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窗前的人妻小愛

當我看著鏡子裡自己赤裸的雙乳時,就立刻回想起幾個小時前阿賢的手放在那上面的觸感,還有他那溫柔迷人的吻,心裡感到一陣悸動。

(如果還有下次的話,我……會拒絕嗎?)

****

「老公,我明天晚上要跟一個以前的朋友吃飯,會晚一點回家喔。」

「是武哥嗎?」

「……你在我的電話裡裝了竊聽器嗎?!」

「哈哈!怎麼可能,我只是猜的啊,想不到一猜就中。」

「哼!」

武哥是我以前在咖啡廳打工的老闆,也是我當時的曖昧對象。說是曖昧,其實也真的跟他發生過幾次關係,彼此互有好感。只是他大了我十幾歲,後來在一個偶然的情況下,我察覺到他除了我以外,還有好幾個關係親密的女伴,於是就辭了工作,同時離開了這個人。

「原本是真的有打算認真交往的,所以才會跟他作了幾次。」

「幾次?所以是十幾次還是幾十次?」老公興致勃勃的問著。

「唉唷!就是一兩次啦!」

也因為這樣,老公對這個人印象深刻,一直說他是我的炮友。但對我來說,就是一個以前喜歡過的對象,不過老公特別喜歡聽我描述跟武哥性交的過程,即便就是這麼幾次,每一次聽我說這些,老公總是意猶未盡。也因此,老公對我這次的約會顯得格外期待。

「喂!難道你真的不怕我被人家睡走嗎?」

「沒關係啊,記得回來就好。」

「去你的!」

前幾天是武哥的生日,我就在臉書上留言祝福他生日快樂,接著他便傳了訊息給我,寒暄了幾句以後,他就邀我一起吃個飯,我答應了。原本跟武哥是要約在外面的餐廳,因為這天剛好他的咖啡廳是公休日,所以武哥叫我乾脆就去他那邊,他簡單弄點東西給我吃。

下班後,我來到他的店裡,因為很熟了,就自己開門進去,他一聽到聲音就立刻從廚房探頭出來。

「小愛妳到了啊,等我一下,快好了,妳先自己泡杯咖啡喝吧。」

我點了點頭,走進吧檯,突然覺得有種懷念的感覺,就穿上店裡的圍裙,像以前在打工的時候一樣,磨咖啡豆、壓粉、按下咖啡機的開關,作了兩人份的義式咖啡。

這時武哥也端著兩盤義大利麵走了出來,打量了一下我,微笑著說:

「好懷念啊,妳跟五年前的樣子完全沒變呢。」

「哈,哪有,都已經是輕熟女了。」

「妳這樣叫熟,那我不就已經是焦掉了嗎?」

「哈哈……。」

我們坐在吧檯前一邊聊著,大多是聊現在彼此的生活,工作啊婚姻之類的,幾乎沒有觸及過去那一段。當他聽到我跟現在老公過得很幸福的時候,似乎真的很為我開心,於是我也關心了一下他的感情狀態,武哥只是輕描淡寫的帶過,說自己現在還是單身,也沒有想結婚的打算。

「我不適合結婚吧,一個小咖啡廳的老闆,這樣的履歷就連拿去婚友社都會被笑的。」

「哈,只是你不想結婚而已吧。」

「有想過啊,只是那個對象後來離開了而已。」

說完後武哥的眼睛就直盯著我,這讓我不由得心驚了一下,有點手足無措的拿起咖啡杯,才發現杯子已經空了。

「我再給妳倒點什麼吧,紅酒好嗎?」

「……嗯。」

武哥拿出了兩個質感極好的水晶紅酒杯,從酒櫃裡開了一瓶紅酒到進杯子裡,接著我們倆舉杯互敲,簡單的啜飲了一口。濃郁的果香和微澀口感,讓我想起過去也曾經像這樣。打工結束後,我留下來陪武哥收拾打烊,然後他倒了一杯紅酒給我,那天實在忙到很晚,他就問我要不要去樓上的房間休息,接著……。

看到武哥看著我的眼神,突然意識到自己已經沉浸在當下的氣氛了,於是我有點慌張的拎起了包包準備離開。

「我、我該走了。」

「等一下。」

就在我起身要走的時候,武哥從背後摟住了我,這讓我一時之間有些站不住,是因為酒精的影響嗎?

