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士淫夢

在只有二個人的病房裡,鐮田用露骨的視線,在模特兒般均勻的身上打量。

「好吧……你有什麼要求?」

「不愧是主任後選人,我喜歡反應快的女人。」

鐮田的眼裡發出淫邪的慾火。

「這裡正好有空床,你就在那裡手淫吧。美麗護士小姐的手淫秀,不是隨便能看到的。」

「你不要胡說八道!」

裕子紅著臉瞪著鐮田說。

「你不肯答應嗎?那只好把你們搞同性戀的事,告訴飯島護理長了。」

聽到飯島護理長的名字,裕子開始緊張。在第一外科的護理部也有派系,而飯島護理長是推薦一位比裕子早來兩年的護士升主任。可以說是敵對的派系。如果她知道的同性戀的話……裕子感到眼睛一片黑暗。

鐮田當然看出裕子的緊張,知道已經掌握她的弱點。

「護理長明天是白班吧?」

鐮田更緊逼不放。

「好吧……你要我怎麼做?」

裕子終於小聲說出來。

「你先坐到那個床上吧。」

裕子氣得把紅唇咬得快要出血,但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不得不坐到沒有鋪床單的床上。

「現在把上衣的拉鏈拉開,也脫下三角褲。」

裕子有點猶豫,但是又像是使自己提出勇氣似的,把手放在胸前的拉鏈上。在這重要時期傳出這樣的事情,主任的寶座就完全落空,而且可能無法待在這個醫院裡……裕子把拉鏈拉到肚子的下面,然後稍許抬起屁股,把純白的三角褲和褲襪一起從修長的腿脫下來。豐滿乳房從白衣之間露出,鐮田看在眼裡忍不住吞下口水。

鐮田對自己的巨大肉棒很有信心,過去也玩過不少女人,但最多也是去找泡沫女郎,像裕子這樣每的女人還是第一次。這樣好的女人馬上就能任意的玩弄……鐮田是沒有學歷,面貌也不起色,只不過是一個警衛,像樣的女人都對他不屑一顧,這樣機會在一生之中可能只有一次。

「你不要慢吞吞的!還不快開始!」

裕子露出怨恨的眼光上了床,心理就是答應了,身體也不聽指揮,肩頭微微顫抖,深深歎一口氣。

「就算是同性戀的女人,也有過手淫吧!可能比一般女人還激烈。」

「我弄了……你就肯忘記看到的事情嗎?」

「這是交換條件嗎?好,我可以忘記,但完全要看你自己了,千萬不能偷工減料,能做到最後洩出來的要求,我會忘記。」

「你能保證嗎?」

「不要再囉唆了!」

裕子坐在床上,慢慢的用手撫摸乳房。

自從來到這個醫院做正式護士已經五年,與生俱來的美貌受到同事的嫉妒,護理長等人對她百般刁難,放在更衣是的制服被弄髒,也有人把圖釘放在她的鞋裡。

可是裕子一句話也沒有說忍耐過來,她的夢想是將來升上主任,甚至護理長,因此不希望受到這種事情的影響。

裕子把手插入上衣裡,開始撫摸乳房。鐮田火熱的視線射在她的身上,強烈的羞恥感使全身感到火熱。

「要認真的弄,不然不合格,還不快把腿分開!」

裕子手停下來時,鐮田就厲聲催促,裕子不得不慢慢分開雙腿。

「脫衣舞孃在開始時,不是有露出陰戶的姿勢嗎?你就照那樣做!」

隨著兩腿分開,原來蓋在膝蓋上的白衣慢慢向上縮短,露出白衣內的肉體,豐滿的大腿……鐮田幾乎停止呼吸,因為從分開的大腿根看到黑色的陰毛。

這時候裕子輕輕閉上眼睛,左手在一個乳房上輕輕揉搓,不久後右手從膝蓋的內側向大腿根移動,修長的雪白手指猶豫了一下後,移動到陰毛上,在那裡輕輕揉搓。

「看不清楚,要把膝蓋數起來分開一點!」

鐮田的沙啞聲音刺在裕子的心上。裕子雖然感到強烈的羞恥,但繼續把雙腿分開,撫摸乳房的手也慢慢用力,陰毛上的手也開始活潑的蠕動,感覺到鐮田撫摸自己肉棒的動靜,也聽到他急促的呼吸。厭惡感使裕子的身體顫抖,很想馬上停止,如果就這樣下去,很可能會在這個男人的面前出醜。

