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上司下了春藥(下)

(九)

徐婉給我的地址我去過,那裡離公司不遠,是一片城中村裡的小巷子,也是這座城市隱秘的紅燈區之一,廉價的出租房、低等的流鶯、尋工不利的農民工、無所事事的二流子,龍蛇混雜、管理無章。但拜人流量大所賜,有幾家味道不錯的小吃,我和小張曾在白天時候結伴來過一次,晚上到這裡卻是從沒有過。

「小伙子,住店不?」

「帥哥,找個妹妹吧!」

一路上對形形色色的招攬置之不理,我按著紙上寫的一路向裡走,在一座破敗的舊樓處停下。三樓亮著燈的那間,就是小張所在的地方。

踏過滿是缺口的水泥樓梯,我緊握著拳頭,提醒著自己一定要冷靜地問明所有事情。走到他的門前,敲了兩下,門很快打開了,伴隨著一股刺鼻的酒味,小張那醉醺醺的臉出現在我面前。

怒火,在見到這張臉的瞬間將我吞噬,在理智還沒有來得及反應的時候,我的拳頭已經重重揮了上去。

「砰!」一聲悶響,小張趔趄著退了幾步,他想開口說話,但我的第二拳已緊接而至。這一拳將他擊倒在地,痛苦呻吟,但這痛苦,比起湘怡所承受的又算得了什麼?

所有要問的話全都忘記了,現在我能做的,就是聽從來自心底的指揮,衝上去騎在他身上,憤怒的拳頭一下一下狠狠砸在他的臉上。

「砰!砰!砰……」我不記得我揍了他多少拳,也不記得帶起了多少血花,我的手指痛得麻木,指背上的皮都脫掉一層,骨頭也痛得鑽心,但我停不下來。

我以為我已經心灰意冷,可以冷靜地面對這件事情,用更加理智的方法來解決,但是不行。只要看到他,我就無法壓抑我的仇恨!

等到胳膊再也無力揮動,我抓著他的領口重重地喘著粗氣,才發現小張已經奄奄一息。我強壓下直接將他打死的想法,從他身上起身。屋子裡除了一張凌亂的單人床和一張堆滿雜物的桌子外別無它物,我沒有找到坐下休息的地方,乾脆靠著牆直接坐在地上。

「嘿……」小張滿臉是血,掙扎著爬到我對面的牆邊,費力地翻過身子也靠在上面:「都知道了啊?」

「你他媽的!」我的怒火騰地又竄上來,忍不住想起身再次衝過去。

「等……等一下……」小張吃力地抬起一隻手阻止我:「我……歇一下……你也歇一下……」

他顫抖著雙手從兜裡掏出一團皺巴巴的衛生紙,堵住不斷出血的鼻孔,又從懷裡摸出一包菸,抽出一支點上,將剩下的向我丟來。力道不夠,菸盒在離我很遠的地方落下,我沒去撿,他也沒有。

上一次這樣把一包菸扔向我的是老吳,而這一次是小張。【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他們果然是一路貨色!

「咳咳咳……」鼻孔被塞著,氣息又不順,一口煙將小張嗆出了眼淚,但他固執地又吸了一大口。

「好了,劉哥,想問什麼你問吧,我都告訴你。」

「迷姦楚湘怡,是你和吳錦泉串通好的?」

「是。」

「你為什麼這樣做?」

「為了升職。」

「誰的主意?」

「他的。」

「為什麼選我?」

「本來不是你,老吳要選你,但我不願意。可是那天你忽然說你要辭職了,我想,做完這件事,你離開,楚湘怡也沒有任何證據去為難誰,簡直完美。」

「姓高的是誰?」

「兩百塊錢雇來的工人。」

「徐婉知道嗎?」

「不知道。」

「那你們為什麼要吵架?」

「……」小張驚愕地看著我:「她跟你說什麼了?」

「沒什麼。」我搖搖頭,既然徐婉不知道,我也沒興趣去探聽他們夫妻的私事:「張崇武,只為了那麼點利益,你就害了楚湘怡,還有我,你不怕會遭報應嗎?」

「報應?嘿嘿……」小張血污遍佈的臉笑起來格外猙獰:「報應,想不到你會說出這種東西啊!」他喘了口氣,又吸了口菸,抬頭對我說:「你知道嗎?徐婉懷孕了。」

「你他媽少拿這種事來博同情!」他的每一句話,都讓我有著再衝上去毒打他一頓的衝動。

「你聽我說。呵呵,劉哥,你聽我說……」小張把頭靠在牆上,苦笑起來:「你還記得徐婉剛進公司的時候吧?多好的姑娘……」小張的眼神空洞下來,像是在回憶那時候徐婉的樣子。

