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窗前的人妻小愛

送走張大哥之後,我躺在自己的床上,立刻就睡著了,這是我失眠了幾個禮拜以來,第一次睡的這麼好。醒來的時候,發現已經是午夜十二點了,感覺自己全身通體舒暢,身體裡的焦躁感一掃而空,我看著窗外,感覺連月亮和星光都變得特別明亮。

打開筆電一看,跳出了二十幾個老公的未讀訊息,我默默的闔上螢幕,躺回了床上,回味著這一天發生的種種情事。

在老公的默許、甚至是鼓勵下,我終究是給他戴了綠帽,感覺就像開車上交流道、進了高速公路一樣,一旦開始了就再也停不下來。

****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簡單許多了。

隔天,我打了電話給那個男研究生,說是要重新調整家具的擺設,請他來幫我搬櫃子。

「呵呵,謝謝你唷,男人不在身邊,要做些粗重工作都沒辦法。」

「哈,小愛姊妳太客氣了,這點小事我很樂意幫忙。」

我穿著一件小背心和短褲,陪著他把書櫃上的書一一搬下來放在地上,接著兩人合力搬動櫃子,接著又重新把書放回去。整個忙完後,我和他都汗濕了一大片,我在他的面前伸了個懶腰,濕透的背心緊貼著肌膚,激凸的乳頭變得特別明顯,讓我面前的這個男孩都看傻了眼。

「呼!終於忙完了,你全身都濕了耶,要不要去沖個澡?」

「好啊,哈,小愛姊要一起洗嗎?」

「好啊,我去拿浴巾給你。」

看著他愣得兩眼發直的傻樣,我憋著笑意走回自己的房間去拿浴巾,接著他來到我身邊,我就勾著他的手走進浴室裡。

我將身上的衣物一一脫下,男孩喘息著看著我的動作,似乎很緊張的樣子。

「要我幫你脫嗎?」

「喔不、不,我自己來就好!」

他有些慌張的脫下了自己的衣服,露出結實精瘦的身體,我背對著他,打開水龍頭開始放熱水,接著男孩從背後抱住了我,直接張開大手搓揉著我的奶子。我享受著他的愛撫,過了一會兒站起身來,他就立刻將我轉過身去,並且吻住了我。

我們什麼話都沒說,只是著迷的接吻著,他的手指插入了我的兩腿之間,小穴溢出的淫水沾滿了他的手指,男孩興奮的大口喘著氣,將我整個人抱起來放在洗手檯上,接著分開我的大腿插入了我。

我發出了暢快的呻吟,緊摟著他淫叫著。

****

「他的大嗎?你一定覺得很爽對吧?」老公興奮的在視訊的另一端問到。

「還好耶,可是他的體力真棒,居然連續給了我三次。」

「喔幹,不愧是二十出頭的年輕人,然後呢?」

這時,電鈴響了。

「老公抱歉,我約的人到了,要先跟你說掰掰囉。」我露出了大大的微笑。

螢幕上的老公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妳……妳不是說妳昨天和今天上午都被搞了嗎?」

「是啊,加起來的次數都要超過一隻手的手指了呢。」

「那、那妳還找、找人來?!」老公的驚訝中帶著興奮,而且還激動到話都說不清楚了。

「是啊,誰叫你讓我餓了這麼久,又害我破了戒,嘻嘻!」我賊賊的笑著。

「我從來沒看過妳這個樣子,天哪,我好興奮!」

「那我要去開門了喔。」

「等、等等!老婆!」就在我準備闔上筆電的時候,老公叫住了我。

「嗯?」

「我、我想看……。」

「……你是認真的嗎?」

螢幕中的老公用力的點了點頭。

看他這樣,讓我也忍不住興奮了起來,於是我將筆電放在書桌前,用幾個抱枕和布偶遮著,只露出視訊的鏡頭。

接著我打開門讓阿賢進來,傍晚的時候打電話給他,他說他這周正好人在台北,聽到我邀請他來家裡坐坐,立刻就答應了,只是當我一打開門就撲上去抱住他親吻的時候,他還是稍微嚇了一跳,但顯然經驗豐富的他立刻就摟住了我,回應著我的吻。

我們倆一邊吻著,一邊扶著彼此走進主臥室,這同時我們一邊扯開對方的衣服,進到房間以後,他開口說話了。

「寶貝,今天的妳真是熱情。」阿賢微笑著說。

「嘻,嚇到你了唷?」

「哈哈!」

他一把將我壓在床上,熱烈的吻落在我的唇、臉頰、脖頸和胸部,接著我主動為他解開了褲子,掏出了他半軟硬的粗長肉棒。

「天哪……你比我老公的還大……。」說這句話的時候,我刻意放大了音量。

「很多人都這樣說。」阿賢微笑著。

我調整了一下角度,讓老公能透過視訊鏡頭看得更清楚,然後跪趴著為阿賢口交,我一邊扭動著臀部,做出很癡迷的表情,將肉棒吞到最深。

「啊……小愛,妳的技術真好……。」阿賢讚美著發出了嘆息。

「唔嗯……好棒……嘻嘻,我喜歡你的雞雞……唔咕……。」

我著迷的吸吮著脹大的龜頭,阿賢滿足的輕撫著我的頭髮,我一直將他的肉棒吸舔到完全勃起,接著他興奮的再次將我推倒,然後將我的雙腳架在他的肩膀上,把肉棒對準了我的陰道口,一口氣頂到最深處。