可是鐮田說,如果沒有達到最後洩出來的程度,就要把同性戀的事情說出去,裕子不得已的把手指摸到陰唇上,可是不管什麼樣的心情,經過同性戀變成非常敏感的陰核,就是在完全沒有感情的機械化刺激下,也會產生強烈的性感。和自己的心情完全相反的,她的手指更激烈的尋找最敏感的部位。又用手指捏弄完全勃起的乳頭時,產生難以抗拒的甜美感覺。

「啊……」裕子對開始出現的快感忍不住發出哼聲,好像支撐不住身體的倒在床上,白衣的下擺已經撩起在大腿上,暴露出赤裸的下體。雙腿分開的角度大概有120度左右,在兩條大腿交插的地方有剃成長方形的陰毛,和下面的優雅花瓣。

「臉漂亮,好像連這裡也漂亮了……」鐮田深深歎一口氣,在心裡想,無論如何也要把這個女人佔有,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什麼事情都願意去做……裕子的手指活動得更快速,美麗的手指在微微隆起的維納斯山丘和下面的肉縫上有節奏的撫摸,拇指不停的刺激敏感的陰核,從處女般的淺粉紅色洞口看到濕潤的光澤。

不知何時裕子已經陶醉在自己的行為裡,男人的淫邪視線盯在分開的大腿根上看,這樣羞恥的姿勢一直有男人看……。這樣的感覺,使裕子的身體產生無比強烈的興奮。雪白的身上微微出汗,乳房被撫摸得出現紅潤,拋棄一切的羞恥心和自尊心,裕子終於將中指插進肉洞裡。

「唔……」裕子輕輕的哼一聲,仰起美麗的下顎。

中指的第二關節已經進入肉洞,在裡面和四周的肉壁摩擦,另一隻手也從乳房上轉到下半身,左右手一起摩擦著敏感的陰核,身體快要溶化的美感,開始變成強烈的電流,無意中開始扭動屁股。

「啊……不要……」裕子緊緊閉上眼睛,咬緊嘴唇。為了追求將要來臨的高潮,兩條雪白的大腿夾在一起摩擦。手夾在大理石般光滑的大腿間,更活潑的蠕動,在自己最熟悉的敏感帶撫摸、揉搓、挖弄,從下腹部傳來肉體摩擦發生的水聲,流出的蜜汁弄濕肛門。

一切多餘的思考完全離開大腦,忘記這裡是深夜的病房,以及有病患淫邪的眼光,抬起屁股夾緊雙腿,手指深深插入後,用力抽插二、三次,忍不住扭動屁股,這表示高潮將要來臨的徵候。

「啊……難為情……」裕子的身體向後仰,頭上雪白的護士帽頂在床墊上,用力把中指插入。

「不要看我……啊……唔……」強烈的高潮,使已經抬起的屁股更高高挺起,雪白的下體一陣顫抖後,跌落在床墊上。

「啊……作出這麼無恥的事情……羞死了……」在暈船般的高潮中,一直產生強烈的自我厭惡感,雪白的臉變成紅潤,下體微微顫抖。

就在此時,照相機的鎂光燈閃亮,異常的氣氛使裕子抬起頭張開眼睛,又是接二連三的閃光,照亮裕子淫蕩的姿態。

「不要!」

裕子立刻把手蓋在臉上。

「嘿嘿,來不及了,已經拍下你完全露出陰戶的姿勢。」

鐮田手拿小型照相機得意的說。

鐮田是照相迷,但他迷的不是普通的照相,而是偷拍女人裙子裡的景色,住院時也偷偷的拍護士小姐性感的照片,讓裕子手淫拍下照片,就是想掌握證據用來恐嚇裕子,事情進行順利,鐮田的臉上出現得意的笑容。

「現在,你沒有辦法再反抗我了!必要的時候我會在醫院裡公開這些照片。醫院裡的第一美女露出陰戶,是手淫的最好對象,這裡的病患一定會很高興。」

鐮田笑了一下,從照相機裡取出軟片,鎖在床頭櫃裡。

「怎麼會作出這麼卑鄙的事情……」因為達到性高潮,裕子的美貌顯的更加妖艷,用力怒視鐮田,可是鐮田毫不在意。

「原來這是陷阱,為什麼會被這種男人騙了……」裕子心裡產生強烈的悔意,可是照片在他的手裡,就一點辦法也沒有!

