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上司下了春藥(上)

(七)

老吳在突破了湘怡的小嘴後就沒有再強制深入,而是在溫柔的撫慰中一點一點悄悄地向前挺進,讓湘怡能慢慢適應他的粗大。龜頭在溫熱的口腔中悄然現行,一分一毫地開闢著從來沒有男人能夠到達的地方。不知不覺間,半根陽具已經完全沒入了湘怡的紅唇中。

『唔……』

已經無法再將那龐然大物容納更多,湘怡輕拍著老吳的大腿示意自己已經到了極限。老吳對這樣的程度已經很滿足,如果再深入進去恐怕會讓第一次口交的女神弄傷咽喉,除了奪取貞操,他可沒打算在今天給湘怡其他任何的傷害。

牽起一隻柔軟的小手,老吳開始引導湘怡在為自己口交的同時去撫慰仍露在外面的半截陽具和懸掛在陽具之下,隨著湘怡的吞吐不斷搖晃的卵袋。溫暖的手掌、靈巧的手指、清純的面容、初次的生澀,無關乎肉體的歡愉,老吳此刻精神上的滿足已經快要衝破腦際,若不是仍記得門外有許多同事,他一定會肆無忌憚地大聲咆哮一番來發洩這股無與倫比的快感。

口中的陽物不再挺進,湘怡安下心來,專心地用口中的濕熱去包裹含弄男人的骯髒。一只小手在肉棒和大腿間靈巧穿梭,另一隻則悄悄地伸到胯下,偷偷撫慰起因這種羞恥的興奮而不斷滴滴答答滴落液體的小穴。

『摸一摸可以,但是不能插進去哦!』

湘怡的小動作沒能逃開老吳的眼睛。他促狹地調笑著,湘怡被她的話羞得閉起眼睛,小手卻自覺地遵循著他的指令,兩根玉指沿著小穴兩邊的花瓣來回遊走,小心地不去觸碰那即將被玷污的純潔之地。

『準備好了嗎?』

老吳很想要再繼續享受下去,但湘怡對他的吸引力遠遠超出了他自己的預料,只是毫無技巧可言的吞吐就已經讓他在短短時間裡有了難以自持的感覺,雖然口爆女神的誘惑很大,但是他更想把為了今天積攢已久的第一波精液射入楚湘怡的子宮裡。

『嗯……』

湘怡抬起眼睛,嬌羞地應了一聲。老吳微笑著抽出肉棒,滿意地看著上面被粘稠的唾液染得晶亮一片,讚賞地輕拍了湘怡的頭頂,彎下腰將她攔腰抱起。

辦公桌相對老吳的五短身材有點太高了點,但好在這裡還有更加適合為女神開苞的地方。老吳蹬掉纏在腳踝的長褲和內褲,抱著湘怡繞到桌後,把她放在自己寬大的高檔老闆椅上。

因為已經有一段時間沒人坐在上面,皮革有點冰涼,湘怡一被放上去就小聲嬌呼著縮成一團。老吳輕笑一聲,推著椅子將湘怡推到辦公室中央,把靠背調節到差不多120°的角度,扶著湘怡躺下後走到椅子前。握著兩隻腳踝,在因為剛剛赤足落地已經沾了不少灰塵的兩個腳底分別輕吻了一下,然後將它們分開,讓湘怡兩條長腿搭在左右的扶手上。

老吳在湘怡面前跪下,低頭吻上她的花瓣,沒有伸出舌頭,只是如膜拜般溫柔的獻吻,然後抬起頭。

『寶貝,我要進入你這裡了,好嗎?』

拋開兩人外貌上的巨大差距不談,這個畫面,任誰看到都不會相信那是一場迷姦,而是會以為是兩情相悅的男女在履行著交付自己身體給對方的神聖儀式。

『不要!』

湘怡的回答讓老吳心裡一沈。由於湘怡只喝下了半杯咖啡,他心裡一直暗暗地擔憂,怕藥效不夠。到了這個時候女神開口拒絕,難道真的要功虧一簣?