「那時候,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喜歡上她了。當時,那麼多人在追求她,可是她選擇了我。你還記得我在你跟前高興得流淚嗎?我是真的開心啊!那麼多年,從來沒有那麼開心過。

我愛她,越和她在一起久了就越愛她,所以我拼了命的工作,掏心掏肺地對她好。害怕老吳對她不利,我讓她辭了職,讓她在家當個全職太太,但是她不願意,說不想人生這麼早就失去目標。她說這話的時候,我知道她是不想讓我一個人承擔太多的經濟壓力,我真的很感動。

我記恨老吳,如果不是他的眼睛總是在徐婉身上打轉,她就不用辭職,我們就可以朝夕相處。老吳也同樣記恨著我,記恨我娶了徐婉。這些年,他總是處處打壓我、針對我,這些我都不在乎,只要有徐婉在我身邊就足夠了。我什麼都不怕,就怕有一天我會留不住她。

兩個月前,徐婉跟我說她想要個孩子了。以前我跟你說是我不想要孩子,說時機不成熟都是騙你的,我早就想要,這輩子發瘋地想和她有個孩子。那天她忽然說起來,我真的很害怕。這兩年我找過總部的很多人,可是只得到一個答案,那就是咱們公司下層員工的人事權,老吳隻手遮天。放在以前,我寧願一輩子當個小員工,也不會去求他,可是徐婉說她想要個孩子。

我不比你年輕多少,沒有了換個地方重新來過的時間,所以我去求了老吳,拿著禮物,拿著錢。但是,他只問了我一句話:『你知道什麼叫性賄賂嗎?』他要徐婉,要我老婆陪他一夜。

那一刻我真想殺了他!可是不行,我捨不得離開徐婉去坐牢,於是跪在地上求他,求他給我一份更高的職位,求他給我更多的報酬,求他讓我能讓徐婉過得更好。然後他說:『徐婉不行,那就楚湘怡吧!』

我沒有別的選擇,我必須得到這個職位。於是我跟他合謀計劃了一切,把一個無辜的女孩子送到了他手上,同時葬送的,還有你和我這麼多年的交情。

嘿,別說我重色輕友,為了徐婉,我什麼都願意做。可是就在老吳得到楚湘怡後,就是你去公司辦手續那天,徐婉早早地把我叫了回去,告訴我她懷孕了。

嘿嘿,她懷孕了……我不能生,從幾年前我就知道我沒有生育能力,我不敢告訴她,騙了她很多年,這幾年每一次做愛我都戴套,就是為了掩飾這個事實。我所有的努力、所有的拚命,所有對她的好,都是為了能把她綁在身邊,能讓她在知道這件事的時候捨不得離開我。可是,他媽的她竟然跟我說她懷孕了……操他媽的!

知道最諷刺的是什麼嗎?我竟然不能離婚。我和她大吵了一架,起草了離婚協議,卻被民政局告知我太太是孕婦,孩子一歲之前我都不能提出離婚。徐婉不告訴我姦夫是誰,不願意打掉孩子,也不願意主動提出離婚,他媽的,要多麼狠毒的女人,才能在謊言被拆穿之後還讓我繼續給她養著她和別人的孩子!

更諷刺的是,我他媽還是愛她。她這樣對我,我卻該死的他媽的還是愛她!我知道就算她同意離婚,我也捨不得真的丟下她。可是我又沒辦法留在家裡,只要看到她的肚子,我就忍不住去想到底是哪個男人在裡面播下了該死的孽種!所以我逃了出來,躲在這裡。

戴綠帽子的感覺你試過嗎?你沒有。楚湘怡不是你的女人,但是徐婉是我的妻子,我白天在公司裡一面裝作若無其事,一面又擔心著老吳會過河拆橋,或者楚湘怡忽然發現了真相把事情鬧開。晚上回到這裡,我又頂著一頂活生生的綠帽子無法入睡。

