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女共侍一夫

她嫣然的笑道:「我有這個資格做你的姐姐嗎?」

「當然有呀!我要是真的有一位像妳這樣風姿綽約、美豔絕倫的姐姐!高興得睡著了,都會笑起來呢!」

「嗯!好吧!想不到你的嘴還真甜,還蠻會奉承讚美女人的,反正我也沒有弟弟,就把你當作弟弟吧!」

「謝謝幹姐姐!」

「以後叫我美琴姐!我娘家姓張叫美琴,現在願意講了嗎?」

「事情是這樣的,我本來在XX大企業公司任職,因為是個小職員,所以薪水不多,為了增加點收入,就應徵到胡太太家裡擔任她兒子的補習老師。胡太太的丈夫是個大老闆,在外金屋藏嬌,常常不回家,置胡太太于不顧,使胡太太這位才四十出頭的中年婦人,難忍那空閨寂寞、及性欲饑渴之苦悶,而引誘我為她解決寂寞和苦悶,她為了和我能方便幽會,又怕在她家裡會被孩子看到,才買了這棟大廈的一戶套房給我,叫我辭去公司的職務,白天在家裡好等她來和我幽會做愛。她待我是又體貼又溫柔,又像母愛又像妻愛的,使我得到雙重地享受,我現在已將全部實情都對妳講了出來。美琴姐!請妳務必要保守秘密,不要對別人講出來啊!」

「這個我會替你保守秘密的,你儘管放心吧!我的好弟弟,真想不到你這位英俊瀟灑、身強體健的弟弟,豔福還真不淺,有這么一位又像媽媽又像妻子的中年美婦人,這樣死心踏地的愛著你!使我真是羡慕這位胡太太呢!」

「哎呀!我的美琴姐!妳羡慕的是什麼嘛,妳的丈夫他才三十多歲,自己當老闆,做生意又賺大錢,生活過得又優異,人家才羡慕妳呢!」

「光是生活物質享受又有什么用,精神和肉體上得不到享受,那才叫人難受呢?」

「什麼?聽美琴姐的口氣,妳好象精神和肉體都是處在空虛和苦悶的寂寞中啦!」

「好吧!你現在已是我的幹弟弟了。我就把我心中所有憂悶的事都對你講了吧!」

「對!你這樣才能夠一吐為快,也能舒解妳心中的憂愁和鬱悶,而心情開朗才能精神愉快啊!人生在世,只有短短數十年的生命,為什麼不去好好的享受,而自尋煩惱呢?美琴姐,妳看我說得對不對呢?」

「對!你說得對極了,所以我剛才才說後悔太早結婚,而你問我為什么後悔呢?我回答你這是我們夫妻之間的私隱,不便去對外人講的緣因。其實我的丈夫和胡太太的丈夫是個一樣德性的人,他瞞著我在外面花天酒地、亂搞女人,他除了還沒有在外面」金屋藏嬌「以外,雖然每晚都回家,不是爛醉如泥嘛!就是半夜才回來,疲乏困倦的倒頭大睡,像條死豬一樣,看了就使我生氣一所以我比那位胡太太也好不到那裡去。」

「那你們夫妻不就等於是同床異夢一樣嗎?美琴姐妳受得了他這種冷淡的態度對妳嗎?」

「我當然受不了啦!為了報復他,也為了我自身的需要,不瞞你說,我也曾到外面去打過野食,結果是中看不中用,一點性愛的樂趣都沒有享受到,真使我失望透了。」

「聽琴姐講得真可憐,冒著危險去打野食,結果敗興而歸,妳當然失望嘛!既然琴姐如此的寂寞和空悶,就讓當弟弟的略表對做姐姐之敬意,侍候侍侯一下琴姐,使妳享受一下男女真正性愛的樂趣吧!不知琴姐的心意如何呢?」

「嗯!好吧!我想那位胡太太她如是此的寵愛你!一定是你有一套使胡太太對你死心踏地的性愛技巧,而弄得她舒服透頂的緣故吧?」

「琴姐,我才不止一套呢?我是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等下妳嘗試過後,就知道我不是吹牛的。」

