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上司下了春藥(上)

(二)

徐婉也在,這種事情我不可能當面就答應,僅是沉默著把手機還給小張。又喝了一會,酒足飯飽,我倆說話也開始大舌頭,徐婉看時間不早,結了帳。

平常我喝了酒總是睡得很快,但這天晚上我卻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腦子裡一直想著那條段子,越想,越覺得靠譜。

其實就算真給老吳下了藥也沒什麼意思,最多就是讓他躲在辦公室擼幾管,幫助他在前往腎虧的道路上加快一點步伐,但對於我這種小人物來講,這可能是我唯一能自我安慰的解氣方式。

但是偉哥這種東西我沒接觸過,聽說很貴,囊中羞澀的我,還真犯不著為了跟老吳置氣去餓肚子。那普通的春藥呢?行倒是行,不過我也沒處去買,買到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還不如下瀉藥!我忽然想到這一點,想像著老吳在廁所里拉到站不起來的樣子應該也挺解恨,成本也低。嗯,這個想法不錯。我帶著這樣的美好幻想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早上我還在計劃著這事,昨天是喝了酒頭腦發熱,現在清醒了又開始去仔細地考慮可行不可行。要是老吳喝了我給他的咖啡立刻拉肚子,他肯定會懷疑我,到時候被他教訓事小,真鬧到司法上可就嚴重了。酒壯慫人膽,可惜昨天喝的酒勁太小了點,我的膽色在走到公司門口時就已經差不多完全消退。

還是老老實實辭職算了。我在辦公桌前坐下,趁著楚湘怡還沒來,我能靜下心對著電腦搜索辭職信應該怎麼寫。

小張這時到了公司,瞅了一眼我的電腦屏幕,不著痕跡的把一個小紙包塞進我手裡,「哥,我可就能幫你到這了,自己用還是給那老傢伙用你自己決定。」他若無其事地坐下,開機,整理桌面,小聲向我嘀咕。

他媽的!我的心思又活動起來。

我去了趟衛生間,把紙包拆開,裡面是一顆藍色的小藥丸。我沒見過偉哥,不過聽過十幾年前的那首很火的《最近比較煩》,裡面唱的就是這樣子的。小張這小子倒是肯為我花本錢,看來他對老吳怨氣也不小。

將藥丸收好,我洗了把臉,甩著手上的水往外走,拐出衛生間的時候聽到一聲小小的驚叫:「啊!」

站在我面前側臉躲避的美女,是楚湘怡。她仍是一身灰色套裝,白襯衫,今天穿的是肉色絲襪,一雙小腿在燈光下反著柔和的光,看得我想吞口水。

「劉哥早。」湘怡見是我,小手在臉上擦了一下,打了聲招呼。我立刻反應過來剛才那聲驚呼是因為我把水甩她臉上了,連忙道歉。

「沒事。」她溫柔地笑起來:「昨天吳經理跟你發脾氣了吧?咱們這個月銷售總額有點下降,他肯定心情不好,你別往心裡去。」

「嗯,謝謝。」我點頭示意,從她身邊走過,呼吸了一大口她身上的香氣。

我喜歡她的溫柔和為人著想,但是我不喜歡她替老吳說話,更不喜歡她話語中流露出的那股子認為老吳拿我撒氣是理所當然的意思。雖然我確實一無是處,但男人該有的敏感的自尊心還是有的。

在這一刻,我終於下定了決心。

老吳今天到得有點晚,但還好在我決心潰散之前出現了。這期間我已經偷偷將那顆藥丸壓成了粉末,看到他進辦公室,又耐心地等待了五分鐘,我站起來,倒了杯咖啡,把粉末加了進去。

「進來。」敲門之後,裡面傳來他的聲音,我的心怦怦直跳,深呼吸了幾下才推開門。

「吳經理。」我向他招呼。

「有事?」老吳狐疑地看著我,平常除了他召喚,我是死也不會進這裡一步的。

「吳經理,昨晚我想了一夜,覺得實在是有愧於您這些年的栽培,所以今天一大早就來向您表個決心。」既然決定報復,辭職的話就不能現在說。我走上前去,把咖啡放在他桌上:「這是給您倒的咖啡,希望您能不計前嫌,再多給我次機會,以後我一定更加努力。」

「唔。」老吳把咖啡端到面前,手指在杯子把手上摩擦:「你能有這份心最好。在公司幹了這麼久,我知道你也不容易,昨天我也有不對,不該衝你發那麼大火。這樣吧,這個月的基本工資就暫時不扣了,給你記上,要是下個月還沒起色再一起扣。」

