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上司下了春藥(下)

(十四)

『吳大哥,上回你說喜歡我,是真的嗎?』

湘怡的問題讓老吳的醜臉上像是開了朵花般燦爛,忙不疊地點頭:『是真的!當然是真的!湘怡,我怎麼會騙你呢?』

『是真的的話……』湘怡羞澀地低頭,我注意到她的手指正死死地攥著衣角,『你打算跟我結婚嗎?』

『湘怡……』老吳的表情錯愕無比,但瞬間就變成了欣喜,『湘怡,我想,我當然想!你難道以為我只是想跟你玩玩嗎?絕對不是的!』

『我不信。』湘怡搖頭,『公司裡那麼多美女,我才來不久,你怎麼會在這麼短時間內喜歡上我?』

雖然知道楚湘怡是在做戲,但她精湛的演技還是讓我有點懊惱。說什麼每秒鐘都是折磨,卻還能一顰一笑都這麼自然,女人,對這種事還真是天生擅長啊!

喜歡上你?哼,他倒是真的喜歡上你!

『怎麼說呢?湘怡,來坐下。』老吳假裝自然地拉住湘怡的手,和她在沙發上促膝而坐,『要說起美,公司沒有其他的女人比你更美,這一點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來。但是,我喜歡你,卻並不只是因為這個原因。你聰明、能幹、善良又責任心強,這些說起來簡單,但是像你這樣外貌這麼出色的女生還能擁有這些品質是十分難得的,這些優點讓你像鴉片一樣深深吸引著我。而且,不只是這樣。』

老吳頓了一頓,起身,在湘怡面前單膝跪下,執著她的右手說道:『湘怡,不管是陰差陽錯也好,是有意捉弄也罷,劉子成那個混蛋讓我得到了你的第一次。這是我的責任,一個男人該承擔的責任。不瞞你說,雖然我在你面前痛罵過劉子成無數次,但是我心裡感激他,這樣說雖然很卑鄙,但如果不是他,我知道我和你這輩子也很難發展到超過朋友的關係。我真的感激他讓我背負上了這份責任,對你的責任,更感激你能原諒我,願意把自己托付給我!』

『我……我哪有這樣說?』

湘怡只是來完成任務,卻沒想到老吳竟搞出這種陣仗,有點不知怎麼反應。在她不知所措的時候,老吳已經低下頭,吻在了她的手背上。

『吳經理……不,吳大哥,你別這樣!』

事情超出計劃,湘怡慌亂地想抽回手。

『抱歉,我又失態了。』

老吳倒是不忘假裝君子,看到湘怡掙扎,立刻放開了她。媽的,這種時候還能不得意忘形,這老狐狸真是天生演員!

『不是……我……我還沒做好準備……而且……在上班呢……』

不能把對方拒絕得太徹底,湘怡支支吾吾地說道。

『我明白。來日方長。今天你能對我說出這番話,我已經很滿足了。』

老吳的臉上透著和藹和親切,但同時也流露著絲絲遺憾。

『那個……我可以給你一點好處,但是你不能勉強我!』

湘怡捕捉到老吳的表情,立刻借坡下驢。

『真的嗎?我保證!絕對不會勉強你!』

老吳舉起右手發誓。

『那……你站這邊……』

湘怡仍坐在沙發上,牽著老吳的手讓他在自己面前站定。

『你……你閉上眼睛!』

看到老吳含著笑盯著自己,湘怡有點羞得做不下去,嬌嗔著讓老吳閉眼。

『嗯,好,好,我閉上。』

老吳立刻合起雙眼。

這時,低垂下頭的湘怡臉上才露出為難的表情,但她看了一眼那串近在咫尺的鑰匙後,咬了咬牙,毅然地解開了老吳的腰帶。

她並沒有將老吳的褲子脫下,只是將它扒到大腿中間,然後把內褲也褪到相同位置。曾經奪去她貞潔,將她身體徹底享用過的男性生殖器再次散發著濃郁的味道出現在湘怡眼前。

『呼……』

湘怡沉沉地呼出一口氣,拳頭緊攥了一下,抬起玉手,將那根已經勃起上翹的肉棒握住,微微下壓,輕啟朱唇,將龜頭含進嘴裡。

『噢……』

老吳捧場的舒爽呻吟立即響起,讓湘怡的臉更加通紅。但她沒有停止動作,一邊將龜頭含在口中舔弄,一邊用右手握著棒身來回輕套。這個技巧,上一次的湘怡並不會用,看來為了這一次,她倒是也下了番功夫。

