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士淫夢

「現在已經進去了,你如果亂動就會斷裂,屁股的洞會受傷。」

冰涼的液體進入體內,裕子咬緊牙關,但還是忍不住。三島高興的看著裕子的模樣,把300cc的液體完全注入後,才慢慢把管嘴拔出來。為防止液體溢出,塞入黑色的肛門塞,膠塞隨著肛門的蠕動微微搖擺。

「啊……難過啊……」裕子皺起眉毛,也聽到肚子裡發出咕嚕聲音。

「還不要拉出來,這樣也許能多忍耐一些。」

三島一面說,一面把電動假陽具的開關放到最強的位置上。

「不要!不能動啊!」

裕子用悲痛的聲音訴苦。

電動假陽具不停的振動扭動,毫不留情地刺激敏感的肉洞。

「不要這樣……」裕子的抗拒一點用也沒有,從下腹部傳來使理性麻痺的快感。抽插假陽具時,帶出白色的黏黏蜜汁,流過會陰部到達有膠塞的肛門上發出光澤。今天一天就洩過多次的肉洞,好像習慣的纏住假陽具,享受快感。

「啊……唔……」越來越強烈的快感使得裕子的下腹部緊張,可是毫無前兆的出現猛烈的便意。

「啊……」肚子又開始咕嚕咕嚕叫,同時有強烈的排便慾望。

裕子拚命的縮緊肛門忍耐,可是排便的慾望愈來愈強烈。

「求求你……讓我去廁所吧……」裕子拚命的哀求。

捆綁四肢的麻繩陷入手腳的肉裡,裕子還必須忍受這樣的痛苦;可是,下腹部的痛苦遠超過手腳的麻痺感,不停顫抖的豐滿屁股,流出油脂般的汗水。

「饒了我吧……我什麼都答應……」從雪白的頸部到乳房都有一層油脂,電動假陽具毫不留情地在肉洞裡扭動。

「受不了了……讓我去廁所吧……」裕子開始像幼兒似的尖叫。

「受不了了……要出來了……難過啊……」美麗的護士不停的哭叫︰「讓我去廁所吧……」三島知道時間是差不多了,拿來20公斤裝的塑膠袋,對正在裕子的屁股洞上。

「這就是你的馬桶,是透明的,所以能看到你拉出來的東西。」

「太過分了……羞死我了……」裕子像野獸般的吊在那裡流著眼淚,強烈的便意一波一波的襲擊。

「不行了……要出來了……不要看……不能看啊……」雪白的屁股上下振動,下腹度猛烈挺起後,四肢便僵硬。在這同時,塞在肛門裡的膠塞彈出來。

「喔……」裕子大叫一聲,拚命扭動屁股。茶褐色的激流打在塑膠袋上發出很大的聲音,裕子就是拚命縮緊肛門也無法阻止洪流。

「真有趣……」鐮田瞪大眼睛看。

「太殘酷了,這種樣子還不如被強姦的好……」裕子一面扭動屁股一面在心裡喊叫,強烈的羞辱感使裕子快要昏迷,雖然是很短的時間,但覺得特別長久。

排泄結束後,裕子還像幼兒一樣哭泣。

「啊!好臭。沒有想到你肚子裡有這樣髒的東西;鼻子都快要扭曲了。」

三島用熟練的動作拿膠帶封住塑膠袋口。

「這種髒東西,你要幹什麼?」

三島用簽字筆在塑膠袋上寫裕子的名字和今天的時間。

「保存下來做紀念。」

「真受不了你。」

鐮田從冰箱裡拿出啤酒,坐在房角的沙發上,欣賞昏迷狀態的裕子。像野獸一樣吊起在半空中的白衣天使,好像放棄一切的軟綿綿地一動也不動,露出雪白的喉頭,隨著下垂的頭,美麗的黑髮也垂下去。

看到落在自己手上的美麗獵物,鐮田發出得意的微笑。

「我的手……快要斷了……」裕子有氣無力的訴苦。

鐮田向三島看一眼,問他怎麼辦。

「放下來以前,先幹一次吧!」

三島說完之後,就走到裕子的後面,拔出假陽具,從蕾絲窗簾射進的陽光,正好照裕子的下體上。三島脫去上衣,意外的有強韌的肌肉,在從褲子裡拔出勃起的肉棒,把口水塗在手指上,然後塗在裕子的肛門上。