就在剛剛,我下樓去找了個小姐,一邊操她,一邊跟她說:『等你嫁人了,別忘了告訴你老公我操過你。』然後我被人踹了出來,買了酒,接到你和徐婉的電話,等著你過來。

可是你他媽來得太慢了,酒都快被我喝完了。真他媽的……報應。嘿嘿,你說得太對了,就是他媽的報應……」

我沒料到會聽到這種事情,徐婉在我眼裡一直是個端莊賢惠的好姑娘,她和小張也一直恩愛得讓人嫉妒,我不敢相信出軌這種事會發生在她的身上。

但是,要說狠毒,小張有資格去說徐婉嗎?也許他很可憐,但那不是湘怡的錯,不是我的錯,不該由我們去吞下這份苦果。

「張崇武,我不想管你和徐婉的事,告訴我,吳錦泉是怎麼偷拍的?都拍下了什麼?」我不想再繼續他和徐婉的話題。小張喝了酒,半醉半醒的,或許是我詢問那些不確定的因素的最好時機。

「我們商量好計劃之後,有天晚上偷偷地在公司裝了監控,裡面外面都有,其中的兩個攝像頭就對著你的辦公桌和咖啡機,老吳的電腦上可以看見全部的畫面。你下藥的畫面、老吳和楚湘怡做愛的畫面,全都錄下了,我這裡也有一份視頻,可以給你。」

「什麼?他竟然把和湘怡……」我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隨即想起那個關於老吳離婚的流言。

「嘿嘿,有什麼好奇怪的,咱們不是都聽說過嗎?」小張的話證實了我的想法:「老吳就是那種喜歡自己的女人爬上別人床的變態,所以他老婆才會跟他離婚啊!」

「你他媽知道他是這種人,還把楚湘怡交給他?」我向他咆哮,不敢相信他已墮落如斯。

「不是楚湘怡就是徐婉,你讓我怎麼選?」小張苦笑地搖頭:「他不但給了我視頻,還給了我開了另一個條件。他媽的,不只是你,我也一樣被他耍了。」

「是什麼條件?」

「他說你遲早有一天會猜到真相,並且可能和楚湘怡聯合在一起。如果到了那個時候,我就拿視頻去威脅楚湘怡,說一切都是我和你聯手做的,我要升職,你要錢,這只是一場性賄賂。如果這一切沒有發生,他可以繼續在楚湘怡面前扮好人,找機會將她收為己有;如果發生了,而我又不願意照做的話,他會把提拔的機會給楚湘怡來換取她同意私了。」

「哼哼,」我冷笑道:「你應該知道,如果他想扮好人,那麼提拔的機會無論如何都會給楚湘怡吧?一個新進一年的員工踩著別人的頭上位,等於在同事眼裡坐實了兩人之間不可告人的關係,到時候,來自於其他人的嫉妒和譭謗會讓楚湘怡無處容身,對吳錦泉來說百利而無一害。而知道他一切罪行的你,和楚湘怡一樣沒有任何的證據,他根本沒必要兌現承諾。如果我沒猜錯,他給你的視頻只從我下藥開始,但是他自己手裡的那一份,連同你給我藥的畫面也有吧?」

「劉哥,你真的很聰明,如果你把你的聰明用在工作上,也許你現在就不會是這個樣子,也不會發生這些事。」小張輕歎一聲:「你說得沒錯,現在,我也已經是騎虎難下的境地。老吳讓我去威脅楚湘怡,卻沒有說威脅以後要做什麼,在他的如意算盤裡,只怕最後還是由他來扮演英雄救美的角色。說到底,我和你一樣都是棋子而已。」

「張崇武,說實話,那份視頻到底能透露多少東西?你手上還有沒有其它老吳犯罪的證據?」我不想去關心他的境地,但我知道湘怡仍然沒有走出危險,我必須救她。

「沒有。」小張搖頭:「他是頭老狐狸,狡猾得很,每次我們商議這件事都是在澡堂子裡,脫得光光的,沒有任何取證的方法,其它時間,他永遠對這事閉口不談。那份視頻裡,他從頭到尾也沒有採取過強迫手段,做每件事情都先徵求楚湘怡的同意,甚至很多時候楚湘怡還比較主動一點,簡單來說,用它當證據,除了你,指控不了任何人。」

「他媽的!」我忍不住罵了一句:「那你呢?由你出面指證他,加上那些亂七八糟的證據,絕對可以扳倒他的。小張,這次你必須幫我!」

「為什麼?」小張疑惑地看著我。

「為什麼?!因為你他媽幹了傷天害理的事!」

「我不是問這個。」小張皺起眉頭說:「我是說,你為什麼要做這種事?現在的社會,人人都把自己的責任往外推,哪有你這樣明明不用承擔卻自己湊上去的?你想要什麼?楚湘怡嗎?劉哥,別忘了現在是什麼年代,就算楚湘怡不是處女,她依然是人人都想得到的女神,就算你幫了她,成了懲惡揚善的正義英雄,你也依然是個一無所有的老光棍,而且會為了她背上法律責任。

