久淑芬就收守了寡,為了兒子淑芬沒有再嫁。村外有自家的兩畝地,已經荒棄多年,淑芬辛辛苦苦的開墾出來種植玉米,農閒時,還幫人縫補些衣物。一個農村的普通婦道人家獨自撫養幼子,淑芬甘苦自知。淑芬總想給小鸞更多的愛,哪怕是溺愛,好在兒子聰明健康又懂事聽話,是淑芬最大的慰藉。

小鸞都進入青春期了,溺愛他的淑芬甚至還沒有給兒子斷奶,每晚兒子都伏在媽媽成熟動人的身體上,像小時候一樣安靜的吮吸著母乳,漸漸的,她發現兒子的雞巴開始發育了,經常頂著她的小腹頂的她生疼,也頂的她心頭煩亂。兒子的手也經常不老實的在她的身上亂摸。她知道這樣下去總有一天要出事的。終於有一天,兒子第一次向她求歡,雖然對於兒子的求歡她心中早有準備,但她還是忍不住滿臉羞紅,淑芬是個傳統的農村婦女,雖然心中也對愛兒也是情根深種,可就是放不下心中世俗倫常觀念的桎梏,那天晚上,她把屁眼的第一次獻給了小鸞,淑芬覺的,只要不讓兒子操自己的逼就不算亂倫,她也算對得起夫家的列祖列宗了。

此後的每個夜晚,小鸞都壓在淑芬身上,一邊吃奶,一邊用精液灌滿媽媽的直腸【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這頻繁的超越母子關係的舉動慢慢的軟化著淑芬的倫理觀念,她甚至自己都覺得,如果有一天小鸞真的姦淫她的肥逼,她恐怕都不會有絲毫反抗把。

轉眼間,小鸞已經十六歲了,他考上了省城的重點高中,明天就是出發報導的日子。白天淑芬去田間勞作,傍晚回到家小鸞給了她一個驚喜,他已經把家中佈置洞房的樣子。

「兒啊,你這是要幹什麼?」淑芬問著,但她心裡早已激動滿滿。

小鸞說:「媽媽,明天我們就要暫時分別了,我要給你一個名分,我要和你天長地久,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淑芬滿臉羞紅,這是兒子第一次向她求婚啊,她並沒有明確的給兒子一個答複,只是任由他為自己披上紅蓋頭,順從的與親生兒子拜了天地,然後迎接著他狂風暴雨般的徹底佔有。

淑芬感覺自己守著的最後一寸領土也被親生兒子攻陷了,她感受著兒子火熱堅硬的大龜頭與她陰道內壁肉貼肉的第一次摩擦。她知道兒子長大了,他做出了自己的選擇,願意擔負起成為親生母親的丈夫的責任。

「媽媽,你在想什麼,有心事嗎?」也許失神的時間太長了,小鸞關心的打斷了淑芬的思緒。

淑芬故意取笑小鸞,道「剛剛叫你別射在我那裡面,你偏不聽,還緊抓住人家劈哩啪啦的一陣猛射,媽下面都被你的子孫漿給灌滿了,只怕明年就要替你生個胖小子羅。小子,只怪你貪圖舒適,過了這個晚上,媽的肚子要是大了起來,可要把賬給記到你的頭上,由不得你賴的!」

小鸞滿眼疑惑和不解的看著淑芬。不想和他爭辯,淑芬僅是笑了笑,然後拉著他的手拉往她的腿根探了一探,果然,那還有幾分熱氣冒出的陰道口,仍然是黏不啦搭的一片。

「媽媽,真的會懷孕嗎?你後悔了嗎?」

「傻孩子,方才媽對著你張開雙腿時,就已經決定要和你作一輩子的夫妻了。既然當了你的妻子,媽還能不替你養個小子嗎?只不過如果叫村裡人知道是你小子操大了親媽的肚子,咱娘倆可就沒臉見人了。不過你放心吧,媽歲數大了,偶爾一次沒那麼容易懷孕的,只不過以後可要注意了,下回你感覺快射了就插進媽媽屁眼裡射。你去了省城要好好學習,等將來接媽媽到城裡享福,只要你願意,媽到時替你多生幾個!」

