墜機風流

一、大難不死,必有艷福

我呆呆地跌坐在髒髒的水窪旁邊,完全不能置信的擡頭望著那卡在樹頂上,還在冒著濃煙的半截飛機,心情真的是沈到了谷底。

上一個小時我還在愜意的靠在寬大舒適的飛機坐位裡,喝著從美麗空姐手裡接過來的貴價香檳,慶幸著自己怎麼會這麼幸運,竟然在公司的週年晚宴上抽中了大獎,可以跟著一班公司高層乘坐豪華客機到海外旅行……

怎知「禍兮福所依」,我們竟然遇上了飛來橫禍……飛機遇上了突然而來的大風暴,在亂流中被雷電打中了引擎,劈斷了機尾和一邊的機翼,在狂飆的龍捲風風暴中不知折騰了多久,最後還一頭墜落到這不知名的深山裡……

回想起剛才當飛機擦過峭壁,衝進了這片一望無際的深綠色大森林時;還沒撞到樹頂,我便已經在響徹整個機艙的尖叫聲中,連人帶座位的從機身破開的斷口處被拋到了外面……

當時我還以為自己死定了……怎知卻幸運的剛好掉在一株大樹上,墜下時飛機椅又替我擋住了那些中途撞到的樹枝,著地時更竟然湊巧的掉進了水窪裡……身上雖然擦傷了好幾處,但都只是皮外傷,死不了……

到我驚魂甫定,恢復神智時,才記起要解開安全帶,爬出了水窪。

我支著還在不停打顫的兩條腿,茫然的擡頭往上看,只見我們乘坐的飛機已經斷開了幾截,被卡在那株巨樹的樹丫中間。我瞇起眼睛望到樹上,依稀的好像看到了有幾個晃動的人影,相信一定是其他的生還者了!

救人要緊,我咬了咬牙,忍著身上的傷痛,冒險往樹上爬去。

這顆相信要四、五個人才能合抱的巨樹可算是我的救命恩人了,要不是它把飛機擋著,飛機一定會直墜到地上爆炸的,到時我們可一個人都逃不掉了!

我一口氣的越爬越高……終於看到了……原來是幾個女孩子……

我很快便認中了其中一個,竟然是我們公司裡的大美女「秦嵐嵐」。

說起她可真厲害!雖然她只是今年才考進來的新同事,但憑著出眾的容貌和世故的手段,不但很快便攀上了我們公司裡的「美女榜」,成為了數一數二的大美女;工作方面,還扶搖直上的連連高升,已經跟把我這個比她多三年經驗的前輩同一個職級了……

老實說,她真的長得很美……有近一米七的頎長身段,只比我矮了一點點。一張充滿了古典韻味的鵝蛋臉,尖尖的下巴,肌膚非常白皙細嫩、晶瑩通透的好像翡翠一樣。兩條修長的柳眉又黑又濃又秀氣的……不過最漂亮的,還是她那雙總好像帶著點高傲和不屑,但卻仍然那麼動人心魄的美眸。

除了賣相夠好之外,她的家世和學歷也真的不差,聽說還是名牌大學的高材生。那些學歷或者身高稍遜的男人不要說追求她了,光是站到她面前便馬上洩氣了。而且這小妮子平時還蠻「酷」的,從來都不會主動跟其他人說話。當然,這只是說那些職位比她低的人;在上司面前她可會有另外一張臉孔,總是裝出另一副虛心受教、小鳥依人的樣子。我還聽說她最喜歡在別人背後打小報告呢!因此她在公司裡的人緣並不太好。

其實我也很瞧不起她在上司面前那副討好的嘴臉,但是美女誰不愛看,我也抵受不了她的誘惑,也常常會在她背後偷看那婀娜多姿的背影,尤其是她那個圓滾滾、翹挺挺的俏臀;和那頂多只有廿二、三吋的盈握細腰……

平時她對我這個半吊子的「前輩」可真是連正眼也沒瞧上多少下,但這次卻要靠我才把她從樹上背了下來。總算第一次聽到她說了衷心的多謝!只是她感謝的說話我其實連半句也沒聽進去,心中只是縈繞著她那豐饒的嬌軀趴在我背上那陣美美的感覺……