「現在才正式開始!你到這邊來吧!」

「……」「把那個軟片交給我的朋友,不到幾個小時就會洗出來的。」

他是多麼卑鄙的男人……強烈的絕望感,使裕子咬緊沒有血色的嘴唇。

「還不快一點!」

在鐮田的催促下,裕子下床後搖搖擺擺的走到鐮田的床邊。鐮田抬起上身把裕子拉過去,用雙手抓住乳房,在乳頭上摩擦。

「喔……」裕子皺起美麗的眉毛,發出痛苦的聲音。

「你剛才自己弄得很凶,使我非常激動,你不要淨自己一個人享受,和我玩玩吧,你不會是對男人一點興趣也沒有吧?」

裕子聽到鐮田的話,臉上出現困惑的表情,裕子在過去並不是沒有和男人接觸的經驗,裕子的家庭非常富有,她會做護士就讓人覺得奇怪,就因為是千金大小姐的身份,從小就被養成男人士骯髒而傲慢的先入觀念。

這樣在良家子女多而出名的S女學院求學中發生一個事件,裕子在校慶時被選為校花,可見是一個美少女,可是在俱樂部擔任顧問的男教員在俱樂部的教室裡強姦裕子,所幸聽到裕子的叫聲,同學趕來沒有發生嚴重的事,但是這一次的強姦未遂事件,對裕子的男性觀發生決定性的影響︰「男人都骯髒不潔……」不久之後,裕子受到景仰的學姐引誘,進入甜美的同性戀世界。那是甜美而又充滿溫柔的禁忌花園。擔任護士進入大型醫院工作時,受到醫學系教授追求而發生關係,裕子還是處女,只留下疼痛的印象,從此以後,裕子拒絕所有男性的追求。

「看你的豐滿的乳房,絕不會是那樣的!」

鐮田把富有彈性的乳房抓在手裡揉搓。

「快放進嘴裡!」

用粗魯的聲音說完,就把裕子的臉用力的壓向自己的大腿根上。醜陋的肉棒直立在她的面前,裕子把臉轉開,男人就用力把她壓下去,強迫把火熱的肉棒塞進嘴裡。

「唔……」裕子感到惡吐,用舌頭把陰莖推出去。

「臭女人!你敢這樣做!」

鐮田抓住裕子的頭髮,把她的裸體拉到床上。

「不要因為我不能動就小看我,不要忘記我手裡掌握你的弱點,哼!把屁股轉過來!」

鐮田用恐嚇的口吻說,然後讓裕子的屁股轉到床頭的方向,這樣一來裕子形成69式的姿勢,騎在鐮田的身上。鐮田先撫摸有白衣蓋著的屁股,但沒多久就突然把白衣撩起,立刻就看到兩個豐滿的肉丘,在肉丘的溪谷間有張開濕淋淋的嘴。