『不要……』湘怡看到老吳臉上陰沉下來,害羞地偏過頭去,把手指放在唇邊小聲道,『怕會叫出來……』

『嘿嘿,原來是這樣。』

老吳懸著的心放下了。沒想到自己一時的疏漏,忘了把女神的嘴再次堵上,差一點就可能導致屋子裡的情況被發現,結果提醒自己的竟然就是這個即將被奪走貞潔的少女,該說是自作孽不可活嗎?

老吳扭過頭去,剛剛塞在湘怡嘴裡的絲襪正丟在地上,因為早就被口水浸透,沾染著灰塵看起來骯髒不堪,沒法再用。不過,當他的眼睛掃過地上的另一堆衣物,一個邪惡的想法立刻升起。

『寶貝,那個不能用了,你咬住這個好不好?』

老吳跑去撿起的,是他剛剛脫下的黑色三角內褲。

『嗯……嗯!』

湘怡稍稍猶豫了一下就點頭答應,剛剛連肉棒都已經含過,只是內褲的話並沒有給她造成什麼心理障礙。

『嘿嘿,真是我的好寶貝。』

老吳將內褲揉成一團,特意把被滲出的精液弄得粘滑不堪的襠部留在最外面,然後把那裡塞進了湘怡的小嘴。

腥臊的氣息一下子便直接湧入體內,湘怡的小腹下賤地抽動著,雙手向老吳伸出,雖然說不出話,但目光中明確地發出了邀約的訊號。

老吳沒有說話,屏息凝神地站在椅子前,矮小的身材略微彎曲雙腿,龜頭就頂住了湘怡的花瓣。

『湘怡,我要進去了。』

『嗯。』

簡短地對話過後,肉棒分開了花唇,一點一點地將滿溢的液體集散,進入了那未曾開放過的禁地。

『唔……』

湘怡渾身顫抖著,興奮又緊張地感受著身體被緩緩分開的奇異感覺。老吳的龜頭前進的非常緩慢,像是要將女神私密之處的每一分毫都細緻地感受清楚,這樣的舉動對湘怡來說,是一種疼惜,也是一種折磨。

龜頭頂端終於頂到了那層薄膜上,老吳停下動作,左手執起湘怡的右手與她十指相握。

『湘怡,再向前一點,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如果此刻的女神還有半點理智,對這樣的話一定會掙扎抗拒,但可惜,她的反應,只是緊緊握住了那隻大手,將嘴裡骯髒的內褲死死咬住。

『嗚!!!!!』

嬌弱的處女膜盡職地用自己有限的彈性阻礙了老吳的龜頭半秒鐘的時間,然後立刻在強大的力量中與守護了二十四年的貞操一起粉碎,再沒有半分僥倖地,湘怡被老吳貫穿,直達陰道深處。

那個清純靚麗、完美無瑕的辦公室女神,被她的上司佔有了。

冷汗、淚珠,大顆大顆地從湘怡臉上滑過。即使被挑逗了那麼久,即使服下了那麼烈性的春藥,破身的疼痛還是讓這可憐的女孩差點窒息過去。頸側青筋凸起,貝齒深深陷入嘴裡的內褲,雙目瞪到快要凸出,上半身僵懸在半空遲遲無法落下,陰道收縮緊箍,手指緊握得連老吳這個大男人都覺得疼痛難忍。敏感的女人,所承受的痛楚也是同樣被放大的。

『寶貝,乖……不疼……一會就不疼了……乖……』

老吳沒有繼續動作,俯下身子緊緊摟住湘怡,親吻著舔去她的汗水、淚水,在她的耳邊呢喃安慰。

『嗚……』

好不容易緩上一口氣,湘怡立刻小聲抽噎起來,而老吳此時表現得異常溫柔,不住地輕吻著懷裡女孩的脖子、肩膀、耳朵,柔聲的安慰更是沒有聽過。

『寶貝乖……我不動……我不動……一會就不疼了……乖……我愛你……』

足足十幾分鐘,老吳始終信守諾言,陽具插在湘怡的小穴裡任憑被銷魂的包裹緊夾,一動也沒有動,持續地給予湘怡最溫柔的安撫與親吻。如果不去管兩人赤裸相擁、下體相連的狀態,現在的老吳到真像是個心疼著女兒的好父親。

