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交碰到女警

我低著頭不敢直視她,我對她充滿歉意,也充滿愛意,我就像犯錯的小孩,準備接受嚴懲一樣,低頭認錯。

她瞪了我一眼,「哼」的一聲,說:「趕快認罪吧,我手上有證據,可以指控你,你還是乖乖的招吧!」接著,她打開皮包拿出錄音筆來。

當她打開皮包時,我瞥見她的包包內,有一只小的無線電對講機,還有一個小皮夾,應該是裝證件和一些錢的,還有一隻口紅,一個小粉盒(說實在的她不用化妝就夠美了),還有兩串鑰匙,一串比較小像是開抽屜的,一串大一點像開門用的,沒看到汽車和機車鑰匙,我猜她一定住的離分局不遠,或者台北市不容易停車,她搭捷運或公車吧!

她拿出錄音筆撥放,可惜沒有聲音,因為我在旅社,已經動手洗掉了內容。

這下她愣住了,她辛苦付出天大的代價要起訴我的內容沒了,我低頭看看兩旁,旁邊的幾位都不在,剩下我跟她。

「對不起!我真的喜歡妳。放過我吧!我會負責,我決不會說出來的!」我輕聲的哀求她說。

我一直苦苦的哀求著,她知道我的意思,她聽完眼匡也有點紅,但是她咬了一下嘴唇,「哼」了一聲,起身往另外的房間走去。

我想,這下完了!看樣子,我逃不過上法庭的命運!我想她一定要置我於死地,她才會甘心,我的前途完了。

趁她離開座位時,我心一狠,想說既然妳一定要毀了我,我也要毀了妳,我偷偷的打開她的包包,取走門的那串鑰匙,放進我的口袋。

她帶著另外一隻錄音筆回來,我想應該是那個壯碩的男警的。

她放出內容,聽到進入旅社房間那一段,只聽到我大喊,『你們別想裝警察來對我仙人跳』的一句,其他都是無關緊要的碰撞哀號聲,還有,她在浴室內對著外面的同事,呼喚回答的內容……

『我被他睏在浴室裡面,不過已經解睏了!你們不用進來救我,快叫同事們支援,把他攔住!』我聽到她對她的同事這樣說。

我這一聽,便知道她真的恨死我了,她決不會放過我的,連在浴室內還沒脫睏都想抓住我。

接下來,都是整理後他們之間的對話。聽得出,她否認我有對她作任何的傷害,她說在逮捕的過程中,被我掙脫踢撞了幾下,沒有大礙。

畢竟是處女,那好意思告訴同事被我污辱的事呢?她只是說被我踢傷,所以走路有些不方便,掩飾了被我開苞走路不方便的事實。

聽到這裡,她的眼神有點迷惘,看著遠方,我不知道她在想甚麼。

過了一會兒,她好像下定了決心一樣,把她一生中的第一個男人;我這個莫名其妙,突然便成為她老公的男人,移送地檢署。趁檢察官還沒下班,就把我送地檢署了。

我真的很悲憤,我怎麼求她都沒有用,我如果沒有被收押的話,我一定要報復她!

到了地檢署,檢察官看了筆錄,也問我不少話。

我一直堅稱是跟女網友碰面,並沒有援交,我也不知道她們是警察的身份,加上錄音內容對我有利(當然對我不利的早被我洗掉了),何況我一直說誤以為是仙人跳,是遇到了壞人,我想逃跑才攻擊的。

