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上司下了春藥(下)

(十五)

『湘怡,這樣不行,我還是射不出來,你已經在裡面呆太久了。』

老吳的肉棒和雙手已經將湘怡胸脯之間弄得狼藉一片,到處都是濡濕的混雜液體,泛著摩擦帶出的微微泡沫。

『那……停下來好不好……』

明明是清醒狀態卻依舊被挑起情慾,湘怡的表情羞憤欲哭,哀求著老吳就此罷休。但是可能嗎?

『那怎麼可能?我都這樣了,你想憋死我啊……』

老吳面色苦楚地看著湘怡,眼神中帶著懇求。

『那……那你要……怎麼辦嘛……』

湘怡自然也知道到了這種程度,想讓對方再停下就是癡人說夢,微喘著嬌嗔一句。

『讓我摸摸你好不好?』

老吳立刻打蛇隨棍上。

『你……你不是……已經在摸了嗎?』

乳頭被對方掌控在手裡,玩弄成各種形狀,帶給自己酥麻快感,這男人卻還說要摸,那是要摸哪裡?

『我想摸這裡……』

老吳空出一隻手反伸出去,隔著裙擺在湘怡雙腿間點了一下。

『那裡……不行……』

湘怡扭腰躲避,但腰肢被老吳壓制著,收效甚微。

『為什麼不行呢?』老吳一面用手指在那裡畫著圈,一面邪笑道,『這裡我看也看過了,摸也摸過了,舔也舔過了……操也操過了。再讓我摸一下,我很快就會射的……』

『唔嗯……』

下流的話語在此時無疑起到了催情的作用,湘怡聽到老吳的話,猛然嬌吟一聲,雙腿重重一夾,而此時老吳也毫不客氣地掀開了她的裙擺,絲襪襠部,一抹濕痕刺眼無比……

粗肥的手指輕輕按在那片濡濕上,這次,湘怡再沒有說出拒絕的話。

『唔呃……』

即使不看,即使隔著內褲和絲襪,老吳也依然輕易地找到了已經凸起的陰蒂所在,不輕不重地揉壓,湘怡忍不住再次響起嬌吟聲,如空谷百靈婉轉輕啼。

『沒關係,現在已經過了下班時間,外面沒有人,可以叫出來囉……』

老吳將時間算的準確,此刻外面的大廳確實已經空無一人。

『我……我才……不要……呃……』

說著不要,但湘怡的音量明顯隨著老吳的力道增大而增加了幾分,膝蓋彎曲,十根腳趾緊緊扣在沙發墊上,雙腿也不自覺地慢慢張開了……

『嘿,隨你……』

老吳沒有將這些說破,手指靈巧地繼續逗弄,腰部也挺動得更加有力,肉體的摩擦聲回蕩不絕。

此刻的老吳,就像是一個意氣風發的騎士,一面縱情馳騁,一面揚鞭拍打著身下馬兒的屁股,而那匹較弱的馬兒,除了仰頭嘶鳴,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我看著騎在湘怡身上,噁心的肚腩隨著動作不斷起伏的老吳,心裡酸澀而又興奮。這一切雖然都在我安排之下,但是親眼看到畫面的衝擊力仍是出乎我的預料,我的手將自己的雞巴握得生疼,時不時擼動幾下,要不是提醒著自己後面還有很多內容,也許我早就射了出來。

老吳的手指隔著絲襪在湘怡胯間搓弄了一會就收回來,但並不是他放過了湘怡。而是將她裙子側面的拉鏈拉開,把裙子扯到了膝蓋處。然後,已經意亂情迷的湘怡用兩條黑絲美腿一陣亂蹬,灰色的裙子很快被蹬到了一邊,一雙長腿彎曲大張著攤開,任憑老吳享用。

