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上司下了春藥(上)

(五)

『你沒事吧?是不是腳扭到了?』

老吳的舌頭並沒有在湘怡的嘴裡多做停留,阻止她發出驚呼之後,他便立刻鬆開嘴唇,關切地詢問。

『嗯……不是……放開我……』

猝不及防地被男人侵犯了口腔,湘怡羞臊、恥辱地差點落淚,但那一吻中男人的火熱氣息偏偏又再度將她的情慾推上一層新的高峰,若不是老吳離開的快,恐怕她根本就沒有阻止與反抗的力氣,就連現在說出的話語,也軟綿綿的如同撒嬌一般。

『沒事,別忙,來,我把你放在沙發上。』

趁著湘怡的身體還酸軟無力,老吳不由分說地將她一把抱起,不顧她小聲的驚呼,快走幾步,把她放在辦公室的長沙發上。

湘怡身材高挑,沙發只是雙人設計的尺寸,並不足以讓她完全躺平。在老吳的扶持下,湘怡的頭枕在一邊扶手,雙腳則搭在另一邊。

『怎麼忽然就摔倒了?沒事吧?』

老吳把湘怡放下後沒有什麼進一步的動作,只是站在旁邊關心詢問。

『我沒事,我,我出去一下。』

剛剛被騰空抱起的一剎那,湘怡的大腦在失衡的狀態下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的眩暈,所有東西都一下子空如無物,唯獨男性懷抱裡的滾燙透過單薄的衣物清晰地鑽進體內,和身體裡那股熱流融為一體。她無力去思考更多的東西,只知道如果再不離開,自己絕對沒有辦法再去承受這個男人的任何挑逗。

『別動,你的腳扭了,別急著起來。』

湘怡掙扎著想要起身,卻被老吳伸手按住肩膀。看似溫柔的舉動中蘊含著巨大的無可反抗的力量,柔弱的湘怡只堅持了幾秒鐘,便又無力地跌了回去。

湘怡知道自己的腳並沒有扭到,也知道這個男人正在使盡手段想要將自己強留在這裡,可是她卻無能為力,喉嚨乾燥而沙啞,她連大聲的呼救聲都發不出來。

『別著急,別著急,我幫你檢查一下。』

老吳的聲音溫柔而平緩,但是如果仔細聽的話,便能捕捉到其中苦苦壓抑的的顫抖,那是獵人看著窺伺已久的獵物一步步落入圈套的興奮。

老吳走到沙發尾側,伸出手去脫掉了湘怡的高跟鞋,將兩隻包裹著透明絲襪的精緻玉足釋放出來。湘怡察覺到她的舉動,本能地想要收回雙腳,腳踝卻已被牢牢抓住。

『這裡好像有點腫了。』

纖細的腳踝沒有絲毫紅腫的痕跡,但老吳好像真的看到了扭傷一樣,手指在湘怡的踝骨上輕柔按捏。

『唔……』

神經末梢不可避免地再次被慾火點燃,湘怡閉目嬌吟一聲,手指狠狠陷入了沙發柔軟的皮革表面,十根精緻的腳趾也緊緊蜷縮起來。

『別緊張,放鬆。』

老吳的目光被晶瑩剔透的腳趾吸引,雙手撫過去,在柔軟的趾腹、趾尖揉搓按壓,享受著隔著一層薄薄絲襪的柔滑綿密的觸感。

有人把雙腳稱作是女人的第二性器,是大多數女性羞於啟齒的敏感帶,此刻湘怡本就受到慾火折磨,又被老吳富有技巧性地連番撩撥,早已失去了反抗的力氣,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曲張著腳趾,想要避開那雙作怪的魔手。

這樣微弱的反抗對老吳來說當然可以忽略不計,打著檢查傷勢和按摩的幌子,他對這雙自己垂涎已久的絲襪玉足可說照顧的無微不至,手指在逐一捏撫過十根嬌嫩青蔥的腳趾頭後稍微下移,四根指頭在緊繃在絲襪之下的白嫩腳背上來回撫摸,摩挲著微微凸起的粉紅血管,大拇指則按捏著腳掌上的軟肉,力道雖然不重,但連接著身體幾乎所有器官反射神經的足底被如此挑逗,正如同在滾燙的熱油裡又加入一滴清水,頃刻間便在湘怡的體內爆炸開來。

