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奶媽咪女教師

看著胯下這個人妻老師不斷吞嚥精液,滿面潮紅,眼裡更是對雞巴說不出的渴望,扭動著淫蕩的身子發騷「嘖嘖,你這頭髮情期的奶牛,真他媽的太淫蕩了!不知道你的學生們知不知道自己的大奶教師這麼淫蕩啊。」黃校長剛剛軟下的雄雞又昂首挺立起來,再也忍不住了。

他粗暴的拉起了地上的媽咪,提起了一隻潔白的長腿,「快點!把腿張開!快!騷貨!」,媽咪的褲襪不能讓媽咪不能盡情地張開雙腳,他一把將它撕開,忽然一聲布片撕裂的聲音響起,媽咪只覺得臀部一涼,黃校長野蠻的將渾然一體的絲褲檔部撕開,映入眼簾的是一隻完美的巨大桃臀,橫向的寬度十分驚人,小內褲全濕了——真的是全濕,整條內褲在水裡泡過般透明地貼在滑嫩的大屁股上,使這只肥嘟嘟的嫩白粉臀一覽無遺,兩瓣白花花、油光光的臀肉極度充盈飽滿,彷彿要破皮而出似的高高隆起,造成大屁股的挺翹厚度遠遠超過橫寬。

「嘖嘖!騷貨,你的身體真是太誘人犯罪了……你丈夫他媽的哪輩子燒了高香,居然能晚晚都摟著這麼美麗的肉體睡覺……」,黃校長重重的在雪臀上「啪!!」的拍了下,雪白的臀肉上很快浮起一個刺眼的紅手印,兩團肥嘟嘟的大屁股左搖右晃,表面仍如處女時一樣粉嫩成一線裡面卻日漸肥厚濕潤的蜜穴不知羞恥地袒露在黃校長面前。

「好一個讓人犯罪的大屁股!是被學生輪流操大的吧?嗯?」,黃校長戲謔的問道,淫笑著將臉龐面貼到了豐滿滾圓的絲臀上,貪婪品味著成熟美豔的女性特有香氣,美麗熟母的超肥騷奶和超肥淫臀肉慾橫流,透著脂香令他情慾勃發。

黃校長拍了拍媽咪肥熟無比的肉感大屁股,讓她把巨大的香臀高高翹起,而媽咪也順從起來,剛被玩到高潮的感覺令媽咪此刻發起騷來,黃校長粗暴地捉住一邊臀球,充滿韌性的屁股肉從指間溢出,玩了沒一會兒便說,「好了,母狗,把手扶在辦公桌邊上,把屁股翹起來,快點!翹高一點!」。

命令媽咪手扶著辦公桌,白嫩嫩的肥臀高高撅起,黃校長拍了一下媽媽的大屁股,我操,彈性真好,渾圓的肉感十足的翹臀專為後入式而生,今天這個母性的大屁股就要狠狠給他幹上一炮了。

猛的一挑,用兩片豐滿的臀瓣夾住男根,在挺翹的股溝間大力衝刺幾下,感受到一向引以為傲的美臀被劈啪的撞擊著,傳來的聲響才讓媽咪從連續的快感中清醒過來,下意識的想要掙扎推拒,可是渾身都軟綿綿的不聽使喚,連動彈一下都很吃力,只能扭著渾圓白皙的大屁股掙紮起來。

「不要。不要啊,校長,我不能失貞。我幫你用嘴巴好嗎,求求你。」,媽咪無助的哀求沒能打動精蟲上腦的黃校長,哪個男人願意放棄操弄眼前的這個光著肥臀的美女神少婦呢?

黃校長扒開了媽咪的黑絲小內褲,肥美的大屁股還隨著黃校長的動作而微微的擺動不已,把濕得一塌糊塗的內褲擰成一線,往上一提,刺激媽咪的嫩穴和屁眼,媽咪猝不及防,「啊」地一聲顫抖呻吟,只聽「吱」一聲,騷濕的嫩穴居然又湧出一股淫水!

