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上司下了春藥(上)

(四)

「我被他強姦了。拜你所賜!」

楚湘怡在晚餐還沒開始前就丟出了如同炸彈一樣的這一句話,我的大腦還沒來得及反應那究竟是什麼意思,心臟就已經被活生生撕成了兩半。痛,卻興奮得戰慄。

強姦!拜你所賜!

也許我的內心深處一直在找著各種藉口去否認楚湘怡其實是個蕩婦的可能,所以當這幾個字進入耳朵,那頑固的堅持就立刻歡快地跳了出來,去推翻之前我的種種推想,將迫使這位女神與那個禽獸發生關係的責任扛下。

楚湘怡,不是老吳的情婦,一切都是我害的!我欣喜地發現這個事實,從沒有一刻比現在知道自己犯了彌天大錯更加高興過。

「我聽不懂你的意思。」但是我的嘴上仍在狡辯,這件事情牽扯的種種情況楚湘怡沒可能知道,她怎麼會忽然冒出這樣一句話來?

「聽不懂嗎?」楚湘怡臉上有著濃濃的幽怨:「你為什麼要給我下藥?」

給我下藥?這四個字讓我身體重重一顫,想到了那個從來沒有考慮過的可能性:「那杯咖啡……是你喝了?」

我曾經看過一則有少女長期服用偉哥來治療疾病的新聞,其中並未提及會帶來滋生情慾的副作用,也正是因為知道偉哥對女性沒有與男性相同的效果,所以我才從未想過那杯咖啡其實是被楚湘怡喝下的可能。但是現在回想,小張從未告訴我他給我的就是偉哥,一場惡作劇,他本來也不必花費那麼大的成本,如果我那天加入咖啡的只是普通的催情藥的話……

「願意承認了嗎?」楚湘怡聽到我沒有否認,卻並不開心,反而是豆大的淚珠順著她的眼角滑落:「你為什麼要這樣做?我聽同事說過你喜歡我,所以願意相信你,把你當成好人,以為你至少不會害我。可是,你對我下了藥,又在那個時候出現在他辦公室門口,讓我相信了那杯咖啡沒有問題,如果不是你的話,我絕對不會喝下吳錦泉給我的任何東西的!」

「不!不是那樣的!你聽我解釋!」沒想到那天的事情竟然是這樣子!湘怡說得沒錯,一切都是我害的,可是她還是誤會了我。

「你解釋啊!告訴我你都安了什麼壞心眼,才能做出這種事!」楚湘怡哭得停不下來,淚水沖花了淡淡的眼妝,看起來讓人心碎。

「我……我不是給你下藥,我只是惡作劇而已,只是為了報復吳錦泉,因為他前一天衝我發了脾氣,我真的沒想到會這樣……」我慌不擇言地解釋著,卻看到楚湘怡的眼神越來越冷。

「就是這樣?在面對我的逼問的時候,你就只準備了這麼可笑的謊言嗎?」她的身體因為哭泣和憤怒劇烈地顫抖著:「你想告訴我,你只是開了個沒有惡意的小玩笑,我會被他侵犯全部都是因為巧合?是因為我自己沒做對報表的咎由自取!?」

「不……不是……」面對她的厲聲質問,我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夠了。」楚湘怡歎息一聲:「事到如今,你要怎樣說我都無能為力。我沒有證據,也沒有任何可以制裁你們的辦法,就算把這件事捅出去,受損的也只有我的名譽而已。可是我真的好不甘心……」

楚湘怡的聲音心碎欲裂,每一個字都讓我顫動不已。她抬起頭,用掛著眼淚的雙眼凝視著我:「我只想讓你告訴我,是不是你和他串通好的?我現在只要閉上眼睛,就會看到那天發生的事情,它讓我害怕,甚至讓我想要一死了之。我知道我沒辦法報復,可是至少,我想知道我該恨的是誰。吳錦泉說他是無辜的,說一切都是因為你的咖啡,現在你也說你只是在搞惡作劇,所有的一切,難道都是我的錯嗎!?」

「不是……不是……」我無力地重複著這兩個字,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現在心碎質問的女孩。為什麼?為什麼一次小小的報復行為會發展到現在這個樣子?

