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士淫夢

第一章 在病房吹喇叭

新來的護士小泉宏美,右手拿著深夜巡視用的手電筒,照射病房的走廊,向著306號房方向走去。整潔的黑色直髮上,戴著護士帽,走路時會露出膝蓋的稍短白衣,使宏美看起來很可愛。

在午夜後兩點的第一外科病房裡,只聽到護士鞋子的膠底和地板摩擦的聲音。

雖然堅持走出來,可能身體裡還有剛才的餘韻,覺得腳底下很不穩,在護理中心和先進的裕子所作的秘密儀式,就是那樣造成很大的衝擊,到現在還幾乎不能相信會發生那種事情,不過現在必須要集中精神在工作上……宏美振作精神,用力的邁出穿著白色褲襪的腳。

306號病房在E型建築物的南側,是雙人病房,但是今天有一位病患出院,所以只剩下一位名叫鐮田的。

在306內雖然已經過了熄燈的時間,但是裡面依然點著天花板上的日光燈,在燈光下看到煞風景的病房,這種感覺並不是因為窗邊的病床是空的。在鐮田的病床四周,沒有朋友送的花或水果,只有堆積如山的色情書刊和一包衛生紙。

伸直打上石膏的右腿躺在床上的鐮田,看到宏美進來,臉上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你有什麼事嗎?」

宏美為了隱藏自己的動搖,盡量用平靜的口吻說。

「原來是你來了。」

鐮田露出苦笑,然後說︰「年輕的也好。」

等不知道有什麼意思的話。

「請問……」宏美多少感到困惑。

「你的名字叫小泉宏美吧?聽說今年新來的護士中,你最可愛!」

鐮田摸著自己的四方臉,眼睛在年輕的護士身上打量。宏美對那種欠禮貌的視線覺得身上的白衣也被看透,不由得向後退一步。

「你有什麼事?是腳痛嗎?」

宏美看著打上石膏的右腿。

「我是想尿尿!」

鐮田用自己的下額指著睡衣的下體。

這種事情為什麼還要找護士呢?宏美感到奇怪,他應該已經能自己小便才對。

「快一點,要尿出來了!」

「是。」

不管事什麼情形,在床上尿出來就更麻煩了,宏美急忙從床下拿起尿瓶,【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拉開鐮田的睡衣前擺。在這剎挪,宏美緊張的吸了一口氣,因為鐮田沒有穿內褲,紅黑色的肉棒從睡衣下出現,而且直直的挺起,宏美急忙轉開視線,可是看到的醜陋肉塊一直留在腦中。

「怎麼回事?病人的這個東西你們已經看習慣了吧,還是因為我的太大了,而嚇壞了呢?」

鐮田有一點興奮的樣子,看著護士的表情說。

「請你自己用吧!」

宏美不去看性器,把右手拿的尿瓶遞過去,她的手有一點抖。

「你是不是因為自己有一點小聰明就神氣了?」

「我沒有!」

宏美瞪大美麗的大眼睛看著鐮田。

「那麼,你來弄,照顧病患的生活,是你們的任務吧!」

「……」宏美只好咬緊牙關,把尿瓶送鐮田側臥的下半身。看到勃起的粗壯肉棒,為盲腸手術剃毛時,偶爾會遇到使陰莖勃起的患者,可是從來沒有看過這麼大的肉棒。宏美對自己的心跳感覺到奇怪。

「快一點,要漏出來了!」

宏美被他催促,為了使陰莖的頭進入尿瓶,不得不用手摸,那是又硬又熱的肉棒。這是工作,必須要做的……宏美把稍許興奮的像偶像的臉轉開,引導可怕的肉棒,豎起小手指,用三根手指輕輕握住,但立刻感到強有力的脈動,腦海裡感到一陣的麻痺,這種感覺還是第一次。奇怪,一定是先前和前輩裕子所作的事,還留在體內……宏美為快一點結束,就把勃起的肉棒拉近尿瓶口,就在此時,鐮田的身體突然移過來,想收回手時,很大的手掌用力的壓過來,宏美的手被夾在肉棒和鐮田的手掌之間,宏美不由得尖叫,這是令人難以相信的事情。

「請你不要這樣。」

宏美想甩開手,用力掙扎,可是鐮田的力量很強大,不像是病人。

「我要叫人來了!」

「請……不過,那時候我就要說出你們在護理中心所作的事!」

「什麼?……」宏美的臉色突變︰「難道你……」鐮田看著護士的臉說︰「我看到了,剛才做深夜散步時。真意外,在這個醫院數一數二的護士小姐竟然是同性戀!」

「不是的!……」聽到同性戀這句話,宏美立刻否認。

「那麼,那個人是誰?由前輩的護士撫摸你的陰部,還發出嬌聲的……」被這個男人看到,那種見不得人的事情,全被他看到了,宏美覺得全身的血液都凝固。

就在幾十分鐘前,在深業的護理中心,宏美受到前輩護士裕子的愛撫,像好萊塢女星的美麗裕子,不聲不響的走過來,宏美剎那間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宏美分配到這個醫院已經半年,因為不習慣,常發生錯誤,每一次受到護理長的斥責,都是裕子幫助宏美的。裕子還只有二十七歲,但是醫院裡傳說她將要升主任,所以在新進的護士中,都非常敬佩這位美麗又能幹的裕子。對宏美來說,裕子是她的理想,也把她看成是自己的姐姐。