老吳當然不會有絲毫怠慢,粗糙的大手立刻從捧在雪白小腹上,映襯著幼嫩肌膚的絲襪鬆緊中探入,很快,嬌嫩花埠處的黑絲布料便高高鼓起,老吳的手,再次侵佔了那片令無數男人嚮往已久的地方。

『啊……』

雖然隔著絲襪看不真切,但從外部也能清晰地看到老吳至少把兩根手指插進了湘怡的陰道裡攪弄,而早已濡濕不堪的那裡,幾乎立刻就發出了陣陣泥漿被攪拌的聲音……

『寶貝,手上別停!』

小穴處的刺激讓湘怡緊咬著下唇仰頭悶哼,一雙小手也掐著兩顆乳頭不知疼痛般僵住,正在享受摩擦快感的老吳立刻表示出不滿,腰部挺動得更有利,手指的活動幅度也增大,絲襪上的水痕以湘怡的小穴為中心點急速擴散起來。

『吳……吳大哥……輕點……受不了……』

才是第二次被侵入,湘怡有點無法適應老吳激烈的動作,雙手按照對方的要求繼續捏著兩團雪肉為老吳乳交,嘴裡不住發出哀求。

『受不了?你下面的小嘴可不是這樣說的哦!』

老吳的手指又狠狠掏了兩下,讓湘怡發出一陣嬌啼後抽了出來,把上面淡白色的汁液展現給女神看。

『唔……噁心死了……』

湘怡瞄了一眼便害羞地偏過頭去,但老吳用左手將她的臉掰回來,在她的注視下把右手中指和無名指含進嘴裡,將上面的淫液吸得嘖嘖有聲。

『唔……』

女人對男人把自己的一切都視若珍寶的行為最沒有反抗力,明明是噁心的變態行為,卻在此刻使湘怡的情慾又突然勃發,雙腿狠狠地並在了一起。

『真好吃……我家寶貝哪裡都是甜的……』

老吳猥瑣地笑了一聲,湊上嘴想要去問湘怡,被躲開了。

『嘿嘿,換個姿勢,讓寶貝好好舒服一下……』

老吳沒有勉強,而是直起了身子轉了方向後再次跪下,改為背對著湘怡把雞巴插進了女神的一對美乳之間。

『唔……臭死了!』

這個動作讓老吳污穢的屁眼正對著湘怡的臉,她立刻嫌棄地捂著鼻子,在老吳屁股上拍了一下。

『嘿嘿,舒服起來就聞不到臭了。』

老吳沒有去理會湘怡的不滿,俯下身子一把將她的絲襪襠部撕開,將內褲撥到了一邊,已近乎六九的姿勢趴在湘怡腿間,嘴唇覆蓋上了濕潤的小穴。

『呃……』

濕滑的舌頭帶來與手指截然不同的快感,湘怡嬌呼一聲,再無法去表達自己的抗議。

『唔……唔……唔……呃啊……』

這個體位其實不利於乳交,老吳的整個身體都趴在湘怡身上,一身肥肉幾乎完全將湘怡的嬌軀覆蓋,湘怡的雙手自然不可能再去為他服務,等若老吳現在只是與她貼合著,用黑毛叢生的小腹和肉棒去壓著湘怡的美乳摩擦,從上方看的話,像極了一隻巨大的不停蠕動的癩蛤蟆。這樣能帶來多大快感我不得而知,但肯定不會讓他很快射出來。

不過湘怡此刻也沒辦法提出異議,老吳進攻的激烈,舌頭不斷在小穴進出的同時,左手在揉搓著湘怡的陰蒂,右手則繞著菊穴中央那不斷張合的精緻小孔畫圈。三管齊下的攻勢讓湘怡根本無暇估計別處,除了仰頭不住吟哦之外,就只有推著老吳肥胖噁心的屁股,不讓那散發著惡臭的屁眼蹭到自己臉上。