在這樣貼心的對待下,撕裂的痛楚逐漸又被慾火反過來壓制,湘怡臉上的表情慢慢放鬆下來,對老吳的親吻,也漸漸地開始露出享受的神色。

『好一點了嗎?』

老吳含著湘怡的耳垂輕問。

『嗯……』

湘怡嬌羞點頭。

『能忍住不大聲叫嗎?』

老吳又問道,終於忍到湘怡苦盡甘來,可以放開手腳,他興奮得難以自持,但是如果聽不到這小女神的叫床聲始終是件遺憾的事。

『嗯……』

湘怡又輕輕垂首。老吳立刻將她嘴裡的內褲抽了出來。

瞥見布料上那兩排清晰的牙印,便可知道湘怡剛剛承受了多麼大的痛苦。老吳憐惜地在她唇上連親了幾下,說不盡的濃情蜜意。

『想要了……』

湘怡迷醉地呢喃,回吻著老吳,藕臂圈上了他的脖子。

『那我動了,疼就說哦!』

『嗯。』

乖巧地答應一聲,湘怡的香舌在男人唇上舔舐,目光迷離。

插在陰道深處的肉棒終於有了活動的機會,雖然壓抑很久,但老吳的動作仍然很輕緩,只是小幅地抽插著,肉棒並未退出太多,與其說是抽送,倒不如說是用龜頭和湘怡陰道中的肉壁粉褶相互研磨。

如此溫柔細緻的舉動,讓湘怡感受到滿滿的被疼惜的感覺,唇瓣溫柔地相抵,舌頭輕盈地觸碰,雙腿悄悄地環起老吳的腰,腳丫在男人肥胖的屁股上輕輕摩擦。剛剛破身的女神,用自己的行動告訴玷污她的男人,她很喜歡這樣,並且,可以更激烈一點了。

滋……

清楚接收到女神發出的訊號,老吳第一次將肉棒抽出到只留龜頭在裡面,看了一眼棒身上的嫣紅,再緩緩地重新探入。又一次去完全地感受侵略進狹窄通道的美好感受。

像是龍游淺水,粗壯的棒身壓平了那些如水草般茂密,卻更加嬌嫩,更加細滑的肉褶,一點點撐開微微閉合的幽徑,探尋著,開發著,侵略著,深入著,直抵盡頭,不留一絲縫隙地將女神填充,稍作停留後離開,然後再次返回,以稍快的速度和稍猛的力量,觸碰到花心,廝磨,分離……

『再……快一點……』

無法忍受最渴望被觸到的地方與那根壞東西長久的分開,湘怡顧不得羞恥,提出貪心的請求。

『嘿,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哦!』

老吳調笑一聲,如女神所願地忽然加快了速度。

『嗯……輕一點……慢一點……太深了……』

小小的貪心立刻受到懲罰,剛被開發的陰道果然還是承受不了這麼劇烈的抽插,湘怡哀聲求饒,惹來老吳一陣笑。

『寶貝只要享受就好,一切我來安排。』

老吳又吻了湘怡一下,恢復了慢節奏抽插的速度,靜心享受著湘怡甬道內濕滑又溫熱的觸感。

『嗯……嗯……好舒服……』

湘怡也聽話地不再提出要求,閉起眼睛抬起臉,讓男人的舌頭在雪白的頸項遊走,彼此的下體做著一次次最親密的接觸。

春藥的主要成分都是針對女性體質,雖然老吳也喝了半杯咖啡,但受到的影響要小得多,自始至終也沒有達到像湘怡那樣完全失去理智的狀態。從挑逗,到為女神脫下衣服,再到現在全面地侵佔,他一直都將進度掌控在手裡,以並不過激的行為最大限度地開發了湘怡的欲望,讓她淪為在自己胯下無比順從的淫浪仙子。一切的過程都在老吳心中精心計算,卻都有湘怡應承甚至主動推進,服下催情藥的純潔處女,墮入這樣老謀深算的禽獸手中,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除了越陷越深,再無其他可能。