林宏偉說罷立起身來,走到陸太太身邊坐下去,一手摟住她的細腰,一手伸入衣服裡面握住大乳房,再用力地把她拉入懷中,嘴唇猛的吻上她的櫻桃小嘴,握奶的手在不停揉搓著。

陸太太把條香舌伸入他的口中,二人不停的纏綿吸吮著,她的一雙玉手也沒有閑著,毫不客氣地把他的長褲拉鍊拉開扣伸手把他的大陽具從內褲里拉了出來一看,「哇!」乖乖隆地動,真粗、真長、真熱、真硬,尤其那個紫紅發光的大龜頭,就像那三、四歲小孩的拳頭一般大,真像一隻手電筒一樣,身粗而頭大,她急忙再用兩隻玉掌握住一比,「哇塞!」還露出一個大龜頭在手掌外!起碼有20cm左右長、5cm左右粗。難怪胡太太把他當成至尊寶一樣的看待了。這豈不是天降珍品,人間至寶嗎,不覺心中涼了半截!「我的媽呀!」這樣粗長碩大的陽具,自己的小穴是否容納得下,要是被它肏進小穴裡面去,怎麼受得了,不痛死才怪呢?真使她是又愛又怕。雙手不停的套弄著那條大寶貝!愛不釋手般的難以舍取,小穴裡面的淫水都潺潺而流出來了。

宏偉的欲火已燃燒起來了,「美琴姐,妳看弟弟這條管不管用呢?」

「琴姐還沒用過,怎么知道呢?不過嘛!看樣子好象是很不錯,長得粗壯碩大,有棱有角的,但不知是否經久耐戰呢?」

「琴姐你別小看了我,到時我把那十八般武藝施展出來,非要你喊爹喊娘的討饒不可才知道本大俠客的厲害。」

「嘿!小老弟!你以為琴姐是」紙糊的燈籠──一點就完「的那種女人嗎?那你就看錯人啦!琴姐今年雖然只有二十八歲,但是我天生的性欲很強,而且高潮來得較慢。我坦白對你講,我的丈夫他從來就沒有一次能使我達到過性高潮,連三分鐘最起碼的熱度都沒有,他就是嫌我太強啦,應付不了,才故意在外面花天酒地,不願意早回家來的原因。我為了欲求的不滿才到外面去打打野食!想充充饑,可是至今都沒有找到一位好的對手,你既稱是位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的大俠客,那麼琴姐今天倒要向你這位武林高手,討教討教閣下的幾招絕學啦。」

