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奶媽咪女教師

黃校長這才知道那平常就已經將衣服漲得快爆裂的豐滿胸部,原來還只是受到束縛的結果,在解開衣服之後,明顯可以看出真實的尺寸比想像中更加驚人,要她也穿上袒胸暴露的裝束,那簡直是無法想像的畫面。

赤裸的雪白嬌軀散發出成熟的女人味,只有重要部位被緊窄的黑色布料遮住,那足以令AV女星都自愧不如的驕人曲線展露無遺,「嘿嘿,果然是個貨真價實的大波霸啊!這奶子,簡直比比av女優還大啊。」,親眼目睹了媽咪巨乳真容的黃校長眼睛都看直了。

「狗日的!這麼白!又大又挺又肥!真他媽是個絕色騷貨!便宜了她老公個王八了!」黃校長惡狠狠的想著。

看見媽咪的乳房居然如此完美,彷彿兩隻木瓜一般,兩隻魔掌又一次情不自禁地探到媽咪胸前,雙手齊用毫不客氣的抓住兩顆大奶球大揉特揉。「好爽喔……媽的你老公每天揉你的奶一定爽死了」。

「求求你,輕一點,我受不了了。啊……啊……,輕一點,不要……啊……不……要……啦……嗚……嗚……」,媽咪俏目緊閉,不時嬌喘著,細腰下大得驚心動魄的巨臀卻像母畜一樣恬不知恥地拚命搖擺起來,不停磨蹭著黃校長的下體。

溫暖而又光滑的乳肉,酥軟的像是兩大團棉花一樣,滿手都是肥膩的美妙觸感手感十足,「是不是其它男人每天搓弄過你的奶子,才會摸得你這大啊?」,黃校長雙手捧著媽咪的大奶子,兩手恣意狎玩媽咪的碩乳,把這對巨大綿軟的肉球揉捏成各種不堪入目的形狀,體會著軟中帶韌的美妙手感,嘴裡不停的挑逗著媽咪。

「大奶娃,好肥嫩的奶子呀!手感真他娘的棒!想不到你的奶比生過孩子的女人還大!你根本是頭乳牛!」,文雅知性的媽咪何時聽過這種侮辱?被羞辱的滿臉漲紅,但隨著黃校長手上的動作,媽咪弱女子的哀嚎與哭叫很快變成了淫浪的呻吟,黃校長在她高挑美豔的女體上肆意揩油。

而媽咪此刻已經酥軟的嬌軀,根本無力抵抗惡狼的玩弄,「嗯……不……不要……啊……嗯……啊,求求你。」,不停的揉弄惹得羞愧的媽咪也忍不住快感,白嫩的俏臉上浮現著晚霞般的紅暈,哀求的表情逐漸被舒爽和紅潤取代,小巧的嘴角脈抑制不住的淫浪哼聲,身體卻更加燥熱,就連騷穴也不爭氣地淫汁長流,美麗的修長玉腿不停顫抖,媽咪嘴裡說著不要,臉上的表情和嘴裡的呻吟卻已透漏心事。

黃校長看在眼裡,又發出了得意的淫笑聲,「我強姦過那麼多波霸,想不到昨天居然發現,陳老師你才是本校的第一巨乳美女啊……哈哈哈……你胸前的那對大奶奶至少有38寸吧?他媽的,小日本的AV女星都要對你甘拜下風哇,真是想想都讓人流口水……」。

此時媽咪的雙肩肩帶早已滑落,出人意料的,黃校長居然放開了媽咪的乳房,還沒等媽咪鬆一口氣,只聽見伴隨著布料撕裂的「嗤嗤」聲響,媽咪上身保養極佳的嬌貴肉體全部暴露在空氣中。白皙的酥胸完全失去遮掩,一對巨大滾圓而又極其豐滿的乳房倏地彈跳了出來,赤裸裸的袒露到了視線中。

乳肉肌膚白皙而又光滑,一點也沒有中年女人常見的那種鬆弛,來不及喊叫的媽咪衣領已經完全撕裂開了,那對極其豐滿的雪白巨乳倒垂了下來,像是兩個大吊鐘似的墜在胸前,隨著徒勞的掙扎動作沉甸甸的顫抖不休。