「那你告訴我是什麼啊!告訴我是誰的錯好不好?」楚湘怡的情緒已近乎失控,聲淚俱下地向我喊道。

「是我!是我的錯!」我不堪良心的折磨,用盡全力向她吼去:「都是我的錯!我不該在你背後偷偷看你,不該每天每天地想你,被對你的喜歡、對你的幻想搞得魂不守舍,業績越來越差;更不該把這種錯誤歸咎到別人身上,去搞什麼無聊的報復!一切都是因為我才造成的,對不起,湘怡,我對不起你……」

「你……」楚湘怡呆呆地看著咆哮的我,不可置信地說道:「他究竟給了你什麼好處?直到現在,你還要袒護他,把所有的罪都攬到自己身上?」

「我沒有……我沒有……」我頹然搖頭:「都是巧合,一切就都他媽是該死的巧合……」

「劉子成,你演得真好!」楚湘怡憤怒得牙齒都開始打顫:「我看錯你了。你出去,離開我的房子!」

「湘怡,你……」我被她突然的轉變弄得不知所措,究竟她是為什麼一定認為我是和老吳勾結的?

「別叫我湘怡!」我疑惑的話語終於讓她崩潰,她大聲哭喊著,把面前所有的東西都向我丟來。我看著她的手伸進還冒著熱氣的盤子裡胡亂地抓著東西,被燙得通紅,卻依然不依不饒地向我拋灑著可以觸到的一切。

我傻傻的呆愣著,沒有躲避,也沒有說話,看著那個美麗的女孩如同潑婦一般發洩著情緒,最後伏在一片狼藉中哀聲痛哭。我的手指伸出去,卻在觸到她發絲前停下來。

「湘怡,對不起。」最終,我也只有這一句話好說。

「你走吧!」她的聲音從雙臂中傳來:「還是,你也要強姦我嗎?」

我張開嘴,卻說不出話來,沉默地看著她。我知道所有的責任都在我身上,我不能就這樣離開。

氣氛像死一般沉靜,只有湘怡抽噎的呻吟迴盪在空氣中,無比的刺耳。

「滴!」不知過了多久,一聲尖銳的聲音打破了寂靜。我順著那聲音望去,看到冰箱上面的一個布偶中隱隱地透著紅光。而與此同時,湘怡也抬起頭來,臉上是慘白的惶恐。

「湘怡……你在錄像嗎?」

女孩臉上死灰一般的挫敗讓我確定了自己的想法。難怪她沒有報警,難怪她會回去上班,難怪她從一開始就一直逼著我承認我和老吳勾結。這個女孩所有的行為,都是執著地想要一份證據而已。甚至此刻她身上清涼的裝扮,也只是因為做好了讓我再強暴一次的最壞打算吧?

「不,我……我沒有。你走吧,求求你,離開好不好?我不會做什麼對你不利的事的,你離開吧!」

現在的我在湘怡眼裡就是個惡人,偷拍的行為被識破後,她驚惶地後退著,哀求我趕緊離去,懼怕著我做出什麼禽獸的行為。面對這樣的她,我心裡只有心痛,滿滿的心痛!

