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上司下了春藥(上)

(六)

『要的話,要先把你想要什麼完整地說出來哦。』

老吳陰測測地壞笑著,伸出舌頭去追逐湘怡的手指。

『不……我不會……』

湘怡的指背被濡濕侵襲,按向自己小穴的力道又大了一分。可是,依然是無法填補的折磨。

『我們的高材生連請人幫忙的話都不會說嗎?』

舌尖頑皮地繞著手指打轉,不時地觸碰到已經在絲襪上印出形狀的飽滿小穴,老吳儘管自己也被折磨得難受,但畢竟藥效沒有完全發散,依然有餘力去逗弄這個已經浪態盡出的女神。

『噢……不要……欺負我……』

湘怡的手指早已亂了章法,在絲襪上濕成一條線的裂縫中胡亂揉搓著,卻找不到那個可以進入的孔洞。

『我可捨不得欺負湘怡寶貝哦!不過,你不說,我可不知道你要我做什麼啊。』

老吳又壞笑一聲,舌尖突然地在小穴的位置重重頂了一下,又迅速離開。

『呃!!!』

淺淺的進入,讓湘怡彷彿看到了可以被滿足的曙光,挺起胯就去追逐那條給自己帶來短暫快感的舌頭,但是老吳已經遠遠躲開。

『我可是你的上司,如果不是你親自開口要求的話,我是不會對你做任何事的。』

也虧得老吳到了這種時候還能擺出一臉道貌岸然的表情,但西裝褲上高高支起的帳篷早就出賣了他的人面獸心。

『我……請你……和我……做愛……』

終於將自己所能承受的最羞恥的話語說出口,湘怡的面上已是鮮紅欲滴。

『嘖嘖……雖然為難,不過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就……』

老吳伸出手去,在湘怡的腳背上撫摸,找到了絲襪的破口,用力撕扯開來。

嘶……

刺耳的裂帛聲響起,原本忠誠守護主人不被直接觸碰的肉色絲襪霎時間便化作一團破布。

『張開嘴。』

三下五除二地將湘怡的絲襪全部撕扯乾淨揉在手裡,老吳捏起湘怡的下巴。

『嗯。』

被烈性春藥完全操控的湘怡此時十分順從,乖乖地將小嘴張開。老吳立刻將手裡的破布塞了進去。

『不咬住這個的話,待會會叫出聲的。如果被外面的人聽見,我們可就沒法做下去囉!』

即使老吳不去解釋,湘怡也沒有對他的做法提出異議。此刻的楚女神,只是一個被情慾控制,大張著雙腿等待男人寵幸的乖巧女生而已。

『漂亮!穿不穿絲襪都一樣美!』

老吳迷醉地撫摸著光潔如玉的美腿,沿著雪滑的弧線一路摩挲,緩緩地到達了盡頭。

潔白的內褲上已經有著明顯的濕痕,緊貼在花苞之上,忠實地勾勒出中間裂縫的輪廓。老吳的手指沿著那條濕痕劃過,立刻讓湘怡緊咬著絲襪劇烈地顫抖起來。

『這裡,有人碰過嗎?』

老吳來回撫摸著,抬頭問湘怡。

『唔……』

無法說話,湘怡只是輕輕搖了搖頭。

『想讓我碰嗎?』

老吳又問。

『嗯!』

這一次,是重重的點頭。

『如你所願。』

老吳臉上綻開笑意,從桌上的筆筒中拿出裁紙刀。左手緩緩將湘怡的內褲拉起。

花苞綻放,花香芬芳。一股女性發情時特有的迷人氣息飄入鼻孔,老吳陶醉地深嗅一口,刀刃貼上了雪白的布料。

嚓!

