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上司下了春藥(下)

(十六)

看到自己的女神在別人胯下達到欲仙欲死的高潮是什麼感覺?我想此時此刻,再沒有哪一個男人會比我更有發言權了。

楚湘怡會再度失身於老吳在我的算計之內,也是我不得不做出的犧牲。可是我沒有想到她第一天就被玩弄的如此徹底,而且配合度如此之高。心痛、自責之外,我也難以抑制地升起一絲懷疑。

這樣的楚湘怡,真的是我心目中的那個女神嗎?

她是完美的女人,從第一天看到她,再到這一年來的日日夜夜,她在我眼中始終是一塵不染的聖潔。即使她的身體被玷污過,被老吳恣意地玩弄過,在老吳身下婉轉呻吟過,但那並不是她的自願,某種程度上來說應該是我的過錯,因此我並不在乎老吳撫摸過多少次她的身體,插入過多少次她的陰道,在她的子宮裡留下了多少精液。

可是我無法接受清醒的她被情慾支配的樣子,無法接受一個清醒的楚湘怡被吳錦泉幹上高潮。

但是……這不就是我要的嗎?只是……太早了,怎麼會那麼早……

我知道我的計劃中還是出現了缺失,一個足以讓我懊悔終生的缺失。湘怡的敏感和為了討回公道願意犧牲一切的決心,導致她的身體比我預想的更早地接受了老吳,對我來說,這雖然可以算是計劃超前進展,但是……

我麻木地點開了那天之後的視頻,在這些錄像中,湘怡開始頻繁地進出老吳的辦公室,她也從老吳那裡得到了很多,將在下個月生效的人事提拔委任書,一些勉強可以當做證據的模稜兩可的話,以及……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口交、乳交、足交、甚至肛交……接近一個月的時間裡,我的女神被反覆地玩弄,玩得很徹底,身上再沒有分毫不曾被吳錦泉觸碰過的地方。

難怪她那天晚上會堅持自己去辦公室,我本以為她只是不想讓我看到她的身體,可是現在我明白,是因為她知道老吳的電腦裡留存的東西遠比我猜測的要多,而那些東西,足以我發現她的本質……

是的,儘管不想承認,可是看完了那些視頻之後,我已經無法再欺騙自己。在拿到鑰匙之後,湘怡原本不必再去上班的,原本可以請個長假暫時離開公司,老吳在這段時間為了得到她對她百依百順,只要有足夠好的借口,她可以做到。但是她沒有,她不但準時准點上班,而且更對老吳的召喚從不拒絕,即使是經期那幾天,她也對老吳提出的各種侍奉的要求半推半就地執行了。

陰道是通往女人內心的捷徑。從前我對這句話嗤之以鼻,但是,現在,我沒法不承認,吳錦泉利用自己的性能力,利用自己豐富高超的手段,從楚湘怡的陰道,打開了她淫蕩的一面,在她的心門上開了個口子。

也是在這個時候,我才深刻地體會到了小張當初的感受--愛的女人原來是個蕩婦,可是,我他媽的還是愛她……

是的,我還是愛她,儘管她展示了我無法接受的一面,但我還是愛她,還是願意為了她把一切進行下去。

儘管其實到了這一步,即使我不願意,也是不得不進行下去的狀態了。

想這些已經沒有意義,我連抽了兩根菸,穩定了下情緒,關掉錄像,刷新了一下我的網盤,一部視頻已經安靜地躺在那裡。

徐婉做的不錯,當她穿著牛仔無袖襯衫,白色七分緊身褲和白色小羊皮鞋,露著光潔的小腿腳踝和雪白的藕臂香肩,風情萬種地踏入老吳辦公室的時候,連這段時間已經見慣了她的美色的我也不由自主地眼前一亮。

老吳才剛在辦公室坐下,還沒來得及查看昨夜的監控就有這樣的客人造訪,表情難掩驚訝。而徐婉一進門就表現的無比熱情,似乎兩人之間以前的芥蒂完全不存在一樣。老吳雖然不明就裡,但也立刻起身端茶倒水,周道地招呼。從他的眼神中我知道我猜測的沒錯,他對徐婉有著更甚於對楚湘怡的狂熱。

