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上司下了春藥(下)

(十三)

晚上九點多,我覺得自己已經等得快要發霉的時候,楚湘怡打來了電話。

『噓!』接聽的第一時間,我就把她的話堵在信號那頭,『你什麼都不要說,只要聽我說話就好。聽到了就嗯一下。』

『嗯。』

那邊傳來湘怡的聲音,呼吸急促,聽得出她有多緊張。

『現在,首先關掉監控。吳錦泉的電腦應該沒關,怎麼操作我教過你的。記住,關掉之後還是別說話,向我嗯一下就好。』

悉悉索索的聲音響起,過了一會,又傳來輕輕的嗯聲。

『現在,湘怡,仔細地在辦公室裡找。還有一個攝像頭,我剛剛想到的,一定還有一個攝像頭!』

『楚湘怡偷了老吳的鑰匙,你究竟想讓她幹什麼?』

那天,小張打電話給我,一接通就劈頭蓋臉地喝問。

『沒什麼,她要找證據,我總不能攔著她。』我輕描淡寫地回答,『老吳很信任你嘛,這事也跟你說。你告訴他什麼了?』

『信任個雞巴!除了我他還能找誰幫他幹這些?我什麼也沒說。我跟他說這應該和你沒有關係,完全是因為楚湘怡自己的懷疑。但是我警告你,老吳已經讓我幫他又裝了一台監控。這要真是你安排的,我勸你盡早收手!』

小張氣急敗壞地說著。他知道如果是我來安排,要拿到證據並不難。

『放心吧,楚湘怡連手機都用不好,不會找到什麼的。不過聽你的語氣,你很害怕麼?』

我促狹地笑道。

『廢話,老子當然怕!劉哥,別跟我說你沒有自己的打算,我知道你的道行,但是你確定自己真的要往坑裡跳嗎?』

小張這傢伙,果然是三個人裡最不好騙的。

『小張,我們現在的通話,你有在錄音嗎?』

我問他。

『沒有,你在錄音!?』

他語氣驚惶。

『呵呵,我是在錄。』我沉下聲音對他說,『事情發生以後,和你每次見面與通話,我都在錄。張崇武,你這個傻逼,從第一天揍了你之後,我就有足夠的證據揭發你和老吳了!』

『什麼!你……』

『不要說廢話,也不要問我為什麼,你只要知道我沒有這樣做就行了。』我打斷他的話,『但是,現在沒做不代表我永遠不會這樣做!張崇武,我隨時都有魚死網破的決心!』

『你想幹什麼?』

他喘息了一陣,聲音逐漸冷靜下來。

『沒什麼,我早就跟你說過了,我要楚湘怡。』我的語氣也回復平淡,『但是,張崇武,我從來沒有原諒過你。』

『你究竟想幹什麼?』

『不要問我這個,我現在手裡關於你的證據比老吳還多,你盡可以去向他告密,但是你保不住你自己!』我頓了頓又道,『你不是說希望我能弄倒老吳嗎?我現在在做的就是這件事,如果你乖乖配合,我可以保證最後還給你一個肚子裡沒有孩子的徐婉,最終你也不必承擔大的法律責任。其他的事情你不必過問,只要告訴我,新裝的攝像頭在哪?連接哪台電腦?你有沒有能力刪除它保存的視頻?』

『你先告訴我,我會受多大損失?徐婉會怎麼樣?』

小張沈聲問道。

『唔……』我沉吟了一下,『事到如今,我也不想騙你。坦白說,你會有點損失。如果有一天東窗事發,老吳手裡的證據一個也留不住,你知道,警方的手段可比我高。到時候要承擔多大罪責,得看你能把多少責任推到老吳身上。不過到時候我也會被提審,互相配合的話,最後承擔的責任應該會在你接受範圍之內。至於徐婉嘛……』

『她會怎麼樣?』

小張的聲音冰得可怕。

『她……可能會再被老吳上一次吧……聽清楚,我說的是再。』

『你把話給我說清楚!』

小張幾乎是咬著牙一字一頓地把這句話說完。

『還不清楚嗎?老吳可以用升職來要挾你,同樣可以反過來用你的待遇去要挾徐婉。張崇武,你真是娶了個好老婆,為了你連這種事也可以做,嘿嘿……』

『你是說……』

『沒錯,孩子是老吳的。徐婉這幾天被你弄得情緒都快崩潰了,才把這事情告訴了我。你知道的,孕婦情緒波動大,嘖嘖,我的肩膀都被她哭濕了……』

『劉子成!』

小張失控地怒吼。

『好了,不開玩笑了。徐婉我沒碰過,朋友妻不可戲的道理我懂。』我懶得再逗他,『不過,我告訴你這些,並不是讓你現在就去和她重修於好。她必須配合我做一件事,這件事做完,徐婉會對你死心塌地,當然,前提是她不知道你做了這些。而站在你的立場上,徐婉再出一次軌,對你更加內疚,等到事情真的被捅破時候,她才更有可能留在你身邊。所以,你沒得選擇。現在,告訴我攝像頭的位置!』