真是年輕粉嫩到極致的肉體,不知道能榨出多少水來,黃校長按耐不住了,直接將暴怒的雞巴狠狠的插進了媽咪的小穴,擠進狹窄的肉縫中,緩緩抽插起來。

「哈哈……大美人,我幹到你的騷穴了……真是好爽啊……好爽……騷貨母狗!那你就嘗嘗被大屌畜生干的滋味吧!不要臉的大奶騷貨!」。

巨大的肉棒頓時刺穿了柔嫩的肉膜,刺入一個奇窄無比的隧道中,媽咪的嫩穴可謂柔軟至極,柔嫩的小穴不驚意的磨擦著巨大的龜頭,讓他難忍難耐,雙手扶著細腰抱起俏臀狠狠的將粗大的肉棒插入嫩穴深處。

媽咪的小穴雖然生過孩子,但卻依然緊致,因為老公灌溉的少,肥嫩的鮑魚還是少女般誘人的粉紅色,一時間粗暴的肉棒插進來,疼得媽咪差點昏闕過去,「不行,不行,你快點拔出來,」,媽咪急了,沒想到居然如此快失貞,她精緻無比的俏臉早已通紅,水汪汪的妙目變得迷離,睫毛輕垂,斜斜看著其他地方,似乎要躲避殘酷的現實,被一個陌生猥瑣的男人侵犯進身體!

「啊,不行啊,好痛,黃校長你好粗大,我不能對不起老公啊……」媽咪吃痛的大喊。但是沒過多久弱女子的哀嚎很快變成了淫浪的呻吟。

「賤貨!賤貨……看你這對大奶子,就知道你是最淫蕩的賤貨!」,黃校長卻在享受蹂躪媽咪的過程,內心暗暗想著:母畜是守了幾年活寡啊,難怪小穴緊得像處女一樣,一操就水漫金山,於是變態的把媽咪的乞求看作一種鼓勵,在她裸露的小屁股上「啪啪」就是兩巴掌,兩團翹起的臀肉可憐的顫抖著,出現了紅紅的巴掌印,疼的媽咪不敢再大聲反抗,只能含糊不清地呻吟著被迫用豐滿挺翹的臀部迎接猛烈撞擊的滾燙男根。

「騷母狗,叫得這麼淫蕩……真該給你露成語音,讓全校的男生都來聽一聽……」,而黃校長看見眼前的獵物放棄了反抗,下體更加賣力的耕作著媽咪的嫩穴,蜜穴緊窄無比,彷彿一根軟肉製成的橡皮筋,把大肉棒裹緊的同時展現了它驚人的彈力。

媽媽已經越來越沒有力氣了,只能趴在桌子上,屁股翹著,被動的讓身後這個男人狂操,用自己女性柔滑的性器滿足這個野獸瘋狂的慾望,兩雙美目已經充滿淚水,強烈的羞恥心與莫名的快感讓媽媽的大腦一片混亂黃校長強行扳回媽咪的俏臉,只見她的兩眼已經失神,眼珠像剛過了電一樣朝上,舌頭則像死了一樣伸出來,活脫脫一隻伸舌喘氣的小母狗。

「真是騷逼啊,被插兩下就騷成這樣了……哦……看你平時走路都是緊夾著淑女的大屁股,裝的一副端莊賢淑的樣子,想不到在床上竟然這麼浪啊,真是天生用來給男人操的尤物,哦…大騷逼…操…操死你……」,黃校長發力猛刺,媽咪皺起的眉毛漸漸舒緩,肉穴也隨之有了濕意,很快就發出「吱吱」聲。

黃校長慢了下來肉棒以緩慢的速度一插到底,照理說沒有什麼衝擊力,但肉棒根輕觸臀球,竟然撞出一陣臀浪,海潮般漫過雪肉香海。

他緩緩地插弄,每次觸底就蕩出一陣臀波黃校長像一個駕馭母馬的騎手,扶著肥嫩豐腴的臀肉專心抽插。媽咪咬著唇角浪叫著,子宮口被陌生男人侵犯的酸爽酥麻是媽咪從未體驗過的。

