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交碰到女警

我是在大陸台商工廠當幹部的年輕人,身高 175 公分,體重72公斤,外表長的普通,在大陸工作是很無聊的,有空的時候我就利用公司的電腦上網聊天。

在聊天網站上我搭上一位自稱身材很好,長的又不錯的女孩(我苦無機會見面驗證),因為傳來的照片有可能是假的,君不見報上經常有被恐龍妹騙的報導嗎?

好不容易終於等到每三個月的返台假期,我終於有機會約她見面,當然我也想學學人家一夜情或者援交啦!如果遇到漂亮又清純的女孩,做做女朋友也很好喔!

無論如何,這次10天的返台假,我是一定要好好的把握機會,所以在返台前,我跟她約好時間,準備在西門盯碰面。

我在聊天室裡跟她很談的來,而且隱約可以感到她好像要援交,但是我又沒有十分的把握,也不希望援交到恐龍妹,所以一切就等見面再見機行事了。

我一下飛機,就直奔約會地點,由於擔心第一次約會,會因飛機誤點而遲到,所以約了比預定的時間晚一些。

沒想到飛機不但準時,連一向容易塞車的中山高也出奇的平順,我比約定的時間,竟然提早了一個多小時就到了。

看看錶,覺得時間還早,就到對面的麥當勞坐坐,點了一大杯可樂,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喝著可樂,一邊看著窗外的路人。

約半小時後,我突然發現,一位穿著很像我要約會的對象的女人和兩位壯漢一起出現在對面,他們互相交談了一下就分別朝兩個方向離開,我看了覺得很納悶,所以我就繼續待在麥當勞沒出來。

我想還早,而且我也想看看那兩個壯漢到底是誰,所以我就拖到預定的時間快到的五分鐘前才步出麥當勞。

我故意繞道旁邊的小巷,再從馬路的另一端急走過來,裝成一付剛剛才趕到的模樣,然後才像突然找到目標一樣的跟她碰面。

就在這時候,我近距離的看見她,她確實長得很清秀,頭髮披肩,背著一個黑色的包包,身材也很好,實在是我最欣賞的外形。

我們互相確認身份(我在網路上的化名是小健她叫小玲),我們確定對方確實是網交近一個月的對象,她的聲音也很甜美,這一切都是我夢寐以求的,我的內心實在既興奮又感動,感謝上天給我這個光棍這麼好的機緣,我一定要好好的把握這個機緣。

就算要援交,我也願意給她我身上所有的錢,當然能夠做女朋友最好。我內心期盼能跟她好好的交往,我一定會好好的待她,如待公主一般。

我們打完招呼後,就往前慢慢走,邊走邊聊。過一會,她突然問我是不是想援交,【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我被她突然這一問嚇了一跳,當然也很失望,想不到外表這麼清純的女孩是援交妹,不過我想一想,那也好,用買的也好。

俗話說不用錢的最貴,既然要賣,那麼乾脆一點也好,反正當我跟她見面時,就被她深深的吸引住,再多的錢,再大的代價,我都願意。

所以我向她點點頭,問她要多少?她告訴我五千。我想以她的姿色就算開口要我五萬,我也會給她。因為我已經不計代價了,何況才五千,於是我又點頭表示同意,然後我們就往附近有賓館的路走去。

在走路的時候,我突然從商店的櫥窗玻璃上,看到先前的壯漢,好像隱約跟著我們,我的心頭一震,想到的是,會不會是仙人跳。

但是我被她深深的吸引住,又不想放棄這到嘴的肉,我只好故意走小巷,繞小路,想擺脫那兩人。

好不容易從小巷鑽出來,我看到旁邊有兩家賓館,就趕緊拉著她往其中一家進去。

我想這樣一定可以讓他們找上一陣子,因為附近還有其他的巷子,巷內也有一些小的旅社,這附近地形複雜的很,旁邊的馬路上也有計程車可以搭,我想等他們找到,大概我也已經交易完離開了。