老吳輕緩的摩擦和不斷出口的情話,也許適用於情人之間的床笫纏綿,但對於浴火焚神的湘怡來說就遠遠的不夠。慢了不滿足,快了又會疼,湘怡的心裡無比矛盾,不斷嘗試著收縮小穴去獲取更大的快感,雙腿將老吳越箍越緊,兩團乳肉完全緊貼在男人的胸膛上,硬硬的乳頭被老吳的胸毛剮蹭著,似乎能紓解一些慾火,又似乎只會讓她更加心癢難耐。

『小寶貝又想貪心了?』

將女神的反應看在眼裡,老吳知道可以痛快發洩的時機已經不遠。

『嗯……再快一點嘛……』

湘怡已經全是撒嬌的語氣,現在的她,不記得抱著自己嬌軀的是那個對她垂涎已久,令她處處提防的上司,她只知道他是個能帶給自己快樂的男人。

『嘿,剛疼了一會就又忍不住了,小浪貨。』

老吳在湘怡鼻尖上輕輕咬了一口,換她一句皺著鼻子嗔出的討厭,腰部開始用力,以更加頻繁的節奏快速撞擊起花心。

『啊……啊……啊……唔……』

原以為老吳會慢慢加速,忽如其來的狂熱讓湘怡立刻亂了方寸,不可抑制地嬌呼出聲,意識到自己聲音有點大後,主動地湊上香唇,把春情蕩漾的呻吟聲淹沒在男人的大嘴裡。

沒有聽到女神呼痛,老吳暗想著湘怡果然是適合做愛的體質,不再有所顧忌,壓抑了半天的慾望終於化作肆無忌憚的高速抽插,猛烈地在緊窄的陰道中橫衝直撞起來。

『唔!!!!!』

湘怡將老吳的舌頭吸得生疼,但她不敢鬆開,一鬆開,立刻便會不知羞恥地浪叫出聲。嬌嫩的花心現在才迎來真正意義上的操幹,如果之前的快感是像春雨,細潤無聲地一點點潛入,那麼現在那股快感就像是千軍萬馬,激烈地在身體中奔騰,踏平每一個意圖反抗的細胞,只留下無盡的舒適,以陰道為中心向四周擴散。

滋……滋……滋……

啪……啪……啪……

兩人激烈卻無聲地熱吻,室內只有湘怡花蜜不斷被擠出小穴和肉體連綿撞擊的聲音迴盪。

女人在做愛時永遠不會缺乏水源,湘怡的花蜜自老吳開始劇烈地運動就沒有停止過,起初稀薄如水,但逐漸越來越濃稠,沾滿兩人的交合處,將陰毛都浸得濕噠噠的,每次肉體的分開都會牽出幾率銀絲,閃爍著隱秘的光芒,還未來得及扯斷,便被迅速又貼合上的肌膚擠壓在一起,變成一抹濕痕。

老吳的陽具愈戰愈勇,拉扯著小穴邊緣的嫩肉,將處子獻血與濃郁淫漿撞得四散飛濺,湘怡的下體在這樣的肆虐下變得一片狼藉,透明的淫汁逐漸變了顏色,如牛奶般白淨,如米湯般濃稠,在肉棒的飛速進出中化成泡沫,沾滿自己的股溝和老吳的陰囊。

『噢……再……再用力……一點……我……我要……』

湘怡從老吳口中掙脫,斷斷續續地小聲呼喊。

『寶貝要怎麼了?』

老吳喘著粗氣,持續抽插著問道。

『我……我不知道……好像要……尿尿了……』

湘怡無法去形容那種感覺,那是與自己偶爾偷偷地撫慰自己時截然不同的快感,奔放而熱烈,無法抑制,無法停止,只想要釋放,把所有的東西都釋放出來的,想要死掉的感覺!