那一雙奇尺豪乳,供黃校長把玩,他一邊享受著下體的強烈快感,一邊兩手不忘折騰這雙超級肥奶,或揉捏,或拍打。

「嘿嘿,寶貝,你果然淫蕩,生過孩子小穴還這麼緊,你老公也太不愛惜你了吧。」黃校長一口咬住媽咪上下晃動的大奶子。

「他不愛惜,我就來愛惜,把你的騷穴操爛為止。」說著,黃校長又重新伸出雙手放肆的伸到媽媽胸前,發狠的抓捏著兩顆圓滾滾的肉球,反而壓下自己的慾望。

突然媽咪苦悶無比地呻吟了一聲,原來是黃校長隱忍著慾望將肉棒抽了出來,拔出大肉棒,粉嫩的小穴被黃校長糟蹋得一塌糊涂,形成一個圓珠筆大小的粉紅口子,但媽咪見黃校長的大雞巴居然退了,被逗起饞欲的小騷穴反而不安分了。

受不得蜜處傳來的巨大空虛感,媽咪不知羞恥的發起騷來,聲音比平時更加嬌媚,軟軟糯糯的發嗲好似能膩到人的心裡去,嬌喘道,「不要拔出來啊,我,我要。」媽咪被操的渾身發熱,滿頭大汗,烏黑的秀髮緊緊粘在背上,兩鬢的秀發凌亂不堪,看見這般騷浪的媽咪,黃校長差點忍不住繳械。

「嘿嘿,寶貝,你有老公啊,怎麼可以和別的男人做愛呢。」黃校長雖然這麼說但卻依然挑逗著媽咪的情慾。雙手輕輕擊打著媽咪雪白的翹臀,舌頭依玩弄著粉紅翹立的乳頭,下面碩大堅挺的男根來回輕蹭著蕾絲包裹著的恥丘。

「騷貨!要不要我幹你?是不是想要?要被人幹就求求校長老公我!」,黃校長想摧毀媽咪的最後防線,讓這個美女教師成為只會吃肉棒的蕩婦,淪為自己的巨乳肥臀肉便器,「不過從現在起,你的肉體就只屬於我一個了!除了我之外,就算你丈夫也不能再碰你一根手指!」。

媽咪的臉蛋一下子漲紅了,發出恥辱的羞叫聲,「不可能,不要,我不說,我。我不說」,媽咪清醒過來,咬著牙齒矜持著。

但黃校長還在用火熱的肉棒摩擦著媽咪的下體,甚至加快了頻率,「真是淫賤的母狗,你這賤人也知羞啊?操!你想要什麼啊,大聲說出來吧。」。

過了幾秒媽咪再也抑制不住快感,低聲呻吟哀求道,「……我……求求你……插……進來……我……我好想要……,求求校長…用你的……那根……插……進來……下面。」,媽咪被校長玩弄的嬌喘連連,但下體卻得不到滿足,最後一絲羞恥心也拋之腦後。

「騷貨,我是你的誰啊,」黃校長依然不滿足的挑逗著媽咪,內心渴望徹底征服這個騷浪的大美女,媽咪正微張著檀口輕輕喘息著,似乎正忍耐著體內強烈的慾火。

堅持了3秒,媽咪媽覺身體好像被千萬隻螞蟻啃咬一樣,難受的不得了,最後再也忍不住慾望了大聲浪叫。

「啊……,你……你是我……老公啊!求求老公操死我這個騷貨……快插進來,啊,不,你是雅慧的主人,求求主人了,雅慧是淫蕩的小母狗,我要校長老公主人的大肉棒啊」。

媽咪在情慾充滿大腦的情況下終於喊了出來,一臉淫蕩的模樣,舌頭不時舔著自己的嘴唇,就像街邊的妓女,喉嚨裡還不時地發出嬌媚的呻吟聲,然而黃校長卻還是被不緊不慢,用肉棒緩緩的摩擦挑逗著媽咪淫蕩的騷穴。