「嘿!聽琴姐一講,也是一位武林高手的女俠客啦!好吧!那我們現在就開始較量較量吧!」

「偉弟!等一下,現在快十一點鐘了,吃完午飯後,待我把小娟哄睡著了,整個下午的時間較量起來才夠勁,怎麼樣?」

「好啊!要是下午的時間妳嫌不夠的話,晚上也可以繼續嘛!」

「到時候再決定吧!看看你的十八般武藝是否能打敗我,使我心服口服,伏首稱臣。」

「好!到時我一定要妳屈服在我的」胯「下,伏首稱臣!」

二人經過一番愛撫親吻,打情罵俏的纏綿後,陸太太就去煮飯燒菜。餐畢,陸太太建議到宏偉的家中玩樂比較安全些,因為她怕萬一丈夫或是親友們來,那就糟了。

宏偉認為也對,於是抱起小女孩同到自己的住處,陸太太先把小女兒哄睡著了,再把她放在地毯上蓋好棉被。

宏偉看陸太太把小女兒安置好了以後,上前一把把她摟在懷裡就親吻起來。

二人熱烈的親著吻著,舌尖互相的舔吮著,宏偉的手則伸入她的衣服裡面撫摸她的一雙大乳房。

「喔!喔!偉弟,你的手摸得我癢死了。」

「琴姐,妳好美!好媚!好騷啊!真恨不得一口就把妳給吃掉。」

「那么你就吃吧!我的親弟弟,從哪裡開始吃呢?」

「先從妳這個大葡萄開始!」宏偉用手指捏著她的乳頭。

「哎呀!死相,捏輕一點!你的手好象有電一樣,捏得我渾身都酥麻酸癢,連騷水都流出來了。」

「那末……把衣服脫了吧!」他邊說邊幫她把洋裝背後的拉鍊拉了下來,不到一分鐘,陸太太已全身裸程在眼前了。

宏偉也迅速的脫光了自己的衣物,好一幅現代的亞當和夏娃圖。

他二人站立著互相用貪婪的眼光凝視著對方全身的每一個神秘部位。

陸太太雪白豐滿的胴體,在宏偉眼前展露無遺,麗姿天生的容貌,微翹的紅唇含著一股媚態,眉毛烏黑細長,一對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那濕潤潤水汪汪的瞳孔,似乎裡面含著一團烈火,真是勾人心魂。

胸前一雙乳房豐肥挺脹,雖然她己生過一個女兒!又毫無衣物加以襯托,還是顯得那么高挺聳拔,峰頂上挺立著兩粒緋紅豔麗似草莓般大小的乳頭,隨著呼吸一抖一抖的擺動著,使宏偉看得心跳加速,平坦的小腹下面,長滿了密密的陰毛!而是烏黑細長、雪白的肌膚,豔紅的乳頭、濃黑的陰毛!真是紅白黑三色相映成暉,是那麼樣的美!是那麼樣的豔!真是誘人極了。

「琴姐,妳好美呀!」

「嗯!不要看嘛……羞死人了……」

宏偉再也無法抗拒眼前這一副嬌豔豐滿誘人的胴體了,立刻張開兩臂,將陸太太摟抱親吻,一手揉著她的乳房,陸太太的玉手也握著宏偉那條堅挺高翹的大肉棒,套弄起來。

陸太太媚眼半開半閉的呻吟著,宏偉的手開始改撫她的大腿內側和肥白的大屁股,再探手到她多毛的桃源春洞,輕輕的撫摸那濃密細長的陰毛,當手指觸到洞口處,已經濕濡濡一大片了。

「啊……啊……偉弟……呵……」

陸太太己經到了亢奮狀態,宏偉把她抱到床上躺下,撥開她的兩條粉腿,再分開濃密的陰毛,這才發現她那個春潮氾濫的桃源仙洞,緋紅色而長滿陰毛的肥厚大陰唇,而且陰毛一直延生到肛門四周都是。顯而易見,陸太太她自己說得不錯,她真是個性欲又強,又淫,又蕩的女人,難怪她那位元連颱風都會吹倒而又幹又瘦、又虛又弱的丈夫要逃避她啦!陰唇頂上一粒比花生米還要大的粉紅色「陰蒂」,這又是性欲旺盛,貪歡尋樂的象徵,兩片小陰唇及陰道嫩肉呈緋紅色、豔麗而迷人。

宏偉用手指一觸摸那粒大陰蒂,再伸手指插入那濕濡濡的陰戶裡面,輕輕的扣挖著,不時又揉捏那粒大陰蒂,來回的逗弄著。

「啊!……啊!」她像觸電似的,張開了那雙鉤魂的媚眼望著他,心胸急劇起伏,嬌喘呻吟,全身不停的抖動著。

「啊!偉弟……你弄得我……難受死了……你真壞……」

「琴姐!還早得很啦!壞的還在後頭呢!」

宏偉說完之後,便埋首在她的兩腿中間,將嘴吻上她的春洞口,舌尖不停的舔、吮、吸,咬著她的大陰核以及大小陰唇和陰道的嫩肉,他邊撩弄邊含糊的問道:「琴姐!舒……服不舒……服……」

「啊!你別……別這樣……我受不了啊……哎呀……咬輕點……親弟弟……我會被你……整死的……我……我……丟了……」

一股淫液直泄而出,宏偉則全部舔食下肚。

「啊!小寶貝……親弟弟……你別再舔了……琴姐……難受死了……心裡面好癢……屄裡面更癢……乖……我要你跨上來……把你……你的大雞巴……插進來……快嘛……小心肝……」陸太太欲火更熾,捏弄陽具的玉手,不停的一拉一拉的催他趕快上馬,那模樣真是淫蕩勾魂極了。