徐婉深諳各種銷售手段,熟稔各種談話技巧,再加上我們之前的精心設計,兩人的交談可以說天衣無縫,任何不知情的人聽到,也都會不由自主地猜測這兩個人是否存在著什麼曖昧不明的關係。事情進展得很順利,徐婉恰到好處的挑逗,舉手投足間偶爾洩露的腋下、領口處的春光,都在誘使著這個男人一步步走入陷阱。

當然,僅僅是讓人猜測是不夠的,總要有一些板上釘釘的事情發生,才能讓人徹底相信我們想讓別人相信的東西。

我不知道徐婉究竟有沒有下定在這裡失身的決心,也不知道她會不會臨陣退縮,但那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當她喝下老吳為她倒的熱水不久,開始面色潮紅、呼吸不勻,並在老吳過去關切詢問的時候不自覺地向他靠近,最後癱軟地倒在對方懷裡時,猜測,已經變成了事實。

我想那時候老吳的心裡一定很疑惑,為何這個當初久攻不破的女人會忽然前來示好並作出幾乎是主動獻身的行為,但我想任何男人在這種時候都不會想得太多。

徐婉雖然比楚湘怡年長不了幾歲,但身材要豐滿一些,雖然不是具有女神風采的纖瘦身材,但好像隨時會裂衣而出的鼓脹乳房,將緊身褲繃的圓滾滾的豐腴臀部佔去了大多數的脂肪,身體其他部位倒算得上是勻稱苗條,是真正的豐乳肥臀,而且渾身散發著不可抵擋的,與楚湘怡完全不同的少婦的風韻,這對老吳這種有著特殊嗜好的男人來說是致命的吸引力。

『慢點,我懷孕著呢……』

當徐婉皺著眉頭阻止老吳猴急的亂摸,並輕輕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老吳的獸性、淫慾完全爆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她壓倒在了沙發上……

面對已經身為人妻孕婦,被充分開發過的徐婉,老吳並不像對楚湘怡那樣溫柔,一張肥臉緊貼著徐婉的肌膚像是肥豬啃食一樣大力磨蹭,腥紅的舌頭長長地伸著,不放過任何一處可以觸及到的地方。徐婉本就做好了獻身的準備,又加上情慾催動,對老吳的行為雖然有點驚慌,卻沒有太大的掙扎,只是雙手一直護著小腹不讓那裡被男人肥胖的身軀壓到。

我有點好奇,一個女人為了和第一個姦夫的孩子再次背叛老公,和另一個並不喜歡的男人做愛時的心態到底是怎樣的,尤其是一個因為懷孕,荷爾蒙發生變化,情緒極度不穩定的女人。

徐婉給了我很好的解答,面上的潮紅,起伏的酥胸,交疊的雙腿,不由自主在老吳背後撫摸的素手,都在清楚地向我展示著她難耐的情慾,但同時,緊咬的牙關,淒楚的眼神,滿盈的淚水,細不可聞但從嘴型可以依稀分辨出的呢喃著的『崇武』兩個字,又分明地昭示著這個女人不得不採用這種方法的負罪感。

我得老實承認,徐婉此刻的這種矛盾,比她的身體更加吸引我。畢竟剛剛看過湘怡的那麼多錄像,忍受了那麼久自己女神在老吳身下婉轉承歡的放浪神態,我現在急需要徐婉的這幅樣子來給我安慰。

一種仍然把事態掌控在手裡的安慰,一種由小張和她的女人身上得到的,我仍不是最可憐的那個人的平衡感。

老吳色急的雙手在徐婉身上摸索了一陣便去脫她的衣服。徐婉還記得她要在視頻中表現出什麼,所以沒有激烈的推拒,半推半就著被脫掉了襯衫,解開了內衣前面的搭扣,坦襟漏懷、敞胸露乳著半躺在沙發上,一對比楚湘怡還大了一個多罩杯的雄偉乳房軟綿綿地向下略微傾斜,兩顆嫣紅的乳頭勃然挺立。