當裕子的嘴壓上來時,宏美覺得全身的力量都消失,會引起性感的口紅香味,還有濕潤的柔軟嘴唇。

「不要怕難為情,放心的把一切交給我!」

裕子說完後,就拉宏美的手進入她的白衣裡,讓宏美的手進入裕子富有彈性的大腿深處,繼續滑入褲襪和腹部之間。宏美緊張的忘記呼吸,在柔軟的陰毛下,裕子的花瓣已經濕淋淋,光滑的粘膜包圍宏美的手指,從此以後宏美就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就像做夢一般,裕子撫摸她的胸部、敏感的大腿根。

「以後我們是姐妹了,有困難的事情就要互相幫忙,你明白了吧?以後可以叫我姐姐。」

裕子說完之後把宏美的手拉到自己的乳房上,能看到血管的乳房,柔軟又有彈性。不久之後,宏美的敏感陰核受到微妙手法的玩弄,快要忍不住了,從身體內部產生甜美的快感,使她雙手抓住皮沙發,不停扭動軟綿綿的屁股。

「你洩出來也沒有關係!」

裕子的聲音進入發呆的腦海裡,兩個人赤裸的乳房在一起摩擦,感到非常的舒服。

「你不必怕羞,可以洩出來!」

宏美的耳朵裡再度聽到裕子溫柔的聲音。沒有多久,宏美就爬上頭昏目眩的高潮。和自己一個人偷玩的情形不一樣,是又深又強烈的衝擊。仍舊不停顫抖的身體躺在沙發上時,裕子也躺在身邊輕輕把她抱在懷裡。

「記住,這是我們二個人的秘密。」

裕子在宏美的耳邊悄悄的說,宏美輕輕的點頭,毫無理由的流出眼淚。

「你是小傻瓜……」裕子溫柔的說著替她擦乾眼淚。不久之後就聽到306號房叫護士的鈴聲,這時護理中心只有她們兩個人。

怎麼會被他看到和裕子的秘密?這就難怪宏美的臉色會蒼白。

「沒有想到你長的這樣可愛,但又非常好色,你發出的浪聲真好聽呢!」

鐮田一面說一面撫摸宏美的屁股,右手繼續讓宏美越來越硬的肉棒開始上下摩擦。

「不要!不要……」宏美這時才恢復清醒,拚命的扭動身體想擺脫男人的手。

「你不怕我把這件事情說出去嗎?大概你和那位姐姐都待不下去了!」

宏美聽到以後有如被擊倒。宏美到這裡還不到半年,如果其他的護士聽到這件事,一定會用輕蔑的眼光看她,不過只要宏美忍耐就不是大問題,可是裕子是能不能升上主任的重要時期,高階層的人聽到同性戀的事情,後果一定很嚴重,宏美無法克制自己的身體顫抖。

看到宏美軟弱無力的搖頭,鐮田用勝利者的口吻說︰「你好像很懂事的樣子,不用擔心,只要肯聽我的話,我就不會說出去!」

鐮田的口吻變成溫柔,但手還是在宏美的屁股上不停的撫摸。

「啊……」好像在忍耐什麼似的閉上眼睛,宏美的紅唇也在微微顫抖。

「誰來救我……」宏美在心裡呼喚。可是宏美這種純真的模樣,鐮田的虐待慾望更強烈。

鐮田已經住院四個月,剛開始經常來的女友,現在已經看不到人影,無法滿足的性慾已經達到極限,只有幻想護士小姐的裸體自己手淫,可是比一般人的性慾強烈幾倍的鐮田那樣是無法滿足的。他想設法把護士小姐弄上手,就坐在輪椅上四處徘徊,給白衣天使的美眉做排行榜,這樣他決定的對象就是裕子和宏美。過去幻想她們的裸體手淫也不知道有多少次,其中一個人,現在自動來到他的手掌裡,鐮田如獲至寶的撫摸宏美柔軟的身體。