『呃!!!』

一雙小腿不住顫抖,湘怡現在只想用任何東西去塞住下體那不斷漏出液體的羞恥洞口,避免被那個蹲伏著身子,可以輕易看進自己裙擺的男人發現內褲上逐漸擴散的水痕,但愈是想要阻止,腳底彷彿觸電般的感覺就愈是清晰地沿著每一條血管和神經蔓延到全身各處,當老吳的手指終於移動到足心,大拇指間深深地陷入足底的穴道時,湘怡的腳掌已經完全地緊握成一團,腳背的絲襪被撐開到透明的幾乎不存在,原本只是模糊可見的絲絲血管脈絡亦纖毫畢現地展現在老吳面前。

『會疼嗎?』

老吳卻仍是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雙手繼續用力,盡職盡責地行使著按摩師的工作。

『不……放……啊……』

湘怡每一次開口,老吳的手指都會重重地用力,她根本沒辦法說出哪怕多一個字。

『不疼就好,我會放心地繼續按的。』曲解著湘怡的意思,老吳的手指又移動到腳後跟上,『經常穿高跟鞋,這裡會覺得疼吧?』

隨著詢問,兩根大拇指分別按著帶點粉色的軟肉來回畫圈,活動著長期受到壓迫的方寸肌膚。

『嗯……』

湘怡不敢再說話,怕一開口又要遭到捉弄,只能緊咬著牙關苦苦忍受,但雪白的貝齒並沒有辦法阻止嗓子裡溢出的悶哼。

『腳丫真嫩,跟能擠出水似的。』

老吳一面感受著腳後跟結實細膩的彈性,一面出言調笑,甚至湊近了鼻子在腳趾處,貪婪地細嗅了一口淡淡的足香。這輕薄的行為讓湘怡無比反感,但肉體卻起了完全相反的反應。

『不愧是大美女,連腳丫都香噴噴的。』

老吳又湊上去聞了一下,這次的距離更近一些,鼻尖幾乎能貼上腳趾。但老吳並沒有貼上去,只是維持著那個距離,輕輕地對著敏感的趾縫吹氣。

『呃……』

微涼的空氣透過絲襪的空隙穿梭而過,刺激著快要燃燒的幼嫩肌膚。湘怡難耐地將腳趾緊縮,再張開。在這樣微小的距離下,柔嫩的腳趾一不小心就掃過了老吳的嘴唇。

就在那不足半秒鐘的間隙,老吳的舌頭如靈蛇出洞,精確地把握到時間點,在湘怡趾腹舔過。

『啊!』

一股濡濕滲入絲襪,帶著男人口腔的溫度,仿似最毒的液體,以腳趾為中心擴散,湘怡用盡了全力去阻止自己做出不知羞恥的舉動,但雙腳卻不受控制地繃直,向前伸著,追逐向那濡濕的來源。

『不是吧?你喜歡這樣啊!』老吳故作驚訝地作勢閃避著探到嘴邊的腳趾,卻故意用隨著話語噴出的熱氣去撩撥著它。

『不……不是……』

湘怡的理智在羞愧掙扎,身體的反應卻全被慾望掌控,白玉般的腳趾又勉力向前探了一分。

『下屬提出這樣子的要求,真是讓我為難啊。』

老吳沒有再躲避,用自己的氣息摧殘著湘怡崩潰邊緣的理智。

『胡……啊!!!』

一個字剛剛出口,假意為難的老吳卻忽然變了態度,張開大嘴將湘怡的兩根腳趾含了進去。忽如其來的濕熱包裹瞬間便將湘怡的反駁瓦解。

絲襪的光滑細緻,腳趾的纖細柔嫩,雙重享受的刺激讓老吳第一時間就陶醉地閉上了眼睛,同時粗糙的舌頭也捲上了兩根倉皇彎曲著想要躲避,卻很快又舒展著想要更多的玉筍。

『不……不行……』

湘怡嘴裡吟哦著拒絕的話語,身體卻不聽使喚,修長的右腿繃得筆直,連臀部也稍稍抬離了沙發,好想要將一隻絲襪小腳完全塞進老吳的嘴裡。老吳會拒絕這樣的饋贈嗎?當然不會!他的大嘴張開,又將湘怡剩下的三根腳趾含進口中,雖然腮幫子被撐得高高鼓起的樣子十分滑稽,但從他的表情,任誰也可以看出他有多麼享受。