「不要在那裡……」裕子知道三島的企圖,用軟弱的聲音哀求。

「經過浣腸,洞口好像鬆弛多了!」

因為浣腸的關係,肛門口的肉環向外翻出,三島把龜頭對正肛門上,裕子無法抵抗,只有軟綿綿的搖頭,溢出油脂的雪白屁股還在蠕動。三島配合裕子的呼吸,趁肛門鬆弛的剎那,用力頂入龜頭,除洞口有一點緊以外,裡面是很容易插入肉棒的。

「啊……」裕子感到火熱般的疼痛。

「裂開了……」強烈的壓迫感從腹部傳到喉嚨,裕子用力掙扎。

「沒想到還剩下這樣大的力量。」

三島好像很欣賞她這樣的反應,慢慢開始抽插肉棒。括約肌的力量幾乎要把肉棒的根部夾斷;這種強過肉洞數倍的力量,使三島感到無比的舒服。用力挺入時,裕子的身體像鞦韆一樣搖動。

裕子快要昏迷。

「唔……」鐮田好像也忍不住的站起來,來到裕子的頭前露出巨大的肉棒。

裕子的頭是垂下的,這時候鐮田強迫她張開嘴,把巨大的肉棒強行插入。裕子已經無力抗拒,不得不把肉棒含在嘴裡。鐮田配合三島的動作,在裕子的嘴裡抽插肉棒。前後同時受到攻擊,裕子幾乎不能呼吸,眼睛不停眨動,鼻孔也一張一合的呼吸。

「讓她洩了吧。」

二個人好像有默契的攻擊白衣天使,玩弄從包皮凸出的陰核和勃起的乳頭。

裕子被折磨到發不出聲音的程度,自尊心也完全粉碎,可是還能感覺出身體對男人的玩弄有反應,完全是本能從肉體的深處引起快感。在不能喘氣和呻吟的情形下,裕子的快感逐漸升高。

「這就是女人的身體……」二個男人的動作突然變得急促,裕子好像配合那個動作使自己的神經緊張,在這剎那在前後感到火熱的噴射。

「唔……」裕子好像從肚子裡擠出來的發出哼聲,然後洩了。

在無底的黑暗中,不斷的有火花爆炸;在強烈的高潮漩渦中,她感受到舒暢的屈服的喜悅。

這一天,裕子得不到足夠的食物。受到二個男人徹底的凌辱,肉棒插入陰道和肛門裡,全身受到蹂躪,裕子不只一次不顧一切發出達到高潮的歡喜聲音。男人們似乎不會疲倦,就在裕子的眼前吃血淋林的牛排,大口喝著強精劑,然後不停的玩弄裕子的肉體。

在罌粟花和淫臭的味道中,裕子任由二個男人姦淫,頭腦裡已經空空的,只有肉體本能的接受男人。

這二個男人放開裕子是凌晨一點鐘,裕子在地毯上像死人一般的昏睡,雙手綁在身後,脖子上套著狗環,鐵鏈固定在鐵管上。

第二天早晨,又經過二個男人的姦淫才給他吃東西,但過後等待裕子的是更大的痛苦。

「和醫院聯絡,叫小泉宏美!」

鐮田吃完飯後說。

「叫她,是來這裡嗎?」

「沒有錯。」

「叫宏美來這裡做什麼?」

「這還要問嗎?要和你一樣的,好好的愛她呀。」

「不,我絕不肯做那種事。」

裕子斷然的說。

她想,我自己的事也就算了,造成這樣的後果都是自己引起的。宏美沒有任何責任,把宏美叫來這種可怕的地方,就是打死我也做不到……如今變成他們性慾的奴隸,裕子已經準備放棄護士的工作,但至少希望宏美能過現在的平靜生活,那就不能再把宏美捲進這個漩渦裡,不管她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不愧是同性戀姐妹,表現美麗的友情,真叫人感動。」

鐮田用嘲諷的口吻說完之後,對三島傳出詢問的表情。

「這樣就只有動用拷問了。」

三島苦笑後,在鐮田的耳邊說幾句話,鐮田的臉上立刻出現笑容︰「妙極了!」

兩人躲在旁邊商量。

「那麼,拜託你了。」

三島換上衣服走出公寓。

裕子疑心疑鬼的狀態看著留在房裡的鐮田,鐮田把裕子帶到浴室,打開水龍頭在浴缸裡放水,然後把裕子的衣服剝光。

「幹什麼……」裕子不安的問。

「他回來就知道了,我們二個先痛快一下吧。」

鐮田說完之後自己也脫光衣服,重新把裕子的手綁好,胸部也用繩子捆綁,使得乳房特別隆起。

「好大的乳房真想吃兩口。」

鐮田一面看裕子的裸體,一面打開蓮蓬頭的開關,立刻有溫水淋下。

「你的運氣也太壞了,會遇到三島這種人,他是個變態。不過放心,我會愛你的。」

鐮田表示自己是好人一樣,把水噴在裕子的身上,從脖子到乳房,再到下腹部,水從S型的身體留下去。這時候把裕子推到瓷磚牆上,抬起她的一條腿,用熱水向大腿根噴射「啊……不要……啊……」嘴裡雖然這樣說,但裕子好像迫不及待的在瓷磚牆上摩擦屁股。

