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四重奏

第三章、(聲)

『可不可以給我你的電話?』

網路上的WWW聊天室裡,對方突然打出這麼一句。

我沉默了幾秒,隨即在鍵盤上快速的按著鍵盤。

突然發覺,我的手正在顫抖著。

深夜裡的我,面對著冰冷的電腦,竟有股熱烈的感覺。

『給我你的E-mail,我寫給你好了。』我打著。

我開啟了E-mail信箱,寫下我房裡的專屬電話號碼,又寫下約定的時間,然後按下『傳送』指令。又回到剛才的對話裡頭,我安靜的看著只有兩個人的聊天室。

『好了,去看看吧,我等你的電話。』

在關上了電腦的那一刻,我開始懷疑我剛才的言行舉動,呵,這算是一個認識朋友的新方法嗎?寫寫E-mail?留彼此的電話,到最後,出來見面?吃飯?聊天?上床?

還等不及我想到結果,手邊的電話驟然響起。

「喂…我拉低了音量說著。」我說。

「你的聲音…真好聽。」電話那頭的他,說著。

「是嗎?」我忽然輕笑著。

「不是嗎?」男人有些輕浮的說著。

「你的聲音也很好聽,很有,嗯,魅力。」

我頓了頓口氣,想了一下形容這個我不太能夠拒絕的聲音。

「謝謝你,不過,我倒喜歡聽你的聲音。」他說。

「喔?還好,我不是做廣播的。」我低沈的笑著。

子時午夜的電話線,牽引著兩個孤獨的靈魂在熟悉著,但是孤獨的靈魂忘了,在子時的午夜時分,也正是慾望升起的貪婪念頭。我知道,他也知道。

「你的聲音,真的令人好舒服哪…」男人試探的問著。

「喔?有多麼好聽呢?」我拿起電話,往床上移動。

「像波斯貓那樣的高貴慵懶的感覺。」他幻想的說著。

「呵…」我再度輕笑著。

「那,我們來玩個遊戲吧,如何?」男子的口氣挑逗著。

「呵呵…什麼遊戲?」我閉上眼睛,吐出一口氣。

「嗯…聽過聲交嗎?」男人輕吐著。

「聲交?」我疑惑的問著。

「嗯…用聲音來做愛呀…聽過嗎?」男人再度試探性的問著。

「聽過,呵。你,想?」我的口氣裡充滿了挑逗的氣味。

「能和這麼好聽的聲音做愛,那是一種榮幸。」男人說。

「那,你,要我怎麼做?」

我熄了床頭燈,拉開輕柔的床被,閉上眼睛問著。

「我現在和你一樣是躺在床上的,那麼,閉上雙眼,熄滅掉你房裡的任何光源,然後你伸出你的雙手,慢慢地、慢慢地、脫掉你身上的衣服,只留下,你的內衣褲。」男人用著很感性的口吻對著我說著。

我照著他所說的,邊躺著邊開始將自己身上的衣物褪下,脫掉了有些刺刺的羊毛上衣,還有那有些硬質的百慕達長褲。我一件一件地脫著,直到我照著他所說的,只留下我身上的衣褲。

「親愛的,你準備好了嗎?」男人安靜地等待著我的回答。

「好了,接下來,我該怎麼做呢?」我茫茫然的問著。

「親愛的,再來,你就什麼都不用想,照著我的話去做吧,我一定會讓你忘不掉今晚愉快的經驗的。」男人有些使壞的說著。

而我,只是含糊的應答著,因為在他還沒說那些話之前,我那冰冷的雙手早己開始觸摸著我的雙臂,一陣微顫的感覺刺激著我的神經,我來回不停的撫摸著,而那股興奮感也慢慢的升高,讓我有些開始昏眩著。

「歐…原來你己經開始了…」男人聽到我的呻吟時晃然大悟的說著。

「來,把你的手抓住你的胸,先輕輕地揉,是不是很軟?嗯,來,開始用一些力量去抓,對,就是這樣,親愛的,你做的很好,聽著你的浪叫,我也跟著你開始有些興奮了…」男人在電話那頭說著。