「我,劉子成,對楚湘怡使用了催情藥物,導致她被吳錦泉強暴,在此對我犯下的罪行供認不諱!」我毅然決然地對著攝像機的方向說出這樣的話,然後轉頭面對錯愕的湘怡:「不管你是否相信我說的話,我都不會逃避我該負的責任。湘怡,告訴我那天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你會認為我和吳錦泉是串通好的?我願意幫你!」

「劉子成,你……」湘怡狐疑地看著我,仍是不敢相信的樣子。

「沒關係,你現在就去把視頻備份,上傳到雲端也可以。我抵賴不了,也不打算抵賴。或者你現在把我綁起來也好,總之,我只想全心全意的幫你,不求能彌補我犯下的錯,正如你所說的,哪怕只是為了你的不甘心,把我扔進牢房也無所謂!」我向她伸出雙手,堅決地說道。

「我……可以信任你嗎?」

楚湘怡向我敘述得很簡略,許多細節她都閉口不談。讓一個女孩親口回述自己被侵犯的過程是很殘忍的事情,但是為了找到任何可利用的線索,我也只有硬起心腸一次次地逼問,狠心地讓我的女神淚如珠玉落滿一地。最後,我終於憑藉著她的講述和自己猜測性的補充,基本明白了那天發生了什麼。

***  ***  ***  ***

「這個小劉,三十多歲了還風風火火的,沒點眼力見。在這工作了八年,連我不愛喝咖啡都不知道!唉……」

聽著老吳的話,楚湘怡只是微微一笑當作附和。在她看來,把工作做好,比起清楚上司有什麼喜好更加重要。不過她也沒有傻到要去和老吳爭究,畢竟眼前這堆報表就已經足夠她焦頭爛額了。

說也奇怪,昨天上報給老吳的報表明明是正確的,可是不知為什麼上傳到公司的總服務器後就紕漏百出,簡直像是被人惡意篡改過一樣。要不是知道總公司的服務器只有高層才有權限去動,連老吳也沒法更改,楚湘怡簡直要懷疑是自己上司在惡整她了。

「啊,對了。湘怡啊,剛看到你在吃早餐才吃到一半,還沒喝東西吧?這杯咖啡小劉端進來後我沒動過,你喝了吧,也省得浪費。」老吳站在湘怡身後一面為她指出錯誤數據,一面有意無意地居高臨下瞥向她的領口。

「嗯,謝謝吳經理。」

湘怡人雖然漂亮,但是並不矯情,吃喝上也不算講究,經常是在樓下買點小吃就當早餐。剛剛一個煎餅果子吃掉一半,這會正口乾舌燥得厲害,想出去拿自己的水杯又不好意思開口,只想著趕緊改完數據就出去了。現在老吳的話正中下懷,她也就沒客氣,端起杯子一下就喝掉半杯。

「慢點喝,別嗆著,沒人跟你搶。」看到湘怡被嗆得小聲咳嗽一下,老吳盯著她起伏的胸口不懷好意地開著玩笑。

「呵呵!」湘怡有點尷尬地笑了一聲,繼續把注意力放回報表上。錯誤的數據不算多,可是每次都在上傳後就失去了修改結果,將工作打回原點,一來二去的,楚湘怡也開始煩躁起來。她並沒有注意到,那股煩躁並不是來自於心理,而是自己的肉體。

老吳看到數據錯誤頻出,似乎十分焦急,臉離顯示器越來越近,手指不斷地伸出指點又收回,自然地,兩人的距離也就越來越近,老吳的手指總是不經意地劃過湘怡的髮絲、頸側和耳垂。

湘怡的手指動得飛快,卻越來越雜亂無章,有時甚至在錄入階段也會忙中出錯。她只當是工作首次遇上麻煩帶來的慌亂造成,但也開始沒法忽略老吳說話間呼出的熱氣一股股地拍打在後頸,讓她的身體不由自主地跟著戰慄。

「湘怡,你看這裡是不是有問題?」老吳俯下身子,手指指向顯示器某處,臉直接面對著湘怡說道。他的嘴離湘怡的耳朵只有大概五公分的距離,這一次不知是否有意,呼出的氣息十分粗重,一股熱流直鑽耳孔。

