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士淫夢

聽到鐮田的話,裕子咬緊嘴唇又閉上眼睛。

「嘿嘿嘿,你就慢慢欣賞最心愛的人和我做愛的樣子吧!宏美小姐,後來和其他男人幹過了嗎?」

腦海裡出現一個月前受到可怕凌辱的回憶。後來和裕子姐渡過一段和平的時光,可是今天被叫出來,竟然是這種樣子……這是為什麼?

「你是乖孩子,大哥哥們要教你性交的滋味。」

火熱的肉棒壓在大腿根上。

「求求你們,饒了我吧……」雖然知道沒有用,但還是忍不住這樣叫。

鐮田繼續發動攻勢。

「痛啊!」

宏美皺起眉頭身體向上挪動,可是被三島壓住,鐮田又在屁股上用力向前挺。

「啊……唔……」「喔……」「快好了……」當鐮田全身用力的向前推動時,巨大的肉棒消失在肉洞裡。

「啊……」雖然經過一次開通典禮,但宏美的陰道裡還有處女膜遺留下來的部份,粗大的肉棒強迫進入窄小的肉洞裡,激烈的疼痛使宏美翻起白眼。

「裡面還一縮一放的。」

鐮田發出高興的哼聲,將體重集中在下體的一點上向前衝,把留在陰戶外的部份一下子進入根部。

「哇……」強烈的衝擊傳到腦後,宏美的背形成拱型,展露出雪白的喉頭。

「沒有濕,所以會痛!」

鐮田對三島笑一笑,伸出手去摸宏美的乳房,用手指揉搓粉紅色的乳頭。十九歲的年輕乳房,傳來彈性的充實感。

「年輕就是好,有新鮮感。」

可愛的臉哭成一團。鐮田摟住宏美的細腰,自己的上身也向後仰,這樣借力使巨大的肉棒更深入肉洞裡。現在的鐮田並不準備讓宏美歡喜,重要的是在她心裡刻上受凌辱的痕跡,然後才讓她慢慢嘗到性交的樂趣。

「哎呀……不要……」看到張大嘴嚎哭的宏美,更產生虐待的慾望。

「哭吧!叫吧!我要狠狠的幹到底……」從鐮田的額頭上掉下汗珠,滴在宏美顫抖的乳房上。插入時發出肉和肉的撞擊聲,開始濕潤的窄小陰道,瘋狂的波動。

「痛!要裂開了!」

宏美細小的手指猛抓地毯,腳後跟在地毯上摩擦。

鐮田的肉棒加快抽插的速度。

「哦……哦……」鐮田發出極大的咆嘯聲,將肉棒深深插入後,屁股上用力同時發生痙攣。肉棒在肉洞裡跳動,精液像子彈一樣射出。

「哎呀!」

宏美感受到火熱的東西,身體像鯉魚一樣的跳動,射出的子彈好像無止境的猛射。

「這不是真的,這是夢……」沒有一絲愛情,受到暴力的凌辱,從緊閉的眼裡流出淚珠。

最後一滴精液也射出來的鐮田,起來和三島換班,三島要宏美趴在地上抬高屁股。那是充滿健康美的渾圓屁股,雙丘之間的花瓣間正流出乳白色的液體。三島把唾液塗在溪口上方的茶褐色洞口上,手指碰到時,那裡像海參動物一樣立刻收縮。

