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士淫夢

護理長露出疑惑的眼光看裕子,裕子不敢正視護理長,怕被看出她的心事。

「你不會和鐮田先生發生奇妙的關係吧?」

「請不要胡說,根據什麼說這種話?」

裕子紅著臉瞪大眼睛看著護理長。

「聽說你經常不帶乳罩,這裡不是下流的酒家,不要誘惑病患,破壞風紀!」

「……」「你這是什麼眼光?你的三角褲的線條完全曝露出來,你沒有忘記,為防止這種情形,你有義務穿襯裙吧!而且口紅也太紅了,這種樣子,怎麼可以建議你作主任?」

飯島護理長故意用護理中心的人能聽到的聲音說。

「這種說的太過分!她不是那種人!」

站在旁邊看的宏美,終於忍不住這樣說,受到新進的護士當面頂撞,護理長立刻火冒三丈。

「工作還做不好,你神氣什麼!不要因為有一點可愛,就忘了自己的身份。」

宏美受到斥責不敢說話了。

「更換負責的護士是辦不到的,鐮田先生還是由新井小姐負責,大家要記住,對病患不要分厚薄!」

護理長看著圍在四周的護士說。

可是,也許大家同情裕子,沒有一個人回答。

「你們聽到了沒有?」

看到護理長露出歇私底裡的樣子,大家才露出不情願的樣子點頭。

這場鬧劇就這樣結束,可是當裕子給病患換點滴後,回到護理中心時,新井走過來說︰「鐮田先生說堅持要見你,雖然護理長那樣說,你去看看他,讓他高興吧!拜託啦!」

新井拚命哀求,新井是比裕子早一年來到醫院,個性開朗,在護士之間也獲得好感。

「好吧!我會去看他!」

「這樣就好了,不愧為主任的候選人。」

新井這才露出笑容。

裕子雖然這樣說,還是不想去鐮田的病房,如果去了,不知道會提出什麼無理的要求,想到這裡心情就非常沉重。

「裕子小姐在嗎?」

聽到男人的聲音,正在忙碌工作的護士一起回頭看,說話的人是鐮田。鐮田坐在輪椅上,臉上露出淫邪的笑容,大家的眼光都看裕子,使裕子產生坐立不安的感覺,急忙走出護理中心到鐮田的輪椅處,臉上感到一陣火熱,為了盡快離開這裡,只好推輪椅。

「我等你很久也不來,等不及了,只好自己先用手射出一次!」

鐮田毫無顧忌的大聲說。

「小聲一點,別人會聽到的。」

「嘿嘿嘿,聽到也沒有關係,不如告訴大家,我們兩人真相的事情!」

「你不能這樣!」

真是無恥的男人,怎麼會任由這種男人擺佈,對自己感到生氣。

「那也是沒有辦法的,因為是事實,昨晚實在太好了,你把我這裡夾緊,現在還留下那種感覺。」

鐮田用手撫摸睡衣的前面,那裡已經高高鼓起,一眼就看出是什麼情形。

「不要讓我想起那件事情……」裕子把臉轉開。

「現在我想小便,帶我去廁所吧!」

鐮田說。

裕子心理感到不安,可是幫助排尿也是護士的任務之一,裕子不得不推動鐮田的輪椅。許多住院的病人看到醫院最美的護士,為一個像流氓的男人推輪椅,都露出疑惑的表情。鐮田反而很神氣的挺起胸脯,「本大爺和這個女人性交了!你們羨慕吧……」鐮田真想這樣大叫。