第二個讓我背下樹來的是「劉濤濤」,她比我大幾歲,可算是我們的前輩了。我通常喊她「濤姐姐」的。我在剛剛進公司時已經認識她的了,還記得當我第一眼看到這個成熟嫵媚的美女時,心還一直在「卜卜」的狂跳,因為她長得實在太嫵媚動人了。轉瞬間已經過了三年,去年她還已經嫁了個聽說是高幹子弟的大款……但歲月卻似乎完全沒有在她身上留下絲毫的痕跡;她還是一樣的嬌媚如昔,而且體態還更加撩人了。就算是平時穿著那襲普通的上班套裝,但她那挺拔的胸脯、翹翹的豐臀、纖巧的腰肢和那混身優美的曲線,還有她始終留著的那一頭烏亮長髮,都完全散發出成熟少婦的動人風韻,看得我色心大發的連連綺想。

尤其是每次當她在我桌子面前一步一步的走過,或者站到我面前跟我說話時,【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那雙水汪汪的大眼、挺正的鼻管、白中透紅的嫩臉,和因為走路走急了;一呼一吸起伏得特別快的高挺胸脯,都要使我著迷。

濤姐姐平時待我很和善的,只是我知道她一向都只當我是個小弟弟,而我對她也像姐姐一樣,最多也只會在口頭上吃吃她的豆腐,從來都不敢真的有甚麼歪念。

第三個讓我背下來的是新來不久的美女接待員「李欣欣」。能夠在公司正門充當「花瓶」的位置,她的相貌當然也不錯了。一張非常完美的瓜子臉,下巴尖尖的,櫻桃小嘴配上一雙丹鳳眼和長得筆直的小鼻子,不知迷倒了多少男同事。而且這俏皮可愛的小妮子又不怕生,平常也不介意跟我們一班男同事說說笑笑、打打鬧鬧的,跟我也很合得來。

這小妮子長得嬌小玲瓏,身材比較骨感,瘦瘦的不太豐滿,胸脯也稍嫌小了一些。不過平時穿起短裙時,那繃得緊緊的小屁股還是蠻誘人的。我背她下來時才發覺她的身子真的很輕,背在身上像幾乎沒什麼重量似的;不過胸前那雙小玉兔原來也份量不輕的啊!以往可能是走漏眼了!

我一口氣把她們三個背了下來之後,匆匆的休息了一下,看到樹項上隱隱有點火光的,知道飛機終於起火了。為了爭取時間,我又再爬上樹去嘗試找尋其餘的生還者……

我爬了一半便聽到了些呼救聲,循聲在其中一截斷開的機艙附近的樹丫處找到了另外三個女孩。她們其中一個似乎還受了點傷,身上染紅了一大片。另外那兩個看到離開地面那麼高,也跟之前的幾個女人一樣嚇得手軟腳軟,根本便不敢自己爬下樹去。

只是,飛機殘骸那邊的火卻已經開始熊熊的燒過來了……

我爬到她們那裡,才發現原來那個受傷的女孩竟然是跟我同一部門的女同事「劉菲菲」。我趕忙背起了她,又叫另外兩個女人不要再等,趕緊跟著我爬下樹去。她們雖然都很害怕,滿臉的不情願,但逃命要緊,也顧不那麼多了,雞手鴨腳的跟著我爬下樹去。

我背上的「劉菲菲」不但是我的女同事,還是我的舊同學。她在學校裡是有名的校花,也是我暗戀的對象。這麼多年來我對她的愛慕都沒改變過,只是她實在是太優秀了,身邊總圍著無數的追求者;我這平平無奇的窮小子,不要說妄想得到她的青睞了,根本連靠邊站的資格都沒有!