於是我趕緊跟櫃台小姐要了房間,拿著鑰匙,拉著她往三樓直奔。開了房門進去之後,我才放心下來,我知道已經順利擺脫那兩人了。

我要她先進浴室洗澡,她對我微笑了一下,我以為她要進浴室,沒想到她拉著我的手,我以為她要跟我一起洗鴛鴦浴,實在興奮無比。

突然,她一下子把我的手反扣著,痛得我不禁「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就在此時,我瞥見她另一手打開了皮包,拿出一付手銬來。此刻,我內心的驚嚇,可真是到了極點,我想我一定是碰到網路上釣魚辦案的女警了。

這時我想到的是,我完了!我的前途,我的工作,我將來怎麼面對家人……

啊!老天怎麼會跟我開這麼大的玩笑,別人援交數百回都沒事。而我,才第一次,就栽在女警的手上。天啊!這是甚麼樣的世界?為什麼我會這麼倒楣喔!

這時的我,只想著逃躲,我要不顧一切的逃跑,我不想被逮捕,我要保有我的一切、我的工作、我的前途,我要逃脫!我不能被這樣逮捕,這叫我如何做人、如何面對公司、面對各個親友。

「喂!別玩SM好不好,妳弄得我很痛啊!」於是我就跟她這樣說。

她愣了一下,我趁她這一愣的短暫片刻,用我的手紂,頂了她的肚子一下,她被我冷不防的反擊,痛的叫了一聲,我利用她的疼痛與退縮,把她的手一下子反扣回來。

她被我扣住後還想掙紮,更想用腳踢我,但是被我擋住了。我抓緊她的手腕跟後頸,讓她痛苦的汗水都冒出來,整個臉都扭曲了。

我終於佔了上風,這得要感謝當年念大學時,參加了柔道社,對於擒拿和反擒拿,我得到了柔道老師不少的指點,雖然多年沒有練習,但是在這生死尤關的一刻,倒是讓我本能的使了出來,當年我的老師教我們,要利用對方不注意時反攻,想不到我都全用上了。

為了怕她反擊,我順手拿下她的手銬,把她雙手反銬住,這一幕本來是她要用在我身上的,想不到吧!現在竟然是她被我銬住了。

我趕緊把她推進浴室裡,拿起毛巾往她嘴巴塞入,我怕她叫喊,這是不得以的做法。然後我把她推回床上,我解開她的長褲釦子,準備脫掉她的長褲。大家看到這裡,一定以為我要侵犯她喲!

唉!錯了,我只不過是想逃命嘛!不想讓她追捕上,所以我就想用她的長褲,綁住她的雙腳,好讓她就算要掙脫,也要多花些時間,這是我從電影裡學來的。

當我在解她長褲的釦子時,看到她的眼睛在瞪著我。

「我這樣子是不得以的做法,我怕妳追捕我喔,我只是想用長褲綁住你的雙腳,讓妳跑不動!不要誤會,我可不是想侵犯妳的,妳別緊張啊!」我想她一定是誤會了我,所以我還邊解邊跟她道歉說。

其實,我可比她還要緊張的多,雙手正不停的在擅抖著,好不容易才將釦子解完,我用力把長褲一扯。

天啊!我竟然太緊張的用力過度,把她的長褲,連同粉紅色的內褲,也一起扯了下來。這下可慘了!她那雪白粉嫩的屁股,全都暴露在我的眼前。

她驟然發覺屁股一陣涼涼的,便回頭瞥了一眼。她不看還好,一看之下,霎時整個臉龐都羞澀得嬌靨漲紅,瞬間變得面紅耳赤。

我此時真的是有多尷尬便多尷尬啊!但是也不管這麼多了,照樣把長褲脫下,當作繩子的綁住她的雙腳。

等我綁完後,我趁機欣賞一下眼前的美景。真的美極了,白白的屁股,曼妙的菊蕾,柔軟的陰毛,粉嫩的小穴……

雖然她用力緊夾著屁股,不想讓我看到她迷人的私處,但是沒有用,我還是看到了!