你指望什麼?指望她因為你對她好就對你垂青,就算你坐牢也等著你,為你守身如玉?別傻了。別忘了如果沒有你,這一切就不會發生,你覺得她一定能原諒你?你不怕等你幫她討回公道後,她連你也一起報復?你想清楚了嗎?」

「閉嘴!」我冷冷說道:「我從來沒忘記自己該負的責任。你說得沒錯,換成是別人,也許我會遠遠地躲開,但是楚湘怡不行,無論是因為我愧對良心,還是因為我喜歡她,總之這件事我絕不會放手不管。一句話,你到底幫不幫我?」

「對不起,劉哥。」小張搖頭:「我不會為了所謂的良知自己往火坑裡跳。我是自私的人,坦白講,我會把一切都告訴你,就是希望你能把老吳弄倒,但不是在法律範圍內的。你沒有證據,你找不到,我也不會讓你找到,因為一旦涉及司法,我無論如何也逃不開責任,我還有我的事情要做,不會陪你做傻事。我唯一能幫你的,就是不會把今天的事情告訴老吳。而且,聽我一句勸,楚湘怡是你得不到的女人。漂亮的女人,遲早都會爬到有錢人的床上去的。你這麼做,不值得。」

「值不值得,你說了不算。」小張的執念太深,我已經不想再和他說下去:「現在,把視頻交給我。」

「OK。」他聳聳肩,掙扎著起身,從桌子抽屜取出一隻U盤,還有兩個紙包交到我手上:「視頻在這裡。不要問我還有沒有備份這種傻問題,你知道我也要給自己留下資本。然後,當初老吳為了以防萬一,一共給了我三顆藥,這是剩下的兩顆,全部給你。」

「我為什麼要這種東西?」

「劉哥,你是個好人,可是在這個社會,好人就他媽代表著沒用,代表著被人欺凌。老吳跟我說過一句話:『要得到一個女人並不難,要麼夠有錢,要麼夠壞。』他兩樣都占,你鬥不過他的。與其為了得到楚湘怡做出這種不知死活的行為,不如試著走一走捷徑。我相信以你的聰明,自然會找到不需要背上責任的辦法。仔細想一想吧,一邊是一個得不到的女人和可能的牢飯,另一邊是一個任由你擺佈的女神,選哪邊,真的需要考慮嗎?」

我沒有作聲,接過了那些東西。這兩顆藥在我的手裡總比留在他那裡要好得多。

「對了,徐婉真的不知道你做了這些嗎?」臨走時,我又回頭問他一次。

「不知道。」小張搖頭道:「如果她知道,恐怕我們之間就真的無法挽回了吧!真他媽可笑,出軌的是她,卻是我在這裡惦記著挽回!」

「活該!」我扔下兩個字,離開了他的屋子。

徐婉知道了小張不能生育,沒有離開他,一切都只是小張自己的杞人憂天,卻造就了現在的結果。對此我不知道說什麼,就算說什麼也沒有用。小張的話對我不是全無影響,我不是很懂法律,但估計如果在我的幫助下成功把這兩人繩之於法,只要湘怡不追究,真相大白之後我並不需要負上很大的責任。

但是,然後呢?楚湘怡會怎麼看我?會因此喜歡上我嗎?不會的,能原諒我大概已經是她的極限,就算我沒有對她做過什麼,她也不會看中我這樣的男人,更不要說歸根結底我也參與了對她的設計的事實。所以小張說得沒錯,我其實是在自己往坑裡跳。但是,我可以選擇不跳嗎?

「劉子成,我真的可以相信你嗎?」湘怡兩次問了我這個問題,我全都給了她肯定的答覆。現在在所有知道這件事的人中,我是唯一能讓她依靠的。我可以在這種時候再去欺騙她嗎?

我不想再看見她的眼淚,不想再讓她受到任何的傷害。但是我知道,這件事情一結束,我就沒有了說這種話的資格,也沒有了再繼續保護她的權力。

她是美麗的女神,我是沒用的廢物,我們的身份無法平等。楚湘怡,終究是我得不到的女人。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