宏偉本身也是欲火如焚,急忙翻身壓了下來,陸太太己經急不可待的握著他的大雞巴,對正自己的陰戶口:「小寶貝!快插下去。」當宏偉用力往下一插,佔領她的橋頭堡那一刹那時──「啊……停……停……痛死我了……」陸太太粉臉變白,嬌軀痙攣!極為痛苦的樣子。

宏偉則感到好受極了,她雖是生過孩子的少婦,但毫無損及她陰道的美好,使他感到一種緊湊感和溫暖感!舒服透了。真想不到,她的陰道比胡太太的還要緊小得多。

「琴姐!很痛嗎?」

陸太太嬌聲哼道:「你的太大了……我真受不了……」

宏偉逗著她說:「那妳受不了,我就抽出來,不要玩算了。」

「不……不要……不要抽出來。」雙手雙腳死死的纏著他。

「琴姐!我是逗著妳玩的,妳以為我當真捨得抽出來呀!」

「嗯!死相!你真壞,就會逗人家!欺負人家,我不依……嘛!」

她說著說著撒嬌似的不依,全身扭動起來,她只感到這一扭動,插在小穴裡的大雞巴就像一根燃燒的火棒一樣,是又痛、又脹、又酥、又麻、又酸、又癢。

真是五味雜呈!由陰戶裡面的性神經,傳遍全身四肢百骸,那種舒服和快感勁,使她此生第一次才領略享受到了,她粉臉含春,淫聲浪語的叫道:「哎呀……好美呀……親弟弟……你動吧……你……插呀……」

「琴姐,妳不痛啦!」宏偉怕她還痛。

「別管我痛不痛……我現在……要你快動……我現在小穴裡癢死了。」

「好吧!」宏偉聽她一說,也不管她還痛不痛,開始先來個輕抽慢插,靜觀她的反應,再擬對敵作戰之政策。

「親弟弟……美死了……姐姐被你的大雞巴肏死了……哎呀喂……你別那么慢……吞吞的……插快一點……用力插重一點……嘛……」

陸太太雙腿亂伸,肥臀扭擺來配合他的抽插。

這淫蕩的叫聲和她臉上淫蕩的表情,刺激得宏偉暴發了原始的野性,再也無法溫柔憐惜啦!開始用力抽插起來了。

陸太太緊緊摟著宏偉,媚眼如絲,香汗淋淋,嬌喘吁吁!夢囈般的呻吟著,享受大雞巴給予她快感的刺激,使她感覺到渾身好象在火焰中焚燒似的,全身四肢百骸,像在一節一節的融化,真是舒服透頂,她只知道,拼命抬高肥臀,使小穴與大雞巴貼合得更密切,這樣才會更舒服更暢美!

「哎呀!親弟弟……親丈夫……我……我要丟了……」

她被一陣陣興奮的衝刺,和大龜頭每次碰觸到陰戶裡面最敏感的地方──穴心花蕊,不由得嬌聲大叫,淫水不停的狂流而出。

這是她自嫁丈夫以來,第一次享受到如此美妙而不可言喻的性愛中所賜給她的快感度以及舒暢感。她舒服得幾乎要瘋狂起來,花蕊猛顫,小腿亂踢,肥臀猛挺,嬌軀在不斷的痙臠,顫抖!氣喘咻咻!嘴裡邪斯底裡的大叫:「親弟弟……小心肝……哎呀……可讓我給……肏死我了……我要命的小丈夫……你肏死我算了吧……我……我快受不了啦!」

宏偉是越抽越猛,越插越狠,他也是舒暢死了!真想不到,陸太太不但美豔絕色,豐腴性撼,肌白膚嫩,尤其那個多毛的小穴,生得豐肥緊小,以及陰壁肌肉夾吸陽具和花蕊吮吸大龜頭之床功,比起胡太太來是更勝一籌,樂得他不禁叫道:「琴姐……我的大雞巴被妳夾得……好舒服……好痛快……親姐姐……快用力……多夾幾下……啊……好棒……」