湘怡能成功進入老吳的辦公室說明小張終究還是選擇站在我這邊。按照老吳的習慣,一定會在事後去觀看視頻來消遣。我假裝疏忽,沒有對湘怡提起,但我知道她偷鑰匙的行為已經被錄下,老吳這麼久默不作聲,也沒有換鎖,應該是成竹在胸,自信湘怡找不到什麼證據,僅是抱著看笑話的心態看她究竟想做什麼。

無知的人,真是可笑!

老吳不會毫無防範,應該也利用這個做了一些事情,但不管做了什麼,感謝他的輕視,現在是我佔了先機!

湘怡那邊的氣息頓了一下,接著傳來更急促的翻找的聲音。這女孩很聰明,稍微一想就知道了我們的疏忽所在,不需要我去過多解釋。而我也不急著提示,靜靜聽著她的喘息,適時地給點建議。

最後,那個隱藏在老吳書架中的攝像頭終於被發現,我指示著她關閉了電源。

『湘怡,現在可以說話了。』

我對她說。

『嗯,我現在要怎樣做?』

她顫抖的聲音傳來。

『在吳錦泉的電腦裡找到監控自動儲存視頻的文件夾!從空間大的磁盤開始找!』

我開始指揮著他在老吳電腦裡尋找。那個文件夾並不難找到,但是,楚湘怡不會找到她想要的東西。老吳不會蠢到那種地步!

『沒有……』

半小時後,楚湘怡的聲音幾近崩潰地對我說。

『怎麼會這樣……』

我的語氣全是不可置信和洩氣。

『怎麼辦?怎麼辦……』

為了這唯一的機會,湘怡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可是現在這希望宣告落空,她的聲音苦楚得令人心酸。

『湘怡,聽我說,不要著急,我們再想別的辦法。』我安慰著她,『現在把那個文件夾裡面所有的視頻文件都刪除,把辦公室整理好,趕緊離開那裡。我不知道另外一個攝像頭是連接哪裡的,搞不好現在你已經被發現了,吳錦泉正在趕過來!』

『嗯。』

楚湘怡已經亂了方寸,完全聽從著我的命令。隱藏的攝像頭連接在老吳鎖在保險櫃中的筆記本電腦裡,他最早也要到明天才會發現視頻,其實並不需要擔心。

『對了,你身上香的很,以防萬一,走的時候把窗戶開一條小縫。』

我又叮囑道。

『嗯。』

湘怡答應了一聲,暫時掛掉了電話。半個多小時後,我看到她的身影從公司大樓離開,然後又收到了她的電話。

『湘怡,別著急,先回家去休息,給我點時間,我再想別的對策,千萬不要絕望!相信我!』

那邊她的哭聲不停,我心碎,但並不方便立刻與她見面,只得哄著她,勸她先回家。掛掉電話,我深吸幾口氣,轉過頭去,對上身邊男人不解的目光。

『我不懂,她都一無所獲,你還下去幹什麼?』

他問我。

『不是沒有別的方法,但是她是個女孩子,又固執得很,全交給她太危險,我不放心。』我淡淡地笑著回答,『接下來就要拜託你了,高大哥。』

一個老實巴交的農民工,告訴他當初他一時貪小便宜的行為已經促成了一起惡性迷姦案,再加上三千元的誘惑,足以讓他配合我做一件他力所能及的事。

我身上綁好了繩索,戴好手套,從頂樓緩緩降下。嘿,看電影裡那些俠盜們這麼幹覺得挺刺激,但是自己真實地體驗一把,才知道夜風在耳邊呼嘯的感覺有多嚇人。還好公司大樓一共只有二十八層,不需要降很多距離。很快我就來到老吳的窗邊,打開窗子鑽了進去。

老吳的電腦是年初時候我新幫他配的,配置絕對高端,要恢復數據也很快,花不了我多少時間。在這個過程中,我做了一些其他的事情。

飲水機的水桶好像是剛換上,水還很滿,天助我也。不需要去注水,只要直接把水桶卸下,把東西加進去再歸位就好。

老吳火氣旺,喜歡喝冷水,徐婉是孕婦,會盡量只喝熱水。這些我以前不在意,但現在都調查得無比清楚。我把研磨好的藥粉精心地塗抹在熱水出水口裡。

網絡是個好東西,通過那兩粒藥上的字母標識,我輕鬆地查到了它們的成分和服用說明。除了有強烈的催情作用之外,對孕婦的副作用也是非常厲害。

雖然對不起徐婉,不過都無所謂了。要怪,就怪她沒找個好男人吧!