湘怡的感受更加強烈,被口水浸泡濕透的絲襪緊緊地貼在肌膚上,忠誠地傳達著老吳的舌頭繞著腳趾打轉,在趾縫間穿梭帶來的酥麻瘙癢,老吳一隻手握著纖巧的右腳腳踝揉捏,另一隻手則沿著左腿光滑筆直的線條來回摩挲,在與絲襪的摩擦中發出沙沙響聲。湘怡只覺得右腳像是陷入了溫熱的沼澤,強大的吸力牽引著她連同靈魂一起下沉、迷失,而依然暴露在外的左腳,迫不及待地想要享受與右腳同樣的待遇,難捱地不住收縮緊握,小腿蠕動著迎合著老吳的愛撫,乞求更加緊貼,更加劇烈的摩擦。

滋……

絲襪小腳的口感實在太過美妙,饒是老吳一直虛偽地假裝,此刻也已經到了完全爆發出獸性的邊緣。他的嘴緊緊含住湘怡的半個腳掌,誘人馨香撲鼻滿口,在這樣的刺激下,他的右手緊握住湘怡的左腳大力揉搓,嘴巴則是用盡全力狠狠地一吸……

『呃……啊……』

絲襪中的口水和湘怡的香氣,連同著她的理智與堅持,都在這全力一吸中潰散成煙霧,被生生抽離身體。湘怡的右腳腳趾完全縮住了,以幾乎將老吳牙齒掰斷的力量回勾著,連腳背的絲襪被齒縫勾出一條缺口,深深陷入肉裡也渾然不覺,左腳則是死死地蹬住了扶手,腳趾和腳背反向扭曲,腳掌處的絲襪被拉伸到了極限。

『哈……哈……』

老吳含著湘怡的腳,沒法再用語言去挑逗她,但雙手的動作更加迅速和用力,像是要在湘怡的兩條絲襪小腿上擦出火苗般來回撫摸。事實上,湘怡此刻感受到的早已是滾滾烈焰將身體全部吞噬,殘留的理智即將被焚燒殆盡,所有的力氣都被男人勾動著集中在雙腳上,用力,伸展,掙脫被一層薄膜緊裹著般束縛的壓力。

左腳的用力死蹬,終於讓絲襪在大腳趾間崩開了一個小口,塗著粉色指甲油的晶瑩剔透的腳趾破繭而出,因為過度用力分泌的些微汗水在皮革沙發上造成濕滑的效果,整個左腳因為這個原因嗤地從扶手上滑過,在無法收住的大力中虛蹬在空中,湘怡的身體也在這股力量牽引下向前滑動了一下。

『呃……』

這一下可苦了老吳,本來嘴巴已經被半隻腳掌填滿,湘怡的身體再度前移,腳趾幾乎直接刺到他的咽喉。曾經讓無數女人玩過深喉口交,這次卻差點被湘怡用絲襪小腳深喉插入,即使是再美味的口感,老吳也只得將它暫時吐出。

『唔……』

被口水浸的濕漉漉的腳丫再次回到空氣中,絲襪已經在充分的濕潤下薄得完全透明,老吳站起身,繼續用雙手愛撫著湘怡的小腿,輕咳著觀察她的反應。

已經差不多了。

此刻的湘怡,雙目中再也不復平日裡清澈透亮的神采,而是眉眼含春,光波流轉地透著濃濃的情慾之火,上半身因剛才的滑落蜷曲在一起,襯衫上縮,露出一截奶油般白嫩的腰肢,一雙小手難耐地絞在一起,十指糾結著似乎在忍耐伸到胯下愛撫私處的衝動,裙擺也翻上去不少,包裹在絲襪中的緊致豐盈的大腿幾乎快要暴露到根部,老吳只要稍微彎腰,就可以看到那神秘的三角地帶,尤其是襠部直透到內褲和絲襪以外的一抹潮濕,分外引人注目。