「謝謝妳還記得我的生日。」

「……嗯。」

「妳那時候為什麼要離開呢?」

一瞬間我的眼眶泛出了淚水,什麼話也沒說。

過了一會兒,武哥將我轉過身去,不顧一切的吻住了我,我也伸手摟住他的脖頸,像久別重逢的戀人一樣,緊緊的抱著彼此熱吻著。然後就像過去那樣,我們一邊吻著彼此,一邊緩緩的走上樓梯,進到他的房間。

(對不起,老公,我說了謊……,我跟武哥做愛的次數不是幾次,也不是十幾次……是幾十次。)

二樓的小房間不大,放了一個雙人床墊後就幾乎沒剩多少空間了,武哥將我推倒在床上,接著順勢將我的上衣褪去,我們激動的吻著、愛撫著對方。當武哥含住我的乳頭開始吸吮的時候,我嘆了一口氣,發出舒暢的呻吟。

「啊……好舒服……。」

「小愛……我愛妳……。」

武哥親吻著我的身體,一直往下吻著,當他靠近我的私密部位時,我害羞的夾緊了大腿,但仍被他強勢的將我的雙腿分開,接著直接拉開了我的紫色蕾絲內褲,開始舔著我的小穴。

「啊!那邊不行……好刺激……唔……!」

武哥的口交技術很好,每次的性交,光是他的舌技就能讓我欲仙欲死了,那令人懷念的溫熱觸感讓我激動到都哭出來了,許久未被疼愛的小穴,在武哥的舔弄下,幾乎是立刻就被送上了高潮。

「啊……啊!!!不行了……人家……要去了啦!!!」

「小愛,妳還是跟以前一樣這麼敏感呢……。」武哥得意的說。

在強烈高潮的衝擊下,我全身顫抖著,一邊發出嗚咽的呻吟,接著武哥開始脫掉自己的長褲,露出了他早已硬挺的肉棒。他握著自己的陰莖跪趴在我的身前,準備進入我的身體,就在武哥脹大的龜頭接觸到小穴的那一刻,我整個人彈跳了起來。

「不、不行!」

「小愛,我沒辦法忍耐了……給我……。」

「不行……我、我已經是別人的老婆了……。」

當他聽到我這樣說的時候,臉上的神情從興奮瞬間轉成了失落,但仍然不願意放開我的身體。看到他的樣子讓我有點心疼。大概是補償心態作祟吧,我抬起了身體跪在他的面前,開始為武哥口交。

