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士淫夢

舉起手裡發出黑色光澤的奇形怪狀器具。那個形狀醜惡的東西,是女人同性戀專用的假陽具,有如中世紀在西歐使用的貞操帶,在腰帶上裝有覆蓋陰戶的皮帶。

可是和貞操帶有決定性的不同點,就是在相當於陰戶的位置上向內外吐出二根和真的東西一模一樣的假陽具。

「你一定知道這個是什麼吧?這是麻煩朋友買來的,你也很希望使用這個東西吧!」

「胡說……」裕子用不屑的口吻說,可是她的眼睛就是離不開那個東西。

「嘿嘿嘿,好像很有興趣的樣子,你立刻戴上吧!」

「不要,那種東西……」「你真是煩人啊!看,這裡怎麼搞的,為什麼濕淋淋的?」

鐮田伸出手指插入裕子的花瓣裡揉搓。

「哎呀,不要……」「你的淫亂肉洞夾住手指了,這是表示想要的證據。不要假裝聖女,想想看自己做的事情吧!」

鐮田的話刺入裕子的心裡。

「不要說了!」

裕子用雙手摀住耳朵。

「你是千金小姐,但是為了看男人的性器,才來做護士。而你的本性是淫亂的女人,所以不要裝出高雅的樣子,只要看到男人,你的陰戶就濕淋淋了!」

「不要說了!」

「站起來,快站起來!」

受到鐮田的催促,裕子搖搖擺擺的從沙發站起來。

「很好,早就這樣聽話,沒有人會罵你的。」

鐮田高興的把女人同性戀的假陽具套在裕子美麗的下身上,腰帶在裕子的峰腰上固定,然後把皮帶上的塑膠假陽具,慢慢的在裕子肉洞裡插入一個。

「啊……唔……」裕子輕輕哼一聲,雙手忍不住顫抖。

「比我的小多了,應該很輕鬆。」

把假陽具插入到跟不時,裕子的身體軟綿綿的要當場坐下去。

「不行,還太早。」

鐮田支撐起有很多汗珠的裕子的屁股,把皮帶拉緊,將一端固定在腰帶上。真是很奇特的模樣,頭戴護士帽,像維納斯一樣的美麗裸體,可是她的大腿根聳立一根發出黑光的假陽具。

「很好看,你想不想用那個東西玩弄你的屁股洞呢?」

鐮田對著宏美說。

宏美的身體靠在沙發邊上,露出驚慌的表情看著裕子。

「看吧,你的可愛的女人還在等你。」

鐮田一下就把裕子推到宏美的身上。

「那種事情……我做不到……」「你還是乖乖聽話!」

鐮田抓住從裕子的大腿根挺出的假陽具用力旋轉。

「哎呀……」裕子忍不住使下腹部抽動,因為有深深插入的假陽具在火熱的肉洞裡轉動。

「快弄吧!」

在催促下,裕子好像很痛苦的咬緊牙關點頭。

「宏美,對不起了……」裕子把身體靠在宏美身上。

「不要,我不要……」宏美的大眼睛露出恐懼的眼光,一面搖頭一面退縮。

雖然對方是裕子姐,可是想到那個醜陋的假陽具會……,身體就本能的表示拒絕。裕子推開宏美的手,撫摸豐滿有彈性的乳房,她不知道何時已經被異常的興奮所控制,想到自己變成男人奪取宏美的處女,就會感到特別的興奮。

「姐姐……饒了我吧……」宏美皺起眉頭要求。

可是現在的裕子,對宏美的這種表情也會感到刺激。立刻覆在宏美的身上,把小小的已經勃起的乳頭含在嘴裡。

「不要……不要……」雖然是姐姐,也不要這樣……但同時也聞到濃厚的香味,還有唇膏的甜味,忍不住微微張開嘴時,舌頭立刻伸進來。啊……從宏美的身體失去抗拒的力量,裕子在宏美的身上愛撫,從可愛的耳朵到脖子,從敏感的腋下到小腹,宏美的敏感肉體隨著顫抖,呼吸也開使急促。

經過一陣長長的深吻,二個人同時深深歎氣。

「啊……受不了了……」裕子仰起頭露出雪白的脖子。

因為深深插入的假陽具在肉洞裡引起強烈快感,本來接吻就已經有強烈的甜美感,還有在裕子身上突出的假陽具,動不動就碰到宏美的大腿上,立刻變成強烈的刺激,使肉洞裡出現搔癢感。裕子覺得自己的身體很淫亂,因為又想起那天在鐮田病房裡感受到的高潮滋味,這個男人使我變成淫蕩的女人。