黃校長知道只要再堅持下去,媽咪一定會完完全全的被他征服,因此大龜頭往洞口迅速一探馬上便又退出來,這種欲擒故縱的手法,讓急需大雞巴縱情耕耘的媽咪,在乍得復失的極度落差下,急得差點哭了出來。

媽咪自動轉過身雙臂緊緊環抱在上司的頸後,嘴唇磨擦著黃校長的耳朵,。

「騷貨,這麼輕鬆就想讓主人賞賜肉棒給你,嗯?嘿嘿,你這賤貨,浪穴兒癢了是不是?想被幹是不是啊?說!是不是想被大雞巴干破你的爛穴啊?」。

媽媽盯著黃校長的肉棒,眼中的慾火漸漸取代了腦中最後的一絲理智,「請……請主人插入小母狗大腿間,又紅又腫又濕的淫穴裡!小母狗的賤屄現在好癢好癢!請主人狠狠地刺穿這個欠干的淫穴吧」。

說著媽咪主動用誘人的香軀套弄著一個醜陋中年人的肉棒,我那可愛的媽媽竟然在哀求一個媽咪來幹她插她!此時的媽咪,已經滿腦子都只剩下服從的奴性,完全地把自己當作男人養的狗來看待,這樣的性格加上驚人的美貌和大得不像話的爆乳巨臀,使媽咪成為成功男人最好的私寵和便器。

對此黃校長覺得很滿意,「哈哈,既然有個欠干的母狗要求我幹她,我就當日行一善吧!」校長也不再抑制不住,在身後啪的一下抽在渾圓的臀片上,痛得媽咪花容慘變,發出哀啼。

黃校長狠狠捏了兩把然後大喝道,「你這爛婊子,你想要的肉棒來了!還不快抬高屁股,賤貨!」,媽咪連忙淫賤的抬起了肥臀,黃校長將騷到骨子裡的淫浪媽咪按倒在身下,將雞巴猛的插了進去,用比原先更猛的力道粗暴的蹂躪媽咪的騷。

媽咪配合嬌媚淫蕩的發出『啊……啊唔唔……』的聲音呻吟起來,緊密的肉穴死死包裹住了黃校長的肉棒,這樣的快感是從小姐鬆軟的小穴裡無法得到的,加上媽咪突然地掙扎和反抗,屁股一拱一抬的,更加深了黃校長的快感。

他死死地抱住媽咪竭力掙扎搖擺著的飽滿的屁股,奮力地抽插姦淫起來,「你這個臭婊,看老子今天操爛你的騷穴!」黃校長不緊不慢的伸手抓住媽媽揚起的頭顱,揪住她一頭烏黑亮麗的長發,向後扯,扯得媽媽吃痛,頭仰的更高,他呸,不屑的說:「跟老子裝清高,現在還不是賤屄一樣挨肏!」說著雞巴快速兇猛的啪啪啪肏著。

但媽咪身心卻彷彿得到了巨大的滿足,俏臉上哀求的表情逐漸被舒爽和紅潤取代,將肥美的臀部扭動得更加誇張了。

「這麼個火辣身段的小騷逼講課,誰能聽進去嘛。估計你講課的時候,都盯著你這雙騷逼腿跟奶子呢吧!」,媽咪飽滿滾圓的屁股在裙下大幅度的搖擺,抖出一陣陣眼花繚亂的乳波臀浪,「嗯……嗯……哦……啊……好……好舒服……唔……快干我……唔……唔……我……想要大……大雞巴……干……啊……」,看見媽咪自己主動搖擺著肥臀迎合著校長的肉棒,黃校長心中得意非凡,這個讓人惱火的美肉人妻熟母,終於徹底臣服在他的胯下。

媽咪一臉淫蕩的模樣,舌頭不時舔著自己的嘴唇,就像街邊的妓女,喉嚨裡還不時地發出嬌媚的呻吟聲,「嘿嘿……真是淫蕩的母狗,下次在全班同學的面前自慰好不好啊!」黃校長一邊爆操媽咪,一邊羞辱著剛被肉棒征服的美婦,「嗚嗚……拜託主人千萬不要說出去!……不然……不然……大家都知道雅慧是人人都可以干的母狗啦!……」媽咪一想到會被輪姦,重新害怕起來,快感消去了一些,哀求著黃校長,媽咪像一頭髮春的母狗,自尊道德也早就徹底消失了。