她長得真的很美,一張清純如水的明星臉,薄薄的櫻唇,烏黑的杏眼……但最讓人喜愛的還是那溫婉柔順的性格,永遠也不會看到她惱怒罵人的。不過她就是太靦腆了,連平時跟男同事說話時都會面紅的,因此雖然是不少人的夢中女神,但到現在還是小姑獨處的,沒有男朋友。

我很瞭解她,知道她最吃不消那些髒髒的大男人,因為她有點潔癖,最大的癖好就是洗澡,甚麼時候都總要保持清爽乾淨的。難怪她永遠都是那麼香噴噴的,乾淨純潔得好像一杯清水一樣。

可是這時,這個從來都不會讓男人踫一下的女神,現在卻混身無力、整個人軟軟的伏在我背上。

剛才在撞機時被碎片割傷了脅下,流了不少血,白色的襯衣上染紅了一大片。我背著她這樣大動作的爬樹,當然會時不時挪動到她的傷口了。她雖然很堅強的忍著沒有呼痛,但一張全無血色的俏臉卻更形蒼白了。

另外那兩個,我認得其中一個叫「孫甜甜」,是我們公司老闆的寶貝女兒。這次她也隨團跟老爸一塊出去旅遊,想不到那麼倒黴,竟然搭著了沈船。她好像還是個中學生,嬌小玲瓏的幼齒身材還帶著點嬰兒肥,長得也算挺可愛,眉目清秀,唇紅齒白的,唇上還依稀的還長著點少女的胎毛。

最後那一個並不是我們公司的同事,而是飛機上的空姐;還是最漂亮的那一個,專門負責接待頭等艙的。我記得上機時瞥見過她的名牌,好像是叫「林伶伶」的。她長得又高又漂亮,豐胸圓臀,腰細腿長,一副標準的模特兒身材。俏麗的臉蛋又白又嫩的,笑容也很甜,笑起來時臉上還有兩個俏皮的小酒渦。不過這時她那身合身的制服也已經撕得破破爛爛了。

樹頂上的殘骸碎片正在七零八落的亂掉下來,有不少還是已經著了火的……我背著一個女孩,領著其他兩個,也顧不得再慢慢撥開那些茂密的枝葉了,只能左閃右避的爭取時間拚命往下爬,任由頭臉手腳被樹枝刮傷也不理了。

我們幾個好不容易才落到地上,也沒時間慢慢歇息了,馬上便拚命的往外跑……才走不多遠,便聽到了天搖地動的「轟」的一聲……把我們幾個都震倒在地上。

回頭一看,原來在樹頂上斷開了幾截的飛機終於掉下來、撞在大樹下了,還馬上爆開了一大蓬火焰,熊熊的燒了起來。大樹底下的草地馬上變成了一大片火海,空氣中頓時瀰漫起一股刺鼻的燃油和烤焦的味道……

早前我救下來的三個女孩也跑過來跟我們會合了,我們連忙爬起身來,一口氣的跑了很遠才敢停下,回頭望著被火焰完全吞噬了的飛機殘骸慢慢的燒成了灰燼,像根本沒有存在過似的……

幾個女孩都忍不住失聲的痛哭了起來。

我們沮喪的站在遠處,焦慮的期盼著,希望可以看到還有其他的倖存者逃出來;可惜一直等到飛機完全燒光了,還是連呼叫沒聽到過一聲,相信其他的人在撞機時都死光了……我們幾個只是因為幸運地坐在機身的斷裂口的附近,在撞機前便已經被拋了出來掉到樹上,所以才僥倖的保住了性命。

森林中非常的潮濕,熊熊的烈火很快便熄滅了,我們的希望也隨著那蓬黑煙慢慢的消散。幾個人你眼望我眼的,都沒了主意。

這時我背上的劉菲菲夢囈似的嗯了一聲,我才猛然記起她受了傷!連忙把她放下,問道:「菲菲,妳怎麼了?」

她緊皺著眉頭,非常虛弱的說:「我……很痛……」說著竟像有點暈眩似的。

我四周環顧了一下,看到樹林其中一邊好像比較光亮似的,便咬咬牙,再次背起了快要昏迷的劉菲菲,向著其他眾女說:「我們不可以留在這裡,得找個可以讓她躺下來的地方……」

她們無言的望著我……沒辦法!誰叫我是這裡唯一的男人啊!

