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輩亂倫

【一】姨媽為我生女兒

小弟今年十七歲,叫阿俊,我是獨生子。由於母親早逝,父親再娶,所以自七歲起便由姨媽把我從四川接到北京照顧,對我無微不至地關懷,像對待自己的親生兒子一樣。

我的姨媽是個名人,說起來人人知道,她叫劉小菁。

當年,她以一部電影《小草》而名聞遐爾,她在劇中秀麗端莊的容貌、嫻靜高雅的氣質和優美婀娜的身材傾倒眾生,在後來的幾十部影劇中,她的演技日漸成熟,紅極一時,至今不衰。

我到北京時,姨媽年方二十二歲。那時她還沒有結婚,雖已出名,但由於年輕,加上北影名人濟濟,她的地位自然也是很低的,只有一個小房間,我與她睡在一個床上。她十分喜愛我,總是讓我與她睡在一個被窩中。

這樣,我很快便從失去雙親的痛苦中解脫出來,恢復了原有的天真與活潑。

第二年我開始上學,每天晚上,她耐心地為我補習功課。

過了兩年,姨媽結了婚,我以前住的房屋又只有我一人住,我便單獨住在一間屋子裡。又過了三年,不知為什麼,她與丈夫離了婚,丈夫給她一套商品房。我有空閒就去找她,看著她鬱鬱寡歡的神情,當時她很痛苦,我不覺跟著她流眼淚,我看著滿臉的淚痕心裡真也很可憐她。

有一天,她對我說:「阿俊,以前那屋我想把它賣了,阿俊,你還是搬過來與我一起住吧,姨媽好寂寞。」最後真的把房屋賣了,我就搬到她房子一起住。

當晚我就與她睡在一起。這時,我已經十二歲了,我已經長得比她還高一個頭了,姨媽讓我與她睡在一個床上,但各自用一條被子。

從此,我們二人相依為命,我也慢慢考上初中,讀完初中考上重點高中。

那年,我已經十七歲,我已經是高中一年級了,姨媽也三十二歲了。作為一個電影明星,她依然端莊美麗、溫柔嫻靜,身材保養得也很好,雖然比年輕時略胖,但更顯豐腴成熟。小菁姨是個名副其實的女強人,除了演電影,同時還經營了幾家公司,外事活動也多,非常繁忙。

我常常見她愁容滿面,唉聲歎氣,有幾次我發覺她關在屋裡悄悄哭泣。我不知什麼原因,總以為是工作太累引起的。我很心疼姨媽,於是千方百計地關心她,設法讓她高興,但並不見效果。

近兩年來,我對異性的身體有一種新奇感,時不時地偷窺姨媽的身材。尤其是夏天時,她在家穿得很少,只是背心褲衩,更引起我的好奇。我與姨媽住在一個房間裡,有時在她睡熟時,我還悄悄站在她的床前,久久地欣賞她那優美的睡姿和美麗的面孔。這期間,我開始接觸一些性的讀物。

有 一天深夜,我見她已經睡熟,就掀開被子,在床上自瀆起來。不料在我欲罷不能時,她起來小解,而我卻一點也不知道。她走過我身邊,發現了我的不良行動,但沒 有責罵我,反而在我的臉上撫摸一下就過去了。我嚇得連忙停止,蓋上被子假裝睡著,待她回房後,又掀開被子重新開始。排泄後,竟因疲倦而不知不覺睡著了,連 被子也沒有蓋上。

直睡到第二天早上,我在朦朧中感到有一隻暖洋洋的手在撫弄我的玉柱,搓著、捏著,很舒服。我一下驚醒了,微微睜開眼,嚇了我一跳,原來是小姨,她不但用手撫摸,還用舌頭舔吮,併吞到嘴裡,一進一出的。

我想,糟了!昨天晚上自瀆後太疲倦,竟沒有力氣清理污漬也沒有蓋被子;可能早上小姨發現了,她在幫我清理。我不明白的是,她何不拿一條毛巾揩拭, 而要用嘴呢?小姨對我這麼好,我心中十分感激和內疚。我想,起來後一定會挨一頓罵。於是一動不動地繼續假睡,但我的眼睛是可以看的,因為她正埋首在我的中 部,看不見我的眼睛。

小姨繼續為我清理,她的動作越來越快,我似乎覺得自己玉柱的頭部不斷地頂到她的喉嚨上。我聽到她的呼吸聲越來越沉重,還伴隨著一陣陣的呻吟聲。過了一會,她停止了,並用毛巾為我輕輕揩拭,然後為我蓋上被子離去了。

我繼續假睡。直到小姨叫我起來吃飯。

當我坐到餐桌旁時,小姨笑著問我:「阿俊,看你滿面紅光的樣子,昨晚一定做了一個好夢!」我不好意思地抬頭看她一眼,她那秀美明亮的大眼中流露出憐愛、喜悅和潮弄的神情,卻沒有絲毫的責備。我放心了,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趕快埋頭吃飯。