「嗯……」湘怡渾身不受控制地抖了一下,一口氣差點沒喘上來。趕緊微微側過頭避開了老吳的第二波氣息。

老吳並沒有乘勝追擊,又若無其事地站直了身子,彷彿沒聽見湘怡漏出的那一聲低吟。

湘怡暗叫一聲還好,把目光聚焦在老吳所指的地方。那裡確實有一處錯誤,湘怡移動鼠標點擊,然後敲擊鍵盤。剛剛的一下刺激讓她心率不穩,手指有點發顫,一不小心又敲錯了。

「別著急,累了就歇歇。」老吳和藹地拍拍湘怡的肩膀,手指趁機在她的肩胛骨上不輕不重地捏了一下。

「唔……」湘怡羞得恨不能找條地縫鑽進去。不知道為什麼,只是上司對下屬十分正常的關心,卻讓她小腹起了反應,那一捏之間,好像一簇火苗在身體裡騰一下燃起,她根本猝不及防就嬌吟出聲。

「怎麼了?」這次老吳沒有假裝聽不見。

「沒……沒什麼。」湘怡紅了臉,低垂下頭:「應該很快就弄好了,不用休息。」

「你啊,脾氣倔得很,和我女兒一樣。」老吳笑了一下,手指從湘怡頭頂順著髮絲撫下:「她比你小不了幾歲,不過我已經很久沒見她了。」

老吳有個女兒,離婚時判給了前妻,現在在國外定居,這事大家都知道。他的動作雖然有點唐突,可是如果是出自一個想念女兒的父親的身份,湘怡也就沒法說什麼。

撫摸頭髮雖然不是對敏感帶的挑逗,但是後腦被溫柔觸碰,自然而然地會生出一種慵懶的舒適感,可以起到讓人安心的效果。湘怡體內燥熱,在這一下撫摸之中竟然不自覺地閉了一下眼睛,像是貓咪被主人愛撫一樣。

「吳經理,還是不行,是不是服務器的問題啊?要不打電話問一下總部?」數據上傳後修改再次無效,湘怡挫敗地垮下肩膀。

「嗯,好。」老吳拿起手機,撥了號碼,然後放到湘怡耳邊:「你來跟他們具體解釋一下吧!」

「我……我自己來。」老吳幫湘怡舉手機的動作沒有收住,手指連同屏幕一起直接貼到了湘怡的臉上,指尖立刻感受到來自那張已經通紅但主人卻不自覺的臉頰的滾燙。

「嗯……」老吳鬆開手,指尖又無意地擦過了湘怡的耳垂,清晰地感覺到湘怡又抖了一下。湘怡卻沒有說什麼,自己拿著手機聽著那頭傳來的「嘟嘟」聲。

「沒人接聽。」等到電話自動掛斷,湘怡無奈地把手機還給老吳,卻在對方伸手接過的時候又被在手背上撫摸了一把。

「再試一遍吧,這報表上面要得挺急的。」不給湘怡說什麼的機會,老吳便發號施令。

「好吧!」湘怡無奈地應道。男人幾次三番地撩撥,彷彿讓她體內積攢了滿腔的熱氣,想要從每一個毛孔釋放出來。雖然未經人事,但湘怡也是個發育成熟的女孩子,知道情慾是怎麼一回事,現在的自己,已經是非常明顯地發情了。

毫無意外地再次失敗。這期間,老吳始終都保持著伏在湘怡身邊的姿勢,看著她一步一步完成操作,雖然兩人沒有直接的身體接觸,但是雄性味道十足的火熱氣息不斷地侵襲著湘怡的面頰、脖子、耳朵等處,折磨得湘怡好幾次都差點叫出聲來。

而且,湘怡能清楚地感受到老吳的目光正聚焦在自己的胸口,雖然襯衫鈕扣扣得十分嚴密,但坐姿下衣料的彎曲總會造成些許縫隙,如果男人的眼光從那裡偷偷溜入,一定可以直接看到自己的內衣了。

她猜測得沒有錯,此刻老吳的眼睛就正盯著湘怡粉色胸罩的蕾絲花邊,雖然礙於角度看不到更多東西,但那一抹粉紅已經是太多男人想看而看不到的美景。時間還多,他並不急於此一時。