小鸞將手蓋在母親肥碩的乳房上,深情的與母親對視,良久,堅定的點點頭。

淑芬摟著小鸞的肩膀,輕聲細語的在小鸞耳邊說:「兒啊,從今以後你就是媽的男人,媽的依靠。你先起來,讓媽收拾一下下身。」說著淑芬輕輕推開小鸞,從扔在一旁的衣服裡找出自己的內褲,捂在自己胯下半撅著屁股挪到炕下。蹲在地上,暗用巧勁,把兒子射進自己體內陽精都排到了小小一方內褲上,然後又把內褲疊了一折,用乾淨的一面自己的把陰部擦乾淨。

做完這些,淑芬起身走近視窗,關好窗戶,並將房門的門栓戳上,回過頭來對小鸞說:「小色鬼!連門窗都沒關好,就敢騎在你親娘的身上猛幹,就不怕被人撞見?」

小鸞憨笑一聲,他一直盯著媽媽的身子看,眼前這個女人,還是那和自己相依為命十數年的母親?眼前的她,眼神散發出無限的春色,頭上的秀髮,因方才那場激烈的交歡而略顯零亂,似張還閉的紅唇,似乎正等著情人的品嘗,依然突出的乳頭、顫巍巍的巨乳,告訴英漢,母親仍未跳出剛剛那場情欲的漩渦,這個讓自己嘗到人生極味的女人,正期待著親生兒子的另一次侵犯……淑芬回到炕上,她從衣服堆裡撿起自己的小肚兜,用貼身的一面在小鸞的大腿根處仔細擦拭,一邊擦著自己留在兒子身上的淫液,淑芬一邊打量著兒子那根不知何時再一次勃起的雞巴,烏黑發亮的龜頭在自己手中隔著一層薄薄的肚兜有節奏的跳動,淑芬想著:「以前也讓這孩子操過屁眼,可是今天他的這根雞巴比平日裡大了足足兩圈,早就聽說男人只有經歷過真正的性交才會長大,看來兒子是在自己騷逼的滋養下,徹底長大了。」

轉眼間淑芬就把小鸞胯下的髒東西擦乾淨了,她把手中的肚兜往旁邊輕輕一丟,輕聲說了句:「好了……」

小鸞摟住淑芬的大粗腰,用臉親昵的蹭著母親肥碩的大白屁股側旁,「好媽媽,我又想要……」

淑芬擔心一天兩次兒子的身體吃不消,畢竟兒子才十六歲啊,狠狠心拒絕道,「兒啊,不早了,你明天還要出遠門呢,不玩了,早點睡吧。等你假期回來了再孝順媽媽!」

「何必要等假期回來,好媽媽,你就讓孩兒再好好孝順你一次……再讓兒子爽一回吧!」說完這話,小鸞再次把淑芬壓倒在大紅花被,迎頭就是一陣令淑芬喘不過氣來的狂吻,兩手在淑芬的身上胡亂的摸索著……淑芬又何嘗不想要呢,她是久旱逢甘霖,被兒子一摸頓時動情,也顧不得之前的顧慮了,索性將兩條腿張開,伸手到下面握住兒子的雞巴送往她那水汪汪的肥逼,「進來吧,我的好兒子,讓媽好好疼疼你!」

這一次小鸞足足操了淑芬半個小時,淑芬被操的高潮迭起,甚至小便失禁尿濕了被褥,最後關頭小鸞果斷的抽出雞巴,大股大股的精液射在媽媽生滿妊娠紋的肚腩上。

淑芬這次是心滿意足了,她精疲力盡的躺在尿濕的床鋪上久久不願起來,小鸞撿起媽媽扔在旁邊的肚兜,為媽媽擦拭了下體和肚皮上的精液,又擦了擦自己胯下,這才扶著媽媽從炕上爬起來。