*** *** *** *** ***

我茫無頭緒的領著大家在樹林中一路走著……這裡不知是甚麼地方?四周滿是參天的大樹,林深樹密,鬱鬱蔥蔥,地上更長滿了到腰那麼高的雜草,根本沒有明顯的路徑,顯然不知多少年沒人來過的了。

我們一路跌跌撞撞的走了近半個鐘頭,才走出了茂密的樹林……原來那片亮光是個被樹林圍繞著的小山坡。可能是土質比較多石的緣故,這裡的植物比較疏落,不過四周還是瀰漫著厚厚的濃霧,想看遠一點都不可以。

我們還聽到了些輕微的水聲……於是便循著水聲,在山坡的另一面找到了一條不太寬闊的小溪,旁邊還有一塊比較開揚的小空地。有些清澈的泉水潺潺的從石坡的隙縫中湧出來,在空地旁邊形成了一個不大不小的池塘。池塘裡的水清澈見底的,水中還零零星星的遊著幾尾指頭般大的無名小魚。

我們又在空地附近的山壁上發現了一個天然的山洞。雖然並不太深,但地方也有十多平方米,在那足有六、七米高的洞頂上,還有幾個天然的通風孔,所以裡面還算很通爽,正好讓我們暫作容身之所。

我領著大家走到洞裡,大家都已經很累了,便提議先坐下來歇息一下。我們各人身上也大大小小的擦傷了很多處,順便也讓大家在水池邊好好清洗傷口。

我先把菲菲放在地上,叫其他女孩們替她包紮傷口,自己則跑到外面,用塊大樹葉盛了些水回來。她脅下的傷口已經沒再流血了,但還是必須要先清洗乾淨,再包紮一下。否則一個不小心傷口感染了的話,在這蠻荒之地可真是死定的了。

到我拿了水回來,只見到一班女的還是呆呆的跪在菲菲身邊,卻誰都沒有動手……

原來她們當中,只有當空姐的林伶伶懂一點急救。但她看到菲菲身上滿是血跡,竟然軟手軟腳的,始終不敢動手!我無奈的嘆了口氣,只有硬著頭皮、厚著臉皮的自己來了。

我看了她們一下,見秦嵐嵐今天穿了襲白色的長裙,也顧不了那麼多了,跟她說了一聲,便在她的裙擺上扯下一大塊,用來給菲菲包紮。她嘟長了小嘴的,但人命悠關,倒也沒有反對。只是如此一來,她那長裙倒變成了一條超短的迷你裙,把她那雙修長的美腿都全露了出來,頓時羞得她俏臉緋紅的。

我不知道菲菲的傷勢有多重,但她流了那麼多血,染紅了大半件白色的襯衣,看起來真的非常嚇人,也難怪那幾個女來孩會嚇得花容失色的。

我把菲菲抱到接近洞口比較光亮地方,她痛得直在冒汗的,一張俏臉全都皺了起來。然後才小心的解開了她的衫鈕,替她褪去了幾乎染紅了一半的上衣。

……看到了,原來她的傷口就在脅下,足足有幾吋長,所以才會流那麼多血。幸好傷口不是太深,應該沒傷到筋骨。這時她的血已經止住了,不過身上滿是血汙的,連原本是粉紅色的胸罩都變成了腥紅色。

我深吸了口氣,屏息靜氣的伸手到她背後,解開了胸罩的背扣……

「啊!」她馬上痛得叫了起來……血汙把皮肉都黏住了!

「菲菲,忍一忍,一定要清潔好傷口才成!」我一咬牙,狠心的撕開了那緊貼著皮肉的染血乳罩。她痛得眼淚直冒的,但還是很勇敢的沒哼一聲。

這時她的上身已經完全赤裸了,嬌嫩的少女身軀無遮無掩的完全呈現了在我面前。胸前那對溫軟潤滑的小玉兔挺拔的聳立著,雖然是沾滿了血汙,但還是瞧得我心頭亂跳、直嚥唾液、雙手直抖的……

當然,我臉上還得裝出了一副很鎮靜的神態……那幾個女孩還在不遠處監視著的啊!

