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士淫夢

二個男人又把裕子夾在中間拖著走,不理會作出疑惑表情的售票員,走到右側的廁所前停下腳步。

「到廁所裡換上護士制服。」

鐮田在裕子的耳邊說,裕子作出疑惑的表情。

「但不可以穿上所有的內衣,包括乳罩和三角褲。如果你不聽話,就會把照片散發出去,我們會在這裡監視,你要快一點。」

終於知道男人的企圖後,裕子幾乎快要哭出來。

「不能這樣……求求你們……饒了我吧。」

裕子誠心誠意哀求「快一點!」

受到怒吼,裕子不得不走進女用廁所。

「好玩極了。」

鐮田看著三島點燃香煙。

「坐電車去我的公寓吧!」

「好主意,又可以在電車上折磨她了。你關於這方面簡直是天才,讓你做酒保太可惜了。」

「老大,你做警衛才是可惜,我們二個人改行吃軟飯吧。」

三島一面說一面注意廁所方向。

「怎麼樣?她是個好女人吧!」

鐮田露出很得意的表情。

「好極了,比照片上還要好。會讓我干她吧!」

三島高興的摸摸頭說。

「聽說這個女人是同性戀,但也有被虐待狂的味道,剛才摸她屁股洞時,她的屁股就顫抖了!」

「原來你也有這種想法,我早就想到了。嘿嘿嘿,把她帶進公寓以後,要把她折磨到發瘋為止!」

二個人正在胡扯時,三島做出眼神,鐮田轉過頭時看到裕子出來。剛洗好的白色制服和黑髮上的護士帽,散發出清純的氣氛,因為沒有穿褲襪,顯得有說不出來的性感。裕子難為情地低下頭,把皮包掛在肩上。

鐮田的眼睛掠過淫邪的影子。

「這樣還不夠……」鐮田在三島的耳邊悄悄說幾句話。三島就點點頭,從屁股口袋裡拿出彈簧刀交給鐮田。鐮田把裕子帶到零售店的側面,在制服的裙擺的上方約三十公分處用彈簧刀割破後撕下來「不要啊!不要啊!這是幹什麼!」

神聖的制服被撕破的屈辱,使裕子說話時嘴唇顫抖。

這時候裙子在膝蓋上三十公分,露出二條修長腿,雖然沒有露出大腿根,但只要不小心,很可能會露出屁股,甚至於陰毛「啊……我不要這樣!」

裕子看到自己很淒慘的制服,夾緊大腿,慢慢向後退。

「現在要坐車回公寓,你要慢吞吞的就這樣……」鐮田拉起超短的迷你裙,裕子拚命的用手壓住,但還是看到雪白的下腹部和黑影。

「如果不想讓大家看到這裡,就乖乖的聽話,快走吧。」

裕子沒有辦法,只好跟在鐮田後面,在裕子的背後是把裕子的皮包掛在背上的三島。

「啊……不要看……」在上班途中的職業婦女或學生,甚至於中年男人都停下腳步看奇妙的光景;還有年輕的女人用手摀住嘴,碰一碰同伴的身體;還有禿頭的老人露出好色的眼光跟在後面。

這也難怪,穿護士制服的女性出現在這種地方已經令人感到驚訝,而這位護士淫蕩的模樣實在……白衣隆起的胸前,任何人都可以看出沒有帶乳罩,因為唯有尖部的顏色深,所以知道那裡是乳暈。修長的美腿幾乎要露到大腿根,走路時就能看到妖艷的光景。

裕子感到非常難為情,知道所有的人都用好奇的眼光看她;裕子只有夾緊大腿,用內八字的樣子走。

三個人到另外一條線搭乘正停在那裡的普通電車。車內空位很多,已經坐在車上的旅客看到裕子都瞪大眼睛看。三個人上車不久電車就開動,鐮田催著裕子從最後的車廂向前面的車廂走。看報紙的工人、還有看窗外風景的學生,都露出奇特的眼光看著裕子經過。

頭帶護士帽的超級美女,穿著快要露出屁股的迷你裙,展露雪白的雙腿從眼前經過,難怪他們的眼光會盯在豐滿的屁股上。裕子不停的用哀求的眼光看著鐮田,但鐮田裝做沒有看見的樣子。