「你運氣很好,既然他們也沒提傷害控訴,當然妨害公務的部份,是罪證不足,所以我們就不作出起訴處分了,當庭放!」檢察官笑笑的對我說。

關於性侵害的部份,她沒提,我也堅決否認有何不軌,所以,我被放走了。

走出官署,我趕緊找個鎖匠,複製了整串鑰匙,然後買了幾顆安眠藥和四條童軍繩,一個黑眼罩。

我趕回旅社,把鑰匙拿給櫃台小姐,我騙她們說是在302號房門口撿到,可能是該房的住客所掉落的。

我走到對面等待,我猜,等她下班回家找不到鑰匙,她可能會回頭來賓館找,她可能以為在打斗中掉落了。

果不其然,約九點的時候,看見她搭了一輛計程車回來賓館查問,她拿回鑰匙後離去,我也趕緊攔車跟蹤她,果然是離分局不遠的一棟出租公寓大樓,她下車走了進去。

我在大樓對面觀望,不知道她住幾樓、幾室。

我到文具店買了個牛皮紙袋,走進去對管理員說:「我是何麗玲警官的同事,拿公文要給何警官。」

「她住在七樓的706室,我幫你通知她。」那位老管理員誤以為我也是警察,就告訴我說。

「不用,我拿上去給她就行了。」我趕緊跟他說。剛好有電話打來,管理員忙著接聽,也就不再過問我了。

搭電梯直接上到七樓,我已經知道她住那一室,所以我故意走到對面去。

看到她浴室的小窗燈亮著,隱約可以看到,好像有人在浴室洗澡的樣子。

我拿著複製的鑰匙,小心翼翼的打開她的房門,我確定客廳沒人,那是一房一廳的小套房,還有一間小廚房,可能專門出租給單身的房客用的。

我很緊張的走了進去,發現房間佈置得很典雅,有股淡淡的清香。

她正在浴室中洗澡,桌上有杯水,好像還沒喝的樣子,我把一顆安眠藥的粉末投入,看看粉末融化了,就趕快躲到她的衣櫥內,用她的衣服遮蔽住我的身軀。

我從衣櫥的縫隙往外觀察,她洗澡洗的很久,大概認為我今天把她純潔的身體弄髒了,她要不斷的清洗,想把今天的污辱清除掉。

我躲在衣櫃裡,心臟跳的很快,我很緊張怕被發現,如果我被發現,可真的死路一條了。

衣櫥內她的衣物有股淡淡的香味,化解了一些我的不安,好像被她擁抱住一樣。我把她的衣服,當作是她一樣的想像著,滿足了我的幻想。

等了很久,終於看到她穿著睡衣走出浴室,我想今天她忙了一整天,又遭遇到如此的打擊,一定累壞了。

看她拿起茶杯喝了約三分之一的水,就把杯子放下。

我一直祈禱著她能把整杯水喝完,可是她只喝了一部份,這可讓我更加緊張,我怕藥的劑量不夠。

她拿起書本躺在床上看,看了幾頁便入睡了。

我知道她只喝了一部份的水,藥量不是很夠,所以一直等待到她進入了熟睡的狀態時,才敢從衣櫃出來。

我把她的手腳,各綁在床的柱子上,更矇住了她的眼睛,我要讓她就算醒過來,也只是看到一片漆黑,當成她還在做夢似的。

我手腳輕輕的把她綁成大字型,看著她熟睡的樣子;今天她那麼累,加上我放的藥也發揮了作用,讓她睡的很熟。

見著心目中的睡美人,她是那麼的甜美,不禁讓下午被嚇的躲起來的小弟弟,又抬頭挺胸起來了。

我慢慢的脫去她身上的一切,沒多久,一位白淨美麗的裸體睡美人,呈現在我眼前,下午沒有完成的心願,我一定要完成……

我埋首在她的兩腿之間,盡情的聞、盡情的舔,一股剛洗澡完的清香,撲鼻而至。她那小穴閉合著,一小部份的小陰唇外露,美極了。

我慢慢欣賞、慢慢撫摸,我有的是整夜的時間,慢慢的完成我的心願。

這時候,我的心情既緊張又興奮。看著粉嘟嘟的小嫩穴,被我由乾澀而弄得滑潤,粉紅色的奶頭也跟著變得堅挺起來。

雖然她仍然睡著,但是,這些該有的生理反應,都還是有的,而且還不差啊!

撫摸著她的陰唇,也慢慢的、輕輕的觸摸她那小小的陰蒂,隨著我的撫摸,引起她身體也跟著有些顫抖。

我興奮極了,於是我把手指深進她溫暖濕潤的陰道內,我慢慢的刺激她的G點,她的陰道開始收縮,好像要把我的手指推出去一樣,她的小腹也跟著有點上挺,於是我加快了手指抽插的速度,順便用手掌撞擊她的陰蒂。