「不要看……」強烈的羞恥感使裕子扭動挺出在後面的屁股。

「還是漂亮的粉紅色,你的經驗好像不多的樣子!」

鐮田仔細的看著美麗護士的陰戶,以婦產科醫生的態度撫摸有黑毛裝飾的花瓣。

「喔!不要!」

裕子的屁股顫抖,同時用力緊縮肛門,本來就窄小的肉洞變得更小,進入一半的手指被夾緊。

「唔……這種樣子經過訓練能成為名器,讓她做同性戀太可惜了……」鐮田更加想佔有裕子,讓她成為自己情人的慾望,同時用手指玩弄充血勃起的小肉豆。

「不要在那裡……」裕子發出急迫的聲音,扭動光滑潔白的屁股。

「果然同性戀的陰核是最敏感,你們是彼此舔這裡吧!」

鐮田把臉靠在屁股溝上,伸出舌頭舔著陰唇,聞到像潮水流下後發霉的味道,鐮田深深吸入。

「你差不多想交媾了吧?」

「……」裕子搖頭。

「不要說謊,已經這樣濕淋淋了,還說不要!」

鐮田用雙手把二片陰唇向左右分開,從裡面露出複雜的構造,而且沾滿蜜汁。

「不能看啊……」裕子發出悲叫的聲音。

「不要大聲叫,你自己騎上來吧,這是女人在上的騎馬姿勢,你知道吧!」

「不要……千萬不要這樣……求求你饒了我吧!」

「哼!把陰戶全露出來,還要饒了你什麼?你再不聽從,就真的把那個照片公開在醫院中!」

受到這樣的恐嚇裕子只好認命,慢慢的改變身體方向,騎在鐮田的下腹部上,就在她的大腿下方,有粗大肉棒在黑毛中挺立。裕子在那裡瞄一眼,立刻產生恐懼感,多年的護士工作中,也沒有看過這樣巨大的陰莖。

「如果有這樣的東西進去……」裕子感到心臟強烈壓迫,停下來不敢活動。

「你要快一點,不然宏美一個人會發生困難。」

裕子只有認命的闔上眼睛,用右手握住鐮田的肉棒,然後像說服自己似的歎一口氣,慢慢放下屁股,下半身立刻產生強迫挖開窄小肉道的感覺,裕子咬緊牙關忍耐,雖然如此,火熱鋼棒進入的痛苦,使得裕子發出痛苦的哼聲。

「來吧!快洩出來!」

裕子中途停止動作時,鐮田就發出怒吼聲,可是身體有如被分成二半,激烈的疼痛使裕子一動也不敢動。

「求求你,饒了我吧……」美麗護士雙手放在鐮田的肚子上,形成半蹲的姿勢,發出慘痛的聲音,就在這時候,鐮田猛烈向上挺起屁股。

「啊……」從裕子的喉嚨發出淒慘的叫聲,因為膨脹的龜頭進入裡面碰到子宮口。

「來呀!來呀!」

鐮田連續拚命的向上挺起屁股。

「啊……」裕子感受到超過限界的強大衝擊,拚命的搖擺戴白色護士帽的頭,然後就向前仆倒。

「還沒有完!現在才開始!」

鐮田抱起像發生抽筋的裕子,雙手握住從制服露出的乳房,像可口的白桃,有力的彈性把手指彈回去,用手指捏弄抬起頭的小小肉豆時,裕子發出低沉的哼聲。

「你自己來動吧!」

「……」「你還不懂嗎?」

裕子不得已慢慢搖動屁股,輕輕抬起屁股又輕輕放下去,這時候肉縫幾乎要裂開,裕子只好咬起牙關忍耐。

「痛嗎?因為我的是特大號!」

鐮田的臉上露出滿足的表情,更仔細的揉搓微微出汗的乳房,好像要把下腹部完全塞滿的充實感,不停對勃起的乳頭揉搓。裕子幾乎無法呼吸的痛苦中,意外的感受到快美感的出現,覺得非常狼狽,過去幾次和男人性交時,從來沒有感受過這種奇妙的亢奮,可是現在從身體裡湧出,裕子急忙停止動作。

「肉洞好像習慣一些了!這是證明你有了性感,就是同性戀也會有洞,在洞裡摩擦自然會舒服!」

鐮田的眼裡冒出火一般的光澤,屁股又開始做波浪動作!

「啊……不要……饒了我吧……」裕子哀求時快要哭泣,和剛才進入病房時毅然的態度完全不同,現在散發出弱女子的性感。

鐮田改變方式,目的是要裕子達到高潮,慢慢在肉洞裡抽插,裕子像逃避似的抬起屁股,鐮田就用雙手抱住屁股,把肉棒深深插入,然後又變成在洞口戲弄,每一次裕子都發出痛苦和快樂混在一起的哀怨啜泣聲。汗珠從雪白的脖子流到了乳溝上,從性器交媾的位置發出摩擦的水聲,豐滿的乳房在不停的搖動。

鐮田不說話了,原來是窄小的陰道慢慢鬆弛,分泌出蜜汁的肉壁包圍著肉棒。

鐮田平常射精較慢,女人都會感到厭煩的程度,但是對象是裕子這樣的美女,又另當別論。昨天以前還是高嶺上的花朵,現在能和這樣的美女護士性交,就產生極大的興奮!

