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上司下了春藥(上)

(三)

「昨天楚女神和老吳的關係,差不多是公開了!」

聽到這句話,我的大腦一下子就變得空白!楚湘怡和老吳有什麼關係!?

「我還以為你知道了這事,心灰意冷所以要辭職呢!」小陳神秘兮兮地繼續道:「昨天早上楚女神不是被老吳叫到辦公室去了嗎?沒一會你和張哥就走了,所以不知道她可是在裡面呆了足足一天,午飯都沒出來吃!」

「不……不對!」我在心裡面大叫著不可能:「昨天楚湘怡是在裡面弄報表啊,我看見了的。」

「嘿嘿!那這報表弄的動靜可夠大的,絲襪都弄沒了。」小陳擠眉弄眼地笑道。

「怎麼可能?昨天湘怡穿的是肉色絲襪,你是不是看錯了?」我沒法相信他說的話。我走的時候,辦公室裡的兩個人明明還很正常,咖啡也沒喝,怎麼可能進展到那一步!

「切!你以為全辦公室就你一個人天天盯著楚女神的腿看?我一個人看錯,難道那麼多人都看錯了?」小陳撇撇嘴:「再說了,昨天下午時候兩人可是一起出來的。老吳攙著楚湘怡,看楚女神那腳步,分明是腿軟得都走不了路了!整整一天啊,嘖嘖……」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我完全說不出任何的話來。原本以為可以放心地離開,可是,為什麼會發展成這樣?我不相信湘怡和老吳會有什麼關係,一定是後來老吳把那杯咖啡喝了!所以,是我害了楚湘怡嗎?

「我說大哥,咱倆老呆在別人公司門口算什麼事啊?趕緊上班去啦!」

電梯再次停靠,小陳不由分說地拉著我走進去,隨著其他幾個同事一起升到二十四樓。雖然大家都只是簡單地打了招呼,但我感覺得到,他們看我的目光和遇見小陳時候一樣,都是那樣怪怪的。也許,他們都是抱著幸災樂禍的心情在看一隻眼睜睜看著天鵝飛走的癩蛤蟆吧!

是我害了楚湘怡,親手把自己的女神送給別人玷污了!我被這樣的念頭壓抑著、折磨著,渾渾噩噩地走進辦公室。楚湘怡的座位空著,老吳的門也關著,我麻木地環顧四周,看到小張已經坐在桌前。

「小張,你跟我出來一下。」我衝他喊了一聲,他抬起頭,表情複雜地看了我一眼,沒說話,站起身走過來。

安靜的樓梯間裡,我們各自點了根菸,我還不知道該問些什麼,他卻已主動開口:「劉哥,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我聽他們說了。」小張狠狠地吸了口菸,揉了揉頭髮:「我也知道你在想什麼,剛才,我一直在想這事。」

「……」我不知如何回應,沉默地抽菸。

「要我說,這事雖然咱倆都脫不了干係,但是,也怪不到我們頭上。」他看我不說話,又接著說道。

「怎麼他媽不怪?老子下的藥,讓湘怡被老吳給吃了!」我情緒激動,聲音有點大,小張連忙打手勢讓我噤聲。

「剛我找了幾個同事仔細問了一下。昨天,咱倆走了以後,楚湘怡雖然一直沒出來,但是屋裡也沒傳出什麼動靜。」小張抽得很快,幾口就把菸吸得只剩一小半:「老吳的房子那麼近,但凡楚湘怡掙扎一兩下、喊一兩聲,外面都能夠聽到,可是他們說昨天什麼動靜都沒有,所以我覺得,老吳未必就是使用強迫的手段。」

「你的意思是……」我聽出他話裡的意思,那個讓我最不願意承認的意思:「楚湘怡是自願的?」

「嗯!」小張點點頭:「我覺得,也許他倆關係早就有了,只不過老吳體力不行,每次楚湘怡進他辦公室時間都不長,大家也就都不懷疑。但昨天老吳吃了藥,那個的時間特別久,所以才漏了餡。要真是強迫的話,現在咱辦公室應該已經有警察在調查了吧?」

儘管不願意,但我也不得不承認他說的話有道理。可是,楚湘怡,那個我偷看了那麼久的女生,從來沒有一分一秒會讓我覺得她是個會去搞這種枕營業的女人啊!

「劉哥,聽我一句勸。」小張把菸蒂扔在地上踩滅:「雖然這事是咱倆弄出來的,但是目前也沒人懷疑。你是要走的人了,犯不著再節外生枝,如果楚湘怡真是那樣的女人,她也不值得你為她做什麼。而且,說句不好聽的,那樣級別的女生,不是咱們這種男人能染指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這麼過去吧!」

就這麼過去嗎?如果我的舉動並不是害了楚湘怡,而是只是誤打誤撞地揭開了她和老吳不為人知的關係的話……也許,就只能這樣過去了吧!可是,我偷偷喜歡了那麼久的女神,不應該是那樣的人啊!