「菲菲,很痛嗎?」我心痛的問道。

她咬著牙答道,顯然在拚命的忍著痛:「哎……有點……」說時嬌軀輕顫,那粉白的赤裸胸脯一抖一抹的,看得我登時甚麼都忘記了。

她看到我那火灼灼的目光,馬上羞惱的道:「你……你……不要看……」全無血色的粉臉上也也泛起了陣陣紅暈。她因為失血太多,所以才有些暈眩,但神志還是非常清醒的;這樣子被我一個大男人剝光了上衣慢慢的擺弄,自然是羞死了!不過這時也沒其他辦法,她只得羞澀地閉上雙眼,乾脆來個「掩耳盜鈴」,眼不見為淨就是了。

我也暗罵了自己幾句,連忙吸了幾口大氣,勉強的定下神來,小心用破布蘸著清水,一點一點的替她清洗著傷口。

她很乖巧的靠臥在我的大腿上,雪白的嬌軀不時因為吃痛的一陣陣顫抖。但是她是很堅強,始終咬牙強忍著沒哭出來。

隨著血汙慢慢的抹去,她胸前那兩團又白又嫩的美麗乳肉馬上回復了原來的晶瑩剔透,細緻得連下面的血管都清晰可見的。粉嫩得跟雪膚幾乎分不開來的嬌小乳蒂和那一輪小疙瘩似的嫣紅乳暈,不斷的散發出中人欲醉的淡淡乳香,讓我一面抹一面流鼻血。

只可惜這時正事要緊,我也沒心情慢慢去享受這偷香竊玉的香艷滋味。唯有繼續目不斜視的,專心替她清理傷口,再用裙布把她的傷口包紮起來。

包紮時我還是忍不住乘機揩了幾下她那赤裸的胸脯;她只是咬了咬櫻唇,裝作沒感覺到;我當然也故作若無沒事的了。

*** *** *** *** ***

忙完了一大輪之後,陽光已經透過洞頂的氣孔照了進來,算起來應該差不多到中午了……

我們跑出洞口一看,山谷裡的濃霧正開始慢慢的消散,但還是沒有完全散去。我們攀到小山坡頂上,只見四周都是高聳入雲的巨樹,在薄霧中根本看不到邊際,很遠很遠才隱隱約約的看到有些陡峭的山壁……看情形這裡是個四面環山的原始深谷,方圓少說也有上百平方畝……要徒步走出走的話,應該機會不大,看來只有安靜的等救援隊來找我們了!

稍為安定了下來之後,我們一班死裡逃生的人也只能互相安慰的說,應該很快便會派人來救我們,大家儘管放心之類的說話……只是我們心裡有數,就算真的有人來拯救我們,但看來要在這兒呆上三兩天倒是免不了的了。

這時雖然正值盛夏,白天當然很炎熱,但這裡深山幽谷,晚上一定會挺涼的;如果就這樣睡石板地,恐怕大家都受不了。因此我便叫她們到附近採集些野草回來,鋪在石洞中當床鋪。

我又囑咐大家千萬不要走遠,因為剛才一路過來時,我好像看到了幾條草蛇……而且這裡林深樹密,可能還會有其他大型的野獸也說不定。

……聽到有蛇,幾個女孩登時嚇得花容失色的。

她們出去之後,我又把菲菲抱起,安置在洞口附件太陽照到的地方,因為那裡比較暖和一點。之後我又吩咐年紀最小的孫甜甜幫忙看護著她,然後自己才出去,在剛才曾經路過的一株大松樹上採了些松香、松枝和一大堆厚厚堆積在樹下的枯乾松針,拿回山洞裡用打火機點著,生了堆火……