輪椅從病房東側的廁所專用斜坡下去,鐮田用手指著大便用的廁所,裕子把他帶到輪椅專用的房間,就想離開。

「你幫我脫內褲!」

鐮田說。

「什麼?……」裕子不懂他的意思。

「你要我說多少次,脫我的內褲。」

「簡直是胡說……」裕子揚起眉毛。

「那種事……請你自己做吧!」

裕子堅持的拒絕。

「經過一個晚上,你好像忘記自己的立場了,你暴露出陰戶的照片,已經托朋去洗了,明天就會送來!」

鐮田臉上露出淫笑,把裕子的手拉過來。

「那個可怕的照片……」想到無法逃避的事實,強烈的絕望感,使裕子覺得全身的力量都消失。

「來呀!」

鐮田改變身體的方向,把門鎖上。

醫院的廁所是講究清潔第一,擦拭得很乾淨,但在窄小的密室裡,還是充滿醫院獨特的消毒水和阿摩尼亞的味道。

「我做不到……」裕子搖頭。

「沒有辦法了!」

鐮田拉開睡衣的前面,自己把發黃的內褲脫到腳下,立刻有紅黑色的肉棒冒出來。

「過來,含在嘴裡。」

鐮田說。

「不要……」裕子的臉通紅,軟弱無力的搖頭。

「解決病患的要求,不是你們做護士的任務嗎?不要假裝高雅,快一點!」

鐮田抓住裕子的頭髮向下拉,裕子形成坐在馬桶蓋上,上半身向輪椅彎下去的姿勢。鐮田神氣活現的坐在輪椅上,分開毛茸茸的雙腿,大概有20公分的肉棒挺直在那裡。裕子的背後像罹患惡寒似的感到冰涼,在下腹部又出現昨晚插入巨大肉棒時的疼痛感。

「不要……」裕子無力的搖頭。

「你慢吞吞的,會有人來,被看到兩個人在這裡不太好吧!」

聽到鐮田的話,裕子露出怨恨的眼光瞪他。

「你這是什麼表情!我真的要把那些照片公開,對我可是不痛不癢的。」

鐮田露出流氓的面目,使裕子感到害怕。

「這個人真的會這樣做……」「快呀!」

鐮田用力拉頭髮時,裕子不得不把臉靠在鐮田的大腿根上。

「你要用手握住,好好的撫摸。」

裕子快要哭出來,只好用手握住肉棒的根部,一面上下摩擦,一面把美麗的嘴唇張開,慢慢把龜頭含進嘴裡,立刻就聞到強烈的精液味道。只是這樣輕輕含在嘴裡,陰莖就立刻膨脹,把她嘴裡塞得密不透氣。雖然說裕子是同性戀,但也不是不知道口交的技術,曾經第一次發生關係的醫學系教授就徹底的教她,可是現在只能勉強塞在嘴裡,下顎簡直快要脫臼。

「要更深一點!」

鐮田坐在輪椅上挺起屁股,裕子忍受嘔吐感覺,放鬆喉嚨的力量,向棒錘一樣的肉棒立刻進入,裕子想叫但發不出聲音,不由得翻起白眼。粗大的肉棒開始慢慢的活動,肉棒的頂端和敏感的喉嚨摩擦,裕子輕輕閉上眼睛流下眼淚。感到呼吸困難,張大鼻孔吸入空氣,阿摩尼亞獨特的味道使裕子的絕望感更加深。

很痛苦!為什麼會有這種遭遇,眼淚不斷的流出,從臉頰滴下去。在昨天被鐮田看到同性戀的場面前,一切都是愉快的,但從那以後一切都不對了,可是後悔也沒有用,被偷看的事實已經沒有辦法抹煞。

「真是美景……」泰然的坐在輪椅上的鐮田,為甜美的快感瞇起眼睛,伸手把裕子的白衣拉鏈打開,胸前分開,出現雪白的雙峰,伸手進入純白的乳罩裡,撫摸有彈性的乳房,柔軟的嘴唇和乳房,做夢也沒有想到會在神聖醫院的廁所裡做這種好事……鐮田陶醉的伸出舌頭舔舔嘴唇,手指找到乳房頂端上的小花蕾揉搓。

「啊……不要!」

裕子在心裡發出尖叫聲,不想有快感,心裡想其他的事情,可是敏感的乳頭受到撫摸,無論如何神經就會集中在那裡,而且塞滿在嘴裡的肉棒毫不留情地和口腔裡的黏膜摩擦,雪白的臉頰淫靡的隆起,護士帽有節奏的擺動,看到這種情形,鐮田的慾火燒到極點。

「夠了!」

抓住裕子的頭髮拉開臉讓其仰起,輕輕閉上眼睛的四周紅紅的,有說不出的艷麗。

「嘿嘿嘿,她有了性感,好吧,我會讓她有更大性感……」讓裕子轉身過去,雙手扶在馬桶蓋上,屁股向後挺起,撩起浮顯V字型內褲線條的制服裙擺,立刻將手伸入褲襪裡,果然那裡已經十分濕潤。