我沒再和小張說什麼,頂著同事們的奇異眼光沉默地走回辦公室,然後,失落地盯著側前方那個空蕩蕩的座位發呆。

整整一上午,楚湘怡沒來,老吳也沒來。

中午時候小張拉我去吃飯,他倒是恢復得神速,一副若無其事的表情,可是我依舊邁不過心裡那道坎。跟他說沒胃口拒絕了邀約,他聳聳肩和別人一起離開了,一時間,辦公室裡只剩下我一個人。

財務的隔間沒有鎖,我又盯了那張椅子一會,彷彿被什麼力量驅使著,緩慢地站起身,像一隻幽魂,一步一步地向那裡靠近。那是我一直想去卻不敢去的地方,這是第一次,我站在這裡,彎下腰,伸出手,一點一點撫摸著楚湘怡坐過的椅子。沒有體溫,只有冰冷的皮革。

她的桌上有一個小小的相框,裡面是她穿著畢業裝,戴著黑框眼鏡,站在大學門外張開雙臂,露著陽光般燦爛笑容的美麗容顏。我的指尖撫過那張笑臉,怎樣也沒辦法把這個散發著朝氣的女生和那個與上司在辦公室偷情的楚湘怡聯繫起來。我仍然沒辦法相信她會做那樣的事情。此刻,我倒寧願是因為我下藥的行為導致她被老吳強暴,也好過現在一尊完美的女神雕塑在心裡片片崩落的感覺。

「吱呀~~」忽然的開門聲讓我嚇了一大跳,本能地後退一步與楚湘怡的桌椅拉開距離,然後才轉頭望去,正看到老吳的腦袋從他辦公室裡伸出來。這傢伙竟然一直都在裡面!

「小劉?沒去吃飯?」老吳看到我也是一驚,不過立刻堆起笑臉。

「沒有。」我訕訕地從財務室走出,沒有解釋自己為什麼會在裡面,老吳也沒追問。

「……」

計劃外的相遇,誰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沉默良久,我下定決心開口:「吳經理,我想辭職!」

其實我有很多話想問他,但是我不敢,我不知道如何開口,也不知道自己有什麼立場去問那些事情。現在的我只想逃開,逃開我內心深處的那一股懼怕,懼怕在那扇沒有完全開啟的門後,有我的女神楚湘怡。

「辭職?進來說吧!」老吳楞了一下,隨即把門完全打開,裡面沒有別人。

「為什麼?因為我衝你發脾氣?可是昨天咱們不是都說好了嗎?」一坐下,老吳就開始問我。

「沒什麼,只是覺得自己可能不適合這份工作而已。」我垂下頭,為沒有看到楚湘怡而心安,可是立即又想到即使沒有親眼看到,也不能否認昨天在這裡發生的事情,心情便又酸楚起來。

「哦?幹了八年才覺得自己不適合,這反射弧可有點長啊!」老吳與我打著哈哈,但看到我完全沒有要笑的意思,便停止了無聊的玩笑:「應該還有其它原因吧?」

「沒有了。」我搖頭。

「嘿!年輕人,真不誠實。」老吳笑了一下,從桌上拿起菸,扔給我一根:「估計今天早上辦公室裡有不少流言蜚語吧?關於我和湘怡的。」

「……」我抬起頭,默默看著他。

「唉,看來是沒錯。」老吳把菸點上,搖搖頭:「屁大個事,鬧成這樣。」

「吳經理,您和楚湘怡……」我還是忍不住開了口。

「怎麼?」老吳應該已經聽出我的意思,卻故作不懂,噴出的煙霧後面,是一張帶著促狹笑容的噁心老臉。

「她是你的情婦?」我咬咬牙,問出這句話。

「噗……」老吳又吐出一縷細細的煙,吹散了面前濃濃的霧:「小劉,我希望你明白,這是我們的私人事情,不需要向你交代。而且,我和湘怡都是單身,情婦這個詞,重了。」

「我明白了。」他含糊其辭,卻明白無誤地向我承認,我已沒有半分僥倖。

「我知道你喜歡湘怡,」老吳又說:「不過感情這種事勉強不來。如果你是因為我和湘怡的關係而提出辭職,我必須說,你不夠成熟。每間公司都會有讓人垂涎的美女,如果你只是因為得不到就選擇逃避,這真是十分不理智的行為。」