後來,我多次發現小菁姨在我睡著時,把手伸進我的被子撫弄我玉柱的事情。我也只是從長輩憐愛晚輩的角度去想,對她更加崇敬。

終於發生了一件大事,使我與小姨之間的關係產生了一種微妙的變化,甚至可以說,它影響了我的一生,也影響了小姨的一生。

事情發生在六個月前的一天晚上。

這一晚,姨媽帶我去飲朋友的酒宴。她這天特別高興,多飲了幾杯,回家時,走路都有點神智不清,前搖後晃。

我扶她上了汽車,在車上,她坐不住,偎依在我的懷裡,很快就睡著了。我拿出手帕為她擦拭臉上的汗水。藉著車上微弱的燈光,我突然發現她紅潮暈頰,粉頸低垂,秀目微閉,顯得十分動人,不禁心旌搖搖,在那鮮紅的櫻唇上輕吻了一下。

她毫無反映,我又大膽地親吻了一陣,並將舌頭伸進她嘴裡。良久,我才把她擁在懷裡,發動了汽車。這輛奔馳車是小姨自己的,平時都是她自己開車,今 天只好由我來駕馳了。一年前小姨就教會了我開車。我一手握方向盤,一手攬住她的腰。因為她已經神智不清,若不抱住她,勢必會倒下去的。

下車後,她仍然昏迷不醒,我連拖帶抱地把她送到臥室,讓她坐在沙發上,去給她收拾床。誰知她仍然處在昏迷中,身子一歪就倒在了沙發上。我把她抱上床,讓她和衣躺下,並為她蓋上被子。

忽然,她嘔吐大作,嘔得滿身污穢,連我的身上也都是嘔吐物。【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她她已經醉得人事不知,睡得十分深沉。我只好替她脫去髒衣服,並用熱毛巾替她敷額頭。

平時我沒有留意姨媽的身體,但當我幫她除去衫褲,只剩下三點式的比基尼胸圍和內褲時,才發現她有一副雪白晶瑩剔透的肉體、苗條而豐滿的身材,肌膚雪白鮮嫩,珠圓玉潤,更加迷人。

我 看得心跳加速,同時由於我也酒精麻醉了理智,忍不住吻她,吻遍她的俏臉,又吻她的粉頸。後來,我見她仍然沒有醒來,又動手脫去了她的胸圍和三角褲。看著這 橫陳在床上的一絲不掛的雪白玉體,我情不自禁脫光自己的衣服,與她並排躺下,摟著她。溫馨暖玉抱滿懷,嗅到的是陣陣的肉香、乳香,感覺到的是充滿彈性的肌 膚,我有一種從來沒有過的衝動感。接著我起來,繼續欣賞她的嬌軀,俯下身,用舌頭舔吮她的乳房,並且慢慢向下移動,直至陰部。

當我用舌頭舔吮她的陰蒂並進而伸進她的陰道與她口交時,她的身體在顫抖,喉嚨裡也發出陣陣呻吟聲。 我怕她醒來,便停止動作。

但 見她秀目仍然緊閉,嘴裡卻在夢囈般地喃喃說著:「阿木……我要……不要停下……,我好需要……」阿木是著名導演張木,是她最近的的情人。有一次我回到家裡 時,發現她坐在他的腿上,與他擁抱親吻。還有一次,我半夜醒來,聽到她劇烈的喘息聲和呻吟聲,還不時發出幾聲喊叫,我起初以為她做惡夢;第二天早上起床 後,看見張木從她的房裡出來到衛生間洗臉,這才晃然大悟:原來他們二人昨天晚上住在一起。

她的兩隻手在空中盲目地亂抓著,好像要擁抱什麼人。我分析,她的神智還是處在昏迷之中的,可是潛意識中生理的需要,卻並沒有因酒醉而消失,我的撫摸和舔吮已經將她的性慾激發起來了。看來,她一下還不會醒來。

姨媽離婚後,沒有再結婚。她正當青春年華,妍姿艷質付之流水,雖然聽說有幾個情人,但均是偷偷摸摸的,畢竟不是自己的丈夫。所以我覺得她真是可憐。

我於是大膽地繼續與她口交,她的陰道中有很多分泌,竟像是泉水一樣潺潺而出。我激動地一點一滴地舔食,從陰唇一直舔到裡邊,覺得味道是那麼好。我的舌頭伸向她的陰道裡,並在那裡攪動。