『你這丫頭,口味還真獨特,弄得我口乾舌燥的。』

老吳嘀咕了一聲,無恥地將責任全部推到湘怡身上。轉過身子走到桌前,將剩下的半杯咖啡端起,仰頭一飲而盡。

老吳再走回湘怡身邊時,她的身體已經完全弓了起來,在小小的沙發上蜷成一團,雙腿不斷廝磨,渾身哆嗦著像一隻凍得發抖的可憐小貓。老吳輕拂著她額前汗濕的髮絲,逗弄她小巧的耳垂,指尖沿著精緻的耳廓滑動。輕微的撩撥卻起到微波助瀾的效果,湘怡被難捱的酥癢折磨得不能自已,小手一把抓住了老吳的襯衫想要將他推開。

『哎呀!你拽我幹嘛!?』

誇張地小聲叫了一聲,老吳的身體像是被湘怡拽倒一樣跌了下去,肥胖的身體完全覆蓋在湘怡的嬌軀之上,雙臂順勢將她緊緊摟住,嘴唇更是準確地尋找到位置,吻上了湘怡的櫻桃小口。

『唔……』

滾滾的雄性氣息湧入口腔,男性的火熱圍繞著身體全方位侵入,一根堅硬的異物抵在小腹上,散發著灼燒般滾燙,湘怡的眼睛大睜了一下,然後在這突然的三管齊下的攻勢中,流失了最後一點清明……

腥熱的舌頭第二次侵入了芬芳馥郁的口腔,但不同於第一次蜻蜓點水般的淺嘗輒止,這一次,一進入後便開始了貪婪的攻掠和探索,舌尖在湘怡的牙床、貝齒背面瘋狂地舔舐,然後遇到了主動迎上的來自女神的香舌,試探性地觸碰了兩下後,兩個人不約而同地發出一聲悶哼,與對方糾纏在一起。

絞結、纏繞。男人的粗糙和少女的香滑融為一體,競賽似的與對方做著抵死纏綿,老吳的口水與湘怡的津液,分別從帶著鬍渣和潔白如雪的嘴角溢出,交匯著滴滴滑落。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理智都已完全被情慾征服,四隻手在彼此的身體上胡亂摸索,撕扯著多餘的布料,想要觸碰到火熱的肌膚。

老吳服藥晚一點,還記得此刻還在公司,不能將衣衫扯破,控制住了湘怡撕拽著他襯衫的小手,讓她環住自己的脖子,一面繼續與她深吻,一面去逐個解開她的紐扣。

湘怡已經完全意亂情迷,雙手抓著老吳腦後的頭髮揉搓抓扯,要將男人揉進自己身體一樣用力地按著,小小的香舌被男人粗暴地含吻吮吸,毫不吝嗇地獻上純潔的津液。

老吳解開了湘怡的扣子,將襯衫向兩邊撥開,粉色內衣包裹著的柔軟乳房一覽無餘。

『用腿環著我。』

老吳在湘怡的纏吻中抽出一絲空隙命令道,而湘怡立刻便照做,一雙筆直修長的絲襪美腿環上了老吳的腰,兩隻小腳丫緊緊勾在一起。俏臉向上抬起,追尋著被打斷的激吻的美好感覺,粉嫩的舌頭主動伸進了老吳的大嘴。