到了第三個車廂時,裕子實在受不了了。

「我受不了了!」

裕子靠在車門拚命的搖頭。

「這一點算得了什麼……」鐮田在車廂內環視,看到一個上班族的年輕女人坐在博愛座上。鐮田讓裕子坐在對面,他自己坐到裕子的旁邊。三島到走廊對面的位置坐下,旁邊有一位學生,向裕子看一眼之後,又急忙把視線放回到參考書上。

「小姐,是去上班嗎?真辛苦啊。」

聽到鐮田的聲音,那個女人緊張的抬起頭來。

「你的身體很不錯,陪我玩一玩吧,你一定喜歡幹那一件事吧!」

鐮田說著在對方的手臂上撫摸,女人立刻露出厭惡的表情離去。三島對鐮田做一個眼神,用下額指一指學生。

鐮田點點頭,在裕子的耳邊說︰「你把腿分開,讓那小鬼看看你那裡。」

裕子驚訝得瞪大眼睛看鐮田。

「你不肯的話,我就讓你露出屁股在大家的面前走。」

「他真是一個卑鄙的男人……」裕子對自己的困境感到悲哀。猶豫一下後,裕子就像從絕崖上跳下去似的,慢慢分開大腿。裙子更撩起,露出大腿根,而且沒有穿內褲,一定完全看到。

裕子受不了強烈的羞恥感,把分開三十度的腿又急忙夾緊。

「嘿!快一點!」

受到鐮田的催促,裕子紅著臉又慢慢分開雙腿。正在上學途中的狄野浩二也紅著臉做出難以相信的表情,看展現出來的異常光景。好像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繼續凝視。這個人竟然沒有穿內褲……在分開四十度的雙腿之間,清楚的看到黑色的陰毛。

「那個小子在看你那裡了。」

鐮田在裕子的耳邊說,裕子本能的夾緊大腿。

「嘿!」

鐮田用手把裕子的雙腿分開到最大限。

「就這樣,不要動!」

鐮田用恐嚇的口吻說過之後放開手。

裕子就這樣低下頭,雙腿分開九十度沒有動。雪白的大腿輕輕的顫抖,在大腿根露出淫穢的肉縫,陽光從車窗射進來,看到她的身體也在顫抖。

「你手淫吧。」

鐮田說。

裕子以為自己聽錯了,露出疑惑的表情轉頭看著鐮田。

「你做手淫給那小子看。」

「我不要!」

「你這樣子還敢拒絕,如果不聽我的話我就真的把肉棒給你插進去。」

裕子只好豁出去了,右手慢慢向大腿根伸去,低下美麗的腿,手指在陰唇上輕輕的撫摸。穿著學生制服的小男生眼睛瞪的圓圓的,看在二公尺的地方展開的淫穢光景,看女人的那裡還是第一次,有如在夢中的感覺。學生褲的前面開始隆起,從龜頭滲出透明的液體沾濕內褲。

「啊……他在看我的那裡……」裕子看到學生的眼睛露出慾火,產生奇妙的興奮。

「奇怪,我怎麼會這樣?……」裕子的手指自然的熱情起來,陰核從包皮中露出頭,彎曲的拇指輕輕搖動,立刻從背後產生甜美的快感。

「我是變態……」裕子用中指插入火熱的肉洞裡,真不敢相信裡面是濕淋淋的。連續在肉壁上摩擦,屁股忍不住扭動。

聽到學生的呼吸開始急促,「好吧,想看就看吧,讓你看到滿意為止……」裕子把修長的手指做成V字形,把陰唇分開,學生的視線集中在陰唇上。乘客之中還有人探出身體,看著這一邊的異景。可是現在的裕子對寞生人的眼光也感到強烈的性感。