「啊!那裡是……」意想不到的地方受到攻擊,宏美感到恐慌,因為她不知道還有肛門性交這回事。

三島把幾乎要倒在地上的宏美用力拉起,用肉棒瞄準後面插進去。

「痛啊!」

宏美的身體向前逃,可是三島用力摟近,把她的屁股高高的拉起,再一次用力插進去。肉棒突破洞口的頑強障礙,滑入宏美的肉體裡。

「唔……」本來縮緊的女體,突然翻轉成拱型。

「怎麼會有這種事情……」有如從屁股用木樁次到喉嚨的強烈痛感,使她的腦海也麻痺。

三島慢慢開始活動,開始還顧慮到肛門的情形,但逐漸大膽起來。宏美對這樣異常的干法實在不敢相信,激烈的疼痛,使她皺起眉頭咬緊牙關。

「要裂開了……」「我們的偶像宏美小姐,屁股洞被插進去了,也會變成這樣,真想讓那些病患看到!」

鐮田的臉上露出虐待狂的笑容,一面把宏美的頭壓在地毯上,一面撫摸乳房和乳頭。

「痛啊!快一點弄完吧……」宏美在心裡這樣大叫。

三島的速度開始加快。

「痛啊!不要……救命啊!」

宏美拚命的悲叫。

就在這時候屁股裡的肉棒突然膨脹後爆炸,三島像野獸一樣吼叫一聲,全身發生痙攣,然後無力的覆蓋在宏美的後背上。

在幾個小時前還和往常一樣照顧病患的宏美,現在遭遇到地獄般的折磨。

「為什麼會變成這種樣子……」宏美的大眼睛留下淚珠,從臉頰滑落。

「笨蛋!要用心一點吸吮!」

「嘿!要含深一點!」

坐在沙發上的鐮田和三島,毫不留情地提出要求。

在鐮田的大腿間有裕子,在三島的大腿間有宏美,蹲下來把巨大的肉棒含在嘴裡,二個人都是赤裸著,雙手綁在背後,乳房上下也有繩索捆綁,豐滿的乳房顯得更隆起。受到催促,兩位護士無法抗拒,用柔軟的舌頭在堅硬的肉棒上舔,然後把肉棒深深吞下到喉嚨裡。

「嗯,好香,這樣喝的啤酒,有特別的味道。」

鐮田喝好幾罐啤酒後,很滿意的歎一口氣。

「她們二個是同性戀,真的嗎?」

三島撫摸宏美的頭髮說。

「嗯,我是親眼看到的,還拍下了錄影帶。被那個外科部長沒收,實在太可惜。」

「真想看一看這二個女人搞同性戀的樣子。」

「再拍一次也好,送到錄影帶專業店,也許還能賣到好價錢。」

聽到二個人談話的裕子和宏美,好像商量過似的停止動作。

「嘿!什說可以停止,要弄到射出為止!現在要舔肉袋!」

鐮田冷酷的聲音在深夜的公寓裡發出回音。

幾分鐘之後,宏美和裕子一起倒在地毯的中央。鐮田拿著錄影機看著照門,走來走去選擇拍攝的角度和位置。

「宏美,對不起,這都是我害你的。」

裕子低下頭自責。

「……」宏美無言的低下頭,裕子留下眼淚。

「宏美,對不起……對不起……」從裕子美麗的大眼睛流下珍珠般的淚水。

「差不多該開始了,要表現的比上次更熱情。」

鐮田說完以後,三島就打開電門,房裡的照明突然發生變化,還播放很有氣氛的背景音樂。紅色的燈光照射著兩個漂亮的裸體,形成非常艷麗的氣氛,有如脫衣舞般的表演。

「這樣才夠味道,聽說這裡的牆有隔音設備,可以好好的享受一番。」

鐮田看著攝影機的照門說。

三島拿來發出黑色光澤的假陽具,交給露出困惑表情的裕子,龜頭部份像印地安人,已經開始轉動。

「不能再折磨她了,求求你們放了她吧!」

裕子喃喃的哀求。

「還想反抗嗎?可以再來一次浣腸,還是想洗泥鰍澡!」

鐮田粗暴的說。

「不要!不要那樣!」

裕子猛烈搖頭,一股寒氣立刻從背後掠過,千萬不能再那樣……「那就開始弄吧,已經落到這種程度,擺出高姿態的風度有什麼用。」

裕子看宏美,宏美夾緊雙腿,雙手抱在胸前露出恐懼的眼光。

「她是這樣可愛的女孩……我真是壞女人……」裕子濕潤的眼裡露出強烈的情感,用力握緊手裡的假陽具。

「不!我不要……」發現裕子的表情有了變化,宏美不由得向後退。

裕子的心裡充滿虐待的慾望,「可愛的女人……淋到男人的精液,愈來愈性感……」艷麗的照明和低沉的背景音樂,更煽動裕子的虐待慾望。

「宏美,已經落到這種地步,現在掙扎也沒有用了……不要只讓那些男人痛快,我們也尋樂吧……你……真可愛。」

受到男人們的凌辱,使美麗的裕子更有性感和妖艷,說完之後就壓在宏美的身上。宏美對裕子的突變幾乎不敢相信,可是裕子在宏美顫抖的可愛嘴唇上,像小鳥吃食一樣的接吻,還用電動假陽具的龜頭部份摩擦宏美敏感的乳房。