她的呻吟聲越來越大,叫道:「啊!我……我要!阿木……快給我……快進來……」

我 受到鼓勵,立即翻身壓她的身上,把玉柱插進了她的陰道中,她叫道:「啊!痛……好痛……!阿木……你今天怎麼……這麼大……」與她正式交合。她那裡面又緊 又窄,溫軟濕潤,並象吸筒似地,一下一下地吸吮著自己的玉柱。我雖然讀了不少有關性的書,但今天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裸體,當然也是第一次插入淫穴了? 我亂衝亂撞。

她起初緊鎖眉頭,啜泣般呻吟著,身子在顫動著,並隨著我的運動上下顛簸,嘴裡還喃喃地說著什麼。夢囈似的呻吟、嗥叫,手舞足蹈,扭腰 擺臂,情緒極之激動。可能她很辛苦,滿身香汗淋漓。看到她這個樣子,我突然想起姨媽在扮演武則天的電影中與情人在床上交歡的情境,正是如此神情和動作。

當我越來越快地抽送時,她秀目微閉,緊緊抱著我。

不到三分鐘,我身體感到一陣酥軟,發洩了。在我射精的一剎那,她的身子也在抽搐,更大力地抱緊我。這大概是她的高潮到來了吧。

我仍然爬在她身上,玉柱還在她的體內,抱著她親吻。過了不到十分鐘,我發現我那寶貝又堅硬起來,便梅開二度。她的身子本來是癱軟在床上一動不動的,這時也開始左右扭動、上下挺動,與我的動作配合。這一次我維持到二十分鐘才排泄。

兩次高潮後,她沉沉地睡著了,臉上露出幸福滿意的笑容。

我輕輕在她身上撫摸,發現她的下體和床單上一片片的污液。我於是將她抱到沙發上,換了一條床單,用溫水為她擦洗了身子,又把她抱回床上。我想再抱她一會兒,然後再回到自己的床上睡覺。可是由於我也十分疲倦,竟不知不覺摟住她睡著了。

二。投抱送懷

第二日清晨我醒來後,發現她還被我摟在懷裡,睡得那麼香甜。看來,酒精的作用是那麼大,她一夜都沒有醒。

我輕輕在她臉上、粉頸上親吻,兩隻手在那柔軟、滑嫩的嬌軀上不停撫摸。

我的陰莖這時十分堅硬,慾望強烈。於是我掀開蓋在我們身上的床單,起來把她的身子攤平,分開兩腿,又將她的兩臂分開,整個身子成「大」字型。

我又把陰莖插了進去,先是輕輕抽送,而後越來越用力地衝刺。

她在睡夢中開始呻吟,呼吸急促,接著便睜開了眼睛。

我大吃一驚,怕她責怪。

當她發現是我時,眼裡先是閃出一股驚訝之色,輕輕呼道:「阿俊,怎麼會是你!」

接著,她用手輕輕撐拒我的身子,顫聲說道:「不要……阿俊……你不可以這樣對我……不要這樣……噢……」

我這時正是欲罷不能,儘管心裡害怕姨媽責怪,但動作沒有絲毫停止。

「噢……停止啊……不要……」她嘴裡繼續小聲喊著,但兩手漸漸停止了撐拒,眼睛微閉,呼吸也變得更加急促起來。她伸出兩臂,緊抓著枕頭,嬌首左右擺動。

我見她不再反對,便更加大力地聳動。

她呻吟著,咬緊嘴唇,眉頭緊鎖,額頭上沁出一層細細的汗珠,好像十分痛苦的樣子。我以為自己弄痛了她,非常內疚,便停止了動作,心痛地看著她的表情。

誰知她卻摟緊我的腰,仍然閉著眼睛,嘴裡大叫:「噢!不要停止……快點……快……啊……求你大力些!」

我一時弄糊塗了:剛才她不是不讓我這樣做嗎,現在我停止了,而她卻又不讓我停止。這是何故?我細一分析,明白了:這時的她,被慾火焚燒得神智不清,只求盡快滿足急劇高漲的性慾要求。她全身難受得無所顧忌了。她這時只求獲得更大的享受,別的都不知道了。

我受到鼓勵,加大力度,猛烈衝剌。她的呼喊聲益發大了。終於,我們同時達到了高潮。

她的身子經過劇烈的顫抖,慢慢便又平靜下來。

我在她的身上輕輕撫摸,並且親切地吻她。

她枕在我的手臂上,秀目緊閉,一動也不動,像睡著了一樣。

我把她攬在懷裡,一隻手在她那滑不留手的後背和屁股上輕輕撫摸。

她仍然不動,任我上下其手。

過了一會兒,我的玉柱又變得十分堅硬,便將她的身子擺平,分開她的兩腿,並爬上去,繼續與她交歡。

她睜開了眼睛,仍然沒有責怪我,也沒有推拒,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我,滿含羞澀與喜悅,微笑著,輕輕搖了搖頭,溫柔地小聲說:「調皮鬼……你……真是……淘氣!」