「真是太謝謝您了!」聽到這話,我真有點後悔搞什麼報復,看來這老傢伙還是有點良心的。不過,到了這時候說什麼也太遲,我悄悄期待他一失手把杯子摔在地上,那我也不必有什麼內疚了。

「沒什麼事你就先出去吧,好好工作!」老吳看我還呆立在原地,下了逐客令。我也沒什麼再留下來的藉口,應諾著出了門。

「喝了嗎?」我一坐下,小張就湊近問道。

「還沒。」我搖頭。畢竟我端進去的咖啡是滾燙的,老吳就算要喝也得等一會。我開始盤算著有沒有辦法把它再要回來,但是哪有什麼辦法?我坐立不安了十幾分鐘,一點轍也想不出,咖啡涼得快,估計現在已經到了能喝的程度了。

「楚湘怡,你昨天交上來的報表好像有點問題,進來我辦公室一下!」這時候老吳拉開門,探頭喊了一聲。我和小張同時扭頭,在彼此眼中看到一抹震驚。

「哦!」湘怡正在裡面偷偷吃早餐,嘴裡全是食物,被老吳嚇了一大跳,同時臉上也露出疑惑。公司的報表向來簡單,對她來說根本是小菜一碟,上手以後從沒出過差錯,而且報表昨天老吳就審過了,怎麼今天又忽然有問題?

楚湘怡不知道老吳現在的狀態,我和小張可清楚得很。此刻我心裡就倆字:糟了!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之前給老吳修過電腦,知道他硬盤裡存了不少AV,我本來料想他喝下咖啡後一定是在辦公室擼到腳軟的,可是,我偏偏沒想到他會把楚湘怡叫進去。雖然我知道楚湘怡對老吳不會有什麼,可是進了那間辦公室,獨自面對一個大男人,憑她一個嬌滴滴的小姑娘,老吳要真想拿她怎麼樣,她反抗得了嗎?

我知道老吳本質上也挺慫的,不然也不至於公司那麼多美女,他到現在也沒得手一個。但是,酒壯慫人膽,性慾呢?現在那個狀態下的他,真的能忍住不對楚湘怡用強?敢把湘怡叫進去,就等於已經給了我答案吧!

「沒事,劉哥,就在辦公室,大喊一聲誰都能聽見,老吳能幹出什麼來?」小張看出我的擔心,湊過來安慰我。雖然他說得在理,但我還是悔青了腸子。就是我他媽要搞什麼報復,才會讓我的女神在那個小小的空間裡獨自面對一頭吃了春藥的色狼的!

楚湘怡進了辦公室,關上門後,再沒傳來什麼動靜。我渡秒如年地盯著那扇門,希望她可以像往常一樣,幾分鐘之後就走出來,什麼也不會發生。可是今天這該死的時間似乎過得特別慢,慢到像靜止了一樣,足足十分鐘,門把手也沒有再次轉動。

不行,我得把她救出來!我開始苦苦思索有什麼藉口可以再進老吳的辦公室一次,匯報業務?我他媽很久沒做過業務了!再表一次決心?我才出來不到半小時!不行不行!怎麼辦?怎麼辦?

我算是第一次體會到了熱鍋上的螞蟻是什麼感覺,心焦得只想現在就走過去一腳把門踹開,把自己的女神從魔掌裡帶出來。

「張哥,有人找!」正在這個時候,門口桌子的小妹喊了一聲,大家的視線都被吸引過去,只見一個精神的中年男人站在那裡正四處張望。

「是我客戶。」小張跟我說了一句,站起身向那男人大聲招呼了一句:「高大哥,這裡這裡!」離開座位向他走去。

「嘿,小張,你們這地方可真難找!」姓高的客戶回應著向這邊走來,跟小張握了手:「上次跟你談過,覺得你們那個室內循環系統挺不錯,考慮給我們小區引進,今天特意來想到樣版間裡去看看,有時間嗎?」

「有!當然有!」小張滿臉堆笑:「樣版間就在這不遠,我立刻帶您去看。不過這方面我可不算專家,劉哥是我師傅,對我們的系統瞭解得比我更清楚,我們兩個一起陪您過去。」

小張說著,指著我向對方介紹,同時衝我擠了下眼:「劉哥,你去跟吳經理打聲招呼,咱一起陪高大哥去看看,你給他好好講解講解唄!」

我靠!這小子!本來我還不知道他葫蘆裡賣的什麼藥,沒想到這傢伙腦子轉得那麼快,就勢給我提供了個進入老吳辦公室的機會!