守護女神最後貞潔的內褲被斬斷,無力地縮攏成一條細帶擰在腰部,湘怡的私處,再也沒有一絲遮掩。

『我的湘怡寶貝,果然沒有一處不美。』

老吳抓著湘怡的腳踝將她的雙腿最大限度地分開,讓濕潤豐盈的私處纖毫畢現地大喇喇暴露在自己的目光之下。花瓣是深深的粉紅色,鼓脹飽滿,緊緊夾著中間的一條細縫,恥毛略顯雜亂,在陰蒂上方形成倒三角,然後細細的絨毛沿著粉紅色素的邊緣一路延伸,在快到會陰處時便稀少的幾乎沒有,因為雙腿被老吳高高抬起,雪白結實的渾圓翹臀也已經離開桌面,緊密的臀縫中,淺褐色的小菊花同樣沒能逃脫被窺視到的命運,整齊有致的紋路以小小的孔縫為中心發散,伴隨著肌膚顏色的淡化而消失在臀溝邊緣。

『嗚……』

首次被他人如此細緻地觀察最羞人的地方,饒是情慾高漲,湘怡也羞得別過臉去,但眼神中滿滿的,都是對男人下一步動作的期待。

老吳並沒有讓女神等太久,他讓湘怡平躺下來,把兩個腳踝交到她的手中,讓這位清純女神自己保持著最羞人的姿勢,鼓露著下體任人採擷。解放自己的雙手後,老吳小心翼翼地分開了湘怡粉紅色的飽滿陰唇,像是掰開一隻水蜜桃露出鮮嫩的果肉般,一汪多汁的清泉立刻收入眼底。

『……』

老吳沒有說話,屏氣凝神地注視著那個被花蜜溢滿四周的淺粉色小小洞口,因為一層薄薄的肉膜覆蓋,原本就十分細小的花徑入口更是微小到幾乎難以尋找。只有在女神難耐地抽動張合下,老吳才能用目光捕捉到那個窄窄的小孔,和中間無法看清的通往銷魂的幽深。

『嗚……』

女神長長的秀髮在桌面上千絲萬縷的鋪灑,仰頭發出幾近嗚咽的銷魂呼喊。老吳終於沒能忍受住那片美景的誘惑,舌尖輕觸,味蕾及時傳回屬於湘怡的甜蜜腥澀的愛液味道。一個渴望觸碰,一個渴望被觸碰,舌頭與花瓣接觸的瞬間,一股電流便從連接處四散蔓延,剎那麻痺了兩人的神經。

『呼……』

老吳自己都忘了這口氣憋了多久,直至快要窒息的感覺壓抑胸口,他才想起將之呼出。窺視了一年多的女神楚湘怡,如今以最完美的姿態將嬌軀呈現在自己的面前任憑發落,興奮的感受幾乎要撐爆大腦,老吳再次深吸一口氣,把臉埋進了那個自己夢寐以求的地方。

『嗚……嗚……嗚……』

絲襪已被溢出的口水打濕,湘怡擺著頭,揮灑著長髮發出單一卻悅耳的音節。老吳的舌尖沿著小穴的邊緣,頂著那層象徵貞潔的薄膜畫著圈,將滿溢的液體挑入口中,手指則在小如米粒,精巧如珍珠的陰蒂上輕柔地撫摸,不時輕輕按一下。

未經人事卻情慾滿脹的處女,首次面對這種雙管齊下的挑逗,根本毫無抵抗之力便被殺的丟盔棄甲,一波波流出潰敗的汁液,唯有那粒小小的珍珠,悄悄地從軟綿變為硬挺,從一層軟肉包裹中探出頭來,更加方便老吳的褻玩。

老吳注意到了那裡的變化,嘴巴轉移了陣地,抿起兩片嘴唇噙住陰蒂,腦袋來回擺動著將它拉扯變長,滿是鬍渣的下巴在嬌嫩的小穴口廝磨。輕微的疼痛和強烈的刺激讓湘怡更加劇烈地顫抖起來,抓著腳踝的兩隻小手用力握緊,與小腿的肌膚摩擦出兩道慘白。

『真是窄,進得去嗎?』

老吳伸出中指,刮蹭著湘怡的處女膜,打著轉尋找到中間的孔隙,嘗試著將指尖深入。薄膜脆弱得仿似隨時都會破掉,但真正將粗肥的手指插入,老吳才感覺到它有著很好的彈性。兩個指節很快就深入了無人觸碰過的陰道,感受著裡面層層疊疊的肉芽密不透風的包裹,而湘怡也在初嘗這種滋味的瞬間仰頭發出一聲長長的嬌啼。