老吳舔了一會,手指和舌頭互換了陣地,舌尖抵著凸起的陰蒂輕輕研磨,左手中指緩緩探進了陰道,右手在臀縫中畫圈的中指也有節奏地一點一點向那個中心點靠攏。

『呃……不要……唔……』

湘怡依舊在和老吳的屁股做著鬥爭,不過下體的滾滾快感讓她的雙手愈發無力,精緻潔白的下巴幾次都擦過那條毛髮濃密的烏黑股溝。儘管她倉皇躲避,但當老吳的手指尋找到G點開始摳弄,她便只剩下了喘息呻吟的份。

老吳的大嘴將湘怡已經充分腫脹的陰蒂吸得呼嚕作響,左手無名指在湘怡的陰道適應侵犯之後也加入了肆虐的行列,兩根手指在小穴深處的凹陷處不斷摳挖,晶瑩的液體源源不斷地從蜜穴湧出,滑入臀縫。而早已等在那裡的右手中指,藉著這股潤滑,開始一點點向淺褐色的小小屁眼中擠進去……

『不要……那裡不行……噢……』

湘怡的反對很快就淹沒在呻吟聲中,老吳動作緩慢,中指指尖一點一點畫著圈探入,不會給她帶來劇烈的疼痛。快感中的女人,意志力總是薄弱的。

指尖緩緩沒入,沒有遭到劇烈的反抗。細嫩的屁眼緊緊包裹著入侵的手指,僅看那周圍繃緊的皮膚就知道裡面會有多麼強烈的擠壓感,老吳左手的摳弄又加快積分節奏,決堤般的淫液不住地流進股溝,方便右手中指繼續施力。

極度的滿脹感讓湘怡的身體有點僵硬,呼吸也似乎困難起來,呻吟聲小了許多,卻沒有說出拒絕的話。老吳更不會主動停下,指尖勾著湘怡的腸壁嘗試著將那個細嫩的小孔擴張,舌頭不斷繞著陰蒂打轉,去粉碎湘怡的反抗心。

第一個指節成功侵入,老吳沒有急著繼續動作,專心地去玩弄湘怡的陰蒂和小穴,等到她在快感中又咿咿呀呀浪叫起來,才繼續用力,將指腹一點點插進屁眼。

『呃……太脹了……別動……』

初次被塞進異物,當老吳的指腹進入一半時,湘怡還是忍不住嬌呼起來。只是,到了這個程度,繼續插入和拔出所帶來的難受都是一樣的,她也唯有哀求老吳不要動作,微微收縮著腸壁去適應那股滿脹感。