她掙扎的扭動了幾下,此時她上衣口袋內,一隻數位錄音筆掉了在床上。

我拿起來按了一下,一聽之下,還得了,這是從我們見面開始就錄到現在,是為將來準備指控我的鐵證,我趕緊把它 Delete 掉所有的內容。

此時我想我身上已經犯下不少的罪了,湮滅證據,妨害公務,意圖性侵害……

我真是倒楣透頂了,怎麼會有這種下場的呢?能看到她美麗迷人的私處,是我唯一的補償。

「我怕妳還藏有其他的東西在身上,準備對我仙人跳,所以我要脫妳的衣服搜身!」我真的被她的美麗吸引住了,藉故的跟她這麼說。

她聽完一直搖頭,她的嘴巴被我塞住沒辦法回答,但是可以看的出來,她心裡一定很急,也一定在咒罵我,罵我把她當成仙人跳的女人,但是我又何嘗願意如此呢?

我知道她才23歲,是年輕漂亮的女警,本該人人敬重,我也很敬重她啊!可是為了我的前途,我實在不得以要這樣羞辱她、誤會她的。

不管了,都到了這樣的地步,我只好把她的上衣脫去,讓她就算脫睏,也要浪費更多時間去穿衣褲了。

我毫不客氣的解開她的衣釦,解開她的胸罩,把她的胸罩拉到反銬住的雙手,這時她不斷的扭動身子,想遮住她的雙蜂,我這時仔細的欣賞了她的胸部。

真的很美,我猜至少有34C她的身材吧!真的美的沒話說。

這也讓我惡從膽邊生,既然都看了,順手摸幾下又如何!所以我就摸了她的胸部、摸幾下她的奶頭。本來沒甚麼反應的奶頭,被我刺激的挺起來了。

她不斷的掙扎,想避開我的撫摸,剛好把本來夾緊的雙腿打開了一些,我趁勢把我的腳卡在她的雙腿之間,這下她的腿再也無法夾緊了,因為她再怎麼夾,我的雙腳都在她的雙腿之間。

我用手指輕輕的撫摸她的陰唇,有點乾澀,當我摸她的小穴時,她的身體像觸電般震了一下。

她回頭用一種哀求的眼神看著我,我猜她一定在求我放了她!我真的面臨天人交戰的一刻。

一邊是我的慾望,這麼漂亮又幾乎全裸的女人,是我夢寐以求的對象,另一邊是我的理智,她是女警,我們現在又是官兵捉強盜的處於對立的局面,我該怎麼辦?

我輕輕的撫摸著她那美麗迷人的私處,每當摸一下,她就顫抖一次,我被這種景象樂壞了!

但是看到她看我的眼神,好像急的快哭出來了!我知道她在乞求我放了她,但是我此刻實在是內心掙紮不已,我該怎麼辦?

終於慾望贏了!我彎腰低頭,另外用手抱住她的腰際,把我的頭埋在她雙腿間,我舔吮了一下她迷人的小穴!

這一下,她震驚得把整個頭往上挺起,又突然羞愧的低下了頭。她的私處,竟然被一個她準備逮捕的傢夥舔拭著,身為女警又是處女(我後來才知道)的她,這樣的心情,真的是難以想像的!

我舔著、我聞著,私處裡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夾雜著一點點的汗味,我故意用我的口水、用我的舌頭去濕潤她的小穴。

她扭腰想擺脫我的頭,但是這不僅擺脫不了,還讓她的小穴跟我的舌頭造成更多的摩擦,終於,我聽到她的呼吸聲,越來越濃厚、越來越急促,變成了一種如燕鶯啼的喘息聲。

她的頭,從低低的埋在床上,變成高高的翹起。

我越來越興奮,也越來越大膽。我把我褲子的拉鍊打開,掏出了我的小弟弟,那時我的小弟弟已經非常的堅挺了。

我想假戲真做,明知她是女警,我也要把她當成援交女,誰叫她要扮誘餌,誘拐我犯罪呢?我明知那是餌,是毒餌,是藏著銳利的魚鉤,足以勾爛我的內臟,我還是要吞下去。

我的理智已經被慾火燒光了,我一定要吞食這份有毒的美餌!不管代價多大,我都願意承擔,天啊!現在回想起來,那時還真不知從那裡來的勇氣!