『又濕又熱,真是極品。』

老吳讚歎了一聲,中指開始小幅地抽插,同時側著腦袋,把臉貼在桌面上,舌尖探進了湘怡的臀溝。

『嗯……嗚……』

湘怡激烈地搖著頭,發出沒有意義的吶喊,似乎在阻止老吳去親吻女性認識中最骯髒的地方。但是她不知道,對她這樣的女神來講,身體的每一處都會讓任何男人去心甘情願地舔舐。

老吳的手指輕柔地抽動,舌頭在不停張開收縮的臀縫中來回洗刷,時而繞著小巧的屁眼在周圍的褶皺上打轉,時而用舌尖嘗試著侵入緊窄的縫隙。手指在甬道中進出間不斷帶出晶瑩的花蜜,順著會陰流入股溝,被盤旋在那裡的舌頭舔食乾淨。

『嗚嗚嗚嗚……』

雙重刺激帶來的快感讓湘怡已經無暇去顧忌老吳在玩弄哪裡,渴望太久的空虛陰道根本無法被一根手指滿足,她唯有不知羞恥地夾緊收縮著花徑,以求更加緊密地將入侵物包裹,希望體會到更加劇烈的摩擦和更加深入的侵犯。

『寶貝,不要著急。』

老吳自然能感受到女神的急切,但是存心將湘怡玩弄到崩潰的他依然還有忍耐的餘裕。舌尖抵著小屁眼用力地擠入,感受著肛門口緊到窒息的壓力,中指終於全根沒入了小穴,指尖在裡面旋轉著,摳挖著滑膩的陰道壁,尋找著湘怡的G點。

『嗚嗚嗚嗚……』

湘怡不知道老吳在自己體內探索著什麼,只知道指尖經過的每一處,每一次移動和摩擦,都是帶領著全身的神經追尋而去的牽引,那根滾燙的手指,就是現在自己的中心。

『嗯!!!!!』

一陣摸索之後,隱藏在陰道軟肉中的一處凹陷終於被發現,老吳曲起手指,用指尖用力頂在那裡,立刻便感受到湘怡猛地一顫,花徑內一陣劇烈的收縮,同時陰蒂和小穴中間的粉白嫩肉也被頂的鼓起,尿道口亦被撐開一個小孔。而一股濃稠的淫液哆哆嗦嗦地從小穴口湧了出來。

『就是這裡了!』

老吳興奮地暗叫一聲,舌尖再次捅入湘怡的屁眼,指尖抵住G點開始摳挖,雖然因為害怕弄破處女膜沒有用上太大的力道,但初次被人觸碰的敏感和已經受到太久挑逗的壓抑還是讓湘怡沒過幾秒鐘就緊咬著牙關,嘶鳴著噴出了大波透明如水的汁液。

老吳就在湘怡的屁股下面,自然是被噴的滿頭滿臉,但他沒有絲毫嫌棄的神色,反而用舌頭將落在嘴角和湘怡股溝的水珠舔食乾淨,在湘怡喘著粗氣渾身打抖的時候,又再開始第二波攻勢。

『嗯嗯嗯!!!!!』

湘怡的身體已經拱起到十分扭曲的角度,整個脊背都幾乎懸空,僅靠著肩膀支撐在桌面上,雙手鬆開了腳踝,握著自己的兩團椒乳大力揉弄,胯部高高抬起,配合著老吳的動作,不斷地噴薄著寶貴的花蜜,一雙小腳丫踏在桌子邊緣,腳趾死命地彎曲著扣住桌面,渾身抖得不像樣子。

老吳直起身子,繼續用一根手指就帶給女神連續不斷地激烈潮噴,另一隻手狠心地又按上了湘怡的陰蒂,大力地來回撥弄。

像是頑童堵著水龍頭嬉戲一樣,湘怡的春潮在老吳的亂撥之下失去方向,洋洋灑灑地四處噴發,無論是地上、老吳的身上、巨大的桌面上,還是那已經蒙上一層粉紅的嬌嫩肌膚上,很快便都落滿了星星點點的水漬,散發著略帶腥氣的甜蜜味道。

