墜機風流

幾個女人還是很害怕,都遠遠地睡到了山洞的最深處。菲菲因為身上有傷,挪動不易,所以我也沒叫醒她,就讓她睡在火堆旁邊。我為了方便照顧她和看著火堆,索性也睡在洞口旁邊。

我朦朦朧朧的睡到半夜,忽然被一陣微弱的呻吟聲喚醒了,睜眼一看,只見不遠處的菲菲臉上潮紅了一片,口中不斷含糊的呻吟著。

我先往火裡又添了幾塊木頭讓火再燒旺點,再走過去摸了摸她的額頭……

「啊!好燙!」我心裡一驚,她發燒了,這可怎麼辦?

這時她在昏迷中摸到我的手,馬上一把拉住了我,還虛弱地叫著:「好冷……好冷……」

我嚇了一跳,回頭看看裡邊幾個女人都睡得熟熟的,一點反應也沒有……心想:「現在該怎麼辦?這時就算叫醒她們也幫不上甚麼的了……」正猶疑間,菲菲已把我拉著,拖倒在她身邊柔軟的厚草墊上了,虛弱的身子還緊靠進我懷裡,口裡迷迷糊糊的呢喃著:「抱緊我……我……好冷……好冷……抱緊我……」她整個嬌軀都火熱熱,滾燙燙的,柔軟的胸脯緊緊的頂著我的胸口,一雙豐腴結實的大腿也緊緊的纏到我身上來。

我也不忍心推開她,只有像個呆子似的緊緊讓她牢牢抱著,連自己的身體不由也躁熱起來!

天哪!想不到今天竟然可以把像天仙一樣的她抱在懷裡,這可真是我連做夢也未想到過的香艷情景啊!這一刻我真的醉了,雙手不自覺的在她豐饒動人的胴體上慢慢撫摸揉捏著,感受著她身上芬芳的天然體香。

菲菲鑽到我懷裡之後,似乎安靜了下來,很快又昏沈沈的睡著了。

可我懷抱著這個心儀已久的夢中情人,卻是怎也睡不著了!但又不能有更進一步的作為,簡直就像是在活活熬刑一般……一直過了好久,到實在太倦了,才迷迷糊糊的擁著她沈沈的睡著了。

到天快亮了,我聽到有點聲音,微張開眼,看到秦嵐嵐摸著黑跑到洞口這方來,想是因為內急想出去解決。但她走到洞口,見到外邊還是黑濛濛的,又不敢走出去了。她回頭看到火堆旁邊抱作一團的我和菲菲,似乎十分震驚似的,走過來瞧了一眼,喃喃自語的說了幾句,跟著便跑了回去。

我隱約聽到好像是甚麼:「他們……他們怎麼會睡在一起的?真是不要臉……」心中一氣,也不想想自己平時對著上司時那煙視媚行的騷樣,那才是真的不要臉呢!

二、屁眼的惡戲:菲菲妹妹

天終於開始亮起來了,我睡得正甜,還在發著跟菲菲共赴巫山的春夢時,忽然被人推醒了。睜眼一看,只見菲菲臉紅紅的躺在我身邊,瞪著一雙杏眼,嬌羞無限地瞟著我。心裡不由大喜的嚷道:「菲菲,妳終於醒了……」

她見我醒了,馬上害羞的伸手想摀住我的嘴。我心中一蕩,竟然大膽的伸出舌頭,在她掌心舔了一下。她像受驚的兔子似的,連忙縮回了手。

我壓低嗓門問道:「妳怎樣了?昨晚妳發高燒,所以我才會……」

菲菲嬌羞地點了點頭,低聲的說:「我已經好多了,只是渾身都沒勁……謝謝你!」說著垂下了俏臉。

我登時鬆了口氣:「那可好了,妳可知道昨晚妳叫我多擔心嗎?」

菲菲說:「嗯……昨晚我雖然是燒得昏昏沈沈的,但……其實我心中甚麼都明白……我真的……很謝謝你!」說到最後時聲音已細不可聞,一張俏臉也已經完全脹紅了。

她見我只是怔怔地望著她,羞急地道:「你……你……你還不回去,會叫她們看見的……」我這才恍然大悟,顧不得欣賞她嬌羞的媚態,連忙爬起身,悄悄回到自己那邊躺下來……

這害羞的小妮子還以為沒人知道,沒想到我們親密的樣子,其實早已經被秦嵐嵐瞧去了。

*** *** *** *** ***

到天亮了,我們又跑出洞外嘗試撥著手機,但都沒有成功!這裡根本一點信號都沒有!