「嗯…好舒服…嗯…嗯…」

我開始覺得身體的溫度慢慢升高,體內似乎有股火從小腹底下開始往上衝擊著,我冰冷的指尖夾著己經硬起的乳頭,顫抖的快感使得我不由的開始呻吟。

「親愛的,原來你己經開始了,先別那麼急,慢慢來,今夜還很長呢,你可別這麼快就興奮,我都還沒開始教你如何達到高潮呢,嘿嘿…」男人有些賊性的說著。

我有些放肆的笑著,語氣裡頭充滿了征服的快感。

「嘿嘿…我看你也是有過吧,不如你說給我聽吧…」男人聽著我淫慾般的笑聲,吞了吞口水急促的說著。

「我在想像,你那厚重的雙手抓著我的乳房,然後又用你冰冷的指頭在我的乳頭周圍輕佻地劃著,嗯,你正在挑逗著我呢,呵呵…真好的感覺…」我恣意地說著。

「呵呵…親愛的…那,再來呢?」男人接著又問。

「嗯…然後你又往下移…嗯…你的手還是好冷哪,不過這卻令我好興奮,唔…喔…真好的感覺哪…」我再度地輕輕吐了一口氣,滿足的說著。

「親愛的,然後呢,你想要我怎麼做才能讓你更興奮呢?」男人曖昧的問著我。

「呵…唔…你的手往我的小腹下方移動著,嗯…咬著耳朵的感覺真好…呵呵。嗯,你在玩弄著我哩,哎呀…都濕了。」我學著男人剛才曖昧的口氣說著。

「呵呵…親愛的,你真的很會勾引男人呢,聲音這麼迷人,叫的又這麼讓我慾火焚身,說的又讓我的心裡頭癢的要命,唉,只可惜你不在我身邊哪,不然,我一定好好地疼你,讓你爽的舒舒服服的哪…」男人有些可惜的說著。

「呵…是你要我說的,我不好好地說、好好地形容、好好地讓你慾火高漲的話,那你怎麼能更爽呢…呵呵…」說罷,我又笑了幾聲攝魂般的淫笑聲。

「親愛的,那再來我就不客氣啦,嗯…你的小穴真好,來,腰抬高點,讓我好好摸摸、好好地安慰一下…呵呵…」男人也開始放肆的說著。

「呵…來吧,快…快點呀…」我像個魔女似的說著。

「呵…親愛的…呵…好好好…就來了…來…叫幾聲給我聽聽…唔…唔…喔…嗯…再叫…再叫大聲點…」男人像是著了魔般的低吼著。

而我照著他的話興奮的淫邪的叫喊著,而棉被裡頭的身體早己赤裸的發燙冒汗著,我的叫聲愈來愈高吭,愈來愈急促。

在茫然中,我和男人一同達到慾望的最高點。

我睜開雙眼,看著漆黑房間裡的天花板嬌喘著。

「親愛的…跟你聲交真是一種滿足哪…」許久,電話筒那端傳來男人滿足後的聲音。

「呵…我也是…」我微弱的回答著。

「那,親愛的,你也該睡了,早點休息吧,晚安。」男人恢復了原有一慣的溫柔說著。

「呵…好的。」我懶懶的回答著。

「親愛的,明天,我再打電話給你。」男人興奮的說著。

「好的,明天,同一時間,我等你電話。」我說。

在互道晚安、掛上電話之後,我開始提醒我自己:明天,該到電信局去換個新的號碼了。

第四章、(觸)

「抱我。」我輕柔的說著。

只見他對我露出他那具有魅力的微笑,不時的從他的眼裡流露出他心裡真實的訊息。然後他瞇起他的雙眸,像是在看一件藝術品,屏住氣息的看著在他眼底中的我。

他一直默默微笑著。

安靜的旅館房間裡頭,只有布料摩擦拉扯間的聲音。

「先去沖個澡,好嗎?」突然間,他說。

「你先,好嗎?」我朝他笑了笑,接著他的話說著。

他起身,背對著我,慢慢地褪下了他襯衫上的鈕扣,一顆、二顆、三顆。彷彿是在表演一場秀似的,而我卻是這場秀唯一的觀眾。之後緩緩地拉下西裝長褲的拉煉,若無其事的將長褲脫下,然後走進浴室裡,打開水龍頭、沖水。

這一切,都讓坐在床上的我看的清清楚楚。

我有些瑟了瑟身子,看著化妝鏡中的自己。放下了綁束在頭髮上的髮夾,稍微用力地甩了甩頭髮。我面對著鏡子,脫下了黑色的外套及我最愛的黑色短筒馬靴。走近鏡子前拿起桌上的面紙,悄悄地拭去了唇上的口紅,最後才撩起我的長裙,輕輕地脫下那膚色的絲襪。然後走回床邊安靜地坐著。