我用我的老二輕輕的磨擦著她的陰戶,那裡經過我剛剛的舔拭,加上我的口水,再加上我先前的刺激,她的小穴也沒有那麼乾澀了,反倒是有點濕滑。

我試探性的輕輕插入,她這時也察覺到我的意圖,她搖晃著頭,用一種快哭出來的眼光看著我、用祈求的眼神看著我。

我知道,要不是我用毛巾塞住她的嘴巴,那她一定大叫:「不要!請放過我吧!」

她的神情讓我看的很不捨,可是如果我不假戲真做,那麼不就表示我真的知道她是警察的身份?她到時候可以指控我的罪狀可多了。

所以我也只能繼續裝傻,把她當成援交女玩SM,至少上到法庭時,我還可以辯稱不知情,以為是援交玩SM,這樣我的襲警妨害公務的罪名,也至少可以免除。

其實最大的原因,是她實在深深的吸引著我,我可以利用這天賜的良機,上了這位美麗的女警。

我賭她到時候一定不敢說被我強姦的事,這樣我援交的罪名也沒了。

我心裡打著這個如意算盤,所以就不再管她的乞憐,用力一頂,把我的小弟弟,推進她那溫暖濕潤又緊縮的陰道內。她悶哼了一聲,就在此時我碰到了一些障礙物。

我的內心為之一震,天啊!她竟然是處女!

我的罪惡感油然而生,我竟然強姦了處女,我奪走了她珍藏二十幾年的貞操!

看著血絲隨著我的抽插,慢慢的沿著大腿流下,她的淚水終於流了出來!

我不知道她是因為疼痛還是悲憤而哭,也許兩者都有吧!我想她的心裡,一定恨死我了!

我的內心也很難過,我不是壞蛋,我很善良的,愧疚的感覺,讓我不斷的跟她道歉。

「對不起!我不知道妳還是處女,如果早知道妳是處女,我不會這麼做的!請妳原諒我!」我歉然的跟她說。

我一邊道歉,一邊還是輕輕的抽插,我不敢太用力,我捨不得讓她疼痛,但是我的小弟弟,又不願意放棄這個溫暖緊迫的家,我能怎麼辦呢?

我唯有繼續溫柔地抽插著,過了一會兒,她也不再那麼的掙扎了。

我想她已經崩潰了,不願再抵抗了,寶貴的貞操被我無意中奪走了,那種心理的潰散,讓她輕聲的哭泣了。

我想她一定是滿懷的悲憤,我這個傢夥,竟然成了她生命中的第一個男人,而這還是她想誘捕的傢夥,他竟然反過來欺淩她。

那種徹底的失敗、那種無顏見江東父老的心情,可以從她迷惘、驚恐、呆滯的神情中讀到。

沒多久,一陣敲門聲,讓我們兩人都從這個境況中回過神來。

『警察臨檢,請開門!』外頭傳來的叫門聲,害我嚇得差一點射了精,我的小弟弟,更是嚇得快速的往我肚子裡退縮。

我們分開了,血絲混合著淫水,隨著我的小弟弟後撤流出更多。我無暇欣賞,趕緊抱起她放到浴室裡去,順便把她的皮包丟進浴室裡,旋即把浴室門反鎖。

「妳趕快在裡面整理吧!妳的同伴來了,我不希望妳這付模樣被看到!」我趕緊告訴她說。

我去開門,看到門口站立著兩位身著便服的大漢,我還沒有開口,他們就問說:「你在援交嗎?嘿嘿,那女的呢?我明明看到你帶著一個女人進來的!」他們邊問邊探頭探腦的走進來。

「自己進去看嘛!那有甚麼性交易?我自己一個人休息睡覺啦!」

他們當然很懷疑,於是一個走進去查看,一個堵住門口不讓我離去。

我心裡很急,於是我突然往門口那位的下體踢了一腳,他沒想到我會突然攻擊他,痛的慘叫一聲。

「啊∼∼」他抱著下體,彎下腰來。

我那一腳實在是不得以的,我真怕他的傢夥被我廢了,那我可真是罪孽深重啊!