和楚湘怡的結實圓潤不同,徐婉的那一對乳房,即使無法觸碰,只是用目光去看,也能感受得到它們是多麼的綿軟,老吳的手指搭上去,幾乎沒有用力便陷入了滑膩的雪肉之中,從指縫間溢出一團團溫香軟玉和花生米大小的鮮紅蓓蕾。

『唔……輕一點捏……疼……』

老吳的手指夾著徐婉的乳頭搓弄,兩顆小紅豆只是稍微地有點變形,說明了它們此刻充血得有多麼堅硬,而徐婉的語氣中那絲慵懶與舒適亦明白無誤地在告訴身上的男人她想要的與說出口的是截然相反的東西。

『疼嗎?這樣呢?』

老吳用手指掐著徐婉粉紅色的乳暈用力一捏,讓本已脹大的乳頭更顯凸起,然後湊上嘴去吸住其中一顆,用牙齒輕輕啃噬。一股如被螞蟻噬咬的酸痛麻癢立刻讓徐婉說不出話來,緊緊抓著老吳的手腕不斷顫抖。

老吳回頭盯了一眼門把手,確認已經反鎖好後,整張臉都埋進了徐婉的波濤洶湧之中大肆拱啃起來,被解放的雙手則是直接抓住了她的褲腰,解開了她的扣子。

徐婉沒有繫腰帶,輕抬起臀部去配合老吳的動作。褲子太緊,仿似被剝掉一層皮膚般被拔下,僅留一條黑色的蕾絲小內褲遮掩著最後的隱秘之處。

呼嚕……呼嚕……

老吳像頭進食的豬,放肆地享用著徐婉滑如凝脂的肌膚,腦袋不斷下移,口水將每一寸雪白打濕,粗暴而又細膩。徐婉完全沒有要反抗的意思,僅是雙手無措地抓著老吳的頭髮,嘴裡吟哦不斷。

當老吳的撥開內褲,將大嘴覆蓋上那片毛髮濃密,香氣芬芳的女性私處時,徐婉的雙腿也已經高高抬起,緊緊環繞住了男人的脖子。我看不清楚老吳的舌頭是如何在那裡翻江倒海的,但是徐婉的臉正對著攝像頭,她的表情不只是作偽還是真實的,那裡面流漏出的濃濃的愉悅與享受,絕不會讓任何人懷疑這場性愛中有哪一個人是處在不情願的狀態!

這個女人,做得太漂亮了!

孕婦不穩定的情緒在老吳碩大的龜頭突破徐婉的陰道是完全展現了出來,她被操哭了好幾次,有時她默念著對不起崇武,掙扎著想推開老吳,但很快又會在小穴被高速抽插中用雙臂環繞著對方,有時她會護著小腹讓老吳不要插太深,可是要不了多久又會主動地去求對方再用力、再深入一點。尤其是老吳從背後一面幹著她,一面抽打著她渾圓豐滿的屁股蛋的時候,她的眼淚就像斷線的珠子一樣決堤不止,嘴裡卻緊緊地吸吮著老吳另一隻手的手指,強忍著不讓自己不知羞恥的呻吟浪叫被外面聽見。

本來大部分孕婦的性慾都會比較高漲,一個月沒有和老公見面,加上春藥的刺激,徐婉在男人的胯下根本沒有絲毫抵抗力。比起楚湘怡,她對我原本沒有什麼吸引力,但是,她眼神中那抹羞愧和自責是一道獨特的風景。那個風景很美,是一種墮落的美,一種殘缺的美,一種無奈的美。它能給我一種從觀看楚湘怡的視頻中得不到的快感。

一種看到在自己的謀劃下美好的東西被成功摧毀的快感,一種報復張崇武的快感!

