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女小雪的淫亂生活

說完我覺得好笑,因為這段對話讓我想起菜場上大媽的討價還價。

錢浩點了點頭,說:「行,都依你,現在輪到你了,來吧,動作麻利點兒。」

錢浩說著直起腰來,挺起了下身的肉棒。即使已經看到一會兒了,我還是不由的「啊」的一聲叫出來——仔細看了才發現,他的肉棒竟然如此之大,又粗又長,即使和我在各種網站上所見過的男人的傢伙比起來也是非常夠份量的一隻寶貝,像一個小手臂煞是嚇人(現在回想起來,其實還沒有趙旭的大,只不過當時的我是第一次見到真的肉棒),我整個人看呆了,隨之而來的是一陣興奮,之前的害怕恐懼竟然一掃而空。有一瞬間,我心裡想的竟然是,我要這根肉棒,要他狠狠的插到我小穴裡。但這種想法瞬間就被我少女的矜持排除了。於是我爬到床邊,然後坐在自己腳後跟上,用手抓住肉棒,開始前後套弄起來。他的雞巴臭臭的,可能是好幾天沒洗的緣故,這種臭味讓一向愛乾淨的我有一點點噁心,但更多的是刺激,我幾乎想要嘗嘗手中這根肉棒的味道,但剛剛才說過覺得口交噁心,一下就改口,豈不是很沒面子。

錢浩哪能這麼輕易就放過我,況且口交又不會留下任何證據,於是他用有力的大手捏開我的嘴,強行將粗大的肉棒塞進我的嘴裡,另外一個男人從道具箱裡取出一條全新的圍裙,就這麼讓我嘴裡含著肉棒,全身赤裸的直接穿上。

錢浩用手扶著我的頭,快速的前後抽動著大雞巴,我也索性認命了似的配合著為他口交起來,一邊還主動的用手撫摸著嘴和舌頭不能同時舔到的肉棒和陰囊。

錢浩淫笑著說道:「陳穎雪,聽你麗麗姐說你在學校還是個優等生呢,這次中考考的也不錯啊,要是讓你的同學們看到你現在這幅樣子他們會怎麼想呢?」我的耳邊不斷傳來照相機卡嚓卡嚓的快門聲。

「別……別取笑我了……真的想要舒服的話,那就快點射在我的嘴裡不就行了麼。」我嘴裡含著錢浩的雞巴,含混不清的說道。邊說著,嘴和手並沒有停下動作。粗大的肉棒在嘴裡進進出出,蘸著口水,發出「啾啾」的淫蕩聲音。

啊……胸部好舒服……雖然眼睛看不到,不過能感受到有誰在我身後撫摸著胸前一對飽滿的乳房。

「肉棒還真是厲害啊……」我讚嘆道,第一次見到真實的雞巴的我開始震驚於這個男人的持久力,已經連續不斷的口交了快半小時了,卻一點都沒有射精的跡象。

不過還真經不起誇,話沒說完,就感覺嘴裡的肉棒一陣抽搐,想要吐出來,卻被錢浩死死的按住後腦勺,噴湧而出的精液直接在嘴裡爆漿開來,足足射了十來秒鐘才全部射完。

澀澀的味道,一股子的臊氣,還有點咸。由於量太大,沒能全部含住的部分從嘴角溢出來,滴落到裸體圍裙的胸口。

「好討厭啊……射在嘴裡……」我想起來不久前看過的一部成人動畫中的場景,由於每次都是邊看邊手淫,看的次數太多了,不自覺的就把台詞複述了出來,嘴角還掛著正在滴下的精液說道,「好浪費啊……」

「哈哈……果然是小淫女啊……沒關係,精液多得是,不會浪費的。」吳起說道。

隨後我被吳起擺成69式的姿勢,我用乳房緊緊的夾著他的肉棒,他則躺在我的推薦,舔舐著我的小穴。

「啊……肉棒變得好大……都快夾不住了……下面被……玩弄的好舒服……淫水都流出來了……」我呻吟道。

這麼做的同時,我也摸向了身邊一個正拿著相機對著我猛拍的男人,其實與其說是男人,不如說是男生更為恰當,看起來非常的青澀,估計和我差不多大,也就十五六歲的樣子。估計這裡面其他某個人的弟弟吧。

我把手伸進他的內褲,掏出肉棒來,淫蕩的說道:「算了……也讓你舒服一下吧……快……快點給我肉棒」邊說著,邊上下套弄起來。直挺挺的肉棒,高高的翹起,不停的上下抖動,似乎整個人都在發抖。