「該你羅。」他的聲音喚起發愣中的我。

我朝他點點頭,看著他往床的另一方走去。

而我起了身,赤著腳走進浴室裡。

「可是,我剛剛才洗過頭髮…」我吞吞吐吐的說著。

「沒關係,沖一下水也好。」躺在床上的他說著。

我朝他露出迷人的笑容,走進浴室裡,我脫下緊包著自己身軀的線衫,以及那貼緊著腰的長裙。褪下了胸前的束縛及腹間的約束。打開蓮蓬頭,我挽起略微蓬鬆的長髮,安靜地用著水沖刷著我。然後拿起和他一樣顏色的毛巾擦拭著我未乾的身體。

最後,我拿起一條毛巾,緊緊地將自己包裹起來。

在走出浴室門前時,我做了幾下深呼吸。

走進床邊,我拉起床上的被子,急急地躲進裡頭。

「床頭燈的開關在哪兒呢?」他問。

「等等…我找找看。」我側身尋找著床頭燈的開關。

在我調暗了床頭燈的亮度時,我能感覺得到在我背後的他急促的呼吸。我悄悄地在棉被裡頭拉下了那條毛巾,偷偷地放到一旁。而他也悄悄地俟近我,輕柔地伸出雙手,一手摟住我的腰,而一手則穿過我的脖子,溫柔地擁住。

而我,則是伸出雙手環住眼前這個男人的脖子。

我微笑著,而他也微笑著。親吻、愛撫、輕咬、吐氣、輕笑、還有不時的歡愉聲點綴著這整個房間裡頭,我半閉著雙眼,看著眼前的男人像尋寶似的在探索著,讓我時而歎息、時而沉醉著。

「這樣,舒不舒服?」他喚著我的名問著我。

隨即,又印上唇印。

我只是沒意識的點點頭,又搖搖頭。

他笑了,像是個瞭解我善變心情般興奮的笑著。

而我也笑了,像是曉得自己的反應而笑著。

冰冷的手指觸碰著身上每一處的肌膚,像是點臘燭般,把身體裡每一處敏感的部份點燃,我弓起身子迎向壓在身上的男人,嘴裡不時的低吟著愉快的生理反應。

而男人,早己興奮。

酥癢的感覺由耳垂漸漸下滑著,慢慢地由鎖骨往兩端移去,他搓揉著柔軟的乳房,不時地輕柔咬著,像是抓住獵物之後,慢慢地玩弄折磨著。冰冷的手指滑過小腹、腰際、大腿等等,唯獨就是遺漏了一點。

我著急著。

突然他離開了壓在身上的我,躺在原來的另一個床位上。

「該你了。」他似笑非笑的說著。

我羞紅著雙頰看著他,慢慢地靠近溫暖的身子,用舌尖緩緩地親吻、愛撫、輕咬、用鼻尖不時地往小腹呼出熱氣,輕輕地伸出手,撫摸、輕舔、最後含住。

立場換了,我慢慢地玩弄著眼前所獵獲的獵物。

肌膚間的觸感,讓我迷戀不己。

他拉起我,磨蹭著我的臉龐。而我卻是醉戀的看著眼前的男子,忘情的讓他勾起我內心深處的狂野慾望。

「快…」我像是個急著要糖吃的小孩。

簌的,他坐了起來,拉起夾在他腰圍的雙腿。

「想要?」他像個毒販似的口吻問著。

「要…我要…」而我像個毒癮者瘋狂的乞求著。

「想要時,就說。」他像個勝利著般的說著。

「我…我現在就要…」我像個弱者般的求著。

他又笑了,但卻並沒照我的乞求去做,靈活的雙手不時的接觸著敏感的每一處,不時的刺激著那一波波襲捲而來的慾火浪潮。我再度的弓起腰迎向他。

他抱起我,緊緊地摟住。

我能感覺得到脖子有股卸不掉的吸力。

「咬我…」

於是我開始乞求。

旅館的房間裡,除了布料的磨擦聲之外,還包括了兩個人肌膚與肌膚的接觸,彼此肉體的刺激、還添加了慾望的渴求。我忘情的叫喊著,身體不自覺的抽動著,而他也閉上雙眼,滿足地發洩他的慾望。

我,完全的被他所征服。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