「已經濕了!沒想到你還是這樣好色的女人!」

「不!我沒有……」裕子的臉色紅到耳根,無力的搖頭。

「我來確實檢查一下。」

柔軟的陰唇裂開,洞內很窄小,只能勉強進入二根手指。

「這個女人是不是因為這裡太窄小,男人的東西進入會太緊,因此變成討厭男人的女人……」「啊……不要!」

裕子發出很痛苦的呻吟。

可是插入的手指開始活動時,和臉上的表情正相反,艷麗的屁股不斷的蠕動。

「你的陰戶也有很好的敏感度,經過調教的你,就能成為殺死男人的利器,就這樣下去,實在太可惜了,讓我來訓練你!」

鐮田高興的說完,把三角褲和褲襪一起拉下去,眼前立刻出現高高挺起的完美屁股,鐮田坐在輪椅上,把那幾乎有神聖美的屁股拉過來。

「你可不能碰到我的右腿!」

裕子看了一看打上石膏的右腿,就慎重的騎在直挺在那裡的肉棒上,裕子感到悲哀,為什麼要接受這樣的凌辱,可是這樣的情緒也立刻粉碎,因為有鋼鐵般的肉棒插進來。

「喔……」這樣從背後坐姿插進,裕子就立刻挺直腰骨發出淒艷的呼聲。因為自己的體重使肉棒深入,咬緊牙關忍耐激烈的疼痛。

「嘿,抓住那個東西,你自己扭動屁股吧!」

鐮田用下顎指向裝在牆上的不鋼管。

裕子為支撐不安定的身體,本能的伸手抓住鋼管。

「你動啊!」

受到催促,裕子開始戰戰兢兢的活動屁股,皺起美麗的眉毛,屁股前後慢慢搖動,鐮田從背後抓住豐滿的雙乳揉搓;也許是習慣男人的巨大肉棒,肉被撕裂般的疼痛已經變成麻痺的悶痛;而且從這樣的麻痺感中,開始出現過去從來沒有過的強烈感受。

「過去和男人性交時沒有過這樣的感覺,可是在這種地方被這樣的男人強姦,還有性感,我是不是異常的女人……」在朦朧的腦海裡浮沉這樣的念頭。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有人進入的動靜,接著是敲門聲;裕子緊張的停止動作,連鐮田也難免感到緊張;裕子不敢用力呼吸,準備等外面的人離去,可是始終沒有要離開的動靜。不久之後鐮田感到不耐,突然挺起屁股,裕子忍不住要叫出聲音,但拚命的忍耐。鐮田反而感到有趣,像故意折磨她似的,不斷向上挺起;裕子把抓住鋼管的手用來摀住嘴,拚命的忍耐聲音;美麗的臉快要哭泣,露出哀求的眼光看著鐮田。鐮田看到絕世美女這樣向他哀求,覺得非常有趣,更用力扭動屁股。

「拜託……快一點離開吧……」裕子幾乎想向外面的人請求。

「哼,還要多久啊,難道是便秘,我真倒楣。」

外面的人留下這樣一句話終於走了;這時候裕子把忍耐已久的悶氣立刻發洩出來。

「啊……不要看我……」裕子在走廊上感受到每一個路過的病患,都露出淫穢的眼光看她,使得她低下頭快快走過去。

現在的裕子正推著鐮田坐的輪椅走向306號房;在廁所裡受到一陣凌辱後,還不准她穿內褲;而且白色的制服吸入大量的汗水,完全貼在身體上,走路時從胸部到屁股露出艷麗的S型線條;如果從前面看,從貼身的制服,顯然能看出沒有戴乳罩的豐滿雙乳,如果仔細看,就能看出淺紅色的乳頭把白色制服的胸前頂起;用枴杖或吊起手臂的病患中,對裕子的胸前和屁股,投過來淫邪的露骨眼光,甚至於一些人的下體已經隆起。

這也難怪,裕子不美麗而且舉止高雅,護理的技術精湛,性格又溫柔,是才色雙全的護士,在醫院裡是無人不知的最受歡迎人物;這樣的裕子穿著貼在身上能看出沒有戴乳罩的性感白衣,而且像淋過雨似的貼在身上,隱約的看到三角地帶;不管有什麼理由,這樣的鏡頭很難有機會看到;難怪病患們會騷動;有一個禿頭的中年病患,不顧一切的在裕子身邊糾纏。