又圓又大的雪白球體上,兩粒櫻桃般的乳尖居然是不成比例的小巧,而且像是處女一樣的微微翹起。乳暈的顏色極淡極淡,細嫩的乳蒂也是一種處女才有的粉紅色,一點也不像是結了婚的女人。

只見媽咪這個巨乳女教師,上半身完全赤裸,兩個裸露的大奶垂下劇烈的晃來晃去,形成了一幅淫靡的畫面。

「哈哈哈……外表清純高雅的女教師身上,居然長著這麼一對又肥又白的大奶子,真是妙極了!」。

「不要看,不要看,嗚嗚……」,媽咪這頭笨母狗自欺欺人地閉上了眼睛,眼淚滑過嬌嫩的臉蛋,她精緻無比的俏臉早已通紅,水汪汪的妙目變得迷離,睫毛輕垂,斜斜看著其他地方,似乎要躲避殘酷的現實。

此時美熟女赤裸上身的曼妙身段,就這樣赤裸裸的暴露在了黃校長眼前,迎接著畜生般火熱的目光,尤其是媽咪那一雙肥得可以榨得出油的G罩杯大白肥奶,彷彿真的被榨出了油水,白光光,香滑滑,讓黃校長忍不住重新伸出祿山之手,一手一個,捏住了這兩隻誇張至極的爆乳乳峰。

「喔……好肥的奶子,比我想像中還要肥……手感真是一流啊,難怪全校那麼多男人都夢想著要抓一把……」,滿手肥膩彈滑的手感使黃校長已經達到極限的性慾更上一層樓。

「嘖嘖,奶頭這麼大,不拍露點寫真是太可惜了」,黃校長面對著這麼一對驚駭世俗的巨乳,眼冒狼光,嘴裡發出興奮的狂笑聲,已伸出手拽住媽咪的一隻無比肥大的爆乳,恣意揉搓起來。

這是黃校長第一次見識這雙全校聞名豪乳的真面目,竟比穿衣時大上兩圈,比乳牛的奶子還要肥碩,心下大喜雙手不住的變著方式揉玩。

「真是個騷貨,哪有奶罩可以擋住這大肥奶啊。」他狠狠的笑著,「騷貨,自己說吧,你奶子到底多大啊。」「……」媽咪嗚嗚的抽泣著,緊咬著紅豔的嘴唇不說話,一聲不響的任他為所欲為,臉上青一陣紅一陣的,時不時露出痛楚的表情,顯然是乳房被對方粗魯的捏痛了。

「不說是吧,」黃校長手上加重了力道,粗暴的將媽咪的奶子揉成各種形狀,媽咪豐滿的雪嫩奶子正在色情狂的魔掌中捏面球似的揉搓得一片通紅。

「媽的!抓爆你的奶子!操死你個賤奶牛!我非給你把奶弄出來!讓你……讓你當我的奶牛!」,突然黃校長伸出蒲扇大的巴掌,狠狠拍擊著這對豐滿到不能再豐滿的巨乳,發出「啪啪」的清脆響聲。

兩個巨大滾圓的柔軟肉團應聲顫動了起來,就像是拍皮球一樣在胸前可憐的搖晃著,雪白滑膩的乳肉上很快出現了紅紅的掌印。

「看看你自己!胸前挺著兩個這麼大的咪咪,每天還要穿著性感的衣服在學校裡晃來晃去……你這不是故意誘人犯罪嗎?賤女人……我把你圈養起來是為民除害,省的你招蜂引蝶的勾引男人!這麼大的奶子!還彈性十足,真看不出會這麼下賤,我真是走好運了啊!哈哈」,黃校長得意洋洋地拽住媽咪那兩隻爆乳女星都要羨慕死的G罩杯豪乳,把柔韌肥腴的乳房揉捏成各種下流的形狀。

黃校長興致高漲,粗壯的雙手輪抽著,只聽「啪啪啪」的響聲,被殘忍抽奶的小奶牛媽咪哀鳴不絕,「啊……嗚……好疼啊……不要打了……求求你……不要打我的……我的……奶子了」,媽咪心中在羞辱和憤慨中矛盾,身體、表情和聲音卻已經開始享受痛和淫辱的快感,看到媽咪求饒,黃校長也不罷休,雙手更加用力的抽打,直把媽咪疼的淚眼漣漣才罷休。