老吳聞言,放棄了對陰蒂的進攻,伸長脖子去舔弄手指周圍褶皺已經被撐平的屁眼嫩肉,不時地唾出點口水,讓冰涼的液體順著縫隙滲進腸道,同時用清涼的感覺去舒緩湘怡的痛苦。

『唔……求求你……拿出來吧……』

屁眼中夾著東西的感覺太過奇怪也太過羞恥,湘怡無論如何也無法適應,婉轉哀求。

『嗯,你用力張開一點,夾太緊了,我抽不動。』

老吳假惺惺地說著,指示湘怡好像大便用力,同時雙手自己捏著兩片臀瓣用力將它們分到極限。

『啊!!!』

可惜,主動配合換來的不是抽出,而是一鼓作氣的插入,手指最粗的第二指節部分沒入了女性最嬌嫩的地方,與蠕動的腸壁緊密貼合,不留一絲縫隙……

『你……混蛋……騙子……好痛……拿出來……』

雖然比不上破身的痛楚,但身體突然被完全填滿的感覺仍讓湘怡幾乎喘不上氣。

『乖……對不起……忍一下……忍一下就不難受了……』

老吳怎麼可能將手指抽出,整根中指完全插入在緊窒的屁眼裡沒有絲毫要拔出來的打算,他只是一面親吻著湘怡絲襪殘破的大腿內側,一面柔聲好言安慰著。

『嗚……你騙我……你說只要讓你射出來的……我不要了……放過我吧……』

湘怡帶著哭腔一面控訴一面哀求,但聽到男人耳朵裡,誰都明白這只不過是一種屈服的表示,老吳當然懂,所以他沒有接話,而是再次埋首進湘怡腿間,唇舌激烈地挑逗起來。

『噢……唔……啊……』

已經順從的身體很輕易就被再次點燃,湘怡迷醉地呻吟著,閉著眼睛側過臉,似乎已放棄了所有的反抗。

啾……啾……

老吳貪婪地吮吸著湘怡的愛液,中指開始嘗試著在肛門內旋轉,扣撓著柔軟的腸壁,擴張著緊致的屁眼。湘怡被難受並快樂的感覺折磨著,喉間不停發出悶悶的哼聲。

『寶貝,試個新鮮的,你一定會喜歡……』

感覺到腸道中已經分泌出些微的粘液,夾得也不再那麼緊,老吳壞笑一聲,右手中指在肛門裡打了個轉,緊緊扣住腸壁,左手手指從湘怡的陰道中抽出,改由右手大拇指插入小穴。左手沒有撤離,用兩根手指將湘怡的陰唇大大分開。

也許他一開始就已經計劃好了位置,現在湘怡的淫穴正對攝像頭,高分辨率的監控下粉白中透著嫣紅的嫩肉纖毫畢現,右手兩指彎曲著同時侵入了兩個私密孔洞,老吳的舌尖再次攀上湘怡已經充血呈鮮紅色的陰蒂,重重舔了幾下,在湘怡發出嬌啼的瞬間,右手開始快速地抽插起來……

『啊啊啊啊啊啊!!!!!!』

湘怡的嘴再沒有合攏,下身兩處蜜穴被高速抽送,瞬間填滿又瞬間抽空的感受如洶湧的潮水剎那便將她淹沒,只剩下高亢的浪叫聲連綿起伏不斷。

老吳動作之劇烈,連胳膊上的肥肉也隨著節奏不斷抖動,更不必說湘怡嬌嫩的私處在這樣激烈的摧殘下表現得有多麼不堪,被完全撐開的花瓣間,每一寸細嫩肌膚和綿密軟肉都震顫不停,滾滾而出的花蜜順著老吳的手指不斷滴落。決堤,一如此時女神的快感……

『唔啊啊啊……』

湘怡的淫叫聲都帶著顫音,雙手已經從推拒變成牢牢抓著老吳肥胖的屁股。大部分女人一生也不會體會到雙穴同時被插入的感受,即使是淫蕩的AV女優也不一定會允許別人入侵自己的屁眼,可是現在,我的女神楚湘怡,卻在被一個醜陋的胖子壓在身下,屁股幾乎貼在她的臉上,恣意玩弄她身上最羞人的兩個洞穴,並在這玩弄中發出不知羞恥的吶喊……

我有點喘不上氣,不得不暫停了視頻的播放,點了根菸冷靜一下。楚湘怡對老吳的順從程度遠遠超乎我的預料,到了這個時候,我開始懷疑我的計劃是不是錯的,是否真的有必要留給他那麼多時間。

不過,一切都已是過去式,此刻屏幕上的畫面已經過去好久,即使後悔,我也無力挽回了。

再次點擊播放,女神歡愉的呼喊聲立刻又將我小小的房間覆蓋,老吳額頭已見汗,卻不願意放棄這個將清醒狀態下的女神玩到崩潰的機會。他含著湘怡的陰蒂大口吮吸著,手指仍保持著不可思議的頻率,每一次進出都是汁液飛濺,湘怡的絲襪上,老吳的臉上、頭髮上,到處都是濡濕的痕跡。

不知道過了幾分鐘,湘怡的叫聲已經嘶啞,雙手無力地扶在老吳屁股上打著哆嗦,兩條絲襪美腿也癱在墊子上一動不動,只有一雙小腳丫緊握著十趾,告訴我她現在處在一個多麼緊繃的狀態。