就這樣一直磨擦刺激著,她的眉頭有點皺,腳指彎曲,身體有些扭動,腰部越往上挺高,胸部的起伏更快,呼吸也越發急迫,嘴巴微張,發出「嗯∼∼嗯∼∼」的聲音。

終於,聲音越來越明顯,最後發出「啊∼∼」的一聲,身體氈抖了一下,陰戶竟然噴出水來,噴射的高度約六、七公分高,噴了幾下,身體才緩緩的下來。

喔!竟然像條小鯨魚一樣的噴水,我可是第一次把女孩弄到潮吹的,其他都是在影片上看到的,我很有成就感,也很興奮。

於是,我脫光了衣服,用我的小弟弟上場,我很快的插入,很緊,可以感覺到,剛被破不久的處女膜,不斷的磨擦著我的小弟弟,我興奮極了,不斷的抽插著……

「啪啪」的巨大肉搏聲及「滋滋」作響的抽插聲,充斥著房間。

我完全不顧她在下面不斷的扭動,她的手被我綁住,手掌緊緊的抓住床單,臉孔有些扭曲,胸部有些紅斑出現,嘴巴像缺氧的金魚一般,不斷的呼氣。

「啊∼∼啊∼嗯∼嗯∼∼」的聲音不斷的發自她的小嘴。

快要受不了了,我很想射精啊!但是我怕射在她陰道內,萬一懷孕,那我豈不害死她!她怎麼面對她的親友和同事。

於是我很不甘心的拔出了小弟弟,一股濃濃的精液,就射在她的小腹上。

拿出了數位相機,我要拍照帶回去留念。日後,如果有生理上的需求時,還可以拿出來,看著她打手槍,也可以很滿足的啊!

接著,我到浴室裡,拿了一些衛生紙和毛巾,幫她擦拭乾淨,又拿起茶杯,含了一大口藥水,餵給她喝。也許她也有些渴了,很順利的餵下了剩下來的藥水。

過了一陣子,我才敢給她鬆綁,取回我帶來的東西,我安靜地離去。

我想,她定然會昏睡到天亮的。而且,我還仔細的幫她恢復了一切的衣物,當她一覺醒來時,可能會當做是一場春夢吧!

回到住處,整理好行理,一大早就直奔機場,我要盡快的回到大陸去。雖然假期還有好幾天,但是我不敢久留,怕萬一她發現是我幹的好事,我就完蛋了。

我回到大陸,也不敢馬上就回公司,我到別的地方旅遊了幾天,等假期結束了,我才敢回去。

過了一段時間後,像往昔一樣,我又上同一聊天網室去,有一天,我發現她又出現了。這次我利用別的化名,取得了她的 E-mail ,我不斷的發E-mail 告訴她,我對不起她,我喜愛她……

我花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用了數百封信才讓她消氣,我覺得她已經對我有了好感,我才敢再次回到台灣,因為我怕一下飛機就被逮捕。

等到三個月的假期來臨,我告訴她返台的時間,她竟然高興的說要去機場接我。

我真的是很高興,興奮的快睡不著,但等飛機靠近台灣上空時,我又開始擔心,會不會是陷阱?我怕一下飛機,來迎接的不是鮮花,而是手銬,那我豈不是毀了……

但是,愛情讓人盲目,也讓人勇氣十足,就算是毀在她的手裡,我也是甘心情願的!

走出機場,迎面而來的是她的微笑,我有些興奮,也有些尷尬。因為,當我想起我對她所做過的一切時,我還是怕她的報復。女人心,海底針嘛,豈是我能捉摸的喲!

看到她的笑容,令我安心不少。隨著她走出大門時,突然,她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臂,我嚇了一大跳,我幾乎跳了起來。

「幹嘛!怕成這樣,怕我拿手銬,銬住你嗎?」她笑嘻嘻的說。

我點點頭,真的,我確實很害怕,可以說如驚弓之鳥,也算是做賊心虛。

「呵呵!走,到我家去,我煮大餐請你吃。」她的回應令我感到快樂,她笑的很開心。

我真的放下心中的大石頭,隨著她前往她的住處,一路上我們有說有笑,好像多年的好友一般。

其實我們相識的時間並不長,見面的時間更短,但是我對她的身體,倒是有很清楚的了解!

到了她的住處,這地方我待過一夜,很熟悉的地方!她反身鎖好門,請我到客廳坐,給了我一杯冰涼的果汁,讓我覺得很舒暢。

我們坐下聊天,聊了一會,她突然邀請我到她的房間參觀,我實在好興奮、好高興,這不就是表示她對我有好感嘛!不然怎麼會邀我進去參觀她的閨房呢?

我雖然進去過,但是我還是要裝成一付陌生的樣子,我不能讓她知道,我曾經來侵犯過她。

於是,我隨她走進房間裡去,當我看到她床上的東西時,簡直令我嚇了一大跳,那可不是我曾經拿來綁她的童軍繩和眼罩嗎?我不是已經拿回住處藏好嗎?怎麼會出現在她的床上呢?

她面帶微笑的看著我驚訝的表情;那種笑容是微笑嗎?還是那種很詭譎的笑容吧!