不知何時開始,她的身體已經習慣了鐮田的行為。真不敢相信一個月前對男人還有冷感症,可是如果照現在這樣下去,會變成鐮田的性奴隸,在內心的角落裡,也有肯定這種情形的存在。

鐮田看到裕子已經興奮,放下蓬頭,繼續抬高裕子的一條腿,把肉棒插入濕潤的肉洞裡。用力抽插時,裕子把身體靠過來,鐮田抓住濕淋淋的乳房用手指揉搓乳頭,裕子發出很有感情的歡喜聲,配合鐮田的節奏扭動屁股。

「我是淫亂的女人……太淫亂。」

「你也變成好色的女人了。」

鐮田的話深深刺入裕子的心裡。

沒多久,三島提二個很大的水桶回來。

「真的拿來了,有好看的了。」

鐮田眼睛立刻冒出閃爍的光澤。

「費好大力呢,價錢又貴而且又重。」

三島把二個水桶放在浴室,喘了一口氣。

裕子向水桶裡看一眼,嚇得汗毛直豎,因為看到水裡有很多泥鰍擠在一起蠕動,可能有數百條泥鰍,露出黑色的斑點和灰色肚子擠在一起。

「用這個……幹什麼……」裕子的表情充滿不安感。

三島的眼睛露出狂人的光澤︰「這些東西要和你一起洗澡,但用的是冷水。泥鰍是怕冷的,想要鑽入比較溫暖的地方,而且泥鰍有鑽洞的習性,在你的下半身就有一個、可能是兩個適合鑽進去的洞。」

裕子聽到三島的話,臉色立刻變蒼白。

三島看到她的情形又補充說︰「你可知道泥鰍屬於肉食性類嗎?鑽入陰道以後,說不定會咬到裡面最重要的部份,或許還會進入子宮裡。」

過度驚嚇的裕子已經說不出話來,只有失去血色的嘴唇還在顫抖。

「那麼,現在就開始吧,趁泥鰍還有精神的時候。」

鐮田立刻把裕子的雙腿分成直角狀態綁在竹竿上,輕輕抱起裕子的身體,放入浴缸裡,水達到胸部以上。

「不要!求求你們,饒了我吧!」

裕子瘋狂般的悲叫。

可是雙手綁在身後,雙腳也被固定的現在,就好像沒有穿衣服的娃娃一樣一動也不能動。三島把買來的冰塊放入浴缸裡,裕子立刻感到溫度下降。

「你還不想打電話嗎?不過事到如今,這件事情是非做不可。這一切都是你不好,主張什麼正義。」

「野獸,你們不是人!」

裕子瞪大美麗的眼睛瞪三島。

「要開始了……」三島提起水桶放在浴缸邊緣。

「不要,饒了我吧!我什麼都答應,不要這樣……」就在這剎那,黑色的一群泥鰍到入浴缸裡。

「啊……救命啊……」使不能自由活動的身體痙攣,裕子拚命搖頭慘叫。

第二桶泥鰍也倒進去,幾百隻泥鰍從窄小的地方獲得解放,開始在寬大的浴缸裡扭動身體游動。約有五公分長的泥鰍,有的把頭升到水表面上吸口氣又鑽進水裡,有的在水裡糾纏雪白的裸體。

「哎呀……不要……」黏黏的泥鰍在身上滑動的可怕感覺,使裕子發出慘叫聲。

有無數的泥鰍在葡萄般的乳頭上用嘴碰一碰,本來散開的泥鰍現在慢慢開始向下腹部集中,大概把水中漂福的陰毛誤以為是海草,有一百隻以上的泥鰍集中在那裡蠕動;還有一大群在大腿根四周,激動時和陰唇發生摩擦。