「就是想尿,這個東西硬梆梆的沒有辦法尿出來,你設法讓我射精一次。」

用好色的眼光看著宏美,壓在宏美手上鐮田的首開始用力活動。

「啊……不要……」宏美用力閉上眼睛,咬緊顫抖的紅唇。

「你自己來吧。」

鐮田說完就放開手。

「怎麼可以這樣!」

宏美作出快要哭出來的表情看著鐮田。怎麼能用手指撫摸男人的肉棒,做這種無恥的事情當然是第一次。

「快一點!我會真的說出去,我是性急的人!」

口吻像流氓,嚇得宏美不敢說話。

「快呀!」

鐮田繼續催促。

已經不行了……在宏美的心裡有什麼東西開始崩潰。宏美移開興奮發燒的臉,開始活動手只,在粗大的肉棒上下摩擦,從火一般的海棉體傳來強有力的脈動感。

「啊,我是在做什麼……在值班的夜裡揉搓病患的肉棒!」

想到這時感到非常傷心。偶然間,宏美想起在護理學校畢業時念的南丁格耳誓詞︰『我要在大家的面前對神發誓,我要有純真的生涯,忠實的完成任務,我要幫助醫生,將自己獻給人們的幸福……』自從懂事以來就開使嚮往南丁格爾,希望能幫助受傷害的人,現在終於做護士了,可是,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宏美在割身般的強烈屈辱感中,使可愛的臉頰紅潤,可是,鐮田帶著冷笑看著年輕護士困惑的表情。

「不要假裝聖女,用力摩擦吧!像你這樣溫柔的做法,一點效果也沒有!」

宏美的眼睛感到一陣熱,大眼睛出現淚珠,然後照他說的話用力揉搓肉棒,冒出樹根般血管的陰莖,用手握住後,手只還差一公分才能全部握住,這樣粗大的東西還在火熱的脈動。從來沒有看過這樣大的東西……宏美突然感到呼吸困難,急忙把臉轉開。

「好極了!」

鐮田閉著眼睛,享受柔軟手指的觸感。不久後,又說︰「用嘴弄吧!」

柔宏美的手不動了,更張大眼睛看著鐮田。

「聽不懂嗎?用你那高尚的嘴,把這傢伙含進去。」

「我做不到那種事情……」宏美快要哭出來。

「是嗎?那麼就……」鐮田一面說,一面把宏美的屁股用力拉過來。

「你要幹什麼!」

宏美拚命掙扎想逃走。

「我要把你的事情公開出去。」

「這……」宏美的動作突然停止,鐮田趁機從背後撩起白衣的裙擺,把手插入褲襪和屁股之間。

「不要!啊……」手掌完全靠在屁股的肉丘上,噁心感使宏美的身體產生雞皮疙瘩。這時候,好像要享受屁股的光滑有彈性的感覺,一直摸屁股的手,從雙丘的溝間侵入前面的全水裡。

「不能在那裡……」宏美夾緊穿褲襪的雙腿,可是,在這之前,鐮田的手已經滑入泉源裡。

「宏美啊!你的陰戶裡為什麼濕淋淋了?」

鐮田作出驚訝的表情,然後露出苦笑的樣子笑宏美。

「不,我沒有!」

「那麼,這是什麼?」

鐮田把抽出來的手指送到宏美的眼前。

宏美看到男人的手指沾上透明的黏液,在日光燈下發出光澤。

「啊……不要……」宏美忍不住把臉轉開。

「你的陰戶為什麼會這樣濕淋淋的呢?是不是摸到我的大傢伙就流出淫液?」

這一定是和裕子做愛時留下的痕跡……強烈的羞恥感使得宏美的耳根都紅了,然後像撒嬌依樣的搖頭,烏黑的頭髮隨著飄動「是想性交吧!為了容易插進肉洞裡才會這樣濕淋淋吧!對不對?」

「不,不是的!」

「那麼就放進嘴裡吧!」

鐮田抓住護士小姐的衣領,就把宏美的臉壓倒在下腹部上。

從睡衣露出黑紅色肉棒,顯示醜惡的面貌,硬挺挺的直立。宏美為自己不幸命運感歎,因為沒有能拒絕裕子的誘惑,會落在這種男人的手裡,傷心的掉下眼淚。

「還不快一點!」

用暴力把掙扎的宏美壓下去,把可愛的緊閉如花瓣的嘴壓在肉棒上。在這剎那間聞到一股臭味,忍不住把臉轉開。

「臭嗎?因為最近沒有洗澡的關係,現在正好用你的嘴清洗吧,所以要深深的含進去!」

鐮田把宏美壓下去的同時,抬起屁股。

「唔唔……」堅硬的肉棒插入到喉嚨深處,立刻引起嘔吐感,宏美的橫隔膜激烈震動。

「來吧!來呀!」

鐮田抓住宏美的頭髮連連挺起屁股。

嘴張到最大極限,鐮田的肉棒毫不憐惜的在裡面蹂躪。宏美覺得大腦麻痺,同時全身火熱,有如在夢中。鐮田的手又伸入白衣內,淫邪的手指從屁股縫插入肉洞裡,撫摸不像是處女的流出大量淫蜜的肉洞。