我們都在被私心驅使著去做自己不願意做的事,不同的是,這一次,是我把別人操控在手中。那種感覺,比徐婉的身體更美……

徐婉和老吳做了一次後就匆匆離去,在這期間,我盯著她的眼睛射出了精液。持續處於高度興奮狀態下帶來的睏倦感在射精之後席捲了我,我擦乾淨下體,關掉電腦,蜷縮到了床上。

必須養足精神,因為現在我已經有了足夠的資本,醒來之後,就是面對老吳的時候了。

小張說話真是不靠譜,什麼澡堂子,根本就是一間高檔溫泉會所,有獨立的帶小水池的包間,確實是個談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的好地方。

我不想老吳提前有什麼準備,所以是在他上班的路上給他打電話,約他來了這裡。

在門外脫光衣服交給服務生保管,我和吳錦泉精赤條條地在水池中面對面坐下來。第一次在視頻之外看到他那條肉棒,雖然此刻是垂軟的,但依然看得出尺寸驚人。

心機、錢財,加傲人的尺寸,這個男人除了長得醜,確實擁有著征服女人的資本。

『小劉啊,這麼久沒見,混得怎麼樣?突然來找我,不會又是說想回公司的事吧?』

老吳同樣也瞄了一眼我的胯下,面帶不屑地問道。

『吳經理,不,現在我已經不在公司了,不用叫你經理。那麼,吳錦泉,就開門見山地說吧。』我冷冷盯著他,『我是為楚湘怡的事情來的。』

『哦?』老吳挑眉看我,『湘怡?她什麼事?』

『這種時候何必再裝糊塗?她被你下藥迷姦的事!』

我不想拐彎抹角,直接挑明。

『嘿嘿……』老吳怔了一下就咧著嘴笑起來,『終於明白了?不錯啊,小劉,挺聰明。不過……迷姦?這話放在一個月前還能成立,但是現在要說的話,通姦這個詞還比較合適吧。』

我沒有接話,看他張開雙臂靠在水池的檯子上,臉上露出舒服的神色。

『小劉,你離開公司時間久了,大概還不知道我和湘怡現在的關係吧?』他得意地藐視著我,『現在,楚湘怡是我的女人。』

『哼哼……』我冷笑一下,『也許楚湘怡現在對你很順從,但改變不了你曾經迷姦她的事實。而且,徐婉呢?你有沒有跟張崇武說過,徐婉也是你的女人啊?』

『你……』老吳的笑容僵在臉上,驚惶一閃而逝,『你是怎麼知道的?』

『坦白說吧。』我也學著他的姿勢靠在檯子上,『你的電腦被我動了手腳,一個月前小張給我藥的錄像,這期間你和楚湘怡做愛的錄像,包括昨天早上你和徐婉在辦公室通姦的錄像,全部都在我手裡。你猜,我把這些東西交給湘怡的時候,她還會是你的女人嗎?啊,對不起,楚湘怡不認識徐婉,這一份錄像,應該交給張崇武比較合適。』

『劉子成,你說的都是真的?』

老吳直起了身子,狐疑地看著我。

『是不是真的,你可以自行判斷。不過,你昨晚應該也看了你書架裡那台監控的錄像,應該知道楚湘怡昨晚進了你的辦公室。』

『你……你連這個都知道!但是,所有東西我都刪除了,她不會找到什麼的!』

老吳有點慌亂起來。

『吳錦泉,你這麼好色的人,應該聽說過艷照門吧?』我笑著搖頭,『算了,就算你知道,大概也只是對著那些東西手淫而已。不過,數據恢復這種事情你總是知道的吧?沒錯,楚湘怡沒有在你辦公室找到什麼,但是,她找不到的,不代表我也找不到。』

我看著老吳的臉色變得慘白,心裡一陣快感油然而生。掌控一切的感覺,真的很好!