「操死你,爽吧,騷貨老婆。老公用肉棒好好教訓你這個騷b。真是騷到骨子了,哦,好爽,騷b真是緊。這對大奶子天天勾引男人操,我來打爛它。」黃校長怒罵著粗口,雙手狠狠的擊打著媽咪晃動的奶子,白皙的大奶上佈滿了黃校長的手印。

「說,你這個騷貨,是不是天天用奶子勾引男人做愛,啊!」,「啊啊……不行啦……這樣雅慧會被全班男生粗暴的輪姦啦……」,媽咪被打的大叫起來,已陷入意亂情迷之中。

此刻腦子除了陣陣酥麻痛癢地快感哪還想太多,卻又像是在嚮往自己全班學生來輪姦自己,這個賢淑美麗的少婦,卻渾身赤裸,一絲不掛,裸露著一身比最下賤的妓女還淫蕩的浪肉,一雙比大號香瓜還要肥大的雄偉奶子和兩片肥光光得榨得出油的超大淫臀隨著水蛇腰的擺動晃蕩出驚天動地的乳波臀浪,就像av電影裡拍的一樣的大奶女教師。

「騷貨,長了兩個這麼大的咪咪,就是為了給男人幹吧……真是不要臉啊……」,媽咪就算和父親作愛也從來沒說過這淫蕩的話,肉棒每次插入時,巨大的擠壓感都刺激得的雞巴產生電流般的酥麻,溫暖柔嫩的陰道壁肉緊裹住黃校長的雞巴。

媽媽嬌陰道中鮮紅的嫩肉隨著雞巴的插入向內凹陷,隨著雞巴的撥出則又被帶翻出來,陰唇被一會兒帶進一會兒帶出。

「騷貨!裝什麼清高,給我再淫蕩一點……」黃校長惡狠狠的指示道,用力一把抓住她胸前來回跳動的巨大而成熟的果實,握在掌裡恣意擠壓揉捏,媽咪再不用隱忍端莊,像個妓女一樣大喊,「啊……嗯……黃,黃校長……,你好……好棒啊,你的肉棒好大……操的……我好舒服哦,不行……不行了啦,再用力……啊……不行,太舒服……,我……快要丟了」。

媽咪兩眼失神,吐著舌頭銷魂道,再也掩蓋不住淫蕩的本性,大聲乞求著黃校長更加用力的日她,秀美的雙目迸發著飢渴對肉棒的情慾,淫蕩的小嘴一口含住黃校長的耳朵,靈活的舌頭舔著耳垂。

「小騷貨,奶子這麼大腿這麼長,看我幹死你」。

「啊……好疼啊……校長老公真棒……好用力啊……再粗暴一點……打爛我的賤奶,我要……好棒啊,我又要去了啊……校長老公你用力……我奶子好騷啊……校長老公請狠狠教訓它……」,媽咪毫無羞恥感一樣,臉上佈滿了酡紅,嘴裡說著淫蕩的話,迷離的美眸卻滿是興奮的光芒,內心充斥著對性愛的渴望,不斷浪叫刺激著校長,發騷的身子不斷取悅著自己老公以外的男人,大腦中除了肉棒再無其他。

「騷貨!別裝純潔女老師了!你就是個大奶騷貨!人人都能日的大奶騷屄!越粗暴,你就越爽!我要當著大家的面狠幹你!」,「啊啊……因為雅慧是淫蕩的婊子……常常用大奶子色誘男人!……他們這些豬哥早就想幹死小母狗很久了!……啊啊……嗚嗚……小母狗真的是天生賤貨!……也是馬路上欠干的母狗啊……被全班的男生輪姦!……淫蕩的身體居然還是覺得非常非常爽!……嗚嗚……雅慧這輩子永遠都是欠干的淫蕩母狗!……啊啊……要高潮了!要噴了啊啊啊……」,只見媽咪本來曲線誇張又翹又挺的大屁股更是高高拱起,臀肉雪白飽滿,像是在向男性雄壯展示雌性最美好的嬌弱柔媚般,黃校長順手「啪」地一聲給她抽了一記屁光,雪白肥滑的臀肉被打得一陣亂顫。