「啊……不要!……」宏美用力夾緊大腿。

可是,鐮田毫不在意,任意的侵略柔軟的淫肉,把充血勃起的陰核剝開,輕輕的在陰核上揉搓。

嘴裡塞滿漸漸充實感,最敏感的地方被玩弄的快感,宏美雖然受到醜陋男人的撫摸,但也感覺出全身都產生淡淡的甜美感,僅剩下的理性要求自己拿出克制性慾的心,她怕就這樣被慾望的波濤所淹沒。

「我是怎麼了?……」鐮田的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因為夾住他手腕的大腿,慢慢放鬆力量,更大膽在肉洞裡活動手指時,宏美開始扭動穿褲襪的屁股,同時插入巨大肉棒的嘴裡發出哼聲。宏美戰戰兢兢的伸出手指,握住肉棒的根部。

「你的手要動,用舌尖舔龜頭!」

宏美的手指在青筋暴露的肉棒上開始活動,從龜頭的馬口流出表示性感的透明液體,宏美伸出舌尖舔。

「唔……」鐮田忍不住發出哼聲,血液在勃起的海棉體猛烈沸騰。

已經幾個月沒有和女人幹過了,何況面前的護士,是醫院裡數一數二的美女,和娼妓完全不同,受到脅迫,不得不用幼稚的動作做出來的樣子,實在令人覺得可愛。

「現在,就這樣含進到喉嚨裡。」

宏美嘴裡含著肉棒搖頭,表示不願意。

「要這樣弄!」

壓下宏美的頭,屁股猛烈上下移動。

「閉緊嘴唇,把嘴唇夾緊!」

鐮田有節奏的活動屁股。

就在這時候,裕子感到不安,快步走向306號病房,因為宏美還沒有回來,正準備去看一看時,其他的病房叫護士,去處理後回護理中心還不見宏美回來,更覺得奇怪,就急忙衝出護理中心。

裕子在女人中算是高佻的身材,穿著合身的白色制服,有如女明星演護士的角色,在S醫院幾百位護士中,被認為是第一美女,男醫生個個想追求她,只要看她美麗的容貌,就知道有道理了。

裕子來到了306號房前時,看到門縫露出燈光。宏美還在裡面……護士是有不敲門就進去的權力,裕子推開房門。就在這剎那間,裕子把手捂在嘴上,佇立在門口。病患壓在宏美的身上,手在白衣裡蠕動,而且宏美的臉是靠在病患的大腿根上……裕子的聲音很尖銳,二個人都露出緊張的表情,轉過頭來看裕子,在宏美癡呆的眼睛裡恢復理性的光澤,知道站在門口的是裕子,宏美甩開男人的手,奔向裕子的身邊,然後把臉靠在裕子的胸前,想到這樣能擺脫男人淫邪的魔掌時,立刻流出眼淚。

裕子溫柔的抱住宏美的頭,沒有穿乳罩的乳房上感覺到濕潤的淚水,已經大致瞭解到情況,裕子微微紅著臉用銳利的眼光瞪著鐮田,可是鐮田一點也沒有害怕的樣子,挺立著沾上口水發光的肉棒,臉上露出淫笑。

「鐮田先生,請你把那個醜陋的東西收起來!」

裕子用嚴厲的口吻說。

「不要這樣翹起嘴巴,會影響美麗的臉孔。」

「真沒禮貌……好吧,我要向護理長報告,請你離開醫院。」

「你可以這樣高姿態嗎?我可掌握你和那個女孩的秘密。」

聽到意外的話,裕子看宏美的臉,停止哭泣的宏美從眼睛裡露出哀訴的眼光,然後又大聲哭出來。

「我看到你們在搞同性戀。」

裕子的臉開始蒼白︰「所以,你就把小泉小姐……」「你真聰明,不過這件事情說出去的話,有困難的是你們。聽說你是主任的候選人,這樣的人搞同性戀,不太好吧!」

裕子無言以對,從其他護士聽過很多鐮田的惡劣行為,摸護士的屁股或乳房是家常便飯,偏偏被這種男人看到秘密……「為什麼突然沒有精神?請隨便向護理長或院長報告。」

「好吧!但要小泉小姐回去,她是我今天第一次找她,什麼都不懂,所以讓她走吧!」

「你的意思是說,你願意留下來陪我嗎?」

鐮田在裕子美麗的身上上下打量,恨不得馬上咬一口。

「小泉……你回護理中心吧!」

宏美聽了以後搖頭。

「不要管這裡了,你走吧,有病人叫護士怎麼辦,快走!」

「裕子姐,對不起。」

宏美不得不離開病房。

「沒有想到你這樣的大美女還會是同性戀,告訴大家時,一定會感到驚訝。」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