「喔喔!啊……小愛……天哪……妳這樣……讓我好爽。」

「嗚嗯……嘖嘖……唔咕咕……咕咻……。」

我賣力的吸舔著武哥的肉棒,來回的用舌尖在龜頭上滑動著,深深的將肉棒吞進喉嚨裡,讓他得到更大的刺激。

「啊……小愛……這樣……我很快就……。」

「沒關係……唔嗯……人家……想讓你舒服……。」

武哥的手緊扣著我的頭,甚至扯住了頭髮抽插著我的小嘴,這樣激烈的動作讓我更加的興奮,也讓我使勁地用力吸吮著肉棒。

「喔喔喔!我要射了!小愛!啊!!!」

「唔嗯!唔……咕嘟……。」

他發出了舒暢的低吼聲,接著脹大的龜頭在我嘴裡噴發出濃濃的熱精,我緊緊的含住了武哥的肉棒,將他射出的精液全部接進嘴裡,並且嚥了下去。

結束後,我們倆什麼話都沒說,各自默默的穿上了衣服。

但就在我要離開的時候,武哥在樓梯旁又一次摟住了我,我們緊抱著對方吻著,我的眼角泛出淚水,忍不住啜泣,而武哥看我這樣,更是將我抱得緊緊的,不知過了多久……。

****

這天是假日,一早醒來還是覺得相當疲倦,已經好幾天沒睡好了。身體的深處有一種異常的焦躁感,卻又說不上是什麼原因。

不,其實我是知道原因的,只是一直努力的克制自己不要往那個方面想。

賴床賴了將近一個小時,眼看都已經快中午十二點了,心想這樣下去實在不行,所以我還是勉強撐著爬了起來。

「先去洗個澡吧……。」我一邊自言自語,抓著浴巾走進了浴室,打開水龍頭把身子和頭髮潑濕以後,將洗髮乳擠在手上搓揉出泡沫開始洗頭,接著用肥皂搓洗身體,然而就在我準備沖水的時候,蓮蓬頭出來的水突然變冷了。大概是熱水器沒電了吧,我只好包著浴巾,走到陽台去換了電池,但是再打開水龍頭,還是沒有熱水跑出來,熱水器也沒有任何反應,好像死掉了一樣。

『老公,我們家熱水器壞了,我洗澡洗到一半,怎麼辦?』

我狼狽的傳訊息向老公求救,幸好他很快就回覆我了。

『妳在我們房間書桌右手邊的第一個抽屜找找看,我記得有水電師傅張大哥的名片,打電話叫他來修。』

我趕緊從抽屜裡翻出那張名片,打了電話以後,還好張大哥今天剛好有空,而且人就在附近,於是就答應我立刻過來修熱水器。

『他說過十分鐘就到,老公謝謝你唷。』

『老婆妳現在穿什麼?』

『就包著一條浴巾啊,不說了我要去換衣服,身體都是肥皂黏黏的。』

『老婆,妳就保持這樣等到張大哥來修熱水器吧。』

『…………你是認真的?』

沒有回應。

眼看著張大哥就要到了,我包著浴巾坐在床邊,默默的看著老公傳來的訊息,但是跟之前不一樣的是,心裡竟然沒有生氣的感覺。

過了一會兒,電鈴響了,當我打開門的時候,張大哥正好低著頭再脫鞋子,接著他抬起頭一看,微笑的表情瞬間愣住了。

「抱歉……我剛剛洗澡到一半,都還沒辦法沖水呢,還好張大哥你來救我。」

「喔喔,沒關係,這種狀況我明白……。」

「我們家熱水器裝在陽台,我帶你過去。」

接著我轉過身,同時聽到了張大哥倒抽一口氣的聲音。

老公叫我包著一條浴巾就好,而我自己偷偷加碼了,我只是抓著浴巾擋在身前,所以當我轉身的時候,整個赤裸的背部和臀部完全暴露在張大哥的面前。但他還是很有職業操守的跟著我走到陽台,接著打開工具箱,把整個熱水器的外殼拆開來檢查。

「沒事,熱水器沒壞掉,應該就只是被碎石堵住水管了而已。」

「嗯……。」

我故作鎮定的看著他的動作,事實上自己已經緊張到心臟好像都要從胸口跳出來了一樣,張大哥有些刻意的側過身去,但還是被我注意到他的工作褲跨間已經隆起了一大塊。

「好了,太太妳幫我去試試看有沒有熱水。」

「喔喔,好的。」

我走到浴室,打開了水龍頭,過了一會兒終於跑出了熱水。

「有了有了!謝謝你唷張大哥。」

我開心的從浴室裡跑出來,雖然一隻手還是緊緊抓著浴巾,但是露在外面的兩條大腿還是讓張大哥看傻了眼,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明明天氣不太熱,卻看到他的胸口濕了一大塊,我想我知道是什麼原因。

「啊,對了,我們家廚房的排水孔好像也有點堵塞了,可以麻煩你幫我看一下嗎?」

「喔,當然可以啊。」

「那我先去洗澡喔,呵,身體黏黏的很不舒服。」

張大哥臉上的神情變得怪怪的,而我裝作沒有注意到的樣子,自顧自的走進了浴室裡,打開蓮蓬頭開始沖洗著身體。

一秒鐘、兩秒鐘……,我在心裡默默計算著。就在我數到第二十八秒的時候,我聽到門外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聲音,接著全身赤裸的張大哥一把打開了浴室的門,闖進了蒸氣瀰漫的浴室裡,我尖叫了一聲,接著張大哥反手關上了門,瞪大了眼睛看著我。