看著手拿錄影機的鐮田,裕子氣憤的咬緊紅唇,然後把宏美的充滿健康美的大腿左右分開。

「不要!」

宏美用雙手把臉遮住,可是暴露的花蕊流出黏黏的液體,證明她已經發情。

「濕成這樣了……」裕子張大充滿情慾的美麗眼睛,她的身體進入宏美的雙腿之間。

「宏美,可以吧……」裕子的聲音顫抖。

宏美的情緒的緊張的向上看,裕子的手握住挺立的假陽具,把前端壓在處女的花瓣上。

「啊……我怕……」「不要緊,開始時會痛一點,但立刻會感到舒服。」

裕子的身體慢慢向前挺。

可是先發出慘叫聲的是裕子,因為宏美的身體還沒有經過開通儀式,所以假陽具受到強固處女膜的阻擋,反彈的力量反而使裕子肉洞裡的假陽具深深進入。發出黑光的假陽具頭部微微進入陰唇裡,就形成進退不得的狀況,令裕子難過得不停喘氣。

「痛……姐姐……痛啊……」宏美的手抓沙發的皮。

「怎麼了!一下子弄到底啊!」

鐮田這時候興奮得已經忘記拍攝,一掌打到裕子的屁股上。

「不可能的……」裕子說話時,富有彈性的屁股還在顫抖。

「哼,難道她還是處女不成?」

「她是處女。」

裕子喃喃說。

沒有想到鐮田聽到以後,態度完全改變︰「原來你是處女,嘿嘿嘿……那就另當別論了。近半年來想看到處女孩很不容易,你快讓開!」

鐮田推開裕子,拖著打石膏的腿蹲在沙發前,宏美緊張的想夾緊大腿,但已經來不及阻止鐮田的身體進入大腿之間。

「不要!不要!」

宏美看到巨大的肉棒,嚇得雙腿在空中亂踢。

「不要叫!」

鐮田的大手掌打在宏美的臉上。

「啊……」雙腿跌落在沙發上,宏美把臉轉過去,從留下手印的嘴角流出一絲鮮血。

「嘿嘿嘿,已經很久沒有玩過處女了。」

鐮田的樣子幾乎要流出口水,同時把巨大的肉棒對正處女的洞口。

「不能這樣,千萬不能!」

在旁邊發呆的裕子,突然衝向鐮田。

「少囉唆!」

鐮田抓住裕子下腹部上的假陽具用力旋轉。

「喔!……」身體裡立刻冒出強烈的快感,裕子忍不住蹲在護理中心冰涼的地板上。

「你還真沒有用。」

鐮田說完之後就用力向前挺,凶暴的龜頭把新鮮的粉紅色陰唇頂開。

「痛啊!」

恢復清醒的宏美發出尖叫聲音。

可是鐮田不顧一切的把肉洞向裡插。因為激烈的疼痛,宏美發出慘烈的叫聲,身體慢慢向前挪動,鐮田追逐向上逃走的陰唇,同時有如橡皮的肉膜阻擋前進,使他更發生強烈的虐待慾望,向追到沙發角落的獵物,使出全身的力量向裡插入。

「哎呀!」

有如野獸的絕叫聲在充滿淫邪氣氛的護理中心響起。突破處女膜的粗大肉棒,立刻侵入窄小的肉洞裡。

「唔……」感到身體裂開兩半的強烈衝擊,宏美像氧氣不夠的金魚一樣對天空張開嘴。

「嘿嘿嘿,還進入一半而已。」

在癡呆的意識裡聽到難以相信的話。也就在這剎那,巨大的肉棒衝入到陰道的最深處。

--要死了……眼前變成一片黑暗,在黑暗中有火光爆炸。

鐮田開始活動,粗大的肉棒抽插時,雪白的下腹部隆起成肉棒型,擠出黏黏的蜜汁,而且在半透明的蜜汁中混合著證明破瓜的淺紅色血液。

「救救我……誰來救救我……」宏美拚命抓住沙發的黑色皮面求救。她不敢相信,也不願相信,為有一天一定會出現的白馬王子,一直保護的純潔竟然被這種男人破壞……不知何時流出眼淚。