我在火上熱了熱昨晚剩的獐子肉,讓大家吃飽了。之後我決定再去飛機失事的地方,看看能不能找到些什麼。我又叫空姐林伶伶也跟著去,好有個照應。臨走前,我又囑咐大家到附近再採些野果回來,還叫孫甜甜留下來負責照顧受了傷的菲菲。

我們循著原路回到了飛機失事的大樹下,那兒附近的一大片草都燒光了;但已可能是因為樹林裡太潮濕的關係,已經有新的草芽冒了出來。而那顆大樹他只是在樹冠上被薰黑了一大片,燒掉了幾個樹丫,看上去還是好好的。不留心的話,連燒過的痕跡也不容易看得清楚。

我們就在附近的長草中四處摸索,林伶伶找到了燒焦了的人類殘肢,憑著屍體上燒剩的衣物,她認出了是飛機的機師。我見她猛在流著眼淚,好奇的追問,才知道她的未婚夫就是航班上的副機師……他們原本打算下個月結婚的,怎知……

唉……我也不知該怎樣安慰她,唯有摟著她讓她儘情的痛哭……

到她終於安定了下來,我們才再次開始搜索;終於在草叢裡找到了好幾個摔得破破爛爛的貯物箱,還很幸運的在其中幾個裡找到了些沒燒壞的飛機餐錫箔包和十多瓶蒸餾水,還可以尚可以用的破毛毯和其他雜物……不理了,我一古腦兒的把可能有用的東西都揹了回山洞。

當我們回到山洞時,劉濤濤、秦嵐嵐、李欣欣幾個正在河邊興高采烈的清洗著剛採摘回來的野果。林伶伶看著剛才從肇事現場拾回來的飛機師帽,一個人跑在池邊的一塊巨石大上愣愣地坐著,不知在想些什麼?我們七個倖存者當中,她跟我們最是陌生,自從飛機出事後,她臉上那副職業性的笑容也再也沒出現過,總是怔怔的滿懷心事,鬱鬱寡歡的。

我也不忍心打擾她,便一個人把東西拖進山洞裡。進去後只見到孫甜甜正忙碌的把野草往她自己睡的地方鋪平,敢情是昨晚睡得不很舒服了。菲菲卻仍然一個人躺在洞口附近,她看到我回來,很是高興。略顯蒼白的俏臉上馬上綻放出喜悅的笑容,還掙紮著想坐起來。

我連忙走過去扶起她,笑著說:「菲菲,太好了。剛才我從飛機那裡弄回了不少能用的好東西;還有些食物,一會兒讓我給妳沖杯糖水喝。」

她甜甜的一笑,俏臉上湧起一絲難為情的笑容,低聲對我說:「謝謝你……我也真的有點口渴了。不過……我……我其實想先出去方便一下……」說著臉紅紅,好像很難堪似的。

我一怔,瞪了孫甜甜一眼……不是叫她照顧菲菲的嗎?怎麼連她想喝水和去方便也不理了?

孫甜甜見我望著她,也停下了鋪乾草的動作。可能是聽到我說拿回了好多東西,還很開心地微笑著。

我皺了皺眉,低聲問菲菲說:「不是叫她照顧你嗎?怎麼……?」

她苦笑了一下,委屈的道:「她?人家大小姐是老總的女兒,哪裡懂得照顧人啊?」

我聽了心裡不由大怒!……可是孫甜甜好歹都是老總的女兒,平時大家對她都只會千方百計的討好。我雖然不愛奉承她,但見到她時也得畢恭畢敬、滿臉笑容的;一時間倒也不想找她的麻煩。

於是我只是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把菲菲扶了起來,一面還嘟長了嘴低聲的嘀咕著說:「真是的!到了這時候還不知道要互相幫助,還要擺甚麼大小姐臭架子!」