「哈哈、母狗你的騷屄太緊了,跟處女似的,夾得我太爽了,是不是你老公的太小了,滿足不了你啊,哈哈,我來滿足你吧。」,黃校長將媽咪的雙手反剪背後,將她從桌子上拎起來,啪啪的肏著她在屋子裡來回走。

「扭屁股,賤貨,給我扭動你的屁股!」,媽咪順從的扭動著苗條的腰肢和被撞擊的屁股,配合黃校長的動作了,「這麼個火辣身段的小騷逼講課,誰能聽進去嘛。估計你講課的時候,都盯著你這雙騷逼腿跟奶子呢吧!」。

媽媽從沒想過有朝一日,教書育人的她會親口說出如此污穢不堪的話,果然對於媽咪這樣長著超大屁股的美熟婦,一定要從後面爆操啊,那種視覺和征服感無與倫比,而媽咪心中在羞辱和憤慨中矛盾,身體、表情和聲音卻已經開始享受痛和淫辱的快感。

「媽的,屁股撅的這麼高,想勾引誰呢?哦,爽死了,騷貨老婆,你真是是個淫娃蕩婦,真是騷到骨子了,被自己的學生輪姦居然還會高潮,明個就叫一群男人來操死你這個騷母狗,猜猜你的學生會怎麼強姦你這個妓女教師?」。

「啊啊……他們會一人抓住雅慧的手腳……然後……然後……用粗大的雞巴往人家的肉穴、嘴巴塞……啊啊……再來……再來……雞巴會在雅慧體內前後移動……雅慧的舌頭也被迫要舔嘴巴裡的雞巴……啊啊……」。

「之後……他們會把滾燙的精液射在裡面……雅慧的嘴巴裡也是滿滿的精液……然後……然後……再叫小母狗吞下精液……還要把他們雞巴上的精液都舔光光……啊啊……淫穴現在好舒服……啊啊……」「才不呢……啊啊……他們才不會這麼輕易罷手……他們會不停換人……一個接一個……用力粗暴地狂干小母狗身上所有的肉洞!……最後……最後……小母狗的陰道、嘴巴、屁眼、全身都會是腥臭的精液……啊啊……淫穴也一定被幹的紅腫……肉洞想合都合不起來……永遠只能開開的被人幹!……」,媽咪居然真的幻想起來,下體快感更甚,黃校長感覺到媽咪下體淫水分泌的更多了,也大致猜到了媽咪的小心思,冷笑一聲。

「都幾歲的女人了?還蕩成這樣,真是人不可貌相。」,青春期男生亂倫的肉棒一定活力十足,足以操的媽咪這種大奶蕩婦哇哇淫叫,媽咪的學生未來可就有福了。

「我很久以前就一直想這樣幹你……把你當我的小母狗……狂幹你……每天操都不會膩。」,黃校長發了瘋一樣破口罵著,像對待妓女一樣粗暴的對待媽咪,他命令媽咪抱住自己的雙腿腿彎,兩腿腿根併攏處肉穴嘟成一張肥嫩無比的小嘴,使他肉棒高漲,二話不說插了進去。

在辦公室的地上,媽咪翹著極其修長的美腿,任黃校長狠狠幹著,因為兩手需要抱腿,無法捂嘴,媽咪發出極其瘋狂的呻吟,緊窄的騷穴扯動著他的肉棒肌肉,烏黑的大肉棒同時從魚嘴般的蜜穴中帶出嫩肉。

「哦哦哦。母狗夾的老子太爽了,啊啊不行了,我要射進你的小穴裡了。給老子生個小淫娃把,母女天天一塊服飾我。」在他身下呻吟的是擁有世界少見的大肥熟奶和大肥騷臀的標準熟母,黃校長內心征服感十足,抽送的頻率更快,腫脹的肉棒刮增著媽咪的內壁把媽咪帶到了又一個性愛的高潮,抄住兩條雪白大長腿的腿彎,狂衝亂刺。