「不要……裕子姐……我不要……」宏美左右搖頭躲避裕子的嘴唇。

可是對宏美而言,裕子是帶給她有生以來第一次的歡愉,是最特殊的人;當受到最瞭解女人肉體的美妙愛撫時,從身體裡產生無法克制的性感,宏美搖頭的動作越來越無力。

裕子確實捕捉嘴唇,很熱情的吸吮;隨著急促的呼吸,宏美的嘴唇張開,把舌頭伸入縫隙裡時,宏美的嘴唇立刻綻放。

「我沒有看錯她有同性戀的素質,好像以前的我一樣……」頭的角度向左右更換,更濃密的深吻時,宏美開始主動用舌尖糾纏,那種幼稚的動作,更煽動虐待慾望的心理。

把蠕動的假陽具從乳房滑到腋下,再到細細的腰上,宏美開始扭動像蛇一樣的腰枝,發出低沉的聲音,舌頭也更熱情的活動。

「她的身體真敏感……妙極了……」裕子逐漸忘記有攝影機拍照的事情,完全投入變態的性行為裡。

長吻結束後,宏美很難為情地把頭轉過去,光滑如陶瓷般的雙肩微微振動。

「可愛極了,真想吃掉。」

用發出黑色光澤的電動假陽具,從乳房的邊緣慢慢向山頂揉搓,美麗的小山丘有強韌的彈力,反彈假陽具。在可愛如珍珠般勃起的乳頭上振動時,宏美用手背壓在嘴上歎息︰「唔……」宏美的身體非常成熟,不像是個不到二十歲的女孩。從細細的腰到豐滿的屁股,用電動假陽具摩擦時,宏美咬緊牙關,但從鼻子裡發出無法忍耐的哼聲,雪白的下腹部隨著痙攣。裕子向宏美的下體方向移動,然後把她的雙腿分開成M字型,這是女人看到也會感到情慾的雙腿,還有在大腿根上剛受到凌辱的肉洞,發出淫糜的光澤。

「太淫亂了,就因為有這種東西,女人才會變成男人的奴隸……」裕子濕潤的眼裡冒出情慾的火焰,用假陽具的頭部在肉縫裡從上向下摩擦。

「啊……」宏美縮緊身體想閉合美麗的雙腿。

「不要緊,交給我吧!」

裕子用冷靜的口吻阻止她後,用雙手撥開花瓣,粉紅色的肉壁沾滿了白色的液體。

「姐……我難為情……」「很美,美的讓我羨慕,是閃閃發亮的!」

裕子把蠕動的假陽具龜頭小心翼翼送入窄小的肉洞裡,已經有二根巨大肉棒蹂躪過的十九歲女人的肉洞,很順利的吞下印地安人的頭。

「你要放鬆力量,你的身體很敏感,向上會感到舒服……」慢慢抽插假陽具查看宏美的反應,像二片機關的肉片圍繞著發出黑色光澤的假陽具。電動假陽具的感覺和真的肉棒一樣,但有突出的分支刺激肉縫上面的敏感肉芽,裕子的手在宏美的乳房上輕輕揉搓。

「啊……我快要發瘋了……」「這樣就對了,女人都會這樣的。」

「可是,有人看太難為情了……」「不要放在心上,要故意弄給他們看。」

沒有多久,從宏美的嘴裡如藕絲般的哀切歎息聲音,從大腿根發出淫糜的摩擦聲。

「啊……我才會瘋狂……」裕子扭動美麗的裸體就騎在宏美的身上,彎下身體挺出屁股採取69式的姿勢。

「宏美,摸……摸我的……」一面在宏美的肉洞裡抽插假陽具,裕子一面扭動妖美的屁股。

可是宏美好像來不及那樣做的樣子,投入自己的快感裡。

從照門看二個女人淫靡姿態的鐮田,對三島作出信號;三島點點頭,就來到裕子身後,從兩側抓住淫蕩扭動的豐滿雙丘,突然把勃起的肉棒對正屁股溝裡張開嘴的肉洞口。裕子緊張的回頭看,美麗的眼睛張的很大,就在這剎那,三島的肉棒已經插入火熱的肉洞。

「喔!」

強烈的衝擊帶來美感,裕子的頭猛烈向後仰。

三島開始活動,就在宏美的臉上,像狗一樣的從後面姦淫裕子。

「噗吱……噗吱……」在深夜的公寓裡響起。

「噢……啊……」受到強烈的衝擊,全身的肉開始顫抖,裕子發出嬌艷的喜悅聲。

「嘿!你的手空了!」

經過三島提醒後,裕子想抽插假陽具,可是一點力量也沒有。

「宏美想洩出來了,讓她洩出來吧!」

三島突然停止抽插,對裕子說。

「啊……不要停……求求你……繼續弄吧!」

裕子好像迫不及待的扭動著屁股。

「真拿你沒有辦法。」

三島苦笑後,再度有節奏的抽插。

「好啊……插吧……深深的插吧!」

裕子終於從喉嚨裡擠出野獸般的聲音,自己也用力旋轉屁股,手裡拿的假陽具也掉在地上扭動。

「差不多輪到我出場了……」鐮田把攝影機固定在三角架上,向三個人走過去。三島在結合的狀態下拉裕子離開宏美,用狗爬姿勢拚命抽插。宏美剩下自己一個人,看到眼前展現難以相信的情景,受到很大的衝擊,茫然的在紅色的照明下動也不動。