「太妙了,處女的味道就是不同……」鐮田感到非常滿意。

宏美的臉上五官已經擠在一起,強烈的打擊使她美麗的乳房不停的顫抖。

「這個女人是我的,一定要她做我的性奴隸……」鐮田的虐待狂慾望愈來愈強烈,同時狠狠的向窄小的肉洞裡插去。一把抓住豐滿的乳房,手指陷入有彈性的肉裡。

「哎呀!」

宏美皺起眉頭不顧一切的喊叫。

鐮田急忙又用手摀住她的嘴,同時加快肉棒的抽插速度。已經壓扁的雪白護士帽前後猛烈搖動,從鐮田的手掌間露出宏美的哼聲。窄小的肉洞微微發生痙攣,同時夾緊肉棒。

「真是美極了……」鐮田這時候不顧一切的猛烈猛抽。

「啊……」宏美的身上向後仰。

然後,鐮田的肉棒抽搐一下後,以猛烈的力量噴出液體。鐮田在麻痺般的陶醉感中,又再猛烈抽插二、三次,屁股的肉緊縮、巨炮爆炸,把精液一滴不剩的送進去。

享受過射精餘韻的鐮田,從躺在那裡像死人般的宏美體內拔出已失去力量的肉棒,然後發現有異常的味道。回頭看裕子,不由得瞪大眼睛,因為裕子所坐的地板上,有淺黃色的水滴。

「哼,長得很美,可是沒有想到是這種女人,連尿也弄出來了。」

聽到鐮田的話,裕子的羞恥感已經達到絕望的程度。

「啊……還不如死的好……」裕子不敢站起來,只好把屁股泡在尿水裡,在那裡展露出白蛇般的妖媚裸體。

鐮田看到裕子那種模樣,異常的興奮起來,拖著打石膏的腿來到裕子的面前,挺出開始恢復力量的肉棒。

「放在嘴裡好好舔,我會忘記剛才看到的事情。」

裕子美麗的肩微微顫抖,然後抬起憂慮的面孔,把紅唇壓在面前的肉棒上;又用細長的手指握在肉棒的根部,慢慢揉搓的同時先把龜頭含進嘴裡,肉棒立刻像如意棒一樣增加長度,裕子忍不住從喉嚨裡發出甜美的歎息。

裕子不久後就發現自己是那麼高高興興的為鐮田奉獻,用舌尖舔肉棒背面的肉縫,還把滿是皺紋的肉袋也含進嘴裡,為這樣像暴君的男人奉獻,不知為何會產生強烈的陶醉感。

「剛才不是有性感了嗎?你就用自己的手活動假陽具吧!」

聽到鐮田的聲音,有如魔鬼在說話。裕子在稍許猶豫後,就把自己的右手伸到大腿根上。剛開始時還是戰戰兢兢的動作,慢慢的開始加快速度,握緊和真的肉棒一模一樣的假陽具,前後活動。

「啊……我真淫蕩……」裕子對自己行為的淫蕩感到強烈的刺激,手握假陽具的動作也更加速,同時也淫穢的扭動屁股。

就在這時候,叫護士的鈴聲響起。

「護士小姐,有病人在叫你。」

鐮田用開玩笑的口吻說。

可是裕子好像根本聽不到鈴聲,嘴裡吸吮巨大肉棒,用手搖動插在自己肉洞裡的假陽具。

第四章 觸診屈服的陰戶

已經完了……不止是無恥的照片,還被鐮田掌握錄影帶做證據。想到今後只有任鐮田擺弄時,裕子甚至於想到要放棄護士的工作。可是,已經做到幼小嚮往的護士,而且不久之後還能升上主任,現在拋棄一切,還剩下什麼呢?而且,也不能就這樣丟下宏美不管,宏美為了她犧牲自己的肉體。

裕子留在公寓裡不停的思考對策,此時想的是找外科部長島村隆一商量。島村是在心臟外科的領域有卓越手術技能的權威,而且在S醫院的第一外科有最大的實力。裕子所以會想到島村,是因為島村曾經向她求愛。