「嗯,我猜你一定喜歡那件露奶裝,就是那種在胸口開兩個大圓洞的緊身衣……全身都緊緊包裹著,只有白白的大大的奶子完全裸露出來,這樣的衣服肯定最適合你穿了」。

「不是的……不是的……我沒有穿過……我不是個淫蕩的女人啊……」媽咪哭叫著來安慰自己的自尊心。

「是不是其它男人每天搓弄過你的奶子,才會摸得你這大?」,「不。不,我真的沒被其他男人揉過啊……」,媽咪爭辯著但那被打的白裡透紅風騷的的奶子卻讓她看上去像個不知廉恥的蕩婦。

「呵……呵……是嗎?那你你老公可要多謝我,把他老婆奶子搓得這大!」。

「不。不要提我老公,求求你嗚嗚嗚」。雖然被折磨的嗚咽起來,但媽咪那一對高高挺立的渾圓巨乳上,兩枚誘人的大奶頭被快感感刺激已經勃起,就像兩顆碩大的桑葚一般引誘著黃校長去品嚐。

「小騷貨,你從小吃什麼長大的,怎麼奶子這麼大?」,黃校長也不客氣直接像一隻餓狼似得把頭湊到媽媽胸前,張開大嘴就含住媽媽的一枚大乳頭吃起來,隨後一送將媽咪整個左乳房塞進嘴裡吸吮撕咬。

「人家……怎麼知道……嗯哼……天生這麼大的,就是……這兩個大奶子……弄得人家……老是被……你們欺負……」,媽咪羞澀的說著,的卻年輕時媽咪就因為巨乳總是被人性騷擾,但今天終於要失貞了!

「好肥嫩的奶子呀!手感真他娘的棒!」,黃校長死命的吮吸著媽媽那像橡膠皮一般堅韌的大乳頭,雙手用力的擠捏著媽媽像籃球似得飽滿巨乳,手上因為太用力手指的骨節都泛著青白的顏色。

「啊……不要……不要吃……人家的……奶子啊……這是給小寶寶吃的……黃校長……不要吃了啊……」羞不可抑的媽咪轉過臉去,推著黃校長的手臂也顯得無力了。

「大奶老師,你的乳香很好聞嘛!哈哈哈……」,媽咪因為長期鍛鍊,皮膚和肉質都要比一般的女人緊密很多,尤其媽咪的那對大乳房,就像歐美女人那樣彈性十足,飽滿結實,不然也不可能那麼渾圓挺翹。

此刻卻被黃校長那雙有力的大手捏的幾乎要爆炸了似得,黃校長的十根手指頭都深深地抓緊媽咪的大奶子裡,乳暈和乳頭被擠的鼓脹長的高高挺立著,就像是脫水掙扎的人拚命地將腦袋要伸出水面呼吸一般。

「啊……啊……不要吸,不要啊……好舒服啊……我說……我說……是……是38G。」媽咪再也抑制不住了,叫了出來,淚水留下臉龐,但這更激起了黃校長這個老色狼的獸慾。

「嘿嘿,你是av女優嗎,奶子長這麼大,果然天生就是給男人操的。難怪你在學生中的口碑那麼好,就衝著這對奶子,男人不被你迷的神魂顛倒才怪呢」,黃校長的雙眼射出熾熱的光芒,嘴裡肆無忌憚的大聲戲謔,同時更加賣力的舔著媽咪的嬌嫩的乳頭。

「真是搞不懂,你這對大奶子是怎麼長出來的?居然肥成這樣」,「不……不是的,我沒……嗚……嚶……嗯……嗚……我……沒有啊……」,媽咪發出了一陣陣讓人心神俱顫的浪叫聲,整個嬌軀也開始顫抖起來,那一雙圓潤飽滿的大屁股還在騷浪無比地扭動。

媽咪一雙高翹的豐乳,手感柔韌肥美,和一般女人比起來,G罩杯的尺寸已是罕見的巨大,這對充滿著活力的碩乳不知謀殺了多少高中男生的精子,現在卻任黃校長揉捏把玩,「長了對這麼大的奶子,不去拍三級片取悅男人,偏偏跑去當什麼女老師,真是浪費了老天的良苦用心!」黃校長感受到到媽咪雪白嬌嫩如茶花般的身子微微顫抖的還在不停扭動著肥臀,雙手也不閒著,乘機用手攬住媽媽又肥又軟的大豐臀,伸手揉捏著女教師赤裸的大屁股,豐腴肥嫩的臀肉充滿了彈性,肌膚十分光滑。

