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士淫夢

鐮田好像要測驗裕子的反應,慢慢抬起屁股。

「啊……不要……」裕子好像追逐一樣的抬起屁股。

「嘿嘿嘿,身體是最誠實的。」

抬高的屁股立刻用力下降。

「啊……」裕子仰起頭來,身體向上挪動。護士帽在頭與床之間壓扁,甜美的刺激感直達腦海,如果雙手能夠自由活動,真想抱住鐮田的身體。她覺得鐮田的動作和過去不同,現在覺得非常可愛,那是比女人之間更能得到快感,不但強有力、而且有真實感。

鐮田抽插的速度開始加快,有如做伏地挺身的樣子,用力插入到肉洞裡,鐵製的床發出聲音,連布幔也搖動。現在的女人已經來不及顧慮到隔壁的床,好像有生以來第一次有這樣的快感,為追求高潮的極點,特意的挺起恥丘和對方摩擦;有如維納斯的裸體,好像塗上一層油的發出光澤,因為上身向後挺,更強調美麗的乳房,粉紅色的乳頭也好像要求什麼東西似的勃起。

「啊……」咬緊牙關的嘴終於鬆弛,發出充滿歡喜的歎息聲。可是一旦發出這種聲音以後,就忍不住連續哼出來。

僅剩下的理性想阻止她,可是遭受到男人猛烈的抽插,輕易就被粉碎;當粗大的肉棒刺入時,產生全身要飛散的感覺,可是當肉棒離去時,有甜美的電波傳到身體的每一個角落;裕子為掌握逐漸接近的陌生的瞬間,使全身的神經都緊張。

聽到裕子如泣如訴的哼聲,鐮田覺得自己登上天堂,原以為她像綻放在高領上的花朵,不是他這種男人能高攀的;可是這個美麗的護士,正在他的肚子下甜美的啜泣。於是鐮田把自己所有的性技巧都發揮在裕子的身上。反覆進行三淺一深,插入後改變肉棒的角度旋轉,同時用手指捏弄勃起的乳頭。

火熱的肉洞裡又開始美妙的蠕動,肉壁纏住肉棒,精液從輸精管前進。

「啊……想要。」

裕子把夾緊鐮田腰部的雙腿改放在對方的腿下,併攏伸直,這是迎接高潮來臨的姿勢。鐮田低哼一聲,連連又快又深的插入;裕子也以勒緊屁股的肌肉,挺起恥丘作為回應,裕子當然對自己的動作感到羞恥,可是湧出的快感遠超過理性。

「不要!不要!可是……好舒服!」

「洩了!」

裕子尖叫一聲,全身隨即僵硬。

就在這時候,有火熱的精液在她的身體裡爆炸,裕子受到令身體粉碎般的強烈高潮的襲擊,五體都在顫抖;在黑暗中,不斷的散出爆炸的白光。

「是不是這叫男女的真正高潮?……」裕子在朦朧的腦海裡這樣想。

鐮田的身體離開以後,裕子還是不能動彈,身心都被擊倒;現實已經遠離,只剩下充滿快感餘韻的身體。

這時候不知鐮田有什麼想法,突然拉開圍繞在病床的布幔,從意識中消失的現實感開始迅速復甦︰「對了!在鄰床還有一個中學生……」「不要!」

裕子立刻像嬰兒一般的捲曲身體,想隱藏性感的身體。

「喂,你看看他吧!」

聽鐮田這樣說,裕子戰戰兢兢的把眼光轉過去。

「哎呀……」不由得閉上眼睛。

戴眼鏡的少年正在手淫,坐在床邊,面對著裕子的方向,從睡衣裡拉出陰莖,努力的揉搓。

「不要……」恢復清醒的裕子,產生自己身體受到姦淫的污濁感。

可是少年好像有什麼東西附在身上一樣,看著她的身體右手瘋狂的上下活動。

鐮田看少年後,眼睛也出現殘忍的光澤︰「給你看最想看的東西吧!」

張牙裂嘴的笑一下,讓裕子採取脫衣舞的動作,他從背後抱住後,雙手抓住雙腳。裕子發現鐮田的企圖,開始拚命掙扎,可是剛有過高潮的身體,一點也用不上力量。

「不要!不要……」裕子拚命的想夾緊雙腿,可是一旦打開以後,就更無法勝過鐮田的力量。在大致完全開放的大腿根,剛剛受到凌辱的花瓣張開嘴,發出淫邪的光澤,陰毛也沾上蜜汁貼在身上,每一片花瓣都看得非常清楚。