「偶爾也該和我約會。」

島村這樣說話時,裕子無法拒絕,怕拒絕後有不好的後果。

在昂貴的高級法國西餐廳吃飯後,果然邀她去旅館。可是裕子藉口另外有約會沒有答應,裕子知道島村有美麗的太太和上高中的女兒。

「有困難時,不論什麼事情都可以找我商量。」

臨走時島村說的話,還留在裕子的記憶裡。

「島村也許有辦法解決目前的困難……」第二天,裕子下班後,沒有換衣服就直接敲外科部長室的門。島村正在看醫學方面的資料,裕子進去時,島村露出銳利的眼光,可是立刻恢復溫和的表情,讓裕子在沙發坐下,他也在對面坐下。

「表情這麼嚴肅,有什麼問題嗎?」

島村一面說,一面凝視裕子的性感美腿。

裕子很難開口,說出來等於是暴露自己的羞恥,低下頭把手放在腿上,顯出不安的樣子。

「你已經來了,有事就說出來吧!」

經過島村的催促,裕子慢慢把這幾天發生的事情說出來。聽到裕子的話,島村作出難以相信的表情;這樣美麗的女人竟然是同性戀,也竟然有病患強暴這個連他也沒有碰過的肉體……也許是精神作用,裕子顯得比以前更艷麗,看她紅著臉露出難為情的樣子,島村開始興奮了。

「那麼,你希望我怎麼做呢?」

等到裕子把事情說完後,島村為掩飾自己的興奮,故意用平淡的口吻說。

「……」裕子沒有說話,美麗的眼睛看著自己的手。

島村看到那種高雅中帶有性感的模樣,想起約她去旅館被拒絕的事情,還記得帶著酒意摸過裕子溫柔的手,從洋裝的胸口看到美麗的乳溝……自從裕子來這裡做護士,不知道有多少次想佔有這個美麗的肉體。

「好吧,把那個叫鐮田的病患,以我的權力要他出院。」

這時候裕子的臉上露出開朗的神氣,當然這樣的表情逃不過島村的眼睛。

「但是……」這時候裕子的眼睛瞪大,露出不安的神色。

「要我做這樣的事情,當然希望擬能有所回報。」

島村站起後,走過地毯到門口把門鎖上。

裕子緊張的站起來︰「部長?……」裕子背靠在書架上,做出難以相信的表情看外科部長。

「上一次你甩了我,但這一次要答應。你是來要求我做這種事情,一定有心理準備吧!」

島村平時的嚴肅態度已經完全消失,露出中年男人的淫穢眼光。

「我沒有那種意思……」裕子用雙手保護胸部,哀怨的訴說。

「我處理一、二個病患是絕對沒有問題,但使我不滿意的話,就算沒有談過這件事情。」

島村用脅迫的口吻說過之後,立刻衝上來擁抱裕子。

「部長……不能這樣,請冷靜一點吧。」

「自從你來醫院的那一天,我就開始喜歡你了!」

「不,不能在這種地方……」裕子拚命的想推開島村;可是島村也更用力的抱緊裕子,還在裕子潔白的脖子上親吻。

「我來這裡不是為這樣的,是商量……」裕子一面說一面感到悲哀。男人為什麼都是這樣,難道是我的身上有什麼魔性的東西,一定會吸引男人……島村有煙味的嘴壓上來,手也開始撫摸乳房,一條腿伸入裕子的雙腿之間。裕子靠在書架上傷心的搖頭,島村拉開裕子制服的拉鏈,從乳罩上握緊乳房,立刻感受到有彈性的美感,和老婆的鬆弛肉體完全不一樣。

本來以為沒有希望的美麗護士,現在主動的投入懷裡;島村已經很久沒有這樣興奮了。外科醫生的工作是在人體上動手術刀,也許這種關係,很多外科醫生都有變態的性慾,島村也不例外,是一名虐待狂。

島村一面吻裕子的香唇,一面拉起制服的裙擺,把手伸入三角褲裡。

「部長,不能這樣!」

裕子夾緊大腿。

島村的手不顧一切的摸到已經有一點濕潤的陰唇上。

「你說,你是同性戀者,但和男性也會有性感吧?那個叫做鐮田的病患姦淫你時,實際上你也有了性慾,對不對?說不定你還高興的扭屁股。」

從島村平時的態度無法想像會說出這種淫邪的話,不但如此,一面說一面還把手指插入肉洞裡。

「痛!不是的……部長……不要……唔……」裕子皺起美麗的眉毛,忍受激烈的疼痛。

「從這裡的感覺判斷,不可能不會的。」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