淑芬扶著牆站在地上,小鸞精力十足的下炕換了一床被褥,淑芬等兒子鋪好了被褥,拖著疲憊的身子爬回了炕上。

看著母親撅著屁股費力的往上爬,那雪白肥碩的大屁股中間一道黝黑的腚溝子,下面殷紅濕潤的裂口是那麼的誘人,小鸞看的再一次勃起,他不等媽媽躺下,撲上去摟住媽媽的屁股,從後面操進了媽媽的騷逼裡。

淑芬已經無力反抗,只能任由親生兒子抱著她的屁股從後面姦淫,小鸞也知道媽媽的體力快支撐不住了,他很體諒的只操了十分鐘就射了。這次他射進了媽媽的屁眼裡。可是媽媽那以前每晚他都插的屁眼今天卻仿佛比之前緊了好多,插進去的時候淑芬忍不住慘叫出聲,等小鸞把雞巴拔出來,一絲鮮血混著白灼的精液順著媽媽的屁眼流了出來,混合成誘人的粉紅色。原來,是小鸞二次發育的雞巴把淑芬的屁眼操的肛裂了。

小鸞忙關心的問母親,「媽媽,我是不是弄疼你了?」

「沒事,你剛你插進去的時候有點痛,現在好多了。幸虧這近媽媽的屁眼被你開墾的鬆弛了許多,只是輕微肛裂,不太嚴重。要不然被你這根長大了的雞巴猛地插進去,媽媽還不幾天下不了地啊!」

小鸞幫淑芬擦拭了身體,淑芬特意讓小鸞把那條擦拭了她屁股帶著血的肚兜收好,那對她來說有著特殊意義。

淑芬的老逼對於小鸞來說是世界時最神聖的勝地,十六年前他就是從這裡來到了人世,可是從今以後,他終於成了這裡的主人。

小鸞踏上了去省城的班車,淑芬沒有來送站,因為臨走前小鸞又操了她兩次,她的逼和屁眼都被兒子給操腫了。小鸞出門前,淑芬送了他一個香吻,四唇相對,那是妻子的吻。

高中的學習本應特別繁重,可小鸞哪有心思學習。這天他又思念起遠在家鄉的淑芬,一個人喝了幾杯悶酒,鬱鬱寡歡的流連在河邊的小路上。天色已經很晚了,沿路的店鋪大多已經打烊。

這時一家亮著粉燈的洗頭房門前一位豐滿肥熟的中年美婦向他招手,「小哥,進來玩玩把,包你滿意。」

小鸞抬頭一看,對面這婦人豐乳肥臀的身材竟然和淑芬一模一樣,就連長相也和媽媽有幾分相似,小鸞醉意上來了,只以為這就是媽媽淑芬。美婦扶著小鸞,回身關好門,把小鸞引進了裡屋……第二天,小鸞醒來時之間自己和一個長相和身材與淑芬有幾分相似的婦人赤身裸體的躺在一起,他努力的回憶,實在想不起自己昨晚酒後都做了什麼。

「兒啊,你醒了,睡的好嗎?」婦人也隨著小鸞醒來,她輕輕的舒了個懶腰,柔聲問道。

「阿姨……我這是在哪?我怎麼什麼都記不得了。」小鸞一頭霧水的問道。

「小冤家,你昨晚不是管人家叫媽媽嗎?現在怎麼改口叫阿姨了!你可把媽媽害苦了,」說著婦人撩開被子,只見她白皙肥膩的身子上有好幾片淤青,一對肥碩的大奶子上還佈滿了新鮮的齒痕。「看看,昨晚你一邊喊我媽媽,一邊姦淫人家。我不從就被你弄成這樣了。」