事情做完,數據也恢復得差不多,我不管有用沒有,把老吳電腦的幾乎所有文件全部拷貝進移動硬盤裡。在這個空檔,我又查了點其他的東西來打發時間。

折騰了接近三個小時,我刪除掉老吳電腦中原本就已被清除的文件,留下湘怡刪掉的那些,安裝了雲客戶端,將同步文件夾設置為監控自動儲存錄像的那個,清理了安裝記錄,刪掉所有圖標,關閉掉所有提示,將安裝目錄設為隱藏。確認再沒有留下什麼破綻之後,我拔掉移動硬盤,插上U盤,運行程序。

機箱裡傳來硬盤超負荷運轉的嗡嗡聲,越來越響,電腦屏幕上鼠標的移動也越來越吃力,卡頓越來越嚴重。終於,幾分鐘後,砰的一聲輕響,屏幕變成藍色,滿滿都是白色代碼。這樣子明天老吳上班時只會以為是系統忽然崩潰,不會懷疑監控被人關閉過。當然,這拖不了多久。

我爬上窗台,用力拽了兩下繩子,十幾秒後緩緩升起,臨離開時關好了窗子。

回到樓頂,我整個人像是虛脫般無力,躺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

『成了嗎?』

『成了。』我回答姓高的傢伙,『不過今晚咱倆可別想下去了。』

『那當然,毯子我都帶來了。』

他嘿笑一聲,拿出兩條髒兮兮的小毯子。

已經不記得上次這樣躺著仰望星空是什麼時候,但是那時候的我,心裡應該還是純淨的吧?

樓頂的夜風很大,但吹在此刻心臟劇烈跳動的我的臉上,感覺很舒適。事到如今,連我自己也不敢相信我真的做了這一切。

以前看新聞時,總覺得那些罪犯是要多麼的心狠手辣,要有多硬的心理素質才能做出那樣的事情,可是現在才發現,原來只要慾望夠強烈,有些事做起來是沒有感覺的。雖然過程中會很緊張,但是只要強迫自己不去想那個結果,不去想自己會害多少人,不去想是否正確,只要按照計劃,一步一步地實施,就像在做一件正常的工作一樣,其實,真的沒有什麼罪惡的感覺。

『高大哥,睡著了嗎?』

身旁的男人一直默不作聲,在這樣的環境下,我竟忽然很想跟他聊聊天。

『沒有,這樣子哪睡得著啊。』

他看我也沒睡,歎了一聲,遞給我一根菸。

『高大哥,我不是怪你啊,就好奇問一句。』風很大,我打了幾次火才把菸點著,『你知道那姑娘被人迷姦的時候,覺得內疚嗎?』

『內疚,怎麼不內疚?』他沉默了一會才回答,『但是,不怕你笑話,比起內疚,還是害怕占主要。』

『那你如果事先知道的話,還會做這事嗎?』

我又問道。

『事先要是知道,誰還敢做那種事?那可是傷天害理,為兩百塊害了一個姑娘,不值當!』

他狠狠吸了口菸,堅決地說。

『那如果不是兩百塊,而是兩百萬呢?』

我再問。

『嘿嘿……』

他尷尬笑了兩聲,沒有說話。

『高大哥,假如,只是假如啊。』我看著閃爍的星空,『假如我現在告訴你,今晚上我幹的事其實不是什麼好事,不一定是為了那姑娘討回公道,你會怎麼做呢?』

『這個嘛……』高大哥低下頭來,抽了兩口菸,沉思了一會,『這種情況下,老哥也不跟你說瞎話。就算你真那麼說了,我也還是跟商量好的一樣,明天早上,咱倆各走各的,互不相干。』

『為什麼?』

我微笑著看他。

『唉……』他撓撓頭,『不瞞兄弟你說,老哥年輕的時候,對別人也熱情的很,說真的,不比你差。但是現在的人啊……以前是只有家人可靠,但現在的社會,連老婆也可能跟別人跑了,兒子也可能娶了媳婦後回來圖謀你的家產,真的沒什麼人能完全相信了。以前老哥我對誰都實誠,把朋友的事當成自己的事,從不推諉,也不耍奸溜滑。可是吧,這麼多年裡,我自己有事的時候,總是找不到能真心幫我的人,還被人算計過幾次。漸漸地我也就琢磨出來了,這世上,只有吃進嘴裡的,揣進兜裡的才是真的,其他的東西都是狗屁。你剛問我如果事先知道的話還幹不幹那事,我是絕對不幹!但是,如果不知道,下次有人再給我兩百塊錢讓我去他們公司轉一圈動動嘴皮子,我還是會幹。』