「賤女人!平常一副高不可攀的樣子……雞巴一插進來……就浪得跟妓女一樣……看我插死你……插死你……」,媽咪被幹得魂都要掉了,柔亮的長發隨著他兇猛的衝擊前後擺動,散亂的頭髮也遮住了媽媽臉上淫蕩的表情。黃校長立刻停止了狂插,巨大的肉棒直挺在蜜穴中。

驀然終止肯定讓媽咪渴癢無比,蜜道的騷肉竟然挑逗般的輕夾膨脹無比的大龜頭。那不是用腿夾,而是陰道本身像活著一般撩撥他的大雞巴,真是讓人百干不厭的寶穴。

「哦……啊……啊……好……好舒服……啊……主人的大雞巴……幹得…母狗……好……爽……哦……哦……唔……主人……你舒服嗎……啊……母狗……的淫穴……好美……啊……啊……大雞巴……幹到穴心兒了……啊……這下……頂到子宮了……啊……啊……哦……大力些……啊……再大力些……哦……對……啊……插我……啊……狠狠地干我……啊……啊……干破我的淫穴……啊……再幹我的浪屁眼……哦……」,媽咪淫蕩的浪叫著,主動搖著肥臀扭動著腰肢配合黃校長的強制後入受精,渴求被肉棒再次帶入高潮。

操!騷逼!大騷逼!操死你!早就想玩你這對大奶子了!說,是不是好多人都吃過你的大奶子操過你的屄!「,」沒有,我是主人的……啊……啊……雅慧是主人一輩子的性奴隸啊,今晚請主人用力踐踏雅慧淫賤的肉體吧……啊……啊啊啊……主人你太……啊……太威猛了……喔喔……啊……不行了……太快了……我也要去了……校長老公……啊啊嗯……射在裡面把,……我要懷孕了……啊啊啊啊去了……去了「。

媽咪已經被幹得直翻白眼,神情恍惚,整個人跪趴在地上,不時發出呻吟又一次高潮,蛇般誘惑的身體扭動著,陰精噴射而出剛好刺激了黃校長的龜頭。

「騷逼母狗…操死你!把你下面的賤肉都操爛了!讓你再賣騷!讓你再整天犯賤!妓女!賤貨!在學校裡裡穿得那麼少!操死你!是不是好多人都操過你!」,「嗯……是啊……好多男人……都想……操我的小穴……,但我只給主人操……」,媽咪叫得極其嫵媚,美得快瘋了一樣,連浪聲都斷續無章。

黃校長被媽咪那種斷斷續續的淫浪嬌吟聲刺激得渾身酥麻,「操你媽的大騷貨,你這個大婊子真雞巴騷,願意做我的奶牛嗎?做我的性玩具性奴隸嗎?干死你,玩死你」,過去媽咪的道德觀念:家庭、學校、社會的文化壓力愈重,倒令這女孩的心更是被長期壓抑著,直到近來媽咪開始暴露、開始自淫,這種性需求愈是被發酵。

黃校長強姦了媽媽,媽咪這座活火山終於爆發了,而且是一發不可收拾的,媽咪是完完全全墮進性愛的愉悅中,甘願成為黃校長的性奴。媽咪在父親面前還是個賢慧的太太,在黃校長跟前就可以毫不掩飾的表達自己的需求,也因為這樣,媽咪更是迷戀上黃校長的操縱,「啊……人家……願意……當主人的性奴啊……」。

聽到媽咪的許諾,黃校長心中大喜,肉棒更加充血了,內射媽咪的慾望越來越強烈,「啊……啊……母狗……給老子撅起屁股……老子要射到你懷孕……老子要全射到你的子宮裡」。

「騷貨老婆,我也要射了,接好主人老公的精液。嗯阿——哦喔!!!親愛的…要去了嗯啊!!哦!!好棒」「嗯啊!…射死你這臭婊子我射!!」在媽咪一聲哭嚎中,被迫任黃校長把污濁的液體一陣陣灌入體內,大雞巴每抖一下,媽咪雪白香嫩的大屁股就臀肉如波地滾動一陣。