「好咧!」我爽快地答應了一聲,沖高先生微笑一下,快步走向老吳的辦公室。

表面鎮定,可我心裡早就被不知道多少爪子撓出花了。走到門口,我也沒敲門,直接去扭把手,出乎意料的,門竟然沒反鎖!

「你看,這裡、這裡,還有這裡,都有問題。」

辦公室裡的畫面和我想像中不太一樣,楚湘怡在桌前正襟危坐,手裡拿著報表,目光隨著老吳的手指在顯示器上來回移動。老吳站在她身邊,雖然離得比較近,但還沒有達到男女授受不親的程度,臉上的表情也很凝重,似乎是報表真的出了大問題。

而在他們面前的桌子上,那杯咖啡依然滿滿的,裊裊地冒著熱氣。沒喝!老吳沒喝咖啡!我在一瞬間將滿天神佛全都感謝了一遍,欣喜得差點哭出來。

「小劉?怎麼回事,冒冒失失的,進來也不敲門!」兩人被我突然開門嚇了一跳,老吳面色不悅地責問。

「那個,我……我陪小張去帶個客戶,來跟您打個招呼。」我的處境比較尷尬,楚湘怡的視線就落在我臉上,我不想在她面前表現得不堪,更不想當著她的面被老吳罵一頓。

「哦,這種小事還專門來匯報一下,去吧去吧,多跟小張學學!」老吳不耐煩地揮揮手,沒再說什麼。但這話聽在我耳朵裡很不是滋味,七年前小張第一次上班時,老吳把他帶到我面前,跟他說「多跟小劉學學」,現如今,一樣的話,卻完全換了身份。

我退出了老吳的辦公室,輕輕帶上門。畫面消失的瞬間,我聽到老吳跟楚湘怡說:「這個小劉,三十多歲了還風風火火的,沒點眼力見。在這工作了八年,連我不愛喝咖啡都不知道!唉……」

媽的!我活了三十二年,第一次發現原來不愛喝咖啡是一個人最大的優點!

鬆下口氣,放下懸了半天的心臟,我偷偷沖小張比了個OK的手勢。一場由我自己惹出來的風波總算沒鬧出什麼亂子,我心情大好,對高先生的招呼也慇勤起來。

都說要站好最後一班崗,現在我沒了什麼牽掛,決定好好地帶好這最後一個客戶,然後明天早上就果斷辭職!

高先生很細心,問的問題也很專業,在房裡一呆就是一上午,中午吃過飯後仍未告辭,返回樣版間繼續要我們進一步講解。

在交談過程中我知道他是某高檔樓盤的項目負責人,這次來考察的目的是打算把我們公司經營的室內水循環再利用系統引入他們的一期待開發的項目。換句話說,這是一單一旦做成,三、四年都會衣食無憂的大生意!

「怎麼樣?你要是不辭職,這個客戶算你的。」趁著高先生在廚房敲敲打打地研究,小張偷偷跟我說。如果下個月他順利提拔,就不必親自談生意,客戶歸誰他都一樣有提成,這也算是個順水人情。

「真的?」我要辭職就是因為沒業績,真要一次談下上千萬的合同,鬼他媽願意辭!

「真的!」小張肯定地點點頭。我差點就熱淚盈眶了,先是楚女神那邊有驚無險,又是這邊從天上掉下個大客戶,今天的運氣會不會太好了點?

「小張,小劉。」高先生這時從廚房出來:「我覺得你們的產品很不錯!」

我的嗓子快跳出來了!尼瑪天上真的掉金元寶了?!

「但是,」他卻話鋒一轉:「這個概念有點超前,而且成本過高,我也不敢確定現在是否適合大量引進,還需要回去以後向我的上司匯報請示一下,今天有勞兩位了!」

他這話一說,我的心就沈了下來。說是嫌成本高,卻連最底價都沒有確認一句,所謂「匯報請示」根本就只是托詞而已。我的發財夢做了不到一分鐘就宣告破滅,果然還是得辭職啊!