「我要報復!」她說。

我一聽這四個字,全身都麻了,全身像突然被脫光丟進冰水一樣。

我一直顫慄不已,我本來以為她已經原諒了我才敢回台的,現在卻像自投羅網一樣,我心裡的悔恨真是難以形容!天啊!怎麼辦?

「脫光衣服躺到床上,我要用這些繩子綁住你,就像你用它綁住我一樣!」她跟著又說。

啊!她是怎麼知道的?

「妳……妳怎麼知道?」我邊脫衣服,邊問她說。

原來她在我離去後,想辦法進入我的住處,搜索我的一切。她要仔細的了解我,把我調查的一清二楚,也發現了我藏在住處;那串她被我複製的鑰匙。

她終於知道,那天的不是春夢,而是真實的。

我乖乖的脫光躺臥在床上,她用繩子綁著我,就像那晚我綁她一樣。

在矇上眼罩之前,他還拿出一把剪刀,我一看心都涼了,莫非要閹割我?

她把我矇上眼罩,還用剪刀輕輕的碰觸我的小弟弟,我那小弟弟已經被嚇的躲進去了。

我巴不得它能連蛋蛋一起完全躲起來,躲在肚子裡讓她剪不到。

當冰冷的金屬,觸碰到我的小弟弟時,我不禁開始求饒,我求她放過我,不要傷害我,不要告我強姦,不要讓我坐牢!

「那天我求你,你怎麼沒有放過我呢?」她哀怨的說。

「我實在被妳的美麗氣質吸引住了,我沒想到妳是處女!」

「那天晚上,你怎麼解釋?」她又說。

我只好一五一十的,把我心裡的話告訴了她。沒想到她會這樣逼供,我甚至把那晚的整個經過都說了,甚至連弄到她噴水潮吹的事,也說了出來。

「你好壞喔!」她隨即還罵了我一句。

我不斷的發誓保證,我會如何、如何的善待她,擔負所有的責任,我想娶她,如果她願意的話,我會願意用一輩子的時間來補償她……

突然,我覺得小弟弟被輕輕的拉起,好像有舌頭不斷的舔著,我這時的眼睛被矇住,看不到她對我做了些甚麼?看不到,卻讓我的感覺更敏銳,神經更緊繃。

「啊……啊啊…啊……」我的輕呼喚著,真的很舒服,小弟弟又挺立了。

但我卻更害怕這時候被剪斷,我想她大概是想把它刺激到最大,然後再剪下去吧!那我的小弟弟就要跟我分家了。

我不禁感到悲哀,我祈望它不要舉起,希望它躲起來以免被傷害。但是生理的反應,卻讓它更往上挺立,它真的不怕被剪嗎?

突然,我感到小弟弟被塞進溫暖緊縮的陰道裡,我對這個地方很熟悉的。它讓我感到無比的舒服,我知道她跨坐了上去,她正騎著我,她正強姦我。

但是我不想抵抗,就讓她強姦吧!一報還一報。

「你如果在我還沒有說可以射精前就射精,我會把你閹了!」她說。

喔!天啊……啊啊…啊……那有這一招,如果忍不住,那我豈非成了台灣最後一位太監?

我只好忍受著這不斷的刺激,有好幾次都差點洩了,但是一想到要跟小弟弟分家,我只好轉移注意力,忍耐住這不斷的刺激和摺磨。

在不斷的抽插聲中,「啪啪」的巨大肉搏聲及「滋滋」作響的抽插聲,充斥著整個房間,她在上面不斷的扭動,我的屁股也沾上了不少淫水。

「好棒∼好爽∼啊∼∼不要停∼∼啊∼∼要死了∼啊∼∼啊啊∼啊∼∼你射出來吧!」突然她緊緊的抱著我,口中亂七八糟的叫著。

我知道她已經高潮了,但是我不願意射,我要讓她爽死。她已經趴在我身上,全身顫抖不已,我還是繼續挺腰撞擊她。

「啊∼∼好∼好大∼啊啊∼∼輕∼輕點∼啊∼啊∼∼舒服∼啊∼∼啊∼要死了∼啊∼∼」

「就讓妳飛天吧!」我也忍不住,一股精液狂射而出,燙的她不停的顫抖,她的下面也噴出水來。

「喔∼我尿出來了∼∼」她終於癱軟在我的身上。

這是我們第一次同時達到高潮,接著,她不停的親吻我,我知道她愛上我了,原諒我了!

接下來呢?唉!當然是跟童話裡的王子與公主的結局一樣。

不過,我要奉勸各位,不要看完文章就效法我去找母鴿援交啊!你真的坐牢或吃子彈,可不關我的事喲……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