『傻丫頭。』

老吳被湘怡可愛的形容刺激到,肉棒幹得更加用力。他知道女性處在這種高潮邊緣的狀態下,快感會不斷地累積,但只要男人的抽送不停,她們就永遠無法達到最巔峰,只會被完全侵蝕掉意識,變成一個任人擺佈的聽話玩偶。

『呃……呃……不行了……我不行了……快……不……停下來……頂……頂最裡面……』

湘怡胡亂呻吟著,花心飢渴地張合,想要含住那顆呼嘯而來,又洶湧退去的猙獰龜頭,但老吳的速度不降反升,一波又一波無情的衝擊,一下又一下凶狠的踐踏,彷彿猛烈的暴風雨摧殘著孤獨綻放的嬌嫩花朵,兇猛而殘忍,不知疲倦,不會停歇……

『喝……喝……』

湘怡被密集到毫無縫隙的節奏幹得上氣不接下氣,只能從嗓子眼裡擠出一兩聲乾澀的聲音。原本緊勾在老吳身後的小腳丫也無力地地垂下來。

『嘿,小寶貝,我一定讓你品嚐到最美的滋味。』

老吳抽插不停,將湘怡纏繞在脖子上的藕臂解開,直起身子,抓起兩隻腳踝把修長的雙腿扛在肩上,以更加方便深入的角度繼續操著已經潰不成軍的女神,交合處的白漿愈發洶湧地冒出,潤滑著又再度粗壯一圈的肉棒,每一下都幾乎把花心頂到小腹裡更深入的地方。

『湘怡寶貝,你想要什麼?』

看著女神被自己幹到渾身癱軟著淌著口水,老吳心裡的征服感達到巔峰,居高臨下地質問。

『想……停……停下……讓我……』

『讓你怎樣?』

老吳死命地連操幾下,淺淺的陰道幾乎讓他的肉棒在花心上撞彎折。

『啊……讓……讓我……死……讓我。。死了……吧……』

意識完全的空白,湘怡的腦中能想到的,只有死亡,無比甘美的死亡……

『想死嗎?那就等著和我一起死吧!』

老吳的雙手覆蓋上湘怡的酥胸,揉捏著汗水彌補的雪肉,維持著想要將湘怡捅穿的力量,開始了最後的衝刺。

『啊……啊……停……會……會壞掉……會被……插穿……』

絕快的速度催發了湘怡的最後一絲力氣,斷斷續續的求饒無果後,初嘗人事的女孩再也沒有一點力量,綿軟地承受著瘋狂的衝擊,腦海中只剩一盞燈,忽明,忽滅。在老吳又進行了上百次的衝撞,龜頭死死頂著子宮口噴出濃漿的時候,那盞燈,綻放出最璀璨的光芒,轟然爆裂!

一大波花蜜,從貼合的紋絲不動的交合處淅淅瀝瀝地滴下,湘怡已經感受不到自己的身體,彷彿全身只剩下了一條陰道,狠狠收縮著絞磨著老吳的肉棒,他越是壯大著噴發精液,她便越是收窄著吐露淫漿,兩人像是角力般與對方對峙著,僵硬的身體誰也不願意先放鬆下來,時間、世界,在這一刻全都蕩然無存,只有激烈的快感,匯聚在相交的點上,凝聚,凝聚,爆發!

『喝啊……』

足足僵持了快一分鐘,湘怡終於發出一聲長長的歎息,從連呼吸都忘記的強烈高潮中墜落,渾身不停地抽搐起來,而老吳的灌漿仍未結束,直到子宮無法容納的精液從小穴邊緣溢出,才依依不捨地緩緩抽出。

一縷白濁緩緩流下,淌進股溝,老吳伸出手指挑了一些,壞笑著送進了湘怡張開著不停喘息的小嘴裡。而此刻全無意識的女神,本能地伸出舌頭,將從自己體內流出,混雜著一縷粉紅的來自於老吳的骯髒的精液舔舐,吞下……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