原來,這家洗頭房的老闆娘叫紅霞,雖然經營的是皮肉生意,可她平時只賣身給熟客,對於第一次來的客人,都是用手幫客人擼出來,俗稱打飛機,可是昨晚小鸞酒後只以為自己是見到了淑芬,一進屋就摟著紅霞上床交配,紅霞一開始還不肯,可是她哪反抗的了小鸞這精壯的小夥子啊。小鸞一邊操紅霞,一邊喃喃的叫著「媽媽……媽媽……」,紅霞以為小鸞是在叫自己。小鸞天賦異稟,就連紅霞這個久經風月的老手也被小鸞操的高潮迭起,舒服的她完全沉淪在小鸞帶給她的肉體的歡愉中,四十多歲的老婊子,居然無藥可救的徹底愛上了這個第一次上床的少年。

「阿姨,對不起,我……」

「不要叫我阿姨,你還是叫我媽媽把,或者我叫紅霞,你以後可以叫我紅霞媽媽。你叫什麼名字?」

「紅霞……我叫小鸞。」

見小鸞不肯叫自己媽媽,紅霞心生一計「兒啊,你的名字真好聽,昨晚你操了媽媽一晚上,你說如何是好?」

「這……」小鸞不知所措了。

「這樣吧,你就正式認我當你的乾媽吧,昨晚的事就一筆勾銷了!」

小鸞聽到如此簡單就能了事,當即認紅霞當了乾媽。小鸞還要上課,臨走前紅霞給小鸞包了個厚厚的紅包,這才放小鸞出門。

過了幾天,正在上課期間,班主任來教室裡通知小鸞,「小鸞,你媽媽有事來找你了,她在宿舍等你。」

小鸞回到自己的宿舍一看,竟然是紅霞找到學校裡來了。紅霞卸了妝,穿上得體的衣服,竟然還真有點賢妻良母的範。可是她一張口可就暴露本性了,「小沒良心的,這幾天怎麼不去找乾媽啊?糟蹋了人家的身子你就想一走了之嗎?」

「糟蹋了你的身子……」小鸞滿腦袋黑線,本以為已經瞭解的事情,沒想到人家又找到學校裡來了。「乾媽,我一個窮學生,可沒錢去你那消費。」

「兒啊,瞧你說的傻話,你知道什麼是乾媽嗎?就是用來幹的媽媽,你啥時候想操乾媽了,媽連生意也可以放下,馬上來陪你。」

說著紅霞插上了宿舍門的插銷,又拉上窗簾,回身摟住小鸞,主動獻上香吻,一邊親嘴,紅霞一邊拉起小鸞的一隻手安在她豐滿的大奶子上,下體還時不時的隔著褲子蹭著小鸞的雞巴。

美色當前,小鸞說不心動那時假的。很快他就不爭氣的勃起了。紅霞見時機成熟了,她嫣然一笑,送了小鸞一個媚眼,撩起長裙,下面竟然是真空的,這個騷貨,竟然不穿內褲來宿舍裡冒充自己的媽媽。

「兒啊,看來你也想媽媽了,來呀,回到媽媽身體裡,媽媽讓你做神仙。」紅霞斜倚在鋼管床的下鋪,雙腿大張,她用兩根手指分開了自己肥厚的大陰唇,把裡面鮮嫩的紅肉呈現在小鸞面前。

小鸞畢竟是血氣方剛,他哪受得了這樣的誘惑,飛快的脫了褲子,提槍上馬,和紅霞糾纏在一處。

一番雲雨過後,紅霞摟著小鸞結實的後背幽幽的說,「兒啊,你是不是以為媽媽是個輕賤的女人?沒錯媽媽是個妓女,人盡可夫,可是媽媽也是沒有辦法啊,十幾年前媽媽從工廠下崗,由於天生不能生養,老公也離我而去,於是我開始自暴自棄,現在想想如果不幹這個,媽媽恐怕那時就餓死了。自從下海以後,媽媽一度不再相信愛情,而男女歡愛也再也不能帶給我任何快感。直到那天,你一邊姦淫人家,一邊喊人家媽媽,句句都喊道媽媽心坎裡去了,我就在想,我要是能有個兒子,哪怕天天給他姦淫我也願意,誰知有了這種念頭之後竟然讓媽媽感覺到了久違的男歡女愛的快感。」