黃校長最後終於忍受不住媽咪溫暖小穴的刺激,在香柔的子宮裡射出大量濃厚的精華,媽咪此時四肢著地,完全臣服的撅高屁股,一邊被他灌精,一邊被他侮辱的打著屁股玩樂,「啊……啊……爽死母狗了……母狗要主人的精液……主人射進來……都射進母狗的子宮裡、……啊……啊……」,敏感的媽咪感到下體一陣溫暖,努力挺起翹臀接受著黃校長精液的洗禮。

辦公室裡響徹著一男一女的狂呼嘶叫,赤條條的肉體在瘋狂的糾纏、交媾,汗水和淫水四散飛濺,共同譜寫出一曲激烈而淫靡的樂章。

良久,媽咪再次軟軟地趴在地上上,和陽具緊密結合的陰戶拌著淫水流出了一堆白色的精液,在媽咪緊窄無比的小騷穴裡酣暢淋漓地爆發後,黃校長並不急於把肉棒拔出來,溫暖的陰道成了擺放雞巴的溫床,媽咪的嬌靨上紅嘟嘟的,神態美豔中帶著迷人的蕩意。

他這才慢慢從媽咪的陰道里抽出自己的肉莖,那條「毒蛇」還在興奮的抽搐,從龜頭裡吐出殘存的精液,黃校長猛的一抽,濃厚的白漿伴隨著肉棒濺灑出來而出。

「哈哈哈!我射在陳雅慧裡面啦!我射在大美女老師陳雅慧裡面啦!你再怎麼清高、再怎麼清純、再怎樣冰清玉潔,還不是給我上了!我要用精液灌爆你的子宮,讓你幫我生個小騷貨!」,黃校長舒服一巴掌扇在媽媽在剛才的交配中已被撞擊的粉紅的大屁股上,白花花的臀肉悽慘的抖動著,上面留下了一個清晰的掌印,這只舉世罕見的絕美巨臀已深深地打上了黃校長的印記,臀部下面還流淌著自己的白漿,這個誘人的大屁股以後就是他的專屬玩具。

而被射的滿肚子白漿的媽咪內心早就放下了矜持和純潔,只剩下了對眼前男人和肉棒的眷戀,下賤的如同一條母狗,匍匐在一個肥豬一般的又髒又低賤的男人的胯下,居然主動伸頭乖巧的幫黃校長含住肉棒,靈巧的舌頭吸吮著肉棒上殘留的精液。

「干,你還真是個大賤貨。被幹得淫水四濺的,簡直像是路邊的雞一樣,現在還幫我舔肉棒!」,黃校長內心亦十分滿足,媽咪豐滿的大乳房、淫糜的騷穴、菊花似的屁股眼,都成了任他蹂藺的玩物,絲毫無法反抗。

「你這奶子肥成這德性,是普通的奶子麼?以後說你的奶子,要說大奶子、肥奶子、騷奶子、賤奶子!屁股也一樣!」,伸手一把抓住媽咪飽滿的巨乳玩弄的揉搓,「嘻嘻,我第一次看到你時就知道她是個賤貨。哈!平時裝的像什麼似的,還不是被老子的大雞巴降服了!屁股和奶子都那麼大,操起來果然爽死!嘿,以前看到你還以為很端莊,沒想到今天像只母狗一樣!真是個賤貨!」,黃校長淫笑的罵著。

「陳老師,舒服吧,你是什麼東西啊,嘿嘿還有你現在該叫我什麼啊。」,媽咪羞澀的抬起頭,純潔的臉上卻寫滿了淫蕩的神色,「主人,我是陳雅慧,喜歡被男人用任何下流方式姦淫我、虐待我,我願意服從校長主人的任何命令,是又淫蕩又下賤母狗,請主人儘量玩弄我吧。」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