『第一次就噴成這樣,你可真是個小浪貨。』

老吳看著湘怡頸側的血管已經凸顯出來,知道這個未經人事的女人恐怕難以再繼續承受下去這樣的潮噴,手指又扣了兩下便抽了出來。

湘怡無助地搖著頭,想要否認男人無恥的羞辱,但胯部卻又狠狠挺了一下,追逐著抽離了身體的手指。

『很空虛是吧?』

老吳將手指舉到湘怡面前,讓滴滴答答墜落的液體滴在她的唇角,挑逗地問道。

『嗯……』

湘怡迫不及待地點著頭,眼裡滿是哀求。

『那就幫我脫掉衣服好嗎?』

老吳將手指上的液體塗抹在湘怡的乳房上,捻著乳頭慢條斯理地問。

『嗯……』

湘怡點著頭,撐著身子就要坐起來,但雙臂發軟,沒能成功,起身到一半又跌回。老吳也沒有料到她這樣的舉動,粉色的乳頭捏在指間沒有鬆開,因為湘怡的墜落在不及反應下被拉長成一條線,然後在掙脫束縛後猛力彈回,一陣乳波蕩漾。

『嗚!!!!!』

乳頭被撕扯的疼痛爽快讓湘怡悲叫一聲,小穴緊縮著又對著老吳噴出一股汁液。看著順著自己肚腩流淌的女神蜜汁,老吳再也無法壓抑衝動,一把將湘怡抱起放在地上。

沒有力氣站立,湘怡只能勉強扶著老吳的腿跪著,她也不去理會柔弱的膝蓋和堅硬的地板接觸的痛楚,雙手迫不及待地解著老吳的腰帶,拉下拉鏈,將西裝褲褪到腳踝,讓男人毛茸茸的雙腿和內褲中鼓囊囊的一團暴露在自己面前。

『嗚……』

褲子一脫下,一股濃郁的男性氣息撲鼻而入,帶著一絲腥臭味道。但那股味道對此刻的湘怡來講就如同猛烈的春藥一樣具有著無可比擬的催情作用,她毫不猶豫地拽著老吳的內褲褲腰,將黑色內褲扒了下來。

啪!

老吳的陽具早已充分勃起,全靠內褲壓迫在襠下,此刻一掙脫束縛便生龍活虎地跳躍而出,拍打在湘怡湊近的俏臉上。

『嘶……』

肉棒與女神吹彈可破的皮膚做了最直接的接觸,老吳發出舒爽的吸氣聲,握著湘怡的手放上了自己的火熱。

『唔……』

入手的滾燙讓湘怡情不自禁地顫抖,但將它握住後感受到的巨大又讓她發自內心地恐懼,這樣一根恐怖的東西,自己真的能容納得下嗎?