「啊啊啊……好撐……被撐開了……天哪!!!」

我幾乎是尖叫著發出呻吟,粗壯的陽具侵略般地進入緊窄濕潤的小穴,帶給我強烈的刺激和快感,雖然在24小時內已經連續跟三個男人發生關係,我竟一點都不覺得疲倦,仍舊主動扭著腰迎合男人的抽送。

「啊……啊!!!好舒服……我愛你……。」

「我也愛你,寶貝……喔喔!」

阿賢低下頭來跟我熱吻著,憋著不能發出聲音讓我忍不住眉頭緊皺,但即使如此我仍不願讓他離開我的唇,於是我摟緊了他的脖子,更熱情的獻上我的香舌。性愛技巧高明的阿賢一邊吻著我,動作絲毫不慢的抽插著小穴,我整個身體像是被對折起來,緊緊的被男人壓在身下。

「嘿,對了。」

「嗯?」我氣喘呼呼的回應著。

「我不用戴套子嗎?」

我直勾勾的看著他的眼睛。

「射進來啊,還是說你怕?」

阿賢笑了,接著抓緊了我的腰狠狠的進出著,整個房間只剩下我的淫叫聲和床板劇烈晃動發出的嘎嘎聲響。

****

又過了近一個多月後,老公終於回來了,預定三個禮拜後再回去印尼。

他回到家的那天,我特地請了假待在家裡等待他,老公一進門我就獻上了香吻,他將行李箱隨手一丟,就將我抱回房間,狠狠的幹了起來。

在他射了兩次以後,幾乎是全身癱軟的躺在床上,我心滿意足地趴在老公的胸口看著他。

「寶貝,最近都沒看到妳上線,是怎麼回事?」

「工作忙啊,嘻嘻。」

「告訴我,這段時間妳到底吃了多少男人?」老公氣喘吁吁地說。

「你不會想知道的。」我吐了吐舌頭。

他伸出手在我的腰間搔癢,我嘻嘻笑著躲開。

「好啦,你真的想聽嗎?」

老公很認真的點了點頭。

我便老實的向老公坦承,那之後的每個晚上,我幾乎都是在外過夜,我平均的分配著三個男人的時間,研究生男孩、網友阿賢和前男友武哥。特別是武哥,因為我知道他仍然迷戀著我,所以就特別減少跟他單獨相處的時間,到他的店裡只是為了做愛,而且做完後一定不會留下來過夜。

「手段真高明。」老公說,這時候我一邊套弄著他再次勃起的肉棒。

「乖孩子閉嘴。」我笑嘻嘻地用力掐了他的陰莖一下。

網友阿賢則是個徹底的玩咖,甚至還帶我去了換妻俱樂部,在那裡參加的夫妻大多都是四五十歲的中年男女,因此我的年紀在那邊特別受歡迎,曾經有一個晚上,我甚至同時跟四個老男人一起做愛。

「所以妳和他假扮成夫妻?」

「對啊,嘻嘻,而且我們到後來都互相叫老公老婆了,你會吃醋嗎?」

老公聽到這裡突然就射了,我驚訝的看著手上持續抖動射精的肉棒,已經射了兩次的老公居然還能射出這麼多的精液。

「不要停……繼續……。」

「呵呵,你是叫我繼續說?還是繼續幫你打手槍?」

「都不要停,求求妳……我的好老婆……。」

我嘻嘻笑著,一邊繼續幫他套弄,一邊在他的耳邊吹氣。

「你真的很變態耶……居然讓你的老婆去叫別人老公……還給別人幹……。」

老公興奮到露出了痛苦扭曲的表情,這激起了我的虐待欲,換手更用力的撸著肉棒,就算他叫我停下,我也不會放過他的。

我看著眼前這個為我興奮的男人,知道自己仍然愛著他,但不再是過去那樣的感覺了,而且……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

半年後的某天夜裡,阿賢開著車,載我來到一間汽車旅館,我坐在副駕駛座看著他的臉,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滿心期待著想跟他做愛,熱切的渴望著。

他將車停好之後,我和他一起走下車,才剛走上樓梯沒幾步,阿賢就將我壓在牆上貪婪的吻著,我熱情的回應他的吻,整個人像是著火一樣的渾身發燙,他一把扯開了我的上衣襯衫,讓我飽滿的乳房完全裸露在他的面前。

踏進房間後,我嬌媚的在他面前扭動著腰肢,一邊褪下自己身上的衣物,而這同時,我的老公就站在落地窗外的陽台看著我,我像是沒有注意到他一樣,自顧自的在另一個男人面前跳著艷舞。