雙手攀爬上了媽咪挺翹的大屁股上,死死抱緊媽咪的玉臀,一把撩起媽咪都是短裙,媽媽的屁股比一般女性飽滿許多,而且圓滾滾的肉感十足,手掌抓下去滿把都是肥膩的嫩肉,嫩滑的像是能捏出水來一樣。

媽咪裡面穿著一條高腰黑色蕾絲丁字褲,撫摸著媽媽大白屁股上的粉嫩肌膚,那小小內褲幾乎包裹不住媽媽肥嫩圓碩的屁股,黃校長伸手揉捏著媽咪赤裸的大屁股,包裹在裙下豐滿雪白的翹臀被餓狼般的大手肆意揉搓著,豐腴肥嫩的臀肉充滿了彈性,肌膚十分光滑。

繼續深入摸著媽媽的大腿和屁股,媽咪俏臉刷地變紅,兩條腿拚命絞在一起,不讓那隻手繼續深入,扭動著肥厚的大白屁股求饒,不斷扭動著柔軟光滑的嬌軀,肥美的大屁股更是誇張的牽起了弧度的搖擺起來。

惱怒的黃校長見雙手受阻止,心下大怒,將手抽了回來,剛想鬆一口氣的媽咪突然感到有隻手掠過臀部,從後面抓著媽咪的屁股又捏又揉,隔著裙子在自己飽滿的屁股上重重的捏了一把。

「嗚嗯……」,媽咪白皙的臉上泛起一抹暈紅,黃校長的手探到裙下用力揉捏著那毫無遮掩的光屁股。結實的豐臀手感十分光滑,充滿彈性的臀肉被抓在掌心裡肆意的撫摸,黃校長輕輕地揉搓起她那誘人至極的超級大屁股,享受著女性身體特有的馨香和光滑,兩隻手都按到了她的屁股上,肆無忌憚的撫摸起了赤裸的豐臀。

呼!這個大屁股,不論摸多少次都他媽的摸不膩啊,要是操起來豈不是得精盡人亡?「,媽咪不自然的扭動起了屁股,黃校長突然舉起巴掌重重的打在她肥碩的屁股上,『啪』的一聲,大手落在媽媽高撅著祈求被雄性享用的嬌俏美臀上,蕩起臀肉一波一波連綿不絕。

「操你媽的,賤貨,在學校還穿的這麼暴露,奶子騷逼都看得清清楚楚,都被你的學生看到了,你他媽的怎麼這麼騷?恩?」,猝不及防被黃校長拍臀,媽咪不禁發出一聲驚呼。

「啊……不要摸那裡啊」媽媽的臉蛋一下子漲紅了,發出恥辱的羞叫聲,白花花的臀肉悽慘的抖動著,上面留下了一個清晰的掌印。

「好爽喔……媽的你老公每天揉你的大奶和肥屁股一定爽死了」。

「不是的……我老公……他不從這麼粗暴……的……玩弄我……」,俏臉通紅的媽媽吐字不清地說道,媽咪無力地扭動腰肢,淫液正沿著陰戶向腿邊流出來,對黃校長來說卻是最好的刺激。

嬌弱的求饒,也只換來更粗暴的玩弄,「嘿嘿,這麼完美的身體都不玩,活該被我戴綠帽子,今天就讓你這個小騷貨嘗嘗男人大雞巴的味道。」,說著黃校長在媽咪裸露的小屁股上「啪啪」又是兩巴掌,兩團翹起的臀肉可憐的顫抖著,出現了紅紅的巴掌印。

「你根本就喜歡光著屁股來勾引男人,我一眼就把你給看穿了!」,媽咪肥白的屁股,白皙而圓潤,但上面卻佈滿了一道道紅印,像被人扇過耳光一般,「啊……好疼……」媽媽兩眼失神,吐著舌頭銷魂道。