『寶貝,你真美……』

老吳當然不會聽話地一直閉著眼睛,女神紆尊降貴主動口交的畫面,連我這心痛到不行的旁觀者都捨不得移開目光,他又怎麼會錯過觀賞的機會?此刻,他早已睜開雙眼,一面撫摸著湘怡的秀髮,一邊陶醉地望著她吞吐陽具的迷人姿態。

『不准看,閉眼!』

驚覺到老吳正在凝視自己,湘怡立刻吐出龜頭嬌嗔,並在老吳的包皮上小小擰了一下。

『好好好,我不看。』

老吳快感中斷,立刻無奈地笑了一下,又閉上眼睛。湘怡這才放心地又含住龜頭,繼續未完的工作。

這次沒有吃藥,又是女神帶著技巧主動服侍,老吳的持久力大不如上回,沒過多久就渾身緊繃著扶住了湘怡的腦袋。

『嘶……寶貝……再快點……我要來了……』

老吳不知羞恥地要求著,雙手按著湘怡的臻首施著力,腰部也不停地挺動,陽具每一次都插入接近半根,好像是在操她的小嘴一樣。湘怡雖然被頂得噁心欲嘔,但又不願放棄難得的機會,右手仍是維持著小幅套動的動作,左手則是扶在老吳的右大腿上,隨著他擺動的節奏輕輕移動,終於靠近了那串鑰匙,把它緊緊握在手裡,不讓它們因碰撞發出響聲。

『噢……噢……湘怡……寶貝……我……噢……』

老吳衝刺了一陣,猥瑣地輕叫著把龜頭幾乎頂進湘怡的嗓子眼,噴出了濃精。就在他仰著頭射精失神的當口,湘怡強忍著被深喉口爆的難受,玉指按開了鑰匙扣,悄悄地把鑰匙塞進外套口袋裡。

太過專注於偷鑰匙的行為,湘怡忘記去推拒老吳的身體,深入的陽具和勃發的精液強大的衝擊力差點讓滾滾白漿直接從鼻孔湧出來,等到想要反抗的時候,老吳的身體已如鋼鐵磐石般強硬著不可動搖,湘怡唯有大口吞下股股腥臭的精液,在老吳的示意下又將輸精管中的殘留全部吸出,小嘴才得到解放。

『呼……你……混蛋……說了……呼……不准……勉強……還是這樣……粗暴地……對人家……』

湘怡喘著氣乾咳,氣息不勻地控訴著老吳,而得到好處的男人自然滿臉賠笑,抽了紙巾來放在湘怡嘴邊讓她把精液吐出。

已經吞下去的東西哪裡還能吐出來?湘怡沒好氣地揮開老吳的手,喘勻了氣站起身要離開。

『就走啊?』

老吳還想挽留。

『都呆半天了,再不出去他們又要議論,下次再進來。』

湘怡指著門外悄聲說了一句,沒有給老吳再說話的時間就轉動了門把手。老吳褲子還沒提好,當然沒法阻攔,無奈地躲在門後看湘怡走出去。

事情進展到這裡完全在我預料之中。主動地口交是竊取鑰匙最好的方法,而讓老吳射出精液,處於不應期的他也沒力氣對湘怡再進一步侵犯。這個女人,真是做足了計劃啊!

但是接下來老吳的舉動讓我又陷入了擔心。穿好褲子的他,抬頭看了一眼攝像頭所在的位置就衝到了電腦邊開始點擊鼠標。監控拍不到電腦畫面,但我猜測他一定是在查看剛剛的事情有沒有被錄下。

也就是說,楚湘怡的行為在這時已經被發現了!