老吳的感受要比我清晰得多,女神處在極度的高潮邊緣,只需要臨門一腳就可以把她送上天堂,在這種時候,再強悍的女人也難以做出什麼有效的反抗,何況柔弱的湘怡。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老吳做了一件讓我幾乎想砸碎屏幕的事。

他忽然間放棄了對湘怡陰蒂的挑逗,直起身子,屁股向後坐下,整個肥臀都覆蓋在了湘怡臉上。雖然是沒有用力,只是虛虛坐著,但是那噁心的臀縫已經分明將我的女神的瓊鼻香唇全部夾在了中間!

這麼近距離貼上世界上最污臭、最噁心的東西,湘怡卻沒有反抗,因為老吳在直起身子的同時,右手也從她股間抽出,然後在一下秒併攏了食指、中指、無名指,三根手指一起插進了湘怡的小穴裡。

『唔!!!……』

湘怡在老吳股溝裡發出一聲竭盡全力的悶哼,緊接著,在老吳三根手指的竭力扣挖下,陰道、尿道,液體滾滾而出,一波一波、一股一股,如決堤的春水,如揮灑的甘露,噴薄、狂湧……

老吳肥胖的三根手指,加起來已經遠遠超過普通陽具的尺寸,而他左手的大力撕扯早已將湘怡的兩片陰唇拉拽的幾乎陷進大腿內側的肌肉,中間原本包裹陰蒂的薄薄皮層和含羞待放的尿道口已經完全延展開來,如生理構造圖般赤裸裸地展示著女神最羞恥的地方,但惟有那處小穴,因為強力的入侵而鼓脹著,陰道口被撐得像一層半透明的薄膜,緊緊包裹著插入後就飛速運動的手指。

『嘶……啊……』

吳錦泉這個畜生,一面帶給我的女神驚天動地的高潮,一面用自己噁心的屁股在無力反抗的楚湘怡臉上廝磨,三根手指已經完全沒入了陰道,我彷彿可以看見那邪惡的指尖是怎樣碾平了肉壁上的嫩芽,是怎樣折磨著湘怡的G點,是怎樣在湘怡的子宮口打轉試圖鑽入……在這樣比插入還要激烈的調教手段下,湘怡根本沒辦法抑制住要大聲呼喊的本能,兩片朱唇不得已地在張合中一次次地與老吳的屁眼發生接觸……

嘩……嘩……

淫液浪汁拍打在皮質沙發墊上的聲音清晰可聞,老吳的動作持續了超過兩分鐘仍未停歇,他面目猙獰,像是要直接把湘怡玩到脫水而死一般,畫面裡,老吳蠕動的手指,湘怡被撐到極限的小穴,飛散的愛液,開合的後庭……每一幕都觸目驚心,每一幕都讓我熱血上湧到大腦幾乎爆掉!

果然,我仍沒有那些罪犯們的心理素質,當這一切清晰地被我看到的時候,我的心裡,全是後悔……

這場淫辱的最後,是老吳在又摳挖了幾十下,湘怡噴出的液體已經由透明變成乳白色的時候,他猛地抽出手指,抓著湘怡的兩個腳踝,自己站起身的同時將她整個下半身提了起來。

兩條黑絲美腿被老吳反著夾在腋下,我的女神以身體對折的姿態,屁股朝天的恥辱姿勢被老吳居高臨下地插入。陽具和陰道完全呈一條直線,隨著老吳的沈腰動作直上直下地分開、重合……而被高潮侵襲得大腦空白的楚湘怡,只有仰頭嘶喊著,用指甲在老吳分立她兩側的小腿上留下道道紅印……

這一次,完全清醒的兩個人卻爆發了比上次更為強烈的高潮,當老吳的精液頂著湘怡的子宮噴發的時候,我的女神,攀上了連雙目都失去對焦的愉悅的巔峰……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