「哈哈!來,我們來先讓你這只小母狗爽一爽,讓你嘗嘗我的厲害!一會讓你爽到跪著求我們喂你大雞巴吃!」說著黃校長粗魯玩弄著媽咪的極品翹臀。

而敏感的媽媽被黃校長玩的語調都變了,她一條手臂垂著,另一手抓著自己的手臂,努力地克制著,兩條手臂夾著的一對超級肥奶被黃校長啃咬的起伏不已,顯然忍得非常辛苦,下體的陰戶已氾濫成災。

「啊……嗚嗚嗚……不要啊……太舒服了……這樣下去……我會……」媽咪淫叫聲又大起來了,「」嗚嗚嗚,啊啊啊,不要在舔了,嗚嗚嗚「,突然媽咪身子也突然劇烈顫抖,G罩杯的誇張肥奶也隨之像吊鐘一樣抖出驚濤駭浪。

這賤貨,竟在這樣的情況下高潮了。

「嗯……不行了,黃……校……長,求你……啊,求求你……輕……啊……一點……你太用力了……啊啊啊我要去了……啊啊!」媽咪乳房和屁股受到了大量刺激,小臉潮紅,這頭熟美母畜發出撕心裂肺的悲鳴,櫻桃小口張開了兩指程度,小聲的呻吟再也抑制不住,大聲浪叫起來,在黃校長的玩弄下終於高潮了,下體噴出一陣陣水花,濕潤了性感的內褲和下體。

「哈哈,臭婊子!都出水了還他媽裝你媽逼的烈女啊!你們這種女人老子玩得多了!都他媽是欠操的母狗!」,高潮的媽咪靠在黃校長的懷裡,滿面潮紅,很是誘人,媽咪的騷水潺潺從屁股『滴答、滴答』流出,流溢到地面地毯上。

「大奶騷貨,水這麼多,把老子的地毯都弄濕了!」,看著媽咪水蛇腰下還在不安分地擺動的肥熟巨臀,黃校長惡人先告狀,順手「啪」地一聲給媽咪抽了一記屁光,雪白肥滑的臀肉被打得一陣亂顫。媽咪被打的如母狗般悲鳴一聲,小騷穴裡的淫水又開始一股又一股地狂流著。

看著媽咪的反應,黃校長隱約知道了哪些地方是媽咪的敏感點,猛然伸手到媽咪身前,捉住那雙前後亂搖的大肥奶,因為奶子實在太肥,黃校長的大手僅僅捉住了乳峰,另一隻手抓住了一片肥膩無比的臀球不停地揉弄,上下齊攻媽咪的敏感地帶,嘴裡不停的發出淫聲笑語。

「不是的……是因為太舒服了……我實在忍不住才……」,高潮後的媽咪全身酥軟無比,那對高高聳起的豐滿乳房正在胸前急促的起伏著,看上去無比的誘人,只能任由他擺弄自己的身體,支支吾吾地抗議著,不過明顯底氣不足,輕輕地左右搖晃起大屁股來,活像一條搖尾乞憐的小母狗。

臉上的表情越發迷亂,內心更是無比慌亂,「我完了……被人這樣子侮辱都會達到高潮,我已經是個地道的淫亂女人了」,想到這裡媽咪臉蛋浮現出少女的羞紅,白嫩的肌膚上顯現的紅暈使嬌嫩得像嬰兒一樣的肉質更加顯眼,真是一道人肉美餐,下流的調笑和淫靡的水聲讓媽咪羞愧欲死,嚶嚶啜泣。

「騷貨,你好敏感,我光是舔你奶子都能把你弄高潮,要是操你,豈不得水淹七軍。」,黃校長淫蕩的大笑了起來,「這麼完美的浪蹄子,我要是你老公,天天把你操的下不了床,浪b,你老公是不是不行啊,居然給他戴綠帽。」。

「不是啊……是……是……我的……奶子……是……是給男人玩的……啊……哦……」,黃校長在大屁股上的手又加重了力道,「嘿嘿,好美的屁股,又肥大,又白,屁股肉還彈性十足,真是個天生給男人幹的浪屁股,你說對不對,騷貨?」。

「不是,你不要說我老公。……」,還沉浸在高潮餘韻中的媽媽,眼神迷離,加上剛被別的男人玩弄到高潮,內心羞愧,但也被黃校長一席話擾亂了芳心。「莫非我真是個淫蕩的女人。」媽咪羞愧的想著,深感對不起丈夫。