那幾個女人都先後抱著大堆乾草回來了,她們看到那堆火,心中都是一陣溫暖,這才坐下來喘了口氣。

這時不知那裡傳來一陣「咕……咕……」的響聲,幾個女人馬上都擡起頭來,可憐巴巴的看著我。

唉!難道我不餓嗎?打從今早吃了早餐之後,大家都已經好半天沒東西下過肚,都已是飢腸轆轆的了。

我環顧了她們一眼,看到她們個個都已經累得軟弱無力的,想來也幫不了些甚麼,唯有嘆了口氣,無可奈何的站了起來。

我先在樹林中折了枝又韌又長的樹幹,用尖石削尖了,打算當作標槍到林中打獵。

打獵說起來好像很容易,但其實我也只是個徹頭徹尾的城市人,小時候雖然曾經在農村住過幾個月,但極其量也只曾試過爬到樹上摘些野果和到樹林裡採些野菜、蘑菇……哪裡打過獵啊?因此一路上我雖然真的看到了些野兔、野雞和獐子之類的小動物,但還沒等我準備好,它們便已經跑掉了。

有幾次我倒看到幾條比我的大腿還要粗大的的巨蛇,嚇得我連動也不敢動;幸好它們也沒有攻擊我,只是懶洋洋地遊過去了。

我沒頭沒腦的找了好久,眼看太陽也快下山,我也累得走不動了,只有頹然的坐在一顆大樹下那些虯鬚突盤的樹根處休息……

這時,忽然有隻肥肥的獐子自動的跑了過來,還大刺刺的停在我面前不遠處,一動不動的盯著我,像根本沒把我當回事似的。

我馬上屏住了呼吸,很慢很慢地舉起木槍……看準了它用力的擲了過去……

呀!真是好狗運!想不到我那亂糟糟的一擲,居然真的把獐子刺中了,還把它釘在地上。

我連忙撲上去用拔出木槍,再多刺了它幾下;它掙紮了兩下,便一動不動的了。我興高彩烈地抱起死去的獐子秤了秤,竟然有四、五斤重。

到我自豪的托著早在水池裡剝了皮、洗乾淨的獐子回到山洞時,那班女人登時一陣歡呼。

*** *** *** *** ***

烤熟了的獐子肉香氣撲鼻的,大家都飢餓地圍了上來。

我用隨身的小刀給她們每人都切了一大塊,到我自己想吃時,一眼卻看到受了傷的菲菲還躺在草墊上,正在眼巴巴地望著我。我連忙也切了一塊給她,而且見她行動不便,乾脆發揚一下紳士風度,親自用手拿著給她吃。

她尷尬得滿臉通紅的,但實在太餓了,也不顧儀態,湊著我的手大口大口地吃著。雖然這燒獐子肉沒什麼調味,但看得出她吃得很是滋味。

她的胸罩滿是血汙,已經不能用了,現在破爛的襯衫裡是真空的……她一垂下頭,衣領內那肉光四溢的美景登時盡入我的眼簾。那兩大團粉嫩再加上嫣紅的兩點在火光中淹淹漾漾的,看得我直在嚥口水。

我看著菲菲俏美的小嘴一張一張地吃著我遞過去的烤肉,還時不時舔到了我的手指,心中忽發奇想的:「要是這張美麗的小嘴吃著的不是我的手指,而是我的大肉棒……那該多好啊!」想著臉上不禁紅了一下,腿間的小弟弟也有點兒硬了。

我吃了一驚,怕讓她看到,只有很不自然地扭動了一下。但菲菲的頭就挨在我腿邊,我褲襠上高高挺起的小金字塔還是馬上讓她看到了,一張粉臉登時紅了起來,她還羞惱的瞟了我一眼……還好,好像沒有什麼慍意。

我餵她吃飽了之後,自己才開始吃。想不到一班女人的胃口那麼好,竟然把整頭四、五斤重的烤獐子吃掉了一大半。之後到大家在河邊洗擦完畢時,天已經全黑下來了。山洞外面傳來了一陣陣啾啾的蟲鳴,遠處還隱隱約約的有幾聲狼嗥。

我見到大家都有些擔心,便安慰她們說:「放心吧,洞口燃著火,野獸不敢跑過來的。」

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