『直接說吧,你想怎麼樣。你拿到證據卻沒有報警,而是先來找我,應該有什麼條件吧?』

老吳點了根菸抽了兩口,很快冷靜下來,不愧是老狐狸。

『你說得沒錯。』我聳聳肩,『吳錦泉,我今天就是來要挾你的。』

『你要什麼?』

老吳沒有在意我的囂張,沈聲問我。

『楚湘怡。你不再糾纏她,就是這麼簡單。』

我輕描淡寫地回答。

『你就為了這個?』

老吳有點不可置信。

『就為了這個。』我點頭,『不過,我還要你幫我做點其他事情。』

『你說。』

『第一,我要你手裡的所有視頻。當然,我知道你不會老老實實交出來,所以這並不是個條件,只是告訴你,你自己打手槍可以,但是如果有一天這些視頻有一分一秒散佈到別處,那個時候,我不會放過你。第二……』

『你等等。』老吳伸手打斷我的話,『劉子成,先不要這麼勝券在握。別忘了,我家底豐厚,你有同歸於盡的決心我也一樣有,等到時候從監獄出來,我一樣過得比你好,你憑什麼覺得自己就可以和我談條件!另外,視頻裡錄下的東西也可以有別的解釋,你又憑什麼覺得小張一定會站在你那邊來指證我?別忘了,我能給他的東西可比你多得多!』

『嘿嘿……吳錦泉,我在你電腦裡恢復出來的可不止性愛視頻而已,你硬盤中所有的東西都在我手裡,裡面有多少罪證你比我清楚,咱倆可能會一塊進去,但是,你還能不能出來可就另說了。至於張崇武……憑什麼?就憑你睡了他老婆!』

『劉子成,你別傻了。我也一樣有昨天早上的錄像,種種證據都能顯示是徐婉主動勾引我的,就算你把視頻給了小張,他也只會怪罪徐婉,因為他早就知道我對徐婉有意思,自己老婆主動偷人,怨不得別人的。』

『是嗎?』我問他要了根菸點上,『那我不妨告訴你一件事,徐婉肚子裡的孩子不是張崇武的,他現在想知道姦夫是誰已經快發瘋了。你說得沒錯,張崇武早就知道你對徐婉有意思,所以徐婉才會選了你,你既喜歡她,又有資本威脅她,真是冒充姦夫的最佳人選。吳錦泉,好好回想一下早上你們說的話吧,想想徐婉是怎麼一步一步把你往溝裡帶的,然後再告訴我,如果張崇武看到了視頻會怎麼想呢?嘿嘿……』

『劉子成,我以前真是小看了你……』

老吳細細地回想著早上發生的一切,冷汗逐漸滲出了他的額頭。

『小看談不上,搞業務我確實不在行。』我再次聳肩回答,『不過,人都有想要的東西而已。吳錦泉,我也不想坐牢,能在你我之間解決的事情不需要鬧到法庭上去兩敗俱傷。楚湘怡已經被你玩得夠多了,這一點我可以不追究,但是我不允許你再染指她,作為回報,也作為對張崇武背叛我的報復,我把他老婆送到了你辦公室裡。雖然她是利用了你,不過以你的才智,想反過來再要挾她應該不難,一切就看你怎麼做了,和我不再有關係。現在,只要你再答應我的條件,咱們之間就可以兩清了。不需要擺出這樣一副樣子,吳錦泉,不要小看修電腦的人,你雖然是頭老狐狸,但是對一切事情都太想當然,對我和張崇武的輕視,是你失敗的根本原因。你真的覺得張崇武對你忠誠嗎?他一開始就可以告訴你讓數據無法被恢復的方法,但是他沒有,因為你把他使喚得太理所當然,以為他是你的一條狗,即使不給骨頭他也照樣乖乖聽你的話。但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利益所在,都有為了保護或者得到會不擇手段的東西,你的那些資料,即使不落在我手上,遲早有一天也會落到他的手上的,這次只不過是我搶了先而已。說起來,如果不是那天你蠢到在我面前耀武揚威,讓我知道有視頻的存在,也許是不會有今天的場面呢,是吧,吳經理?』

『劉子成,我認栽了,說你的條件吧。』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