「啊……我在做什麼事情啊……」被一個病患強暴肉體,現在又向一個少年病患暴露出女人的神秘。裕子產生強烈的羞辱感,美麗的臉頰洩成紅色,雪白的牙齒咬緊雙唇。

「不要!不要!」

裕子拚命的搖頭,護士帽掉下來,頭髮也散亂的披在肩上。

中學生的銳利眼光刺在羞恥的泉源上。

「不要看……不要……不要!」

「那小子拚命的手淫,簡直像野獸,嘿嘿嘿,我們也給他幫忙吧!」

鐮田的手指伸向完全綻放的花瓣。

「你要做什麼?」

裕子想要把腿閉合,但鐮田巧妙的用自己的腳勾住裕子的腿。

「讓他看到更深處的地方吧……」鐮田把手指放在花瓣上,向左右分開成V字型。

「哎呀……不要看!」

少年為看更仔細,探出身體,眼睛冒出火光。鐮田好像要滿足少年的希望,把手指插入裕子的肉洞裡。

「啊……」因為太突然,嚇得裕子的身體緊縮。

鐮田不理會裕子的樣子,手指挖弄肉洞,再度湧出的快感,裕子又被擊倒。

「在這樣小男孩的面前……」可是,被鐮田喚醒的肉慾,使她從肉洞流出蜜汁,淌到屁股上。裕子雖然在絕望中,但不得不繼續暴露出羞恥的泉源。

不久後少年發出低沉的哼聲,從龜頭高高的噴出白濁液體。臉色通紅的少年,好像附在身上的鬼神離去,急忙鑽進被窩裡。裕子看到有白布套的毛毯還在微微顫抖,第三次進入忘我之境。

第三章 電動假陽具的凌辱

凌晨二點,財團法人S醫院第一外科病房三樓的護理中心充滿沉悶的氣氛。完成病房巡視,絕大多數的病患已經入睡,這時候大夜班護士通常都會泡一杯咖啡休息一下,可是今晚值班的二名護士,很少說話,全身充滿緊張感!

新進護士小泉宏美左腿上折疊消毒過的紗布,一面偷看裕子的模樣;裕子低下頭默默的折疊紗布,輪廓分別的側臉還是那樣美麗。也許化裝比以前濃一點,更增加美艷,連女人的宏美看在眼裡心裡都會怦怦跳。

自從上一次值夜班以來,裕子就完全變了。裕子雖然沒有說,可是從鐮田的戲謔態度和自己的遭遇看,宏美也能猜想到那天晚上發生什麼事情。受到裕子撫摸最難為情的地方,學到女人與女人的快感,所以宏美的心情非常複雜,這種時候不知道該怎麼對她說話……宏美露出迷惑的眼神看著裕子。

「宏美……你怎麼了?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裕子抬起頭露出微笑。

「不,沒有……」宏美急忙否認,露出曖昧的笑容。

裕子當然明白宏美的心,可是對這樣純真的女孩,不能告訴她那一天發生的事情,更不想把宏美也捲入可怕的漩渦裡。更嚴重的是,自己的身體竟然迎和野獸般的男人,產生有生以來最強烈的高潮,對自己這樣的身體感到怨恨。