小鸞本來是對紅霞的身份有些看不起的,但聽了紅霞的訴說,也漸漸理解了紅霞的苦楚,從內心深處開始接受紅霞的乾媽身份,「乾媽,你放心,我絕對不會看不起你的,以後我就是你的兒子!」

「好孩子,媽媽沒白疼你!我和你們老師說了,說我這次從老家來就是為了專門照顧你,在市里租了房,讓你搬過去和我一起住,老師已經同意了,一會你收拾收拾行李媽媽帶去店裡,等晚上你回去了媽媽好好疼疼你!」

小鸞猶豫了,他不知道自己這麼做是不是對淑芬的背叛,可是轉念一想他就釋然了,在床上,紅霞對他來說只是淑芬的代替品,只要在操她的時候把她當成淑芬就不會存在背叛了。

就這樣,小鸞當晚就住進了紅霞的店裡。紅霞早早打烊,然後領著小鸞上了二層的閣樓,紅霞說,「上次你操媽媽時那間樓下的房間是專門用來接客的。這裡才是媽媽的臥室,你先坐下,媽媽專門為你煲了湯。」

小鸞坐在餐桌旁,紅霞端來一隻湯盆,聞著有些騷氣,仔細一看原來是牛鞭湯,紅霞取來小碗盛了一碗熱湯,對小鸞說,「有些熱,先涼涼,一會媽喂你。」說完她轉過身,當著小鸞的面寬衣解帶,很快就一絲不掛的呈現在小鸞面前。想了想,她又找了件T恤套上,這是一件窄小的T恤,乳房把T恤高高頂起幾欲裂衣而出,隱隱約約的還能透過衣料看見她深紫色的乳暈,而她下身完全赤裸,她就這麼大大方方的來到小鸞身旁,彎腰解開小鸞的腰帶,小鸞配合的欠了欠屁股,讓紅霞順利的幫他把牛仔褲和內褲一起脫掉,紅霞之後跪在小鸞兩腿間,張口含住了小鸞的雞巴,本來看著紅霞寬衣解帶小鸞有已經開始蠢蠢欲動了,這次被紅霞含在嘴裡,軟玉溫香的小香舌撩撥著少男的情欲,很快他就血脈噴張達到了極限,紅霞很滿意小鸞的表現,她起身跨做到小鸞腿上,握住雞巴對準自己早已淫水漣漣的老騷逼,緩緩的坐了下去。紅霞又從桌上端起小碗,用小勺舀起一口湯汁,先送入她自己口中,又嘴對嘴的渡入小鸞口中。就這樣紅霞一邊喂小鸞喝湯,一邊震動腰肢,下體套弄著愛兒的大陽具。

「媽媽,你真會玩……啊,我要射了!」一碗湯還沒喝完,小鸞竟然在紅霞體內一泄如注了。

「兒啊,舒服嗎?」

「舒服,媽媽你可真是個妙人,兒子舒服死了,愛死你了!」

紅霞被乾兒子誇得心裡甜絲絲的,「小色鬼,你也不想想媽是幹什麼的!」

「好媽媽,你玩完了我的……是不是該換我玩你的了?」

「你……是想……」

話還沒說完,紅霞馬上就被小鸞的接下來的動作給嚇了一跳,只見他雙手托住紅霞的大屁股,猛地起身抱起紅霞,而他們的下體還連接在一起。那條剛剛射過的大雞吧此時竟然又威風凜凜的雄起了。小鸞把紅霞扔在一旁的床上,他則壓在紅霞肥美的肉體之上。

「兒啊,你才剛射,這麼快就又要了?」紅霞有些吃驚小鸞的體力,但她心中還是無比激動的,沒想到自己四十多歲了,竟然對這小子有這麼大誘惑,看來自己沒找錯人!