孫甜甜雖然聽不到我在嘀咕什麼,但直覺也知道我是在罵她,漂亮的小臉不由沈了下來。

我只裝作沒看見,攙扶著菲菲走出山洞外,到了洞後的一塊大石後面,才讓她扶著一塊石頭站住。

她害羞的咬著嘴唇,臉紅紅地看我。我會意地一笑,閃身往回走,邊走邊笑說:「怎麼了?我們認識了這麼久,妳臉紅得次數還沒今天一天的多呢!」

她又紅著臉,啐了我一口,好像也笑了。

過了一會兒,我又聽到她在石後輕輕地喚我說:「喂!你……你還在不在?」

我應道:「我當然在呢,你方便完了沒有?我過來扶你……」

菲菲馬上焦急的說:「你別……別過來……我……我沒有廁紙。」那聲音簡直像是想哭的樣子。

我聽了也是一呆,有些哭笑不得的說:「大小姐啊,這裡是甚麼地方……哪裡去找廁紙啊?」

「那……那我……怎麼辦啊?」她顫聲的說。

我想了想,促狹地笑道說:「我昨天方便後倒是用石頭來擦的。妳放心吧,這兒的石頭很乾淨,而且都被太陽曬得燙手,擦上去暖暖的,還很舒服的呢。」

菲菲被我逗得「格」的一笑,然後又著起急來:「你這死人,倒是想想辦法嘛。」

聽著她像向我撒嬌似的,我真的把從心裡騷了出來。其實我袋裡還有些昨天用剩的破裙布可以用,但是我卻有心捉弄她,故作無可奈何地道:「我的大小姐,真的沒辦法可想嘛,妳將就將就吧。」

她沒作聲了,過了一會兒,我聽到「咚」的一聲,像是拋出一塊石頭。我猜她真的是照我說的做了,忍不住笑道:「屁……股燙壞了沒有?」

……其實我是想說屁眼的,只是一時還不敢那麼放肆。

「滾你的!」菲菲沒好氣地笑罵我一聲,過了好一會兒,她才羞窘地慢慢從大石後挪出頭來,還是一臉尷尬的說:「我總覺得沒擦……乾淨似的,混身都很彆扭。」

我不假思索地說:「那到水邊洗洗好了。」

她的臉騰的通紅了,咬著嘴唇啐道:「我也想,但我……我……」

我馬上明白過來,她的傷口在脅下,要蹲下來會有些困難,而且雙手也可能夠不到背後啊……想著臉上也不禁紅了,可是心中還是禁不住怦怦的亂跳……

心想這機會可難得啊……

我知道識菲菲有潔癖,從來見到她都是乾乾淨淨的。昨天她身上染了血,現在傷又沒好,不能清洗倒也罷了;可是屁股上沾有大解後的穢物,她可一定不能忍受的了!趁著她現在行動不便,正是我趁火打劫、乘機揩油的大好良機啊!

雖然我是個男的,但我們總算相識多年了;跟其他人比較起來,我跟她倒算是最熟稔的了。只要我的法子用對了,保證她寧願讓我幫忙,也不肯讓別的女人幫她清洗下體。

想到這裡,我就故意板起了臉,一本正經地說:「菲菲,咱們是多年的同事兼同學了。我對妳說的都是真心話,妳要是不同意的,那就當我沒說過好了。」

她抿了抿唇,詫異地看了我一眼,不知我為什麼這麼鄭重,點頭道:「你說吧……」

我說:「我知道妳一向都是很注重清潔的,現在這樣子擦不乾淨,那裡髒髒的,妳一定會如坐針氈一樣坐立不安。照理來說,我應該讓那幾個女孩子幫妳的。但咱倆是老同學了,我知道妳的脾性,只怕你會覺得讓那幾個陌生人這麼擺弄妳……妳的……那裡,妳一定會難堪死了!……不如,就讓我來幫妳吧!」

她的臉更紅了,連白晰的粉頸也開始泛紅起來,低著頭勉強艱難的走了兩步……似乎是感覺到那兒好像是更加骯髒了似的,終於還是輕輕喘著氣的停了下來:「但……男女授受不親,這怎麼可以呢?我……我……」她猶豫了一下,始終還是輕輕搖了搖頭,美目還是瞟向了遠處那班女人。

「菲菲……我真的沒有別的意思的……而且這裡也沒有別人,離開那兒之後,你只要當什麼都沒發生過。」我又補充說:「最重要的,是我的口一定會比那幾個三八的女人密得多,這秘密我絕對不會說出去。妳覺得怎麼了?」