男生的肉棒應該是第一次被女生碰觸,感覺非常的炙熱,一跳一跳的。變大的肉棒,不僅是變硬,還相當有彈性呢。

在吳起的舔舐下,我嫩穴的入口處已經滿滿的都是少女的愛液,還正在不停的從小穴裡氾濫出來。

「啊……舌頭……又熱又靈活的舌頭……伸進去了……」

我用手指輕巧的觸碰著男生的龜頭,馬眼處開始滲出滴滴潤滑液。「啊……這個感覺……好喜歡……」我說道,「如果有能讓你舒服的方法,要說出來哦,都會讓你好好享受到的。」

我張口含住男生的龜頭,一臉欲求不慢的樣子,不斷的用舌頭舔舐包皮下的部分。

「舒服麼?」我問道。

「嗯……相當的……舒服呢……從來沒有這麼舒服過……」男生的聲音似乎非常的愉快。

我左右手分別握住吳起和男生的肉棒,一會兒舔舔這根,一會兒舔舔那根,一會又把兩根肉棒一同含進嘴裡。

幾分鐘以後,兩人一同射了出來,大量的精液噴射出來,灑到我的臉上和頭發上,滴落下來。

「射了好多啊……」男生舒服的說道,「比我自己打飛機的時候射的多多了……」

「男生的精液真是又熱又多又臭啊……」我用手指刮了一點鼻尖的精液,塞進嘴裡舔掉,說道,臉上露出淫蕩的笑容。

這時候我的羞恥心似乎已經完全消失了,只剩一點點「要守住貞操,其它的就隨便吧」的念頭在。

被用各種不同的方式不斷的玩弄了近兩個小時,我終於好不容易把房間裡的每個男人都弄舒服了,我自己身上也被不知多少的精液弄得一塌糊塗,幾乎沒有一塊暴露在空氣裡的皮膚。

「終於……終於結束了麼……」我下半身還在床上,上半身卻滑到了地上,最終還是沒有被開封的小穴向上對著天花板,微微張開,滲出的液體不知道是淫水還是男人的口水。

「小雪你真不錯,」錢浩穿著褲子,說道,「什麼時候想真正的做愛了,別忘了我們啊。」

說完,他從錢包裡取出六百塊錢,丟在我身上,然後就和已經收拾好東西的其他人離開了。

我目光迷離地看著幾張紅紅的大頭鈔,頭一次覺得自己這麼下賤。

第06章、公車上

假期裡又一次出去玩回家晚了,大概晚上10點的時候才搭上最後一班公交車。車上除了司機沒有別人,我坐在最後一排,一個大約25歲的男人跟在我後面上了車,看了看車裡的情況,可能想讓在車上的時間更容易打發一些,於是坐到了我旁邊,開始和我聊天:「小妹妹這麼晚去哪兒啊?」

「回家。」我答道。

「在外面玩到這麼晚啊,回家路上可要小心哦。」男人說著用手拍了拍我的大腿。拍完後手卻沒有拿開,而是就這樣放在我的大腿上。

我自然知道他想幹什麼,我也沒有阻止,任由他的手在我大腿上輕輕撫摸。這趟公交到我家還有半個多小時,不如和這個陌生男人玩玩。

「小妹妹的皮膚可真不錯啊,這麼白,這麼滑。」

「那當然了。」我朝他笑道。

見我沒有反抗的意思,男人也更加明目張膽起來,他左手攬住我的肩膀,我順勢靠在他懷裡。男人的右手更加深入的摸到了我的內褲,笑道:「小妹妹的內褲怎麼濕了?」

「因為下面流出水了唄。」我無所謂的回答道。

「哪裡流出水啊?」男人壞笑著問道。

「當然是逼裡流出淫水啦。」

男人沒料到我的回答這麼大膽,一陣竊喜,自言自語說:「今天碰到騷貨了。」然後手指隔著我的內褲撫摸我的陰戶。我扭了扭身子,把腿張開了些,說道:「哥哥你快啊,我都急死了。」

男人聽我這麼一說更加激動了,他伸進我裙子的手一把把我的內褲脫到膝蓋,兩根手指插進了我被淫水浸濕的小穴,另一隻手伸進我的T恤裡用力揉著我的奶子。我被他弄得嬌喘連連,他的手指在小穴裡不斷進出,發出「咕嘰咕嘰」的聲音。我受不了了,於是也拉開他的拉鏈,掏出他的肉棒,上下套弄。