『嘖嘖,就這樣子插進去,恐怕寶貝會受傷呢!』彷彿瞭解到湘怡的擔心,老吳皺著眉頭說了一句,『得把他弄濕一點。』

『唔?』

湘怡被火熱的氣息刺激,害怕又期待地抬起頭。

『我把這個拿出來,寶貝不要叫哦!』

老吳把手放在湘怡嘴裡的絲襪上。

『嗯。』

湘怡順從地點頭,然後已經被塞得發酸的小嘴終於得到了釋放。

『呼……呼……』

湘怡喘著氣,活動著幾乎僵硬的舌頭,胸脯不斷起伏。老吳在上面摸了兩把,抬起她的下巴,把龜頭湊到她嘴邊。

『寶貝,用你的口水,把上面弄濕。』

『嗯……呸……』

從未經過這種場面,湘怡並沒有領會老吳的意思,輕輕吐了口唾沫到面前散發著誘惑氣息的紫黑色的男性頂端上。

『呵呵。』女神天真的舉動讓老吳失笑出聲,他撥開湘怡垂在臉頰的髮絲為她別到耳後,輕柔觸摸著精緻的耳輪,『要把它含進去,含進你的嘴裡,用舌頭把它打濕。』

『唔……不要……』

那股氣息雖然聞起來魅惑,但絕不會是讓人想吃到口中的味道。湘怡皺著眉頭搖頭拒絕。

『不要嗎?上面的小嘴不要的話,下面的小嘴可要受苦哦!』

老吳沒有勉強,只是用指尖輕輕撓著湘怡的耳垂。

『嗯……』

酥癢的感覺讓湘怡忍不住偏頭躲避,眼睛卻依然盯著老吳的鬼頭,因為藥性和長時間的刺激,馬眼出分泌了不少半透明的液體,在紫紅色的表面上留著一道痕跡。

『要嗎?』

老吳挺了一下下身,肉棒蹭地跳了一下,馬眼擦著湘怡的鼻尖滑過,一點精痕在小巧的瓊鼻上留下了一絲潮濕。

那個觸碰的瞬間,湘怡感受到那裡似乎很柔軟,並不像想像中那樣堅硬可怕。下體的空虛早已讓她迷失了自我,壓抑著緊張與害羞,粉紅色的小舌頭緩緩伸出,在馬眼旁邊輕輕舔了一下。

『噢……舒服!』

雖然只是蜻蜓點水般的一下觸碰,但從女神伸出舌頭的瞬間,老吳的慾火就已經燒到了頂點,他並不對從未被男人佔有過的湘怡的口技抱多大期望,能讓公司人人垂涎的楚女神跪在自己面前主動地來為自己舔屌,那份成就感和征服感才是真正讓他興奮的東西。

味蕾傳來些許苦澀的味道,並不似想像中那麼難以忍受。湘怡試探地又舔了一下,這一次的落點更加靠近馬眼,舌尖上沾染了一點那裡滲出的粘稠液體,有點腥,有點甜,奇怪的味道,不難吃,卻有著奇妙的吸引力。

沒有相隔太久,湘怡的舌頭第三次落在龜頭上,舌尖直接堵上了那個因為充分勃起已經擴成一個小小圓洞的小孔。

『噢……爽死了!』

老吳沉醉的呻吟彷彿給了湘怡莫大的鼓勵,她的小手羞怯地握住了棒身,小心翼翼地將包皮翻開,那些從馬眼中流出,堆積在冠狀溝中的精斑混雜著騷臭的味道撲面而來。湘怡皺了皺鼻子,實在無法強迫自己舔向那裡,便嘟氣紅潤的嘴唇,在龜頭上輕吻。

這樣的觸碰當然沒法讓老吳滿足,他伸手輕捏湘怡的臉頰,指揮著湘怡輕啟朱唇,用小小的舌頭繞著馬眼打轉,手上的力道悄悄地增大。

湘怡的小嘴在不自覺間越張越開,彷彿為老吳打開了一道禁忌之門。大手拂過臉頰,拂過頭頂的秀髮,在腦後慢慢地撫摸。湘怡感受著那種舒適,認真地,一下一下給予龜頭最溫柔的舐觸。

然後,在腦後忽然大力的按壓下,一股腥臭強制塞進了口中!

『唔……』

湘怡本能地去推拒老吳的大腿,可是柔弱的力量根本無法撼動他分毫。肉棒雖然只進入了不到三分之一,但小小的口腔已然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滿脹。

『乖……乖……不難受……一點都不難受……』

老吳撫摸著湘怡的秀髮發出催眠般的柔聲安慰,但力道沒有絲毫放鬆。而湘怡僵硬的身體也在他的溫柔中逐漸放鬆,小手輕輕垂下,香滑的舌頭也在口腔中繞著入侵的龜頭慢慢轉動起來。

『好乖……就是這樣……我家湘怡寶貝最好了……』

老吳沒有再進一步粗暴的行為,只是輕柔地給予湘怡撫慰和讚賞。肉棒入口起初的不適感漸漸消去,湘怡又恢復了順從的態度,將醜陋的陽具吸吮的嘖嘖有聲。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