她馬上停住了,回想起從前公司裡那班小女人之間的流言蜚語,可又真的是叫人不太敢相信她們啊……

我馬上走上前去,湊到她耳邊輕輕地說:「其實昨天我替妳包紮傷口時,連妳的身體都已經看過、摸過了……妳還怕甚麼?就當是在讓醫生看病吧,沒關係的……」我一邊說著,一邊已經把手輕輕按到了她的腰間。

她慌亂的想按著我的手,但馬上又頓住了,長長的噓出了一口氣,緊緊的閉上了雙眼,一張臉紅得像火燒一樣,敢情已經無聲的同意了。

我心中狂喜,馬上一把抱起了她,避開了洞口那班女人,走到小溪比較遠一點的地方,找了塊可以遮著我們兩個的大石頭,才輕輕的放下了她,等她吃力的蹲下之後,我才面向著她,伸手到她背後替她褪下長褲,又伸手拉下了她的內褲。

她全身哆嗦了一下,俏臀上的嫩肉輕輕的顫晃著,雙手死死抓緊我的臂膀。漂亮纖秀的手指都因為用力而有些發白了,好像不這麼用力就撐不住自己的身體似的。

我悄悄的嚥了口口水,居高臨下的順著她白嫩光滑的粉背往下窺看,又伸手繞著她的細腰,慢慢的沿著臀溝,爬到她那吹彈得破、毫無瑕疵的美麗小屁屁上。我非常克制的沒有四處亂摸……這時候心急只會壞事,必須一步一步,慢慢打破她的心防,以後才可繼續有戲可看。

我摸索著,用手兜了些水,迅速的潑到她的屁眼上。溪水的涼意再加上讓男人觸摸的刺激感,使她的小菊蕊馬上緊緊的收縮了起來。不過她卻不敢聲張,只是直把頭埋藏在我懷裡,不讓我看見她那張肯定比個蘋果還要紅的臉蛋。

我再來回替她清洗了幾下,其實應該已經洗得很乾淨的了,但我還是繼續的用手指在她的肛門上輕輕的撫摸著,感受著那要命的嬌嫩和柔軟。

菲菲的屁股蛋非常的渾圓軟滑,而且因為蹲下繃緊了的關係,撫上去感覺更是充滿了彈性。那小小的屁眼雖然看不到,但是手指頭上傳來的感覺卻是異常的清晰……那裡佈滿一圈一圈的褶皺,嫩嫩的、滑滑的……每次當我的手指觸到穴口時,它都往裡面一縮,那個感覺真的十分奇妙。我又裝作沒感覺的把手再移前了一點,終於揩擦到她前面小花丘上的柔毛了……

指尖在春霧瀰漫的草叢中感覺到了一陣溫熱,禁不住前穿破密林再往前挪了挪,手指很快便剖開了兩片肥美的花瓣,陷落到春潮泛濫的幽谷中間。

菲菲嚶的一聲,混身震烈的抖顫了一下。我卻裝作毫不知情的,還在繼續的搓揉,手指越陷越深,竟然感覺到一縷灼熱慢慢沿著我的手指流到手背上……這小妮子竟然濕了……

我心中意亂情迷的,越來越大膽了!手指一用力,竟然撐開了屁眼塞了進去。菲菲馬上「嗯」了一聲,屁眼和花瓣同時縮緊,猛的夾住了我兩隻手指的指尖。還羞得脹紅了臉的用力捶了我一拳,低聲的嗔道:「喂!你好了沒有?」

我這才如夢初醒,馬上裝模作樣的說道:「好了,好了……應該洗乾淨了,妳放心吧。」這才戀戀不捨地抽出了黏稠稠的手指,扶她站了起來,又替她拉好褲子,扶著她慢慢的回到山洞裡。

回去的路去,菲菲一直低著頭,不敢看我。

我們兩個回到山洞時,幾個女人正在吱吱喳喳,興高采烈地翻看著我拿回來的東西。

晚上吃飽了之後,大家又圍在火堆閑聊,都盼著盡快會有人來營救我們。那個孤獨的空姐林伶伶跟我們混了一整天,也都開始熟落了點,也坐了過來和我們聊了一陣。

三、夢中情人的處女口交:菲菲妹妹

接著很快便過了一個禮拜,由於有飛機上弄回來的食物,我們沒有去打獵。我們也曾經嘗試跑遠一點,想試試找不找得到出路,但森林實在太大了,我們走了大半天,再爬到樹項去看,還是看不到到密林的邊緣,最後也放棄了,安心的在山洞等待救援。