公交車就這樣繼續前進。我的小穴被他扣挖了好幾分鐘後,我掀起自己的短裙,用手扶著他的肉棒,把小穴移到他豎起的肉棒上方,往下一坐,整根肉棒頓時全部插進了小穴裡。「啊……好舒服……用力……頂到裡面了……」我主動的把屁股抬起落下,讓肉棒在小穴裡進出,不一會兒,小穴裡的肉棒一陣抖動,射出了濃濃的精液,我也到達了高潮。男人把雞巴拔出來,將粘在龜頭上的精液抖了抖,都甩在我身上,然後拉好拉鏈,又在我陰戶上用力摸了一把,才下車。

我拿出餐巾紙擦乾淨身上的精液以後,車也到終點站了。我正準備下車,司機淫笑著向我走來,說道:「小妹妹,是不是也陪叔叔玩玩啊?」

我朝司機笑了笑,說:「那要看叔叔能不能把我搞爽了。」說著,我脫下上衣和胸罩,抖著一對大奶子看著他。

他掏出自己的雞巴,用手抓著我的奶子,夾住他的雞巴,說:「自己抓著奶子。」我聽話的照做了。然後他就開始用我的奶子乳交,他的雞巴很長,用奶子夾住以後,乳溝上面還能伸出大概7、8釐米長的一段,我用嘴吸住龜頭。就這樣抽插了一會兒,他把我翻過來,讓我趴在椅子上,然後雞巴就插進了小穴裡。我開始浪叫起來:「好爽……叔叔干的我好爽……叔叔的雞巴好大……啊……用力……用力插我的小穴……干死我了……」

大概過了近四十分鐘以後,他在我小穴裡和嘴裡各射了一次,才心滿意足的離開。而我可就慘了,被他幹的爽的翻了白眼的我躺在座位上渾身無力的大口喘氣,嘴角還流出精液。他也不管我,就把我抱下車,把我放在站台的長椅上,就開車走了,臨走還拿走了我的裙子和內褲。

第07章、深夜裡差點被輪姦

我就這樣光著下身躺在長椅上,過了十多分鐘才恢復清醒。當發現自己沒了遮擋下身的衣物時,我都快哭了,雖然這裡離我家已經不遠了,但是步行還是要走10分鐘的,這樣光著屁股走回去,被人看見怎麼辦。

幸好我今天穿的T恤很是寬大,可以勉強遮住屁股,我用力把衣服下襬往下拉,這才小心翼翼的走回去,但是兩條雪白修長的玉腿就遮不住了,我相信如果這時有人看到一定十分誘惑。

我能感覺到邁開步子時有風嗖嗖的從兩腿之間穿過,給我帶來一種暴露的快感,漸漸的,我原本小心的走路姿勢也變得大膽起來。步子邁的很大,兩腿間的陰毛不時的從T恤下沿露出來,屁股溝也在衣服底下時隱時現。

因為畢竟心虛,我還是不敢往大路上走,於是挑了通往我家的一條小巷子走了進去。不料沒走多久就發現不對勁,前面的路上堵著兩個小混混,我暗叫不好,然後轉身往回走,卻發現後面也站著三四個男人,年紀都不大,估計最大的也就二十多,最小的也就和我差不多大。我真是欲哭無淚,為什麼偏偏就選了這麼條小巷子呢?還不是因為走大路怕人看見自己真空的下身,都怪那個司機大叔。不過也不能全怪他,要是自己不讓司機操逼,司機也沒機會拿走我的內褲裙子了。說來說去還是怨自己天生是個騷貨。

我這麼想著,前後幾個小混混都圍了上來。

我顫抖著問道:「你們想幹嘛?」

為首的年紀稍大一些的年輕人淫笑著說:「小妹妹你說呢,大哥哥們今天當然是想和你玩玩了……」

我說:「玩玩……怎麼玩,我還是高中生,那些什麼事情不會的……你要錢我給你,你就放過我吧……」

那個老大笑著說:「給我錢,哈哈,笑話,你也不打聽打聽,我錢浩什麼缺過錢,就你那兩個小錢,哥哥我還不放在眼裡……不過……」說著他靠了過來,把我的T恤稍微掀起點兒,頓時挺翹的小屁股和雙腿間被我自己修剪過的陰毛就露在幾個小混混眼前,「還高中生呢,高中生這麼晚回家?高中生出門不穿內褲?就是一個小騷貨。」