陸太太被他猛抽狠插得淫水如泉,酥麻酸癢集滿全身,真是好不銷魂。

「啊……心肝寶貝……你真厲害……肏得姐姐……都快要……崩潰了……浪水都快要……要流幹了……你真是要我……我的命啦……小冤家……噢!呀……呀……我又……丟了……」

宏偉只覺大龜頭被一股熱液,燙得舒暢極了,心中暗暗思忖:陸太太的性欲真強,已經連泄三次身了,依然戰志高昂,毫無點討饒的跡象,必須換一個姿勢和戰略,方能擊敗於她,也末可知!

於是抽出大雞巴,將她的嬌軀轉換過來,俯伏在床上,雙手將她的肥白大屁股抬高翹起來,再握住大雞巴從後面對準桃源春洞,用力的插了下去!一面狠抽猛插,雙手握著兩顆彈性十足的大乳房,任情的玩弄揉捏著,不時伏下頭來,去舔吻她的粉背及柳腰和脊樑骨。

陸太太被宏偉來這一套大變動的插弄,尤其粉背後面被他舔吻得癢酥酥的,使她嘗到另外一種從未享受過的感受,情不自禁地又再度亢奮起來,而欲火更熱熾了。

「哎呀!……親弟弟……你這一招……真厲害……姐姐……又衝動亢奮起來了……親丈夫……用力插吧……我裡面好癢……啊……啊!」

她邊叫屁股猛往後頂,扭!搖的,來迎合他的抽插。

「哎唷!小寶貝……我快要死掉了……要死在你的大雞巴……上了……也算是一件美妙快慰的事……你插吧……你儘量用力……用力肏吧……我的心肝寶貝肉……快……快一點……對了……快……」

她的陰壁肌肉又開始一夾一夾的夾著宏偉的大龜頭。

宏偉加快速度,連續的又抽插了一百多下,一陣熱流直沖龜頭,陸太太又丟了,淫水順著大腿而下,流到床單上面濕了一大片。

宏偉也累得直喘大氣,將大龜頭頂到她的子宮深處不動,一面享受著她泄出熱液的滋味,一面暫作休息,亦好再等下一回合作戰的準備。他為了報答紅顏知己!也為了使她能得到更高的性愛樂趣,使她死心塌地的迷戀著他,而永久臣服在他的胯下為不二之臣。

於是在經過一陣休息後,宏偉抽出大雞巴,將她的胴體翻了過來,雙手把她的小腿抬高放在自己的雙肩上面、再拿個枕頭墊在她的肥臀下,使她那肥突的陰戶,顯得更為突挺而出。手握大雞巴對準桃源春洞口用力一挺,「滋」的一聲,盡根而入。

「哎呀!我的媽呀……你插死我了……」

宏偉也不管她是叫爹還是叫娘,真是被插死了還是假的被插死了,只管狠抽猛插,連連不停的又抽插了一百多下,只肏得陸太太叫聲震天,鬼哭神嚎似的。

「宏偉!你……你饒了我吧……我實在受不了啦……我……全身都快……快要癱瘓了……啊!小寶貝……姐姐真要……要死在你的大雞巴上面了……我……我……又泄了……」

宏偉這時也快要達到高潮了,繼續拼命的狠狠肏著:「親姐姐……快……快夾動妳的小穴……我也快……快要射了。」

陸太本一聽亦感覺小穴裡的大雞巴,突地猛脹得更大,她是過來人,知道這是男人要射精的前兆,於是鼓起餘勇,扭腰搖臀,收縮陰壁肌肉一夾一放的夾著大陽具,花心也一張一合的吸吮著大龜頭,白己的一股淫液又直沖而出。燙得宏偉的大龜頭,一陣透心的穌麻直迫丹田,背脊一酸、龜頭一癢,忙把大龜頭頂進她的子宮花蕊,一股滾燙的濃精,直噴而出,痛痛快快的射入她的子宮深處。

「啊!寶貝……射死我了……」

頁: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