我越發興奮地大力衝刺,速度越來越快……

她大聲呻吟,挺腹扭腰與我配合。很快,她又來了一次高潮,大叫一聲,身體顫抖著。我停止了動作,抱住嬌軀撫摸,與她親吻。我從書上看到,在女人高潮後,男人不能再動,並且要愛撫她。

直到高潮平息後,她才緩緩睜開秀目,伸出嫩藕般的玉臂,摟著我的脖子,在我臉上吻了一下,小聲說:「阿俊,你真有本事!我原來一直把你當小孩子,沒想到你已經是大人了!」

「姨媽,你不生氣吧?」我真的好怕她生氣。

她滿眼嬌羞地微笑著,撫摸我的頭髮,然後把她的俏臉在我的臉頰上輕輕磨娑,小聲說:「唉!事已至此,生氣又有什麼用!不過,小親親,我真地好喜歡你!」

我激動地說:「小姨,我也好喜歡你,你是那麼美麗!」說完,我搬過她的俏臉,輕輕吻她,她也摟住我的脖頸,與我親吻。慢慢地,我們擁抱著一起進入夢鄉。

直至中午我們才起床。

下午,姨媽每次與我見面,臉都紅一陣子,不敢正眼看我。那種嬌羞的神態,十分迷人,我禁不住幾次擁抱著她親吻,她總是忸怩掙扎,欲拒還迎,好像又怕又想。我拉著她坐到沙發上,把她擁在懷裡,一隻手伸進她的衣服裡撫摸乳房。

她的手輕輕撫著我的臉,柔聲問:「阿俊,你喜歡小姨嗎?」

我在她臉上親了一下,說:「當然喜歡,喜歡得就快發瘋了!」

「在今天以前也喜歡嗎?」

「那是當然的!」

「你想我們是什麼關係?我是你的姨媽呀!你怎麼可以跟我發生……這樣我如何對死去的姐姐交代呀!」

我 吱唔著說不清楚:「小姨,我說不好,但總覺得有很大的不同。以往,我對小姨很崇敬,那只是晚輩對長者的親情。而今天,我的眼光變了,還把小姨看作是一個美 貌出眾、端莊嫻淑的秀女。過去我也總願意與你在一起,那會產生小鳥偎依在母親羽翼下的安全感;現在特別想撫摸你、親吻你,渴望不停地與你造愛,這會產生一 種與愛人纏綿的溫馨感。過去,我對你的身體好像並不感興趣,可是今天,看到你身體的每一部分都覺得那麼美。雖然你穿著衣服,但是我總是想到那裡面的裸體是 什麼樣的。」

她聽後大笑不止,把我擁在懷裡,聲音有些顫抖地說:「哇!阿俊真的是條男子漢了!你開始用男子漢的眼光看待女人了!這說明你真的長大 了,而在昨天以前,我還始終把你當小孩子。知道嗎,一個男人如果見了美女不想和她上床,那就不是一個真正的男子漢。不過,有一件事你要牢牢記著:我與你睡 覺的事,可不能告訴任何人,永遠不能。因為我們倆是親姨甥,按我們中國人的規矩,長幼之間若發生性關係,屬於亂倫。若讓別人知道,你我就無法在世上做人 了。」

我問:「那我們以後不能再做愛了嗎?」

「為什麼不能!我倒是不在乎這些陳規舊矩的!古人不知為何編造出許多清規戒律來約束自己、折 磨自己,何苦呢!我認為,人生在世,就是要為其所為,欲其所欲,只要自己愉快,需要能得到滿足,就行了,不管別人說什麼、想什麼。男女相處,異性相吸,日 久生情,情濃而擁抱、接吻以至上床交歡,這本是人的生理和心理的需要。你我雖然輩份不同、年齡懸殊,但既然同住一室,相親相愛,都有性的需求,為什麼不可 以繼續下去呢!我之所以不讓你告訴別人,是因為我們畢竟生活在中國這個環境裡,又不能不顧忌輿論。這樣做就是為了掩人耳目,以便我們可以盡情歡樂,你說對 嗎?」

我大表贊成,說:「我一定記著小姨的話。」

晚飯後,我們坐在廳裡的沙發上看電視。正演出的是一個外國電影。當裡面出現一對青年戀人擁抱親吻的鏡頭時,我不由看了一眼小姨,這時她也正在看我。雙目交匯,她的臉一紅,便站了起來,身子一扭橫著坐在了我的腿上,摟著我的脖子親我的嘴唇,接著又繼續看電視。

我看見她不時用手隔著褲子撫摸陰部,便問她怎麼了?

她嬌嗔地說:「都是你,昨天晚上也不知對我施暴了幾次,你那個東西又粗又長,而且那麼大力,我下面到現在還很疼!」

我覺得十分不過意,便關心地讓她脫下褲子給我看。

頁: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