「吳經理,謝謝您的金玉良言。」他的話我一個字也不想再聽:「不過,我已經考慮清楚了,我要辭職!」

「唔……」老吳盯了我一會,笑起來,把桌上剛開封的一包軟中華丟向我:「拿著吧,沒工作了,能省一筆是一筆。」

「謝謝。」我把菸接下來,塞進兜裡。

「這兩天湘怡不太舒服,可能不會來上班。你最好能等一等,等她來了給你結工資。」

哼哼,關係一公開,就開始名正言順地享受起特殊待遇了嗎?我的心裡一陣抽痛,壓抑著想要把桌上的菸灰缸甩向老吳的衝動。

「我想,反正我也沒什麼工作要做,不然等楚湘怡上班了,我再過來辦手續吧!」我不想再多呆下去,一面說著一面站起身。

「也好。」老吳依然靠在他的老闆椅上,沒有要送我的意思。我也沒再說什麼,聳聳肩膀,轉身開了門。

「對了,小劉,好歹你也在我手下幹了這麼久,有個東西給你聽一下。」門快要關上的時候,身後響起老吳的聲音,我轉過身,透過門縫看他。他在電腦上點了幾下,然後,一聲動聽的嬌吟從音箱中流出。

「嗯……輕一點……慢一點……太深了……」

我沒有聽過哪個女孩說這句話,但我可以輕易地分辨出她的聲音。這聲淫浪的叫床,毫無疑問是楚湘怡發出的。

「砰!」門在我身後鎖上了。

我沒有聯繫任何人,也沒有收拾辦公桌,像條被人打斷了脊樑的狗,低著頭一路慢慢地走著,走出辦公室,走進電梯,按下按鈕。

剛進公司時候,人事部的經理曾指著電梯對我們說:「當你們踏入這裡,每一層指示燈的亮起,都代表著你們的人生又上升了一個階梯。二十四,是你們目前的終點,也是你們未來的起點,我希望有朝一日,你們能以這裡為基礎,上升到更高的高度!」

時隔八年,我從這裡離開,人生,伴隨著每一層的指示燈跌入谷底。

老吳給我的軟中華被我一口氣抽完,混合著濃烈的劣質酒一起灼燒著我的心肝脾肺腎。兩天時間,我沒有找任何人,也沒有任何人找我。在那個小小的房間裡,我一遍又一遍麻醉自己,只是,哪怕吐乾淨胃裡所有的東西,也吐不掉那份如蛆附骨的痛楚。在辦公室裡偷窺楚湘怡的時候,我也從沒想過原來我已經對她用心到這種地步。

第三天早晨,我接到了一個陌生的手機號碼的來電。

「喂!」兩天沒有說過一句話,我的嘴唇幾乎已經黏在一塊,用了好大力氣才發出一聲沙啞的聲音。

「劉哥你好,我是湘怡。」電話那頭的語音傳來,甜美如昔。

『嗯……輕一點……慢一點……太深了……』幾乎是一瞬間,我的腦海裡就又響起這一句呻吟。

「劉哥?」楚湘怡在那邊不確定地催促了一句。

「嗯,不好意思,我在。」我盡量讓自己聲音平穩,淡淡地回答。

「嗯,不好意思,耽誤你這麼久時間。我已經上班了,今天有時間的話,你可以來辦理離職手續了。」她娓娓說著,頓了一下,又繼續道:「還有,如果方便的話,晚上可以一起吃個飯嗎?」

楚湘怡約我吃飯!如果換在以前,我大概已經激動得跳了起來。可是現在,我的腦子裡還有她的叫床聲,於是我只是淡淡地回答:「為什麼?」

「也沒什麼。同事一年多了,一直也沒一起吃過飯,現在你要離開,覺得還挺捨不得的。」她說。

她說捨不得我。

「在哪裡?」面對「捨不得」這三個字,我一遍遍咬牙,卻終究沒法拒絕。

「來我家吧,我做飯給你吃。」她彷彿鬆了口氣:「地址我短信給你。」

「好。」

***  ***  ***  ***

才不過短短兩天,再進公司,已經有了恍如隔世的感覺。楚湘怡依舊是明艷照人的裝扮,看不出什麼異樣的神色,辦理手續的整個過程她都十分沉靜,絲毫沒有提及晚飯的事。如果不是離開的時候她悄悄地跟我說「晚上八點,我在家等你」,我幾乎以為早上後半段的電話是我的幻聽。