「嘿嘿,你這小蕩婦,之前還在裝,根本就是想被幹,奶子這麼大不干你都對不起我自己。行,我不說你那個陽痿的老公,我今天就操的你叫我老公。」,黃校長不待媽媽休息就凶猛堵上香唇一陣激吻。細長柔嫩的舌片不斷被黃校長粗糙的舌頭裹攜著吸吮……碾磨…,用舌頭盡情調戲著媽咪,良久才吐出,而媽咪被吻的已經神智大亂,一直微微吐著妙舌,吐出香豔的氣息,雙手更是動作不斷,黃校長雙手手用力握著那對發育極好的白嫩肉團,十根指頭都陷進了富有彈性的乳肉中,刺激的剛高潮的媽咪又開始低聲嬌喘「嗯,唔……」,「哈哈,那不正好嗎?你這個不要臉的老騷貨,被人玩,還怕自己兒子老公知道……你老公不要你了,我要你,天天玩你操你,給我當性奴隸當母狗,哈哈哈,喜歡嗎?」,媽咪美目微閉,享受著黃校長的侵犯,先前羞恥的念頭被生理原始的慾望所掩蓋,媽咪甚至有點渴望黃校長胯下那根棒子插進自己久未灌溉的小穴。

「美人,你真香,連口水都有種淫蕩的味道,」黃校長放開了媽咪的小嘴,媽咪跌坐在地板上,眼睜睜看著黃校長脫下來自己的褲子飛快的從拉鏈裡拽出早已充血的猙獰肉棒,尖叫著摀住了雙眼,只見一根肉棒怒勃而起,紫色的龜頭如雞蛋般大,長達20cm的肉棒如嬰兒手臂般粗壯。

「大吧,賤貨!賤貨……看你這對大奶子,就知道你是最淫蕩的賤貨!今天就讓你的賤穴嘗嘗被男人操爛的感覺」,黃校長獵人般冷酷的笑著。

媽咪小嘴微張,沒想到黃校長居然如此粗壯,比老公粗壯近一倍。第一次看見老公以外男人的肉棒,媽咪內心開始渴望起來,用秀髮遮住羞紅的臉龐,不時偷窺眼前的雄雞,雞巴上盤繞的血管興奮的啵啵直跳,雞巴變得更硬更粗龜冠也透露出飽滿的色澤,一想到這麼粗壯的雞巴待會要侵犯自己,媽咪不自覺的扭動著身體,誘惑著黃校長繼續蹂躪她。

「你這個臭婊子,一會兒幹到你走不了路!」黃校長內心想著。

「騷貨,你爽了,也該輪到我了吧」,黃校長一把抓住媽咪的纖纖玉手按在自己下體上。

「給我爬起來!不要臉的賤奶牛,自己爽過就算了?都不想想主人的需要還沒解決」,黃校長開始命令媽咪幫他擼,媽咪一陣羞澀,但手上卻未有反抗,慢慢摩擦起來,她用雙手捧住肉棒,像鑽木取火般搓揉了一陣,爽得黃校長不禁低吟一聲,肉棒已經像鐵棍一樣粗硬了。

「嘿嘿,比你老公的大不少吧,」黃校長征服者一樣得意的看著美豔的媽咪幫他打飛機,繼續出口羞辱道,「你真是個淫蕩的騷貨,你老公一定不知道你這麼浪,我來替他教訓你這個淫蕩的小蕩婦。」說罷扶上了媽咪的頭,用力抱住媽咪的小腦袋,強行把她的嘴按在了自己的龜頭上。

「幫我洩火嘍!不如陳老師用你嬌嫩的小嘴幫我解決解決吧!」媽咪還是第一次這接近男性的陽具,只覺得嘴上一熱,睜眼一看卻見到了一根黑乎乎油亮的肉莖。

「看樣子今天你是逃不過了給我吹喇叭,吹到下顎脫臼了!哈哈!今天一定要用精液把你灌的飽飽的,讓你這輩子都愛上精子的味道,哈哈!」,看到黃校長的企圖,媽咪本能的驚呼「啊」,可她嘴一張,他那根騷棍就一下子戳進了媽咪的小嘴裡面。