『大家來看吧,看清楚我達到高潮的模樣……』裕子更激烈的活動在肉洞裡的手指,分開的大腿左右搖擺,鼠蹊部發生痙攣。

「啊……真舒服……快要洩出來了……」裕子的頭猛烈向後仰,紅唇也隨顫抖,性高潮的波浪打在她的身上。

鐮田和三島互望一眼,露出會心的一笑。三島說的沒錯,這個女人是變態的暴露狂……三島指一指那個學生,然後模仿用手握住含在嘴裡的樣子。

『這個傢伙想到的事情實在很厲害……』瞭解三島的意思後,鐮田讓裕子站起來,然後走到那個學生的面前跪下,學生露出恐懼與迷惑的表情看著他們二個人。

「你不要害怕,因為你長的可愛,所以她想吃你的那個東西。」

鐮田說著,裕子緊張的抬起頭來。

「快一點吧,不然會有旅客進來,把他褲子的拉鏈拉下去!」

『這個男人真是魔鬼……』裕子仰起眉毛瞪鐮田。

「你這是什麼表情!」

鐮田大聲說完之後,就拉起裕子身上的衣服。

「哎呀!」

裕子為蓋住露出來的屁股,拚命的向下拉衣服。

「快弄呀!」

裕子低下頭,眼裡感到一陣熱,在朦朧的眼裡看到學生露出恐懼的表情。裕子從學生的褲子裡拉出勃起的肉棒。

「他是學生,能有這麼大實在很難得。」

鐮田看在眼裡露出苦笑。

裕子繼續跪在學生的面前,把他的肉棒含進嘴裡。

「喔……」學生輕哼一聲,火熱的肉棒在裕子的嘴裡跳動。

裕子的修長手指握住肉棒的根部上下摩擦,同時上下擺頭,讓肉棒在嘴裡進進出出。鐮田的手撫摸裕子的屁股,三島像保鑣一樣的站在旁邊,偶爾對乘客露出恐嚇的表情,因此乘客都做出假裝看不見的樣子。

學生的哼聲越來越大,裕子扭動暴露的屁股,一心一意的用嘴套弄肉棒。

「唔……」學生一面哼,一面露出快要哭的表情。

肉棒在裕子的嘴裡連連跳動,射出黏黏的精液。

「喝下去,不准吐出來!」

聽到鐮田的嚴厲聲音,裕子像夢遊病患一樣,把有腥味的白色液體吞下去。

「你只要肯做,什麼事情都能做得出來的。」

裕子淋痺的腦海傳來鐮田的聲音。

第六章 密室裡的泥鰍地獄

「你害我變成跛腳,我可要好好的報復。」

鐮田在兇惡的面孔上露出凶狠的笑容說。

三島從冰箱裡拿出兩個罐裝啤酒,其中一個交給鐮田,鐮田一口氣喝光。

「好香,面對著獵物喝著啤酒最香了!」

看著眼裡露出怨恨光澤的裕子,鐮田用手背擦拭著嘴角的啤酒沫。

裕子是穿著白色制服,雙手被綁在身後倒在地毯上。裕子被帶來的公寓房間是她從來沒有看過的有奇妙設備,在二房一廳的約五坪客廳有鐵管架,中間吊著有滑車,滑車離地面約一公尺左右。有虐待狂嗜好的三島兼做牛郎,從有錢的老太婆那裡賺來錢裝潢這裡;除此以外,還有拘束器到浣腸器一切工具都齊全。過去也有帶過幾個女人來過這個房間,可是像裕子這樣的絕色美女還是第一次。

「不愧我費盡心思設備這個房間……」三島對即將要發生的事情,有強烈的期待感,興奮的看著綁起來的裕子,從剪斷的制服裡露出豐滿的大腿,露出到大腿根。

「求求你,放了我……讓我去醫院上班。」

雙手被綁在後面的裕子對鐮田哀求。

雖然已經被拐到這裡來,但還是不忘醫院的工作。本來就缺護士,現在大家一定很緊張。

「想要告訴那個叫島村的傢伙嗎?」

鐮田迎過來把裕子胸前的拉鏈拉開,把剩餘的啤酒到進乳溝裡。

「啊!」

冰涼的啤酒流到肚子,裕子忍不住尖叫。

「有一天會讓你回去,但暫時是不可能的了。」

鐮田慢慢的撫摸裕子乳房。

「不要……不要……」裕子扭動身體對自己絕望的立場感到傷心,就是想請島村幫忙也沒有人知道她被關在什麼地方,原以為難得恢復平安的護士生活,沒想到又會落在這些兇惡男人的魔掌裡……只因為一次不小心,這個傷口不斷擴大,將要落入地獄般的痛苦裡。