……………………

當老公提出了想親眼欣賞我跟其他男人做愛的樣子後,我和阿賢安排了這麼一次機會,阿賢找了他熟識的汽車旅館,租下一個有落地窗陽台的房間,讓老公站在陽台看我們的「表演」。但我的附加條件是將門反鎖,不讓老公進來,而我那變態又可愛的老公非常樂於接受這樣的安排

……………………

男人滿意的摟住了我的腰,帶著我一起走進浴室,而陽台外的老公也跟著走到浴室這一側,觀察著我和男人的互動。但我沒打算什麼都給他看,我牽著阿賢的手,進到淋浴室的隔間,關上毛玻璃做的門,這樣老公只能看到一點點影子,相信這會讓他更加的心癢難搔吧。

進到淋浴間以後,我整個人想是無尾熊一樣巴在阿賢的身上,著迷的和他接吻,阿賢也溫柔的回應著。老公回到印尼的這半年,我幾乎每個禮拜都會跟阿賢約會、然後做愛,甚至好幾次是我特地搭車跑到台中去找他,隔天一早再搭高鐵回台北上班。

……………………

「妳喜歡他嗎?」老公曾經問我對阿賢的感覺是什麼。

「還好耶,就是個技巧很好、雞雞很大的傢伙,喜歡跟他做愛,哈!」

老公似乎很滿意我的答案,但其實,我說了謊。

……………………

我知道自己徹底的迷上了這個男人,而他也同樣的疼愛著我,但我們都很清楚彼此的關係最多就是這樣,也因此,他會帶我去跟別的男人玩交換伴侶的遊戲,像是想沖淡我們之間的愛意。但在這樣的性愛遊戲過程中,我們的關係竟然變得更加緊密了。

阿賢對我坦承說,每次他看到我被別的男人壓在身下,在我的體內射入精液的時候,那一幕總讓他變得更加興奮,每次的換伴遊戲或雜交派對後,他總是要抓著我再幹一次,像是要用他的精液將我體內其他男人的精液給洗掉一樣。

這天在淋浴室裡,我一邊賣力地舔著他粗大的陰莖,一邊激動的對他告白。

「唔嗯……阿賢老公……我好愛你……我最愛幫你吃雞雞了……。」

「寶貝……我知道……。」他疼愛的摸著我的頭。

「可是妳真正的老公在外面呢。」

「嘻嘻,他是我戶籍上的老公啊……可是……你是我身體上的老公……。」

「只有身體上是嗎?」阿賢微笑著說。

「不!」我激動地抓著肉棒,阿賢很有默契地抱起了我,抓著我掛在他腰上的大腿,然後我主動將肉棒放進自己的體內。

「身體是、小穴也是、我的心也是……都是阿賢老公的!」我激動到幾乎都要哭出來了。

阿賢使勁的將我一下一下的往上頂,我的雙手交扣在他的脖子後方,這樣的性交讓他的粗長肉棒能完全進入我的身體深處,他很清楚我最愛他這樣跟我做愛。

他一邊抱著我一邊從淋浴間走了出來,接著像是要展現自己過人的體力和腰力一樣,就維持這個姿勢將我按在牆上足足幹了十幾分鐘,我癡迷的吻著他,渾然忘記我的老公人就站在陽台外面。

一直到阿賢將我放下的時候,我們兩個全身因為激烈的性愛而汗水淋漓,但仍是緊抱著彼此,接著他摟著我泡進了已經放好水的大浴缸裡。我們在裡面甜蜜的調情,愛撫著彼此的身體,偶爾我會把目光轉到窗外的老公身上,他咬著牙看著我們,一邊用手套弄著自己的肉棒。

『我愛你。』我用嘴形對他說,但接著立刻又被阿賢轉過去跟他接吻,然後我乖巧的在浴缸裡為他口交,花了很長的時間為他服務,像是要盡情的品嘗這總是令我欲仙欲死的肉棒,溫柔而緩慢的吸吮舔舐著,那是我從未對老公做過的事。

然後我們在浴缸裡緊抱著彼此,我主動扶著他的肉棒坐上去,阿賢時而激情時而緩慢的抽送著,我們在對方的耳邊說著情話,老實說,我滿腦子只有眼前這個男人,幾乎完全忘了老公的存在。

「嘿,再這樣下去你老公會不會生氣啊?」

「他開心的咧,嘻嘻。」

「哈,不過還是給他點甜頭好了。」

阿賢將我抱出了浴缸,將我整個人壓在落地窗上從背後插入,我熱烈的發出了呻吟,恐怕連隔著一層玻璃的老公都能聽見吧。

阿賢像是要表演給老公看一樣的猛力狂幹,我的一對乳房被緊緊壓在窗上,老公的手就放在那邊,彷彿想隔著玻璃感受我的體溫一樣。

窗外的老公將臉貼在我面前的玻璃上,伸出了舌頭舔著,我也配合著他伸出了舌頭,他閉上了眼睛,似乎很陶醉的樣子,而我也閉上了眼,卻流下了眼淚。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