原本我就好奇湘怡最後是怎麼把鑰匙還回去的,現在更是來了興趣。老吳沒有立即動作,只是坐在那裡雙手交叉著托著下巴沉思了一會,又站起身在屋裡踱了幾圈,便若無其事地坐了回去。

我把視頻倍速快放,之後的幾個小時,辦公室裡始終只有老吳一個人,時不時臉上浮起壞笑,似乎是在計劃著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

我用另外的播放器打開外面監控錄下的錄像,湘怡應該是趁中午吃飯的時候去配了鑰匙,回來後就一直坐立不安的樣子。取到鑰匙的當晚,湘怡就聯繫了我想要立即去公司,但被我阻止。在她的計劃中,應該是沒有還鑰匙這一部分,只要拿到證據,老吳知不知道她偷了鑰匙根本沒有關係,再配一把也只是以防萬一。但是後來的結果是她把鑰匙還回去了,這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麼?

下午快下班的時候,老吳把楚湘怡叫進了辦公室。

『湘怡,你看到我鑰匙了嗎?』

我沒想到他會開門見山的問出來,楚湘怡也是一呆。

『奇怪,早上上班開門時候還在呢,怎麼這會找不到了……』

老吳沒有理會湘怡的反應,低著頭做出四下尋找的樣子。

『會不會是中午出去吃飯的時候丟到外面了?』

湘怡說了個十分蹩腳的可能。如果真的丟在外面,老吳是怎麼回到辦公室的?

『怎麼可能?中午光回想著早上的事了,哪有心情去吃飯?』

老吳的臉上露出猥褻的笑容。

『瞎說什麼呢!』

湘怡用嬌嗔掩飾著自己的不自然,離開門邊也四處打望著,好像在幫老吳一起尋找那串揣在她兜裡的鑰匙。而她身後的老吳則是順手將門反鎖上。

『你說會不會是早上你給我吹的時候碰掉了啊?』

老吳用粗俗的字眼調笑著湘怡,一步一步向她的背影逼近。

『有可能吧。』湘怡心裡有鬼,嘴上敷衍著,雙手插在兜裡,悄悄將鑰匙取出放在身前,對著沙發彎下腰,絲毫沒有注意到老吳的靠近,『這裡你找了嗎?啊!你幹嘛?!』

湘怡那天穿的是黑色絲襪,彎腰的時候一雙長腿微微彎曲,圓臀高高翹起,膝關節、小腿肚和腳踝處都往外透著肌膚白嫩的顏色,說不出的誘惑迷人。老吳沒有讓她來得及悄悄把鑰匙塞進沙發墊的縫隙,猝不及防地在她身後沉下身子,撩起她的裙擺,把一張大臉埋進了被絲襪包裹的豐盈的屁股裡。

『吳……吳大哥,你別這樣!現在是上班時間呢!』

湘怡被老吳的臉撞了個趔趄,雙手深陷在沙發墊子中,倒是陰差陽錯地有了藏起鑰匙的機會。不過,另外一邊的反應就因此慢了些,被老吳隔著絲襪在私處狠狠地吸了口氣,又用鼻尖在菊花處重重頂了兩下。

『湘怡,你好香……』

老吳沒有理會湘怡的責問,仍舊埋首在她胯下吸嗅著馥郁的女性氣息。這時湘怡把那串鑰匙撈了出來,躲開老吳的臉對他晃了一下:『你看你鑰匙不是在這呢嘛!』

『奇怪,這裡我早上就找過了啊,明明沒有的……』

老吳一面故作疑惑地說著,一面再度逼上。而被他的話弄的慌亂的楚湘怡根本沒有膽子接話,只是一面推拒一面不停說著『別這樣』。

『湘怡,我想死你了!雖然早上才見過,雖然你就在外面,可是我還是發瘋地想你!』

老吳也沒有繼續追究,一張醜臉不停地在湘怡懷裡亂拱,鼻子深陷在飽滿的酥胸裡。

『吳大哥,真的別這樣,我還沒準備好,你答應了不勉強我的!』

湘怡奮力推拒,卻敵不過老吳的力氣,被他在脖子和鎖骨處舔了好幾下。

『湘怡,是我低估了你對我的吸引力,我忍不住,早上你幫我口交之後我就更加迫不及待地想得到你。上次我和你一樣失去了理智,記憶不清不楚,但是今早那可是真實的你啊!我想要你,給我吧……』