就在這時候,也擔心會響起306號房叫護士的鈴聲,身體不由得緊張。這時候聽到輪椅經過走廊的聲音,而且向護理中心來。

「不會是鐮田吧……」不祥的預感裕子的臉色開始蒼白。

看到裕子緊張的樣子,宏美也停下折疊紗布的手,向走廊方向看去。輪椅的聲音在護理中心停止,撩起門口的門䬷,進來坐在輪以的邪惡的男人,果然是鐮田。

從裕子的身上好像血液都流失,一星期以來受到鐮田的凌辱,連同羞恥感一起浮現在腦海裡。

「這個男人要糾纏到什麼時候才會滿意?……可是,如果對這個像蛇一樣的男人露出懦弱的態度就完了。」

裕子振作起精神,用輕蔑的眼光看過去。

可是鐮田不理那一套,自己操縱輪椅進入護理中心。

「不能進來,按規定病患是不能進來的。」

宏美擋在輪椅的前面。

「不要這樣固執,我們又不是不認識。」

鐮田臉上露出淫邪的笑容,眼光上下打量清純可愛的護士身體。

「宏美小姐,給你看好玩的東西吧!」

鐮田打開放在腿上的黑色皮包︰「就是這個,很有趣味,快看吧!」

宏美看到丟在圓桌上的5、6張黑白照片,立刻倒吸一口氣。那是慘不忍賭的照片,任何人看到都會知道那是正在手淫中的姿態,手指在肉洞裡游動,而這個手指的主人就是裕子。在照片的上半部,很清楚的照出裕子興奮的臉部。

「不……不要看!」

裕子推開宏美,抓起桌上的照片,一張一張的撕破。

「隨便你撕到滿意為止,不過我的朋友們都非常喜歡這個照片,所以沖洗很多張,我還不知道該如何處理。他們說要拿到新宿去賣,目前我還沒有答應,所以最好不要惹我生氣。」

鐮田用泰然的態度說。

「宏美小姐,把門鎖上,也把布幔拉起來。你不快一點,我就把這些照片在醫院裡公開。」

受到恐嚇,宏美看裕子,裕子失去血色的嘴唇在顫抖,茫然的靠在桌子上,肩頭起伏不平,證明她受到很大衝擊。

「可憐的裕子姐……那一次如果我拒絕同性戀的誘惑,就不會變成這樣了,而且她是為了幫助我,讓我離開病房後,在威脅下拍了這種照片……」宏美這樣想過以後,就覺得自己有很大的責任。

「還不快一點!」

受到鐮田的恐嚇,宏美站起身來,但還不知道該怎麼辦,現在只有聽鐮田的命令。猶豫一下之後,鎖上門,把面對走廊的窗簾拉起來。

「你想幹什麼……」振作起來的裕子仰起美麗的眉毛。

鐮田從皮包裡拿出小型的錄影機和發出黑光的奇妙形狀的器具。

「這是我要朋友送來的,享用這個拍攝你們同性戀的鏡頭。」

鐮田說完就把眼睛靠在錄影機的照門上下左右移動。

徹底知道鐮田異常的性格,裕子感到驚慌。

「首先,你們兩個一起脫衣服吧!」

鐮田坐著輪椅,用手指著沙發。

「不能做那種事情……」裕子輕輕摟住宏美,用眼睛瞪鐮田。已經被迫到這種程度,還留戀護士的職務有什麼用……「我要向上級報告,要你出院,同時我也離開這裡。」

「嘿嘿嘿,你今天好像很硬氣。好吧,就這樣辦吧,但那樣以後,我會把這些照片送到你爸爸的公司去,聽說你爸爸是一流企業的董事。嘿嘿,董事的千金小姐表演手淫……一定會受到歡迎。」

鐮田淫邪的翹起嘴角。

「……」裕子說不出話來。腦海裡出現父親的臉,如果這件事情,使父親不得不下台……「你是逃不了的,落在我這種男人的手裡,你就任命吧。」

鐮田的話像刀一樣刺入裕子的心裡,這個男人是魔鬼……感覺出去宏美的弱小肩頭在顫抖,無論如何也要保護這個女孩……「求求你,請你放過宏美吧!」

裕子向鐮田哀求。

「不行,我想看的就是你們的同性戀。」

「宏美,這件事情與你無關,你去休息吧!」

「你敢這樣做,我就把這些照片散發出去。宏美小姐,你最喜歡的裕子姐手淫照片,因為你要散發出去了,你願意這樣,就去休息吧!」

「不能再受這個男人的欺騙了,你不要管我!快去……」可是宏美沒有辦法離開這裡,剛才看到的淫穢照片,絕對不能讓別人看到,不能害最喜歡的裕子姐……「嘿嘿嘿,你當然不能走,就在那沙發前脫吧。不用擔心,只要照我的話做,我保證不會拿出去給別人看。」