媽咪的嘴裡被他的龜頭脹的滿滿的,真是想叫都叫不出來,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黃校長把雞巴強行塞進媽媽的櫻桃小嘴中,充滿污垢的腥臭味道讓媽媽反胃的幾乎吐出來,但是雞巴一下子塞在喉嚨,吐出來的被生生嚥了下去。

媽媽只能被嗆得任由淚水打濕臉龐。甜蜜的口水沾濕了黃校長的雞巴,幾乎滾燙的雞巴在媽媽弱軟的喉嚨進進出出的同時帶出著肉棒分泌的粘液與母親的甜蜜口水。

「哦,哦,寶貝你口交技術太棒了,一定沒少喝男人精液把,操死你,以後我要天天日你的小嘴,騷貨。」因為太過粗大,甚至直接插進了喉嚨,還在一下一下向前頂,下下都撞進媽咪的口中,媽咪嬌嫩的小口哪受過這種待遇,嗚嗚的反抗著。

但媽咪舔弄肉棒的技巧看來很好,鮮紅的舌頭在肉棒上纏來繞去,男人臉上出現舒服的表情,「喔喔,好爽……想不到你的口技比講課還好,是不是女教師都專門練過這個啊……」。

絲毫不理會媽咪的反抗,黃校長大肉棒勇猛的衝擊著媽咪的小嘴,完全擺脫不了黃校長在口中粗暴的抽插,她的臉上紅紅的,口中肉棒一進一出,一下一下的都頂進了喉嚨深處。

「嗯……哼哼……這婊子的舌頭好好玩,細細長長的看樣子以後做毒龍一定很爽!」,黃校長舒服的哼哼,而媽咪嘴裡雞巴上雄性的氣味也使得媽咪越發燥熱,不自覺用媚眼誘惑著黃校長更加暴力。

如果此刻有人路過就會看見,辦公室裡,我一絲不掛的女教師媽咪溫馴的跪在黃校長胯下,正含淚吸吮著對方又粗又長的陰莖。

「哦,騷貨,爽死老子了,被男人強行口交居然還很享受,天生就是個浪貨,喜歡男人精液把,」黃校長看著發騷的媽咪下體更加腫脹,不由加快了頻率,後來更是索性挺動下身,把媽媽的嘴巴當作陰道來抽插。

媽咪被他插的唔唔亂叫,他卻一臉爽快的表情,「啊,啊,忍不住了,你的小嘴太淫蕩了,騷貨,給我接著,哈!婊子吃老子一臉精子把!嗷!」黃校長一陣瘋狂的抽插,猛然一挺下身,吼叫一聲,就在媽咪的嘴裡瘋狂的噴射出濃精。

媽咪閉上雙眼,睫毛顫動著,陶醉在被人射精在嘴裡的屈辱滋味,黃校長的精液又腥又臭,射得極多,灌滿了她的小嘴,從嘴邊潺潺流了下來。

媽咪用舌頭攪動精液在嘴裡翻騰,甚至用精液漱了漱口,意猶未盡的感覺,他射得很多,讓媽咪不住地嗆到咳嗽。把肉棒拔了出來後,媽咪立刻就如同黃河決口,將嘴巴裡的精液都噴了出來,弄的一地都是白花花的精液,跪在地上不停地咳嗽。

看到自己終於口爆了巨乳女教師,還在在媽咪的嘴裡射出了濃濃的白漿,「媽的!瞧你這婊子的賤樣!倒像是精液多好喝!睪丸多可口似的!」,黃校長內心無比愉悅,因為太多,媽咪的嘴巴無法承受,嘴角流出了很多,滴到了媽咪的大奶子上,良久才喘過氣來。

「操你的小賤貨,誰允許你吐出來的,老老實實地給老子含著!」沒想到黃校長如此變態的癖好,喜歡看女人吞精,媽咪這樣的良家婦女,幾時受過這種待遇,但此刻被黃校長恐嚇,嚇得也不敢再吐出來,居然還開始微微品嚐起來。

「騷貨,張嘴,」黃校長命令道。

媽咪乖巧的張開了嘴巴,男人濃厚的精液流滿了媽咪的口腔,因為太過濃郁,媽咪還不時用舌頭攪拌吞下。

頁: 1 2 3