「大家的眼睛都快要瞪裂開,裕子小姐真是紅透了!」

坐在輪椅上的鐮田,看著裕子發出淫邪的笑聲,裕子覺得如果地下有個洞,恨不得立刻鑽進去;「不要……不要這樣……」回到病房的距離覺得特別長。

終於到達病房後,裕子連喘氣的時間都沒有,又遭到更大的屈辱。

306號房裡的空床已經有了新的病患,是叫田原純一的中學生,上體育課時從單槓上摔下來折斷鎖骨,二個人進去時,躺在床上K書的中學生回頭過來看。

「喂!小鬼,她就是這個醫院裡最美麗的護士裕子小姐,因為我們有特殊的關係,她特別來照顧我。」

鐮田從輪椅轉到床上,裕子的臉露出尷尬笑容時,少年作出緊張的表情,蒼白的臉上出現紅潤。

「這個小子,好像有了性感,你可不要幻想裕子手淫!」

鐮田取笑時,田原的臉就更紅潤!

「我還有其他的事情。」

裕子想走時,鐮田抓住她的手臂。

「等一下,還有事情要你做!」

「真的,我很忙,所以……」「我是可以把那個照片送給這小子。」

鐮田在裕子的耳邊恐嚇,裕子皺起眉頭拚命的搖頭。

「不然,就聽我的話。」

鐮田用眼神指示裕子,把病床周圍的U型布幔拉起。

裕子知道鐮田的企圖後,拚命的搖頭,快要哭出來。

「快呀!」

受到鐮田的催促,裕子不得不把布幔拉起,淺藍色的布幔圍繞鐮田的病床。

「上來!」

鐮田指示床,裕子搖頭;鐮田抓住裕子的手臂用蠻力拉上去,裕子雖然想抵抗,但擔心鄰床的中學生,不敢用力抵抗,中間雖然有布幕聲音還是會聽到的。

「多麼卑劣的方法……」裕子在心裡咬牙切齒,鐮田不過是一個警衛,也不會有很好的學歷,可是對陷害女人,好像有很大的本領,偏偏會遇到這樣的男人……鐮田把裕子推到床上,從洋裝式的白色制服抽出裕子的雙臂。

「啊……羞死了。」

裕子立刻用雙手掩蓋乳房,夾緊白色褲襪的雙腿,避免看到大腿根的中心。

「真是美極了!……」鐮田在心裡這樣想。

發出白色光澤的裸體,有壓倒性的美感;一手不能完全蓋住的乳房,向小提琴一樣凹下去的細腰,穿著極薄貼身的褲襪,因為沒有穿內褲,從褲襪滲透出黑色的三角地帶。在燈光下,美麗的護士露出難為情的表情掩飾白磁般的肉體,有說不出的性感,鐮田的慾望越來越強烈。

裕子把頭側過去,露出雪白的脖子,鐮田在那裡不停的吻著,然後把她的手拉開,舌頭在乳房上舔;粉紅色的乳頭仍保持在廁所裡的興奮狀態,用舌尖在上面撥弄時,裕子的身體扭動一下,然後很難過的左右扭動;想發出聲音也不能說話,在這種興奮狀態下裕子不停的擺頭,同時想用手推開鐮田,這種模樣更勾引起鐮田的虐待慾望。

「……」裕子無言的抵抗,但絕望感越來越深;真不敢相信自己會在大白天躺在病人的床上露出裸體;如果這時候負責的新井進來,看到布幔的情形……裕子感到一陣恐懼。需要盡快離開這裡,為此就要滿足鐮田的慾望,心裡這樣想,可是身體還是會拒絕。

不知道鐮田是否瞭解裕子的這種心情,他從脫下來的白色制服口袋拿出繃帶,然後把裕子纖弱的雙手綁起來。裕子想掙扎,可是越掙扎繃帶越陷入手腕裡。

「一切都完了……」裕子終於放棄掙扎,但也產生奇妙的心安,我已經不需要抵抗,也不用反抗了,因為已經用進全力抵抗過了……這種心情帶來對屈服的奇妙歡愉,更引起窒息般的興奮感。鐮田把綁好的雙手拉到她的頭上,在沒有任何防備的腋下用舌尖舔,聞到腋下的分泌物和汗水混雜的無法形容的芳香,這種味道發生春藥般的效果,在剃過腋毛的不光滑皮膚上舔。