被男人火熱的視線灼燒,湘怡已經感覺到有一股液體正從自己的下身悄悄滲出,她用此刻的狀態下能做到的最快速度又完成一次修改,卻還是沒辦法改變重復了不知道多少次的結果。

這時,老吳的手再次搭上了她的肩膀:「別灰心,慢慢來,我幫你捏捏。」這次的手掌並沒有立刻拿開,而是握著湘怡的兩個肩膀輕輕地揉捏起來,手指更是沿著鎖骨輕柔地摩擦,每一次,都好像要順著精緻的弧線直接探入領口般讓湘怡的心提到嗓子眼,卻又在觸到鎖骨末端後俏皮地折返,然後再重複。每一次,都比上次的行進更加遠那麼一點點。

「呃……」湘怡想要出聲阻止,一開口卻發出一聲嬌吟。

「痛嗎?」老吳關切地問道,減輕了一點力度,手掌移到肩胛骨輕輕按壓。

「不是……嗯……」勉強說出兩個字,老吳的手指卻沿著脊背兩側的邊緣下滑,一直摩擦到柔軟的腰肢,在兩個腰窩處按了一下,讓湘怡的抗拒又變成了撩人的輕哼。

「坐太久了,這裡很僵硬啊!」老吳微笑著說,好像一個專業的按摩師一樣屈起手指,用指節頂著湘怡的腰窩重重按下去。

「啊……」疼痛和舒適的感覺交錯混雜著侵襲了快感神經,湘怡忍不住輕叫一聲。

「痛是正常的,稍微忍耐一下,對你有好處。」根本不讓湘怡有機會說出拒絕的話,老吳的指節再次頂入。這次用的力道更大,湘怡的小腹都被他頂得向前挺起,身體也隨之向前傾,飽滿的胸脯擠在辦公桌的邊緣上。

「啊……」大理石桌面的冰涼透過薄薄的布料直接傳導在兩顆已然挺立的乳頭上,腰部傳來比上次更加火熱強烈的刺激,冷與熱的交雜從上下兩處匯聚,在湘怡體內發生激烈的碰撞,湘怡仰頭發出了更大聲的呼喊,但聲音只發出一半,就被老吳的大手堵住了。

「噓~~小聲點,被外面聽到,還以為我在對你做什麼事呢!」老吳的手掌緊貼著湘怡的唇瓣,感受著那裡的柔軟,嘴上開著輕薄的玩笑。

「吳經理,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間!」湘怡已經無暇去追究自己的身體出了什麼問題,她只知道再在這裡多呆一分鐘都可能會鑄成大錯,唯有拼盡全力說出一句完整的話,急促地站起身來掙脫老吳的手就要逃出去。

可惜,一上午的久坐,再加上全身各處傳來的酸麻,湘怡還未能站穩,小腿就一軟,高高的鞋跟無法維持平衡,少女的身體向男人的懷抱倒去。

「小心!」老吳哪可能放過這佳人主動投懷送抱的機會,雙臂張開就將湘怡的嬌軀摟進了懷裡,一隻手托住她柔軟纖細的腰肢,另一隻手則從腋下繞過,不知是慌亂中放錯地方還是有意為之,大大的手掌牢牢地覆蓋住了湘怡一邊胸部,而中指的指腹剛好按在了湘怡的乳頭部位,一經接觸,便用力向下壓去。

「啊……唔……」湘怡的驚叫只維持了半秒鐘,嘴唇就被老吳含進了嘴裡。男人的眼睛近在咫尺,目光中流露著責怪的意味:都讓你小聲了,你還叫!

湘怡只覺得一條粗糙的舌頭帶著罌粟般的讓人迷亂的味道伸進了口腔,小腹一緊,一股熱流泂泂而出,渾身再也提不上一絲力氣的她,完全地癱軟在男人的懷裡。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