「好媽媽,我剛才只顧著自己舒服了,現在孩兒就來孝敬你!」

有先前精液的潤滑,這次操起來格外輕鬆,操的紅霞高潮迭起,「啊……我的寶貝兒子……啊……快射給娘吧……啊……媽也不行了……啊……娘媽死了啦……喔……媽又……又給你了……」不得不說,紅霞的技術真的很好,小鸞很快就在她體內又一處射了。

「好媽媽,我在你身體裡射了這麼多,真的不會懷孕嗎?要不我以後帶避孕套吧。」

「放心吧,媽天生不能生養,年輕時為這個看過好多大夫都沒用。你要是能操大媽的肚子,就算你本事!媽是怕染病所以平時接客時都是要客人帶套的,也許是因為媽歲數大了把,那些客人也怕媽身子不乾淨,所以全都主動帶套,這麼多年了,只有你不戴套操過人家,媽以後也只允許你一個人不戴套玩人家的逼!」

小鸞撩起紅霞的小T恤,摟著她的一對大肥奶,邊吃邊道:「謝謝媽媽,媽媽你真好!」

「你要是想些媽媽就用你這根大傢伙謝把!」紅霞一欠身脫了T恤,放到胯下,暗用巧勁,把小鸞兩次射進樓裡面的子孫漿都排到衣服上,然後她輕輕推開小鸞,起身跪在他兩腿間,對兒子笑道:「兒啊,媽這麼多年了,嘴裡也只含過你這一根雞巴!」說完她再一次把小鸞的雞巴含進口中。很快就又被興起的小鸞按倒姦淫。

雖然夜已深了,這一對新母子也不知交配了多少回了,但他們卻完全沒有分開的意思。

如果說小鸞一開始只是把紅霞當成淑芬的代替品,可是日久生情,在一起的日子多了,小鸞也漸漸的真的愛上了熱情奔放的紅霞。每日沉迷于與乾媽紅霞的性愛遊戲,小鸞的學習一落千丈,到後來紅霞出面去學校給小鸞辦了休學手續。學校也樂得如此,因為一個差生參加高考是要拉低學校的整體成績的,所以學校很痛快的同意了小鸞休學,並且答應三年後可以給他發一張高中的畢業證。從此這對母子除了紅霞偶爾接客外,整日裡白日宣淫,夜夜笙歌。

這天,小鸞接到了媽媽淑芬從家鄉郵來的信件。村裡沒有電話,小鸞和淑芬只能靠寫信聯繫。而小鸞也早把紅霞這裡的門牌號碼告訴了淑芬。

信裡,淑芬告訴小鸞,家裡的莊稼大豐收,穀倉已經裝不下了,她只好帶著莊稼來城裡找小鸞,已經定了某月某日某次的火車票,讓小鸞到時候來接站。

到了接站的日子,小鸞和淑芬在火車站的接站口重逢了,淑芬美麗依舊,但肚子高高鼓起,不是大肚腩,而是懷孕了。淑芬告訴小鸞,就是離別那天播下的種,已經六個月了,要是再不來,肚子就瞞不住人了。

小鸞驚喜交加,他帶淑芬去飯店用餐,飯店的包間裡,已經半年沒見到淑芬的小鸞特別興奮,他迫不及待的向母親求歡,淑芬只好撅著屁股趴在餐桌上讓兒子從後面操自己懷孕後格外肥厚的老騷逼。不過這次不用擔心懷孕了,小鸞直接射在了媽媽逼裡。