小張不在,應該是出去接客戶了。老吳送我到門口,同樣對那天的事隻字未提,只是臉上的笑容帶了許多曖昧。

我出門,抱著手裡的箱子拐進不遠處的小巷,把所有東西都賣進了廢品收購站,然後站在路邊無所適從。

離晚上八點還有很久的時間,我站在那裡,仰望著高高的寫字樓,一層一層數到二十四,看著那小小的窗戶,想像著楚湘怡現在在做什麼,是否和我一樣在為了晚上的約會而惴惴不安?老吳又在做什麼,是否還是鎖著門,欣賞著他和公司女神的性愛視頻?又或者,兩人現在是否根本就在一起……

我沒辦法再想下去了,掏出手機給小張打了個電話。辭職以後,還沒有正式向他告別過。

「劉哥,怎麼了?」電話那頭很吵,充斥著汽笛的轟鳴聲,他似乎是在鬧市區。

「沒什麼,就跟你說一下,我今天回來把手續辦了,沒見到你,跟你招呼一聲。」事到如今,也只有小張的聲音能讓我感受到一絲溫暖了。

「哦哦哦!你怎麼今天來了啊?我這會在外面呢!」小張楞了一下,責備起我來:「提前也不打聲招呼,還想再和你好好吃頓飯呢!」

「沒關係,我只是辭職,又沒有死,吃飯的機會多呢!你忙工作要緊。」

我與他開玩笑,聽筒裡卻傳來一陣「嘶嘶」聲,然後斷了線,再沒打來。我又撥過去,暫時無法接通,應該是他進了沒信號的地方了。

等了一會,他沒有打回來,我整了整兜裡的現金,想著第一次和楚湘怡一起吃飯,還是到她家去,禮貌上應該帶點禮物,於是拐進了一家商場。但是東西太貴了,如果是以前,我願意為她破費,可是現在,我只買了點水果。

七點五十五分,我按響了楚湘怡家的門鈴。

「劉哥來了,快請進。」

在見到她之前,我很擔心來給我開門的是老吳,還好不是。

不在公司,湘怡的打扮也很隨意,長長的頭髮用髮夾夾在腦後,身上穿了條粉紅色的全身圍裙,兩條裹著黑色絲襪的纖細美腿從下擺伸出,小腳丫踩在卡通塑料拖鞋裡。要不是肩膀上可以看到兩條白色肩帶,我差點以為她身上除了圍裙和絲襪別無它物。

我低下頭去,玄關裡並沒有男士用的拖鞋,不知是否該脫了鞋子進去。她看到我的舉動,忙說了句「不用換鞋了」,接過我手中的袋子。

「劉哥你稍微坐一下,我再炒個菜就好了。」廚房裡傳來油熱的「呲呲」響聲,楚湘怡招呼一句後匆匆跑去,她轉身之後我才發現她上衣穿的是一件白色的吊帶,漏出雪白的肩膀和一大片光潔的脊背;下身是一條很短的牛仔熱褲,褲腿處差不多可以直接看到臀部隆起的邊緣;裡面的黑色褲襪上繡著淡淡的花紋,為一雙筆直的長腿增添著神秘的誘惑。

即使一遍遍地提醒自己她已經不是那個讓人膜拜的女神,可是,楚湘怡依然對我有著該死的致命吸引力。

我在心裡嘲笑了自己一聲。一個願意被老吳隨意狎玩,甚至可以留下錄像來供他消遣的女人,我卻在對著她的背影吞口水。

我走進屋,在沙發上坐下。房子不大,但收拾得十分整齊,茶几上已經擺了幾盤家常菜,沒什麼名貴的食材,不過做得很精緻,聞起來也很香。

對一個單身漢來說,桌上有飯菜,房裡有美女,是夢寐以求的生活,更不必說飯菜是這樣令人食指大動,美女是那樣出塵脫俗。不得不承認,拋開甘為情婦這一點,楚湘怡確實堪稱完美。

又坐了一會,湘怡端著盤子出來,拖了單人沙發在我對面坐下。說實話,我是第一次到女同事家裡用餐,雖說心裡複雜得很,但表現上只要侷促兩字就可形容。而湘怡看起來也並不自然,飯菜上桌,她卻沒有要邀請我動筷子的意思,只是咬著下嘴唇發呆。

我知道她會請我來一定是有話要說,可是究竟是說什麼呢?她和老吳的關係已經算是公之於眾,無論是要我保密還是要對我坦承都已經是多餘,況且她也沒有主動向我交代的必要。

那麼,難道真的只是捨不得一個即將離開的同事?我自認沒那個魅力,偷窺她一年多也沒見她回過一次頭,若這樣也可以捨不得,大概我家樓下居委會大媽退休我也該大哭三聲。

「啪!」湘怡像是終於下定了決心,把手上的筷子扔在桌上看著我。我亦抬頭看向她。

「我被他強姦了。」她終於開了口:「拜你所賜!」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