『嗯!』

沙發空間太小,老吳肥胖的身體無法施展。他雙手托住了湘怡渾圓結實的臀部,低吼一聲,將輕盈的女神抱起,轉身走了幾步,把她放在了那張巨大的辦公桌上。

這樣的姿勢再也沒法給老吳盡情品嚐女神的身體造成任何阻攔。一將她放下,老吳就擺脫了那條濕滑的舌頭,埋首進入湘怡深邃的乳溝,大口舔舐吸吮起密佈的晶瑩汗珠。

『噢……』

湘怡的頭高高揚起,長髮如瀑布般直垂到桌面上。她主動地脫去了自己的襯衫,雙手繞到背後解開了胸罩的搭扣,兩團高聳的乳房就此再無遮掩。

女神的主動讓老吳受寵若驚,立刻獻上最熱烈的回應。腥紅的大嘴含住右邊的乳頭吮吸輕咬,右手則攀上了左乳,將花生米粒大小的粉紅奶頭捏在兩指之間揉搓捻弄。

『嗯……嗯……好舒服……』

湘怡忘情地呻吟著,挺起胸脯去索求更多。老吳含著乳頭的嘴大大張開,將大團的乳肉吸入口中。淡粉色的乳暈完全消失在嘴唇之間,雪白的軟肉隨著男人的吸吮啃咬不斷變化著形狀,發出滋滋的響聲。另外一邊的乳房也被大手蓋住一半,手指深深陷入,蠟黃的手指和滑膩的雪肉形成鮮明的對比,老吳的用力如此之大,每一下抓捏,都讓人懷疑那吹彈可破的肌膚會在如此暴虐的對待下爆開。

但是這樣的對待帶給湘怡的沒有痛苦,只有波波沖得頭皮發麻的歡愉。她之前交過的男朋友,最親密的行為也不過是隔著衣服去感受這兩團誘人雙峰的輪廓,現在它們第一次被人毫無阻隔地揉捏玩弄,加上春藥霸道的效果,縱然白雪般的肌膚上已被抓出道道紅印,那種痛苦也會自動地轉化成更為激烈的渴求。

滋……滋……

老吳已經不知道偷覷了這對乳房多久,現在終於可以將它們隨意玩弄,不知疲倦地舔吻許久仍然不捨得離開。但是湘怡已經無法忍受情慾的折磨,掩藏在內褲和絲襪中的小穴飢渴地張合,一股一股地吐露著花蜜。她的一隻手無措地扶著老吳的肩膀,向他施加著微不足道的力量,想要將他推向那個渴望被觸碰的私密地方,另一隻手伸著兩根手指含在自己嘴裡,借用大力的吮吸來阻止情不自禁的嬌吟。

『想要了嗎?嘿嘿。』

老吳感受到了湘怡的意圖,卻沒有乖乖地就範,而是抓起她吮吸著的那隻小手,伸出舌頭將上面的津液舔乾淨,然後引導著她把自己的裙擺收攏到腰際,把柔弱的手掌放在女性最引人嚮往的私處,『想要,就自己先安慰一下自己吧。』

『唔……討厭……』

自慰是女性最羞於在人前展示的事情,即使是夫妻之間,要坦然地面對丈夫進行手淫也是許多女人無法接受的事情。可是冰清玉潔的楚湘怡,在春藥的折磨下,僅僅是嬌嗔了一聲,細細的手指就開始隔著絲襪和內褲在陰蒂處撩撥搓弄起來。

『嘿嘿,舒服嗎?』

老吳被這樣的美景吸引,也不再去玩弄湘怡的乳房,而是將她兩條大腿扛在肩上,趴在她雙腿之間僅隔著十幾公分的距離細緻地觀察著女神自瀆的難得畫面。

『嗯……舒服……可是……不夠……』

內褲和絲襪雖薄,可是對於極度渴望著被插入的小穴來說,這樣的愛撫無異於隔靴搔癢。儘管湘怡的指尖已將深肉色的絲襪包芯壓出深深的凹陷,卻仍無法滿足那盼望著被填滿的空虛感。

『想要我幫你嗎?』

老吳使壞地對著小穴處吹了口氣,側過臉在湘怡大腿內側不住舔吻。

『嗯……要……』

湘怡的手指又來回撥弄幾下,不但沒能滿足慾望,身體的渴求反而更加的強烈。

『要的話,要先把你想要什麼完整地說出來哦。』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