「唔……」裕子雪白脖子因為用力而冒出青筋,同時猛烈搖頭。怕發出聲音咬緊牙關的樣子,有說不出的性感。

「你怎麼了?叫出聲音也沒有關係的!」

鐮田用挖苦的口吻說,然後把攻擊目標改到乳房上,用整個手掌壓在豐滿的乳房上旋轉,幾乎能看到青色靜脈的乳房充滿彈性,能把鐮田的手指彈回去。鐮田緊縮嘴唇像嬰兒一樣吸吮乳頭時,裕子已經不規則的呼吸更加混亂,好像很難過的喘氣。鐮田的右手伸向大腿根,裕子急忙把有一點鬆弛的大腿夾緊,但在這以前,鐮田的粗大手指已經滑入肉縫裡,透過白色的褲襪在柔軟的肉縫裡輕輕的摩擦,另一隻手繼續撫摸越來越熱的乳房,不久後透過褲襪感受到蜜汁濕潤感。

原來夾緊手腕的大腿逐漸無力的鬆開;鐮田把有石膏的右腿慢慢抬起,移動到床的下方,然後使裕子的腿分開豎起成M字型,低下頭向裡看。

褲襪的中心線正好在陰唇的正中央,在白色極薄的褲襪下,幾乎能看清楚每一根陰毛;而且微微張開的陰唇吐出黏黏的蜜汁,把褲襪緊貼在陰唇上,顯示出那裡的複雜形狀。

「哈!這裡已經濕淋淋了!」

鐮田小聲的說。

裕子沒有辦法掩飾胸部,被綁的雙手高舉在頭上,急促的呼吸,使雙乳不停起伏。這時候裕子甚至於產生希望快一點插進來的感覺,這是由於在別人沒有發現之前,快一點弄完的心情,還是真的需要男人的愛撫,連她自己都分不清楚,只是她也能清楚的感覺出從下體的中心流出大量蜜汁。

鐮田突然把褲襪脫去,立刻把臉埋在裕子的雙腿之間。在那裡他聞到強烈的味道,但立刻伸出舌頭進入吐出蜜汁的肉洞裡。

「啊……」裕子倒吸一口氣,然後吐出細如絲的歎息。

在這剎那間忘記隔壁的床上還有病人,當聽到自己的聲音在病房裡發出很大的迴響,急忙閉上嘴。「也許聽到了……」裕子在這剎那恢復清醒,神經集中在耳朵上,可是聽不到任何聲音。

不管裕子的不安,鐮田更執拗的吻下去,舌頭在肉縫裡挖弄,刺激在敏感的陰核上時,裕子產生一種坐立難安的強烈快感,拚命忍耐時這股快感出現在雪白的裸體上,忍不住左右扭動。

「這個女人已經有那個意思了……」原來想要逃避的恥丘,現在反過來迎接鐮田的舌頭。這種感覺使得鐮田大為感動,事到如今,就讓她徹底爬上高潮的頂點,讓她知道男人的真正好處……鐮田的下半身進入形成M字型的雙腿間,用肉棒的尖端在稍許靠上的溪谷定位後,用力插進去。

「嗯!……」裕子發出野獸般的哼聲,露出雪白的喉頭。

肉棒深深插入後,對裡面的感觸完全不同,令人非常驚訝。肉洞裡仍然是那樣窄小,可是裡面的肉壁像柔軟的手掌,把肉棒溫柔的包圍,而且開始蠕動,有如把肉棒向更深裡面吸進去的樣子。

「大概這個女人被綁後會更性感……」意外地發現攻擊裕子的方法,鐮田高興得滿面笑容。

正在享受肉壁的這種感覺時,裕子的屁股好像忍不住似的開始扭動。

「是想要我給你抽插了嗎?」

鐮田在裕子的耳邊輕輕說著。

這時候裕子皺起眉頭,好像表示不願意的搖頭。

「哼!你很頑強!」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