這情境突然讓我的腦袋閃過一個老笑話:當妳洗澡到一半,突然有人闖進來的話,這時候妳的手應該要遮住哪裡?答案是他的眼睛。當然我沒有這麼做,只是用雙手遮住了胸部和大腿內側,不過張大哥立刻就扣住了我的手腕,並將我壓在牆上,接著吻住了我的脖頸啃咬著。

「呃啊……不、不行……。」

我發出了嬌柔的喘息聲,讓嘴裡說出的「不行」聽起來一點都不像不行,張大哥更加激動的吻著我的身體,一雙粗糙的大手一邊使勁搓揉著我的胸部和屁屁,我全身發軟、頭皮發麻,幾乎都要站不住了。

在我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張大哥抬起了我的左腿,一隻手扶著自己硬挺的肉棒,一口氣將它幹進了我的穴裡。

「啊啊啊啊!!!」

我發出了近乎慘叫般的呻吟,接著張大哥調整了一下角度,將肉棒頂的更深。我張大了嘴,幾乎發不出聲音,彷彿可以聽到自己的身體深處有什麼東西迸裂開來的聲音,久曠的小穴被粗壯的肉棒撐開後,竟擠出了大量積存的淫水,流瀉在我和張大哥的接合處和大腿內側。

「喔幹……太太,妳的穴……又濕又緊……到底是多久沒被幹了?」

「唔……人家的老公……快半年沒回來了……嗚嗚……!」

「哈哈!難怪妳這麼騷,根本就是欠幹的小淫娃!」

張大哥的笑聲讓我羞紅了臉低下頭,他試著動了幾下,似乎不是很順利,就拔出肉棒並放開我的腿,接著將我轉過身去趴在浴缸旁,然後從背後狠狠地將肉棒肏入我的體內。

「呃啊!!!喔……天哪……。」

這個姿勢比剛剛頂的更加深入,強烈的刺激像是一道電流,從小穴直直竄上我的腦袋,接著他又狠狠的頂了兩下,粗硬肉棒帶來的快感瞬間傳遍全身,我再也沒辦法壓抑自己的情緒,暢快的呻吟著。

「啊……啊!!!好、好舒服……天哪!」

張大哥嘿嘿笑著,似乎很得意的樣子,他抓著我的臀部用力猛幹了十幾下,突然就停住不動了。

「啊……不要停嘛……怎麼這樣……。」

「幹……妳這小賤貨的穴實在太緊了……差點忍不住就……。」

「那你不要忍嘛……給我……我還要……。」

我扭動著自己的腰,試圖帶給自己跟對方更大的快感,張大哥被我這樣又夾又搖的,低吼了一聲,使勁的又頂了幾下。

「幹!不行……我要射了!呃啊!!!」

「呃啊啊啊!!!好、好棒……!」

張大哥氣喘呼呼地趴在我的背上,我仍是不住的扭動著,同時可以感覺到他的肉棒持續一股一股的在我體內灌注著精液。他著迷的吻著我的臉頰和脖子,雙手緊握著我的乳房搓揉著,蓮蓬頭噴出的熱水持續的澆灌在我們的身上,我感覺到自己舒服地都快睡著了。

接著,張大哥抬起了身體,抓著我的腰又開始幹了起來。

「啊……你怎麼……人家夠了、夠了啦!」

「哈哈!這位太太,妳說妳夠了?我才剛開始而已啊!」

他抓緊了我開始猛力抽送著,剛高潮後加倍敏感的小穴被這樣粗暴的對待,登時又被他送上了另一波的高峰。

「啊啊啊!要死了……天哪……人家不行了啦!!!」

…………………………………………

又沖了一次澡後,我包著浴巾從浴室走出來,這時已經是傍晚了,張大哥剛處理好廚房的水管,我一邊擦著頭髮,一邊看著他收拾工具。

「好啦,太太,下次有什麼壞掉的話再叫我來修理吧。」

「呵呵,張大哥,謝謝你喔。」

「其實我比較會修理人啦,哈哈!」

「哼,去你的,嘻。」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