我低著頭不說話,羞得無地自容,心裡一個勁的後悔。

浩哥繼續說:「這樣吧,你回答我幾個問題,要是你都答對了,我今天就放過你。」

我驚訝的抬頭看著浩哥,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呢,這麼好說話。我連忙點頭。

浩哥說道:「來,這裡說話不方便,到我的地方去說。」說著也不管我,一個人走在前頭,我默默的在後面跟著,知道自己就算想跑也跑不掉的。

走了不到一分鐘,就來到一處廢棄的倉庫,不過看上去收拾的還算整齊,估計是這個浩哥和他小弟的聚集地,浩哥走到沙發前坐下,對我說:「你自己找個地方坐下吧,就這麼光著屁股站著也不是個事兒。」

我感到浩哥這人似乎不是特別壞,要是換了別的小混混什麼的,我那還能這麼站著,這時候早被扒光了操了好幾遍了。

我找了個不遠處的椅子坐下,用手提包擋在自己的兩腿之間,算是勉強遮住了重要部位。

浩哥說話了:「我先說明一下提問規則,由我來提出問題,每道題你有三次回答的機會,全部答對了,你就可以走出這個倉庫,我的手下絕對不強留你;要是有一題三次都沒答對,那麼今天晚上你就得全部聽我們的話,答應我們的一切要求。」

還能有什麼辦法,我只得點頭答應。

浩哥說:「好,那我們開始提問了。你叫什麼名字?」

「陳穎雪。」

「今年多大了?」

「17歲,上高二。」

「有沒有和男人睡過?」

「嗯。」

「小妞還挺老實。和幾個男人搞過?」

「6個。」我心裡數了下,低聲說道。

「6個?小丫頭年紀不大,挺有能耐啊。」浩哥淫笑道。

我低頭羞得滿臉通紅,默不作聲。

「都在哪些地方做過啊?一個個報來聽聽。」

「……」我沒出聲,這種問題在外人面前有誰好意思說。

「再不回答就算你答錯了啊。」

「別別別,我說,我說……在床上、浴缸裡、馬桶上、陽台上、樓道里、樓道口……公交車上……還有公交站台上……」我吞吞吐吐的說了出來。

「呵呵呵呵……」周圍浩哥的幾個小弟們都跟著淫笑了起來,我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們的褲襠處都撐起了一個個小帳篷。

「有沒有同時和幾個男人一起搞過?」

「有。」

「幾個?」

「4個……」我想起了表哥公寓裡的那個晚上。

「那次是不是很爽?」

「嗯……」

「那你還真是個騷逼啊。」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個問題。

「你是不是時不時地會想要男人來幹你啊?」

「沒有。」

「沒有?這話怎麼聽著這麼假呢?」

「真的沒有?」

「沒有……」

「好像沒什麼底氣嘛……現在你下面濕了沒有?」

「……沒……沒有……」

「這個怎麼證明呢?大家說這個怎麼證明啊?」浩哥轉而問他的小弟們。

「讓這小騷貨張開腿讓我們看看唄。」

「還沒有,瞧她那騷樣,下面肯定濕透了,有本事把你小逼露出來讓大家看看啊。」

一眾小弟們跟著起鬨。

「你看,你這話我們只有看了以後才能知道對錯不是?」

「這個……」我猶豫不決。

「要是你不願意照做,我也只能算你這題答錯了。」

無奈,我也只能緩緩的把擋在腿上的包移開,張開兩條修長的大腿,已經濕的不成樣子的小穴展示在眾人面前,我的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

頓時,面前的男人們的褲子上全都撐起了一頂小帳篷。

就在我認定自己肯定要被面前的這些男人們輪姦的時候,浩哥走到我面前,笑了笑,說道:「問了這麼些問題,就答錯了一次,今天就放過你吧。」

我難以置信的望著浩哥,浩哥看著我的表情,說:「怎麼,放你走還不樂意啊,你要是主動想留下來陪我們玩玩,兄弟們也不會介意的。」

我忙不迭的說:「謝謝浩哥讓我回家。」

浩哥說:「我妹妹的裙子,你拿去穿吧,大半夜剛從這裡出去又碰到別的色狼了。「我感激的看著浩哥,不知說什麼好。

浩哥說:「快穿上走吧,說不定過會兒我變主意了」

我趕忙在眾人的注視下套好裙子,對浩哥說了聲:「謝謝。」連忙快步離開了。

頁: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