「啊……救命啊……哎呀……」裕子陷入恐慌狀態,瘋狂的求救。

「差不多該鑽進肉洞裡了,一旦鑽進去,以後就不容易出來。」

三島面帶冷笑。

如今有大群的泥鰍向下體的前後洞集中,黏黏的東西在大腿根不停的游動,頭部頂在洞口想要鑽進去。

「嘿嘿嘿,差不多該願意和宏美聯絡了吧……怎麼樣?」

聽到鐮田的聲音,裕子猛點頭。

「這樣我還不懂,要清楚的說出來。」

「啊……我聯絡!哎呀!進來了!」

「要發誓做我們的奴隸!」

「我是奴隸!你們兩個人的奴隸……啊!進來了!救命啊……唔……」裕子昏迷過去。

鐮田急忙拉起裕子,放在地上躺下。從肉洞裡爬出一條泥鰍,露出灰白色的肚子在地上扭動。

第七章 衝擊的肛門訓練

小泉宏美從車站裡走出來,看著手上的紙條尋找公寓。裕子姐假裝平靜的聲音,還留在耳底裡。當裕子打電話到醫院來時,宏美立刻接聽。昨天和今天兩天裕子無故缺勤,正擔心發生意外時,接到裕子的電話。

裕子說︰「發生不能在電話裡說話困難,要和她商量。」

立刻告訴她公寓的地址。

『果然裕子姐發生問題……』宏美下班後立刻換好衣服跑到車站。

宏美穿著像花朵盛開的粉紅色洋裝,頭上有白色緞帶花的帽子,手持紙條東張西望時,路過的男人們都露出貪婪的眼光看她。

終於找到公寓的宏美做電梯到達四樓,在406的房前按電鈴,可是沒有回應。找錯房子了嗎?再確定一次,沒有錯,推一下門,門順手推開。

「我是小泉宏美,請問裕子姐在嗎?」

向屋裡走進一步後,可是裡面仍舊靜悄悄的。偶然低頭時,看到了熟悉的鞋子,是裕子姐的。人在裡面沒有回答,可能身體不舒服……「打擾了。」

宏美脫鞋後順著走廊向裡面走,立刻從左手的房間聽到哼聲。

『果然……』推開門進去的剎那,宏美茫然的站在那裡不能動了。穿白色制服的女人倒掛在房裡,垂下來的黑髮快要達到地上搖擺。

「這是……」女人的臉通紅,但無疑是裕子姐。

「裕子姐……」正想跑過去時,忽然出現二個男人,看到男人的臉,宏美幾乎嚇昏倒,原來是鐮田。

「為什麼鐮田會在這裡?……」另外一個男人也見過,他曾經到病房來看過鐮田。

「這是……怎麼回事……」宏美露出恐懼的眼色看著二個男人,慢慢向牆邊退去。

「怎麼回事……你全看到了。為上一次的事情,給她回報而已,現在輪到你了!」

鐮田右手拿彈簧刀向宏美走過來。

宏美立刻轉身向房門跑,但在那裡被三島抓住。

「哎呀!放開我!」

宏美拚命掙扎,可是三島從背後把她抱緊。有緞帶花的帽子掉在地上,花一般的裙子凌亂,露出健美的雙腿。

「新鮮又有活力。」

鐮田伸出舌頭,舔舔嘴唇,同時用彈簧刀對正洋裝的胸口。

「哎呀,我怕……」宏美把臉轉開,露出雪白的脖子,粉紅色的胸部上下搖擺,更引誘男人的慾望。在領口用彈簧刀割開一點,鐮田把彈簧刀用口咬住,雙手用力撕開洋裝。

「啊……」慘叫聲和撕破布的聲音混在一起,同時露出純白的乳罩。

撕破的洋裝掉在地上,露出美麗的肉體。撕下有刺繡花紋的可愛乳罩,也用力割破粉紅色的三角褲。和純真的面貌相比,乳房顯得特別大,下體的黑毛不是很茂密。

鐮田和三島互望一眼,立刻把宏美推倒在地毯上。

「救命啊……」宏美的身體像海蝦一樣的跳動。

三島以熟練的動作把宏美的雙手捆在一起拉到頭上,宏美快要哭出來,拚命搖頭抵抗。鐮田先拉下自己的褲子,抓住宏美的雙腿用力向左右分開,然後把目標對正在陰唇上。

「不要……救命啊,裕子姐……不要……」宏美用最大的力量喊叫。

用鎖鏈從天花板上倒吊下來的裕子,聽到宏美的聲音,張開朦朧的眼睛。

「求求你們……放了她吧……」「是你叫來的,為什麼要放了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