吃完飯,小鸞帶著媽媽回到紅霞的洗頭房。他謊稱自己只是租住了二層閣樓,至於為什麼要從宿舍搬出來,那時因為宿舍人多雜亂,影響學習。在淑芬來之前小鸞就和紅霞早就商量好了,這幾天讓紅霞不要接客,假裝成正經的洗頭房。

晚上,小鸞等紅霞在樓下睡著了,輕輕的推醒母親淑芬,淑芬也知道兒子是又想要了,他輕聲囑咐道:「你輕一點,媽媽六個月了……」然後她拖著沉重的肚子,順從的配合著兒子擺出各種不堪的姿勢任由兒子淫樂。

樓下的紅霞也在等著淑芬睡著,好把小鸞叫到樓下和自己歡愛,她估計時間差不多了,躡手躡腳的上樓,輕輕推開門,正要輕聲喚醒小鸞,誰知竟然看到了親生母子亂倫的一幕。紅霞愣在當地,而床上一對戀姦情熱的母子也被這闖入的不速之客嚇壞了。

紅霞顫聲道,「你們兩個……在做什麼……」寂靜,沒有人回答她,「太過分了,你們倆個竟然有這種關係,人家今晚本來準備把我的初肛給你呢。」

淑芬一開始還很害怕,自己和兒子的姦情被人識破了,可是後來她就聽出來,這個女人言語間竟然是滿含醋意。

「請不要拋棄我……嗚嗚……我現在就只有小鸞了……我什麼都願意做,就算排在第二也行,行不要捨棄我……」紅霞哭泣著,無力的跪在地上。

淑芬抬起頭注視這小鸞的眼睛,開口問道,「你……」

小鸞不能媽媽問完便一臉慚愧的點了點了頭。淑芬暗中狠狠掐了小鸞一把,疼得他忍不住悶哼了一聲。

淑芬不再理小鸞,她安慰紅霞道:「好妹妹,你不要傷心,我看得出你對小鸞的愛是真心的,也看得出小鸞心裡是有你的位置的。我們是母子,我本來就不可能陪她一輩子的,只要你們是真心相愛的,我不介意他有別的女人。」

「媽媽,你是說我們可以和乾媽三個人一起生活嗎?太好了!」小鸞激動的說。

紅霞也是破涕為笑:「謝謝姐姐!」

當晚在淑芬的見證下,小鸞和紅霞了天地,然後小鸞為紅霞的屁眼開了苞。從那以後,這母子三人就開始大被同眠了。淑芬也知道了紅霞的職業,但她並沒有因此瞧不起紅霞,她是真心把紅霞當成了姐妹。至於小鸞休學的事,反正本來淑芬也沒對小鸞的學業有多高的要求,聽到他能有高中文憑淑芬已經很滿意了。

轉眼三一年過去了。淑芬為小鸞生了個女兒,取名小芬,對外只能說是紅霞為小鸞生的女兒。小鸞和紅霞舉行了婚禮,結婚照上,淑芬胸前帶著「母親」的大紅花,懷裡抱著孫女小芬,小鸞和紅霞一左一右的站在淑芬身邊,親昵的摟著淑芬的胳膊,幸福的表情瞬間定格在三人的臉上。

在小鸞的建議下,紅霞把店鋪搬到了學校附近,然後小鸞利用網路平臺招嫖,很多戀母情結的學生都來光顧。生意太好,淑芬也在兒子和紅霞妹妹的攛掇下開始接客。小鸞不忍兩位母親賺錢養家,偶爾他也會接一些富婆的生意。時間長了他掌握了一個龐大的富婆關係網。後來,他利用手裡的資源舉辦了一個「蒙面母子同樂會」,組織眾多饑渴的富婆和一些有戀母癖的男生聚眾淫亂,淑芬和紅霞也參與進來,母子三人樂在其中。對於參會的男女雙方小鸞都會收費,短短幾年就賺的盆滿缽滿。小鸞急流勇退,帶著兩位母親和女兒小芬一起周遊世界,揮霍餘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