「怎麼樣料理她呢?」

三島把喝光的啤酒空罐在手裡捏扁。

「這個嘛……首先需要把這個傲慢的個性修理一下。」

「這個就交給我辦吧。」

三島好像迫不及待的從牆上拿來麻繩。

「護士小姐,現在要給你嘗嘗到天國的滋味,你要老實一點。」

不管裕子露出恐懼的表情。先解開綁在背後的手,再把雙手放在前面綁在一起,然後把裕子推倒仰臥,把美麗的雙腿用麻繩捆在一起。

「不要這樣,饒了我吧……」「女人說不要,其實就是要。」

三島一面說,一面把裕子的手腳用另外一條繩子綁在一起,現在的裕子就像捕獲的野獸,四腳在胸前綁在一起。三島嘩啦嘩啦的把滑車拉下來,用滑車上的鐵鉤鉤住裕子手腳上的繩子。隨著三島拉鐵鏈的動作,滑車慢慢上升,穿白色制服的裕子身體也慢慢離開地毯。

「不要!我怕……放下我吧!」

裕子大聲呼叫,自己全身的重量集中在四肢的一點上,覺得快要斷裂。而且身體離開地毯產生強烈的恐懼感。可是三島臉上帶著笑容拉起吊繩,三十公分、四十公分、五十公分……裕子像被捕捉的狐狸般吊在半空中,距離地毯約一公尺高的地方裕子的身體才停止。

「我去準備浣腸,在這段時間裡,請老大痛痛快快的玩吧!」

三島滿臉笑容的說完就走開。

「不要!不能那樣!」

裕子聽到浣腸,絕望感也更加強烈,忍不住尖叫。

因為她是護士,對浣腸的效果可以說非常瞭解,明知沒有用,但還是忍不住猛烈搖頭。

「像你這樣的美女拉尿的模樣,不是輕易能看到的,一定很有趣。」

鐮田手裡拿著發出黑光的電動假陽具來到裕子的身後,俗稱「印地安人」的電動假陽具,是龜頭的部份模仿印地安人的頭部,另外還有專門刺激陰核的突出部份。鐮田來到裕子的背後時,立刻就看到豐滿的臀部以及大腿根的淫穢情景。

「任何美女,變成這種樣子就完了。」

打開電動假陽具的開關,印地安人的頭就開始扭動,鐮田把假陽具壓在裕子的乳房,從乳房的下面慢慢向山頂滑去,這時候看到粉紅色的頂端慢慢凸出。

「啊……不能在那裡……」震動的假陽具碰到乳頭時,裕子的情形改變,嘴裡雖然還大聲叫不要,可是上半身好像忍不住的扭動,皺起美麗的眉毛。在車裡徹底受到愛撫的肉體,全身的性感帶完全開放,對很小的刺激也會作出反應。

「嘿嘿嘿,你的性感度越來越好,和第一次的時候完全不一樣。」

鐮田手裡的假陽具向下移動,在三角形的啡色地帶下,有顏色鮮明的洞口,這裡已經形成半開狀,露出裡面複雜的構造。

「好像不需要塗上潤滑油了。」

用印地安人的頭在肉縫上摩擦。

「啊……」裕子的大腿根內側開始痙攣,同時扭動圓潤的屁股。

「不要這樣……求求你,放下我吧……」鐮田臉上露出冷笑,把印地安人的頭壓在肉縫上,頭部立刻陷入陰唇裡。

「哎呀……不要……」裕子吊在半空中的身體向後仰,頭向後垂下,露出雪白的喉嚨。假陽具慢慢深入,同時對肉縫上端的陰核也發生微妙的震動。

「這樣很舒服吧?」

鐮田用左手操縱假陽具,右手輕輕撫摸乳房。

「啊……」裕子逐漸產生迫不及待的感覺,忍不住扭動屁股。

「好像性感很強烈的樣子,就這樣讓她洩出吧……」不知何時來到身邊的三島說。手裡拿著注射用的浣腸器,發出淫邪的光亮。

「不,先把這個東西插進去再說。」

鐮田把20公分的假陽具深深插入後,用膠帶在上面貼住。

「現在看你的了!」

三島點點頭,從臉盆裡的肥皂水吸滿300cc的注射器,然後到吊在半空中裕子的身後。在陰道裡固定的假陽具,發出低沉的馬達聲音不停震動,下面的屁股眼也微微蠕動。

「嘿嘿嘿,那種樣子好像在等待浣腸。」

三島把玻璃制的管嘴壓在肛門上,冰涼的感覺使屁股眼更加的縮緊。

「不要!我什麼都答應,就是不要這樣子……」但就在這剎那,玻璃管進入了肛門裡。

「啊……」裕子的頭向後垂下,呼吸更急促。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