『嘿……大哥你這話倒說得實在……』我把菸頭扔在一邊,看著它立刻被大風捲走,在黑暗中堅持了一會就寂滅無光。

『說實在的,兄弟。』他拍拍我的肩,『聽老哥一句勸。你就是真拿到證據,也別交給警察。當然這話裡存著私心,雖然你說這事就算捅開了,我完全不知情,也不用負責任,但是擱到誰心裡,攤上這種事也難免害怕,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最好。話說回來,我雖然不懂法,但真要到那個時候,兄弟你絕對不會沒事吧?到頭來是給別人出了氣,自己落得一身騷,何苦呢?』

是啊,何苦呢?

『大哥,我問你,我能相信你嗎?』

我輕輕問他。

『能!怎麼不能!』

他衝我拍著胸脯。

我笑了,沒再理他。

一個只是共同背負了一樁罪的人,一個利益相同卻又有著衝突的人,一個參與了設計,在不知情中害了我的女神的人,就只是因為這麼一件事,我就可以相信他嗎?

不會的,在問出那句話的時候,我還是沒辦法完全相信他。我甚至能確定,如果有一天小張要做什麼來害我,再次找到他的時候,只要拿出足夠的威脅和誘惑,他還是會立即倒戈。人啊,真是虛偽的東西。

小張也是,老吳也是,高大哥也是,楚湘怡也是……

那個女孩連續問了我兩次同樣的問題,卻永遠保持著對我的戒備。我懂,沒有人會真的去相信一個傷害過自己,並且可以隨時再給自己帶來傷害的人。但是,我想要那份信任,真的很想……

不過,得不到的吧……

清晨,天還未亮的時候,我們換了衣服,把所有工具在樓頂廣告牌的夾縫中藏好,默默等待時機,混進川流不息的人群中,離開,再不聯繫。

給徐婉打了電話,告訴她小張今天早上不會來上班,但不知下午會不會回來,最好早點去老吳的辦公室,我會在公司不遠處等著接應她。

需要接應嗎?鬼他媽知道!

我又給楚湘怡打了電話,她的聲音很疲累,似乎一夜沒睡,每一個字都心酸無比。我輕柔地安慰了幾句,跟她說現在不知道老吳那邊是否知道了昨晚的事,讓她先不要去上班,我這兩天要處理一點其他的事情,很快就會去看她,到時再商量怎麼辦。她輕輕答允了。

我逕自回了家,整整一夜只是稍微瞇了會,但現在我的精神是前所未有的飽滿。迫不及待地開了電腦,二十多秒的開機時間幾乎讓我焦急的狠狠踹它一腳,幾乎是桌面剛出現,我就立刻將移動硬盤插入了USB口。

我沒有失望,那些視頻中有我需要的一切東西。我顫抖著手,將他們按照日期排列,將湘怡被迷姦那天的那些拖進播放列表。

這是辦公大廳裡的監控錄像,每個攝像頭記錄著不同的角度,其中的兩部分別清晰地拍下了小張給我藥和我把藥粉加入咖啡的畫面。看到這裡,我知道小張已經被我牢牢攥在手中。

接下來的幾天沒有什麼重要的,我匆匆瀏覽了一遍,找到湘怡取到鑰匙那天的視頻。裡面,會有讓我心碎,但是又發瘋地想看到的東西。

儘管從未問出口,但我在心裡已經無數次想像過那天發生的事,此刻終於親眼看到,我的心跳急速得讓我有點喘不上氣。

篤篤篤!

先是敲門聲,老吳的鼠標點了幾下,然後喊了聲進來。

楚湘怡款款而入,沒有料到訪客竟是她的老吳臉上十分驚訝。

啪!

湘怡反鎖上了房門,然後在老吳還沒開口的時候就說道:『吳經理,我想清楚了,我想要那個職位!』

『湘怡,你願意原諒我了?』

老吳驚喜地噌一下站起身,搓著雙手離開座位。

『嗯。』湘怡點頭,『我想明白了。這件事,你和我一樣都不知情,都是被設計的,我沒理由把罪責全歸在你身上。而且……這幾天你對我的種種,我能看到你的愧疚和誠意。我想,如果你那天說的話算數的話,我是可以原諒你的。』

『算數!當然算數!湘怡你能這樣想真是太好了!』

老吳興奮得不能自已,快步走到楚湘怡面前,似乎想要張開雙臂擁抱她一下,但湘怡本能地躲開,他訕訕收回了手。

『吳大哥。』也許是對自己的臨陣退縮有點懊惱,湘怡咬了咬牙,換了一個更加親暱的稱呼,紅著臉問道,『上回你說喜歡我,是真的嗎?』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