鐮田對二個女人用訓話的口吻說。

「宏美,求求你,你快走吧……」裕子哭喪著臉要求,可是宏美的決心很堅定。

「不,我為了裕子姐……」說完向沙發走去。

「有一天我要……」裕子帶著憎恨的心情把手放在制服上;可是在神聖的工作場地露出身體……這樣一想到還是會產生強烈的羞恥心,手的動作自然停止!

「不要慢吞吞的!」

鐮田坐在輪椅上大吼。

二個護士都表情緊張的,同時伸手把胸前的拉鏈慢慢拉下去。鐮田把眼睛靠在錄影機的照門上,看超級美女的護士脫衣服。過去騙過女人拍錄影帶,但是現在是真正的美麗護士,興奮得拿錄影機的手也發抖。

二個人脫下白衣,偶爾也以怨恨的眼光看錄影機的方向,然後像狠下心,脫去乳罩,然後彎下身體,把包圍下半身的褲襪和內褲一起從腳下脫去。

「啊……太美了……」鐮田看著照門,不由得吞下口水。

她們的身上,只有在美麗的黑髮尚戴著白色的護士帽,其餘的部份都是和出生時一樣。

「現在,馬上就開始吧!」

鐮田對著錄影機說。

裕子為屈辱感咬緊嘴唇,同時看宏美;宏美的表情快要哭出來來的樣子,低下頭時長長的睫毛在顫抖。

「做不到……那種事情……」裕子用哀怨的聲音訴說。

「不要假裝聖女了!和上次一樣就行。我可是明天把照片散發出去也可以。」

「裕子姐,我……」宏美好像下定決心,坐在沙發上拉裕子的手。

「宏美,你……」「我沒有關係,只要是和裕子姐的話……」裕子看到她含羞的黑亮眼光,非常感動,她是準備和我一起掉進地獄,裕子很激動的想把宏美摟進懷裡。

「好吧……」裕子似乎也下了決心,靠在宏美的身上,「反正已經墮落到這種程度,還有什麼可怕的,事到如今就和宏美一起墮落下去吧……」一旦這樣下決心後,心裡對宏美產生出強烈的感情。裕子把宏美的美麗裸體,輕輕的放到沙發上;宏美雙手抱在胸前,露出如偶像明星的側臉,閉上眼睛,好像在期待什麼似的微微顫抖,露出一點雪白的牙齒。咬住紅唇的樣子,有說不出的可愛。

「可愛的人……」裕子立刻迷上宏美,也許試想這樣逃避現實,沒有多久就把有錄影機的事情丟到腦後了。親吻花瓣般可愛的香唇,用舌尖慢慢舔弄時,宏美好像很難過的微微張開嘴歎息;趁著這個機會裕子把紅舌插入,吸吮宏美的香舌;彼此都做甜美的歎息,二個人的舌頭糾纏在一起。

這是裕子對別人從來沒有過的積極而大膽的愛撫,從高中時代就有同性戀經驗的裕子,和同性做愛時全身會變火熱,裕子感覺出還像花蕾的宏美堅硬肉體,慢慢鬆弛,就撩起她的頭髮撫摸耳垂;用舌尖舔粉紅色的耳垂,火熱的呼吸吹入耳孔。

「啊……喔……」宏美不知道自己的性感帶受到愛撫,那種感覺使她震驚。

「嘻嘻,處女的這裡最敏感。」

聽到裕子在耳邊甜蜜的悄悄說,宏美顫抖一下縮緊脖子,對將要瞭解快感的宏美而言,甜美的細語也是很大的刺激。

「你好像特別敏感。」

一隻手放在胸前,玩弄可愛耳垂的裕子,把目標改到乳房上。

和纖弱的手腳相比,特別發達的鍾型雙乳聳立,經過輕輕撫摸時,發出粉紅色光澤的乳頭開始勃起。

「真可愛,好想吃掉!」

裕子美麗的眼睛露出強烈的慾火看著宏美。

宏美很難為情的用手掩飾胸部,裕子像高級妓女作出妖艷的笑容,把處女的乳頭含在嘴裡。

「啊……」宏美發出能使聽到的人感到性感的哀怨聲音,同時扭動身體。

從房裡的動靜知道錄影機正在拍攝,可是有裕子姐吻她胸部,滿足感使她感到無比興奮。自從裕子和她搞同性戀以後,好像更敏感,甚至於覺得自從那個值班的夜晚以來,心裡暗中期盼這樣。