『不行,真的不行!』湘怡拚命將老吳推開一步,氣喘吁吁但堅定地拒絕,『吳大哥,你再這樣我就大聲叫了!』

『湘怡,你怎麼……』老吳做出一副被搞糊塗的表情,咬了咬牙,忽然脫下了自己的褲子,將猙獰的陽具釋放出來,『你要叫就叫吧!這些日子我一直心懷愧疚,你現在把同事都叫進來,讓他們看到我這副醜態,看到我有多想要你,也算給你出口氣了!』

不得不說,老吳這招破釜沈舟真是使得毒辣,湘怡可以趁現在大叫出聲然後報警,但是最多可以給老吳一個強姦未遂或者只是露陰癖的罪名,而同事們的證詞更是會向警察證明兩個人其實早有關係。湘怡知道早上她主動口交的錄像還在老吳電腦裡,真要查起來,她根本解釋不清楚,畢竟她也不敢保證真的能在電腦中找到我說的那個視頻。

湘怡愣在當場,老吳可不會陪她一起發呆。他知道這女孩現在心裡有多矛盾,索性把褪到一半的褲子完全脫掉,再次侵上。相依倉皇躲避,但通往辦公室門的方向被老吳堵死,沒多久就被抓住。

『吳大哥,我真的還沒準備好,求求你別逼我,我……我像早上那樣幫你好不好?』

眼看又要遭到失身的厄運,湘怡權衡利弊之後還是選擇暫時不撕破臉,用最小的犧牲敷衍過去。

『唔……』老吳抱著湘怡的身子,一邊吻她的耳朵一邊假裝考慮,『這樣的話,我們換個花樣行不行?』

操之過急不是明智選擇,老吳也知道事情要慢慢來,退了一步。

『什……什麼花樣?』

湘怡不解,不過只要不再被他進入,其他的她應該都勉強可以接受。

『嘿嘿……』老吳的笑容有點尷尬,『那個……你沒見過我前妻,她的那個胸平的跟搓衣板似的,跟你一比簡直是天上地下。這些年我也沒碰過其他女人,所以,一直沒機會試試……』

『試什麼?』

湘怡的臉紅了。我猜測她今天口交的技巧都是這段時間悄悄跟著A片學來的,乳交的話,應該也不是沒見過吧。

『就是,用你的奶……夾著我的雞巴,給我弄出來……』

老吳倒好像有點害羞似的,支支吾吾地說了出來。

『討厭……說的噁心死了……』

粗俗的字眼讓湘怡臉上潮紅更甚,不過似乎沒有很反對的意思。女性的胸部和屁股雖然都是私密處,但卻是平時最難保護的地方,只要是擁擠的壞境,很容易就被人佔到便宜。湘怡這樣的女生,到哪裡都會是色狼垂涎的目標,要說她從沒被人有意無意地碰到這些部位我絕對不會相信。

老吳深諳女性心理,知道很多女生因為長期被騷擾或揩油,對胸、臀、腿等處被人觸碰會逐漸從無奈變成習慣,相對於胸部被人觸侵犯,口交其實更難接受一點,因為這是個主動和被動的問題。所以此刻他對已經口舌侍奉過的楚湘怡提出乳交的要求,不會被拒絕的把握十分大!