我特地在小山丘頂上生了個篝火,讓它通宵的燃著,希望可以吸引到救援隊的注意。我還挨夜冒著寒露守在火旁,不讓它熄滅。

我們一班人在這種無邊的期待中,很快又再過了一個星期,期間我們還好像聽到了一次直升機的聲音,但當我們跑出洞外看時,卻連直升機的影子也沒看到。

空姐林伶伶終於滿臉擔憂的告訴我們說,憑她的經驗,我們得救的機會恐怕不多了……因為墜機前那場大風暴應該會讓我們的飛機偏離了航線很多,而且機尾一開始便被打破了,裝在那裡的「黑盒」不知有沒有損壞?就算僥倖沒有,黑盒掉落的位置跟真正的墜機現場也不知相隔了多麼遠?

救授人員找不到飛機殘骸的痕跡,很可能會判定我們整架飛機在空中便已經解體粉碎,那樣根本不會有人生還的。這裡位處原始深山,要大規模搜索的話一定會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所以如果找到生還者的機會不高的話,拯救行動相信很快便會取消的了。

她又補充說:如果這幾天也再不見有人來,那麼他們很可能已經放棄搜索,以後不會再有人來了。

我們聽到了之後,心情當然是沮喪到了極點。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隨著我那次撿到的東西慢慢吃完,大家的情緒也越來越低落了。山洞附近可以採得到的野果也被我摘光了,我們開始再嘗試到林中打獵,但卻始終沒能成功的打到獵物,大家唯有饑一頓飽一頓的……唯一可以慶幸的,是菲菲的傷終於好了,已經可以自由走動了。她因為受了傷,很多時都跟走我一起,而且自從那次我乘她解手時輕薄過了她之後,以後每天替她洗屁股便成為了我被困在這裡唯一的樂事。

她似乎也漸漸的習慣了,對我那些有點色色的撫摸也像是接受了,只要我不是太過份,她都不會阻止的。

這樣子又再過了幾天,真的還是沒見到有人來……但最麻煩的,是我們已經找不到任何可以吃的了。

*** *** *** *** ***

因此我不得不提議大家都要冒險分頭出去尋找食物了,否則全部人都可能要餓死的!

我們決定分成三組,儘量跑遠一點。我把劉濤濤和李欣欣編在一組,林伶伶、秦嵐嵐和孫甜甜三個是第二組;菲菲的傷還沒完全康復,為了方便照顧,我還是把她帶在身邊了。

我領著菲菲沿著小溪往下遊走去。很快便到中午了,我們在某處山邊找到了一些野果。吃飽了之後,又看到一隻胖胖的野兔。這次有美女在身邊,我更加不敢怠慢,先讓菲菲繞到另一邊把兔子唬嚇得向著我藏身的大樹跑過來,然後才突然撲出來,一槍便刺中了那隻野兔。

我拿起野兔,用力扭斷了它的頸骨,用手秤了一秤,應該有兩、三斤重……

「真好!今晚有烤兔肉吃了!」菲菲開心極了,抱著我直跳,似乎忘記了自己衣服都破爛了,身體上很多地方都露出了來。不過她就是愛乾淨,所以洗得都很乾淨,白晰的肌膚在破衣下掩掩漾漾的好不誘人。

我看著她忘形的甜美笑容,忍不住就在她頰上香了一口:「還要多得妳幫忙啊!菲菲,我們真是天生一對的好拍檔……」我語帶雙關的說。她嚶嚀一聲,粉臉騰地紅了,有些害羞地要推開我,嘴裡直說:「別……別這樣嘛……」

忍了這麼多天,今天才找到個這麼難得的獨處機會,我可不肯放手了,還鼓起了勇氣抱緊了她的小蠻腰,非常誠懇的告白說:「菲菲,妳知道嗎?這次很可能會沒有人來營救我們的了,可能我們以後都要在這裡一直待下去!所以,我也不得不向妳表白了……」

「不……不要嘛!」她滿臉通紅的,硬是想躲開我的目光。

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