出了樣版間,送走高先生,也差不多到了下班時間,自然也就沒有回公司。小張要去接徐婉,急匆匆走了,我就近吃了碗麵,回到自己的狗窩。

在電腦上搜索了一份辭職信樣版,改了改拖進U盤裡,我看了會電影就早早上了床。昨天沒睡好,今天卻依然胡思亂想著睡不著,要麼說人就是賤,好不容易下定了決心,又想到了楚湘怡,想到以後再也見不到她,心裡怪捨不得的。

飽暖思淫慾,想著想著,我開始想像如果今天老吳真的喝了那杯咖啡,會對楚湘怡做出什麼來……

我想像被慾望蒙蔽理智的老吳抱著不斷掙扎的楚湘怡,脫了她的高跟鞋,扯了她的絲襪,把她壓在那張巨大的辦公桌上,掀起她的裙子,挺著自己的雞巴從背後狠狠地進入她的身體,在她的哭叫中不斷抽插。

想像楚湘怡承受著破身的巨大痛楚,滿臉淚水,卻在男人的姦淫下不由自主地被幹出了情慾,開始半推半就地配合著他挺動著翹臀。

想像老吳脫下了她的襯衫,摘下她的內衣,雙手在雄偉的雙峰上任意揉搓,抓著挺立的奶頭恣意揉捻。

想像楚湘怡意亂情迷地發出吟哦,扭過頭去用纖細的手臂攬住老吳肥胖的脖子,用櫻桃般的小口與他忘情擁吻……

他媽的!色情小說看太多了!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想到這些,但胯下的陽具卻因為這些想像中的畫面而膨脹,緊繃得我無比難受,我把手伸進內褲,無法抑制地繼續想像著。

想像楚湘怡小穴的嫩肉,帶著處女的鮮血和飛濺的淫液,在老吳大肉棒的抽送下翻進翻出;想像楚湘怡用嘴咬著手指,苦苦壓抑著縱情呻吟的表情;想像楚湘怡修長的雙腿緊緊纏著老吳水桶般粗肥的腰,包裹在破破爛爛絲襪中的秀美小腳丫不住地伸展緊握,腳趾不停開合;想像著老吳終於在楚湘怡的陰道中射出精液,然後用臭嘴堵住她的小口,堵住她攀上高潮時不顧一切的尖聲浪叫……

我想像著這些,在被窩裡狠狠地射了。

慾望消解後美美地睡了一覺,第二天我揣著打印好的辭職信,早早就來到公司樓下。進電梯的時候,遇到了辦公室的小陳。

小陳雖然是個漢子,但長了一張比婆娘還碎的嘴,一天到晚就喜歡跟人嘮叨八卦,說三道四。大家都不喜歡這個人,卻沒法否認他永遠是公司裡消息最靈通的那個。

「劉哥早啊!」看到我,小陳主動招呼,不過我總覺得他今天看我的眼光有點怪。

「早。」我微笑著回了他一句。不管再怎麼討厭,畢竟是曾經朝夕相處的同事,今天過後恐怕不會再見面,我當然不會惡臉迎人。

我們一起進了電梯,公司在二十四樓,下面的寫字間基本也都租出去,來自不同企業的職員們將小小的空間塞得滿滿,我和小陳並著肩被擠在最角落。

「這破電梯,遲早哪天得把孕婦擠流產!」小陳半個身子貼在玻璃上,嘴裡憤憤地念叨。

「是啊!」我倒沒他那麼難受,隨口附和了一聲:「不過好在我以後就不用擠了。」

「嗯?為什麼?」小陳偏過頭來問我。

「打算辭職了。」我沒想隱瞞,坦率回答。

「啊?你昨天不是不在公司的嗎?」小陳驚呼了一句:「這麼說,你都知道了?」

「知道什麼?」我沒明白他的意思。

「呃……沒什麼。」小陳搖頭,不過還是繼續小聲嘀咕:「不知道你辭什麼職啊……」

他的話讓我生了疑竇,難道昨天我不在公司的時候,發生了什麼和我有關的事嗎?

電梯在十九樓停下,呼啦下了一大撥人,我也不管別的,拉著小陳一起擠了下去。「哎!你幹什麼?咱還沒到呢!」小陳猝不及防被我拉了個趔趄,想回身再鑽進電梯卻被我緊緊拽住。

「你跟我說說,昨天怎麼了?」我沉著臉問他。

「唉……你說你這人,既然打算辭職了還問這麼多幹什麼?」小陳無奈地搖頭,似乎不想告訴我,但畢竟是八卦本性發作,頓了一下就接著說道:「你是不是喜歡楚湘怡?」

「廢話!誰不喜歡?」我聳聳肩,刻意地曲解了他的問題。

「嘿,你不用狡辯,全公司都能看見你每天盯著她流口水呢!」小陳笑了一下,左右看了看,湊過來小聲說道:「昨天楚女神和老吳的關係,差不多是公開了!」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