湘怡果然羞澀地點了頭,老吳立刻喜出望外地又猛親她一口,然後抱了沙發墊子放在地上,才讓湘怡跪上去。

湘怡在半推半就中被老吳脫光了上半身,一對飽滿的乳房又一次不帶任何阻隔地被這個男人抓在手中揉捏。與上次不同,這一次的楚湘怡完全清醒,帶著對老吳的仇恨,和以為很快就可以將對方繩之於法的隱忍,所以在老吳的手指捏住她乳頭的那一刻,她的心理活動想必相當精彩。

湘怡的身材偏瘦一些,胸部突出醒目,但沒有到誇張的程度,脫掉內衣之後呈自然的水滴形,大概是C罩杯的樣子,做起乳交也不過堪堪可以。想要夾住老吳的大肉棒,必須要十分用力地將兩團乳肉擠在一起。

她沒有嘗試過這種方式,一切全憑老吳指導。而老吳的熟練也明顯地反映出他剛說的沒有機會試過完全是鬼話,但這種時候知道這個又有什麼用呢?一心想快點逃出這裡的楚湘怡,只有聽憑著他的指揮,自己用雙手托起沉甸甸的乳房,十指陷入溫暖滑膩的雪白乳肉,將它們向中間擠壓,讓溫香軟玉般的雪乳被那條黑粗的陽具擠出凹陷,黑與白,色彩對比鮮明地緊密貼合在一起。

女性乳房的溫度低於體溫,對熱刺激非常敏感,老吳的雞巴此時一定是火燙異常,兩者一接觸,湘怡就不自禁發出一小聲驚呼,面紅如血。

『嘿,我的尺寸不錯吧?你奶子這麼大都夾不住。跟了我,幸福死你!』

老吳看著肉棒前端還有一大截沒有被酥胸包裹,自滿地誇耀,同時也用粗鄙的語言挑逗著湘怡的羞恥心。

『別……別說了……』

湘怡羞不可抑,卻還要用自己的纖纖十指去配合著老吳的指揮,用豐盈的雙乳去搓弄滾燙的肉棒。不知不覺間乳蒂已嫣紅挺立。

『就是這樣……再弄快點……』

老吳的雞巴越脹越粗,在綿密滑膩的觸感中從馬眼吐露出半透明的白色液體,順著紫黑色的海綿體滑落,混合著湘怡晶瑩的汗珠流進雙乳之間,潤滑著銷魂的摩擦,發出輕微的淫靡響聲。

『不行……胳膊酸了……』

沒有一個部位可以比女性下體的洞穴更容易讓男人射精,發生在那天下午的這一幕本就是老吳設計好的,當然不會再像早上一樣被湘怡輕易地糊弄過去。相比於早晨,這一次老吳明顯持久許多,十幾分鐘後,湘怡的胳膊已經酸痛無力,那根陽具卻依然張牙舞爪,毫無射精跡象。

『累了的話就換個姿勢。』

老吳暫時抽離肉棒,扶著湘怡躺下,自己分開腿,騎跨在女神的胸腹之間,再次將雞巴擠進了深邃的乳溝。

『這樣子,咱倆一起動,能快一點。』

老吳繼續讓湘怡用雙乳侍奉自己,同時他的腰也開始跟著她的節奏挺動,肉棒在這樣的姿勢下得到更大程度的摩擦,不過,龜頭頂端的液體也因此全部塗抹在了湘怡的乳溝、鎖骨和下顎等處,濕成一片晶亮。

『唔……』

老吳不會讓雙手閒置,居高臨下地捏弄著湘怡的乳頭,把它們夾在指間旋轉、揉捻。縱然不願,但身體是誠實的,像所有敏感的女生一樣,湘怡無法壓抑住自己嬌吟的本能,洩露出一絲呻吟。

『湘怡,你的奶頭可真漂亮,你看,孔細的幾乎都看不見,不知道將來奶水兒能不能順利噴出來……』

『你……嗯……別……別說……』

湘怡想開口制止,但話語中夾雜著吟哦,聽起來軟弱無力。老吳當然把這當成鼓勵,玩的更加放肆,精緻的乳頭時而被捏扁,時而被拉長,老吳甚至試著將它們拽到一起,讓它們互相摩擦觸碰。

無比激烈的挑逗讓湘怡難耐,我看到她的雙腿不住廝磨,腳上的高跟鞋被蹬掉,兩隻柔嫩的黑絲腳丫緊緊勾在一起……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