「姐姐,我覺得怪怪的……」用溫柔動作戲弄敏感的乳頭,宏美不知不覺中抓緊沙發。

「宏美,姐姐也一樣,因為你太可愛了……宏美,你也在姐這裡同樣弄吧。」

裕子發出甜美的聲音,挺起美麗的乳房壓在宏美身上。

「啊……姐姐……」宏美把臉靠在就是女人看了也會喜歡的乳房上。

「啊……美極了……」裕子稍許抬起胸部,出現一點空間,宏美就把凸出的乳房含在嘴裡。

「啊……我快要瘋了!」

裕子仰起頭露出雪白的脖子,妖媚的歎息,美麗的眉毛也彎曲,香唇翹起,手指撫摸宏美的耳根。

「啊,實在夠勁,在近處看就是不一樣……」鐮田幾乎忘記攝影,緊張的瞪大眼睛看二名護士淫穢的做愛。

對方是女人,裕子好像更放蕩了……鐮田為了看清楚,眼睛偶爾離開照門,像要咬一口似的,看著同性戀場面。不久後,像白蛇般的裕子的裸體向下移動,宏美修長的美腿分開豎起成M型,裕子把頭埋在宏美的雙腿之間。

「要口交了,這裡不好……」鐮田急忙搖動著輪椅前進,到達更能看清楚的位置。

裕子在宏美新鮮的肉壁上以不顧一切的態度猛舔,這二名護士都是醫院裡最美的,怎麼看也不像作出這種無恥的事情,因此,鐮田的興奮也更強烈。再加上裕子的上半身向前彎曲抬起屁股的關係,由屁股的嫩肉圍繞的恥部完全曝露出來,色素較少沉澱的肛門,蠕動時也讓四周圍的小皺紋顫抖,而且下面的花瓣很像沒有用過一樣的清純,但微微綻放,露出濕濕的光澤。

在小貓舔牛奶般的聲音中混雜著宏美藕斷絲連般的嗚咽聲音,陶瓷般的雙臂好像忍耐不住的旋轉。

「宏美,我已經不行了……」裕子用迫切的口吻說著,立刻改變身體的方向,二個人的大腿交叉,使花瓣與花瓣密接。

「姐姐……」宏美大概對這樣的姿勢感到驚訝,瞪大可愛的眼睛。

「不要怕,一切聽姐姐的……」裕子用興奮的聲音說,然後抱起宏美的腿,下體在下體上摩擦,二十七歲的豐滿肉體,像軟體動物一樣的扭動。

「啊……」宏美發出快感但又驚訝的聲音。

陰毛一起摩擦,發出沙沙的聲音,「難為情……」但是每一次都刺激到敏感的陰核。

「宏美,你動吧!」

宏美聽到裕子的話,很不自在的開始扭動屁股。

「啊……好……」裕子忘我的大叫。

分不出是誰的蜜汁,流在二個人的大腿上發出光澤,濕淋淋的花唇摩擦時發出淫縻的水聲。

「啊……」「喔……」「那裡好舒服……」二個護士都扭動有白色護士帽的頭,完全露出本性,更貪婪的向高潮的頂點掙扎。

「嘿嘿嘿,早該如此……」鐮田這時候用一隻手摩擦自己的肉棒,認為終於到了使用準備好器具的時候,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笑容。鐮田急忙拿出放在桌上的器具,把放在旁邊的花瓶的水灑在二個人的身上,二個人都緊張的轉過頭來看。

「對不起,自古說『對發情的狗最好是潑冷水』,請姐姐戴上這個吧!」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