「我難過……啊……好難過……」裕子的頭向後仰,長長的睫毛不停的振動,這樣啜泣的裕子實在美極了!

「……還要讓她哭泣……」鐮田放棄平時用的技巧,開始做猛烈的抽插。

「不要!弄壞了……」裕子露出淒艷的表情,搖頭時黑髮隨著飛舞,雙手抓住鐮田的肚子,指間陷入肉內,每一次深深插入時,美麗的雙乳搖動,汗珠也隨著飛散,抽插的速度加快,經過最後猛烈插入後,鐮田也忍不住大吼一聲。

「嘔……」隨著野獸般的咆嘯,屁股開始痙攣,大量的精液不斷射出。

裕子感覺出男人的肉棒迅速萎縮,同時像斷了線的木偶,身體向前倒下。這時候的裕子身體留下從來沒有過的強烈餘韻,全身微微顫抖,可是身體無法離開男人的身體。

顯得長又短的時間過去,裕子終於恢復清醒,緩慢的抬起身體,下床後撿起三角褲塞入制服的口袋裡。

走出病房時,聽到鐮田說︰「下一次再來!」

裕子頭昏昏的在無人的走廊上,搖搖擺擺的走回護理中心,還覺得雙腿之間有粗大的東西塞在裡面,手扶著走廊的牆停下來休息,再一次向前走時,有溫溫的東西從大腿根流下來,是男人留在裡面的精液。裕子驚異而美麗的臉上充滿悲哀的表情,從制服口袋拿出消毒過的紗布擦大腿根,然後把紗布擋在肉洞口,扭動一下屁股,好像要擠出留在裡面的東西。

「這種樣子如果讓住院的病患看到……」疲憊的心理產生危機感,裕子收起紗布,作出若無其事的樣子向前走,看到護理中心的燈光,裕子振作起精神,挺直身體推開門,走進去的剎那,宏美衝上來抱緊她。

「姐姐!對不起!」

裕子溫柔的摟抱哭泣的宏美︰「不要緊!沒有事了!」

假裝平靜的說完後,從裕子的眼睛也流下一直忍耐的淚水。

第二章 興奮的調教護士

第二天裕子擔任小夜班,在充滿消毒藥水味的護理中心,白衣天使在忙碌的工作,裕子正看著患者的病歷,根據醫師的指示正準備著點滴,因為從昨晚起就沒有睡,美麗的臉多少有一點蒼白,眼下也有一點陰影,但相對散發出女性的性感,很想休息,昨晚的事情令身心都受到嚴重打擊,感到非常疲倦,可是,除非有非常嚴重的事情,護士是不准請假,好強的性格使她和平時一樣工作,可是偶爾會出現鐮田的肉棒插在裡面的那種感覺,不由得會發呆,準備點滴時發覺自己的手完全不聽指揮,裕子又急忙提起精神。

過去從來沒有這種情形,可見昨晚的凌辱劇,在裕子的身心留下很大的陰影。

為那種男人使她心理動搖,連工作都無法做好,裕子對這樣的自己感到氣憤,可是鐮田的陰險行為使她達到高潮也是事實,原來只有在同性戀時才會有性感的她,竟然在那樣無恥的行為裡露出癡態,一定要想辦法,不能這樣下去……裕子低下頭深深的歎了一口氣。

這時候有一個護士氣呼呼的走近護理中心,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就大聲說︰「真是氣死人了!」

「新井小姐,你這是什麼態度!」

飯島護理長立刻指責。

「對不起!因為我負責的病患,完全不肯聽從我的話。」

新井站起來解釋。

「你負責的病患是……」「是306病房的鐮田先生。」

聽到鐮田的名字,裕子緊張的抬起頭。

「是這樣的……」新井一面說,一面看一眼裕子。

「他堅持要更換負責的護士。」

對前所未有的要求,飯島護理長皺起眉毛。

「他要求裕子小姐去,還說告訴裕子小姐她就明白了!」

「什麼?裕子,你知道什麼?」

護理長完全暴露出敵意,裕子和擺出老資格架子的護理長始終無法相處很好。

「不,沒有什麼……」雖然這樣說,裕子還是無法克制內心的動搖,身體裡又復甦昨晚的可怕感受。

「真奇怪?為什麼會說這種話呢?」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