一響哀號聲,讓往內走的那位回過身來,我扯著面前的這位可憐的警察伯伯的身體往地上倒下,順勢抬起腳撐住他的肚子,給他來個拋摔。

他壯碩的身體被我往後拋出,那位聞聲回身過來的大漢,突然被這種景象嚇了一跳,他想伸出手去接住他的同伴。

我想這是人的基本反應,可是拋來的可是一位壯碩的大漢,那種來勢豈能輕易擋住?兩個人撞的正著,唉叫聲此起彼落!

「你們想要假扮警察對我仙人跳,門都沒有!」我趁機往外奪門而出,還告訴他們說。

因為他們都身著便服,不是製服,我雖然知道他們的身份,但是我還是要故意當做不知道,萬一被補,到法庭大家還有的辯呢!

不然,我又襲警一次,這些罪名,夠我在牢房呆上一段時間了!

我快速的往樓下衝,當我跑到樓梯口,準備往大門外衝出。唉!你知道嗎?門外和櫃台,有四五位穿製服的警察走了進來。我一看,這還得了,趕緊回頭,想往後跑。

「先生,麻煩你的身份證件,讓我們檢查一下!」他們也看到了我,很有禮貌的叫了我一聲。

我一聽,頭皮都發麻了,可是我還是鎮定的拿出身份證給他們。我又不是大陸偷渡客,料想他們沒有任何事證,也為難不了我,我只希望他們趕快驗完,讓我離開。

就當我的證件在警察伯伯的手上準備還我時,他身上的無線電對講機,傳來一陣呼叫求援的聲音,還把我的衣著身材,都報的一清二楚。

我很尷尬的看著他,那不就是眼前的我嘛!各位您說,我該怎麼辦?再襲警一次再往外逃嗎?喔不!我現在面對的,可是穿著製服的警察,還佩著槍呢!

我不想犯錯,我不想犯罪坐牢。

我在樓上的部份,還可以辯稱不知道是警察,以為是仙人跳,一切都是出於自衛!現在呢?我只有乖乖的站在那裡,看著門口那兩位掏槍出來,防範我蠢動。

我舉手投降,我不想挨子彈,我不亂動,他們也不能對我怎樣,一切都要到警局,到法庭再說!

過了好一會,樓上那三位終於下來了,他們搭電梯下來。

看他們步出電梯,步履蹣跚的樣子,我真的很抱歉。兩位都是被我的腳所傷,都是傷在下體,一位被大腳踢傷,一位被我的小腳戳傷,都帶著忿恨的眼神瞪著我看。

「我不知道你們真的是警察!」我滿臉歉意,不停的說抱歉。

我的詭辯,讓他們有苦難言!另外幾位製服員警,也上樓來抓了幾對正在交易的男女,我希望不是我害他們被捕的。

我們一起上了一輛箱型車,她坐在前面,不時回過頭來瞪我,咬牙切齒的表情,好像要吃掉我一樣,讓我害怕。

我想著,等一下到警局可是她的地盤,她要怎麼樣對付我,就不禁讓我全身發麻!

到了警局,我矢口否認援交,我辯稱,以為他們是仙人跳,想謀索財物才攻擊他們,這純粹是自衛的舉動。

拜台灣這幾十年來,民主法治的教育成功之賜,他們就算怎麼樣恨我,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剝,還是不能對我刑求逼供,我還是安全的。

一位男警幫我做筆錄,由於我矢口否認一切,沒辦法,他只好去請她來幫我錄口供。

我這時候從她們同事的呼喚聲中,才得知她叫何麗玲(為了保護她,我名字更改過,如有雷同造成誤會,先在此緻歉!),她提著她的包包坐到我的旁邊,眼神讓我看了就害怕,我想她一定恨死我了吧!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