「你孤獨了,你的姐姐拋棄你,跑到男人那裡去了,男人比你還好的樣子。看吧,她像發情的母狗扭動屁股。」

宏美向裕子看了一眼,裕子趴在地毯上高高的舉起屁股,不顧一切的哼出甜美聲音。

「不要!我不要那樣……」宏美好像看到不該看的情景,猛烈搖頭。

「我們也不能輸給他們。」

鐮田也讓宏美像狗一樣趴下,拉起雪白的屁股。在有彈性的豐滿雙丘之間,肉洞沾滿蜜汁發出光澤。

「你也很敏感,蜜汁已經流到大腿根上了。」

「……」「看你不說話的樣子,大概是被我說對了,給你用假陽具,實在很可憐,還是讓你享受我的肉棒吧。」

鐮田說完就把巨大的肉棒插進去。

「嘿嘿嘿,比剛才輕鬆多了,出現和裕子同性戀的效果。」

一面說,一面慢慢挺進粗大肉棒。

「唔……」宏美哼一聲,咬住嘴唇,在下腹部有漲痛的充實感外,腦海裡出現麻痺般的陶醉感。

『這是什麼感覺?……』和電動假陽具完全不同,有強烈的甜美感。

鐮田和剛才那一次完全不同,動作很慎重,好像要培育快感的嫩芽,慢慢的把肉棒插入到深處後,一點一點的向外拉。

身體有如漂浮的美妙快感,使得宏美幾乎產生恐懼,但這時候又深深的插進去。像高壓的電流傳到腦頂,宏美忍不住發出哼聲,全身的肉都在顫抖。鐮田好像完全瞭解宏美的慾望,雙手從背後深到前面撫摸乳房,用輕微的摩擦在乳頭上刺激。

「啊……那裡……」宏美終於露出歡喜的表情,扭動美妙的表情,幾乎不敢相信自己會說出那種話。可是完全麻痺的腦海裡,已經沒有一絲記憶,現在只想把自己投入有生以來第一次享受到的快感裡。

鐮田已經發現宏美的變化,當然不會放棄這個機會,用盡一切手段使宏美的快感更擴大。撫摸十九歲女人的光滑乳房和屁股,逐漸加快抽插速度。

「啊……唔……啊……哦……喔……」幾乎不敢相信這樣可愛的女孩會發出惱人的性感聲音,唱出歡喜的歌曲。

在這個歌聲中混入另一種聲音,鐮田看旁邊不到一公尺的地方,正是裕子飛散美麗的頭髮,全身像波浪一樣的扭動,唱出高潮的樂章。

「我也該讓她洩出來了……」鐮田猛然加快速度,宏美的短髮飛舞,充滿彈性的肉體反轉。

「噢……噢……」屁股連續受到強烈衝擊,宏美感覺出從下體裡湧出快要爆炸的慾火。第一次有這種感覺,剎那間有恐懼感,可是慾火越來越旺盛,就在粗大肉棒深深地插入時,眼睛裡冒出金花,五體好像要散開。

「我完了……噢……」露出雪白的喉嚨,全身無力的趴下去,腦海裡變成空白,只有高潮的餘韻支配全身。

在這不久之後,裕子發出慘叫聲洩出來,宏美在朦朧的意識裡,還聽到裕子的聲音。

……從天花板上有二個裸體像魚一樣的吊在那裡,雙腿捆綁在約一公尺的鐵管兩端,在分開成V字型的修長大腿之間,插入發出黑色光澤的電動假陽具,露出在外面的部份還不停的扭動。裕子的長髮垂下,發尖微微碰到地毯,宏美的黑髮被汗水沾在臉上,可愛的臉充血洩成紅色。

「好看極了,白衣天使變成這樣也就完蛋了。」

鐮田交互的看電視畫面和實際人物,露出得意的笑容,畫面上是剛剛攝影的同性戀場面。

「拍攝的不錯呀……賣出去以後一定得到好評。」

「就用《美麗女護士的瘋狂同性戀》做標題吧。」

「好啊,一定能賺到大錢。」

「如果還有第二部、第三部,一千萬是很容易了。」

只要是有關女人和錢的事情,鐮田和三島是一拍即合。在這一段時間裡,裕子和宏美仍舊倒掛在那裡,大腿根的假陽具發出「嗡嗡」的聲音扭動。

「關於島村那一邊,有沒有新的消息進來?」

鐮田問三島。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